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薛涛 来源:本站  本站浏览:1441        发布时间:[2012-08-21]

    平时,我除了读书写东西,愿意到处走走。读书是接别人的智慧和经验,旅行的妙处就在于经常能遇见奇人怪事,能承接“地气”。
    现在我讲旅行途中的几个见闻来谈如何打造少年的精神高地。其中,有两个故事是途中的奇遇,另外一个是途中的回忆。

    辽河入海口有一个小岛,轮渡把对岸与鸭岛连接。我喜欢买一张船票,乘轮渡去岛上闲逛。在岛上我遇见一个怪人,他痴迷地叼着烟正把一张渔网支起来。不就是要晒网嘛,居然还要方方正正地支起来,不免夸张了。他的气质很普通的渔民没有两样,这种“很小资”的晒网方法跟他的气质实在不搭界。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扔了烟卷扭头告诉我,他要在这里张网捕鸟。这样一说,我更糊涂了。这无异于守株待兔嘛。鸟在天空自由飞翔,何必非要撞到你的网上呢?荒唐!过了几天,我又坐渡轮去岛上闲逛,又想到那个古怪的捕鸟人——我猜他早就失望收网了吧。就凭那么一张不大的网,就凭一个低得近乎为零的概率,他早该玩别的去了。我幸灾乐祸地溜达到结网的地方,一看,那张网还在,那位先生也在。这还不算,他的网上刚刚来了不速之客,他正不慌不忙握住那只鲜艳的鸟,轻轻转移到精致的鸟笼里。
    我凑过去问他:“你就凭这张网,能捕多少鸟啊?”
    他淡然一笑,回答说:“天上的鸟不都是咱的。是咱的,它会自投罗网。不是咱的,咱也不去强求。咱只管把网支在这儿,只管它立得住,风吹不倒它。”
    捕鸟人的做法让我想到作者与读者的关系。
    我敬佩这样的作家——他不怎么把时间用在“网罗”读者上,他更像那个张网捕鸟的人,只管张网,并保证他的网是一张结实好用的网,还要立得住,即使是疯狂的海风也吹不倒刮不烂。做完这些,作为“捕鸟人”的他就算完成了全部的工作。接下来,就安心等待那只属于他的鸟飞过来撞上来,心甘情愿被这张网挂住。
    在作者、出版者、推广者“合谋”的年代里,我更看重这种从容淡定的态度,这个态度里有作家的本分。我并不打算用这个观点去影响别人。我只以此自省、自律,做一个本分的“捕鸟人”,为属于我的那几只鸟准备一张结实的网,并让它立得住。

    旅行的妙处,除了能遇见奇人怪事,还可以信马由缰地回忆。
    我的家乡在辽宁北部的大平原,那里的人们打井取水。有一年,我们搬到哈大公路旁的新家。父亲很能干,为新家置办了很多家用,最后就差一口水井了。打井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父亲去很远的地方请来一位打井专家做场外指导。打井专家一番测量,然后抄起棍子在院子里划出几米见方的地界,说:“就这里,挖吧。”父亲马上喊上几个人挥锹便挖,他们渐渐被那个垂直向下的深洞吞没了。我怀疑父亲他们已经接近了地狱,可是不见有水渗出来。父亲泄气了,他的声音从地狱深处冒出来。他喊道:“我看换个方向吧,这地方没有水。”父亲的提议得到所有旁观者的赞同,却遭到了专家的否定。他朝地狱深处喊道:“深度不够,换方向也没有用。深度够了,自然会有水。”父亲只好继续挖,只一锹下去,水竟然涌出来了。
    听说“挖井”还是某一年高考作文的题目,可见挖井的事情里面藏着道理。
    我不再讲那些婆婆妈妈的小事了。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儿童文学的深度。深度在文学领域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可是在儿童文学领域却常常被规避。大家好像患上了某种病魇:一谈深度(人性的深度、个性体验的深度、哲学的深度),就像做了亏心事,马上吞吞吐吐语焉不详了。在这个领域谈深度是很难的,难就难在那最后一锹上,一锹下去,也就成了。而这一锹的背后,是勇气和耐心。我真希望有一天,写书的人们和读书的人们都不把“深度”跟“儿童本位”、“读者本位”对立起来,然后大大方方谈它,甚至大谈幼儿文学的深度,甚至大谈儿童文学的哲学深度。一百年了,中国儿童文学已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深度。在未来的许多年里,还须把这口井深挖下去。

    我租了一辆自行车在香格里拉行走。正是青稞黄熟的季节,我推着车子在青稞田中间的小路穿行。有一块青稞田空了,它刚刚被收割得一干二净。我走近一看,却看见两个农妇蹲在空荡荡的田里捡拾着什么。原来,她们在捡遗落的麦穗。我放下车子,蹲下来帮她们捡麦穗。一捡起来才发觉,丢下的穗子大多沉甸甸的非常饱满。于是我心甘情愿重复着一个动作,拾起麦穗,投向农妇的竹筐,再拾起麦穗,再投……我就这样度过了一上午的时间。不觉间,农妇的竹筐满了,农妇笑了,背着沉甸甸的竹筐朝塬下走去。
    至今,我还记得当时的几句对话。她们的普通话不太好,我却听清了他们的意思。
    “每年收割青稞,都丢下很多穗子,他们就想着快点完成任务!”农妇好像在抱怨那些毛毛糙糙的男人。
    “是啊,丢下穗子也很饱满。”我惦着手里的麦穗。
    “整捆割走的青稞里面肯定有稗子,丢下的穗子更金贵……”农妇的口气一下子倔强起来。

    毋庸置疑,因为利益的驱使,当今的儿童文学创作领域与出版领域,聚集了一批唯利是图的人。只贪图“产量”,我们遗落了很多金贵的麦穗。回头看看我们走过天地,那上面遗落着一个又一个金黄麦穗——
    我们把大地丢下了,我们也灵魂和信仰丢下了,我们把生命体验丢下了,我们甚至没能很好地把持住想象力和原创力以及思考力……
    一句话,作为作家,我们的精神高地坍塌了。一个作家失去了精神的高地,也就失去了作家的尊严和体面。
    我记得一个日本作家曾经说过,一个国家的艺术假如到了用金钱来衡量的地步,这个国家的艺术也就完蛋了。儿童文学作家只有先把自己置于精神的高地,不打折扣地抵制商业写作的诱惑,方能创作出打造少年精神高地的作品。
    “儿童文学作家”是一个高贵的称谓,那些占据精神高地的人们才配得上这个称谓。我遇见的捕鸟人、拾麦穗的人、我想起的打井人,他们的身上都有值得我仰视的精神高度,所以,只有他们才是配得上高贵的称号。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