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薛涛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612        发布时间:[2011-03-16]

迷航

薛涛

    1

    星期六早上,魏老师给小虾打来电话,“小虾,跑步到码头来!”
    小虾打着哈欠,问:“老师,你怎么也知道我网名啊!再说,有没有搞错啊。今天休息,不上早操啊……”
    魏老师说:“我去格仙岛,把书给格仙岛小学送过去。你作文里不是写了嘛,说最期待的事情是出一次海。”
    小虾一听要出海,啪地挂了电话,冲了出去。跑出没几步,小虾又回去了,带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用最快速度到了码头。魏老师已经把要装满书的箱子运到了船舱里。那些书,是分给格仙岛小学的辅助教材。小虾跳进船舱,把带的礼物塞进一个纸箱。他带的礼物是个印着船帆的书包,准备送给岛上的表弟。自从去年暑假表弟来做客,小虾一直期待着去岛上回访呢。
    魏老师弟弟家的渔船是新鲜的海蓝色,桅杆上挂着红艳艳的国旗,在蓝天里抖动着,特别生动。小虾看了好一会。小虾就等魏老师开船了,魏老师却从驾驶室出来了。他跳下船去,“小虾,还要等我弟弟一会,我去弄点食品给岛上的孩子带过去。你老老实实呆在船上。”
    “什么时候能到格仙岛啊!”小虾坐甲板上晒着太阳,听说常晒太阳还能补钙呢。
    “中午就到了。我跟他们打过电话了,那的同学们给我们蒸蟹子吃。”
    魏老师瞪上他那辆破自行车进了巷子。小虾继续坐在船板上晒太阳补钙。秋天的阳光在早上也是充足的,小虾本来就没睡醒,这样晒了一会,困意又回来了。小虾索性下到舱底,躺在纸箱上打盹儿。小虾昏昏沉沉的,感觉像一片叶子在海上漂着。就这样漂啊漂的,小虾睡了。

    2

    小虾从纸箱上滑下来,惊醒了。
    嗒!嗒!嗒!渔船的机器是运转的,整个船身随着机器颤抖着。小虾露出头向四外一看,是空荡荡的蓝天和海面,几只雪白的海鸥在其中填充着空洞。小虾深深吸了一口海面上的清凉,头脑清醒了。渔船已经离开码头,行驶在海面上了。
    小虾的困意跑光了,“老师!走到哪啦?”
    只有机器声。
    小虾又喊道:“老师,把好吃的给我扔过来点!”
    只有机器声。
    小虾从舱里爬上来,坐在甲板上,朝驾驶室里挥着手,“老师!老师!”很快,从驾驶室里探出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小虾看清楚了,绝对不是魏老师的。难道魏老师的弟弟是这样的头型?小虾站起来,朝驾驶室走去。他想跟魏老师要点吃的。
    那是一张黑瘦的脸,很紧张的看着小虾,“小孩,你醒啦?”
    驾驶室里只有瘦脸一个人。小虾往后甲板看了看,空的。魏老师不在船上。小虾有点慌乱。这个光头弟弟让人觉得恐怖。
    小虾问:“你是谁?魏老师呢?”
    瘦脸眨眨眼,“魏老师?他,他不来了。”
    小虾很失望,看着前面的茫茫海面,“咱俩去格仙岛,可真没意思。”
    瘦脸不说什么了,紧握着舵盘,让渔船向正南方向行驶。小虾往北望了望,最远的地方海天相接,没有陆地的影子。
    小虾很无聊,坐在甲板上看海鸥。这几只海鸥一直跟着他们的渔船,给单调的航行带来了欣喜。有一阵,小虾晕船了,差点吐出来。小虾就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会,总算熬过去了。魏老师留过一篇作文,题目是“我最期望的事”,小虾写的是,我最期望的事是跟着魏老师,坐他弟弟家的渔船出海……现在,坐上魏老师弟弟家的渔船了,也出海了,遗憾的是魏老师不在。一直期待的出海如今实现了,却没有想象中那样有意思。
    “你是魏老师弟弟吗?”小虾想跟瘦脸找点话题,不然就提案寂寞了。在这大海上,只有这个瘦脸是可以交流的。
    瘦脸似乎听见小虾的话了,马马虎虎的点着头。可是,瘦脸跟魏老师长的一点也不像。
    小虾继续无聊下去,随着渔船在茫茫大海中缓慢地向南推进。没有参照物,任凭螺旋桨卖力气,小虾也看不出渔船究竟走出了多远。终于,对面出现了一艘渔船,桅杆上的小红旗在海天一色中舞动着。小虾渔船上的小红旗马上也兴奋起来,欢快地抖动着。小虾从甲板上站起来,跟那渔船挥着手。很快,那艘渔船开过来了。小虾跟甲板上的两个船工挥着手,两个船工严肃的脸挤出点笑来。这就算小虾出海最开心的事情了。
    小虾大声问:“你们是从格仙岛来的吗?”
    船工依旧那样矜持地笑着,不回答什么。
    小虾再问:“离格仙岛还有多远啊!”
    两个船工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呼地站起来,挥着手,“嘿,要是去格仙岛,你们偏离航向了!”
    就这样说着,两艘渔船已经交错过去,那个船工又跟小虾挥了两下手,无奈的坐下了。
    小虾觉得不妙,扶着船舷,把头探进驾驶室,告诉瘦脸,“咱们的渔船偏离航向了。”
    瘦脸却不以为然,指着驾驶台上一个仪表盘,“别听他瞎扯,这有定位仪呢!”
    瘦脸盯了那个表盘一会,又看了看前方的海域,不再说什么。小虾又坐回到甲板上去了。过了一会,瘦脸让他去找点吃的,小虾就下到底舱找吃的。结果只找到几条臭鱼,再没有别的东西。底舱里有个火炉,火炉上面的锅也是空的。瘦脸一要吃的,小虾也饿了。小虾只找到一个水壶,喝了点水。瘦脸也喝了点水。
    前方仍然不见陆地的影子。也再没遇见其他渔船,他们似乎行驶到了最荒芜的海域。这时候,太阳已经朝西偏去了,可见已经进入午后了。小虾想起魏老师说过,中午就能到格仙岛的,现在都午后了,还没见任何岛屿的影子。小虾又钻进驾驶室,告诉瘦脸,魏老师说过,中午就到格仙岛的。这下瘦脸的脸涨红了,用手指点着定位仪,皱起了眉头。小虾也瞧了一会那个仪表,没看明白那上面的线条。
    “咱们是不是走错了?”小虾小声说。瘦脸的表情让小虾彻底失去了安全感。
    “怎么会呢?这玩意究竟怎么用?”瘦脸说出了实话。原来,他不会使用卫星定位仪。
    小虾开始怀疑他的身份。渔船的主人怎么能不会使用定位仪呢。
    瘦脸朝小虾尴尬地笑笑,“这东西是新玩意,没用过呢。反正向南走,就错不了。格仙岛在正南方向上。”
    这句话,消除了小虾的疑虑。

    3

    就这样,他们斜切着太阳往南又走了很久,还是不见岛屿的影子。瘦脸的鬓角流出汗来。
    太阳不等人,继续向西沉下去。瘦脸决定弄些吃的便关闭了螺旋桨,抛下铁锚,再把一张鱼网撒下海去。小虾扒着船舷盯着鱼网,等着看那些鱼虾怎么进网。瘦脸掏出一只烟点着了,大口吸着。瘦脸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现在,要是把这个小孩送给大海,将来,他不但拥有一条船,还能过得更踏实些……可是,这辈子杀过无数条鱼,还没杀过人呢。这孩子跟海蹦年龄仿佛……瘦脸狠狠地吸着烟屁股。“没出息,为了将来省心,还是把他喂鱼!”瘦脸决定在拉网的时候,顺手把小虾推进海里。然后开走渔船。主意已定,瘦脸心里平静多了,像积了一潭死水。
    “行了吧?”小虾不耐烦了。
    “不行。等我再吸完一只……”
    小虾盯着鱼网,其实他什么也没看不到。现在,不看这个,还有什么可看的呢。瘦脸现在那副样子很焦虑,不时闪着恶意,让小虾有很坏的联想。瘦脸,光头,怎么都不能确信他是魏老师的弟弟。小虾又不敢细究他的身份,他身上好像有种拒人千里的讯息:不许多问……
    小虾好像是一片树叶,被风吹到了海上,没有了依靠。
    瘦脸最后吸了一口烟,把烟屁股扔进海里,开始收网。一摸到鱼网,他忽略了身边这个小孩的潜在威胁。心里一干净,身手也从容起来,脸上也挂满了善意。小虾对他又产生了信赖感。瘦脸笑眯眯的,似乎很愿意享受收网的过程。他胸有成竹,一边收着网,一边说,“六年没摸网了……”瘦脸暂时忘记了刚才的决定,一定等网全部拉上来的,让那孩子看看里面打上来多少玩意,完了再送他“海葬”。
    瘦脸慢条斯理地拉着网,这片海域却暗自动荡起来,一排大浪朝渔船压过来了。小虾闭上眼睛,同时双手抓紧了船舷。
    渔船被大浪打了一下,船身倾斜了一下。正沉浸于收网的瘦脸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哎哟一声,光头朝下载到海里。倒霉的是,他是掉在了鱼网上面,跟鱼网搅在了一起。转眼之间,瘦脸变成了大海中的树叶。
    小虾慌了,干巴巴地瞅着瘦脸搅在鱼网里跟海水搏斗。瘦脸被鱼网缠住了,一番左突右冲、七上八下,才从鱼网里露出头来。可是他的身体仍然跟鱼网挂在一起。瘦脸奋力喷出一口海水,喊着:“快拉网!拉网……”然后又沉入水中。
    小虾什么也不想了,伸出双手,使出浑身力气开始拉网。网一点一点上来了,瘦脸随着鱼网浮上来。小虾再拉上来一些,他才算彻底挣脱了鱼网的束缚,腾出一只手扒住了船舷。小虾撒开鱼网,把一只手朝他伸过去。他抓住小虾的手,爬了上来。他水淋淋趴在甲板上,突然嘿嘿笑起来,“妈的,六年没沾着海水了,真咸啊!”
    小虾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也忍不住笑起来。可是,小虾马上清醒过来了:他把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救上来了。
    “别傻笑了,赶紧拉网。网里有货!”瘦脸抹去脸上的海水,抓住了鱼网。
    小虾躲到一边,蜷在一堆缆绳旁边,刚才的惊险让他没有了力气。瘦脸把网拉上来,打开一看,里面一共五只螃蟹。瘦脸镇定拉网的样子,让小虾的心理再次放松了,小虾小心地说:“六只。”
    瘦脸用手指点了两下,“不对,五只。”
    小虾说:“算你,六只。”
    瘦脸嘿嘿笑起来,“你救我一命,我得感谢你。五只螃蟹,你三只,我两只。不能多给了,我饿了。”
    小虾没客气,同意了这个不平均的分配。紧张的情绪被空旷的海天吸收了。
    两人下到底舱,点着了火炉里的木炭,把螃蟹放进锅里煮了。很快,蟹肉的香味跑出来。他们在底舱坐下来,安静的品尝美味。瘦脸发现了身边的纸箱,他一边嚼着蟹腿,打开了一个纸箱。瘦脸打量着那个印着船帆的书包, “这么多书,还有书包!我儿子能喜欢这个书包……”小虾赶紧告诉他书和书包是格仙岛小学的,生怕瘦脸打别的主意。“给格仙岛小学送去?”瘦脸没再说什么,脸上闪过一丝温和的东西。
    吃过螃蟹,瘦脸又拉上来了一网,这次有七只螃蟹,外加一条银色的鱼和几只乱蹦的虾。小虾给火炉加炭,把新捕来的虾蟹煮出了香味。两人商量过,这些食物留作最需要的时候食用。
    瘦脸瞥了一眼面前的孩子,对他下手是越来越难了。怪就能怪自己没有及时处置他。他刚刚来驾驶室打听魏老师的时候,他站在甲板上傻傻的看海鸥的时候……很多时候,只需轻轻一推,他就喂鱼了。瘦脸也一直不喜欢自己的优柔寡断,现在更加讨厌了,就是这个性格弱点导致他过着现在的生活。旧有的没处理好,新的麻烦又产生了。瘦脸完全可以预见,这个孩子对未来生活的潜在威胁。
    这时,太阳在西边的海面上了,把那一片海域烧红了。瘦脸启动了螺旋桨,用最快速度向南开去。

    4

    太阳就要融化在西边的海域了,可是前方仍然没有岛屿出现。瘦脸的表情越来越僵硬了,“小孩,你说说,这么走下去,能到吗?”
    小虾肯定地点点头,瘦脸面部的肌肉便放松了。现在,这个小孩子的一个看法能够影响他的心态了。
    太阳已经融化在西边的海域了。开始,那片海还是红的,让人明确那里是西方。渐渐的,那点红色越来越淡,最后完全被大量的海水稀释尽了。这下,渔船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成了一叶没有目标的孤舟。瘦脸打开了船灯照明,其实它只能照亮很小一块空间。小虾也从甲板上挪过来,蜷缩在这点灯光里。
    瘦脸说:“不能再走了,明天有太阳的时候再走吧。”
    瘦脸赶紧关闭了发动机,把铁锚抛进海中。
    深秋的海上,已经非常寒冷。瘦脸在船上找到一条破毛毯,给小虾围在身上,然后两个人靠在一起取暖。这样,两个人又熬过了很长时间。陪伴他俩的只有渔船单调的摇摆,风浪的轰鸣。瘦脸已经无法考虑除掉小虾的事情了,他已经对这个小孩产生的依赖。后来,小虾呕吐起来。瘦脸给小虾数着,“一只,两只,三只……你吃的蟹子都吐了。不如都给我吃呢!”
    小虾虚弱地笑起来,笑得很痛苦。吐完之后,困倦又来纠缠小虾了。小虾问瘦脸:“你不会杀我吧……”
    瘦脸苦笑着,“杀了你,我就没伴了。”
    瘦脸说的是实话,他现在需要这个伴儿。小虾听了,才敢闭上眼睛。疲劳,眩晕,小虾很快就昏沉沉的了。小虾不言语了,瘦脸掏出一瓶白酒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一股香气把小虾送进了梦乡的边缘。瘦脸改做小口品酒,然后开始唠叨着他的经历。瘦脸用喝酒和讲述打发着长夜的寂寞。小虾迷迷糊糊的,断断续续知道了瘦脸的来历。瘦脸是格仙岛的渔民,六年前出海,他醉酒打伤了兄弟,一头扎进海里逃上了陆地……这次他的打算是先回岛上看看儿子,完了找一个小岛隐姓埋名,继续做个渔民。
    “你那么大了,还玩捉迷藏……”小虾不时的回应一句。
    “这六年都在陆地上打工谋生,我受不了……我一天也离不开这片水啊……”瘦脸的讲述又清晰起来。瘦脸讲着讲着停下来,用胳膊碰碰小虾,“喂,小孩,你明白不?我一天也离不开这海啊!”
    小虾嘟囔着,说明白明白。
    瘦脸的醉意上来了,他把酒瓶喝干,借着酒劲说出了一个请求,“把带船帆的书包给我儿子吧,就说是我给他买的?我的钱被包工头骗了,没钱给他买礼物……”
    小虾迷迷糊糊的,竟然答应下来。
    “我儿子叫海蹦,海蹦,跟你一般大……”
    “咱俩留的虾蟹都归你了。”
    ……
    后来,瘦脸杂乱的讲述彻底被海风吹散了。瘦脸的身体也瘫软了,他歪倒过来跟小虾依靠在一起,小虾暖和多了。不知过了多久,渔船开始剧烈的摇动。小虾被巨大的惯性抛在船舵上,醒了。瘦脸还没完全醒,嘴里念着,“我没杀人,我没杀……”然后才睁开眼睛四下看着,一脸的无辜和无助,问:“我在哪?”
    小虾虚弱地说:“在海上……”
    瘦脸又问:“我的事情都跟你说了吗?”
    小虾点了点头,“你是个逃犯……”
    瘦脸的脸一下子白了,这个小孩的潜在威胁重新清晰起来。
    白天,人内心的邪恶不敢出来,黑夜里它们明目张胆了。瘦脸没费力,就坚定了白天的那个决断,处理掉这个让他闹心的小东西!这一次不能再拖延了,趁着风急浪高,早点办了就是。
    那么,必须把小虾印到甲板上来。瘦脸对小虾说:“起大浪了,我出去看看底舱……”然后,攀着船体上的挂钩和绳索,一步一步挨到甲板上。瘦脸抓牢了起网机上一根绳索,趴在舱口,假装检查着舱口的盖子。其实舱口的盖子关的严严的,没有问题。然后瘦脸开始喊小虾:“喂,出来帮我一下!我回不去了!”
    瘦脸的喊声被巨大的风浪撕扯粉碎,抛向了幽深的黑夜。瘦脸看见小虾的脸贴在窗子上,好像在问他什么。瘦脸便空出一只手,朝窗口的小虾招了招。小虾明白了,他这位老伙计又遇见麻烦了。小虾抖掉毛毯,轻轻半开门闩,门啪的被风刮开了。小虾试探着迈出脚来。渔船一阵猛烈的摇晃,小虾摔倒在门口。瘦脸一阵激动,希望小虾这时候能跌下去,他心里也就少了自责。可是小虾的衣服刮在一颗钉子上,他被固定住了。小虾等渔船度过了这一拨摇晃,继续向甲板靠近。抓住船船舷的挂钩、机器上的棱角,小虾又闯过了两次劫难,他快要接近瘦脸了。
    甲板上不断有海浪拍过来,激起一团一团雪白的泡沫;鱼网挂在一个钩子上,被风浪挤兑成一团乱线;瘦脸抓住一根绳子,做出就要被风浪卷走的样子。小虾尝试了几个姿势接近瘦脸,都因船体摇晃放弃了。小虾自己也险些摔下去。最后,小虾卧倒在甲板上,双腿牢牢盘住一根桅杆,这回再大的浪也无法把他拍打下去了。小虾向瘦脸伸出手的时候,他不知所措了。这时又一个浪涌过来,直接朝瘦脸压过来。瘦脸抬头一看,猛地向小虾伸出了手。他握住那只冰凉的小手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他又失败了,并且再也实现不了那个计划了。
    “抓紧……”小虾的嗓子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刚才的几番搏击,已经耗去了他的体力。
    大浪过去,船体严重倾斜,几乎要立起来了。小虾的双腿突然没了力气,一下子从桅杆上松开了,小虾的身体在甲板上滚了一下,下坠了。没有了腿与桅杆的支撑,小虾全靠一只手抓住瘦脸了。于是,那个要咽气的谋划又睁开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瘦脸。瘦脸扭过头不看那双邪恶的眼神,片刻,它终于彻底关闭了。瘦脸的大手像钳子一样扣紧了小虾的手……
    小虾的身上被海水打透了。回到驾驶室,他先是全身颤抖,接着就发烧了,意识很快混乱起来,小虾呢喃着:“你不是坏人。你还玩你的捉迷藏吧,我给你保密……”
    好像被船灯照见了心里的阴暗角落,瘦脸心里面藏着的小虫子们无地自容了,纷纷逃命去了。
    小虾睡着了,瘦脸双手握着船舵盯着窗外,这次突然真正想到了船底舱:那里免不了要进水的。那样的话,纸箱里的书,玩具……
    小虾的身边空洞了,一阵跌跌撞撞的脚步声,驾驶室里一下子空旷了。小虾用力睁开眼睛,借助船灯寻找瘦脸的影子。甲板是空的,不时被带着泡沫的大浪冲刷一次;鱼网还挂在那个钩子上,现在已经被扯得很长,在风中绝望地抖动着。渔船又一阵剧烈的晃动,小虾的头磕在一块坚硬的物件上面。
    小虾瘫倒了……

    5

    小虾醒来的时候,脑门是热的,很惬意。深秋的阳光正无声无息地晒着他的脸,他的脸火烫火烫的了。
    宽阔的海面不见了,窗外是一片狭小的陆地,有桅杆,有屋舍,还有鸡狗的叫声和渔船的汽笛。小虾还看见在对面立着一个航标,写着“格仙岛码头”。
    小虾激动地站起来,喊着:“我们到啦!我们到啦!”
    小虾推开了驾驶室的门,站到甲板上,可是两腿一麻,摔倒了。整个船上没有瘦脸的踪影。小虾找遍了渔船的里外上下。在船底仓,那些纸箱上面搭着帆布,只淋湿了一点。那个印着船帆的书包单独套在一个塑料袋里。
    格仙岛小学的孩子们跑过来了。自从接到魏老师第二个电话,他们还是执拗地等了整整一天一夜。他们都相信小虾能到达格仙岛。现在,他们把小虾当成了英雄,几个女生吵嚷着要小虾的签名。表弟站在后面,露出一口白牙,跟小虾使劲挥着手。
    小虾朝表弟举起了书包,表弟没明白他意思,只是自豪的笑着,还跟身边的同学说,“他是我表哥,去年我还去他家里……”没人信他的话。
    突然,小虾想起了另一个男孩,他高高举着那个书包,喊着:“有叫海蹦的吗?”
    一个黝黑的男生灵巧地蹦到甲板上,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问:“你咋知道俺小名儿?”
    小虾把书包递给他,“你爸爸给你买的……”
    叫海蹦的男生马上问:“俺爸爸!他还活着?”
    小虾说:“我,我不知道……”
    这时旁边的航标下,翻起一簇浪花,有一只手伸出来朝这边摆了一下,然后悄悄沉下去。
    小虾咧嘴笑了,说:“你爸爸在海上……”

2007-10-23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