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金仁顺 来源:  本站浏览:1217        发布时间:[2011-01-24]

去远方


金仁顺


    凌晨五点半,我去车站接孜枚。这差不多是一天中气温最低的时刻,天气预报为零下23度。
    此刻,天还没亮透,从雪地上面浮起的寒气是淡淡的紫色。
    除我以外,还有几十个接站的人,全缩在厚厚的防寒服里,有一个中年女人的脸蛋好像两个冻柿子,颜色像,质地看上去更像。她戴着厚厚的棉手套,手里举着一块招待所的牌子。
    从广播里传出一个女人懒洋洋的声音,说火车正点进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冰冻的气氛缓和了一点。又过了一会儿,几个穿制服的女人从值班室走出来,一人把着一个出口站定后,呵欠打得整张脸都撕开了,也不用手挡一挡。接站的人全都聚集到旅客出口的栏杆边儿上,头从帽子里伸出来,脖子抻得长长的,往出站口的方向打量。
    出站口仿佛一张扁扁的,巨大的嘴巴,伴随着广播声开始往外吐人,先是几个,然后是一大群,脚步声轰隆隆地朝出口处涌过来。
    我站在人群后面,背靠着一根廊柱,同时盯着两个大门,以防孜枚从我的视线里漏出去。
    我和孜枚有五,六年没见了。她曾经给我写过一封信,说她要去厦门发展。此后的几年她一点消息都没有。三天前,她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她现在在东北,回厦门前想见见我,如果我方便的话,她将从我所在的城市飞回厦门,这样一来,我们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我对孜枚说,“你一定要来,到时候我去车站接你。”
    我的肯定反而让孜枚犹豫不决似了,她沉默了一会儿,又问我,“你真的欢迎我吗?”
    “当然,我们再不见面的话,我快要记不得你长什么样儿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大声地冲话筒里面喊了一句,“快来吧,臭丫头。”
    孜枚笑了,“好吧,我去。”
    放下电话后,我又回到写字桌前继续校对一篇小说,我坐了半个小时,连一页纸都没翻过去。孜枚的身影在那些黑字中间隐隐约约地抖动,好像正从文字里面走来,又好像刚预备从文字里面离去。

    上初中三年级时我得过一场病,休学了半年后,回学校复读时我插班到孜枚所在的班里,和她坐同座。孜枚穿着一件款式和质地都很新潮的衣服,拉链从后面一直拉到领子上。可能是她浅巧克力色的皮肤,或者是她嘴唇的那种丰满,孜枚给人以异样的感觉。多年以后我才找到词来形容孜枚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她很性感。
    我们的班主任叫徐文清,是个瘦瘦的,很寡相的女人,总是梳着直楞楞的短发。我从来没看见她穿过一件颜色鲜艳的衣服。徐文清在管理学生方面有一套独特的办法,她认为只有保证了纪律,才能保证成绩。初三年级的教室是一排平房,徐文清的脸常常出现在某个窗子边儿上,往教室里面打量。如果哪个倒霉蛋儿上自习课说笑打闹时被她抓住了,肯定是要挨上两个耳光了。
    每天放学前,徐文清都把犯了错误的学生叫到黑板前面来站成一排,这种时候班里变得鸦雀无声,抽耳光的声音听上去格外响亮。徐文清的脸上泛起红润,眼睛比任何时候都变得更加明亮。我们都猜想徐文清那么热衷情于抓纪律,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打人的需要。
    我插班还不到半个月,就发现徐文清不喜欢孜枚,而且似乎到了恨她的程度。她看着孜枚的眼神儿就好像她是一个多么下流的人似的。
    有一天我在操场上遇见徐文清,她很亲切地叫了我一声。
    我站住等她。
    徐文清走到我面前,她比我只高半个脑袋,但她身子里好像灌了铅,或者铸了铁,很有重量感,压得我不敢抬头去看她。
    “最近我经常看见你和曲孜枚一起上学放学了。”
    “有时候——”
    “你怎么能和她那样的人一起上学放学呢?”徐文清的口气变得不太高兴。
    我抬头看了看她,她很温和地望着我。
    “曲孜枚可不是什么正经人,以后离她远点儿。”徐文清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走了。
    这件事我从来没对孜枚说过。后来我知道徐文清差不多跟所有与孜枚走近的同学说过类似的话,孜枚知道这些事儿,她恨徐文清恨得牙痒痒。

    但是,也不能说徐文清的话没一点儿道理,孜枚的确是个很另类的女孩子。我在高中时代所经历过的震惊,差不多全是通过孜枚带来的。那时候孜枚已经在一所技校读书了。技校和工厂联系得比较多,课程也不只限在书本内,技校的学生每个月都有机会到工厂里实习。在我看来,孜枚已经过上非常社会化的生活了。她给我讲的很多事情也证明了这一点。
    有一个星期天,孜枚来家里找我,我们闲聊了一会儿,她突然停了口,表情神秘地问我,“你知道吃什么样儿的药能打胎吗?”
    我呆怔了一会儿,很快把目光移到她的肚子上。
    孜枚笑了,“不是我,是帮别人问的。”
    “你为什么不去问你爸?他是医生。”
    “烦他。”孜枚撇了下嘴,说起别的事情来了。
    孜枚的爸爸名声不好是出了名的,他经常与女病人发生婚外情,在挑选情人方面,标准随和得让人难以接受。孜枚的妈妈管不了丈夫,一有事儿就对着孜枚哭哭啼啼。
    高中一年级那年的暑假,一天下午孜枚匆忙地跑来找我,她穿了一身运动服,还有球鞋,怒冲冲地对我说,“我要去打一个人,你敢不敢跟我去?”
    “打谁?”
    “我爸又和一个女的搞到一起去了。还想和我妈离婚。我要去教训教训那个臭不要脸的第三者。”
    以前我从没有过打人的经历,但孜枚把话说出来后,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换上了运动鞋和牛仔裤,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孜枚带着我,一路飞快地蹬着车子,来到一家饲料加工厂。那个女人在这家工厂里当会计。孜枚在找我以前,已经做过调查了,那个女人三十多岁,没结婚,有点胖,平时骑着自行车上下班。我问孜枚她长得什么样儿,“就是一个贱货的模样。”孜枚说。
    我们在饲料加工厂外面等了整整一个下午,那天的太阳非常毒辣,把地上的土全晒成了粉末状,我们站在马路边儿上,汽车开过去后,卷带起一阵雾状的尘土,落到我们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鞋上。我的手心被渗出来的汗弄湿了,粘乎乎的,而嗓子眼儿里却干得冒烟。
    我和孜枚反复商量着打人的事儿。需要我做的事情很简单,那个女的骑车或者推车走出单位大门后,我只要上前拖住自行车就行了,孜枚认为她自己足够对付她的。孜枚的腿又长又直,以前在校体育队受过训练,初中三年她一直保持着年级五千米长跑冠军的头衔。我们预定的目标是把那个女人打得面目全非,让别人一看见她的脸,就明白她因为生活作风问题挨了揍。
    我和孜枚那一下午让太阳把头皮都晒疼了,也没见到想等的人,后来我们向从工厂里面走出来的一个人打听那个女人,他说她得了感冒,没来上班。
    我和孜枚推着车子往回走,孜枚的脸色很难看。走着走着,她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她可能没得什么感冒,呆在家里与我爸爸鬼混呢。”
    我没说话。整个下午神经绷得太紧,这会儿一放松下来,全身上下有一种懒洋洋的痛疼感。

    我看见孜枚从人群里出来了,她没怎么变,头发染成了棕红色,和肤色很配,紧身的皮夹克竖着毛领。她边走边和身旁的年轻男人说着话,他手里拎着一只红色的提箱。
    “孜枚——”他们检过票从出口出来,我叫了一声迎。
    孜枚对着我绽放了一个笑容,走过来抱了我一下,她的脸颊贴到了我的脸颊上,身上的皮革气息和车厢里沾染到毛衣上的烟味儿冲进我的鼻子里。“你的脸比冰块还要凉。”孜枚说。
    “给我吧。”我从她手里把一个背包拎过来。
    孜枚转身从站在身后的男人手中把提箱接了过来,冲他笑着说,“真是太谢谢你了。”
    “别客气。”那个男人的目光恋恋不舍在孜枚的脸上咬着,“有空打我手机。”
    “好的,再见。”孜枚冲他挥挥手,拉着我往外走。
    这会儿,天光已经大亮了。
    “你的朋友吗?”我问孜枚。
    “不是,在车上坐卧铺时正好对面。他献了一路的殷勤,下车还帮我拎箱子。”孜枚低声说。
    “你本事挺大的嘛。”我笑了,拦了一辆出租车,招呼孜枚坐上去。
    “忘了徐文清说过什么了?勾引男人是我的特长啊。”
    “你还记得她啊?”
    “永远也不会忘。”孜枚的嘴唇上抹了银色的口红,在这样的早晨,她不化妆的脸孔看上去冷冰冰的,像个病人。
    “你还不知道吧?”坐进车里后,孜枚说,“徐文清的丈夫死了。就是那个胖乎乎的,戴着眼镜的小个儿男人。听咱们班长说他上街买菜,一辆大卡车从他身边开过去,车上装的圆木没捆好,卡车转弯时甩出来一根,正好砸在他的太阳穴上,当时就把他砸死了。”
    “这么巧?”
    “可不是。徐文清现在是寡妇了,身份变得多时髦啊,我原本打算找机会当面向她表示祝贺的,可惜时间来不及了。今天上街时我们顺便去趟邮局吧,往我们的母校给我们敬爱的徐老师发一封贺电,再送给她一束鲜花。”
    “算了吧,她对你再怎么不好,毕竟也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孜枚笑微微地说。

    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当年孜枚也是这么说的,为她妈妈赌着一口气。
    那个下午我们空手而归后,孜枚自己又去那个女人的单位堵过她两次,都没遇上。有一天在街头倒碰上了,她和一个女同事在一起。
    孜枚骂了一声“破鞋”就冲了过去,一巴掌煽到她脸上,还顺手扯住了她的一绺头发。那个女的起先被孜枚打懵了,但她很快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儿了。两个人动起真格的来,孜枚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她的嘴角被那个女人用头撞出了血,脸颊上还被打青了一块。那个女人的同事以拉架做借口,从后面抱住了孜枚,让那个女人趁机在孜枚的肚子上踢了好几脚。
    孜枚打不过,就喊叫了起来,把那个女人和她爸爸的臭事当街抖落了个干净,床上床下的毫不避讳,惹来了一大堆人看热闹。那个女人不敢恋战,抡圆了手臂在孜枚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两巴掌,然后和同事一起离开了。
    孜枚捂着肚子,在地上蹲了半天才站起来。看热闹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孜枚看见一家五金商店门口站着一个留寸头的小伙子,衬衫白的像雪一样,下摆掖在洗得发白的水磨蓝色的牛仔裤里。他穿得一本正经,眯着眼睛看人的表情却有股吊儿朗当的劲头,一支烟叼在嘴上,来来回回地动着。
    孜枚扶着停在路边的一辆自行车站了一会儿,那个小伙子笑嘻嘻地朝她走过来,“你挺勇敢的啊,这么瘦还敢一个打两个。”
    孜枚没说话。
    那小伙子凑近到她的身边,低声和她商量,“你给我做女朋友吧。我来替你打架,你想把她打成什么样儿我就把她打成什么样儿。”
    孜枚没理他,转身慢吞吞地往前走。
    他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自我介绍说,“我叫小于。”
    孜枚捂着肚子,在一家饭店门口站住了。那家饭店的大门上镶着两块大玻璃,阳光反射到上面,像镜子一样亮。孜枚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
    小于站在她的身后,两手插在裤兜里,表情很友善。
    孜枚盯着镜子里的人,问道,“你真能替我打她?”
    “没问题。”
    “打掉她的两颗门牙。”
    “行。”
    “打肿她的脸。”
    “行。”
    “打她个鼻口窜血。”
    “行。”
    “把她的头发再拽下来一绺。”
    “行。”
    “打死她。”
    小于盯着孜枚的脸。她是认真的,他也变得严肃起来,“打死她我们也别想得好儿。”
    “你干不干?不干就拉倒。”
    “打个半死行不行?”小于问。“打两次,每次都打她个半死,合到一起也差不多算是打死她了。”
    孜枚犹豫了一会儿,说,“行。”

    “你们不一起睡吗?”孜枚在我的两室一厅里四处看了看,她注意到每个房间里各有一张单人床。
    “我们感情不好。”我开玩笑说,用电壶煮着咖啡。
    咖啡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冻僵的身体慢慢地缓过劲儿来,又变得柔软了。“小于怎么样?他也在厦门吗?”
    孜枚走过来坐在餐桌边,“我们离婚好几年了,我这次主要是回来看儿子的。”
    我盯着热咖啡上面白雾状的蒸汽,“你们的感情不是一直很好吗?”
    孜枚笑了笑,用勺子在咖啡里搅起一个漩涡。
    第一次见小于时,他站在我们家门前的一棵树下面,个子不高但很挺拔。烟头上的那一点红在夜色里特别醒目。孜枚和我在房间里聊了一个多钟头,她没告诉我有人在外面等她。
    孜枚从我家里出来后,小于把外衣脱下来搭在她肩上,冲我笑了笑。我没看清他的五官,但他的那个笑容令人难忘。
    我对小于的最初印象和孜枚一样,看他不像街头混混,倒像个大学生,还有一股大学生身上缺少的洒脱劲儿。
    我高考那年,小于带着孜枚出去旅游,回来后,孜枚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和父母翻了脸,搬到小于家里和他结了婚。
    小于不再和原来的朋友交往了,找了一份临时工,很认真地做丈夫和爸爸。孜枚和我谈起自己婚后的生活,说她看着小于时,常产生奇怪的感觉,无法相信他以前是在警察的枪口下面混日子的。那几年他们过得很苦,小于三天两头儿的换工作,孜枚在工厂里当化验员也挣不了几个钱,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顾,又养着一个孩子。孜枚整天蓬头垢面的,顾不上收拾自己,拉扯孩子的形象像个农村妇女。
    “后来就决定去厦门了,小于的姑姑在那边开了一家鞋厂,我们倒不想沾什么光,但好歹希望小于能有个稳定的工作,不用整天担心被老板炒鱿鱼。而且南方经济发展得快,赚钱可能容易些。”孜枚苦笑着说,“我们过去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人一做起买卖来,就没什么亲戚不亲戚的,除了钱以外其他的事情都谈不上了。”
    小于做了几个月就做不下去了,他要回东北去,但孜枚不肯。来厦门以前她已经和单位办完了停薪留职的手续,回去后她也和小于一样变成没有工作的人了,这几年来,她对家里困窘的生活越来越难以忍受,对往日的朋友因为她身上的变化发出的惊叹也早已厌倦透顶了。在厦门,没有人认识她,这是一个她想干什么都行的地方。
    小于知道孜枚想干什么,结婚五年,他第一次动手打了她,出手很重。孜枚想起当初自己被另一个女人打的情景,想起当年那个穿白衬衫的小于,眼泪哗哗往下淌,她一边流泪一边笑。
    小于打不下去了,“离婚吧。”他带着孩子独自回东北了。

    除了路费以外,小于把钱都留给孜枚了。孜枚用这些钱买了两套衣服,到酒吧里坐台去了。“那一段时间我总是想起徐文清,她真厉害啊,那么早就看出我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注定要走到今天这一步。”孜枚苦笑着说。“小于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说我在骨子里和我爸是同一类人。”
    “那种经历,是不是很难受?”喝完咖啡,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我很怕我的话题会伤害孜枚,但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还可以吧。”孜枚笑了笑,“我是个生过儿子的女人了,和小女孩不一样。你想象不到吧?我在酒吧里面还挺受欢迎的。”
    “你一向对男人很有吸引力。”我笑了。
    “男人们也都这么说,有几个女孩子很不服气,老找我的麻烦。有一次喝酒,我借着酒劲儿骂她们,我说我们这样的女人就像是水泥地上的灰尘,都活到了别人用脚往下踩都踩不下去的份儿上了,还争个屁啊?”
    “有没有遇上过好点儿的,能托付终身的?”
    “机会还是有过的,但我放弃了。坐台那会儿有一次一个广东人包了我,我们俩在包房里唱歌,他随身带着一个大包,顺手扔在沙发后面。我们刚唱了一会儿,他接了一个电话,急急忙忙地要出去,临走时,他让我在包房等他,替他看着那个包。我以为他一会儿就回来,就答应了,结果一等等了七个多小时,中间好几次我都想甩手走人了,但又一想自己都答应过人家等了,这样一走了之多不好。一直到下半夜两点多了他才回来,他都没想到我还在等他。见面以后我气坏了,对他没什么好声气,我对他伸出手说,赶紧把小费给我,我要回家了。他把钱夹拿出来,让我自己从里面拿钱,随便拿多少。他的钱夹塞得满满的,至少有五千块钱。平时我陪客人唱歌收一百块钱,那天虽然没怎么唱歌但我等了那么久,我决定多拿点儿,就从里面抽了两百块钱,剩下的全还他了。他好半天没说话,从沙发后面拎出那个大包打开给我看,里面一沓沓的全是现金,把我吓了一跳。那个家伙说他走南闯北,没见过我这样的三陪,非要投资让我做生意不可,那时候我心灰意懒的,什么也不想做,就推掉了。”
    “这样的机会不会经常遇上的,你怎么轻易的就放弃了?”我替孜枚惋惜。
    “那个男人也这么说过。但我当时就像跳井似的,明知道有根绳子能拉自己上去,就是不去拉,想试试自己掉到井里以后是什么感觉。”孜枚笑了,她翻出一包烟来问我,“可不可以抽烟?”
    我起身给她找了个烟缸放在手边。
    “后来我遇上了一个政府官员,挺帅的,我第一次出台就是跟他。我们在五星级酒店里过夜,他很喜欢我,想和我保持长久的关系,对我提出了一些条件,比如不能再去酒吧那样的地方坐台,不能穿露肩膀的衣服,不能单独出去喝酒,要我把烟戒掉,平时看看书听听音乐之类的,弄得我挺烦。还有我们每次去酒店时,他不能和我同时出现,总是计算着时间,一遍遍地用手机联系,确定好了没有人看见我,我才能偷偷地进入他的房间。有一次他被人缠住了,我等了他一个半小时,那天我穿了一双新买的高跟鞋,腿肚子都站得快抽筋儿了,我在心里感慨,妈的,出卖自己还费这么大的劲儿。见面以后他看出来我不高兴了,跟我讲了半天大道理。我说算了吧,我配不上你,我们还是分手吧。他沉默了半天,问我,你想清楚了吗?不后悔?我说我想得很清楚,不后悔。他说那就分手吧。说完他拿出一些钱来给我,我说我不要钱。当时我心里挺不好受的。但他误会了,马上变得非常警惕,问我那你想要什么?我看他那么紧张,心想这又何必呢?我对他笑笑,从他手里拿过钱装到自己的包里。那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面,不过我经常在电视上看见他,他还是很帅,很精神。”
    “他以后我又和几个人来往过,后来遇见了现在这个。他比我还小一岁呢,已经开了好几个厂子了,和台湾新加坡的商人做生意。我们认识没多久,他给我买了一套房子,包了我。二奶里面很少有我这样快三十岁的,大部分都是二十岁左右。我问他干嘛包我呀?年轻漂亮的有的是。他开玩笑说姜是老的辣,后来又对我说他喜欢我做人的方式,话少,带我到任何的场合,我从来不胡乱插嘴。我说这是职业道德。这话让他笑得不行,其实我说的是实话。做我们这一行的,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儿没经过?想过安生日子就得把嘴闭严实。”
    “他待你好吗?”
    “还行。除了我以外他可能还有人,不过这不关我的事儿。他爱来就来,不来我就和另外几个住邻居的‘二奶’打打麻将,逛逛商场。如果出去吃饭他会提前几个小时打电话通知我,我洗洗澡做做头发,把自己打扮好。他方便就开车来载我,不方便我就自己打车去酒店。他的朋友们也都对我不错,有时把贿赂他的钱直接塞到我手里,这时候,我就得看他的表情了,如果他点头,我就拿着。他摇头,我就说什么也不拿。半年前他给我找了份工作,让我在一家厂子里当出纳,活儿挺简单的,管管钱而已。我这人马虎惯了,有一次把付钱时,四百多看了一个零当成四千付给人了。好在那人是老客户,把钱又还回来了。这事儿让他知道了,跟我发了一通脾气,说我除了在床上还有点儿本事外,什么也干不好。”
    孜枚的烟灰忘了弹掉,很长的一截,撑在白色过滤嘴的上面。
    我看了看表,问孜枚,“中午你想吃什么?我来请客。”
    “吃朝鲜冷面吧,”孜枚说,“在厦门吃不到正宗的朝鲜冷面。”

    我带孜枚去一家炭火烤肉店,叫了烤排骨,烤牛肉,烤鱿鱼,水果色拉,外加两碗38块钱一碗的冷面。
    “光说我了,你呢?过的怎么样?”孜枚忽然问我。
    “马马虎虎吧。杂志社里人不多,关系倒很复杂,不过也正常,天底下的单位都是一样的。我这人你也知道,不会说领导爱听的话,不招人待见是肯定的。不开心的时候我也想过回家作自由撰稿人算了,可是,在家写东西的日子也不好过,很寂寞,何况也不见得能写出什么成就来。就这么混日子吧。”
    “他呢?对你怎么样?”
    “他一个月有二十天是在外面过的,跑东跑西的,整天与美女打交道,没准儿在外面也养着人呢。”
    孜枚抬眼看我。
    “如果是你这样的,我会和她和睦相处。”我笑着说。
    孜枚白了我一眼,“你少来这套。”她埋下头去吃东西,好半天没说话。
    我有点儿不安,“怎么了?你不高兴了?”
    孜枚抬起头,眼睛有点儿红了,“其实,你用不着这样来安慰我。”
    “我没有,真的。”
    好一阵子都没说话,炭火正旺,我们往烤盘上放东西,响起一阵滋啦滋啦的声音。
    “小于开了一家烤羊肉串儿的店,挺赚钱的。这些年来我寄给他的钱,他一分也没用,一笔一笔全存在存折上了。”
    “孩子呢?”
    “快要上小学了,长得很像我。”孜枚沉默了一会儿,笑笑说,“他很讨厌我,就像当初我讨厌我爸爸一样。”
    “小孩子都是这样,你长年不在身边,难免会生分些。小于呢?又结婚了吗?”
    “没有。这次我们见面,他对我说,如果我愿意留下,他可以当以往的一切没发生过。我说这怎么可能呢?发生过就是发生过。现在你嘴上这么说,到我们真睡在一张床上时,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你又何必说得这么露骨呢?”
    “我说的是真心话。小于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我没说话。
    “这次回去的时候,我一直住在宾馆里,有两次我留小于过夜,他都不肯。厦门的那个,说我只在床上有本事,可如果别人连床都不和我上的话,我岂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孜枚,”我低下头,眼睛盯着面前的盘子,“别说这种话。”

    我和孜枚从饭店里出来时,天色开始变暗了。出来时我们已经把箱子提包带在身边了,预备着吃过饭后直接打车去机场。
    “才四点多钟,”孜枚看了一眼手表,说,“厦门这时候还亮着呢,也没这么冷,穿一件毛衣就够了。”
    在街边等车时,看见有人抱着一个花篮,从对面的一家鲜花店里出来,他抢了我们叫的出租车。
    “鲜花在这样的天气里,娇贵得让人心疼。”孜枚望着对面的男人。“南方就便宜得多了。”
    我拦了另一辆车去机场。
    到机场后,孜枚办了保险,拿了登机牌。我们一起来到候机室外,在落地窗前站了一会儿,夜幕如一件黑色大氅,正铺展开,缓缓地朝着我们这边覆盖过来。
    “要不你留下吧,我帮你找一份工作先安顿下来,以后再作别的打算。”
    “算了吧,”孜枚笑着摇头,“我已经不习惯东北的冷天了。厦门的生活挺好的,满街都是不认识的人,漂亮也好,难看也好,哭也好,笑也好,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和别人没关系。有时候我在大街上,好像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然后我就会想起你,想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儿。看到你,我就能想起自己,”孜枚突然转过身来抱住了我,湿湿的脸颊紧贴着我的脸颊,对着我的耳朵轻声说道,“好好活着。”
    然后她松开手,拎起东西走了。
    我看着孜枚,她没回头,一次也没有。她办完手续往候机室里走时,我大声冲着她的背影喊道:“孜枚,你也,好好活着。”


2001年<大家>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