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阿成 来源:本站  本站浏览:2142        发布时间:[2012-08-02]

     1944年,终于被黑龙江的酷寒冻“明白”了的日本关东军,开始在东北征用狗皮了。
     当然,也可以征用狐皮、紫貂皮和熊皮。但这些东西配给给普通士兵不合适,再者黑龙江的熊、狐、紫貂皮,也无法与关东军的总数成正比。
     狗皮好。
     狗皮做成帽子,特别暖和。东北多冷呵,尿尿都能冻成斜立的冰柱。三四十年代的城市,建筑物很少,感受寒冷的程度,如同在松嫩大平原上一样。气温一般地都零下三四十度。日本军人也是人,冻得受不了,士兵们的脸上,个个地都布满了冻疮。有些士兵把黄色的军毯披在身上,但也不行。黑龙江的严寒是很有穿透力的。如此丢人的模样之下,士兵们突然发现,不少中国老百姓都戴着狗皮帽子在雪地上走,而且,一摘帽子,脑瓜子像刚出屉的饽饽似的,直冒热气,脸也红扑扑的——有心计的日本鬼子,眼珠子登时就蓝了。他们自己戴的是那种像煎饼铺的布幌似的棉帽子,冻得仍旧直淌青鼻涕,身子直缩缩,都像半身不遂那样蹭着走。本来在亚洲战场上就有“小鬼子”之称,这么一缩,就更“小鬼子”了,这怎么行呐?
     那时候,黑龙江大冬天的景观,就是白茫茫地一片。毛润芝先生的诗,“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这两句恰是黑龙江冬季的浪漫写照。锋利的西北风一刮,铺天盖地,让人睁不开眼(其实,眼睫毛上都着满了白霜),朦胧之中,山真的像蛇在甩着身子走,山也真的像奔跑起来的白色蜡象。人都冻晕了,惟伟人方有如此豪迈的幻觉。
     开始的时候,日本士兵是抢中国人的狗皮帽子戴。只要在雪路上瞅见有戴狗皮帽子的中国人,立刻从队伍里冲出四五个日本兵,疯了似的去抢,上去把那个中国男人头上的狗皮帽子一把撸下来,给自己戴上,幸福得满嘴都是日本话。士兵们见一个抢一个。抢着的,自然非常得意,免不了有点乐不可支。没抢着的,就不断地向抢着的鞠躬,央求抢着的人,借自己戴一会儿:“龟田君,5分钟就行,我耳朵都要冻掉了。你是北海道的人,抗冻,可我的老家在南方的九州呵。求你啦——”
     开始,这种突如其来的抢狗皮帽子的行动,搞得中国老百姓直犯糊涂。后来明白了,光着头,偷偷地捂着嘴乐,心想:这帮小鬼子,敢情也怕冷啊——
     但是——堂堂的关东军,到处抢中国老百姓的狗皮帽子戴,怎么说,也显得有点不成熟,有点露怯,另外太滑稽。于是,关东军最高司令长官下令:在东北全境,征用狗皮。
     三四十年代,东北三省的野狗特别多,像雪地里人的脚印一样,到处都是狗爪印儿。也常见成群结队的野狗到处乱窜。野狗多的原因,就是源于日军的侵华战争。战争中死人甚多矣,或亡于战乱,或死于饥饿,或毙命于无辜。死人一多,野狗们不仅解决了温饱问题,而且吃尸肉也上档次了,只挑新鲜的尸体吃,而且挑肉多的尸体吃——一具尸体并不是吃得很光(主要是尸体有的是),浪费现象让人不忍卒睹。
     吃尸体长起来的狗的狗毛,特棒!钢针似的,一根是一根立立着,手摸上去,有戗挺的弹跳让人舒心,而且油光光地让人悦目,手搭在上面,一会儿,一股暖流顿时自手而遍传全躯。心想:倒是吃人狗的狗毛哇。
 
     我当时关押在日本关东军的监狱里(我是思想犯,思想犯的囚服上缝着一块白布)。关东军最高司令长官下达了征用狗皮的命令后,监狱的日本人就安排我们这些犯人,到郊区的乱尸岗子去打野狗。郊外的乱尸岗子,每天都有马车、牛车往那儿运尸体,有冻死的,饿死的,有从关东军监狱拉出来的处以绞刑的尸体,或者刀劈的残破尸体,或者受刑不过而毙命的尸体。一天六七车。车老板挥着鞭子往那儿送。那儿的野狗非常之多,专号在那儿等着,好像那是它们的公共食堂、大酒家一样。估计那有几百只野狗。
     当时,我们这些缝白布的犯人听了这个“命令”,都特别高兴。不管怎么说,可以出去看看外面的大世界了,呼吸呼吸大自然的新鲜空气了(我是个大学生,是“读书会”的成员)。天天呆在监狱里,都呆傻了,一天天的“功课”也索然无味。日本看守总是老一套:大清早起来,让全体犯人面朝墙下跪,或者全部光腚那样跪着,跪成一圈儿。然后,再两人一组,相互打嘴巴,日本看守齐滕喊着口号:“左边!右边!左边!右边!”或者三人一组,相互交叉着打。或者,十几个人一组,轮流打。那个叫井上的看守则在一旁看着,他无法忍受寂静,脸上是一派思念日本故乡的愁绪。听说他也是一位大学生,有点大下巴,而且还是一名出色的业余摄影师。这种打嘴巴的“功课”,最少要打一百下。超过一百下,犯人们打打就打糊涂了,打串了。大下巴井上和齐滕就找出包括我在内的三个打错了的人,让我们光腚到院子里去。正好是大冬天,可爱的黑龙江都在雪与冰的世界里。齐滕把我们三个人用大雪埋起来。他顽皮地说,让你们清醒清醒。
     井上则在一旁揣着照相机,不断地更换着角度、光圈、焦距,拍照着。
     人埋在大雪里,身体感觉并不是寒冷,而是油煎一样地烫,浑身像着了火(在雪里时,我的头脑异常清醒。我甚至想,有朝一日,抗日战争胜利了,我一定把这种感受写出来,用诗的形式)。几个被埋在雪里的人直想笑,而且根本无法控制。先前,我对冻死的人都是笑着脸不能理解,现在亲身体会到了,人体只要走到寒冷的极限,下一步,就是无与伦比的温暖。正所谓“极端走向对立”,正所谓“否极泰来”。这是难以步入的生命大感受。
     井上和齐滕都受过高等教育,是有知识有经验的看守。齐滕长得挺帅。据说在日本还参加过业余的剧社,饰一个害羞的恋人,演得非常成功。他们听到我们三个人在雪里的笑声,知道下一步,就是死亡了,立刻把我们扒出来,弄回牢房去。在这一过程中,井上还用他的照相机抓拍我们的局部特写。
     进了牢房,那一圈光腚跪着打嘴巴的犯人还没有停下来,一边互相打着,一边偷偷回头瞅我们。
     那种瞅我们的、蓝幽幽的眼神儿,我一直忘不了,他们整个的灵魂都在蓝幽幽的眼神里了。
     在叭叭地抽耳光的声音中,我淌泪了。说真的,我爱这种眼神儿。将来,抗战胜利了,我一定要把这种眼神写成一首赞美诗。
     我们三个人一进了牢房,由于暖气的作用,浑身立刻起了霜了。不久,身上又结了一层极薄的亮冰,只要一动,身上就有冰破裂的脆响……
     半夜,一个难友,悄悄地给我朗诵他的一首诗:
     铁窗惨淡兮囚人哀啼,
     寒风彻骨兮缺衣少食。
     狱卒狠毒兮鞭打淋漓,
     敌人无道兮杀戮吾侪。
     忧思悄悄兮怀念祖国,
     涕泪纷纷兮沾湿狱衣。
     满腔热血兮将与谁洒,
     仰天长啸兮誓吞东夷。
 
     这是一首自由诗。当时自由体诗就是这样写的。
 
     打狗的日子到了。
     每人吃了二十粒黄豆的中饭后,我们五十多个缝白布条的思想犯,被押上一辆日本军车。上了车后,井上和齐滕放下车篷的帆布帘子,车就开走了,直接去那个乱尸岗子。
     当时,是快过旧历年了,已经进了腊月。虽然我们坐在遮挡得黑黑的车厢里,仍然能听到零星的爆竹声和枪声。
     天上正下着鹅毛大雪,远处的山,是所谓“原驰蜡象”之状,是所谓“银装素裹”之态,整体而言,是所谓“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之势也。
     我们这些思想犯,一个接一个地跳下了车,然后排好队。大雪仍在纷纷地下着。雪片落在脸上,鼻子上,嘴唇上,化了,凉丝丝的,一股水儿。黑龙江的雪是甜的,是地脉好呵——
     在一丝丝、凉凉的、甜甜的融化之中,我们这些思想犯几乎个个都感慨万端。
     井上对我们非常简洁地命令说:每人必须打三条野狗。否则,就地枪崩。
     接着,齐滕发给我们每人一根硬木棒子,作为打狗的用具。
     乱尸岗子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之下,白茫茫,凸凸凹凹,静得只有四野西北风的啸叫。一切都是那样洁净。人死后,埋在这样的雪中,也算可以了吧?!
     井上说,一会拉尸的牛车来了,野狗们就会上来了,现在先做好准备。
     拉尸体的牛车从雪地上嘎吱嘎吱地过来了。井上命令我们这五十个犯人跟在牛车后面走。
     今天送这儿的尸体,就控制在一车。便于诱狗,也便于打狗。
     我走在最前面,几乎与牛车老板并齐地前进。
     牛车上拉的尸体,绝大部分都是裸尸(当地人称“自杀”),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人扒走了。这些尸体当中,有男有女,也有老有少,像冻鹅似的码在牛车上。最上面落着茸茸的雪花。
     赶牛车的老板儿轻声地说,绝啦。
     我悄悄地问,啥绝啦?
     啥绝啦?你们的尸首用不着俺的牛车拉了呗。傻×!
     我轻声地笑了,说不是。我们是来打野狗的。
     赶牛车的老板说,我操。
     又说,小子,打狗要加小心,别慌神儿,稳住,先挑公狗打,母狗好对付。
     谢谢,大伯。
     老板冷笑了,先是没说什么,后来才冒出一句,嗨,俺数了,一共50个傻×呀——,死到临头还啥都不知道咧。
     我悄声地说,大伯,你小看我们啦,我们是思想犯!
     …………
     牛车嘎嘎吱吱地赶到了乱尸岗子的腹地了。
     赶牛车的老板,跳下车来,自己一具一具尸体地往下搬,扔到雪地上,按着井上的命令,把尸体扔得尽量散开些,便于做饵打狗。
     五十个思想犯静静地看着,心里都挺难过。
     大雪仍在悠悠地下着。
     不久,野狗群从白色的地平线那儿出现了,状态非常像席地而来的云。估计有20O余只,汪汪地吠着,由远及近,把大雪天都叫乱了。
     我们五十个思想犯,手提着棒子,像散兵线一样,一字排开,跺着脚等候着。
     我们后面是井上和齐滕,还有架着机枪的日本士兵。
     井上和齐滕一人抽着一个中国式的长杆旱烟袋(就是年轻,不成熟),头上都戴着不知从哪儿抢来的中国人的狗皮帽子。
     庞大的野狗群,壮观极了,个个膘肥体壮,斑斓夺人,动作也好,自信、矫健,优美,凌厉的杀气,咄咄逼人。但不管怎么说,它们突然在乱尸岗子上看到这一队陌生的阵势,难免有点踟蹰。也许它们预感到了什么。看得出,它们并不打算攻击活人,它们并不想找麻烦。野狗也是狗,同狼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野狗群将要接近那些裸尸的时候,我们身后的井上和齐滕几乎同时把手中的旱烟袋一挥,喊:冲上去,打!
     后面是鬼子,还架着机关枪,前面是200余条野狗——打吧!
     犯人们缓缓地往前走,向野狗群一点一点儿逼近。
     野狗们不动了,哲人似的看着我们,乌亮的眼神儿,个个都很深邃。
     一个外号叫“牛牤”的犯人,突然大喊一声,挥舞着棒子,冲了上去。只是没等犯人们反应过来,牛牤即被一条闪电一样射过来的精壮的大黑狗咬断了喉咙。人群和狗群立刻乱了,相互厮打得很残忍。
     那条精壮的大黑狗,动作相当敏捷,像一位优秀的足球守门员,顶住了一个又一个攻击者。的确有一种残忍的、毫不犹豫的美。犯人后面的日本人井上和齐滕情不自禁地叫起好来。
     犯人们疯狂地,转着圈地用硬木棒子打着那些野狗。整个战场铺了方圆一华里。不少犯人手中的木棒打断了,只能徒手和野狗厮打。雪地上,到处都是红色的血人。几十只野狗被发了疯的犯人打死了,一些犯人被同样疯狂的野狗咬死了,或是咬断了喉咙,或是被掏了下裆和肛门,撕出他们热气腾腾的五脏,衔着,在雪地上乱窜。我看见那个给我朗诵自由诗的人,被野狗们掏吃着下腹,他仰面躺在雪地上,张着血盆大口,哈哈地笑着。他可能是疯了。
     大雪在人兽的惨叫声中,从从容容地下着。当雪花落在血的狗,血的人的身上,就绝不是白色了。
     我在打狗中,牢牢地、清醒地记住了赶牛车老板的话。我靠在乱尸岗子中的一棵老榆树上,极力使自己镇静,以逸待劳,等着野狗们的袭击,只要冲上来一只,我立刻用硬木棒子猛击它的头部。这一方式,使我屡屡得手。在我的面前,已经死掉十几只野狗了。有些野狗开始望而却步了。我的腿肚子被野狗撕了一条肉去,在寒冷的气温下,血极其缓慢地往外渗着,身上,脸上,手上的狗血和人血都热乎乎的,又瞬间变凉变冷,滞成厚厚的一层。
     退到雪梁上的牛车老板看呆了眼珠子。
     我远远地冲他嘿嘿地乐着。
     与牛车老板站在同一雪梁上的井上和齐滕,显得非常后悔。大下巴井上说,如果带照相机来就好了,太可惜了,场面难得呀。他们生怕丢掉了什么好的厮斗场面,一边紧着眼睛看,可嘴里仍在一边大声地埋怨着,解释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五十个思想犯,只剩下我一个活着的人了。而那200多只野狗,也仅剩下那条精壮的大黑狗了。其他的,和思想犯残破的尸体混杂着躺在雪地上。
     大雪仍在从容地下着哩。
     那条精壮的大黑狗,绕过狗尸和人尸,向我走来了。
     井上喊,不要打死它,抓活的!
     我心里说,我操你祖宗!
     大黑狗离我几米的地方站住了,幽幽地看着我。
     我流了眼泪,缓缓地举起了硬木棒子。
     大黑狗镇定地看了我一会儿,调头走开了,然后,它离开了乱尸岗子,在不远处又停了下来。它的背面是那轮巨大的,血色的夕阳正衬着它。然后,它走进血色的夕阳里去了。
     我提着那根硬木棒子向井上和齐滕的方向走去。我看见井上和齐滕几乎同时端起了枪。我没有停下来,甜美地笑着,依然向前走着。我想给他们二位留一个永恒的印象——一个自信的,凌厉的,毫不犹豫的中国人的印象。
 
     8·15光复,至少有500多日本关东军,就是戴着那些思想犯打死的野狗皮做的帽子向人民解放军投降的。
     一只野狗,可以做两三顶狗皮帽子。
     那个赶牛车的老板儿,帮着井上和齐滕把死狗装上卡车后,他并没有离开,就坐在牛车那儿。后半夜,他就冻死了。
     他有点想不通。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