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2700        发布时间:[2012-07-03]

韩乃寅


    韩乃寅。男,(1947--),作家,中共党员,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省驻地作家。山东省章丘人,1968年从鸡西市下乡到山河农场,1982年毕业于牡丹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鸡西市文联编辑,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秘书长兼机关工委书记,鸡西市鸡冠区区委书记,虎林市委书记。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远离太阳的地方》(分为《天荒》、《苦雪》、《泪祭》三部)、《城府》、《燃烧》、《岁月》以及《韩乃寅小说集》共7部,由《天荒》、《苦雪》、《泪祭》、《燃烧》、《迎风》、《高天厚土》、《回声》组成;儿童长篇《密林虎啸》、《血溅蟒猊峰》,儿童小说集《回声》;影视作品《爱在冰雪纷飞时》、《高天厚土》,其中后者被国家广电总局定为向党的十六大献礼的重要优秀影片之一。曾获东北地区首届文学大奖一等奖、第五届和第六届丁玲文学奖一等奖、国家图书奖等奖项。他被收入《中国文学家辞典》、《中国作家大辞典》、《黑龙江文学通史》等。

-----------------------------------------------------

红色作家韩乃寅的“文学密码”

    不知从何时开始,书海泛舟泛起了“密码”的流行色。《达芬奇密码》、《莎士比亚密码》变成了人们关注和迷恋的焦点。我就是其中之一者,深知密码之妙。于是当深深地走入韩乃寅文学现象的思考和理性分析时,自然联想到他也是很值得解析的“密码”,解读的“风景”。随着电影《高天厚土》、电视剧《破天荒》、《龙抬头》、《特别的爱》、《民以食为天》等韩乃寅的影视作品,如泉水般流到人们面前的时候,众多人的目光开始追寻这位官人作家的文学创作之路,众多的学者也开始思考韩乃寅文学和影视现象的底色、品格、流向、甚至源泉和动力。或许是由于本人与韩乃寅近距离的优势,或许是因为我对北大荒文化有着特殊的感情。这些年来一直带着一种不解之中的理解,不思之中的有思早早地走进了这个行列。于是对韩乃寅“情系黑土地、笔耕北大荒”的作品风貌,对韩乃寅“弘扬民族魂、聚焦老百姓”的影视品格,对韩乃寅“拾来真善美、呕心化甘霖”的文学情怀,以及许多人难能理解甚至不可思议的“三更灯火五更鸡”的生命天空不仅耳濡目染甚至心心相印。谈起他的文学步履和影视足迹似乎让我有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自豪感,也让我想起了美国享有文艺复兴领袖之誉的爱默生的“桑叶”,上帝给了人们许许多多的“桑叶”,有的用来养蚕,有的任其腐朽,为什么韩乃寅却让他变成了云霞般生命的织锦?

不是凯撒也要造自己的“罗马”

    “灿烂的智慧之花永远不开在天赋繁荣的国土”当我读着直至稍微读懂点《荷马史诗》的时候,对这句话才认为是对的。韩乃寅出生在山东一个盛产大葱的章丘,我不知道章丘与孔丘有多远的距离。七岁时他就跟着父亲来到了北大荒并在北大荒扎下了生命的根。我曾随同韩乃寅去过他的家乡,看到如今仍然不很富裕的现状不能不让我想象童年时期韩乃寅的境况。来到北大荒韩乃寅的父亲落脚在鸡西煤矿当工人,别说在那时就是在现在挖煤工人的生活可想而知。韩乃寅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度过。然而我们从韩乃寅1963年初中时候就在鸡西日报上发表“我的志愿”的文章,又在高中阶段发表“红色接力棒”的作品等记载中不难看出这个农民的子孙、矿工的儿子从小就将文学作为改变命运的武器去擦亮。正当他满怀理想憧憬,潜心并苦恋上文学之路准备考大学深造之时,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只有跟着上山下乡的潮流流放到“山河农场”,在知青的岁月里,韩乃寅当作家的信念之火并没有熄灭而是越烧越旺。他曾听一个作家讲过前苏联的不少作家都是记者出身,于是写新闻便成为他追求作家梦想的基石。他开始日以继夜的观察生活、捕捉亮点、草成新闻,不到十年时间竟在各类新闻报刊发表新闻稿件八百余篇,并登上《黑河日报》头版头条,《黑龙江日报》头版头条,直至《人民日报》头版。这朵朵光环告诉我们:对一个在混乱年代长大的小知青,能够躲开与世无争的打打杀杀,却一头扎进文学的海底练就他游泳的本领,更在练就观察生活、提炼生活的同时积累下宝贵的文学资源仓粮是何等的不容易。这怕是他后来的大部头作品《远离太阳的地方》三部曲的根基。
    1977年韩乃寅考入了牡丹江师范学院中文系,有心栽花的生活积累变成诚心插柳的文学修养更加重了他当作家的冲动。他一面博览群书,一面伏案写作开始了儿童文学创作的起步。功夫不负有心人。大二的时候便由“少儿出版社”和“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先后出版了《断了线的风筝》、《箭娃》两部作品。同时也被黑龙江作家协会吸纳为会员,成为学院内第一个有作家身分的大学生。大学毕业后他十分满足地被分配到鸡西市文联工作。作家的向往和负责作家的工作更加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两年时间一口气写出了两部长篇、五部中篇的儿童文学作品,真可谓一发而不可收,与此同时他也走上了更高程度的文学舞台,听到了老作家丁玲的教诲,参加过文化部举办的讲习班。这时的韩乃寅已经成为那个地区小有名气的儿童文学“快枪手”。
    《荷马史诗》中有一句并不出名的诗句“记住!曙光在前,你即将脱离苦海”。这句话用在韩乃寅身上我看对他走上官人作家的延伸之路是最好的注脚。1985年不知鸡西市委哪位领导深知文人对推动政治的特殊作用而且慧眼识金选中了韩乃寅。从那时开始他就走进了官场。先后担任市委秘书、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秘书长兼机关工委书记。而后又任鸡西鸡冠区委书记,虎林县委书记,直至目前的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官在一步一步地提升,书也在一部一部的出版。文学创作非但没有停止,而且更加执着,更加扎实,更加卓有成效。从《远离太阳的地方》三部曲的《天荒》、《苦雪》、《泪迹》到《岁月》二重奏的《燃烧》、《迎风》;直至后来的《城府》、《龙抬头》、《白桦泪》和现在的《民以食为天》。韩乃寅这一个又一个闪光的“文学密码”使他名副其实的成为一个国内享有盛名的官人作家。其实历史上官人作家不乏其人,而且有的是巨匠有的是泰斗。因为那个时代有文化才能当官,当官必须有文化,“状元”是考上去的。现在就不尽然了,诺大一个中华大地又当官又是作家者不过凤毛麟角。这怕是韩乃寅的“文学密码”的第一个符号——官人作家。这个符号中深藏着韩乃寅“不是凯撒也要造自己罗马”的生命求索和文学追求,这个愿望他实现了。
    韩乃寅的官人作家之路,让我联想起北宋著名改革家和文学家王安石的《读孟尝君传》;我还想到北宋文豪范仲淹他那忧国、忧民、忧天下的《岳阳楼记》,历史上这些著名的官人作家不都是在属于自己的领土和天空中走出了“春夜听风摇树动”、“夏夜听雨浪打蕉”、“秋夜听蝉哀杨柳”、“冬夜听雪洗黄昏”的人生境界吗?韩乃寅也是一样。

水流去的地方一定有水流出

    “问君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细细的梳理韩乃寅的生命流程和创作足迹,不难发现他的每一部作品的产生都离不开生活的土壤和生命的底色。在少年时期璀璨如珍珠、绚丽如玛瑙的儿童文学作品中,黑土地泥土的芳香与质朴无暇的童心相碰撞映照出他童年的影像。韩乃寅自己称之为“青春的零星浪花”;而真正成为他文学成熟标志的反映知青生活的三部曲《远离太阳的地方》。洋洋洒洒一百二十六万字,历时四年多业余时间,成为国内第一部全景式反映知青生活的巨著。这又是他知青生涯历史记忆的本真,是他亲身经历的知青运动存在的本源和他忏悔情结的表白,更是他把自己的心灵安放在北大荒土地上的情感寄托。这一大荒作证的知青历史悲凉让韩乃寅的生命反思沉甸甸。当他的官场足迹走进一个边远县城的时候,接下来产生的便是小说《城府》。,这部小说无疑透露着官场争斗的影子,无疑透视着韩乃寅大刀阔斧地手术“党群党民关系对峙的恶瘤”;无疑激荡着他塑造共产党人“孺子牛形象”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说他是虎林生活的写照绝不为过,说他是“三个代表”的读本也不为过。或许是命运的有意安排,韩乃寅走上了黑龙江农垦的领导岗位,这个曾经安放过众多的作家艺术家心灵的文学艺术摇篮。当韩乃寅拿起“接力棒”的时候我想他并不轻松。
    回溯北大荒文化的发展脉络,人们时时为北大荒军旅文化的繁荣所震撼。是他们从边塞绝域的自然风光与艰苦卓绝的拓荒实践中开拓出北大荒的文化新天地。在这块土地上一大批人们耳熟能详的国家著名作家、剧作家丁玲、艾青、郭小川、聂绀弩、吴祖光……是他们笔耕着世间沧桑和文学艺术的荒凉,是他们让北大荒有了自己的报纸、广播、画报社、摄影社、电影队、文艺社、文工团、戏剧团……是他们给北大荒留下了《红灯记》、《老兵新传》、《北大荒人》等传世之作,并让“春归雁”的北大荒舞蹈飞进了中南海。让北大荒的油画、版画以其高远深沉、浓重热烈、雄阔无羁的风貌,开创中国画坛一代雄风,卓立艺林,独树一帜,两度走进中国美术馆的艺术殿堂。
    翻开北大荒的文化史页,我们也同样为知青文化为北大荒文化带来令人瞩目的量的积累和质的突变而惊叹。一批杰出人物在北大荒这块土地上脱颖而出,著名画家沈家尉、李斌;作家梁晓声、张抗抗、陆星儿、贾宏图等;表演艺术家濮存昕、姜昆、赵炎;摄影家黄宗江、马毅行;棋圣聂卫平……,知青文化的成果是巨大的,许多人的成就已经成为国内上乘并声名海外。知青文化虽然掺有“文革”的余音,伴有“亚文化”的俗调,带有“反思”的伤痕,但却终究由于它的繁荣和推动实现了北大荒文化从理想到现实,乃至批判现实主义的艰难而伟大的历史性转变。当北大荒远离军旅文化的辉煌和知青文化光芒的时候,一个历史的重任就责无旁贷地落到了当代北大荒人的身上,人们期待着北大荒第三次文化繁荣早早到来。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虽然我们没有刻意去解析韩乃寅从小说《燃烧》到电视剧《破天荒》创作内心的包容,但仅从这两个响亮的名字上,似乎可以看出韩乃寅内心深处的激情,更透视出这位目前既是北大荒文化领导者,又是领军人的官人作家对迎接北大荒文化第三次繁荣那焦灼的目光和心底的渴望。现在看他的这个心愿也实现了。
    近些年来,他潜心挖掘北大荒从创业到创新的生活资源,完成了北大荒岁月的重现。从小说《燃烧》到《迎风》直至《龙抬头》分明是北大荒六十年从红色苍茫中走出,向金光大道中走去的坚实脚步。诚如号称东方地平线上文明之光的北大荒博物馆一样,韩乃寅这厚厚的书卷也成为北大荒精神的化身。韩乃寅用生命之笔写出了北大荒的史诗,他的生命之水流到哪里就会流出文学的甘泉。我想这怕是韩乃寅文学创作的又一个“密码”。

生命的天空与使命的领土

    莎士比亚曾经这样概括自己全部艺术的本质:“真善美就是我全部的主题,真善美变化出不同的辞章,三体合一产生瑰丽的形象”。通览韩乃寅的文学作品,人们不难发现他的所有创作无不遵循一个方向——“拾来真善美,凝聚民族魂”。韩乃寅将他生命的天空变成了一个官人作家特有的使命的领土。他的作品中处处跳荡着英雄故事、生命激情、家园意识、奋斗精神、信念火种、心灵求索、人性光彩。《远离太阳的地方》让我们看到了最诚实、最本色的知青历史,忏悔意识和“救赎”题旨。体现了北大荒知青一代反思反省“血色浪漫”的深沉之美和对这块土地的不舍之情。《岁月》更让人感受到“但见悲凉气,不觉人生寒”的北大荒三代人“非英雄的英雄身影”和共和国“脊梁骨”精神的弘扬。《龙抬头》不仅让我们领略了“爱在枝头,笑在风雨”的北大荒第三代人的精神风貌,更有“策马为我江山秀,天涯路上走风流”的坚定脚步。《高天厚土》让我们看到了“脚踏一方土,肩挑一副担”的优秀共产党人“总把天地装心头”的“三个代表”形象。《特别的爱》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普通的老妈妈扶苏一个死去心灵的老知青长达二十八年的风雨历程。在乡间的小道上吹来了一缕和谐的春风。而《民以食为天》更以大题材的历史深度,去呐喊“粮食生命和粮食使命”的民族清醒……韩乃寅的系列作品处处给人打下强烈的“三贴近”的烙印,处处给人留下“民族魂”的感染,处处让人感受“主旋律”的神采。
    撩起新时期文学乃至影视的层层面纱我们不难发现:漠视、否定、甚至抨击“英雄情结”似乎成了当今的一种时尚,由“非英雄”到“反英雄”直至“无英雄”几乎划出一道迷离的怪圈。然而,历史和现实都会证明这种否定传统带来的快意只能是短暂与空虚甚至是肤浅和浮躁的一瞬。当以往人们信奉并崇尚的英雄、道德、价值、伦理、规则等纷纷变得模糊时,当现实中激情破碎、岁月空心、意志迷失使人纷扰不宁、惶惶不安时;当逃避现实、躲避崇高、亵渎神圣、玩弄低俗开始弥漫时,上帝死了英雄没了,剩下普通的芸芸众生,他们的精神支柱和信念依托在哪里,他们的心理平衡、心灵净化、心境升华何以实现。请听韩乃寅从天空中飞来的心声:“当飞机飞上万米高空,在蓝天白云中平稳飞行的时候,我放下小桌板开始了小说《燃烧》框架的构思,立时脑海里浮现出郭沫若“向地球开战”的壮丽诗篇。浮现出十万转业官兵在北大荒这块地球上奋斗耕耘的身影。北大荒那五万六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在我的心里变小了而北大荒老军垦一代人却变大了。在这一大一小的感觉变换中,多年的生活积累一下子涌向笔尖如流水般流了起来。六万多字的详细提纲,写起来竟那么信手如意。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篇长篇小说的提纲竟完成的这么顺利。我心想这回可以捧着一颗热爱北大荒的赤子之心把它献给北大荒开发建设的三代英雄的人们了”。这是韩乃寅随农业部去美国考察在飞机上的灵感记录,也是他心灵的表白。而这“记忆犹新的微妙激情”不正是他重塑北大荒人“民族魂精神”的焕发吗?不正是他生命天空与使命领土的“文学密码”解读吗?
    中国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高占祥这样评价韩乃寅和作品《燃烧》:“纵观今日文坛,“浮躁”与“肤浅”乃是两大弊端,它影响着优秀文学作品的问世。此现象何以出现?其主要原因恐怕是在于缺乏深厚的生活底蕴和耐得寂寞、潜心创作的精神。令人欣喜的是,生活在北大荒的作家韩乃寅不袭俗套,用激情和心血向人们捧出一部沉甸甸的力作《燃烧》。读过《燃烧》,我的心也随着《燃烧》而燃烧起来。作品不仅叫人重新认识了既荒蛮又神奇的北大荒这片土地的沧桑巨变,也让人敬慕和敬佩北大荒开发建设中三代人博大胸怀的昂扬壮美。更让人感觉和感受了“北大荒精神”博大能量的浓厚永恒。透过作品中展现的那些鲜为人知而又真真切切的北大荒开发史。沿着作品向我们展开的北大荒四十年艰辛的创业足迹。我们仿佛走进了电击雷震、悠忽晦明的历史岁月。作者通过长篇小说《燃烧》也“燃烧”了自己,燃起他解析历史、执著现实、憧憬未来的立场和情怀;燃起他清醒透彻的理性批判精神。我以为《燃烧》不仅燃烧起一种进取向上的文化价值,也燃烧起了努力提升民众向心力、凝聚力、集合力的厚重追求”。高占祥的话让我想起了鲁迅,人们给了他一个崇高的称呼——“民族魂”。歌德也说过这样的话:“一个伟大的戏剧体诗人如果同时具有创造才能和内在的强烈和高尚的思想情感并把它渗透到他全部的作品里,就可以使他的剧本崇高所表现的灵魂变成民族的灵魂”。当我感悟鲁迅做人,体悟歌德话外之音的时候,似乎更清醒地理解了韩乃寅的文学创作和文学品格——他是在官人作家的生命天空中,占领了使命的领土,去耕耘一个“民族魂”。这怕是他文学密码中最具光彩的一页。

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韩乃寅的文学作品摆在我的书架上,数了数有十多部之多。分别是儿童文学专辑《回声》、《远离太阳的地方》三部曲;《天荒》、《苦雪》、《泪祭》和英文版《远离太阳的地方》上下集;《城府》和电影文学剧本《高天厚土》;《岁月》二重奏,《燃烧》、《迎风》和电视剧本《破天荒》、《龙抬头》;短篇小说《白桦泪》,电视剧本《民以食为天》......我之所以把它细细的数下来,是想让人们浏览一道韩乃寅的文学风景线。这道风景线凝聚着作者大半生的心血和智慧。飘荡着作者不知多少个夜色和黎明。一个人穷其一生的岁月,又能有多少亲历的生活。所以还是爱默生说的好:“每一部书都是一部引文”。从历史、从生活、从伟人那里;从体悟、从感动、从觉醒之中引来以供生命苦旅饮用。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在这道风景线中竟飞出了影视剧本的“萤火虫”。这些“萤火虫”身上存储着太阳的光芒,在茫茫夜色中飞着舞着象一盏盏夜明灯。我不知道世界上左右手都会写字的人有几多。我更不知道手脚能写字的人有几个。可韩乃寅就能!这或许是他的一个特异功能。可他既是官人又是作家,既是小说家又是剧作家,这种双重轨迹不也是个特殊“密码”吗?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文学艺术之间的融通性。鲁迅既是文学家又是思想家。矛盾既是小说家又是散文家,而韩乃寅竟是一个将文学影视有机一体而且卓有成效的官人作家、业余作家,就不能不令人感到神奇。从《远离太阳的地方》改编成电视剧《爱在冰雪纷飞时》开始,他就参与编剧。而后的电影《高天厚土》就开始剧本主笔。电视剧《破天荒》他就冲到了一线。到电视剧《龙抬头》和《民以食为天》就开始了“单枪匹马”。甚至后来的几部作品是在完成电视剧本,进行拍摄后改编成小说的。这不能不说是韩乃寅文学的又一个“密码”——文学影视双栖。近几年来,人们惊奇地从韩乃寅一系列影视作品中看到了他的成熟,也看到了他的高产和丰收。今年一年他竟完成了《特别的爱》(已拍摄完成)、《民以食为天》(正在筹备拍摄)两部电视剧本的创作,总计五十集之多。不熟悉他的人甚至把他作为专业编剧去评价。我想就是专业编剧又有几多能达到如此之速度和水准呢?而且弹无虚发,落地有声。
    当二十六集电视剧《破天荒》在中央电视台八套黄金档热播后,社会反响强烈,纷纷反映这部电视剧以独特的视角,将北大荒这块土地,将北大荒的创业史和北大荒精神推向全国亿万人的心底。2005年4月17日由国家农业部农垦局黑龙江省委宣传部、黑龙江农垦总局联合举办。由中国电视家协会承办的电视剧《破天荒》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奥运新闻中心举行。李准、杨伟光、仲呈祥等影视领导和众多影视专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著名文艺评论家李准说:“《破天荒》是历史崇高的再现,是现实理想的呼唤,北大荒见证英雄,北大荒人是共和国骄傲的人”。原文艺报主编郑伯农说:“《破天荒》仅用二十六集的篇幅就写出了一部北大荒的创业史歌很不简单。剧中的故事演绎得真实可信,真情感人。从历史到现实,有朝霞有晚霞,成为共和国五十年的历史缩影。写出了共和国的脊梁骨,现在的影视阴柔笑闹之气盛行,可阳刚精神太少。《破天荒》不仅给人以震撼也给脊梁骨不够硬的影视圈补补钙。”求是杂志社主编刘润之说:“在我对电视剧《破天荒》的感受和感动之中,偶然得知该剧的编剧竟然是一个在职的领导干部并且写出了许多文学和影视作品。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据我所知领导干部业余时间写作是当前甚至在全国范围内十分罕见”。专家学者的评论语重心长。话语简短但深刻。分明说透了,说穿了韩乃寅文学风景之外,也是情理之中的一道别样风景。许多人为这道风景而惊奇。我却为之惊喜,因为我对韩乃寅文学“密码”的认识就是从影视合作中开始的。前不久,中央电视台专家评审组,审查观看电视剧《龙抬头》后。专家们心情很激动地说:“很长时间没有看过这样的片子了,令人振奋。这部片子直面我国农业现代化火热生活,处处洋溢大农业“龙头”崛起的民族精神。不仅让人闻到了泥土的芳香,更让人感动了农业产业化发展的美好前景和新兴农民的精神风采。全剧以小博大、以意传神、平中见奇、淡中藏美很感真实可信。剧中的故事,不是搞笑搞闹的人间喜剧,而是有喜有悲的人间真情。《龙抬头》是一份给中国农民以希望的精神大餐”。据悉,《龙抬头》以列为迎接党的十七大展播片,即将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档播出。听到这令人惊喜的消息,联想到中宣部关于改变目前影视平台低俗化、庸俗化倾向的指示精神,我不仅为韩乃寅又一部作品面世而高兴,更为他再一次在文学影视的天空,坚守他“拾来真善美,呕心化甘霖”,“弘扬民族魂,聚焦老百姓”的成功去鼓掌。这沉甸甸的播种换来沉甸甸的收成有力的证明:“红色作家”的衣袍披在他的身上当之无愧!
    世界上本没有时间,可人类却把他编织成岁月。在岁月的河床上有的人默默无闻,有的人一无所获地走完了一生。而韩乃寅却在生命的长河中,在官人作家的苦旅中,走出了活力,走出了精彩,走出了一道令人百思不解却又感动无穷的“红色作家风景线”。

 
500元/篇〡「知音读酷」约稿函
《散文选刊》投稿须知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