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陈力娇 来源:  本站浏览:1411        发布时间:[2012-09-24]

    寂静的小村,她们家一点不寂静。一到晚上十点钟,她们家就来人了,来人不是老人,不是孩子,不是女人,是一个大汉。大汉非常陌生,不认识,进门就要吃的,什么好要什么,炕桌前盘腿一坐,等着酒菜,她就知道,准是丈夫派来的。
  丈夫在外面赌,白天黑夜地赌,赌输了,大汉就来了。大汉不来,就是他赌赢了,但是赢的时候少,大汉来的时候多,一周里,大汉总要来四五次。
  大汉一脸络腮胡子,吃东西狼吞虎咽,像八辈子没见到吃的,一口菜到了嘴里,不嚼,翻两个个,就下去了。有时菜热了点,烫得他直伸脖儿,但也没挡了他的吞,像狼一样不计较,像虎一样猛烈,像羚羊一样快速。
  大汉不但吃,吃完还要在她家睡,大汉先是让她给铺被,冬日铺在炕头,夏日铺在炕尾,然后大汉脱得一丝不挂,钻在被筒里,像在自己家一样,隔着墙壁上的窗子,向正洗碗的她望,跟望自家的婆娘一样,嘴里浸满口水。她用眼角看到这些,把头压得低低,她不知这日子还怎么过,就提心吊胆,不敢入睡,尽量把洗碗的时间拉长,尽量把平日里的活计拿到晚上做。有时困急了,她就坐在厨房里的小凳子上,倚着墙,不脱衣服,迷盹一会儿,这期间她的大脑都是留一根弦在外面,她最怕大汉起夜,起夜的大汉会赤条条下炕,不管不顾把马桶呲得四壁鸣响,还会把醉蒙蒙的眼睛像坟冢旁的萤火,在她身上跳来跳去。
  大汉一来,丈夫准不回来了,丈夫是有意躲出去了,她这样想。或者是喝多了,在哪个草窠里睡着了,在壕沟帮上或马槽旁睡着了,在女人的怀里睡着了。这些想法,随着大汉的出现就都像跳梁的小丑手舞棍棒跳了出来。丈夫常常喝多,输了赢了都会喝多,输了他愁肠百结,心烦意乱,赢了他兴高采烈,信誓旦旦,可是不管哪一种,都会成为丈夫贪杯的理由,下一次赌钱就越来越快地到来了。
  丈夫喝多的时候,最糟殃的是他们家的财产,开始时是钱,后来钱没了,就是鸡鸭鹅狗猪,鸡鸭鹅狗猪没了,就是土地,这些东西都像排好了队,等着大汉一点点盘剥,大汉每来一次,她的心就哆嗦一次,哆嗦时手拿不住碗,一撂碗就跌在地上摔破。
  碗是她和丈夫成家时置办的,一次买了三十只碗,碗越多日子越好,碗是盛饭的家什,有碗就有饭吃。可是这么多碗也顶不过另一只碗,另一只碗叫青花瓷碗,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大汉来她家后,她就把这只碗藏了起来,爷爷死时对她说,那碗在她家传了十几代,命在碗在。爷爷喜欢她,碗给了她而没给哥哥。转眼她和丈夫结婚一年了,丈夫在家吃饭的日子是有数的,甚至没有大汉多,对青花瓷碗印象不深了,也亏了不深,不然早就成了大汉的囊中之物。大汉的频繁来家有时让她产生幻觉,恍惚觉得大汉就是丈夫,丈夫才是大汉。大汉有时把他的内衣内裤扔给她洗,穿着丈夫的走了,她洗着这些东西,和给丈夫洗没什么两样。
  这晚大汉又来了。大汉一来对她就像发生了七级地震,大嗓门震得她的心像门旁的铃铛乱撞了许久。这晚的大汉举动显然与往日有别,他好像在哪喝过,进了门却还嚷着要喝,她本是把门扣好了,两道栓,外加一张重得她搬不动的桌子,顶在门板上,把灯也熄了,表明自己已经睡下。可是这没用,大汉从墙头翻过来,把门拍得砰砰作响,她如不开,全村人都会被他震醒,全村人都会知道大汉今晚在她这里过夜。虽然大汉平日到她家里来村人也知道,可是那毕竟是悄无声息的,暗地里的,毕竟她心里还有掩耳盗铃的机会。
  大汉进屋高着嗓门让她给炒菜,说要喝酒,要大喝特喝。看来大汉今天赢的不是钱,是一个节日;看来丈夫今天输的也不是钱,是一个大劫。不然大汉不会这么大吵大叫理直气壮,一副庆功的样。菜好办,家里还有几个鸡蛋,几根黄瓜,几块腊肉。鸡蛋炒黄瓜是大汉的可口菜,腊肉炒土豆丝也是大汉的可口菜。就是酒家里没有了,空空的塑料筒放在窗台上直摔跟头。没酒怎么行,大汉催她去买酒。大汉说,酒就是老子的女人,这么长时间老子没动你,就是因为你有酒。她只好踏着月夜去了前街的食杂店。
  前街的食杂店她不常来,是一个外乡人开的,她都是去西街的李家食杂店,可是今天她怕李家媳妇问她买酒做啥,她就改去了前街的食杂店。店门还没关,店主是个男的,矮胖矮胖的,比她大许多岁,见她进来,就把一瓶老白干递给了她。她很诧异,问,你怎么知道我买酒?店主用下颏点了一下后窗,说,那个人不就是来你家喝酒的吗?每天都来喝酒。她一惊,脸红了,像蒙在他酒坛上的红塑料布,眼光不由得跟他到食杂店的后窗,这才看到,那窗子正斜对着自家的院子,虽隔一条街,却看得清清楚楚,无有遗漏。
  她没解释,无从解释,付过钱走出食杂店,步子却迟缓下来,到底是迈出大门她又回去了。店主看到,她出去的慢,像在思考,回来的却快,像很坚决。她回来后,依旧站在柜台前,依旧脸红得像酒坛上的塑料布,对店主说,那大汉不是奔我来的,是我丈夫欠了他的赌债。店主半天回过神来,笑笑说,我知道,全村人都知道,全村人都知道你是好人。店主说的很急很真诚,她听了,泪如雨下。
  大汉这晚果然迎来了节日,他喝着酒,吃着菜,流着汗,把自己的喜事一件不漏全告诉了她,大汉说,我来你家半年了,没动你一根毫毛,你知道为什么吗?她不抬头,在缝纫机上为丈夫做着夏日的鞋垫。大汉见她不语,就自顾自的回答自己,我老穆是好人,认识我的人没有不敬重我老穆的,我不落井下石,你们家正平,他输给我什么我要什么,不输的,再好我也不要。
  大汉很自得,酒喝得吱吱响,观察着她的动向,证实着自己的人品,他已经喝了有半斤酒了,还没有住嘴的意思。看来不喝个尽兴他不会停下。她则把缝纫机踩得哇哇直响,仿佛代替着她的回答,仿佛要淹没大汉的话。大汉也知道这女人轻易不会搭话,但是他心里的话他得让她明白,明白她的处境与她的归宿。大汉说,事怕颠倒理怕翻,今晚不一样了,今晚是你们家正平让我来的,他把你输给我了,我就得按规矩办事,做我老穆该做的事。她听到这,缝纫机的线猛然断了,她停了下来,没有回头看大汉,又重新把线穿到针眼里,这当儿,大汉的话和缝纫机一起骤响,大汉说,要说正平啊,也有情也无情,有情呢,是他什么都输光了才舍得交出你,无情呢,是他到底还是把你当筹码押上了,我呢,本是想先赢他的房子,然后再是你,可是他把你排在了房子的前面。
    她的心猛然一沉,忘记踩踏板。大汉惊异,盯着她问,你伤心了?
  村街在夏夜里显得萧条,一整条街都没人,蓝蓝的雾霭一样清白清白,没一丝杂质,把人的心浸在了湖水里一般,玻璃罩子罩在上面一般。她茫然四顾,没有去处,这小村她没有一个亲戚,一个都没有,她的娘家在离这五十里外的寇村,寇村的哥哥嫂子从不到这里来。
  刚才那个叫老穆的大汉对她动了粗,她给了他一个耳光,他是趁她给他铺被的当儿搂住她去亲她,她挣脱后,回击了他。大汉没有还手,他着实喝多了,他说,打得好,跟挠痒痒似的,跟燕啄泥似的,你们家正平说你百依百顺,看来他说的不对。大汉说完一头栽在被子上打起了呼噜,她则趁机跑了出来。
  到了大街上她才真正感到势单力薄,一个可帮她的人都没有,她想回寇村,那是不可能的,要越过两座山,趟过一条河,夜路会把她的胆吓破的,她不由得抬眼去看前街的食杂店,食杂店也是一片暗黛,灯光像肚脐眼一样有气无力。
  还真就是这肚脐眼的方向,一个人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到了跟前她才认出是食杂店的店主。店主是来关店后面窗栅栏的,看到她一个人站在暗夜里瑟缩,便明白了一切,店主说,你不怕担嫌疑就去我家吧,我媳妇回娘家了,我去我妈家里住。说着把手里的钥匙给了她。这一夜她一个人在店主宽大的床上睡意全无。
  天亮的时候她眯了一会儿,只一会儿,就有人敲门,她以为是店主回来卖货,歉意地起身去开。让她不敢相信的是大汉站在门外。大汉摸着他的络腮胡子,一脸的窃笑,大汉说,麻雀不撒尿总有鸟憋死,我就知道你在这,你偷情我不管,你打我我也不记着,我只告诉你,你们家那个青花瓷碗我拿走了。说着拍拍自己的衣兜。
  青花瓷碗,你怎么找到它的?她惊叫着。我什么找不到,你我都找得到,别说青花瓷碗,告诉你,我可不是趁火打劫,我这已经是很便宜正平了。
  她的头脑里只剩下一念,拿走青花瓷碗绝对不行,拿什么也不能拿走碗,碗是一家人的命,碗是吃饭的家什,爷爷说,命在碗在。她想把它抢回来,却不可能,大汉把身子闪开,她扑了个空,她带着哭腔说,你给我,还给我,你不能拿走它。大汉不管她,他向房山头的摩托车观望,他想摆脱她骑上摩托走人。
  她看出大汉的意思,大汉若走,她就是长十条腿也追不上他,她紧紧地抓住大汉的衣襟,如果大汉不拿出碗来,她死也不会松开手。大汉看出她的意思,一边掰她的手一边说,别舍不得,不就一只破碗吗,我不说你的丑事,你已经赚了,你还非得让我告诉正平你搞破鞋?她的脸气得涨红了,眼里的泪刷地流了出来,她说,我有什么丑事?你骑我们脖梗拉屎,我没处去,借宿一夜有什么丑事?大汉的嘴角露出不屑的笑,他的眼光没断了向摩托车张望,脚步没断了向摩托车挪动,只需再挪两三米,他就完全可以甩开她的纠缠。
  这只碗大汉看好了,他认为这只碗比正平的媳妇值钱,他没想到正平穷得屁眼挂铃铛,牌桌上输得起不来,居然有这么个宝物,碗的后座上写着只有专家才看得懂的字,不是元朝也是明朝,若真是那就值钱了,就是十个正平的媳妇也不换了。
  凌晨三点钟大汉渴醒了,醒后发现自己没脱衣服,他平日脱得一丝不挂习惯了,现在衣服像裹在他身上的铁皮,全身热得像铁皮上放着的烤红薯,他想叫她给他倒一杯水,喊了几声不见她才想起她打了他一个嘴巴,四下看她的屋里,一贫如洗,连个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和正平做了一年的赌友,正平家的好东西已经让他搜刮得差不多了,但是他还是心有不甘,他想正平守着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媳妇不会没有值钱的东西吧,比如项链,戒指,比如头钗毛料衣服,不然她怎么会安心守着这破房漏屋。
  这才在屋顶的秫秸棚上找到了这只碗,是一群早起打群架的耗子提醒了他,它们吱吱叫着在棚顶翻滚,东西南北跑出呼隆呼隆的响声,像一群小猪崽在撕疯。正平家的耗子可真多可真大呀,有一只打着打着从秫桔棚上掉下来,落在炕上,一个后滚翻跃到地上,他一看,足有半只猫大,这才顺藤摸瓜找到了惊喜之物。
  说来大汉还算仗义,他没有偷偷地拿走她的青花瓷碗,明人不做暗事,他无论如何要告诉小媳妇一声,他有足够的理由,不给人,还不给东西呀?他就没想过这一次他真找对了人,这碗就是小媳妇的命。
  他俩的撕扯引来了几个买货的人,一会儿一群人就围了上来看热闹,她的手揪他的衣服都揪麻了,她甚至不顾一切的死死地搂住大汉的胳膊,大汉没办法就对众人喊,大家伙听着,自古欠债还钱,他们家正平,把老婆输给了我,我不要人,拿一只破碗总行了吧?她被他的话气蒙了,她也对众人喊,那哪是破碗,那是我爷爷留下的青花瓷碗,我爷爷说了,命在碗在。听到他们对话的人群中有替她说话的了,是个壮年,壮年说,好男不和女斗,人家不同意你就给人家算了。什么?大汉生气了,转移视线对的壮年,你怕是睡了她才向着她说话吧,一个碗重要还是人重要?壮年想据理力争,被他的媳妇拉走了。大汉得胜了,没人再敢向他提出异议,只有她,还死命地拽着大汉不放,大汉走一步她跟一步。
  大汉说,你还赖上谁了呢,你要是再不让我走,我就当众让你听个响。大汉怒目圆睁。真要抽空从兜里掏碗,她怕他来真的,真摔了她的宝贝,就扑嗵一声给大汉跪下了,大汉被她扯得像沉实的谷穗弯了腰,她说,你不要摔了它,我求你了,我把房子给你总行了吧?大汉说,谁要你的房子,你的房子能值几个钱,说白了那就是个老鼠窝,老鼠在那里会乐,我在那里会哭。
  我看你欺人太甚了吧?人群里忽然一声断喝。把大汉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店主身上挂着露珠,披着块塑料布站在人群后面。他的母亲家在另一个村子,他是穿横垄地过来的,老远就听到他家门口有吵闹声。
  大汉不以为言,你是哪个道上的管我的私事?店主说,我是公道上的,兴旺食杂店店主,做买卖讲仁义,做人更要讲仁义,我看你每天都来吃饭,她都给你做半年饭了,你还拿她的东西,太不仗义了吧?
  大汉皱起了眉头,店主的话如一把刀,削了他的面子,他说,你怎么跟爷爷说话呢?是不是找不自在。说着使全了劲挣脱她的拉扯,直奔店主。被甩了一个跟头的她看见他们像一阵风似的扭打在一起,看见大汉的拳头像石头一样落在店主的脸上,看见那血像红色的烟雾在店主的脸上四处弥漫,她绝望了,她预感要出事情,她预感她的青花瓷碗马上就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命在碗在,她叨咕了一声,就一头撞向他的摩托,她和摩托一同栽了过去,头咚的一声撞响时,她听到许多人惊呼,紧接着无数只碗像陀螺一样在她眼前旋转开来。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她一直昏睡,睡得自己都感到疲惫不堪了才醒来,她睁开眼睛望,看到满屋子的人,店主也在其中,村里穿白大褂的医生也在其中,她感到累极了,睡梦里她一直在碗窑里拾碗,那碗那个多呀,如同草甸子上的蒲公英一样遍地都是,她怎么也捡不完。店主看着她醒来舒了口气,你可算醒了,大伙都盼着你醒呢。店主的眼睛红肿得像只熊猫,却努力睁着和她说话。有几个孩子抱来两只猫放在她屋里,屋里太乱了,没有食物,猫想走,孩子们就跐着板凳把它们放在棚顶。
  她的头缠着厚厚的绷带,血还是渗了出来,缝了五针,医生嘱咐她按时吃药,洗脸时别弄上水,伤好后再洗头。她都一一答应了。人们相继离去,店主也离去了,医生也离去了,只有早上帮她说话那个壮年的小媳妇没有走,她打开她的米柜给她做了一碗面汤。面汤端给她时,她问小媳妇,碗呢?大汉拿走了?小媳妇点点头,她就哭了起来,很伤心很伤心,停都停不住。小媳妇给她擦泪,给她出主意,说,不然找正平把它要回来。她摆摆手,她知道正平不会去要,正平巴不得给他,好抵消他的赌债,正平有几个月没回家了。小媳妇犯了难,说,那怎么办,就这么让他拿走了?太便宜他了。她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牙根紧咬说,不,我一定把它要回来,找到天边我也要找到他。
  半个月以后,她的伤好了,大汉和正平都没有出现。对于大汉她知道他再也不会来了,有那只青花瓷碗他就够本儿了,就够他过一辈子了。正平没回来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是知道她受了伤。有人去城里赶集时遇到过正平,他正在一个小酒馆里喝酒,他喝得醉醺醺的,他说她也真不识时务,不就一只碗吗?多少死人用过它,老穆不嫌弃就不错了。正平是这样一种态度,村人学给她时,她恨得心都要蹦出来。
  七八月的时候小麦丰收了,万顷金黄,醉人眼目。她没有地,地都让正平输没了,她就帮别人家收地,别人看不过眼,给了她一点钱,她就拿着这点钱上路了。找大汉得先找正平,只有正平知道大汉是谁,在哪里,她给他做了半年饭,对大汉一无所知,就像自己淘米的水,泼了就没了,什么都没剩下。
  有人指点他正平常出入的地方,是一个赌窝。
  赌窝在城里,离小村八十里,她出现在赌窝前费尽了周折。她对城里不太熟,找了两天才找到这个在城郊的大东海洗浴中心,到了近前才知道,名字叫得很大,其实不过是三五间楼房。大东海门前的左前方有一个小桥,她就坐在这小桥上等她要找的人。她不知道城里的赌窝很多,也不知赌徒一般都在晚上出动,她就每天在太阳下苦等,等一天,等两天,一直等了十天,也没看到正平的影子,也没看到大汉的影子。饿了她就吃自己带的大饼,渴了就买离小桥不远的一个老妇人卖的矿泉水。老妇人很心善,她的摊子上方有一把大旱伞,看她脸晒得暴皮,就让她来她的伞下坐,慢慢的老妇人知道她在找爱赌的丈夫,老妇人就十分惋惜,说,傻丫头啊,赌徒怎么会在白天出来,他们都是白天睡觉晚上来这。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这以后她就白天在旅馆里睡觉,晚上在这等。
  这天早上天刚麻麻亮,大东海的灯不那么耀眼时,她看到一伙人从大东海出来,其中有一人是正平。她疯了一样拦住了正平的去路,正平吃了一惊,定睛一看是她,就告诉前边的人,你们先走。前边的几个走后正平一脸不高兴地问她,你来这干啥?她说,找大汉。正平皱皱眉头,什么大汉,找老穆?老穆早不在这了。正平说完还想走,她抢前一步,那他在哪?正平说,你还真想找他啊?她说,想,只要我活着我就得找,找到天边也要找,我一定把我的青花瓷碗要回来。正平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嘟哝一句,有病。但还是把老穆的地址告诉了她,她用心记着,看着正平消失在晨曦中。不想拐过墙角的正平又回来了,对着原地发呆的她喊了句,找个主儿吧,找个靠实的人家!就又走了,这回那个墙角像死寂了一般,她再也没看到正平拐回来,也没听到正平的脚步声。
  老穆的地址并不难找,在城西的一个两间破房子里,从小村来这里时,她路过这里,只是不知这一带有老穆的家。老穆的家好找,但老穆的人不好找,就像正平说的那样,老穆早不在大东海了,他连自己的家都不回了。他的家用一把大黑锁锁着,窗门歪歪斜斜,破破烂烂,蓝色的油漆早已脱落。她从矮墙跃到院子里,透过玻璃窗向里看,和她预想的完全相反,老穆的家没有什么家当,好像早就洗劫一空了。她很纳闷,他赢了那么多钱,那么多地,都弄哪去了,怎么就看不出一点富贵。
  老穆不回来,她就守株待兔,她就不相信他一次也不回这个家,只要回一次,只要抓住他的影,她都要把事办妥当,以命相抵也在所不惜。她每天都要跳进院子里一次,去查看屋里的动向,看老穆有没有回来,屋中有没有动过的地方。每天早晨她四点钟就来,她心里有谱儿,如果老穆回家,这个时候不是刚赌完钱回来,就是要出去做事,她精准地算计过时间,她越来越有经验了,越来越像一个有经验的猎人了。她甚至去了一次派出所,说自己想立个案,什么时候发现有女尸一定要往她身上想,说得警员不错眼珠地盯着她,判断她是否有精神病,她还把自己的身份证交给警员做了登记。
  这一切都做好了,她就只等老穆回来了。说来人可能是抗不住叨念的,远处的一颗心对准了谁,谁是怎么也逃不脱的。她在这头这么盼望老穆,老穆那一头就如坐针毡,其实老穆没有出这个城,他只是换了一家赌场,不到原来的大东海了。自从老穆拿了她的青花瓷碗,老穆的神情总是神采奕奕,吃饭就到大地旅馆旁的小吃部赊账了,老穆从来不敢说赊账,现在他敢说了,现在他有青花瓷碗做底气了。老穆对小吃部老板说,记账,我要发财了。老板不信他,他就拿出青花瓷碗给老板看,老板不识古董,判断不出值不值钱,但是他也不敢不赊,不赊,他的小店怕都不保了。
  老穆这天赢了八千两百元钱,他决定把青花瓷碗赎回来。他上一阵子赌输了钱,没钱玩了,就把青花瓷碗压在了典当行,典当行的老板和他熟,知道他出马一条枪,不敢偷梁换柱,他也放心,拿了他五千元就又去赌了。这一回他赌赢了,喜不胜收,他自己感觉,自从有了青花瓷碗,他的运气一天比一天好,莫不是那东西真是宝物?真有灵性?
  老穆来到典当行,没费什么劲,顺利地把青花瓷碗取出来。他做了记号,向着阳光一瞅确实是他那只碗,就付了钱,取了押金票子出来了。其时才是下午四点钟,吃晚饭还稍早了点,他就决定回家,歇一会儿,然后再出去吃饭,晚上说不定还能来一局。他想好了放碗的地方,是在他的家里,是任谁也想不到的地方,可奇怪的是,他想的地方也是他家的棚顶,只是他的棚顶和正平的棚顶不一样,他的棚顶有一块他修烟筒时未补的缝儿,放进个碗刚好,也保准里面没有耗子。这样一想老穆就回家了。
  老穆到了家门口时,发现有一个女人在他院子里收拾院子,把他平日里到处乱扔的铁锹木棍都归拢在一边,把院子也清扫了,把柴草垛也重新翻了个。那柴草垛漏雨,一小半的柴草都烂了,翻垛后就像黑泥巴一样露在外面,当然火辣辣的太阳用不了两天就会把它晒干。老穆诧异这会是谁呀?是不是认错了人家?他自己可是两年没有女人了,他的女人看他不好好过日子,早和一个剃头匠跑了,而他一玩起牌来,有女人和没女人一样,女人在他心里就是个六饼或者七条。
  老穆推开栅栏门走进来,她正忙着清理拉圾,一些垃圾扫在一起,里面有不少矿泉水瓶,她把它捡到麻丝袋子里,放在窗根底下,准备老穆什么时候卖给收购部也好方便,就是这一放之间她从窗子的反光中看到了老穆,老穆也看到了她,他们四目相对,她认出是老穆,老穆却没有认出她,老穆说,你这个捡破烂的,捡就好好捡得了,还收拾啥院子。
  老穆请她吃了一顿饭,席间告诉她青花瓷碗让他卖了,卖的钱让他输了,老穆是不想给她留后路,否则说卖了她再要钱怎么办。她不信,她说你没卖,你舍不得卖,你得把碗还我,我的碗是传给下一代的,你不是下一代,我爷爷说了,命在碗在,我不能让碗毁在我这里。老穆说,那怎么办呢?我怎么才能把碗找回来呢?由于是陪女人,也由于关系重大,老穆没有喝酒,饭菜也是在家里做的。房山头就是卖菜的自由市场,里面什么吃的都有,她一招呼卖菜的就把菜送进来了,进来一小帮,院子里,她点了几样,黄瓜,鸡蛋,西红柿,干豆腐,外加二两猪肉。这顿饭她本想花钱,她想让老穆高兴,好要回自己的碗,老穆却没让她花,给她掏出五十元,让她随便买。
  老穆有二年没吃到家里的饭菜了,一种久违的可口和喜悦,他态度也较之平日随和许多。她说,我给你时间,你把青花瓷碗给我找回来吧,卖了,你把他再买出来,打了,你把它钜上,反正青花瓷碗我是要定了。
  老穆看她坚决,细端详她的脸,觉得这女人不但心地刚强,模样也不错,老穆想,这样的女人怎么就拢不住正平的心呢?老穆这想法是问给自己,可是他自己马上就有了答案,正平的心和他的心一样,没系在女人身上。老穆说,那我若是找不到呢,你会去公安局告我?抓我入狱?女人说,我不到公安局告你,也不抓你入狱,我有两个办法,第一,找到了,我就和你过日子,把你侍候得亮亮堂堂,为你生儿育女,把青花瓷碗留给后代,传下去。第二是找不到,找不到我也有办法,我会在你面前了断自己,用命祭碗,不动你一根毫毛。她说着,从衣襟底下抽出一把刀,是一把蒙古匕首,雪亮雪亮的,带着镂空的皮套,那亮光像眼睛,对着老穆一眨一眨,星星一般亮泽,湖水一般诡秘。老穆震惊了,他没想到,这女人能干出这么大的事来,并且这么有韬略会表白,她为他做了半年饭,他在她家住了半年,竟没发现她有这样的能量。但老穆毕竟是男人,毕竟在赌场上常混,对女人的话,他不能全信。
  吃没一碗饭时,她为他又盛了一碗,递给他时她说,不过和你过日子我也有条件,你不能沉迷赌场,要与我一同做买卖,房山头那个市场不错,我守摊你进货,你刚好有摩托车。说到摩托车他俩共同想起那天的情景,那天她不要命地撞向摩托车,他则在她昏死过去、大家愣神的时候一溜烟没影了。老穆的目光就落到她额顶的受伤处,那里,长出的头发已经有半寸长了,可是从那毛发的空隙,还是能看到那亮亮的疤痕夺人眼目。
  老穆见她发觉他在看她的那块伤,低下头去,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说,对不起呀那件事。她没说什么,对她来讲一切都是过去的事了,只要能再见青花瓷碗。
  这一夜老穆没出去玩,这一夜老穆和她行了房事。女人不但没反抗,相反还很配合,虽中间时,老穆由于想心事而几起几落,但在女人的扶持下,还是完成了自己的欲望。做完了事,老穆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着了,思前想后。她呢,也是睡不着,很安静地回忆青花瓷碗,她的头顶就是老穆放碗的地方。老穆问她,你这么做,正平能容你吗?她没看老穆,眼睛仍盯着棚顶,说,正平不是把我输给你了吗?从那时我就应该是你的了。老穆说,理是这个理,但我要是真要他的媳妇,法律也不会容我呀。她这才把脸转向老穆,一只手臂支着脑袋,说,原来你也怕法呀,那那天晚上,怎么那么财大气粗啊。老穆看她一眼,知道是他让她去买酒的那天晚上,就说,那不也没动你吗,不怕法就动了,再说动也得你同意呀,你不同意不就等于强奸了吗?她的心动了一下,觉得男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男人”,只是正平没让她体会出这点。
  沉默了一会儿,她总结性地对老穆说,告诉你实话吧,我和正平,没领结婚证,就那么草草地结婚了。他总是忙,结婚前忙,结婚后还忙,婚前我不知他忙什么,他说他在做买卖,婚后知道了,他是在赌道上,与你这样的赌友在一起,一直到那天在大东海我找到他,他告诉我再找个主吧,找个靠实的人家。老穆扑棱一下坐起身,吃惊地问,你见到正平了?他当真那么说?她点点头,老穆就把她搂过来,眼睛闭得紧紧的,心跳得嗵嗵的,随手拉灭了灯。
  日子就这样开始了,开始老穆对这还信不实,他出去了两回,把女人一个人扔在家里。老穆有老穆的心眼,他想品一品女人到底和他实心不实心,是不是真意。第一次离开,老穆没走多远,而是去郊区的农民大棚看货,大棚里有各种反季的蔬菜,比如冬季里的小白菜,比如老秋以后的新豆角,比如春天土层没化就开园的瓜,这些女人没来之前他是不想的,女人来了之后点燃了他生活的希望。但是这些老穆也不是非做不可,他来这里主要是给女人腾出些时间,让她想好是否真要和自己过日子,让她把他的屋子观察好,什么东西在哪安放心里有个数,他甚至希望女人能发现那只碗,能偷偷地把它拿走,从此在他视线里消失,那样他就一了百了,他就不用去做自己狠不下来心交给她的事了。
  那天他拿着碗回来,本是把它放在柜子里的,并在外面上了锁,可是女人和卖菜的交涉时,他又把它拿出来放在了棚顶,放时他就想,就看女人的运气了,运气好女人就重新找到希望了。可是女人并没有发现这藏碗的地方,抑或她想到也不会相信他还会把碗放在她丢碗的地方。
  老穆在农家大棚订好了货,打算一个月后就开始和女人一起经营。
  老穆回到家后,他没想到女人会给他惊喜,女人从市场的另一头进一些土豆和大白菜,土豆两元钱进,三元五卖了出去,大白菜一元五进,二元五一斤卖出去。这样一来一往,女人挣了五十多元,用三十元给他打了一塑料桶酒,又买了一条鲤鱼,还有四五个豆腐卷和半斤花生米,老穆一看,心都化了,他许久没有享受这样的温馨了。
  老穆第二次品女人,是他去百货商场为女人选衣服,女人对他太好了,要过生日了,他想给她买件衣服,衣服很贵,二三百元,买时老穆想,这么多钱花在她身上她若真走了呢?又一想走也罢,走他也应该酬谢她和他做了这么久的夫妻。而等老穆从商店回来,看到女人时,他的这些想法全然不见,他甚至觉得这样的女人,你把生命交给她都不为过。
  女人趁老穆不在家做了一件大事,她雇工把老穆的房大山趴了个洞,安上了门窗,她想把老穆的房子开成蔬菜店,有钱之后她还会把它开成水果店。女人欢天喜地,看来她真把老穆的家当成了自己的家,真把老穆当成了未来依托的人。
  吃饭的时候老穆问她,哪来的钱雇的工啊?女人说,欠着,我答应挣第一个月钱就还给他们。老穆说,你能保证你能挣钱吗?女人说,怎么不保证,别人家我都问过了,都是每月挣两三千,我们不挣那么多,挣一千总成吧。老穆想,弄好了这个倒是能达到,可是自己这么多年也没想起这么做呀。女人洗碗时,老穆跳到炕上,去摸棚顶的碗,碗还在,用纸包着,说明女人没有发现。
  碗在老穆的心就踏实了,说明一切都是真的,说明女人对他没有二意,就拿出给女人买的衣服,女人高兴极了,当即试了穿了,在镜子前照,却忽然说,我今天在市场看到正平了。老穆忙问,他怎么说?女人说,我躲起来了,没让他看见。老穆说,为什么?女人说,我不想见他,我和你过得好好的,不能让他搅得三心二意。又说,我和他也曾一心一意来着,他没把握住,没把握住就谁也怨不得了,后悔的药哪买去,再说正平也回不了头了。
  如果是早几个月,老穆听了这话会不信,但是现在他信了,他同时还发现自己也离不开这个女人了。但是有个问题老穆还是要问问她,不问心里总是画魂儿,就是女人自那次和他提青花瓷碗后,就再也没提过,仿佛把这件事忘了,是不是这里还有其它文章?就问女人,怎么不见你提那只碗了。女人说,你一直在找啊,你答应我找碗,我得给你时间,等我们的孩子出生时,你把碗给我就行了。
  孩子出生?你有孩子了?老穆问。
  女人说,我觉得是有了,我来的第一个月还有红呢,现在都两月没来了。老穆屈指算算,可不是,女人一晃来了有四个月了。老穆有些发蒙,他感到自己的世界变了,由停滞,变成运转,变成飞速,又变成了蒸蒸日上。
  第二天,老穆领着女人去了医院,请一位著名的老中医为女人摸脉,老中医摸脉很特别,是把听诊器的圆柄放在女人的手腕上听,屏神静气了好一会儿,终于笑逐颜开。说,恭喜你呀,要当爹了。
  转年四月份,万树冒芽了,女人生了,生个大胖小子,老穆高兴得跟得个金元宝似的,喜上眉梢。孩子满月那天,他买了一百响爆竹,在自家门前放了,满天飞扬的红屑,惹得满市场的人向他欢呼,老穆得儿子了!老穆得儿子了!
  可是老穆也就是高兴那么一会儿,爆竹声刚落,一个赌友跑来告诉他,正平死了,死在赌桌上,尸检说,长期劳累,心脏脱落。老穆愣了。虽说正平死于自作自受,老穆还是觉得自己愧对了他,赢了他的媳妇,赢了他的地,赢了他不该赢的。这么一想,老穆就把那只青花瓷碗拿了出来,一层一层把纸扒开,对女人说,青花瓷碗我找到了,还给你吧。老穆的下话没说,那意思是,你要觉得对不住正平,你就走吧。
  女人正在给孩子喂奶,忙里抽闲抬头看了一眼,说,放你那吧,放你那保险,杰克长大传给杰克。杰克是老穆给儿子起的名字,意在戒赌和克制,他想让儿子把他带入一个新境界。但是老穆怎么也没想到,女人对他会如此信任,他拿着青花瓷碗,受宠若惊,反倒不知怎么办好了。倒是女人提醒他,还是放在屋顶吧,老地方,放那好好的,拿下来做啥。又说,放好后去给那死鬼买一批黄纸,别让他到那头没有赌的。老穆的心呼嗵一声,一堵遮黑的墙清除了一样,透亮了,光明了,宽敞了,惊叹女人万般的灵透,万般的有心,万般的善解人意。

 
我与《鄞州日报》”征文启事
大地文心——第二届生态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