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素素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395        发布时间:[2012-03-15]

痴迷的逃亡
作家:素素  来源:东北作家网

    一九九六年六月的一个下午,我在加格达奇北山那条寂静的街上叫了辆出租车,让它载着我向大兴安岭深处驶去。
    我是要去寻访那个古老的洞穴。我曾在古书中读到过它,古书上把大兴安岭北部那座山叫大鲜卑山,那个巨大的洞穴,曾经是拓跋鲜卑的老家。公元之初,与那洞穴相依为命了无数岁月的拓跋部落,突然有一天全体走了出去。他们走下山岭,走出森林,走进草原,又慢慢走入沙漠。并没有陷进去,而是头也不回地骑着那马,走到一条古老的河边。从此他们便不离那河的左右,以那个生动的姓氏,写出了一个朝代,叫北魏。
    从大兴安岭走出过许多剽悍的人群,他们在中国的历史上以游牧者的雄姿演出过一幕幕辉煌的正剧。那个洞穴之所以让我着迷,不仅仅因为它的主人是最早入主中原的北方民族,还因为当这个民族在中原以一个王朝的姿态驻扎下来之后,它的第三代皇帝曾派人从黄河岸边出发,沿着祖先南下的足迹再找回老家,并在老家那个洞穴的石壁刻上祭祖的祝文。所以,在我眼里,那不是一个空洞,那里有一种永恒的丰满。
    原以为,大兴安岭应该是角目惊心的那种挺拔。歌里也是这么唱的。但我似乎始终也没走到大耠安岭,因为始终也没看见那种逼人的高大。它一直就是一些岭,或者是一些山的连绵,络绎不绝层山出不穷,以一种密不透风的随闷阻挡着你的视线,羁绊着你的脚,让你山不转水也不转地安守本分。它的大,也是那块山地太大,颜色太深重,从地图上看,像这只雄鸡打架时凸起的颈骨,显出北方的坚硬和强壮。然而,那种婆婆妈妈式的纠缠,并没有挽留住那群躁动的灵魂,那种露骨的坚硬,却哺育出一支支膘肥体壮的马队。从车里向外望去,大兴安岭仿佛是一座深宅大院,那个洞穴,只是我要找的一个房间。
    这是一座天然洞穴,被称做鲜卑旧墟石室嘎仙洞。走近它已是日暮,一对老夫妻,一只黑狗,是这个洞的守护者。男人正在喝酒,女人拦住狗说,上去吧姑娘,里面可没人。
    洞在山半腰,山岭里的黄昏气氛使它更加晦暗神秘。背上有一丝冰凉的怯意滑过,但我还是扶着那根单薄的护栏爬上去。
     它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却洞壁圆整,地面平阔。黄昏的光芒只能照亮洞口那一小块地方,我不敢谷里走,便检起一块石头用力向暗处掷去,很久,传出一声幽深的空响。那里足能容纳数千人。可以想,这里曾经住过多么繁盛的一个家族,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不走出去,而且怎么可能不走得那么远,那么光彩夺目。
     然而那个傍晚,站在那个洞口,跨越千年去猜想当初洞内那稠密的人头.肃穆的眼神,激烈的心跳,我还是不能明白他们为什么突然间就厌倦了山洞,为什么突然就想远远地走。因为总是骑在马上,所有的游牧者都没有自己的史记,他们的踪影,只有在他们向中原一望时.被汉人轻描淡写几句。所以我尽可以随意想象。
    我想,或许是因为一个孩子孤独地爬上了山顶.在秋风的鸣叫中目送过南飞的帮于。它们在这几件留的盯向太短了,它们飞去的地方是不是四季花开?那里不下雪么?孩子的心里第一次诞生了童话,他把童话讲给父亲听。
     或许是因为一群姑娘望看远去的白云跳起了草裙舞。公元之初的姑娘也有青春期,那燃烧的羽翼,以一种飞翔,被那白云牵扯着抵达遥远。她们对马上的弓箭手说,为什么不骑马向南走?南面可能有我们从未见过的野兽在跑。弓箭手被那飞翔的草裙鼓舞着,马蹄踏响了雷霆。
     或许是因为哪个猎人为追逐一只雄泽而日夜不舍,突然就钻出了山林,看见了进一样的草原。草原的那种无遮无拦延伸了他的想象,扩张了他的好奇心,他望了一眼他的马,立刻就有了奔驰的欲望。但他还是沿原路回到那个洞穴,宣布了他的所见所闻。那是个爆炸性的消息,它让这个洞穴从此不得安宁。
     或许什么都不是,就因为严寒。这里的冬季太长,冰雪大厚,再凶猛的生命也显得脆弱。一定是大雪又灾难般地来了,萨满的一句咒语,几个世纪的沉默顷刻瓦解。衰老的酋长,迟缓地俯下身子,把眷恋的果核埋在洞口,踩灭最后一堆髯火,枯木样的大手一挥,这支队伍便夸父逐日一般,永远向南不回头,只将天涯的歌声交给大风传送回去……
    总之他们有太多的理由离开这个洞穴。在公元之初,这个世界发生了许多次全族式的大逃亡,逃亡者大多是被异族驱逐和追杀,惶惶然无家可归。只有他们不是,他们的逃亡是自觉自愿的,是一种向往和渴望,体面,且有点悲壮的美感。记得坐在大连的家中读东北的时候,这个洞穴在我心里就已有寓言般的深刻,它是这个民族的背景,是这个民族的子宫,它孕育了东北式的野性,东北式的激情,大东北的许多东西似乎都是从这是出发的。所以我从那时起就一直被它感动着,在向东北走去的时候,无论多么远,我是一定要去拜访它的。那天傍晚,当我真的站在了这个洞口时,我感觉是站在一种精神的源头。
    那篇祝文就在靠近洞口的壁上,被栅栏严密地封闭着。这个洞以及洞内的祝文,曾经是一个史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史书上有关于洞和祝文的记载,却不知洞之所在,文之所在,让后辈史学家找得好苦。据说有位女教授认为《魏书》上记载的那段一文肯定刻在嫩江以北的某个地方,但她找了一生也没找到。她的学生也成了教授,她的学生认定那段碑文肯定刻在嘎仙洞里,在他十几次的寻找又是一无所获时,他生气地用木杆向长满青苔的壁上击去。掉了一块苔,露出了刻痕,于是就有了一九八O年夏天的重大考古发现。于是对一个古老民族渊源的追溯就不只是想象,而是字真句凿的历史,大兴安岭也不只是一座山岭,而是一位厚重的母亲。
    祝文被青苔遮掩了一千五百年,它书写的是一个民族南迁的历程。
     那时肯定是没有路的。朝阳在左,晚霞在右,一边砍着荆棘一边在走。那横生的荆棘是一种亲情,即使挽留不住,也要让他们的出走并不容易。还有那些山,巫术一般此起彼伏无休无止,表达一种柔软的阻拦。但他们一直在走,他们的走是那么地感性,看不清前方有什么,只管走。走就有厮杀,与野兽,与异族,
甚至与自己的本家。他们更早的祖先是东胡,鲜卑是东胡的一支。鲜卑里面还有一个姓氏叫慕容,拓跋和慕容几乎是同时出发的,像兄弟之约。只不过,他们走到呼伦贝尔草原就分道扬镳了。慕容部落驻扎在辽河流域,让那一带成为三燕古都。有意味的是.最终来打三燕的竟是做了中原主人的拓跋。追杀野兽与异族的雄心,也可以转化为凌驾一切之上的野心。同根相煎,几乎所有的民族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都饱尝了这种痛苦。

     拓跋们在呼伦湖边住了八代。那是多么漫长的日于!那时他们只知道有湖,而不知道前面有一条更大的几 他们一下子从山里来到草原已十分地知足,再也不用与野兽搏斗却可以放牧一群白羊。与大兴安岭北坡的冰雪相比,草原简直就是一张巨大的温床,他们暂时忘记了走。然而在草原的日子也并没虚度,草原是一个练习场,他们在这儿准备好了一切,然后才打着呼哨,集合起马队,不到黄河心不死。草原使他们从纯真到成熟,使这个民族长大。
     他们走到大同,凿出了一个云冈石窟。走到洛阳,凿出了一个龙门石窟。在遥远的西北,还有几窟由他们精用细刻的敦煌。我没有到过这些地方,我只去过辽西。去辽西的时候,我曾经独自一人走到大凌河边,看北魏留给故乡东北的那座最大的石窟。从前是随着萨满起舞,入主中原,便成了虔诚的佛教徒。他们为什么要把佛像雕在石窟?是因为他们住过的那个洞穴?或许走出来才知道洞穴是多么安全,凿石穴便成了他们怀念以往的独特方式。他们心灵的洞穴过于幽深,我无法触摸。我只知道那些佛像逼真而且绚丽,让我可以由此想象并惊.羡北魏的繁华。
    拓跋们离开洞穴时,还没有自己的文字,壁上只挂了些羚羊角,兽皮,弓箭,当他们作为中原的主人回到老家时,已经可以写出饱满的魏碑体汉字。后来的人曾经盛赞中国历史上两个胆子大的皇帝。一个是赵武灵王,汉皇,却要他的臣民胡服骑射,他想用这个办法给中原的顺民们注入激情。另一个就是北魏的孝文帝,他恰恰是让自己的民族脱掉胡服穿上汉衣,甚至改胡姓胡语胡制为汉姓汉语汉制。这两个皇帝为的是同一个目的,就是拯救自己的民族。北魏的皇帝们的确让自己的民族在黄河岸边灿烂地升上了天空,光照化夏。然而,对游牧者而言,中原是一个大陷阱,中原的文明诱惑了他们,使他们身上的野性渐渐稀薄,中原的文明也埋葬了他们,使他们在那条古老的河里沐浴之后,便失去了本来的面目。
    鲜卑人获得了,却也丢失了。
    契丹人也是如此丢失的。
    还有女真人。
    蒙古人。
    满洲人。
    仿佛是一个定数。
   生活精致起来之后,他们可以找到回家的路,却再也看不见最初的洪荒。
   天渐渐地暗了,从那个洞口慢慢走出,心中有一咱酸楚在涌。曾经那么痴迷地奔走的拓跋们,走到最后,只剩下一段空灵的历史,一个光滑的洞穴。他们圆满地完成了逃亡者的使命,我像看了一幕古典悲剧,有开始有终结。
   我知道,那种举族逃亡今天已很难见到了,但,人永远是一个逃亡者,因为在人类的面前永远有一个中原。我就害怕地想,如果有一天我们被自己所创造的文明诱惑着跳了进去,谁来拯救我们呢?我们怎样才能不将自己丢失呢?
    鲜卑人留给我们的这个洞穴,既是让我们走,也是让我们回。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