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阿成 来源:  本站浏览:2544        发布时间:[2011-01-17]

德国印象

阿成


  在飞往法兰克福的飞机上,我前排的那个德国老人一直坐在座位上,9个小时一直未睡,也一动未动。这就是德国人,了不起。
  过去我曾在法兰克福匆匆路过,好像只呆了一天的时间,但这次可以多呆两天。此刻万家灯火的法兰克福正是休息时间,好像也过了这座城市的晚餐时间。乘大巴去城郊的那个小旅馆,好像叫“豪莱”旅馆,似乎应当翻译成“假日旅馆”。旅馆并不大,四层楼,很宁静,干干净净、小而温馨。房间的设计有许多独到和启发的意味。比如,桌子上有一个小木块,上面有宽窄不同的凹槽,是来固定电脑线的,简洁而美观。屋子里的气温、水温,完全由自己控制,住进去觉得很舒适。住在外国的旅馆里会多一种饮料——番茄汁。看来,习惯也是一种立场。  
  吃过早餐后去看教堂。在路上,看到几位漂在德国的阿尔巴尼亚人,他们在这里干一些粗活,比如掏马葫芦。据说当地人绝不愿意干这样的活儿。
  我发现,这儿的出租车全部是奔驰轿车,但却是低配的那种,坐在车里感觉和中国的夏利差不多。不过,在德国,你会发现外国的轿车很少,几乎都是德国本国产的轿车。而且他们起车像开卡丁车那样,起得很急,大约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车轮空转好几圈,然后呼地一下飞驰而去。都这样起车,但是他们的车距却始终保持均等化。在一个不大的小市场里,我看一个阿尔巴尼亚人在卖一个旋转的小球,他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走路的时候我感到这里的气温和哈尔滨差不多,于是有人告诉我,这里和哈尔滨是同一纬度。这我可不知道。这里的鸽子、鸟,全都不怕人。一只麻雀掉在方石路上,同行人把它捡起来,放在桌子上,它就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但中国人似乎一直没有把鸟和人的关系处理好。
  走在街上,看到德国人个个长得高大帅气,无论男女,无论老少,他们衣着考究,毫不花哨,走起路来大步流星,精神充沛,会让人觉得他们有一种优越感。在街上偶尔也可以看到中国人的面孔,尽管我们的同胞也穿得很好,但比之德国人还是略逊一筹,没有德国人那种昂扬、绅士、庄重之感。某些中国人穿的西装马马虎虎,尽管是名牌。
  德国正是秋天,可以看到被霜打的红叶,在红叶林丛的小道上猛骑自行车的德国人。而今中国骑自行车人越来越少了,但在德国到处都是骑自行车的人。虽然德国人的表情严肃,但只要你和他们目光相对,他们就显得很热情,很客气,甚至和你打招呼。两个中国人的眼光相对时,就会感觉到疑惑、烦恼、厌恶。德国人非常愿意帮助人,问路、买东西,都非常热情。在中国,我们常说,你就代表中国。这是对的,但同时,你更代表着你自己,你连自己都不尊重,别人怎么会尊重你呢。所以,我们不要总说,你代表着中国。你还代表着你自己呢。这就完整了。
  在闲逛的时候,似乎在一个小街里发生了凶杀案,一些荷枪实弹的德国警察封锁了这条街,我们只能从旁边走。
  路上,我发现马克斯的半身塑像,他在街中心的一个三角地那儿。我觉得像马克思,就问,这是不是马克思?大家一看,卡尔·马克思。我们都是共产主义的信徒,有的人还在党校学习过,无论如何要在马克斯像前留个影。
  接着去看歌德的故居。歌德是中国人最熟悉的作家。按照路标,我们找到了歌德故居。它在一个僻静的小街上,当然是要门票的。歌德的故居在我看来应当是豪华的,屋子里的设施也应当算是豪华的、昂贵的,有许多名画、名瓷、名家具,而且非常考究。他的书房很不错。我坐在他曾坐过的椅子上拍了一张照。当我的同行也打算坐下来照一张的时候,被一个冲进来的工作人员制止了,这里的椅子是不可以随意挪动的。看来,我和歌德的关系还不错。  
  第二天去法兰克福。法兰克福火车站非常欧洲、非常气派、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你身置这个高大、钢结构的拱型火车站内,心情非常舒畅。我还是第一次坐欧洲的火车。过去火车站给我的印象不佳:火车站内万头攒动、声音嘈杂、空气混浊,大喇叭不停的广播,入站口排着拥挤的长队,大包小裹,令人窒息。我一直认为这就是火车站的基本品质和基本状态。但身置法兰克福火车站,巅覆了我对火车站的固有认识。在这里只能看到一两个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所有的售票都是自动柜台,且有无数处,根本看不到排队现象,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电脑操作买到你想买的票。进到站台里,你会发现,所有的火车头都冲着你,一排一排,你可以很轻松地走向你要上的那列火车站台上。站台上有非常明确的电脑指示,并指示着哪节车厢的具体停靠位置,火车几分钟就来等等,真的非常准时。总之,火车站有你能想到的所有服务设施,比如说,置换零钱、置换外币,服装、邮局,各种风格不同的快餐店。
  我们乘坐的是693次城际铁路快车。据翻译讲,要坐3个多小时才能到柏林,然后转车去勃兰登堡的首府波斯坦市。快速火车的内部设施非常好,舒适,即老百姓说的那种飞机座。列车的中间有一个专门放行李的架子,所有车厢的门都是玻璃门,非常的通透,看不到一个乘务员,也听不到任何广播,到站有电脑显示屏显示。车上所有的德国人都在看书、看报,或者吃东西。车上有卖面包圈儿的,打扮很有意思,挎着篮子,很有风度,卖面包圈儿的德国小伙也非常有意思。我们买了几个面包圈儿,1.3欧一个,一吃,居然是又甜又咸,这非常适合旅行。1.3欧就意味着13块人民币。不过,到了站台上才知道面包圈儿卖0.6欧。这个可是和国内接轨了。也觉得那个笑眯眯的德国小伙挺狡猾。
  20分钟之后,我们到达了波斯坦。我们走出火车站,勃兰登堡州外经贸部史泰克女士已经来接我们了。我们倒没有期望她送我们每人一束鲜花,但按照中国人接待外国人的方式,一定会有一大堆的嘘寒问暖,一连串帮拿行李的动作,一定会有几台车在外面接我们。但这一切都没有。史泰克女士身高有1米80,长得有点像俄罗斯女人,又白又胖,很和善。她把我们领到火车站外,她帮我们叫了两辆出租车。上了车之后她就和我们拜拜了。不知道这种方式热情不热情。但大家认为这是最好的方式,简洁、方便、节省。我感觉,我们的车一走史泰克女士就下班回家了。当然,大家也有一个小算计,觉得还不如坐公交车呢,坐公交车每个人一个半欧就够了,但坐出租车可就贵了。我们到达我们要去的那家旅馆,一看表,28欧,两台车56欧,换成人民币560块。
  我们住的这家旅馆在皇帝大街上,感觉是一个小镇上,没有几个人,街道也不宽,两边的建筑都是平房,山墙上画着各种风景画,颇有情调,非常的德国。其实旅馆就在波斯坦市内。德国的城市真是让人感慨万千。在我们的城市当中你可不容易找不到这样的地方。这家旅馆似乎叫开萨尔旅馆,翻译把它译为“皇帝旅馆”。感觉他心里也没底,估计是从皇帝大街推演出来的罢。
  小旅馆很温馨,像住家一样,一共3层,木楼梯铺着亚麻的垫子,走在上面咣咣的响,这声音真是久违了,已经从记忆中淡忘了,小的时候就经常走这样的楼梯。而今,除了豪华的别墅已经没有这样的楼梯了,让人有一种隔世之感。底层的楼梯口那儿放了一个大篮子,上面摆满了各种水果。我们以为是装饰品,后来才知道,这是客人可以随便拿着吃的。旅馆的外面有一个很大的草坪,椅子、咖啡桌,它的面积至少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这让人多少有些困惑,要是在国内,这么大的地方早被某个房地产开发商盖楼了。
  小旅馆里有厨房,这就太好了,大家都欢呼起来,吃了两天的西餐,中国的胃肠就开始有些不适。在坐车的途中我们发现附近有一个小超市,马上去超市采购。超市的东西,按照中国人的挣2000,外国人挣2000这样的标准算(不要说欧元和人民币了),非常便宜。我们采购了一大堆,鸡、肉、蛋、菜、酒,包括一瓶威士忌、大米,等等,居然还有酱油,才花了30多欧,这个价钱在中国,无论如何是下不来的,而且,量非常大,绝对的绿色,品质有百分之百的保证。但是,到了炒菜的时候,各个都很忸怩,我便自告奋勇炒了两个菜,一个是里脊肉炒青椒,一个是鸡蛋炒柿子。我还没上桌的时候,已经被他们吃掉一半了,翻译做了一大锅大米粥,喝着德国的啤酒和威士忌,真是其乐融融。
  早晨起来觉得天气很冷,真的是秋天了,德国的秋天也是秋天啊。这种感觉不错。早餐也不错,虽然是小旅馆,但应有尽有,牛奶、麦片、鸡蛋,各种肉。其中的一个人说,我们的孩子太亏了。吃麦片的时候,我用开水冲的,那个有色人种(估计是西班牙人)的女服务员告诉我,应当用牛奶来冲。我说,我知道,但是,太多的牛奶我的胃肠有点不适应。
  今天的气温是零上4度,下雨了,幸亏我穿了绒裤,这一点我是接受了上次去芬兰的教训,那次穿得很少,结果重感冒。这次还带了一保温杯热热的茶,被同行称之为“最牛的中国人”。后来,他们都买了保温杯,看来最牛的中国人是可以成为群体的。我们站在公交车站前看着对面的房子,每一幢都很干净,看不到一处年久失修的。家家的门上都挂着一个画着一恶犬的牌。非常的宁静。有的民舍冒着淡淡的炊烟。
  我们先到勃兰登堡门。其实勃兰登堡门有两座,一座在波斯坦,另一座在勃兰登堡州,都叫勃兰登堡门,但两座门的状态是不一样的,气势也不一样。雨越下越大了,需要打伞了,我们看到在勃兰登堡门这儿有几个化妆的乞丐,浑身都涂上了银灰色,风雨飘摇之中,加深了他们生计的艰难。
  之后,我们去《波斯坦宣言》的签字地,即西林宫殿。西林宫殿在原东德的位置上,那是一片森林。我们坐在公车上不知道下了车以后怎么走,于是翻译询问车上的一位妇女,那个妇女说,下了车就跟我走吧。想不到,她就是波斯坦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下了车,在雨中我们跟在她后面,穿过篱笆墙,顺着一个小道走。如果不跟着她走,还指不定绕到哪里去。
  我们到达西林宫殿时还没有开门。翻译和他们联系,说明我们10点钟还有事。他们便专门为了我们提前开门,由一个女工作人员给我们讲解。她讲解得非常好,非常详细,也非常自然。她能非常轻松地讲各种问题,比如说,三巨头(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的办公室,为什么斯大林的办公室最好,因为斯大林说他是战胜国,是第一个把苏联国旗挂在议会大厦上的,所以他要最好的办公室。这让丘吉尔很不高兴。罗斯福倒很大方。总之,三个人的办公室各有各的风格,丘吉尔的办公室就充满了英国风格,并且在墙上还挂着狗的照片,丘吉尔喜欢狗。罗斯福的办公室却显得简单、明快。他们办公室的窗外都可以看见环绕这个地方的湖。德国是一个湖水众多的国家,想想看,这里森林这么多,小气候自然好,雨水充沛,湖水处处可见,显然树的作用巨大。这一点,中国人的认识还差些。据说,湖对岸的不远处就是柏林墙。这有点让人联系不起来,但这是事实。遗憾的是这里不让拍照。
  从这里出来,我们乘公车返回勃兰登堡门。因为我们和勃兰登堡州的接待方事先定好,在这里接我们。这次他们来了一辆面包车。我们原以为还给我们打出租车呢。看来,正式接待和下火车的接待是不一样的。
  小会议室在4楼,没有电梯,但是,不大的会议室布置得很幽雅,长条桌上摆着两国国旗,有饮料和点心,同正规的国际谈判的规格一样。对方来了几位作家。然后,双方开始分别介绍各自作协的情况。有趣的是,一看对方就是作家,作家的样子在全世界都一个德行,总是想解构某些东西,总是想打破严肃的气氛,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发言中我说,波兰登堡州给我的第一印象,特别像早期的哈尔滨,人很少,树很多,大都是平房,而且有很多外国移民,他们都穿得十分考究,无论男女,大衣、围巾、皮靴,都很讲究仪表,并且喜欢读书。我说,哈尔滨人一直说自己的城市是“远东的莫斯科”、“东方的巴黎”。这当然是对的,不过,我觉得在今后我再写哈尔滨的时候,就会说,哈尔滨是东方的勃兰登堡。他们听了非常愉快。因为在领导介绍当中,说到了中国人对德国的歌德、海涅等人的崇拜,我又做了点几补充。我说,我们光知道歌德、海涅、黑格尔是不够的,我们还应当知道在座的各位作家。他们听了都开心地笑起来。
  会后,我们是走着去汉莫尔饭店的,这顿饭由州政府招待,地点不错。这个饭店是由皇宫的马厩改成的,非常的气派,现在皇宫马厩的主体建筑已经被改为电影博物馆。电影博物馆的上面是一群奔腾的马,很是皇家的感觉。饭店在电影博物馆的院子里,毫不张扬,很宁静。屋子里用原马厩的木桩装饰着,墙上挂着马鞭,旁边有木啤酒桶、炉火、蜡灯、葡萄酒等等。他们问我喝什么,我点了浅色啤酒。旁边人小声告诉我,应当叫白啤酒。我知道他是内行,我很崇拜他。因为德国的黑啤酒我已经喝过了。有些人很矜持的,没要。德国人是以实为实的,没要就没有了。
  我们坐的餐桌旁有一个直播电视,通过电视可以看到他们给我们做的菜,是怎么做的,卫不卫生,这个方法很独特,喜欢豪华的中国人一定会学去的。听说已经有了。中国人有速度啊。
  每人上了一大盘子菜,都是一样的,盘子里有一根肉肠,一小堆儿酸菜,几个土豆。感觉酸菜是东北酸菜,土豆是东北土豆,只是肉肠不是纯东北的。看见洋人把芥末抹在切开的香肠片上吃,我们也学着这样吃,果然非常好吃。重要的是人家的芥末不很辣,甚至有一点点甜。于是,在回国的时候我花高价买了两瓶,给女儿一瓶,自己留一瓶。吃到半截的时候,我的中国同行告诉我,阿成,别吃得太猛,后面还有菜。我悄声地告诉他,兄弟,没有了,就这一盘,都吃光吧。他说,不会吧?我说,你就等着瞧吧。这时翻译的一个德国朋友来了,他们到一旁去聊天,桌子上没有了翻译,大家都不知说什么好,互相尴尬地笑着。那个州政府的文化官员不知为什么他偏指着我,非常礼貌地问,我们能用英语交谈吗?虽然我不懂英文,但英格力士这个词我是懂的。我立刻说,sorry,英格力士、法格力士、德格力士,我都不会。对方笑了。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正如我说的那样,上了一小块点心之后午餐就结束了。那个中国同行说,老阿,你真狐狸。我说,又不是我上的菜,应该说德国人真狐狸。
  吃过饭以后,他们把我们送到我们想去参观的地方——无忧宫。这是普鲁士国王的夏宫,我们去的时候,雨越来越大。在路上,我们看到一些普鲁士打扮的乞丐,见我们过来,就用横笛吹起了《茉莉花》,吹的水平不低,以我的鉴赏,至少可以进省歌舞团。但是在德国只能到街头乞讨了。
  参观无忧宫,感受普鲁士国王是一个很有趣的国王,他喜欢和各种有趣的人在一起接触,思想家、哲学家、美术家、作家、剧作家,在一起谈,用中国的话说,“在一起坐一坐”。他的宫殿到处都是壁画、瓷器。我看到其中一幅巨型油画其细心到一个小麦穗都画得非常精细,这是在中国人的油画中从未见到过的,这是伟大的杰作。
  在参观的时候,我还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虽然这里的宫殿很大,但是皇帝睡觉的地方非常不显眼,甚至不容易被人发现,在墙边挖出一个小长方形的洞,里面有一个小床,感觉像仆人睡觉的地方。外国的皇帝和中国人皇帝真是不一样呀。据说,每年的四月到十月,普鲁士国王就是在这里办公的。   
  第二天,我们决定去柏林看看。早晨坐城际快车20分钟到柏林。我们想去看看柏林墙、国会大厦,因为这两个地方被世人瞩目。到今天,我还记得那个国会大厦纵火案的嫌犯季米特洛夫,他在法庭上揭露了法西斯统治和国会纵火案的真相,指出这是屠杀德国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共产党的一种借口。最后纳粹当局迫于舆论压力,被迫宣判季米特洛夫无罪。
  眼前的柏林大教堂,气势恢宏,极其高大,雕塑凌利而有气势。欧洲的建筑令人吃惊啊。国会大厦是一座典型的德式建筑。据说,苏联红军抢先占领它,就是在这个楼上一脚踢掉了德国纳粹的国旗,第一个插上了苏联国旗。它的旁边是柏林古代博物馆,同样是一座杰出的建筑。但柏林大教堂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一层一层的雕塑让人叹为观止,特别是在雨中与历史的衔接,那种无声中的有声,那种宁静中的动感,让人思绪万里,它不仅仅让人感到人类智慧的伟大,也感到人类的创造力是何等令人震惊。
  我们在去柏林墙的途中,路过洪堡大学,是德国首都柏林最古老的大学,于1809年由普鲁士教育改革者及语言学家威廉·冯·洪堡及弟弟亚历山大·冯·洪堡所创立,是第一所新制的大学,对于欧洲乃至于全世界的影响都相当深远,被誉为“现代大学之母”。里面有一个普鲁士时代打扮的雕塑,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离开洪堡大学,途中我偶然发现了一座雕像。我想,既为雕像,一定是这座城市里的名人了。翻译过去仔细一看,娘亲吔,是黑格尔。黑格尔太熟悉了。哲学就是这样,你想专门寻找恐怕不行,是需要碰的。
  现在的柏林墙感觉像一面艺术墙,当然也是充满着政治意味的墙,上面是一幅连一幅的画,类似广告画、招贴画、艺术画,艺术是次要的。它表现的是两方人对柏林墙倒塌之后的情感,对专制和民主的阐述。有些画中国人一眼就能看得懂,类似中国的政治画。但有些画就看不懂,感觉是在说天堂的事,或者地狱的事。我看到许多俄罗斯人或者是波兰人在这里留影,他们对柏林墙的印象很深。据说有这样一幅画我没有看到。画的是一个人,要从东柏林爬到西柏林去,后面的警察拽着他的裤子,连屁股都露出来了。不知道是否真的有这幅画。
  总之,每一天都要走很多的路。
  翌日,到法兰克福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各种手续,过各种关,非常繁琐。当我们坐上飞机已经是黑夜了。飞机起飞了,灯火阑珊的法兰克福再见了。德国人的生活还在继续,而我们将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中去了。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摩城女公众号1000元约稿!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更多...

沈从文

杨海蒂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