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于晓威 来源:  本站浏览:1545        发布时间:[2012-09-10]

  我在S市念书的时候,每临考试,总要抽出几天工夫,夹着书,独自走到郊外去。在郊外,有一座本市著名的解放战争烈士陵园,那里宁谧、肃穆,总能暗合我背诵和复习的心境。眼下仍如是。

  时令正值深秋,野外一片萧索。在陵园门口,我同守门的老头打过招呼,步入陵园。放眼四望,石碑默立,松柏掩映,满地的银杏和苹果树叶子浸在午后的阳光里,斑斑驳驳,给人一种落寞的慰藉感。远处的天一片瓦蓝,天边泛着几抹白云,像是海岸边雪白的盐滩。我找到一条僻静的甬道,穿过几座烈士冢,在一棵枝干虬伸的苹果树下的枯黄的草丛中坐下。我展开手中的《中国革命史》,开始背诵起来。我很惊诧自己的记忆力竟是出奇地好,两刻钟不到的时间里,我已默记下五条名词解释和两条论述题。这仿佛是身处陵园,有烈士英魂相助,思接天壤一般。就这样,不知什么时候,当我抬头,便发现离我最近的一座水泥浇铸的烈士墓冢旁,正相依缠绵着一对互吻着的恋人。这样的环境中这样的情形我真的见过多次了。不知是这般有情人,在城市喧嚣的空间中喜欢这里僻静,还是爱情的誓言和命题,往往同死亡连在一起才更显深刻,要么就是,他们眼下享受的温馨与幸福生活,正昭示出对先烈们付出的代价的一种感恩?说不明白。反正觉得挺碍眼,又挺谐调。

  我发了一会儿呆,又继续专心致志地背诵我的考题了。日光渐渐流转,满目耀眼的落叶和草茎的光芒背景下,我的身影投在地上像是汪着的一弯水。那对恋人后来离去了,而我的腿也终于坐麻了。我站起来,在甬道上,在那对恋人坐过的烈士冢和我的苹果树之间来回踱步。天色渐渐薄暗,我决定背完最后的几道题,就离开这里。当我反复地、说不清第几次踱到烈士冢前,出声地背诵最后一道题的时候,从远处,从甬道的尽头,慢慢走过来一个人,一个老头——是那个守门的。他走到我面前,似乎笑了一下。

  “快关门啦。”他说。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扫帚。

  老头中等身材,有点秃顶,方脸四周的鬓须泛白,像是冬行人呼出的霜气挂在那里,一双眼睛显出平稳、有点疲惫的光。

  “是吧?您——怎么走到这儿啦?”我问。

  我的言谈可能太缺少对话性,老头沉吟了一下,没有回答。我其实挺喜欢这个老头的,我们早就相识,虽然没说过几句话。眼下这座著名的烈士陵园,对外是实行门票制的。老头知道我常进来背题,就不再收我的门票了。算起来,那也是节省了我学习生活中额外的一笔用项。

  “整座陵园里,可能就只剩咱俩啦。”老头说。

  远处起风了,广袤的陵园里响起一片隐约的松涛声。

  “快到点了,”我看了看表,合上书,“您要回了吧?”

  “不急。”老头看了我一眼。“不过,回家,那倒是的,明天我就正式回家啦,别人接替我的岗位。小伙子,咱俩也要再见啦!”

  “您退休啦?”

  “早该退喽。”

  老头说着瞥了一眼我手里的课本——《中国革命史》,脸上顿时掠过一种复杂的表情。

  我对老头的话心生惋惜,于是说:“大爷,您不舍得离开这儿吧?”

  老头的头部和手轻轻颤抖着。我宁愿相信那是由帕金森氏综合症而不是由激动导致的。老头搓了一把脸,手掌和鬓须间摩擦出一种踩碎落叶的声响。“36年啦,”老头说,“我在这里呆了36年啦,我的思维全在这十几里长围墙的土地里边,与外界几乎毫不沾边。真的,就像生活在自己的内心里,生活在特定的历史和情境中。”老头把目光掠向远处,掠过松林,那里边有几百座烈士墓冢,“他们也真能睡呀,一睡就是50多年。”

  远处秋风脉动,枯草摇曳。

  “大爷,您对这里蛮有感情哪。”

  “当然,当然。”老头严厉地看了我一眼,面部上的咬肌一突一突,“可以说,我差点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我立时觉得身旁有一种戎马倥偬的况味。显然,老头年轻时就是这么过来的。我小心翼翼地问:“这里边有您的战友吧?”

  “有!”老头说。“不,”他的口气又立刻沉黯下去,面部如水一样闪出痛苦的光影:“不,我不配做他的战友,我是他的敌人。”

  “敌人?”

  “对,敌人,不明白吗?”

  我惶惑地摇摇头。

  “举个例子说吧,”老头沉思了一会儿,“你是个好人,可你的敌人肯定要说你坏;当你的敌人说你是好人时,你想你还是好人吗?”

  我皱着眉头:“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好,年轻人,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老头侧过脸,夕阳的余晖给他的面庞镀上一层安谧的光泽。

  我17岁参军在东北野战军,那时简称“东野”。司令员你知道是谁吧?对,都知道,不用说了。政委是罗荣桓,参谋长是刘亚楼。当时和我在一个连队里有一个吉林籍的兵,岁数和我相仿,我俩要好得很。行军时,我俩并排走着;作战时,我俩趴同一个战壕;休息时,干脆盖同一条被子。他家里兄弟姊妹5个,他排行最小,巧了,我家也兄弟姊妹5个,我是老末。老末处老末,越处越乐嗬。你别笑,这不是我编的,是他说的。

  这个吉林兵蛮机灵,有文化。记得有一次攻打四平,双方激战很猛,敌人负隅顽抗,被我们围了一天一夜。白天,敌人援救的运输机在城区上空盘旋,城内的敌人在地上铺着红布,飞机就往下投饼干、罐头等物资。吉林兵发现了这个情况,也不知从哪里搞来一些红布,摆在地上,敌机误认为是自己的部队,也往下扔东西,哈,给我们解决了不少给养。后来,城区内的敌人与飞机联络,敌机开始沿城区外轰炸我们。有一次,敌机轰炸城北一带,不少居民区都毁了。有一位年轻妇女抱着孩子披头散发地跑,一下子绊倒了,孩子被甩到一边。恐慌中那位妇女把一只枕头当做孩子抱起来就跑,这时一个警卫员冲过去,把孩子抱起来还给那位妇女。这件事很感人,也很典型,吉林兵将它编成个独幕剧,叫《嫂子给你》,这个剧后来由一师三团的宣传队在锦州会战前演出,深受指战员们的欢迎,鼓舞了很大的士气。可惜,这是后来的事,吉林兵已经看不到了。

  唉,我就讲一讲吉林兵的后来吧,后来……1947年夏天,我们遭到廖耀湘军团的围追堵截,决定过大凌河向南撤退。部队经过一夜的急行军,来到大凌河畔时天刚破晓。一望大凌河,水面宽阔,流势湍急,深不见底,部队决定搭设浮桥过河。当地的老百姓听说我们渡河遇到难处,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搭桥用的铁丝、绳子、木料等物资全都送来了,我看到木料中有不少刚拆卸下来的门板,上面还残留着过年时贴的门神呢!

  部队很快就渡过大凌河了,全都过去了——不,不对,我这样说是不对的,不准确。部队过河后,留下一个班约八、九人原地留守,负责拆掉浮桥。对,这其中就有我和吉林兵。我们几个人刚刚拆到了一半,嘿呀,敌人的部队就追上来了。你想,多快!我们当时都懵了,根本没想到会这么快!我们就在桥头展开了狙击战,一边打一边想,真快!两分钟前我们甚至想,借人家老乡的门板什么的,拆下来还得还给人呢。他奶奶的,这么想着,敌人开始轰炸了。不是炸桥,是炸我们。我们几个人被敌人的强大火力压进岸边的树丛里之后,敌人就开始用迫击炮轰击我们。在山炮、野炮等各种炮型中,迫击炮的射程最短,一般1.5——2公里,可见我们与敌人对峙的距离很近。就在这时,又一枚炮弹飞过来,我眼见着吉林兵在硝烟中倒下,8米之外的我也被弹片削掉一大半右耳……

  “吉林兵牺牲了吗?”此时,我站在陵园里的一棵松树下,望着面前的老头,有点犹豫地问,“故事到这里结束了吗?我不明白。”

  “你当然不明白,故事还没讲完哪!”老头说着,把手里的扫帚轻轻放到一边。“你听我接着往下讲。”

  这个吉林兵人好啊,真好。现在的冬天零下20多度你就受不了吧?可那时候零下40度都是常有的事。我们在冬天里急行军,大白天飘着冰沫一样的清雪。你看见白色的太阳,可它就是不发光。急行军时出了一身汗,休息时,衣服里边立刻冻得像一块铁板似的,嘎巴巴直响。战士们有的鼻子冻坏了,有的手冻坏了,还有的脸冻坏了。有一次,我们几个战士的脚冻得像铅疙瘩一样,宿营时,吉林兵跪在地上用雪给我们一个个搓,慢慢地缓。他有经验,不让战士们用火烤和热水洗,否则脚就废了。这样一个个搓下来,他上身全是汗,可是脱到自己脚上的鞋时,怎么也脱不下来,原来他的鞋早已同脚冻在了一起……

  对,你问得对,吉林兵后来怎样……后来,不等硝烟散尽,我就跑过去,扶起吉林兵,他已经奄奄一息了,头上、身上、腿上……全是血,腹部的肠子也摊出来一截。我心里那个悲痛啊,真如刀绞一般。他躺在我怀里,沾满泥巴的脸冲我苦笑了一下,这一下我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噼哩叭啦往下掉。你想,我俩的感情多深哪!有一年,我俩一起受命执行一项侦察任务,那就是化装潜进一个村子里侦察敌人部署情况。这次任务很重要,决定着围歼战斗的成败。临进村前,我俩分头确定了各自的侦察内容,然后决定,次日黄昏在村头的石庙前聚齐,要是见到庙脊上的石狮子被砸坏,那就意味着出事了,剩下的一个人什么也不要管,独自回部队。二天黄昏,我先来到了庙前,看到庙脊上的石狮子完好无损,嗨,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就像回到了家一样。过了一会儿,他也来了,见到我,不用说,比我还高兴,我俩紧紧地搂在一起,好久好久没有松开……就是那场围歼,胜利后,上级给我俩一人记一次三等功。我又讲跑了是吧?总讲跑。我接着讲吉林兵的最后。最后,大凌河对岸的敌人一边加大火力,一边加紧修复我们没来得及拆完的浮桥。情况真是万分危急呀!我把吉林兵的肠子按回去,解下绑腿,准备给他的腹部缠上。我就是抬,也要抬着他离开这里。可是,吉林兵虚弱而吃力地用手阻止了我,他小声地告诉我,他不行了,要我们赶快撤。无论是陪他在这里,还是抬着他离开,都会贻误时间而一起被敌人消灭——那样,会酿成更大的悲剧。明白么?你明白什么是更大的悲剧么?不太明白。好,小伙子,我再问你,你以为我们几个即将撤退是为了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吗?当然是?唉,你不懂什么叫特殊年代的“特殊”二字,不懂什么是革命的复杂性。我们保存自己,是为了付出更大的牺牲!我们必须边打边撤,以便将十几倍于我们主力部队的敌人引离我们部队撤退的正确方向,为刚刚渡河的主力部队赢得哪怕是一秒钟的安全时间,否则,就一定会发生更大的悲剧!明白了?好,我当时也明白了。明白了这个道理,我就将吉林兵的身体放安适些,然后站起身,命令身边的战士向另一方向撤退。就在这时,陷在血泊中的吉林兵看了我一眼,看了我手中的枪一眼,然后又看了我一眼,最后冲我点一点头。我一下就明白了,吉林兵不愿我们在撤离前,让他一个人生命垂危地落入敌手,他希望我能帮他坦然地、安静地离开这个世界。我的眼泪唰地又一次淌了出来,看远处,大股的敌人已经架好浮桥了,吉林兵这时身体梗动一下,目光凝定,嘴角伴着血沫吃力地鼓出两个字:老——李。我一听,吉林兵是在乞求我了,不然能叫我老李么?我和他一样,才十八岁呀!我只好把枪对准他,他看了我一眼,安详地闭上眼睛,我把头扭向一边,双手对着他、我最亲爱的战友,扣动了扳机……

  老头讲到这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我看到我俩头上的树桠纷纭地伸向天空,使天空变得扭曲。空气清冷了许多,四周静谧。过了好久,我顿顿地、极力使自己的语言跟思维不相脱节地说:“这……不能说明您是一个敌人,”我忽然找到一个这个老头愿意用的语词,“那是特殊年代。”

  “不,”老头说,“故事还没有完。”他低下头,注视着脚下的落叶,像是寻找哪片跟哪片相似。我注意到了他的右耳,残缺扭曲,颜色暗红。“你听我往下讲。”他说。

  大凌河狙击战,我们边打边撤,边撤边打,成功地吸引了敌人,掩护了主力部队。当然,我们也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八、九个人,最后只剩下三个人。经过辗转流离,于半个月后找到了大部队。这之后的事情,我不说了。我不说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戎马倥偬,战事频仍,不容你对生活、对情感有太多的梳理,太多的追忆,太多的想往。不说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有什么说的呢?我的心底里,一直深深埋藏着对吉林兵的眷恋,只不过这种情感,像你们年轻人许多年前流行过的一首歌里唱到的: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好了,转过年,1948年秋,我们举行彻底大反攻了,那就是著名的辽沈战役。我们先拿锦州,封锁锦州机场,攻占配水池阵地,血战亮甲山……亮甲山你知道吧?对,三营的八、九两个连,从早晨打到太阳偏西,接近400人的队伍啊,只剩下不到40人。我们眼见着

那么多亲爱的指挥员和战友们浴血奋战,捐躯沙场,全都打急眼了,最后是一边哭一边冲锋的。大力士杨增耀你知道吗?解放后小人书里宣传过他,举着铡刀砍铁丝网的……还有梁士英,更是家喻户晓了,就是那个用肚子顶住爆破筒塞进碉堡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一直到总攻的时间,我20万大军攻入锦州城内,大炮、坦克、步兵,一齐向前。我们四面八方,横穿竖插,分割包围,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继尔短兵相接,展开白刃战,杀得敌人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在我眼里,锦州成了一个燃烧着复仇烈焰的火药桶。我不顾一切地向前奔跑着、冲锋着,不时被敌人的尸体绊得趔趔趄趄。就在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一阵呻吟声,好像是在叫我。我一看,离我不远处仰躺着一个国民党兵,不知伤着哪儿了,反正全身上下都是血,地上也是一滩血。见我走过来了,像是见到了什么希望,也不知他哪来的劲儿,一下子翻过身来,趴在我面前,不停地央求我,叫我打死他,意思是他实在遭不起罪了,让我给他添添枪。我一下就想起了吉林兵。这个该死的,他一下就让我想起了吉林兵。我想,千割万剐你还来不及呢,你想死得痛快?没门!于是狠狠地踢了他一脚,继续向前冲锋了。

  老头的话讲到这里,一只小鸟的影子倏然从面前飞过,倒像是给老头的故事划上了休止符。老头愣了半天,呆呆地目送那只鸟儿,一直看到它飞向尽处。

  “要是换了我,我也会这样做的。”停了一会儿,我说。我站在老头面前,神情庄重,一如他的下级。

  “是么?”老头不信任地问。“你想没想过这样做了之后会怎样?”

  我暗暗吃了一惊。

  “是的,那个国民党兵后来没死,他居然活了下来,成了锦州10万守敌中的俘虏当中的一个。”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我觉得老头的谈话里隐寓了无限丰富的可能性。

  “是的,他没死。何止没死,他还活得好好的。何止活得好好的,他几年前竟然凭着记忆中我缺掉过半块耳朵,费尽周折地通过组织打听并找到了我。你说这个世界令人难以置信是吗?”

  老头搓了一把胡须,让我的耳边又响起那种踩落叶的声音,然后接着讲下去——

  他几年前找到了我,激动万分地说明了情况,激动万分地感谢我,我当时几乎都晕了。天知道他怎么会活下来;天知道他活下来,又怎么能躲过50多年当中风风雨雨的历次浩劫。他说他当时万般乞求我,我都没有一枪崩了他,不管怎么说,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给我介绍说,解放后,他一直回家乡种地,因为他本是一个苦出身的农民啊,被人抓了壮丁。后来又到城市做工,结了婚,生了孩子。如今——我说的如今,是他前几年找到我那会儿——他的一个儿子在香港,另一个儿子在长沙,还有孙子孙女什么的,他们都很孝敬他,也都在为祖国做贡献。他感到晚年很幸福,这样,他才越发感激我,把我当做他的恩人。

  他的感激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这我能看出来。是的,我能做到理解,可是我做不到接受。我这是成了什么?一个敌人这样感谢你,在自己的战友中你不是敌人是什么?所以开头我说过,我是敌人。不是么?我几十年来一直都想着那个吉林兵啊!到现在,我就更加内疚和难受得不得了。要是当初我不遵从吉林兵的请求,或许他会活下来。这个想法让我不寒而栗。

  那个死里逃生的国民党兵每年来拜访我,看望我。见了面,说不多的话,握长时间的手,走的时候留很贵重的礼品。渐渐的我终于明白了,问题就出在这里。我可以容忍他活着,可我不能容忍我知道他活着,更不能容忍他竟然来拜访我。是他的行为在折磨我,屈辱我。有一年,我终于严厉地对他说:你杀了我吧。要不,我就杀了你。说这话的时候,我俩都70岁了。我跟他从头到尾讲了我内心的痛苦和经历。他听懂了。慢慢地站起身,慢慢地走出去。第二年,他真的没来看我。第三年,他的长沙的儿子给我来信说,他父亲不久前去世了。他在信中说,他父亲后期变得很孤独,性格上有些异常,身边没有一个朋友,只有我,可我不是他的朋友……

  起风了。天光更加沉黯。四周的湿气似乎慢慢加重。我竖起衣领,默默地望着老头。老头许是站累了,许是讲累了,他弯下腰,停了好久,才拾起地上的扫帚。接着他转过身,用心地扫去我们身边那座烈士冢上的落叶和纸屑。“50多年啦!”他自言自语道。他的态度既满怀庄重,又满怀内疚,还有无尽的失落。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借着还是黄昏,我可以第一次辨清碑上的烈士名字:丁学义。

  暮色苍茫时分,我和守门的老头慢慢走出了陵园。

    翌年夏天,我学习毕业了。临离开S市时,我独自来到这里。正是草长莺飞之际,这里清静如故。丁学义的墓冢,整洁之致,纤尘不染,分明能看出人为的守护与修葺之痕。又三年,秋,我出差路过S市,复去凭吊,发现这里已积尘日深,荒草散乱。它们纠缠和堆积着,宛如数不清的时间。那时候,我知道,时间,正是无所不摧的时间,使得这个世界上又悄悄坠落了一枚枯黄的叶子。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摩城女公众号1000元约稿!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更多...

沈从文

杨海蒂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