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薛涛 来源:原载《儿童文学》  本站浏览:1713        发布时间:[2011-03-15]

与秋虫为伴(散文)

薛涛

   

    两场秋雨下来,把街面的暑气冲得干干净净,红砖缝里的热气也给赶出来了。蝉的合唱停止了,蝴蝶的舞裙想必是叠得整整齐齐——淡季来临,她们的演出结束了。
    秋风起了。
    园子门口的墙根来了一条狗,只有小孩儿靴子大小。也不知是谁养的,整天不回家,就相中这块地方了。我佩服小狗的眼力,天气渐凉,那确实是最后一块温度适宜的地方了。
    我不与它争地方,从墙根下面搬走小凳,找别的去处。小狗仰头目送我,没有一点感激的意思。它认为那就是它的领地,早上就在那里撒过尿占好的,还笑我鼻子不中用呢。
    狗会不会笑呢?至少心里是会的,不肯用表情配合而已。

    秋草

    园子里的花草仍旧是茂盛的,看不出行将走完生命历程的迹象。平素淡淡的草木气息在这时节肆意的散发出来。不仅如此,叶与花分到了同样多的颜色,不经意看去,分不清栅栏下面那些醒目的植物是花还是叶子。一春一夏始终单调的绿妆,人们要倦了的时候,它们在秋天变换样子,似乎一夜之间就大红大紫了。
    叶子也有一次生命灿烂的机会。
    这万千种生命,不管庞大如山还是细若草芥,上天赐给它们的机会是均等的,安心等待自己的季节就是了。

    我对一种叫做地丁的草有些特殊兴趣。为了知道它们的名字,问了好几个人都没有结果,最后去园子一角的小屋找园丁。园丁是个驼背的古怪老头,耳朵不灵了。我指着那片紫色小花大声询问,半天他才明白我的意思,告诉我叫它们地丁就行了。地丁,地面上的补丁,大概是这个意思。它们个子矮小,园丁见大植物下面露的大块地皮不够雅观,就用它们做补丁遮盖一下,也算名副其实了。
    仲夏时节,它们就开出一团又一团小花,颜色界于蓝—紫之间,难以确定它的色调。蓝与紫,非常的神秘,它们紧紧贴近地面蔓延开去,竟然把园子东北一角变成了它们的天下,本来的主角那几株高大的美人娇尴尬的立在中间,变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秋天一近,它们的颜色渐渐变化,两场秋雨过后几乎变成了紫色。那片似蓝似紫的零碎小花,雾一样梦一样虚幻的匍匐在地面上,一缕风掠过去,原本淡淡的香气又浓了几分,扑了满身满脸,久久不散。第二天早上那香气隐约还在,迟迟不舍得更衣沐浴。
    有许多天,时间静止意识凝滞,我就在这片梦境里度过,风滑过时花香流动,很多坏情绪就滤掉了。走出梦境身体是轻的,祁望和希冀就寄放在这里了,让它跟着“补丁”们贴近地面慢慢的铺衍吧,直到连缀成一件华美的衣服;渺小和卑微也丢弃在这里,被密实的花冠遮盖在下面,再让更下面的泥土吸收了转化成一种养料。
    有一天驼背的园丁远远的站在门口,无来由的大声说,放在那吧,我都知道。

    虫子

    假如没有虫子,园子就显得太寂寞了。风滑过枝叶的声音,起初是动听的,像流行音乐,听久了就有点腻烦了。虫子的藏身处我永远也找不到,它们悄没声儿的在花草灌木之间飞过来爬过去,不时的制造一点声响,这园子里面就隐藏了另外的生机。
    蝉的合唱收场最早。夏天它们累坏了,只要天气晴好,它们在午间的大合唱好像就没有停播过。演出结束以后它们集体消失了,经过那棵紫槐我仔细寻找它们的踪迹——它们确实已经离开了。
    蟋蟀是独奏演员,演出大概在花草下面进行。秋天的傍晚,坐在花圃旁边细致的听,灵魂随着花草的气息游离出去,世界被它们无限的简化,栅栏消失花草不见了,一切景物都虚了化了……想想,曲子近乎天籁,它们确实与我同在一个纷乱的世界吗?或许它们的藏身处是恰如其分的盲点,便超脱了凡俗。我揣度着曲调传来的方位,轻轻拨开一簇满天星,用手电照来照去,就是找不到那个演员。
    那时演奏近在耳畔,照常进行。它是过于投入其中了,外来的干扰丝毫没有影响它的工作。要么就是我认定的方位谬之千里。这样的话,我的行径在人家看来就非常可爱了。
    我听出,曲子里似乎多了一分得意和狡黠。
    蚂蚁是沉默的,它们轻快的脚步也给其他声响淹没了。
    我蹲在一块方整的菊花圃旁边观看它们过着怎样的生活。它急匆匆的在高大的菊树之间奔跑,一块巨石从天而降拦住去路。它惊呆了,停了片刻。我以为它会绕开走甚至退回去,实际上它很快就开始攀登这块巨石,它花费了很长时间,因为有一段石头的外表光滑如镜,它几次失败。它哪里知道,这不过是花圃旁边有个无聊的巨人跟它开的一个没有恶意的玩笑。它只记得那件着急的事情要办:在花圃的那边发现了一块大大的面包屑,足够五十个家人吃上一天的;或者一个伙伴被滚过的轮子压伤了,要找帮手来抬它回家养身体……现在这个随意的玩笑却给它带来相当大的麻烦。
    要误了人家的大事了!我惶恐了,赶紧把它从光滑的石块上面轻轻捏下来,尽量远的放在它要去的方向,以便让它赶回刚才耽误的路程。它一着陆连头也没回就飞奔而去了。是的,对于刚才从天而降的艰难和迎刃而解它实在无法表示什么,是怨怒还是感恩呢。或许,它只当作这段旅行必须攀登的一个险峰吧——没什么,爬过去就是了。
    蚂蚁在一棵菊下面一闪,就不见了。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在等着它——天敌的窥视、无处不在的陷阱、头顶的大鞋子……它只懂得往前走,根本不去想前面有什么等待它。
    我抬起头,下意识寻找蹲在我旁边的巨人。他也许隐藏在西边那片薄云的后面吧?这样想了,精神上便又输给了远去的蚂蚁。它根本不会花心思去想“主宰命运的家伙”究竟在哪里。如果命运的捉弄迟早临头,那么就随便吧,那是别人的事情。
    生命与生命,不管是卑微还是高贵,原是可以互相提示的,当它让你看见它的颜色和姿态,或者释放出一缕味道出来,就是暗示你了,你的心思它知道了。
    那么也就可以相互慰藉了。

    蝉蜕

    一场霜下来,园子一片惨白。
    秋草的颜色更加艳了。虫子们却好像懒惰下来,终至于了无声息。好像一切都停下来了。我心里明白,它们都在。冬天,对于万事万物来说是一次简化。秋冬更替,它们进入了下一个历程。
    草木把生命的力量从花和叶子转到了地下的根须先隐藏下来,一挨寒冬过后,春天的气息一来,它们就要萌动了;虫子呢?我宁愿相信它们都活着。或许进入了一个丝囊,或者是一个坚硬的壳儿,明年再露面已经脱胎成另外一副样子了,可能都认不出来它们了。
    其实,还是它们,当然它们根本记不得去年秋天的事情,也忘记了去年秋天园子里有这么一个人,关切过它们惦记过它们,曾经与它们产生过一点友谊得到过它们的一点提示。索性,这个人是记得的。
    头顶的槐枝上面挂着一只空空的蝉蜕,在微风中悠荡。那个吵闹了整个夏天的狡猾家伙来个金蝉脱壳,不知去了哪里。我轻轻摘下它收起来。留到明年夏天,到时候还给当初蜕掉它的主人——喂,你去年丢掉的衣服,我给你收起来了,现在还给你……

    我常去的这个园子叫熙园,一个不大的园子。可是我觉得它很大,可以盛下很多思量。

2005-9-18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