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金仁顺 来源:<<作家>>  本站浏览:1623        发布时间:[2011-01-24]

人说海边好风光

金仁顺


1

    海就在眼前。很辽阔的一片蔚蓝,风里裹挟着咸腥的味道,海鸥在天上叫着,姿态优雅地划着弧线。天和海宛若两个没有边际的镜子互相对照。
    罗晶站在海边,离其它人略远一些。风吹着她的裙摆,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浪花像一排排牙齿不断地朝她的脚咬过来,她不无愉悦地想象着海水里的盐分或许会在脚趾头被风吹干时,挂上一层白霜似的东西。
    罗晶是顶替丈夫李江波的名额加入这个旅游团的。她在大学图书馆里工作,放暑假闲着没事儿,李江波有预定的手术来不了,问她想不想散散心,她一时心血来潮就来了。在机场和医生们一碰面,罗晶就后悔了。
    这个旅游团加上导游小姐一共才十个人,除了她和导游小姐外,全是医生,其中包括来自肿瘤医院的一对新婚夫妇。
    “放心吧,我会像保护眼珠一样保护好她的。”杜新颖对李江波大包大揽地说,还像哥们儿似的在他肩上拍了拍。
    导游小姐杜新颖活泼漂亮,她以前为医药公司带过几次团,和很多男医生们都有交情,他们平时也经常叫她一起出来吃顿饭喝喝咖啡什么的。医药公司这次出资组织旅游团时,有两个医生打电话给旅游公司,点名要来她带团。
    杜新颖的话并未让李江波放心,他忧心忡忡地看着罗晶,罗晶走到安检处隔着人向他挥手告别时,还觉得他在犹豫着要劝她留下来。
    罗晶顶替李江波,成全了新婚夫妇,按原定计划,新娘得和杜新颖住一个房间。医生们出来松,闲着无聊整天拿新婚夫妇打趣儿,话说得没深没浅的。罗晶抱怨医生们没有口德,杜新颖却不以为然,说新婚夫妇在肿瘤医院工作,生生死死的事情早都见怪不怪,这几句玩笑话太小意思了。
    杜新颖年纪不大,对人对事却很有自己的见地。这次旅行,她们朝夕相处,虽然只认识了几天,但由于分享了彼此的秘密,已经成了很亲密的朋友了。
    来海边前,在酒店门口上车时,杜新颖用手肘捅了罗晶一下,让她朝新娘看。
    新娘油脂过剩,脸上长了许多痘痘,除非不得已,她从不靠近杜新颖和罗晶,像一只家雀整日栖息在新郎的臂弯中。新郎身材粗壮,一副老实相儿,三分之二的语言都用笑容代替了。
    “往身上看。”杜新颖提示了一下。
    新娘穿的七分裤和短衫都是时下正流行的,亮丽的花色把她的皮肤衬得黯淡了不说,腰长腿短的毛病也一览无余。
    “她的腰很硬。”杜新颖为罗晶指点道,口吻仿佛是资深的医生,“这样的女人在床上通常没什么趣味儿。”
    罗晶被逗笑了,又有些难为情。尽管她与杜新颖的某些谈话令她自己也感到惊奇,但那毕竟是夜晚的话题,是受到灯光的诱惑不由自主地说出口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杜新颖说的这些话让她很不自在。

2

    如果没有杜新颖,这次毫无趣味可言的旅行,很可能会让罗晶提前踏上归途。大家一日三餐围着同一张圆桌吃饭,医生们轮番讲黄色笑话,也不管嘴里是不是有东西,笑得没遮没拦的,罗晶提心吊胆的望着他们,会咽软骨受气流的波动,一个不小心,食物就会进入气管里。
    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除了讲笑话,男人们都抢着和杜新颖说话,彼此间很夸张地争风吃醋。杜新颖像幼儿园的阿姨分糖果似的,把甜美的笑容和同样甜美的抚慰话均分给除了新郎以外的所有男人,还能分出精力来实现对李江波的承诺,照顾罗晶,做一些把清淡的菜转到她面前,水果上来后先替她挟一块之类的小事。
    罗晶很服气杜新颖,她比她还小几岁呢,但是狂成熟。“狂”也是罗晶刚跟杜新颖学的形容词。她对男人有亲和力,对女人也是一样。可能与她们是在机场认识的有关,她们的在很短的时间里迅猛发展,游游刚刚开始,她们已经为回家后制订了很多到哪家餐馆吃饭,到哪家商场逛街以及在哪家美容院做香熏等一系列计画了。
    罗晶为能认识杜新颖而高兴。本来她是一个连电视都很少看的人,休闲的时光大部分都用看书打发了。而杜新颖回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机,用声音把房间装满。哪怕是睡着了,电视也是开着的。更令罗晶吃惊的是,杜新颖每次从浴室里冲完凉,总是光着身子就走出来,一边用浴巾擦头发上的水,一边对着镜子打量自己。
    杜新颖身材很棒,腰细腿直,乳房很丰满。由于经常带团外出,她的皮肤晒成了巧克力的颜色,只有乳房和下身那一段得以幸免。有一天夜里杜新颖站在罗晶面前,让她看看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异样。
    “你什么意思?”虽然都是女人,但杜新颖这么一丝不挂的,罗晶觉得很窘迫。
    “我可能是怀孕了。”杜新颖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月经推迟了快十天了……人家说如果怀孕的话能看出来。”
    罗晶结婚好几年了,却没怀过孕。李江波和前妻有一个儿子,对要孩子的事情不大起劲儿。而她一想到怀孕时变形的身体,还有抚养孩子要应对的琐碎事物,先就怕了。
    罗晶在杜新颖身上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要不,让新娘子过来看看?”她提议。
    杜新颖笑了,“那我还不如找个男医生看呢。”
    话题很自然地落到杜新颖的情人身上,她坦言自己有过好几个情人,在她肚子里留下隐患的这个,半个月前与她刚刚分手,他是医生,也是有妇之夫。
    “刚开始我们没想怎么样,他有个同事,老开我们玩笑,见面就问他,你是不是看上杜新颖了?看见我就问我,你和谁谁谁上没上过床啊?有时候当着我们俩的面也这么问。其实是他自己想泡我,但我从来不搭他的茬儿,他就老拿别人垫背。不过他老这么问来问去的吧,时间一长,我看见那个人的时候,就有些不自然了,他也和我一样。有一天我们凑巧在外面碰上了,他问我去哪儿?我说回家,他说我跟你回去行不行啊?他那样子半真半假,像开玩笑似的,我也开玩笑似地应了一声,说行啊,跟我走吧。我们就这么着一起回家了。”

3

    罗晶猜出了杜新颖的情人是谁。罗晶看见他和她在酒店咖啡吧里一起喝咖啡。他叫陈朋,和李江波是同事,在飞机上,杜新颖挨着罗晶坐,指指点点地把每个人的背景都给她介绍了一遍,指到陈朋时,他好象有感应似地转过头来看了她们一眼,罗晶一下子就记住了他。
    昨天罗晶给他们照相时,在镜头里看到的东西也很有意味。新婚夫妇还是自成一体地躲在一边,其它的男人们都试图能离杜新颖近一些,她的腰被一个人圈着,肩膀却被另一个人搂着,她的头朝站得笔直的陈朋倾斜了过去。
    平时男人们围着杜新颖献殷勤时,陈朋的态度也很微妙,虽然他处于热闹的圈子中间,但不怎么说话,倒是杜新颖,经常拿他当盾牌把别的男人挡出去。
    “我喜欢话少的男人,”杜新颖毫不掩饰对情人的留恋,“他平时不爱开口,但我们俩在床上时狂和谐,我一到他手里就全身发软,随便他把我摁扁搓圆。”
    “你们为什么分手?被他老婆发现了?”
    “不是。”杜新颖笑得有些苦涩,“我把以前和别的男人之间的事儿告诉他了。纸里包不住火,有些事儿早晚会传到他耳朵里去的,我还以为我自己坦率说出来,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有好处呢,结果倒好,他把我当成狂不正经的女人不说,还因为这些事儿是我主动告诉他的,他更觉得我厚颜无耻了。”
    “你本来就狂不正经,你本来就厚颜无耻。”罗晶心想。
    虽然此时此刻的杜新颖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儿,虽然罗晶拿她当好朋友,但她还是站在了那个隐身的受害者的一边。杜新颖讲述故事的口吻让罗晶不舒服,那么自然,好象她在说一件平常事。
    “你怀孕的事儿他知道吗?”
    “连我自己都没搞清楚呢,他怎么会知道?”杜新颖叹了口气,“我从来没遇上过让我这么着迷的男人。他也知道我喜欢他。他可能因为这个害怕了,怕我破坏了他的家庭,我把以前的那些事儿告诉他,没准儿正中他下怀呢,他做出一副很介意的样子来表示他爱我,在乎我,然后再用感情受到伤害的理由来跟我提分手,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怎么跟个分析家似的?”罗晶笑了。
    “分手以后我每天都想他,像录像带倒带似的把我们俩的事一遍遍地重放。他有几根花花肠子我早就有数了。”
    杜新颖这么清醒,罗晶也没什么话好说。
    “别总说我了,说说你吧。”笑容又涌上杜新颖的脸,把刚刚呈现出来的忧愁挤走,“你有没有过婚外情啊?”
    罗晶笑了,“当然没有。”
    “什么叫当然?!”杜新颖哼了一声,“没有什么事儿是当然的。就算你现在没有,也不能说你以后就没有。”
    她的态度让罗晶有些不舒服,“我以后也不会有。”
    杜新颖的笑容里面充满了不相信。
    “那李江波呢?”
    罗晶楞了一下,“……也没有吧。”
    “他跟你说没有,还是你觉得他没有?”
    “我觉得他没有。”罗晶想了想,回答道。
    杜新颖的脸像电视屏幕一样飞快地变换了好几种表情,“你凭什么认为他没有呢?”
    罗晶想说“他不是那种人”,但立刻觉得这个回答十分荒唐,当初她和李江波谈的那场恋爱,也是婚外情啊。
    “李江波这种类型的男人对女孩子最有吸引力了,成熟,成功,有钱,有风度。”杜新颖自言自语般地说了几句,冲罗晶笑了,“不过你很安全,李江波很爱你,开口晶晶长闭口晶晶短的,惟恐别人不知道他有一个漂亮可爱的老婆。”

4

    早晨罗晶和杜新颖去餐厅吃早餐时,杜新颖新换的一件红色的牛仔短裤引起了男人们的注意,说她的屁股像两个煮熟的螃蟹盖子。只有陈朋说了一句,“体恤很漂亮啊。”
    “李江波送我的。”杜新颖说。
    陈朋楞了楞,看了罗晶一眼。
    罗晶笑笑。体恤衫是两个月前李江波送给罗晶的生日礼物,她平时很少穿休闲的衣服,这次度假才把体恤衫带了出来,她到浴室里冲淋浴前把体恤衫放在床上,出来后,发现杜新颖穿著那件体恤衫在镜子前面左扭右摆地照来照去。罗晶就做了一个顺水人情,把体恤衫送给了她。
    吃完饭他们先去水族馆参观,天气闷热,水族馆里人挨着人,味道很浓烈,罗晶被熏得头晕脑胀的。那些隔在玻璃幕墙后面的鱼们也好受不到哪里去,整天给这么多眼睛盯着,偶而闪光灯那么一闪,不吓出病来才怪呢。
    “我以前见过你。”陈朋对罗晶说。
    “是吗?”
    “在医院的电梯里。”陈朋说,“你得了病毒性感冒,李江波带你去打针。你身上披着一件乳白色的羊绒大衣,头发比现在还要长。虽然生病,但头发却又黑又亮。”
    那是两年前的事儿了,陈朋的记忆力让罗晶吃惊,还有他讲起往事时的语调,成心要提醒她他话里包藏了很多意义似的。
    罗晶也留意了一下陈朋。他是医生,却有一张有愁善感的脸,喜欢用眼睛而不是嘴说话。在刚刚结束的学期里,罗晶被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弄得焦头烂额,他每天到图书馆里来,罗晶对他的冷淡丝毫也不影响他熊熊燃烧的爱情之火。被比自己小十岁的男生爱上是件很可笑的事情,不只是同事,连李江波也偶而拿这件事开罗晶的玩笑。陈朋和那个男生长得有些相像,尤其是盯着人看时的眼神儿。
    “你在大学里工作?”
    “在大学里的图书馆工作。”
    “啊,难怪。”陈朋笑了。“你一点儿也不像老师。当老师的身上都有一股灰扑扑的味道,身上浮着一层粉笔灰似的。”
    “不一定吧。”罗晶想说现在有些老师上课已经不用粉笔了。
    “我是说那种感觉。就好象我们身上总有一股消毒水味儿,有时明明没有,但别人一知道我们是医生,我觉得他们的目光立刻变成了能闻到消毒水味儿的目光。”
    罗晶笑了笑。
    “你们说什么呢?”杜新颖在前方等着他们走近,“告诉你陈朋,别打罗晶主意啊,我跟李江波保证过要做护花使者的。”
    “你做她的护花使者?”陈朋笑得很不简单。“你想办法护自己吧。”
    杜新颖瞪了陈朋一眼,拉着罗晶走了。她有些激动,抓着罗晶胳膊的手指有些抖。
    罗晶很懊恼,觉得陈朋真是卑鄙小人。他和李江波是同事,不至于愚蠢到打自己的主意,他讨好她的惟一解释是为了和杜新颖划清界线。
    回酒店时,陈朋坐到了罗晶的身边,那个位置一直是杜新颖坐着的。罗晶很不自在,想换一个座位,又担心小题大做,被别人看出端倪反而不好。杜新颖照例是等所有人到齐后最后一个上车,她看见座位被陈朋占了,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中,罗晶专心致志地望着窗外,仿佛被外面的景色迷住了。蓝色的海随着旅游车的飞驰在视觉里变成了大幅的绸缎,被风吹起了一连串的褶裥。

5


    他们在餐厅吃完饭才回房间休息。杜新颖心情不好,对男人们的玩笑话爱搭不理的。午饭的气氛很沉闷。回房间以后,杜新颖和往常一样打开了电视,但声音放得比平时响,仿佛是在提醒罗晶,她不想说话。
    如果说在餐厅,杜新颖摔脸色是给陈朋看的,但回到房间里还沉着脸,那显然就是冲着罗晶来的了。罗晶觉得自己无端被卷入一件不干不净的事情里去了。下午去游览植物园,她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去了。
    杜新颖睡了午觉冲了淋浴,又变得活泼开朗了,她硬把罗晶从床上拉了起来,让她洗脸搽防晒霜。罗晶体会出杜新颖的动作里有婉转道歉的意思,也就不好再计较别的了。这一折腾花了不少时间,她们下楼的时候,其它人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了。
    陈朋还坐在上午坐的位置上,身边的座位空着。罗晶到车后面找了个位子坐下,杜新颖最后一个上来,坐在陈朋身边。一路上,陈朋给杜新颖出脑筋急转弯,有说有笑的,其它人也跟着帮腔,车里又打情骂俏热闹起来。杜新颖的脸色一放晴,外面的阳光也格外灿烂了似的,罗晶望着窗外,觉得自己像被甩出来的人。

6


    植物园建在山上,树木葱郁,但因为季节的缘故,绿得没什么层次。倒是一些供游客休息的木椅、草棚因为涂上了鲜艳的色彩,增添了一些观赏性。杜新颖边走边讲,男人们围在她四周,如同绿叶扶花。
    罗晶落在人群后面慢慢地走,她看见新婚夫妇开小差,踅向一处种满了郁金香的路,也朝与他们相反的树林走去。
    树林里温度一下子降了好几度,空气也清爽起来。罗晶的心情慢慢地沉静下来。
    杜新颖虽然耍耍小性子,可这几天自己不也是在她的照顾下,才玩得很开心吗?明天他们就要回家了,有什么事儿是将就不了的。
    罗晶想着心事,有人碰了碰她,她才扭过头来,不知道陈朋什么时候也溜了出来,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他递了一瓶给她。
    “一个人在林子里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罗晶犹豫了一下,接过水。
    “也许有蛇。”
    “我不怕蛇。”
    “那男人呢?……像我这样的男人?”
    罗晶看着陈朋,一圈一圈儿地拧着矿泉水瓶的盖子,有另外一种话语正从他的眼睛里面源源不断地往外流淌。
    她喝了两口水,笑了笑,“你这样的男人?你是哪样的男人?”
    “我是哪样的男人,这得由你来回答。每个男人在每个女人眼里形象都是不同的,打个比方说吧,在杜新颖眼里我还挺不错,但你怎么看我,我就不得而知了。”陈朋朝罗晶靠过来,从树叶间隙漏下来的阳光好象都掉到他的眼睛里了。
    罗晶的太阳穴突突突地跳着,仿佛有人在她的脑袋里面打鼓似的。她甚至来不及生气,很奇怪地看着陈朋,真是色胆包天啊,他和李江波是一个单位的,和杜新颖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和自己一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他凭哪一点认为我是个轻佻的,可以随便勾引的女人呢?!
    “你找错人了。”罗晶轻声说。
    “其实,”陈朋盯着她,看出她是认真的,有些尴尬地笑笑,“我只是开个玩笑……”
    罗晶没笑,转身往林子外面走。
    “生气了?”陈朋在后面问。
    罗晶没说话。
    “真生气了?”
    罗晶还是不声不响。
    “李江波也经常和女人开玩笑的,比我过分得多了。”
    罗晶站住了。树林外面阳光像金色的大雨,晒得人睁不开眼睛。她把插在头发里的墨镜拿下来戴上。
    “他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呢,你不会一点儿不知道吧?”陈朋走到近前,“杜新颖也和李江波睡过。”
    罗晶站在树林边儿上,眼看着陈朋的身影在阳光中变得白花花的,直至完全被融化掉了。如果不是手里握着矿泉水的瓶子,刚才发生的一切简直可以被当做是灼热的阳光给她制造的一次幻觉。

7


    罗晶在一个凉亭里坐着,脑子里嗡嗡直响,和草丛里知了的叫声混在一起。她试着回想这几天来发生的事儿,除了李江波在机场时欲言又止的表情外,其它的印象都变得支离破碎了。
    杜新颖跟李江波拍着肩膀保证说她会像保护眼珠一样保护她。
    “你可真是有眼无珠啊。”罗晶嘲弄自己。
    手机响了,罗晶从包里掏出来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着杜新颖的电话号码。
    “你跑哪儿去了?”杜新颖大呼小叫的,说了一个地点让罗晶赶紧过去跟大家会合,他们要从另一个出口下山回酒店。
    罗晶走到约定的地点时,只有杜新颖一个人在等她。
    “他们去参观飞禽馆了,”杜新颖指着不远处的飞禽馆给罗晶看, “我说里面的味儿让人恶心,劝新娘子别进去,但她说无所谓。她和她老公都快变成连体人了。”
    罗晶根本没听清杜新颖说的是什么,她盯着杜新颖,她的脸在阳光中闪闪烁烁的,和灯光下不同。她的脸在灯光下面像女巫一样有股魔力,她们在一起度过的第一天夜里,她就在这张脸孔的诱惑下说了三年前她跟李江波在这里度蜜月的事儿,他晚上可以不停地做爱不说,白天在海边帐篷里也缠着她不放。他们的头顶上有人踩着沙石啪嗒啪嗒地来回走,罗晶担心别人听到李江波的喘息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在杜新颖的提醒下,那些往事连罗晶自己都有些意外,她从未想过这些事情那么完好无损地保存在她的记忆里。
    虽然杜新颖喜欢赤身裸体,但真正赤裸的那个人其实是她。
    “我快被晒昏了,”杜新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再有一刻钟他们才能出来,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
    离飞禽馆不远有一个山坡,山坡上有几棵树,像伞似的撑起一片荫凉。杜新颖拉着罗晶朝树下走去,最粗的那棵树下有两块石头,她们坐了下来。
    罗晶打量着坐在她前面的杜新颖,她身上的这件体恤衫真的是李江波买的生日礼物吗?也许本来就是杜新颖买的罢,她送给李江波,凑巧赶上罗晶过生日他没有买礼物,就把它转送给她了。现在体恤衫绕了一圈儿,又回到了杜新颖的身上。罗晶由体恤衫想到被它遮蔽的身体,想到那两个未被太阳晒黑、宛若白色拳击手套的乳房,想到李江波曾经把头埋在它们中间……一股冷气像蛇一样从心底里涌上来,罗晶在36度的高温天气中忍不住发抖。
    “……明天就可以把你还给李江波了。”
    罗晶回过神儿来,听见杜新颖说的后半句话。
    “你呢?还想去找你的情人吗?”罗晶问。
    杜新颖背对着罗晶,沉默了一会儿,笑了,“我的情人可多了,你问哪一个?”
    一个想法儿随着杜新颖的笑声钻进罗晶的耳朵里,然后在她的脑海里迅速地生根发芽,充满诱惑。她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在她们面前是一个很大的山坡,如果她假装跌倒把杜新颖撞倒的话,她会从山坡上一直滚到山下……
    罗晶被自己的想法激动起来,神经像一根根乱麻朝着同一个目的拧紧变成一股绳子,只要飞起一脚……
    这对杜新颖来算不上什么,她早就和男人摸爬滚打地炼出好身手了。罗晶想看到她啃一嘴草的样子,那些草根会让她尝尝苦涩是什么滋味儿。
    理由后找都来得及。罗晶对自己说。
    太阳晒得她头晕,她根本什么都没看清楚时,杜新颖就滚下山坡去了。事后她可以这么跟医生们说,这几天她和杜新颖的亲密关系他们都看在眼里,谁会怀疑她呢?即使陈朋有那么点怀疑的话,他也不会轻易流露的,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拔出萝卜带出泥。       
    杜新颖突然站了起来,罗晶的心随着她的动作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
    “他们总算出来了。”杜新颖指着飞禽馆的方向说,她转头朝罗晶看过来时,楞了一下,“你怎么了?脸色煞白煞白的?”
    杜新颖伸手过来摸罗晶时,她把她的手臂挡开了,不过力量不大,至少不足以把人推倒。

8


    “你去哪儿了?”杜新颖身上裹着一条浴巾,用遥控器在调电视频道,“李江波刚才打过电话,我告诉他你跟男人幽会去了。”
    “是吗?”罗晶在床边儿坐下,她也朝电视上面看,两个没有节目的频道显示出时间,差半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天了。
    她的身体还处于兴奋的状态,不光是有一小瓶威士忌在她的肠胃里做祟,她的肌肤上面印满了陈朋的吻,就像树上挂满了树叶一样,她一活动,那些吻也变得生气勃勃。今天是他们在这个城市里度过的最后一夜,晚饭后杜新颖带着大家去广场看街舞。罗晶说身体不舒服想回房休息,陈朋也跟杜新颖说不去。
    吃饭的时候他没什么精神,小心地躲避着罗晶的目光。
    在电梯里罗晶跟陈朋提议开房时,他的表情好象听到了什么噩耗,变得僵硬了。她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李江波怎么知道酒店电话的?”虽然身体上的倦怠不断地往上涌,但罗晶的理智却和身体做对似的保持着清醒。
    杜新颖顿了一下。
    “我打给他的。”罗晶笑嘻嘻地说,“在机场的时候他跟我说了几句悄悄话,让我做他的卧底,监视你的一举一动。看完街舞回来我发现你失踪了,这还了得?我立刻向李江波做了报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今晚到底去哪儿了?手机也不开。”
    “你不是说我跟男人幽会去了吗?”
    “真幽会去了?”杜新颖望着罗晶,“我可当真了啊。”
    “本来就是真的啊。”罗晶一脸认真,“你现在就打电话告诉李江波吧。”
    “想拿我当传真机用啊?”杜新颖仿佛在嚼着嘴里的字确定它们的分量似的,慢吞吞地说道,“我才不干呢。”
    “李江波对你那么好,你不帮他谁帮他啊?”罗晶笑笑。
    “……你喝酒了?”杜新颖朝罗晶凑过来闻了闻。
    电视上的女人忽然尖叫了一声,虽然音量开得不大,也还是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那是个广告,女人睁圆了眼睛,又惊又喜。
    “喝酒就像给脑子里的零件上油,平时想不明白的事儿喝了酒一下子就想开了。”罗晶笑着回答。
    “真受不了你。”杜新颖笑了,“平时老板着脸,冷不丁儿开起玩笑来,谁知道你是真是假啊?”
    “你跟李江波很熟吗?以前从来没提起过你。”罗晶等杜新颖笑完了,问她。
    “……我跟医院里所有的医生都很熟。”杜新颖说,又开始揿遥控器,“我跟他们一起出去吃过几次饭,他们找我当花瓶。我无所谓,反正得吃饭,有机会白吃白喝不是更好?患者家属请客时个个都像百万富翁,什么贵点什么,好象在吃钱一样。”

9
    罗晶与杜新颖从上飞机开始建立的友谊就像一件新衣服,刚刚合身就到了需要洗涤的时候,她们坐飞机返回时,这件衣服已经缩水,穿不上身了。
    李江波在出口处接罗晶,杜新颖抢先一步冲过去和他拥抱了一下,她的胸部像两只枪口紧紧地顶着他。李江波一副被绑架的姿势,冲罗晶笑了笑。
    “你昨天晚上怎么不在房间?”回家的路上李江波问罗晶。
    “房间里有人。我进去不大方便,就去楼下酒吧坐了坐。”
    “这么说,杜新颖又有新情人了?”
    沈默片刻后,李江波淡淡地笑了。


2002年<作家>10期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