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054        发布时间:[2012-07-30]


  郝炜,男,1957年出生于吉林省吉林市,当过知青,当过教师。1979年毕业于吉林师范学院中文系(现北华大学师范学院)。在《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上海文学》《作家》《山花》等发表小说二百余万字。有部份小说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 中篇小说选刊》等转载。有作品入选《中国小说年选》《中国年度小说》,出版著作有诗歌集《相思的季节》《季节之旅》,小说集《感情危机》《老人和鱼》,获长白山文艺奖。中国作协会员。现为吉林市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吉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居吉林省吉林市。

项   链
    在超市门口,他们站了一下,许多的人在扭秧歌,她想看他们扭秧歌。他则喜欢听唢呐的声音,有时热烈,有时绵软、悠长,裂帛似的。民乐里他最喜欢唢呐,笛子和二胡什么的他都不怎么喜欢,他喜欢唢呐的冲击力,一下子就能被它镇住。他自己收藏一个唢呐,那是几个文人自发组织参观乌拉古城的时候,在一个小店里买的,至今还放在他的书柜里。很精致的小唢呐(他同时还买了一个精致的铜烟袋锅,同样精致,它们在他的书柜里放着幽幽的光),妻子比较讨厌他收藏这些东西,她讨厌人家用过的东西,她有洁癖。好在这东西只放在自己的书柜里,他平时不会拿给人看,有些东西他只是自己喜欢,不是给别人看的。
    他站在她的身后伸长脖子,盯着那个吹唢呐的,那个人吹得很认真,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看了一会儿,他觉得没有意思,他的眼睛开始望向别处,只是耳朵还听着唢呐的声音。他有些焦躁,不知道为什么焦躁,他常常莫名其妙地焦躁,他想不起焦躁的原因,他认为不可能是唢呐的声音引起的。
   很长的时间——他觉得是很长的时间,其实可能也就三五分钟,有时候时间会存在人的感觉中——她才从人群里挤出来。他们一起往超市门口那儿走。很亮的门,光污染,他猛然想到一个词,觉得灯光太强了。
    站在电梯上,她在前面,他在后面,他们不说话,他们很长时间都不说话。他在后面看着她的脖颈和发髻,他觉得他们是一点点向上升起,两边是巨大的宣传画,蛋糕、蔬菜、食品,都很诱人,仿佛都是真的,他佩服现在这种宣传画的制作水平,逼真。画面上那个满脸堆笑的人,伸着大拇指。“天天省钱”,很别扭的几个字写在宣传画上。
    他想,她是不是在生气?没道理啊,她为什么生气?她不吭声地走在前面,一句话也不说,为什么要一句话也不说?可是你呢,你自己不也是一句话不想说吗?
   走到购物车那儿,长蛇阵一样。她终于回过头来,说,我们推一台吗?他如释重负,她终于说话了。他表现为不置可否,他在妻子面前经常是不置可否,他不知道妻子是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他只是知道妻子在问过他之后,并不一定需要他的回答,她就是和他说那么一句话,表明她和他还有一定的联系,否则,他们会被人认为是走在一起的一对陌生人。
    果然,她不需要他的回答,她推了一辆车,然后递给他,他接了过来。
    她走在前面,他尾随其后。
    超市入口处那独特的门被他们推开,他看着她走进商品的海洋里。
 
    他看见门口那儿有书,他想过去看看,他本来想喊妻子一下,可是超市里太嘈杂了。他想,他的声音发出去后肯定不会有什么效果,它们会像一块石头掉在棉花堆里那样无声无息,他终于没吭声。他看见妻子已经游鱼一样地消失在那些货架之间和商品之间。
     他看了看书名,许多都是熟悉的:《三言二拍》《红楼梦》《二十四史》,书是很精致的样子,不知道价格贵不贵。这些书其实他都有,很久以前就有了。他的书很多都是躺在书柜里,有的看过,有的没看过,还有的好像一辈子也不会去看,连碰都不会去碰,任它们落灰,但他喜欢它们存在于书柜中的样子。
拥有,只是拥有。他想。
    他听着超市里嘈杂的声音,他有一个耳朵已经失聪。他开始时还忧虑,觉得是一件很可怕很烦恼的事情,后来就不这么认为了,他会为自己的失聪暗自高兴。因为他发现,他可以选择对声音的反应,别人说话的时候他愿意应答就应答,不愿意的话就可以装作听不见了。有时候,他对妻子的话也是如此。如果妻子强烈一些,他就在她不耐烦地问出第二句的时候应答。这样很好,因为妻子可能对她的反应产生疲惫,那些不重要的或者说是微不足道的要求就会止息,他就省去了许多麻烦。
    他看见妻子走回来,脸上是生气的样子(这他看得出来),妻子把车子推在自己手里,在前面走着。
    这个奇怪的女人,他想。他和她在一起生活了快三十年了,他总觉得自己还是不了解这个女人。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有时候他觉得她很单纯,像一个孩子。有时候又觉得她很可恨,是一个狠毒的女人。那时候,他就觉得她具备了所有坏女人的弱点,促狭,狡猾,斤斤计较,不一而足。
    他看着她和车走在前面,他忽然有一种可笑的联想,可能是个头的原因吧,他发现她和车连接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气哼哼地走在前面,这让他立刻心生怜爱,他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像一个大人跟在一个淘气的孩子后面一样,饶有兴趣。
 
    超市的神奇就在于当你置身这个海洋里的时候,你感觉你可以随随便便地拿你需要的东西,这个错觉会一直伴随你到收款处。
    她其实是一个谨慎的购物者,他们走了二十分钟,购物车里还只有一袋红梅牌味精。在他看来,这一点都不滑稽,因为他太了解她了。儿子回来的时候,他们和儿子一起到超市买东西,看着儿子随便地从货架上拿着那些只有孩子吃的小食品,叮叮当当地(他一直感觉那个过程是有声音的)扔在车上,他们四目相对,不知何意地笑了,有点苦恼的笑。儿子走后,有一天她说,你知道儿子过年这七天里,光买那些小食品花了多少钱吗?他说不知道。她说,七百,知道吗?七百。她又强调了一下。七百,的确是个不小的数目。但是,他知道,对于儿子,别说七百,就是七千,她也愿意,或者说是他们。可是,轮到自己就不行了,就谨慎了。再说,他进到超市从来也不从货架上拿商品,因为她从来信不着他,即使他从货架上偶尔拿一个什么东西,诸如口香糖什么的,她也要拿起来放回去,重新比较一下是两元的好,还是两元五角的好,她还要晃一晃盒子,听听声音,判断里面满不满。她还要研究是薄荷味儿的,还是水果味儿的,是苹果味儿的,还是草莓味儿的,亦或是香蕉味儿的。总之要研究透彻才决定。在这里,让他最痛苦和最不愿意容忍的是,她对时间的漠视,他总是提醒她差不多了,可是她充耳不闻,在那些商品面前举棋不定。
    他看着她在那里挑选商品,她的背景是许多圆圆的扣在墙上的盆,那些盆五颜六色,很滑稽的感觉,它们好像从四面八方一下子扑到了墙上,紧紧抱住了墙。或者是,突然从墙里冒了出来,爆炸似的。这样一想,他悄悄地笑了。
 
    三十分钟的时候,车里多了一副洗东西用的黄色的胶皮手套,一叠衣服架(铁的,很细的那种,他查了一下,一共是十个),一袋卫生纸。选卫生纸的时候,颇费了一番周折,她从10元的看到16元的,至少从架子上拿出十捆以上的卫生纸,比较着它们的重量,卷数,里面是不是空心的。最后,她选择了一袋12个、标价13元的卫生纸。放在车上的时候,她自言自语地说,一个平均一元多钱。他不知道是不是说给他听,他瞥了一下那卫生纸,上面写着“欣雅”,一个很奇怪、毫无道理的名字。他想,只要我们仔细深入地想一想,许多东西的名字就都是毫无道理的。他本来想更深入地思考一下,她拽了他一下说:走哇。你愣啥呢?
    他回过神来,跟着她往不知道什么方向走,他看见迎面两个女孩子的T恤很有意思,一个印着猩红的嘴唇,上面满是外国字;另一个印着一个骷髅,很醒目很吓人。两个人搂着走路,她们嘻嘻哈哈的,她们不怎么看货架子,她们好像不是在购物,而是在逛街。他有些反感,不知为什么他对这样活泼过劲儿的孩子都反感,他们的儿子不怎么活泼,却是很优秀,现在在北京自己做公司。他们都喜欢听话的孩子。他知道这很荒唐,现在的孩子有几个听话的,即使儿子也不一定是听话的,只是在他们面前表现为听话而已。
他这样想着,迟滞地推着购物车,不断地躲避着走过来的人和车。他的目光望向那一排排商品,时时有一种幻觉,他觉得它们很快就要坍塌下来——一个电影里的镜头。
    他发现她站住了,站在一排豆油桶的旁边,她说,这两天豆油特价,我们买一桶油吧?
    他知道她这其实依然不是商量的口吻,她是决定了的,因为这样的问题他们用不着商量,他也从来不过问这样的事情。
    这一刻,又多了一桶豆油,车子变得稍许沉重起来。
 
    他看到超市里最明显的东西或者说是标志,其实是价格。那些大大小小的价签,它们有的悬挂在头上(那大都是什么东西打折),有的蹲在货架上,上上下下的价签好像都在看着他们,诱惑着他们,指引着他们。特别是那些悬在头上的,几乎就像一些小人儿(导游?)举着旗子,在所有的地方招摇。
     后来,他发现妻子不再征求他的意见,她开始果断地从货架上往下拿东西。他想起来,妻子今天这样果断,是因为今天可以用购货券购物。购货券是一个朋友给的,看上去也像钱似的,一张一百,一共三张,也就是300元。他记不得朋友为什么要送给他购货券,朋友不是傻子,朋友送他购货券当然是有道理的。他依稀记得好像很久以前他帮朋友办过一件什么事情,是什么事情呢?他一点也想不起来。可能是年龄的原因,他觉得自己的大脑经常处于浑浆浆的状态,仿佛装着一脑袋浆糊,一想事情就有些糊涂。近的事情记不住,倒是很遥远的事情格外清晰,他甚至能记得小时候爷爷领着他翻山越岭地去卖水果,回来时候给他捉了一只蝈蝈,那只蝈蝈黑绿黑绿的,他喜欢的不得了,爷爷还顺手用草给他拧了个蝈蝈笼子,那只蝈蝈叫得真好听,叮叮叮的,声音响亮。现在已经看不到那样的蝈蝈了,蝈蝈是不是也变种了?
   他回过神来注意到,车上又多了许多以前只是看到而不敢买的东西:一瓶他喜欢吃的橄榄菜,一个他们一直缺的卫生间用的能够移动的塑料筐,还有一堆拖鞋(他们家的拖鞋都旧了,是该换换了)。总之是一些平常不可能买的东西。
   他看见她终于向收款处走去,遂松了一口气,紧随其后。收款处前排满了人,所有的通道都站着推车子的人,他们带着无奈的耐心排在那些人、车子、商品的后面。妻子这才有空望望他,理着掉下来的头发,是很高兴的样子。他发现妻子的脸上是红扑扑,汗津津的。结算的时候,花了308,一个很吉利的数字。
   走出闸口,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迎面走过来问:不去试试运气吗?
   妻子一愣,问,试什么运气?
   我们那边免费发您一个幸运珠,还允许抽大奖。
   看妻子不信任的样子,小女孩立刻说, 不是谁都能抽的,只有在超市里买足够价钱的商品,才允许抽奖的。
   妻子一听,立刻兴致盎然,说:是吗?要买多少钱的商品才可以呢?
   小女孩把妻子的小票拿过来看看说,二百以上就可以了。
   妻子再次看了看他,这一次是征求意见的意思,他已经习惯了妻子的不征求意见,依然表现出不置可否的态度。于是,他们随着小女孩来到一楼外环的一个工艺品店。牌子上果然写着很醒目的“抽奖”二字。给他们发幸运珠的还是个女孩。所谓的幸运珠,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玉件,他们不懂玉,只觉得太小了。他们就问,如何抽奖呢?
    女孩给了他们一堆卡片让他们抽,妻子从中抽出一张交给他,他用柜台上事先预备的剪子刮,刮了一半他就准备放弃,卡片上好像只有一个红点。那女孩子望了望,惊叫一声:啊,不得了啊,你中了一等奖啊。
    他和妻子都很惊讶,居然中了一等奖?太意外了吧?
    是苹果哦,小女孩找出图标给他们看,说,你看看,两千张里一共才有十个一等奖啊。
    你们太幸运了。小女孩夸张地说。
    妻子兴奋地问,有啥奖品吗?
    小女孩说:我们是厂家直销。奖励就是这里的商品你随便挑,你只需付标价百分之十的钱。
    妻子没听明白,说:你再说一遍。
    小女孩说,就是说,我们这里的所有的商品你可以随便挑,百分之十付款,也就是说,一千块钱的商品你付一百元就可以了。
    真有这样的好事儿?妻子和他都有些疑惑,本来他还有些怀疑,怎么就这么幸运?是不是所有的卡片上都是红苹果啊?他想等一等,看一看。他围着柜台看那些首饰和珠宝,虽是不懂,也大致能看出成色来,但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格,以前他从未接触过。那些玉制品在灯光的映照下,在衬布的衬托下,都闪着生动的光,闪着诱惑的光。他看中了一个白色的翡翠蝴蝶项链,标价是1958元。他想,这东西挂在妻子的脖子上一定好看,他还从未给妻子买过珠宝。
    这会儿,刚才领他们来的那个小女孩又领来两个女孩,就是他刚才在楼上碰见的那两个穿奇装异服的女孩子。她们两个嘻嘻哈哈、蹦蹦跳跳的,一惊一乍。她们也要了幸运珠,也刮了卡片,上面是“谢谢光临”。两个小女孩慨叹一声,又勾肩搭背地走了。他发现柜台上果然堆满了“谢谢光临”“下次再来”字样的卡片,他终于相信了。
    也许今天是真的幸运,他想。他选了那个蝴蝶,至少他自己认为那个项链值一千元,他从来没有给她买过一千元以上的东西。而且,只需付不到二百元。
   妻子也有些激动,妻子拿着那个装着项链的精致的盒子说,我不戴,我要给我的儿媳妇戴。
   那两个女孩很感动,说,瞅瞅人家这当婆婆的,谁给你当儿媳妇肯定享福了。
   妻子的脸顿时生动起来,说,那是。
 
   走出超市,妻子说:你说这是真的吗?他们不会骗我们吧?
   他也有些怀疑,他犹豫地说:不会吧。
   妻子说,她们是不是故意让我们抽的啊?我看你都放弃了,她为什么还要帮你刮啊?我们也不知道一等奖的图案是什么,她自己不说不就得了吗?
    是啊,他也这样想。他忽然想起,她们发现他刮出一等奖的时候,好像兴高采烈的。那两个当他们面刮奖的女孩子,也许是托呢。
他想,一切可能都是假的,一切可能都是圈套,一切可能都是骗局。可以肯定,她们不是和超市一起的。他猛然醒悟,她们的那些卡片好像放在不同的盒子里,所有的价签可能也都是假的,估计这种东西进价也不到一百元。有一刻他甚至想冲回去,揭穿她们。后来他想一想,算了,假的就假的吧,如果不是因为便宜,妻子是断不会让他买什么项链的。
   他说,估计还是真的。你想啊,柜台上那么多的卡片,不都是被别人抽过的吗?
   妻子点了点头,妻子是信任他的。
   他们走出门外的时候,那些扭秧歌的人已经散了。看上去好像从未有过那些人,有的只是一地纸屑。

 
500元/篇〡「知音读酷」约稿函
《散文选刊》投稿须知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