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素素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633        发布时间:[2012-01-17]

白夜之约  
作者:素素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像白夜一样晴朗的女孩。她长长的黑发间有一股大兴安岭松脂的香气。我想起了她的《北极村童话》,背景里有很白很厚的雪,有姥姥家那座结实的木克楞房子,她黑黑的眼睛在那扇木格子窗棂里闪烁。那是女孩子迟于建的眼睛,也是女作家迟子建的眼睛。面对这样一双眼睛,你尽可以猜想白夜的美丽,猜想黑龙江的清澈,猜想极地的神秘。
    她在哈尔滨的家虽居八层楼上,仍有市声传递上来。她写字的桌子背对着窗户,桌上蒙一块蜡染的粗布,瓶子里括着秋天的芦苇。我吃惊地望着它们,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我说,我的桌上也有这两样东西。子建与我会心地笑起来。
    看她挂在墙上的画,我以为出自哪个名家之手。子建说,那年她心脏不好,一分钟跳一百二十多次,跳得不能写东西,就上街买了一盒油彩,一块粗布,坐在家里画画。从来也没画过,却第一张就画深秋的白烨,金黄的安宁的白样。居然画得很美,先把自己感动得流泪了。接着又画大兴安岭的森林,纯如翡翠静
如湖的森林。她知道为什么心跳了,闹市不是家。于是她怀揣着心跳,乘着江轮回到北极村姥姥的身边。那次的病就这样不治而愈。
    “我对子建说,我要去北极村看一夜,看白夜之前我一定要先来握住你的手,你把那里写得太美了。于建说,去吧素素,到了那里,你就会知道你其实是自然的女儿。
    就这样,我走进了中国最北的那个村子,迟子建姥姥的村干。
    在我坐的车子到来之前,已经有无数的车子和人涌人。这一天是夏至,是一年中最长的白昼,人们有理由搅碎北极村的宁静。我不是也来了么?
    北极村并不根大,老式的尖顶木克楞房于与后来盖的瓦房再后来盖的水泥捣制楼房,松松散散地连缀在黑龙江边。不知为什么,那几幢小楼让我感觉生硬,那些瓦房也显得极不和谐。在森林与江水的背景里,只适合那种尖顶的木克楞房子,它们之间才有很深的依偎和亲昵。那是一幅画。
    我住的却是村中间的一幢小楼。它叫北极村饭店。我一进门就打听迟子建的姥姥住哪里,门口一个女人立即说,这家饭店的主人就是迟子建的小舅舅呀。天呵,迟子建于脆把这个细节省略了,她居然不为自己的小舅舅拉一拉我这么好的主顾,而我居然自己找上了门。
    那时,迟于建的小舅舅不在饭店里,门口那女人就喊迟于建的小舅妈。于是一个眉眼十分清秀的女人从后厨擦着手应声而出。子建的朋友呵,快楼上请。阿庆嫂似的。一楼是餐厅厨房,二楼是几间于净的客房,她让我住最好的那一间。住上了之后我问,子建的姥姥在哪儿?小舅妈说,刚刚还在呢,说要回家看看,总是不放心家里。我想她是回那个迟子建写过一千次的木克楞老房子了,的确,对于姥姥,那才是家。
    在饭店吃过午饭,我便一个人向江边走去。黑龙江。乘车去北大荒时,在罗北名山曾经与它擦肩而过,我将头探出车窗,远远地向它招手,像是告诉它一个女人来过这里,即使不下车也认远记住了它。后来便是去黑河去暧潭,又一次与它相遇,那时的心事已完全不同,感情的云烟被黑色的江水打湿了,我融入了那一段血染的历史里,不敢正眼看它,只能记忆和回想。
    黑龙江流经北极村时略略扬起了一个弧度,仿佛有意让它成为最北的村子。江水很深很清,看起来又如油一样稠粘,不发一点声响。彼岸也是一个村于,一江之隔,却是两种肤色两种语言。彼岸那个村子不会叫北极村,他们还有更北的村子。但是彼岸一定听见此岸的喧闹了。
    有人现在就在江边支起了帐篷,吃着烧烤的江鱼,喝着罐装的啤酒,像过夏令营。女孩子们在江边那一片开阔的草地上采摘着野生的鲜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自乐自醉。摄影爱好者举着相机,东照一下西照一下,照了无数卷好奇心。江边有两块石碑,一个写北极村,一个写神州北极。许多人在那里照相留念。我站过去照相时,一个姑娘将她头上的花环摘下了给我。那是一个用金黄色的花朵编织而成的大花环,我叫不出那花的名字,只记住了那种炫目的金黄。我甚至觉得那就是北极村的颜色。
    所有的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等待着白夜。
    与我一样,有的人既为白夜而来,也为北极村而未。他们在北极村的街上毫无顾忌地走,布满了北极村的各个角落。他们随意就可以走进人家的院子,随意就和院子的主人说起话来,院子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极易让他们感动,即使是熟悉的也仿佛从未见过。在陌生的地方.的确最能感觉出陌生。
    我突然就想去看看北极村最北的一家人。我去到那里时,那家的院子和屋内已经被来访者挤满了。女主人披着黑黑的长发,穿了件大红色衬衣,还特意将衬衣扎在米色的西裤里。她并不漂亮,却挎了一只装了小鱼的筐子,做出各种姿势让人拍照。她似乎已经习惯于这种来客如云的场面,话也说得很老到。她的丈夫一直不声不响地坐在院子里编那只捕鱼的虚笼,身旁有一个小男孩在吃着饼子和大葱,父子俩像没看见走进来
的人。
    女人在说她自己的故事。老家在山东鞠南,过来十几年了。有人给介绍对象,就嫁了,他是山东潍坊人,比我来得早。人是好人,不会说话,木头人。这座木克楞房子是十几年前盖的,没想到就成了中国最北的一家。那年我家第一次来了北京的记者,从此我就出名了。
    这是一个虚荣的女人。我在心里对她有了排斥,就不再听她聒噪。男人仍在低头编着虚笼。我蹲下去问他除了捕鱼还做什么,他说,种小麦,黄豆,上豆。我便想起迟子建写的《亲亲土豆》,那里的女人,可与眼前这个女人不同。我为编虚笼的男人难过了好一阵子。
    重又走到街上时,有人指着那家女人的背影对我说,别听她的,那是个疯女人,前些年跟一个城里人跑了,不几天就让人给甩了,还有脸回来。男人也太窝囊,回来就回来,屁也不放。那女人现在还常吵吵离婚呢,乡里县里不让离,离了还有最北一家人吗?
    生活原本就有生动的伤痛和疤痕,即使是小说家,也编不过生活。那家人从此就让我牵挂了。因为那个男人不会说话,因为那个家被城里人访问了,因为每年都要过白夜节,那女人便再也过不了安分的日子了。她自己受着折磨,她还折磨那个老实的男人。她其实也没有错,她是受了现代文明的诱惑,那次出走虽然失败了,毕竟是一种觉醒。
    北极村也是这样被打开的。记得进村之前,看见入村的路边立一块牌子,告诉进村的人注意事项。它已经不是一个村子的概念,更像旅游风景区。一个白夜节,将朴素的村子变得花哨喧嚣,我的心其实从那一刻起就负疚了。走在北极村的街上,我依稀能看见它旧日的格局。当人们不知道这儿有白夜时,它是封闭的,自在的,孤独的,那些尖顶的木克楞房子冬天埋进雪里,夏天琳在雨里,一年年陈旧斑驳。凡人的心理总是恒常不变最好,北极村就应该是这样的。但它终于被发现了,它的宁静便也随之消失。
    许多的美就是这样消失的。现在是北极村。
    迟子建却说,北极村是她的童话,她的花园。那一定是童年留下的印象,她的文字大都是为过去而写,是北极村史诗。她现在呆的地方比北极村荒凉多了,感觉于渴当然就想姥姥家的木克楞,想江里的鱼,想森林空地上的芍药马兰花。如果再见到她,我会对她说,不要再写北极村了,不要再鼓动人们向着白夜旅行了,总有一天,你又心跳得写不下东西,却没地方去了。
    白夜如约而至。
    它像一个会煽情的女人,将四面八方的追求者调集在它的裙据之下。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尽管天阴云厚,时光还是像刚刚过午。人们陆陆续续向江边汇聚。
    迟子建的姥姥来了。我与她在北极村饭店门口照了一张相,然后一起朝江边走去。她是小脚,小小的个子,脑后梳着合,脸色细腻红润,穿一身黑布衫。说话是山东口音,羞涩而于脆。我一下子就喜欢上迟子建的姥姥,我知道士子建为什么在许多作品里都要写到她的姥姥了。姥姥给她故事,给她想像力。
    我与姥姥没有话说,就那么并肩向前走着,觉得在很早以前就认识她,有一种童年的温柔从记忆里悄悄漫上来。在我的感觉里,那个白夜,姥姥是最美的,我的一部分感情留在去江边的路上了。
    因为到了江边,姥姥不知什么时候已离开了我。未来去去的人太多,我找不到矮小的姥姥,我想她一定感到与我说话很累,而与村人坐在一起了。我很快也加入了人群,人群这时其实是被卖各种各样饮料小吃玩具香烟的贩子包围着,他们是北极村人,每年的白皮,就这样叫卖,一天赚的钱够一年的花销。那些叫卖者的面孔以及推销方式,最终打碎了北极村的神秘和我对它的崇拜。
    黄火晚会开始了。那时已是夜里10点,云层上面的大阳该不会落,江边的小广场仍然亮如白昼。人们围着鼓火跳舞,一支又一支,仿佛想将这一天拉得更长。
    白夜是极地才有的景色。在此之前我曾经想,今生今世是不可能走到南极了,但我可以走到中国最北的那个村庄,去那里观赏白夜。我在地图册上先找到了漠河,然后就找到了北极村。我在那个小圆点上做了记号,告诉自己必须在夏至当天抵达那里。为了白皮,我还翻了《辞海》,上面居然没有这个辞条。
    也许是因为白夜这个词在中国叫响还是近年的事,真正的白夜不在中国。记得以前读过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白夜》,那里描述的是彼得堡的白夜,白夜里的爱情。后来又读过铁凝写的散文《女人的白皮》,她去了一次挪威,奥斯陆的白夜比彼得堡的白皮更悠长更有特殊的风情。总之白夜应该是在距北极最近的地方,北极村不过是在中国最北的地方,因为它急于敞开村门,才制造出一个中国的白皮,中国的字典却还没来得及收入这个名词。
    无论如何,北极村的白皮也叫白夜。这里只有两个小时是真正的黑天。人们在这一天醒的时间最长,可以多做许多事情。对于东北人,醒着和做着,就意味着勤劳。这有什么不好?因为夏至里有白夜,冬至里就有黑昼,白夜有多长,黑昼就有多长。东北人往往给人闲散的印象,都是这漫漫黑昼把他们给睡懒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真希望停留在白皮,让白夜的太阳永远挂在空中。
    白夜渐深时,一位诗人朋友约我跳舞。他在大兴安岭地委大楼里当高官,我到加格达奇时因举目无亲而拿着一张字条去找他,那时已是晚上,他居然还在办公。第二天,他送给我一本诗集。那是一个纯粹的诗人,却于着政治,他的心脏和腰都不好。本来他已经与我告过别,已经决定不去北极村,送我走后,又有大人物找他,他就只好陪着上来了。从加格达奇到北极村叫上来。他含着苦笑向我解释着。我说这就叫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他说,每年都有白皮,累死我了。
    没想到,这个曾在黑龙江边的等火旁与我共舞的诗人,几个月后真就去世了。他的死与白夜没有关系,但那个晚上我的确听他说累死我了。白皮一旦变成节日,就开始永恒地忙碌,那种忙已失去了白夜本来的面目。然而我相信,不论迟子建姥姥的村子多么拥挤,人们还是会在每年的这一时刻,千里万里地从四面八方赶来,与白夜相约。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摩城女公众号1000元约稿!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更多...

沈从文

杨海蒂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