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素素 来源:  本站浏览:1345        发布时间:[2012-10-31]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安宁。当大家都想过平静的日子,灾难却越来越多。也许和过去一样多,只是不论在哪里发生了,分秒钟之后,或被微博,或被现场直播,让更多的人陷入迷惑和慌恐。也许真的是太多了,锁定了地点之后,便有无数的人千山万水义不容辞地朝那里聚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营救就开始了。许多灾难非人力可以避免,那就等它来过之后,再把失去的一切找回来。在当今世界,这就是灾难教给人类的一种态度。
    玉树在青藏高原,生存条件本来就很艰苦,上天却强加给它一场地震,不啻是雪上加霜。我曾奇怪,正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将隆起的青藏高原凝固为地球表面最厚的一个板块,它本身就是那场大地震孕育的一个奇迹,理应是万古安全之地,然而在一年前的那个早上,它竟被地震之手抓住了某根软勒。一直不怎么安分的地球,大概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撼动了这片坚硬的高原。
灾难发生的时候,我正坐在海边零海拔的家中,当电视把高原上那个千疮百孔的小镇送到我的面前,当看到有的救灾官兵因为缺氧而晕倒,我的呼吸也跟着困难了起来。被震碎的玉树,马上成了一个与我骨肉相连的地方。
    时过一年,终于可以随团来玉树采风。尽管此前的一次西藏之行曾让我饱受高原反应之苦,可是为了亲见受灾之后的玉树,我决定再受一次苦。
    震中在结古镇。我喜欢这个名字。不是结冰,也不是结果,而是结古。我想,一定是亘古的古。数亿年前生成的高原,在这里不动声色地等了好久,到底与如约而来的小镇相握。一段深缘,就这么结下了。地震似乎是故意搅局,考验它们之间是不是真的亘古也拆不散。
    如果说,地震是王母娘娘,结古镇与高原是一对恋人,那么王母娘娘肯定是输给了爱情。结古虽然是个小镇,它的级别却一点也不小。这里是玉树的首府,州和县都设在流过镇内的一条名叫扎曲的河边。这条河是长江源的一个支流,先流入通天河,随通天河流入金沙江,再随金沙江流入长江。就是说,扎曲是结古镇的母亲河,结古镇是长江源所在地,在剧烈的山摇地动中,结古镇只是匍匐在了地上,扶一把就能站起来。另外,扎曲河并没有改道,仍不离不弃地陪在它的身边,虽然在夏天里还带着雪山的体温,却不倦地唱着清澈而欢快的歌,安慰着受了重伤的高原和小镇。
    当然,整个结古镇至今仍无处可以落脚,我们的车只能在格萨尔广场作短暂的停留。广场四周也都是一片废墟,完好无缺的只有广场中间这尊格萨尔王青铜雕像,因为别的地方都没了高度,骑在马上的格萨尔王在蓝天白云下越发显得英俊挺拔。我们这一群人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围绕雕像边走边念的转经者。地震之前,这里就是他们常来转经的地方。地震过后,格萨尔王还屹立着,玉树还活着,他们一定认为与自己的虔诚有关,于是更要在这里念上千遍万遍的经文。
    我知道,世界上有三首著名的英雄史诗,《格萨尔王》是其中最长的一首。也许因为阿来曾以小说的形式写过格萨尔王,站在强烈的阳光下,他的凝视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痴迷,也更持久。
    在玉树的几天,听到最多的一个词是嘛呢。离结古镇不远,有一个新寨村,有人叫它石经城,也有人叫它嘉那嘛呢。嘉那是一位活佛,他的母土在藏区,可他曾在汉地游学过,因为有这样的经历,而有了嘉那之名。阿来说,在藏语里,嘉那是穿黑衣的人,指的是汉人;嘉格是穿白衣的人,指的是印度人。嘉那嘛呢,意思是由嘉那活佛放置在这里的嘛呢石,也就是石经城的第一块嘛呢石。此后,在长达1700多年的时光里,嘉那的追随者已在这里存放了25亿多块嘛呢石,它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一面嘛呢墙,并被收入吉尼斯纪录。
我想,在这面墙上存放嘛呢石的人,一定不是为了什么纪录而来,他们只是通过嘛呢石表达自己的信仰。每天的口念是一种形式,刻在石上是另一种形式。刻一块嘛呢石,等于念了成千上万次经文。日积月累,就形成了这样一道人文奇观。它在高原之下,却比高原还高。
    藏文的书写方式,有点像汉语的美术字,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凑上前细看,最多的是六字真言,为了能看得清楚,有阴文和阳文之分,也有的给字母加了绿黄红不同的色彩。字数多的是把一本经书刻在了石上,字迹虽然密密麻麻,笔划却很认真而清晰。我听说,新寨村没有文盲,男女老少都是藏语言学家,而许多人的终生职业就是刻嘛呢石。因为来这里转经的人,有的是自带刻好的嘛呢石,更多的是在新寨村买现成的嘛呢石。
    在嘛呢墙附近,我发现了一个卖嘛呢石的地摊,蹲下来问摆摊的老人多少钱一块,她说只卖两元,你随便挑吧。我不假思索就买了两块,并学着别人的样子,把其中的一块存放在嘛呢墙上,另一块留给自己带回家中。虽然看不懂藏文,可我知道上面刻的是嘛呢。于是,小心地让我的这一块与先来的那一块相挨着,依偎在这面巨大的嘛呢墙上。将来只要想起结古镇的新寨村,就会想到这里还有我存放的一块嘛呢石。
    这是一面闪耀着神性的嘛呢墙,地震将它原有的秩序和肌理被打乱了,工工整整的嘛呢墙一下子变成了嘛呢堆。然而,它们彼此并没有离散,还是紧紧地聚拢在一起,仍然是墙,也仍然是城,五光十色的石块,大大小小,层层叠叠,给人一种温暖而强烈的震撼。
    每逢农历的初一和十五,来这里转经的人格外多。据说,玉树人认为这个日子转经,要比平时有更大的福报。我们去新寨村的那天,正好是 农历六月十五,天气非常炎热,人们却穿着厚厚的藏式长袍,像过盛大的节日一样,围绕着嘉那嘛呢不停地转经。一个戴着藏式礼帽的小伙子见我要给他拍照,面色谦和地停下了脚步,对着镜头笑的时候,嘴里仍在念着不能断句的经文。
    原以为,嘛呢只在新寨村一个地方,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向这里走来。去了勒巴沟始知,这里深藏了各种各样的嘛呢。勒巴沟是历史上著名的唐蕃古道。走到沟口,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牌坊,旁边还立了一块石碑,上面刻的是汉、藏、英三种语言。正是在它的指引下,我在沟口的岩壁上看到了一幅千年以前的摩崖画,佛祖高高在上,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跪姿以敬。向沟里面走,还有一面摩崖画,那是后来入藏的金城公主留下的遗迹。关于唐蕃古道,这是一个更加可信的佐证。一条勒巴沟,走过了两位大唐公主。她们的足迹,感动了上天,也感动了大地。于是,在这条隐在山沟的唐蕃古道旁,就有了一座文成公主庙。于是,嘛呢也就成了这条山沟随处可见的风景。
    沿着勒巴沟走,就是沿着勒巴河走。一路上都是嘛呢,一路上却都是不一样的嘛呢。把经文刻在两侧的山体上,叫山嘛呢,把经文刻在河里的石头上,叫水嘛呢。阿来以前来过这里,他指着山坡上猎猎飘舞着的经幡说,那也是嘛呢,风嘛呢。过了不一会儿,山上传来了一阵嘹亮的歌声,我说,这是歌嘛呢吧?阿来说,是。 我便在心里想,这真是一片被嘛呢祝福的高原。在这样的地方,灾难能改变什么呢?事实上,受过重创的玉树,并没有我预想得那么糟糕。我把玉树给矮化了,或者说,我低估了这片高原,以及生活在这片高原上的人。
    在玉树最后一天,我们去了巴塘草原。记得,在来玉树之前,我们先在西宁呆了两天。辞别的晚宴上,青海省委书记强卫曾风趣地说,现在的玉树,可以用八个字形容:乱七八糟,热火朝天。真正理解这八个字的深意,当然是在来到玉树之后。我发现,前一句是文学语言,后一句是新闻语言,虽然逻辑上很冲突,却找不出更准确的词来替换。
    玉树州有几个县,所谓的玉树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是玉树县,玉树县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严重,只有县城所在地结古镇是重灾区。车在镇内穿行,满目皆是起重机、运输车、混凝土制作罐、免烧砖加工厂、民政救灾帐篷,还有与之相配套的五金铺、修车铺、小卖铺、手机充值点、盒饭供应车以及各种风味小吃。尽管艰苦,尽管简陋,尽管尘土飞扬,尽管不敢洗澡,尽管呼吸困难,为了玉树重建,所有的爱都争先恐后地来了,就像两年前为了汶川那样。
    巴塘是结古镇下面的一个乡。我们去这里不是看风景,而是专程去看承担援建任务的辽宁同乡。援建前线指挥部与州政府一样,也是在临时搭建的板房里办公。指挥部旁边就是施工现场,体量大一点的楼房是医院、学校和敬老院,独立式的小楼则是一家一栋藏族民居。我的辽宁同乡都是省建设厅派来的专家,主要是负责规划设计和项目监理,当然还包括环境、地质以及灾害评估,只管把住技术和质量关,工程的活儿由中标单位承建。
    据我所知,玉树4月14日发生地震,辽宁援建队5月4日就开始入场。在前线指挥部,我们见到了建设厅建设市场管理处的王旭增处长。他是沈阳人,今年34岁,看他嘴唇的颜色就知道,他的身体已严重缺氧。果然听他说,心脏有点问题,去年10月进入现场,可能在这里呆得太久了。他的前任之所以离开这里,也是因为身体极度不适。的确,高纬度和高海拔不是一个概念,地处高纬度的辽宁只是冬天稍冷一点儿,玉树却是一年四季都在高海拔的地方。我的同乡们最大的困难,就是没完没了的高原反应。
    然而,高原反应并没有影响援建进度。843户民居,一年内就建好了724户,剩下的100多户,今年底即可全部入住。在巴塘乡两千多平方公里的草原上,一共分布着7个村,其中有4个农业村,3个牧业村。按照新的规划,百分之八十的人口适度集中,还有百分之二十分散居住。牧民的居住总是与草场相依,最远的两户牧民竟在一百多公里之外。我的同乡中,有一位是专门从布隆迪调回来的专家,为了给最远的这两户牧民设计房屋,途中要走通天河上游最险峻的一段悬崖峭壁,还要忍受头晕目眩的高原反应。说起这一段,他的心跳还像当初一样超速。
    坐在指挥部里的几位辽宁同乡,其实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由于缺氧和紫外线照射,他们都显得比实际年龄大出好几岁。玉树地震创造了一个世界之最,就是它发生在海拔最高的地区。而整个结古镇援建工地,巴塘草原又处在最高的海拔上,从未有过高原工作经验的辽宁同乡,每天是在将近四千米高的地方用脑动手,再加上年轻本来就耗氧,身体所受的损伤可想而知。
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他们的身体,而是他们所承担的建设。我问他们,辽宁与玉树有很大的不同,对藏式民居的规划设计,如何考虑藏文化的原真性?王旭增说,这并不难,我们完全尊重藏民的意见,外观式样,里面的格局,包括涂什么颜色。藏族民居自成风格,甚至都用不着做什么修改,我们只要它在美观之外,再加上坚不可摧,就OK了。尊重。当然是最OK的援建准则。我也因此为老乡们的自觉而高兴。
    在指挥部的墙上,有一个非常别致的标语:缺氧不缺精神。我的同乡们或许会念嘛呢,可是嘛呢毕竟不在他们的血液里,真正支撑着他们忍耐下去的东西,就是他们所说的精神。即人与人之间的大爱。爱,其实就是他们心里的“嘛呢”。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摩城女公众号1000元约稿!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更多...

沈从文

杨海蒂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