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李铭 来源:  本站浏览:1431        发布时间:[2012-12-18]

   1980年冬天,我从知青点返回县城,进了县里的化肥厂烧锅炉。锅炉房很小,也很简陋。锅炉工只有我和老黄两个人。锅炉房一角一间简单的小火炕就是我和老黄两个人的住处。本来规定我们是可以倒黑白班的,可是一到晚上,外面的风很大,锅炉房年久失修,窗玻璃碎了一大半,都是用牛皮纸和塑料堵上的。风一刮,发出恐怖的叫声。

  我把这个情况说给老黄听,老黄第二天就夹了行李卷过来。 ;咚 ;地一声丢在炕上,砸起一片白色的灰尘。老黄说:常驻沙家浜了。

  跟老黄住在一起,我感觉不再害怕了。老黄这个人能讲很多故事,尤其是讲起女人来,他俨然就是一个专家。老黄最近的心情不佳,因为老婆死了,他的话就少了。化肥厂里面也风言风语传老黄的老婆是因为老黄外面有了女人,被活活气死的。对此,老黄跟我推心置腹地说:我对你婶子那是实心实意的。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老黄在锅炉房墙角撒泼尿,裤腰带还没提上,热尿瞬间就变成了冰溜子。老黄除了爱讲女人,其他方面都很不错。比如干活,他从来都不欺负我。煤在院子里堆放着,我和老黄要用煤车推进来,放在锅炉边上。手推车有两辆,每天我们需要推进去六十八车煤。一般情况下,都是老黄装车,我来推。我撒开脚丫子跑,推一车煤跑进锅炉房,倒掉。老黄抡着簸箕大的铁锹往煤车上装煤,我推着空煤车跑回来的时候,他正好装满一车。就这样,我们比着赛干活,倒是不觉得累。运完煤,我们的工作就算清闲了。锅炉定时往里添煤,到了凌晨,可以压住火小憩一会儿,睡个香甜觉。

  腊月二十二,拉拉屯生产队队长徐大嗓去大队部,找大队书记王凤友借电话。电话是从拉拉屯大队打给县化肥厂办公室的,找我。我正推着煤车飞奔于锅炉和老黄两点之间,办公室喊我,叫我接电话。我从来没有接过电话,愣住了,煤车也不知道放下,傻呵呵地站着。老黄就抢过煤车说:快点去啊。

  那是第一次接听别人打给我的电话,话筒里面传来遥远的声音,叫我不知所措。我拿起话筒,手就哆嗦了,嘴巴也拌蒜了。我结结巴巴地问:咋了?

  拉拉屯生产队长徐大嗓说了一大堆,意思大概是我是徐大嗓,你干娘家杀猪,叫你回去吃杀猪菜。知道你上班走不开,提前叫你请假,二面骑着自行车来化肥厂接你。

  我下乡的知青点其实不远,离家六十里地,村子名叫拉拉屯。我干娘的眼睛不好,看东西不清楚,有时候还出现重影。经常把大面和二面搞混,或者把大面和二面多看了一倍出现了三面四面的现象。这倒没有什么关系,因为都是自己的儿子。我下乡就住在干娘家,干娘一家对我那是没说的。我曾经问过干娘,为什么对我那样好。干娘也说不好为什么,只说孩子你来乡下,跟咱们家有缘份呗。

  我离开拉拉屯生产队一年时间,干娘很想念我。大面和二面又不会写信,我写信寄过去,干娘也看不着。大面和二面就去请生产队长徐大嗓来念信。徐大嗓很有干部派头,他讲话不错,慷慨激昂的。念信也很有风格,原因是他识字不多,遇到不认识的字以后,他不甘心放下贫下中农根正苗红的自尊,一定要随机应变顺下去。凡是不认识的字他一概用 ;那什么 ;三个字代替。

  我的信时常在徐大嗓的朗读之下变得生动起来。例如我写给干娘的信里有这样一段,徐大嗓读起来非常有意思:想 ;那什么 ;的干娘,大面和二面, ;那什么 ;好,离开 ;那什么 ;已经半年有 ;那什么 ;了, ;那什么 ;很想你们。你们 ;那什么 ;也想我吧。 ;那什么 ;到了过年,我去 ;那什么 ;看你们。

  干娘一直很想念我,本来过年的时候,是不打算杀猪的。一头猪是全家一年的指望。公社的食品站收购生猪,卖生猪在乡下叫做 ;毛着滚 ;。 ;毛着滚 ;的价钱不高,但是好处是钱整桩。杀猪零卖价钱不便宜,出的净肉按照二八折扣率换算,干娘家的猪毛重二百四十斤,杀出的净肉片应该是一百九十二斤,大面和二面不怎么会算账,猪肉要交给会卖猪肉的杀猪匠,他给割肉,要付给人家一部分酬金,算下来也跟 ;毛着滚 ;差不多。这样费力费时间,还有乡亲来买猪肉,大多是赊账的。但是综合起来比较,自己杀猪的话,能够剩下猪头,猪下水,还有猪血脖可以吃。乡下人过日子,有时候一年就盼着这顿杀猪菜。

  经过权衡和酝酿,干娘果断做主:自己杀猪。而且,必须把我叫回来吃杀猪菜!

  生产队长徐大嗓打电话的同时,二面骑着二八自行车已经风一般驶出了拉拉屯。二面一边骑行一边告诉路上遇见的人:我家今天杀猪,我去县城接我哥。于是,干娘家杀猪的消息以最原始的传播方式弥散开来,很快,整个拉拉屯就都知道了。

  我放下电话回到锅炉房,说了二面要来接我吃杀猪菜的事情。老黄的眼睛里放光,他表示坚决支持。不过也有条件,那就是给他带回来点杀猪菜。我也感到很兴奋,但是对老黄的要求不敢贸然答应。干娘家的条件不好,指望着这头猪过日子呢,何况现在不清楚干娘究竟叫了多少人来吃杀猪菜。

  老黄不放弃自己的初衷,百般讨好。他无限憧憬地说:乡下的猪肉就是香。说着他吧咂着嘴巴,好像嘴巴里含着一块肥腻的猪肉一样。老黄补充着:来人接你就走,剩下的活我干。你快去快回,现在是头晌午,车子骑得快,你们下午就能够到拉拉屯,杀猪匠的杀猪刀一挥,没有多大工夫猪肉就煮熟了,血肠就灌好了。你甩开肚皮吃,别留地方,吃完拿点杀猪菜就往回赶,我晚饭等着你正好。

  可是等待二面的过程很漫长。老黄比我还要焦急,几次在化肥厂大门口等,也不见二面影子。老黄急得不行,眼瞅着中午要过去了,老黄往地上啐口唾沫,骂道:嘴巴没毛,办事不牢。接个人咋就不打准?

  正说着不打准的时候,二面红着脸,敞着棉袄怀,大汗淋漓地出现在我面前。二面这一年个子窜起了挺高,比我还要猛。二面说,哥,娘叫我驮你回家吃杀猪菜!我也不客气,点头:嗯,知道了,徐大嗓打电话了。

  老黄见我们要走,跟二面套近乎。自我介绍的目的是别叫我忘了拿杀猪菜的事情。二面很豪爽,一口答应说:我哥给你捎,娘做的杀猪菜好吃着呢。

  我发现老黄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甚至清晰地看到老黄的喉结蠕动一下,一大口口水 ;咕咚 ;一下咽了下去。

 

  二面迟到是有原因的,从拉拉屯到县化肥厂,有个三岔路口。二面骑车到三岔路口发了蒙,不知道该走哪条道了。二面以前听我说过,过了三岔路口走不远有个大烟囱,大烟囱是红砖厂的标记。那条道就是通往化肥厂的。二面判断不出来,就从第一个路口开始实验,走出三四里地没有发现大烟囱,才知道走错了,赶紧折回身来,重新回到三岔路口,然后实验第二条路。出了一里地以后二面多了心眼,打听半道上一个捡粪的大爷。没有想到大爷是个哑巴,咿咿呀呀地一通呜啦,二面的脑袋都迷糊了。继续往前骑,后来也没有发现大烟囱,二面就知道再次错了。于是,折回身来走第三条路。

  这回对了,二面很高兴。二面指着那座大烟囱说:哥,这是我第一次跑这么远的路。

  二面尽管很累了,可是还是坚持用自行车驮着我。我几次夺,几次也夺不过来。天气很冷,二面却很热,我在他身后坐着,看到他头顶上一直腾腾冒着热乎气。二面看我心事重重,就猜到了我的心思。二面说:那个人一看就是馋猫。没事,我跟娘说,给你带着杀猪菜。少放肉,多放萝卜片子和酸菜,猪血肠也不放整块的,弄碎了。

  我的鼻子里一下子就闻到了杀猪菜的香味。真有点迫不及待了。想着的时候,肚子就咕噜了几声。这个心急的老黄,他不叫我吃午饭,几次给我做工作,说好不容易吃顿杀猪菜,攒肚。二面说了,走的时候,干娘请了拉拉屯手艺最好的杀猪匠胡一刀,他出拉拉屯的时候,已经看到胡一刀屁股后面别着杀猪刀屁颠屁颠地出门了。

   胡一刀一到了腊月门子,嘴巴上就光亮亮的,到哪都受欢迎。对于 ;胡一刀的手艺,全村人有目共睹。胡一刀杀猪,精准狠,动作利索,活干得干净。不管肥猪还是瘦猪,一刀毙命,猪少遭罪,人也不用耗时间。大面是 ;胡一刀 ;的崇拜者,一直想拜胡一刀为师。在大面看来,这个世界上最牛的职业就是杀猪匠。不但可以体验锋利的杀猪刀插入猪身体鲜血喷溅的快感,还能够赢得无数尊重。比如杀猪匠 ;胡一刀 ;的儿子跟大面一年生的,人家老子是杀猪匠,就有人家给了媳妇,现在孩子都满地跑了,还不是人家有门祖传的手艺。 ;胡一刀 ;给每家杀完猪,按照惯例拿走一条肉,外加一根猪尾巴。据说, ;胡一刀 ;时常把拿回去的猪尾巴给儿媳妇吃,胡一刀儿媳妇的奶子就放肆地膨胀再膨胀,像两只硕大的葫芦一样在拉拉屯招摇。

  大面原来不服气,大面觉得有胆就可以做杀猪匠,前年的时候,大面伙同二面和我一起劝说干娘。干娘也心疼胡一刀割走的那条猪肉,就答应叫大面来杀猪。大面提前半个月就磨好了杀猪刀,并且在拉拉屯放了狠话:我大面是有手艺的人了。

  杀猪那天,开始并没有多少人看热闹。大面杀猪和 ;胡一刀 ;杀猪其实都是杀猪,并没有多少新闻看点。后来人越聚越多,是因为大面杀猪的确与众不同。因为大面杀了半天猪,也没有杀死。气得干娘骂,猪在挣扎的间隙还吃了半棵白菜。大面来了犟劲,鼓足精神再杀。我胆子小,不敢看。据二面回忆说,大面先后杀了二十三刀,总算杀出了血。但是出血不多,猪不死。虽然没死,但是大面手里的杀猪刀也不是吃醋的,还是杀疼了猪。猪就哼哼,叫唤。二面和我都用棉花把耳朵堵上了,太凄惨了,不忍听。

  最后还是干娘请来了胡一刀,胡一刀开始不来,干娘带着生产队长徐大嗓去的, 胡一刀才给了面子,背着手来,一刀就解决了大面久杀不死的猪。胡一刀说:杀猪捅屁眼,你就是外行啊。

   ;胡一刀 ;的这句话未免太过夸张,大面的确没有蠢到捅猪屁股的程度。但是杀不死也是事实。大面的这次杀猪事件,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树立了 ;胡一刀 ;的威信。大面后来心服口服了,那年腊月,大面总不去厢房拿东西,因为杀完的猪头就挂在厢房的房梁上,要等着二月二的时候吃掉。据大面说,那个猪头看到大面进屋,就会眨巴眼睛瞪他。

  说起大面杀猪这件事情,我和二面都笑个不停。二面还详细描述了现在家里的情况,大面一早就很兴奋,有了前年的教训,这次他不着急上阵杀猪了。早上起来先去通知了生产队长徐大嗓来家里吃猪肉,顺便叫他去大队书记王凤友家往化肥厂打电话给我,叫我回拉拉屯吃杀猪菜。然后去杀猪匠 ;胡一刀 ;家请他老人家出山。头天在后院劈了一天的劈柴,堆在墙角备用。饭桌老早就搬出来放在后院,猪从昨晚就断了饮食。饿两顿是因为再吃也不会长肉了,还有就是收拾猪下水倒肠子的时候省事。

  做完这一切,大面就去烧水。大锅里的水一直泛着水花。炕被烧得烫屁股,娘坐不住了,炕头的炕席都糊吧了差点着火。干娘一直喊着:你别着急,别着急。大面节奏上还是慢不下来。干娘不知不觉就被带起了速度。干娘家的院子里有菜园,菜园那有块地鼓起了大包。下面埋着萝卜呢。萝卜是种在畦子背上的。秋天收完以后,就地挖了深坑,埋了进去。这样的萝卜新鲜,水分足,还保暖。

  干娘拨拉出来大红萝卜,早有隔壁帮忙的婶子过来,切了一大簸箕的萝卜片子。干娘心疼泛花的一锅水,切出萝卜片子赶紧过水焯一焯。满院子就弥漫开了萝卜的味道,帮忙的婶子从酸菜缸里捞出酸菜,酸菜很凉,干娘舀了瓢泛花的水,酸菜就不冻手了。婶子去院里喊自己的儿媳妇,儿媳妇刚过门不久,还是新媳妇。走路低头,干活也低头,扎不冷还不适应新媳妇的角色转换。干的活却很地道,酸菜丝切得细,一看就在娘家接受过锻炼,是过日子人家的孩子。

  后院猪圈里传来一声猪的嚎叫,干娘就知道大面开始动手抓猪了。干娘颠着小脚出去,嘴里喊着:你慢点,慢点,着啥急啊?

  大面不管不顾已经把猪摁在了身下。大面说:二面现在都到半路上了,他们两个一会儿就能够回来。早抓晚不抓,早抓早利索,他们一进屋,胡师傅就一刀捅了。

  现在大面很崇拜胡一刀,一直嘴里叫胡师傅,虔诚得很。

  我和二面走过那个三岔路口,我们都兴奋起来。可是,我们没有想到自行车开始不听话了。先是掉链子,折腾了几次,弄得我和二面手上都是黑乎乎的油。走没多远,链子咔嚓一声断了两截。我和二面在路上找回断的链节,却不知道怎么能够接上。二面说,要不咱们推着走吧,上坡的时候咱俩使劲推,下坡的时候,一起上去往坡下滑。

  往坡下滑的时候,麻烦大了。自行车的惯性太大,我俩连同自行车一下子栽进了路边的沟里。人没摔伤,自行车前车梁摔断了。这下可怎么办?我和二面坐在路边等车等人。不久真等来了一辆拉砖的拖拉机,二面比较生猛,站在路中间拦车。拉砖车只好停车,我俩把自行车放到砖堆上,坐在拖拉机上往回赶。

  二面感觉这次出门很有传奇色彩,正得意间,砖车的轮胎爆胎了,发出了一声闷响。司机很气愤,非说是我俩给压的。二面争辩,司机说你们没坐的时候咋没爆胎呢。司机不叫我俩走,罚我俩拿砖夹子把一拖拉机红砖卸下来。我们看时间不早,为了回家杀猪,只能忍气吞声帮助他卸红砖。卸完以后,我俩都累的不行了。司机骨碌着爆胎的轮胎找地方去修了,他还威胁我俩叫我们坐在路边看红砖和拖拉机。我们看到他骨碌着破轮胎没影了,就赶紧抬起自行车往拉拉屯赶。

  这个时候,太阳就压山了。我和二面抬着自行车议论家里的事情,我们都希望家里别等,直接把猪杀了。我们回家正好可以吃上杀猪菜。

  大面其实也是这个想法,杀猪匠 ;胡一刀 ;赞同。

  干娘不同意,干娘说:得叫孩子回来,不差那一时。

  越等越晚,中午的饭大面没吃。一遍一遍地跑门口张望,一遍又一遍地诅咒二面。胡一刀开始斗志昂扬,到了下晚在炕上眯着了。

  大面这个时候,急得跺脚。非要坚持马上动手杀猪,干娘稳得住,几次出去张望无果。狠了心说:都等了一天了,不再一时。这么晚不来,孩子们不知道咋着急呢,一定是有啥事了。

  大面虽然鲁莽,却很孝顺。继续一遍一遍地跑门口张望,一遍又一遍地诅咒二面。

  看到村口的大柳树,二面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我们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棉袄,天擦黑了,我们都有些气喘。二面说:哥,我不行了,你先回家,叫娘给我准备一块肉。 ; ; ; ; ;

  没有肉吃,家里还没有杀猪。干娘还在坚持等我回来。干娘摸着我满头的汗水说:孩子,一年就杀一回猪,咋能不叫你听见声?

  二面几乎虚脱了,被不断咒骂他的大面背回来。顾不得辩解,一门心思想吃肉。干娘拿碗大酱叫二面蘸萝卜片子吃几口顶一顶。二面这才没有晕过去。

  干娘眼睛不好,看她掉眼泪,我也心疼。帮干娘擦脸,大面等不及了,说:娘,兄弟这不是回来了吗,赶紧杀猪吧。

  干娘拉着我的手,说:杀猪,杀猪。吃杀猪菜。

  睡了半天的 ;胡一刀 ;养足了精神,拿起杀猪刀奔后院。转身又回来了,问:猪呢?

  大面跑后院看一眼,只有空桌子摆在那。猪不见了。

  猪从上午就被大面绑了起来,放到桌子上等待着被杀。就是再笨的猪也明白是咋回事了。猪心里一直不好受,尤其是已经连续好几顿没吃饭了,猪开始还哼哼几声抗议。后来知道抗议也打动不了大面,就伺机逃跑。动啊动,大面绑的扣不紧。终于在天擦黑的时候踢开了绳扣。猪没吱声,大面在前院忙活,就悄悄钻出了后院,一溜烟消失在后山的树林里了。

  乡下没有电灯,灯油在供销社也是限量供应。干娘家一盏煤油灯,借来邻院婶子家的一盏,尽管如此,屋子里也只有两点豆大的火光。干娘在灯火里的脸色很凝重,二面吃完萝卜片子元气恢复,喷着萝卜气味开始反过来咒骂大面的粗心大意。哥俩吵成了一团,杀猪匠 ;胡一刀 ;左右为难,白搭了一天的工夫不说,现在还饥肠辘辘的。

  干娘说:别的不担心,就怕猪跑林子里去被野狼给吃掉了。

  大面说:必须连夜给抓回来。祸害了,咱一年就没指望了。人下沟的姑娘就等我下聘礼呢,谁下的聘礼早就嫁给谁。

  听干娘说,下沟有个残疾姑娘,媒人给撮合的,等着大面下聘礼。但是不排除跟其他先下手的男人结婚的可能。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下沟残疾姑娘的命运其实跟逃跑的猪有了直接的关系。猪回来,媳妇就有了。猪要是找不着,媳妇就泡汤了。

  干娘担心我上山,我一再说没事。干娘还是担心,脱下我湿透的棉袄烤了又烤。

  晚上的天气更冷。这个时候我想起了烧锅炉的老黄来。可是我没有办法捎信给他。山上的林子里还有积雪,我们几个在林子里东摸西摸,不放过任何一丝猪丝马迹。大面发狠说:抓回它我先一刀杀了它。二面揶揄说:算了吧,就是十刀杀死我和娘都得偷着乐了。

  先是二面鼻子好使,闻到了地上的猪粪味。然后我们就听到了猪的哼哼声音。我们都很兴奋,分三面包抄过去,终于看到了猪,它就在一棵树下哼哼。我们没有贸然行动,低声商量怎么抓它。因为我们知道猪急跳墙的道理,山上的林子太密,范围也太大,再次惊毛了它,就真的抓不住了。所以,必须得万无一失。大面把绳子挽好了扣,这条绳索很重要,必须套住猪才好,只要套住了,就能够顺利制服它。

  二面挑着绳索圈在猪的前方等着,我去猪的后面哄。大面作为预备队员,伺机行动,万一我们没有套住猪,他只能最后一搏。我悄悄绕到猪的身后,目的就是惊扰它。猪果然发现了我,我嘴里哄了一声,没有想到猪回头朝我扑了过来,我一愣神,猪就到了,直接从我胯下顶了过去。我裆下感觉热乎乎地一滑,猪就把我扛起来撂倒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二面彻底傻了,拿着绳索不知道怎么办。大面一看完全没有按照我们的步骤实施,真急眼了。眼前的这头猪,其实就是他没过门的残疾媳妇,就在眼前必须要奋力一搏。大面迎着猪拦住去路,猪没怕,像扑我一样扑向了大面。大面果然比我厉害,一下子就骑到了猪身上,想用大腿夹住猪身子。猪不服气,也对大面绑了它一天记恨在心。晃几下,把大面重重摔在了地上。

  看到我和大面被猪弄得狼狈不堪,二面转身就跑。更没有想到的是猪从后面直接追向了二面。并且超越了二面,同时也钻进了二面手里的绳索扣。二面被摔倒,猪也被无意间套住了。黑暗中,二面发出了凄惨的叫声:哥,快点,猪啃我屁股。

  二面的棉裤厚,尽管这样,猪一嘴巴下去,棉裤就给咬开了,棉花露了出来,屁股也 ;嗖 ;一下感觉到了痛感。猪一撒欢,二面手里的绳索还没松开。猪也感觉到了自己被绑住,拼命往前奔,绳索一下子收紧,套住了猪的脖子。猪不舒服,拼命往前奔。可怜的二面就被猪拖了出去。

  幸亏这条绳索,尽管一切没有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但是猪被抓住了。我和大面爬起来,起初的想法是没有敢奢望逮住这头穷凶极恶的猪,只是想救下来二面。因为二面被猪带着已经冲出了很远。二面一直不撒手,不是他很勇敢和坚强,是因为绳索套住了他的手,他来不及挣脱开。我们先是抓住了二面的两条腿,然后才够到了已经折腾得没有力气的二面。二面说:我今天跑道太远了,身子虚。

  猪被我们三个给拖住了,大面的战斗力在后半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他把猪捆个结结实实。

  干娘很惊喜,本来想劝亮天再杀。可是,大面等不及了,杀猪匠也等不及了,还有我,更等不及,明天还得赶回县城去烧锅炉。

  杀猪匠 ;胡一刀 ;就着一盏豆大的煤油灯光,一刀毙命,解决了这头活蹦乱跳的猪。邻居婶子更是全家上阵,帮忙褪毛的,做菜的,干娘家这下热闹了。 胡一刀手艺精湛,凭着感觉把猪肉收拾得很干净,干娘对此很满意。猪头割下,胡一刀刀一挥,切下一条大血脖,拎着直接丢进锅里煮。酸菜和萝卜片子下锅,血脖肉熟了放一起煮,寒冷的暗夜里一股杀猪菜的味道渐渐浓了起来,拉拉屯的这个夜晚,连睡梦里都是香喷喷的感觉。

  干娘说:好饭不怕晚。能够叫孩子回来吃一顿杀猪菜,最大的心愿实现了。

  吃杀猪菜的时候,干娘说的这番话。看干娘又要哭,我就劝:干娘,以后过年杀猪,我还回来吃杀猪菜。

  干娘叹口气说:回来,一定回来。大面二面,你们要像一家人那样。娘不在了,你们也得抱团。

  干娘的话叫吃得热汗淋漓的我们都呆住了。干娘说走了嘴,半年前,干娘觉着难受,肝疼,一夜一夜睡不好,就去检查了,大夫说是癌症,这个病来得挺紧,而且治不了,过了这个年,干娘就挺不住了。干娘就想叫我回来吃一顿杀猪菜;

  我哽咽了,端着碗,就着眼泪吃杀猪菜。

  天亮了,干娘睡着了。

  我悄悄起身,大面借来徐大嗓家的自行车送我回县城。车把上大面按照干娘的嘱咐绑了一条鲜肉。肉没有包裹,就用一条绳子系着,挂在自行车车把上。干娘特意这样安排的,这样拉拉屯的老少爷们就知道我来了,还吃了杀猪菜。二面还拿了饭盒,里面盛了杀猪菜,有白肉,有猪血也有萝卜片子和酸菜。昨天晚上因为天黑看不见,没有灌血肠,但是还是煮了猪血块。

  杀猪匠;胡一刀没走,他很敬业。早上起来切开了肉片,上了大秤。过完秤以后胡一刀有点疑惑,毛着猪是240斤,杀出了肉片却是260斤,怎么肉变多了呢?胡一刀以为是大秤不准,又叫大面二面抬了一遍,还是260斤肉片。胡一刀就问大面毛猪的斤数。大面白天称过毛猪,斤数有记录,正去找本的时候,门被拱开了。

  大面一屁股坐在地上,吓傻了。

  大面喊着说:娘啊,见鬼了,猪又活了!

  拱门的是大面家昨天晚上逃走的猪。它在林子里转悠一晚上,没吃到啥东西,早上实在扛不住饿了,就晃晃荡荡地回来了。

  二面跑院子里看昨天晚上杀完的猪头,大声喊着:哥,昨天晚上杀的猪是黑的,咱家的猪是花的。

  我也看到了,猪头确实是黑色的,长嘴巴,大猪牙。杀猪匠 ;胡一刀 ;一拍大腿:昨天晚上你们逮回来的是野猪!老太太啊,该着你们家走运啊!

  那天我搭进城的拖拉机回到了化肥厂。老远就看见围着一大群人,近了才知道,这一晚上化肥厂出事了。

  老黄一直在盼着我回去拿杀猪菜,一个人烧锅炉也不觉得累。他一直等啊等,没事就往锅炉里添煤,却忘了加水。等着等着睡着了,梦见了我回来了,拿着香喷喷的杀猪菜。老黄就睡迷糊了,梦游一样起来。他感觉吃猪肉血肠还应该有蒜泥,就出去找大蒜。不知不觉间就到了相好的家里。说了要吃杀猪菜,现在要蒜泥。相好的赶紧找大蒜,俩人连夜去锅炉房等我回来。老黄也是腿懒了一步,这个时候想起来该往锅炉里加点水了。就叫相好的去加水。结果一声轰鸣以后,锅炉爆炸。相好的被炸得衣不遮体飞到了院子里的树上;

  我回去的时候,老黄也炸晕了。他的手里还拿着几瓣大蒜,几个工人正在拿棍子抬头往下捅老黄相好的。我吓得不知道说什么了,伏在老黄跟前,老黄艰难地睁开眼睛问我:杀猪菜带回来没?

  我的眼泪刷一下就掉了下来。手里的饭盒掉落,杀猪菜的味道弥漫开来,我看到很多道目光齐刷刷地刺向了我,像明晃晃的刀子一样锋利。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农村新报我说乡村四十年”征文启事
内蒙古日报关于征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文学作品的启事
更多...

辛夷坞

吴雪岚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