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薛涛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237        发布时间:[2012-03-01]

末班车
作者:薛涛  来源:东北作家网

    一
  妈妈去世以后,我足足用了半年时间来忘记她。主要是忘记那些往事。那些往事,除去我太小不记得的,至少也有十年的,再加上许多片段,一件一件地忘记,太难了。我必须大段大段的删除。
  我狠狠踢了一场球赛,踢得筋疲力尽,几乎骨断筋折。从疲劳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我忘记了最初的几年。那几年,是我上学前的几年。据妈妈说,那时候我最磨人。相册里有一张那时我跟妈妈的照片。我站在一块石头上,跟妈妈一般高。妈妈笑着,有点疲惫,有点单薄。那是妈妈最廋的时候。我合上相册的瞬间,妈妈疲惫的笑似乎收敛了一下。我一点没有迟疑,把相册锁进一个抽屉里面。锁上抽屉,我打开窗子扔了钥匙。那个“小松鼠”一摔尾巴,就不见了。它一直“咬着”那把钥匙不放,现在,终于固执地跟着钥匙走了。它落在楼下的声音,我没听见。
  我忘记了那几年所有的事情,包括妈妈疲惫的笑,还有妈妈很单薄的样子。
  几天后,我去了游乐园,坐在过山车里狂奔了两场。我大汗淋漓,从安全带里解脱出来的时候,我忘记了读小学一年级那年的事情。
  ……
  我想尽一切办法,忘记了所有跟妈妈有关的往事。
  那天晚上,我跑进草帽胡同,站在胡同口,仰望天空说:“我把你忘了!”。
  我隐约看见妈妈转身而去,消失在茫茫星汉之间。
  我轻松地升入初三。
    二 
  妈妈弥留之际,我答应妈妈,一定考上重点高中,再考上北师大。我趴在妈妈耳边重复了一遍,不是我家附近的师大,是北京师范大学。当时,妈妈大概听清楚了,下颌轻轻点了点,然后就一步一步走远了。
  我天天想着跟妈妈许下的诺言,感觉要走的路还很长。我的数学和英语早已经一塌糊涂。我必须马上“出发”了。一周后,我迈出了很重要的第一步:每周末晚上补习数学和英语。辅导教师是住在校外的两个师大女学生。晚饭后,她们两个先要适当轻松一下。这期间,我在家等到体育新闻结束,再乘十二路汽车去她们的住处。两科补习结束,我能赶上末班车回家。
  末班车总是姗姗来迟,像一个散漫的男生,一路上干尽无用的事情,不知不觉就迟到了。我嘴里咀嚼着英语单词,就像嚼着口香糖,想一个一个把它们吞咽下去,确实很难。另外,我还要瞥着站点,免得坐过了头。我上车的站点叫师大站,在成福里下车。在师大站和成福里站中间隔着四站,分别是新世界、国贸饭店、小熊星座和草帽胡同。
  小时候,有一回我闹着要在草帽胡同下车,想看看胡同里面是不是挂满草帽。妈妈扭不过我,带我去了。我从胡同口找到胡同尾,没有一顶草帽。我就跟妈妈说:“这个胡同骗人,没有草帽。要是有草帽就好了。”妈妈回答我的话,我大概第二天就不记得了。一直没忘的是妈妈无限惋惜的样子。现在,连妈妈无限惋惜的样子我也不记得了。
  “新世界”是一个商场。有很多玩具,很多好吃的东西。一定还有别的。
  “小熊星座”是一个规模巨大的网吧。半年前,有一阵子我频繁在这里下车上车,直到有一天妈妈在门口喊我的名字。妈妈的身后跟着班主任。
  “国贸饭店”是爸爸去年经常去“应酬”的地方,一年前,妈妈在门口看见了爸爸和一个女孩子走进去。不久,妈妈就病了。
  这几个站点,只有经过“草帽胡同”时我愿意扭头看看,看看里面是不是意外地挂满了草帽。其他几站,我只顾低头大口咀嚼单词,再大口把它们吞咽下去。我听见它们咕咚一声落到了肚子里面去了。
  “成福里”是我的终点站。下了车,看一眼开走的末班车,它仍旧像一个散漫的男生,因为等着他的可能是一场训斥,回家的脚步有点犹疑。那副样子,让我想起自己频频光顾“小熊星座”的日子。在成福里下车的时候,本来应该看见小区里我家的窗子,可是那些窗子大多是黑的,我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
  师大的两个姐姐讲课特别投入,我也没让妈妈失望。第一场雪那天,我的月考成绩出来了,英语和数学的成绩都提高了不少。那天去补习,我在“新世界”下车了。服务员问我买什么好吃的。我就凭自己的口味买了一大包。两个姐姐皱着眉头吃着我买的东西,一边虚伪地说心意领了心意领了。坐在回家的末班车上,我猜想着那些食品的命运。我估计,我一离开,它们就被扔进了垃圾桶。或者,通通塞进抽屉,任凭一周以后生出青霉素。
  尽管这些想象不美好,回家的路上我还是很高兴。那天,我又在前一站“草帽胡同”下车了。我闭上眼睛,在胡同口站了一会儿。我想象着睁开眼睛的时候能看见奇迹。睁开眼睛的时候,没有奇迹出现。我有点失望,迎着雪走进去。整个胡同被雪覆盖着,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声音,似乎开始冬眠了。有一行脚印明明灭灭,伸进巷子。我紧紧踏着那行脚印往里面走了一段路,没看到我一直期待的草帽。我明知道是这个结果。我只不过想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意外。后来,我退了出来。我突然很惶恐,担心这行明灭的脚印把我引向某个异境,而那个异境里有我不想看到的人和场面。或者,那个异境无比诱人,让人贪恋忘归。
  中途放弃了末班车,我走着到下一站成福里。一路上,我都想着那行奇异的脚印。难道是送草帽的人吗?下雪了,给每个不回家的人送一顶草帽。我来晚了,没得到他的馈赠……到家的时候,我的头发湿漉漉的。房间里黑洞洞的,让我想到胡同通向的异境。我赶紧打开了电灯。妈妈离开以后,爸爸的工作不再跟同事轮换,夜班成了他一个人的。他值的夜班,专门负责接受新华社的最新电稿,发表在第二天的报纸上面。我观察了很长时间,也看出来了,他结束了从前的“应酬”,总是在我下车不久,就下班到家了。看样子,他乘坐的十九路末班车比我坐的十二路还磨蹭。从前,妈妈管着他,他常常  “应酬”到半夜才回家。现在,妈妈不管他了,他的“应酬”反倒消失了。难道,男人出生就是来跟女人唱反调的吗?将来,我怎么办。
  我是不是应该原谅他了?妈妈是怎么想的?不知道妈妈的态度,我不应该草率的决定。我就是这样想的。
  我坐在客厅里一边脱衣服,一边想像着悬挂在胡同里的草帽。很快,爸爸也回来了,头发也湿漉漉的。我跟他大声宣布今天月考的成绩。爸爸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朝我连竖了五次大拇指。
    三
  有一天,我发现,末班车上的人几乎是固定的十几个。
  我习惯坐在前排的座位上,这里离发动机很近,暖和些。还好,从来没有人跟我争这个好座位。在新世界下去的总是一两位。在国贸饭店下去的是两三位。在草帽胡同下去的常常是一个瘸子,他下车后并不进草帽胡同,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这几站几乎都是下车的,几乎没有人上车。
  小熊星座恰好相反,几乎不见下车的,通常要上来几个男生。他们兴奋地说着刚才游戏的精彩和失误,不时冒出几个脏字。其中一个就是面条。他长的又细又高,“面条”这个词就是给他预备的。要在半年前,我一定能参与他们的话题,把网络游戏的绝活跟他们显摆一番,没准还跟他们讨论一番。不服?不服就下车去,折回“小熊星座”实战几个回合。我努力不去听他们说的话,用大声读出英语单词的办法抵制诱惑。我一开口念单词,他们大多就蔫了,不说什么了。有一回,那个面条的阴阳怪气起来,大声说:“瞧瞧,咱们哥几个太不务正业了。赶紧用功吧哥几个!”说完,跟在我后面念起了单词。我念“——”,他也念“——”,另外几个觉得好玩,也跟着起哄念上了。整个车里其他的声响一下子全消停了,只剩下了我的“领读”。
  面条我早就认识,半年前我流连小熊星座时,几次跟他对手玩《诛仙》,是一个下手够狠的对手。谁能想到,半年后我俩还要在末班车里对阵。
  我全身的血沸腾了,在血管里面乱窜。不过,我让屁股狠狠压住椅子,做得稳稳的。我用最大的声音读:“angue!”。他们也跟着念“昂贵”。面条念完嘟囔了一句“什么意思,有点耳熟……”我念“fight!”他们也七嘴八舌念“费他”……我的眼睛冒着火。最后,不知为什么,我们突然一起爆笑起来,把嘴里的单词像饭一样喷了出去。就那样笑着,他们几个在草帽胡同东倒西歪地下去了。我跟他们挥着手,跟他们说:“帮我看看,草帽胡同里有没有草帽。那些草帽戴着挺帅的。”面条跟我招招手,“明天还玩《诛仙》去得了。再不,现在就下来,一起玩点别的!”面条那副真诚的样子,我都有点动心了,幸亏汽车及时启动,开走了。我跟前面开车的说:“要是晚开走两秒钟,我就跟下去了。”
  司机眼睛看着前面,跟坐在后面的我说:“你肯定不能那么干。你有你的目标,你的目标不是去那地方。比如我,我得把车往终点站开,别的大街再顺当,我也不能往别的地方拐不是?”
  他说的不错。
  在成福里下车的大概就是我一个人。汽车吱嘎停下的瞬间,我的心里突然很暖和。
    四
  第二天,面条他们果然又在小熊星座上来的。面条很亲密的样子,随着车子的摇晃,一屁股坐在我旁边。见面条上来,我不念单词了。
  面条瞧瞧我,说:“咋不念了?不念了我跟你说说昨晚我们干的事。”
  我扭过头,听他讲。
  “昨晚我们几个真去胡同里面看了,里面一个草帽都没有。那凭什么就叫草帽胡同呢。这起名还讲不讲点根据啊?”面条发起了牢骚。
  司机听见面条的牢骚,扑哧笑了,用经过两站地的时间,给我们讲了两个草帽胡同的来历。
  更早的来历是民国的时候,有个落魄的八旗子弟,什么都不会做。有一年夏天屋顶漏雨。这个八旗子弟不会修房子,也懒得爬上屋顶去看看。就跑到邻居家借了一定草帽戴。后来,屋子倒了,那个八旗子弟也死在里面。临死的时候,头上还戴着那顶草帽。草帽胡同由此得名。司机刚刚讲完第一个来历的时候,就到了草帽胡同。面条他们听得入迷,忘记下车了。 
  另一个来历是伪满的时候,这条胡同里都是篾匠铺子。有一年夏天,日本宪兵突然开过来,把胡同围个水泄不通,说有个女匪藏在这里,要挨个搜查。鬼子宪兵进来搜查的时候,却看见胡同里所有的人头顶都戴着一定草帽。那个漂亮的女匪就混在里面,最后不见了踪影。再后来,听说那个出主意救女匪的篾匠也上山当了土匪……
  面条听到这里,嘻嘻笑起来,说:“我信这个来历。这个来历,好像是爱情……今晚还去草帽胡同看看,看看有没有爱情?”车上仅剩的几个人也都笑起来,笑声把昏暗的车厢照亮了,成福里站也到了。面条嘟囔着“我信爱情这个”,跟着我一起下车了。
  面条跟我挥着手,说今晚他还去草帽胡同看看。他们几个就往回走去。
  第二天,面条他们没在“小熊星座”出现。第三天,也没有他们。我念着单词,有点无聊。经过草帽胡同时,我和司机都下意识往胡同里看了看,就好像面条真可能在那里站着似的。三天以后,跟面条一起玩的一个伙伴上来了,脸色很难看,也不说话。我赶紧转过身去,跟他打听面条哪去了。那个孩子脸抽搐了一下,磕磕巴巴说那天晚上他们在草帽胡同里溜达,有个下水井的盖子被人偷了,面条踩空掉下去了……讲着讲着,那孩子的声音突然小了,“那个井盖子,其实是当天晚上面条自己偷走的,卖了几十元钱,他打算想请大伙在小熊星座多玩几个通宵。”
  那孩子还说,面条临掉下去的时候正说着:“以后咱们别像那个废物,就知道跟人借草帽。再说了,咱们还要有像样的爱情……”面条刚刚说到这,一下子从地面消失了。他掉进自己制造的陷阱里去了。这以后,面条再没说出别的话来。
  面条就那样没了。用那孩子的话说,面条是死在自己手里,面条还没有过女朋友呢就死在自己手里。
  就这样,小熊星座那一站空荡荡的。不久又上来几个孩子,也说着游戏的事情,领头的是个小胖子,我猜他的绰号应该是萝卜。我读着单词,他居然没注意到我。我忘记了面条,继续默默念着单词。我真怕他过来跟我搭话,重演面条的遭遇。
  不过,没遇见几次,他们也消失了。这让我猜想不已,很担心他们的去向。
    五
  一转眼,春天来了,一切都是新鲜的。花是新鲜的,飞回来的候鸟好像也是新鲜的,跟去年飞走的时候不一样。这是师大的两个姐姐讨论的。真不知道她俩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侯鸟也跟人似的,有的是单眼皮,有的是双眼皮,有的很帅,有的不帅。
  她们这样说,我信。她们说的我都信,因为我的成绩又好了一点了。最主要的是,她们让我像当年迷恋网络游戏一样迷恋上了学习,把我彻底变成了“书呆子”。
  爸爸还是夜班。我们都很准时,一个乘十二路末班车,一个乘十九路末班车,乘十九路的上比十二路的晚回来一会儿。
  我突然想到爸爸的工作可能很无聊。失去了妈妈,他又不得不把无聊的工作做出点滋味来。或者,他也答应过妈妈什么了。是什么,我不知道。
    六
  春天太新鲜,所以短暂,转眼是夏天。中考在夏天进行。师大的两个姐姐都说呢,时间真快啊,六儿就要中考了。六儿是两个姐姐给我取的正规的“学名”。这个“学名”仅限于她俩使用。据她俩解释,这是取六六大顺的意思,希望我中考“大顺”。
  我的中考果然“大顺”,进入了重点高中的录取分数线。成绩下来那天,我又在新世界下车给她俩买好吃的去了。服务员问我都买啥。我想了想,说你爱吃啥就买啥。我又买回一大包食物。两个姐姐一边品尝一边夸我确实有进步,而且是全面进步。才补习一个学期,还学会讨女生欢心,知道她们爱吃什么东西啦。
  这一天,我们三个没补习,说了很多无边无际的话,有的话非常无厘头。她俩量好了,选个雨天去草帽胡同看看。我说那就带我一个。她俩没反对,条件是我要买点好吃的带上。跟面条一样,在两个来历里面,她俩也信爱情那个。
  我从两个姐姐宿舍出来,站在师大站的时候,决定给爸爸打电话。本来我打算先告诉妈妈,再告诉他。末班车迟迟不来,我有了空闲,就忍不住了,把IP卡插进去拨通报社夜班室的电话。接电话的不是爸爸。我说我找值夜班的丁一凡。对方回答说,丁一凡几个月不值夜班了,听说他儿子晚上在外面补习功课,他每天陪儿子坐夜里的末班车。
  我握着电话呆住了,大脑里全是昏暗的末班车里闪烁的人影。几个月来,我很少回头看身后,也无法看清他们的样子。即使是面条,在我的记忆里也是模糊的。我握着电话,扭过头四处张望。在一簇灌木旁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我踱来踱去,不时地看着末班车开来的方向。
  我抬起头,仰望着星空,默默地说:“妈妈,我们原谅他吧……”
  我隐约看见妈妈在星汉之间转身过来,朝我笑了笑。我发现,好像所有的星星都出来了。那条银质的河更明确了,自南向北静静流去。
  这时候,末班车露头了,摇摇晃晃开过来了。我扔下电话,朝那个背影喊道:“爸爸,末班车来啦!”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农村新报我说乡村四十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