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素素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2096        发布时间:[2012-02-09]

最后的山
作者:素素 来源:东北作家网

    我天生地喜欢山,却没去过几座名山。
    十几年前去都江堰,顺路上了一回青城山。青城天下幽。那种温情的幽很对女人的口味,我在山L呆坐了半天不愿离开。几年后到泰山脚下开笔会,泰山并不高,因为它曾经被许多个皇帝封禅而成了五岳至尊。登泰山而小天下,是男人的感觉。它虽不像青城山那么适合我,只缘它是山,就让我禁不住感动。
    山在我心目中既是父性的又是母性的,可以毋庸置疑地信赖,可以无所不能地支撑。我曾经想,山最好总是在我的背后,不用回头看它,便知道它有什么。它不是阻挡我的屏障,而是将我托起来看得更远的那个肩膀。
    面对长白山的时候,我第一次有了寻找和攀援的冲动。然而就像小时候吃母亲分给我的那块带齿形花边的饼干,我总是一口只吃掉一个齿,当把那一圈儿的齿吃光了,才向中间一点一点旋转着吃去。那个夏天,那么渴望走近长白山的我却在那片山地上绕来绕去走了很久。我好像害怕走得太快,甚至希望永远也走不到它的最高处,而我永远在向着它走。
    在我的感觉里,长白山与别的山是不同的。别的山多在中原热闹处,通向那里的每条路已磨得十分光滑,路边的事或山顶的寺也修得相当精致,喧哗的人声和鼎盛的香人,将它们深深地陷入了红尘和欲望之中。长白山遥远而淡漠。它不单纯是地理的风景的概念,更是一种象征。它将自己安放在人迹罕至的东北部边缘,背日本海而面向中原,既是一面巨壁,也是许多树许多乌许多种族生命的栖地。它从十修饰过自己,没有一座寺观,也没有一条故作玄虚的廊或桥,仍保留着它成为山时的本色。对于那些生命,它永远是它们所来的方向,所回的终极,是幻觉和肉体浪迹之后还要归宿的地方。
    因为它是这样一个地方,所以我既想走近它又怕走近它。走近它,是想用文字亲密地表达我对它的崇拜,告诉它,它是我心灵的图腾。怕走近它,是因为深深的敬畏。
    雨在这里格外地密集。我已在白山市听它喧嚣了三天,每天打着个在大街上乱走,走累了就坐上带雨遮的三轮车,告诉车主,随便走吧。那个城市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有一间专门卖山货的大厦,里面有长白山的蘑菇蕨菜楱子雉鸡熊胆人参,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山珍。我有半天时间呆在那里,它包罗万象,像把长白山撕碎了一块一块一丝一缕地摆放在商贩的柜台上。我闻到了长白山浓郁的体香。
    那雨仍没有停的意思。市中心大街另一个惹人的风景是艺术摄影,装潢夸张的婚纱影楼一间挨着一间,给这个灰暗的不甚整洁的城市涂上了一层扎眼的亮色。异地他乡,我突然就好意思去照那种化了妆的将人弄假了的相,而且照了厚厚一摞。这是被雨折磨出的情节,是长白山给予的一次浪漫。
    终于从白山市去了抚松。可是到了抚松,又下了一天的倾盆大雨,连宾馆的门都没出去,听服务小姐说浑江边昨晚有一家人让突然上涨的江水冲跑了,长白山的雨真够厉害。第三天早晨,大雨骤停,我们开始启程上山。抚松的朋友忙着往车上搬饮料罐头面包水果的样子,真像一次探险或远征。他们无数次去过那里,却仍然郑重其事。只有我是完全陌生的,此前走在那片山地的某个地方时,我只在晴空之下远远地遥望过它缥缈的轮廓。现在的心情,紧张得有些疼痛。
    车子走了一段很长的泥泞之后,到达松江河镇。抚松的朋友说,这里是长白山西麓的入口,买了门票,就算走进长白山最原始的那一部分了。
    门里门外,果真就是两个世界。树越来越密,路越来越窄,车和人都突然间变得渺小,佛一下子从今天沉入远古。我想起家里墙上挂的那幅油画。画家曾经告诉我,这是长白山。我说,长白山在哪里呀。画布上是一片深色的迷茫的树,中间有一条向尽头延伸而去的土路,我没有看见什么山。现在才明白,那的确就是长白山,他画的就是此刻我正在走的地方。只是它比油画更显得古朴。
    像往家的方向走。人类其实就是从森林里走出去的。在这片森林里就曾巢居过狩猎的人群,他们集结成一个个人间集团,然后走出去与中原人厮杀。夫余的后裔高句丽没能打过中原,被撕扯得七零八落了。肃慎的子孙女真人和满洲人骑着马先后两次雄踞中国,让长白山终于为自己养育出的猎手绽开了骄傲的笑。
    大概就因为有这样的故事,长白山让中原人一直不敢小觑。他们向大东北张望时一眼就能看见那座巨大的山。它那鲜明的边缘,它那可望不可即的远,调动了中原人的想像力,于是长白山的名字也不断地变幻。战国时的《山海经》载: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日不咸,古有肃慎氏之国。那是两千年前,他们在望见了不成山的同时,还望见了一个自由自在的王国。汉魏时不知为什么改叫它单单大岭、盖马大山,或许是它阻挡过中原人东征的队伍,曾经让他们对那一脉大岭大山望而却步?到了南北朝时又叫从太山,隋唐人则叫它大白山、白山。总之它一直就在中原人的注视之中并被他们反复地描摹和揣测,他们似乎早就预感到从那山里会走出一个称霸中原的民族。
    长白山,是从辽金两朝开始叫的。那时的东北人已经能自己编史书,《金史·本纪》的开篇就写道:生女真地有混同江、长白山,混同江亦号黑龙江,所谓白山、黑水是也。我想,山是女真人的家山,理应由他们命名。
    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原始森林。它是树编织的自然之初的混饨状态,以古老和沉默,制造出一种令人眩惑的悲剧氛围。我看见,每一棵树的面孔,都沧桑欲语。每一棵树的身上,都长满了苔藓,披挂着如网的荆藤,却将岁月的负荷一轮一轮盘旋在心里。有的死去了仍英雄般地站着,枝已枯黄了还是那么美。它们是为了给原始森林做最后的支撑,为活着的分担霜和雨。也有倒下的,倒的姿态很悲壮,森林是它们的杨褓也是它们的墓地。它们会在漫长的岁月里渐渐消失,那种消失的凄美更衬托出站着的活着的苍凉。只有在这里,才能如此真切地感受生与死无边的轮回。
    长白山是垂直的。车于在旷古的寂静中盘旋着上升。山的神秘愈加浓重,氯氟如梦,迷茫若仙。那位画家朋友告诉过我,长白山海拔不同树也不同,背包里的油彩不够用。我以为他是艺术家的夸张。当我的脚我的目光真正地抵达到这里,才知长白山隐藏了一幅从温带到极地几千公里长的巨大画卷,在这个倒悬的画面里,自下而上呈现出如四季一样截然不同的自然景观。
    就这样走过来了。刚刚还看见伟岸的松树与柔软的白烨相拥相睇,温情如夏。转眼间便只有松树独自上路了,苍凉似秋。而当穿出高大的松林,在那云低野茫的山间望见突然矮下去的白色岳桦林时,便有一种走到天地尽头的惶惊和寒冷。
    我从未见过这么孤独而美丽的树。它们梦一样弯曲着洁白的躯体,一会儿在风中颤抖,一会儿被雾精裹住。它们是倾斜的风景,几乎匍匐在地,却挣扎着抬起头向上,绝望地蔓延。自然界也有身体语言。可是岳样林在诉说什么呢?它属于长白山,而且属于这个位置,这是命运,它是在与命运抗争么?
    在它之上,是绿禁般的高山苔原。我在这里停留得太久。如果长白山是一个美人,这片苔原就是长白山袒敞的胸颈,白色的岳样便是美人衣领上丝质的饰边。岳样在那个时刻断肠般夏然而止,树与苔由此分界,如艺术大师的一个杰作,这世间因此而有了长白山顶的美丽。
    所有的车和人都停泊在这里愕然凝望。像正在追逐着什么,刹那间目标消失,被魔或仙引领到一个不可知的所在。人们似乎不习惯接受这样的神秘,因为在他们周围再也没有树造成的幻觉,目光所及,多是无遮无拦的旷野秃丘。他们对长白山抱有大大的希望,然而向长白山走来的时候,并不是一路都有树,原始的长白山在高处,它已如一只被择净了毛的公鸡,只剩下一个英俊而孤独的冠了。所以他们像孩子似的向长白山顶奔跑.如饥似渴,当穿过了森林又看见了光秃时,一下于不能适应。长白山是如此的单薄吗?
    记得在来的路上,曾看见一大片刚刚倒塌的原始森林。朋友告诉我,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一场飓风,还是美国人最先在卫星上看见了那片突然间遇难的森林 立即通知给中国人。这当然是不可抗拒也不可援救的天灾,然而,既然数百年的生长能被一场飓风毁于一旦,人类只能眼看着它们一点一点枯朽腐烂,那么,长白山顶这最后的雄冠,也可能在某一个时刻化为乌有。那一瞬间,我曾在I里感到一种不由自主的惶惊。
    在来的路上,我还曾让车在树最茂密的地方停下,我要用手抚摸一下那些粗大的树干,感觉自然和年轮的力量。在树间穿行的时候,我大声地喊:东北虎你好!熊瞎子你好!但是没有回应。这是原始森林,但这里太安静了呵!我特别想与最凶猛的动物相遇,我觉得如果这时候从森林里走出一只野兽,不管它是什么,我都会感到亲切。然而,我只惊动了一只小松鼠,它机警地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眨眼之间就不见了。后来我们上车又继续走,不一会儿,前面那辆吉普突然一个急刹车,我看见一只马鹿从吉普车上方闪电般飞跃过去。这是我在长白山原始森林看见的惟一的一个高大动物了,无论如何,我与动物也算是擦肩而过了。
    我禁不住想,除了土著的猎人,谁最早走进了长白山?是伐木者、还是采参人,我像是在追究一种责任。这其实并不重要,自然混沌,人也混沌,无论谁先走进长白山,都不会空着手。走进来的人,只有到长白山衰败枯竭那了天才会住手,才会跪下来为哺育过自己的大山祈祷。如今,长白山不但在中国是最后
的山,在世界也是,它是欧亚大陆北半部山地生态系统的典型代表,已被联合国列入人与生物保护圈,今日长白山的一只鸟,或者一片树叶,都变成人类共有的了,不许哪个人随意拿走。这一切,都因为失去得太多了,才想起严守。然而整个长白山地都稀疏了,只有这一小块葱笼,人类真的能守住它么?
    站在岳祥林与高山苔原之间,人们目光迷离。眼前的景象或许让他们再也不能麻木了,树的生命是脆弱的,森林并不是海拔多高都可以茂盛地张扬。山下的树因为亲近人类,而被人类弑杀了。在长白山顶,他们一定是第一次听见自己灵魂的尖叫。
    车不能再向上,人只能步行去天池。天一直是阴森的,偶尔有浓雾弥漫过来,这时又下起了雨。我裹紧了薄薄的夏衣,任大粒的雨滴敲击着冰冷的额,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向隐匿在雨雾中的天池走去。
    天池是长白山最后的秘密。
    依稀能听见两千五百万年前的那一场造山运动。地球的西部,喜玛拉雅由海底巨鲸般拱起,东北部地壳也随之断裂,长白山呱呱如赤婴横空出世。到。百万年前第三纪十期,当地下那条圆而长的火山颈喷发,长白山顶便张开了这个巨大的锥体火山口。开始时它是如炭的于热,因积水而成天池。环绕着它,海拔两千五百米以上的山峰就有十六座,主峰白头山高达两千六百九十一米。天池后来又有过无数次喷发,最后一次是在三百年前。有人说,长白山死了。还有人说,长白山活着。死或活,只有天池知道,天池是长白山的心。
    走近天池时,风雨大作,雾气更浓,只能看清一个注明中朝分界的5号石桩。我紧紧抱住了它,生怕风将我吹进那个沸锅般蒸腾的天池里。许多人为避风而蹲在天池内沿的火山灰上,尺就是如絮的雾,我总觉得他们要滑下去,而他们就蹲在那里,盯着天池,仿佛那雾一会儿就能散尽,他们就能看见天池碧绿的水以及水里的那只怪兽。   
    有的人或许就是为了那只怪兽而来,目击者把那家伙说得神乎其神,几与外星人飞碟差不多了。人们耐心地等待着雾散,等待着怪兽出现,然而此刻,天池对所有的人都紧锁着。我想它是晴过的,更多的时候却是这样深掩,它不知打碎了多少人圆梦的心情。问问自己,似乎并不在意是否看见天池,身到心知,是另一种感动。
    雾更浓了,整个山上仿佛只有我自己,能够感觉的另一个存在就是天池,我听见了从天池里哗哗流出的瀑布。天池是一座圣坛,我能想象出瀑布流淌的方向。向北,流出一条图们江,向南,流出一条鸭绿江,向东,流出一条松花江,它们如血脉般向大东北蜿蜒。松花江与黑龙江、马苏里江汇合,勾勒出辽阔的三江平原北大荒,图们江与鸭绿江则以它们的柔软和清澈,切割出一道漫长的国界,曾有木帮在江上放排,他们唱着歌儿给岸上的女人听。这就是从天池飘落的三条江,它们终日流淌,风与石头溅起的浪花,打湿了往昔的岁月,浇灌了属于长白山的繁荣。有天池,就不会荒凉。
    天池的深处至今仍珍藏着一个美丽的神话:天女佛库伦与她的两个姊妹从天上飞落人间,在天池里洗浴嬉戏,突然看见一只灵鹊,口衔光艳鲜美的十果,落在她的衣襟上,佛库伦喜而食之,生得一子,他就是满族的始祖。佛库伦则是始祖母,她让自已的民族保存了对母性的崇拜。这个虚幻的故事所造成的意象,一直笼罩在爱新觉罗氏的头顶,然而当他们走出山林走进中原,有一天突然想起祖母的长白山时,竟连回去的路径都模糊了。
    他们开始寻找来处。公元1677年4月,当朝皇帝康熙钦派官内大臣武穆纳等首次踏查长白山。帝日:长白山系祖宗发祥之地,而今无人确知。尔等即赴镇守乌拉将军之处,这选知路者以为向导,详细考察前来。武穆纳们即刻出发,当年8月返京复命。帝又日:长白山乃发祥重地,奇迹甚多,其山灵,宜加封号而祭之。于是加封为长白山神,并在吉林乌拉修了一座望家殿。
    祭山便是祭祖,长白山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家园。康熙王光绪,清廷先后13次派人探测勘查长白山,大清的皇帝凡东巡吉林,必去望祭长白山神。最后一个来的是薄仪,那时他正在做着日本人的儿皇帝。有意思的是,这位儿皇帝逃跑后宣布退位,也是在长白山下。大山之子,并没有走出多远。
    我在长白山地盘桓时,曾登过吉林小白山上的望祭殿,如今它只剩下一块残破的基座。我试着从那里向长白山遥望,什么也看不见。可知爱新觉罗氏当年的望祭,只不过是做做样子,那些猎人的后裔已经弱不禁风了,他们再也走不回长白山。
    既然走不回去,就将它封存关闭。康熙乾隆祖孙俩在望祭殿上三叩九拜之后,便用一道漫长的柳条边墙把长白山围了起来。长白山成了一座空军。天池是老祖母的眼睛,守望百年,望眼欲穿。
    我就这样在雾中想象着天池,直到离开也十看见它的真面目。在我眼中,天池只适合猜想,不可以接近。
    回来的路上,经过梯于河和锦江大峡谷。它们也是某次火山爆发后留下的奇观,是长白山的隐私。梯子河是一道欲裂十裂的山缝,下面有嘭嘭的水鸣。锦江大峡谷则是将大山打开了,看起来像一句灰色的预言。我想它们能知道下一次火山爆发将会在什么时候发生,知道人类还能享受多久的宁静。它们会告诉你,原始的绿色已所剩不多,长白山随时都可能从休眠中醒来,如果扰了它的梦,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地球也将进入下一纪了。
    自始至终,我都是惶恐的。总感觉长白山在动,欲裂。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农村新报我说乡村四十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