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张笑天 来源:  本站浏览:1164        发布时间:[2011-02-15]

文学与时代

张笑天

  文学当然是人类社会的精神财富,是文人对时代、社会和人生的思考,是作家对生活的解读、反思,对道德、情操乃至人性的艺术的提炼、概括。

  古往今来,文学被视为崇高,文人也因其作品的流传而受敬重。即使是文人自己,也向来自视清高,每每自命“清流”,这当然是与 “浊流”对应而言,又常被社会认同。究其原因,是因为作家们立志为社会、为人民代言,勇于揭露丑恶、鞭挞腐朽,歌颂善良、正义和崇高,他们有理由“自命不凡”。有的作家主观意图并非要使自己成为道德楷模,但他们作品中着力塑造的真善美的人物却是公众的理想化身,哪怕带有臆造、拔高的理想主义色彩,却没有人反感。因为它反映了读者对进步、民主、自由和善良人性的向往,符合人类共同信守的文化道德标准和审美需求。

  常有这样的例子,即便是无行的文人,或品行不端的作家,甚至是鸡鸣狗盗之徒,可他笔下赋予人物的往往是美好和崇高。这明显是一种分裂,文坛、艺坛绝不鲜见。这种看上去不符合逻辑的人格分裂,也从侧面印证了人们审美文化需求倾向之大,也未尝不是公众给于作家的客观压力,使你不得不“就范”,不能不“从善如流”。否则你就是过街老鼠。

  现在似乎有所不同了,有了可以结束“分裂”的迹象,容忍丑恶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了。于是以丑为美,以垃圾为黄金的作品悄然而生,有人称这是“合理的逆反”,于是充满解构主义的作品纷纷出炉,他们解构崇高,颠覆崇高,戏谑人类公德,挑战美好情操,代之以丑陋的人性,甚至是动物性,仿佛这种丑恶的东西才是作家创作的本源和实质,并称之为“回归”。

  姑且说它是“回归”,也是一种倒退向鸿蒙未化的“回归”。实用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毒害社会和人心的后果不是显现了吗?在电视屏幕上,有人公开宣称“宁坐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上笑”,这是对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乃至审美标准的公然挑战和亵渎。

  有一位作家写了一部描写纯真爱情的小说,却被恶评为“唐吉诃德大战风车”,有人还搞了个问卷调查,据说有80%以上的受访者择偶的标准顺序是:一有钱,二有权,至于相貌、年龄、品行都无足轻重。

  也真就有为这种寡廉鲜耻者正名的小说相继问世!

  这样的文学还是大众文学吗?它还承载着教人向善、给人以光明希望和精神愉悦的使命吗?

  古今中外,经典大师们的传世之作,尽管他们立意之初并不一定有着什么伟大抱负,也未必以匡扶天下为己任,刻意要引导道德潮流,但当你受了作品的触动、感染和冲击之后,你不能不承认,它代表了那个时代的主流,作家是站在潮头的,他们所具备的文化和精神素质,那是绝对可以与思想家媲美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凡是伟大的作家,都是伟大的思想家,体现在他作品中的先知先觉的思想内核,就是时代变革的精髓。

  当今的作家,还有多少人具备这种良好的素质?还有多少人追求和向往这种神圣?

  一个作家,一旦与时代脱节,就失去了时代精神,必然空虚,文章苍白无力也就是自然的了。有的人,本来是驰骋文坛的现实主义大家,曾几何时,他的作品却变成了浮光掠影的、萎顿的、无聊的、阿猫阿狗的东西,无病呻吟,展示丑陋;甚至热衷于写暴力、扭曲人性、大谈“诗就是驴叫”,标榜“写作为了赚钱,和摆地摊没两样”……更让人费解的是,他们已失去了对生活的火热情感,用一种灰暗的、世界末日的心态来看待人生,大写兽性、人不如兽,理想、正义、时代使命,统统成了他们嘲弄的对象。杜甫、白居易诗歌中渗透的关注人生、忧国忧民情怀,他们认为十分可笑,鲁迅也被称为“伪君子”,甚至骂他是“汉奸”。一切都颠倒了,在他们看来,世界一片漆黑,文学岂能瞥见光明?

  很难想象,这种心态下还能有佳作问世。

  当然,每个作家的生存的时代、环境、经历、教养各不相同,允许他们的作品有多样性,有自己的风格,但不可以脱离时代而成为虚无文学。纵观世界文学史,即使像巴尔扎克那样,被人逼着还债而关起门来写“债务小说”,他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并不妨碍他写出辉煌的巨著。在这里,钱和文学是分开的,为钱而写,作品却是严肃而不带铜臭的,卖字却不卖灵魂。

  狄更斯说起他所处的时代,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作家眼中,好与坏并存,所以才要作家用笔来隐恶扬善啊!

  人是需要精神抚慰的,作家的神圣使命恰恰是用他的作品来满足受众的需求。好的作品可以给人疗伤,可以给人以慰藉,使人有精神的皈依、心灵的寄托。

  我绝不赞同空洞说教、为政治贴标签或图解政策。我们的文艺创作走过弯路,有过惨痛的教训。那时候审美价值是不能提的,惟一的标准是阶级斗争,今天回头看,令好多作家觉得赧颜,曾经红极一时的名家、名作,成为后来人们的笑柄。那时的写作是把自己装在框子里、套子里,用人物形象去阐释某种政治甚至是政策,还美其名曰“写中心、画中心”,是时代最强音。这是作家的悲哀、文学的痛,其实并非他们没有才华,只是人格被扭曲了,思想被格式化了,开出的必然是变异的花朵。也不必为此妄自菲薄,谁也不是神仙,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思想、道德的强制性标准,你的作品有过偏颇,你的人格有过缺失,都不要紧,谁也摆不脱时代的胎记。但勇于面对、敢于忏悔才是智者。巴金和夏衍都曾对自己在“文革”中当过“驯服工具”而懊悔,巴金甚至自批“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牛”,关键在于“觉今是而昨非”,他才能写出《随想录》以儆后人。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思想、道德和处世准则,不管怎么变,人类社会总是在进步的,中国亦然。

  面对变革与进步,文学的审美作用还要不要?思想启蒙还对不对?鲁迅精神是扬还是弃?鲁迅当年弃医从文,就立志从根上改良人生,改造国民性,他毫不讳言地称自已用文章当投枪、当匕首,他是冲锋陷阵的斗士。他用犀利的文章和锋利的笔,鞭笞丑恶、改造愚昧,他无情地批判没落、腐朽,却不忘在作品中渗透强烈的理想主义,鲁迅是时代的反叛者,又是未来时代的催生者,是始终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作家,《阿Q正传》《药》最为典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对人民充满了爱,他坚持用崇高理想去影响读者,为青年引导人生。再看当年左联那些热血青年作家,都是自觉以天下为己任,把改造中国当成使命的,他们既是作家又是革命家,面对贫弱的中国,他们通过作品呐喊,个人荣辱与民族命运紧紧融合在一起,他们的作品当然有着鲜明的时代感。当今天有人挑剔他们的文章太过浅表化时,我们不妨宽容一些,他们代表的是历史的主流,他们是站在时代大潮的潮头上的弄潮儿,这种以时代为己任的文学精神是不朽的。

  回想改革开放之初,从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到寻根文学,应当说都是伴随着时代脉搏在律动的,一大批作家从思想禁锢中解放出来,以井喷一样的气势,创造了一个时代的文学繁荣。这是反映时代、服务于时代,也推动了时代的一次文学大潮,它为解放思想、破除迷信,促进反思、奋进开路,对全民族的浴火重生,起到了号角作用。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门窗打开,新鲜空气进来,垃圾也飘了进来,这是不容置疑的。在物欲横流的时代,新的价值观、人生观、道德观都陆续登场,致使有些本来就是腐烂道德的再次粉墨登场。在文学圈子里,为其张目的各种旗号的文学流派也都应运而生。

  那么作家还要不要有与时代相匹配的文学理想、道德追求和时代审美精神了呢?必须承认,传统的理想、道德常常被边缘化了,于是文学理想开始沦落,它是沉渣泛起的没落道德的影子而已,又反过来加速它的腐化。过去称作家是人类灵魂工程师,现在还有光环吗?

  譬如对人性、民生的关注、关怀,有的作家往往是缺席的,倒不如网民来得清醒和激昂慷慨,网上浸透着正义的言论、主张,尽管有时失之偏颇或失度,但却代表着民心、民意和时代的意志,也可说是代表着时代主流意识的,我不知道它进入了多少作家的视野?进入了多少作家的作品?这样的时代,你还在写私人化的“喁喁私语”和“卿卿我我”,无视当下瞬息万变的社会,对此无动于衷,你事实上已被时代抛弃。

  作家即使是这个时代的普通一员,也没有理由放纵自己,自甘堕落,那是你自己的事,如果你用作品去贩卖它,你就有对世人“谋财害命”之嫌了。

  文学的滑落与上世纪90年代后文学批评的失语是有很大关系的。不是没有勇气发出自己的声音,就是拜倒在世俗(多种世俗)脚下,文学的两翼折其一翼不可,两翼俱损,还怎么奋翮腾飞?

  文学应不应该理想化?理想是对时代元素的提炼,理想绝不简单地等同政治,更不是“奉命文学”,而是对进步人类、民族精神的发扬光大。作家没有理想,他的作品就没有灵魂,作家不关注时代,他的作品就是抽走了灵魂的僵尸。

  我已年过七十,走过了50多年的创作之路,我为写作追求过、兴奋过、感动过、悲伤过、挫折过、成功过,我的文学生涯中,尽管有过许多挫折和痛苦,我都视为人生财富,痛苦和欢乐是我生命中的自我享受,惟一的标准是,我必须对得起读者。别人可以不喜欢我的作品,但我努力了,我是认真的、真诚的。即使是我受过严厉批判的作品,当年也是怀着敬畏之心的一种探索,也是严肃的。时代是最权威的裁判,事实不止一次证明了我付出的代价值得。我一直幸福着。

  现在有人喜欢说文坛浮躁,最危险的浮躁在于你自己耐不住寂寞,守不住清贫,抵挡不了文坛怪圈的诱惑和摆布。

  《易经》的最后一卦叫“未济”,指没有完成,表示大千世界还有缺憾,尚待完善。面对人类文明、国家进步、民族复兴,作家所能感知的一切,能表现的一切,也都是“未济”,文学繁荣的前景留给有使命感和责任心的作家的空间是无限广阔的。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