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邓刚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221        发布时间:[2012-01-10]

澳门新印象
作者:邓刚

    一、千奇百怪说澳门
    在我没到澳门之前, 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告诉我澳门是个大赌场, 是金钱与色情交易泛滥的场所。这使我踏上澳门第一步, 就充满警惕式的兴奋。但万万想不到, 当我走遍这个美丽的小城, 采访了官员、市民、演员、工人、警察、教师、大学生和企业家等近百个澳门人之后, 却得出令我大吃一惊的相反看法。我压根儿也想不到这座高楼林立灯红酒绿的城市会有古朴的情调, 会有甚至带点封建传统的守旧观念; 与经济浪潮腾涌喧嚣的香港只一海湾之隔, 竟然还有点与世无争的悠哉。世界上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 高速喷射船在澳门港斩浪飞驰, 同时, 世界上最落后的人力三轮车也在澳门街上蹒跚跑动; 世界上最先进的通讯设施和科技产品比比皆是, 然而世界上最古老的手工作坊正在用极原始的手段制作神香、鞭炮等用品。商店里还在使用我们老祖宗使用过的一斤十六两的老秤, 半斤确实是八两! 无论是在现代化的高层建筑中, 在有电脑管理的楼门和电梯旁,无论在琳琅满目的超级商场, 还是在平民百姓低窄的住宅里, 你都会看到香火缭绕的观音菩萨, 看到财神, 看到关帝爷, 看到各种各样严厉凶恶和慈善面孔的神氏牌位。深夜, 我走出电梯, 在明亮的荧光灯下, 在整洁的楼道角落里, 突然看到闪闪烁烁的香火和神龛, 我不由得毛骨悚然, 像走在千年的古庙里。我采访过的五十岁以上的老人, 竟然大多数人是只能写出自己名字的文盲。闻名于世的葡京大赌场在市中心高高耸立, 赌客如云,妓女成群, 澳门人似乎视而不见, 反倒对大陆似乎有点谈虎色变。他们甚至怕自己的孩子到大陆会学坏, 就像我们怕自己的孩子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学坏一样, 这使我突兀地生出一种深刻的滑稽。澳门的一个较有名气的学者对我说, 澳门400 年没有战乱, 连日本鬼子也没打进来。漫长的稳定带来安逸也带来惰性, 再加上一代代、一批批移民涌进澳门, 又带来各自的文化和习俗。别看这块只有20 平方公里的小地方, 却是个内容丰富的历史博物馆呢! 你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的东西, 可以看到封建主义的殖民主义的东西, 还可以看到社会主义的东西。政府公务员的固定工资收入、公费医疗待遇、分配住房及优厚的养老金, 比大陆的国营大锅饭还保险、还美好。
    站在澳门竖琴般的跨海大桥上, 我不禁感慨万千,浮想连翩……
    二、金发碧眼的“土生”
    走在澳门街上, 最使你感到奇特的是一个个西服革履金发碧眼的老外, 竟然张口闭口很熟练地说粤语:“不好意细(思) 啦! ”。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是“土生”。“土生”即中国爷爷葡萄牙奶奶或葡萄牙爹中国妈繁衍出来窄小的街道停满车辆的后代。他们既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也能同样流利地说葡萄牙语, 在生活方面, 有很多“土生”汉化, 中秋节吃月饼, 除夕夜吃饺子, 春节挂红灯, 而且会极其熟练地使用筷子。打麻将时, 他们尤其能表现出中国国粹式的精彩。什么“点炮”, 什么“白板”, 还有无法复述的国骂,说得比中国人还中国人。在澳门, 大约有一万多这样金发碧眼中国腔的“土生”。
    “土生”最自豪也最沮丧地就是他们在葡萄牙人面前是中国人, 俨然以亚裔自居, 在中国人面前他们又是葡萄牙人, 摆出欧洲人的姿态。为此, 他们在葡萄牙人与中国人中间如鱼得水, 两面沾光。中国人找葡萄牙人办事或葡萄牙人找中国人办事, 都得求助于他们。过去长时期以来, 葡萄牙实行葡人治澳, 官方语言为葡语, 这就使“土生”的存在更有价值。中国人到法院打官司, 干脆就全权依靠“土生”,“土生”当然就乘机大捞油水了。“土生”是翻译、是联络员、是中间人、是二道贩子, 是人们又爱又恨的人。“土生”由于有这种特殊的身份和能力, 日子就过得自在舒服。于是, 相当一部分“土生”养成了好逸恶劳的习惯, 不愿学习, 不求上进。绝大多数会说中国话的“土生”, 除打麻将以外, 不识一个中文字。会说葡语却又不精通葡语语法。正因为如此, 真正的葡萄牙人看不起他们, 不承认他们。在绝对的葡人统治下, 视他们为二等, 只能担任副职和中级官职。中国人当然更不能视他们为中国人, 无论当面或背后都叫他们是“鬼子”。澳门“九九回归”提出之后,“土生”大受震动, 他们突然感到自己生存得不太对劲儿, 既不是中国人又不是外国人, 既不亚洲也不欧洲, 简直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
    有的“土生”对“九九回归”不理解, 怀着莫名奇妙的恐惧和忧伤离开澳门, 但在欧洲及世界各地转了一圈后, 还是像小鸟归巢一样回到他们眷恋的、生他养他的澳门故乡。我采访了一位50 多岁的女“土生”, 绝对的欧洲人脸型, 蓝眼珠子。其母亲是广州沙面人, 典型的中国老太太; 其丈夫是真正的葡萄牙人。我发现他们家摆设的全是中国古典式红木家俱, 墙上还挂着桂林风光的照片和邓小平画像, 完全是一个中国家庭的感觉。她说即使是她丈夫、她儿子都回葡萄牙国, 她也寸步不离澳门。她的丈夫则幽默地说, 他的太太爱什么地方他就爱什么地方。这对金发碧眼的夫妇对我说, 既然是50 年不变, 为什么要怕“九九回归”, 我们决不会“孔雀东南飞”!
    三、疯狂购物
    三月是澳门的换季季节, 所有的商店都挂满了招揽顾客的标语: 大甩卖! 大出血! 最后清仓! 十元任捡!……当你看到印有外文商标做工精细、质料优良的高级衬衣、T 恤衫等服装只交十元钱就随意挑捡, 你简直觉得这是个傻子开的商店! 我乐不可支, 大买特买,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逛商店, 发疯般地购物。我发现, 三十元或五十元捡的服装, 在大陆商店里没有几百元是买不下来的。更令我兴奋的是, 我在大陆商店永远买不到的大号服装, 这里却应有尽有。肥大的洋式衣衫, 抽象的花纹图案, 穿到我这大块头的身上, 使我的形象焕然一新, 像南亚华侨, 像港台巨商, 还有点像假洋鬼子。不管怎样,总算扫荡了我过去的一身土气, 我很有点惬意。于是商店的店员对我愈加热情恭敬, 于是我愈加疯狂购物。后来我才知道, 澳门换季季节的商店大降价大甩卖已名扬天下, 是全世界顾客青睐的购物天堂, 季节一到, 各国游客都像过购物节似地涌向澳门, 形成澳门一大景观。
    上午商店刚开门, 我就提着空袋子迫不及待地钻进五颜六色、琳琅满目的商店。各种款式的服装让你眼花缭乱, 正当你拿不定主意时, 店员小姐立即迎了上来……最后, 我像个花光钱的二道贩子, 汗流浃背地扛着服装往回走, 心下却美滋滋地自以为发了大财。晚上, 大
    家坐在一起一件件相互欣赏着价钱便宜的战利品, 还展开了讨论: 到底是价钱便宜还是售货小姐的态度温柔,才导致我们疯狂购物? 讨论来讨论去, 我们渐渐感到还是售货小姐的手段高强。因为她们的热情和大陆售货小姐不一样。大陆小姐的热情让你觉得她是急切地要你买
    她的东西, 这种专为买卖而强行使用的热情让你不好意思拒绝, 而且还会不由自主地意识到, 一旦你不买点什么, 小姐会变热情为恼怒在你背后骂你。而澳门售货小姐的热情却使你没有这样的紧迫感。你随意地拒绝甚至冷淡她的热情也丝毫不会产生一丝负疚。她们的热情太自然太平易了, 是在同你商量、同你探讨、同你打个招呼而已。我们突然感到同是热情竟有如此细腻的本质差异, 这其中肯定有训练的奥妙。第二天我直奔我认定热情水准最高的售货小姐那里采访, 万万想不到她是从大陆才来的打工妹, 更意想不到的是有几家堪称做生意典范的商店, 竟然也是大陆商人开办的。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他们, 在大陆你们粗野得要死, 到澳门却温柔得要命, 怎么回事? 他们怔了一下, 脸微红着说: 到这儿不更温柔点不行呀, 这里的服务态度全这样, 再说这里的顾客也文明。我无言以对, 看来落后的东西人人有份儿,别像个二百五似的光张嘴挑剔别人!
    四、雷锋式的发烧友
    澳门小城不大, 但好人好事却多得让你难以置信。我因电视剧创作的需要采访了一位戏剧发烧友甘小姐。我原以为她是剧作家或是剧团演员, 谁知她是从事“社工”工作的, 戏剧只是她的业余爱好。但这个业余“业”得令我们吃惊, 自己花钱买服装买道具买化妆品, 自己花钱租剧场自己花钱印广告自己花钱去进艺术学校学演剧, 而演剧卖的门票钱又全捐献给社会慈善机构, 总之,自己花钱花时间花气力白忙一场, 一文不挣。甘小姐讲得兴致勃勃, 说她利用假期去大陆的上海和北京观摩学习戏剧, 大陆在戏剧艺术上有相当高的水准, 港澳戏剧界差远了。她们曾请大陆戏剧导演来教她们演“沙家浜”……。我问她, 请大陆导演, 去大陆观摩学习, 教学、交通和食宿费能报销吗? 甘小姐不懂什么叫报销, 听我们解释清楚之后笑起来, 说自己的爱好, 自己愿意干的事怎么能让政府花钱呢! 我说这要花很多钱呀, 她说上次去北京花掉一两万, 她的积蓄不够, 就和父母借了一些钱。我笑着问, 你这样无私奉献, 会不会有人说你傻? 甘小姐闻言杏眼圆睁, 面色不悦, 略带恼怒和不解地反问, 我自己的工资足够我的生活, 业余时间发展我的爱好, 怎么会有人说我是傻子? 这简直不可理解! 我立即默然, 我知道要是对她讲清楚将是相当困难的事。但见到甘小姐情绪受挫, 我只好试着给她解释, 我说在大陆的生活中, 如果一个人无偿地给大家演剧, 给大家带来娱乐, 带来艺术享受, 我们就会称颂这个人是无私奉献, 是品德高尚,是什么什么精神。因为这也是一种牺牲……甘小姐立刻抢着说, 这怎么会是牺牲, 当你在台上表演你喜爱的人物, 台下观众给你鼓掌叫好, 这是多么幸福的事, 怎么会说是奉献和牺牲? 你应该感谢观众给你捧场呢! 甘小姐又兴高采烈起来, 她说她有一次演一个服务态度温柔的酒店小姐, 妈妈在台下被感动了, 说台上的女儿比台下可爱多了。甘小姐说到这里情不自禁地沉浸在表演成功的幸福之中。
    在后来的采访中, 我们才知道像甘小姐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爱好美术的人甘愿给别人作画, 爱好音乐的人甘愿给别人弹拉吹奏, 特别令人感动的是退休的职员和市民, 他们主动去帮助孤寡老人, 主动捐助穷困人家, 简直多得令你吃惊。我们便私下称他(她) 们为“雷锋式的发烧友”。“街坊会”就是这些愿为大家做好事的“发烧友”渐渐组合成立的一大社团组织, 其社会作用相当我们大陆的“街委会”, 但坦率地说, 尽管是群众自发的组织, 可比我们的“街委会”的办事效率高多了。坐在“街坊会”办公室, 你会不断地听到有人打电话, 问有没有什么事可让他来做。当工作人员说现在还没有什么事时, 对方往往表示出失望和不快, 逼得工作人员不得不客气地连连保证,只要有什么事一定会及时通知他。我们这才发现, 原来在“街坊会”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 除一两个常设负责人外, 其余全是无私帮忙的“义工”。而这种义务干事的人由于太多, 已形成澳门独有的职业阶层“义工”族。在我采访的“义工”中, 百分之百的人都没有感到为别人做好事的高尚和光荣, 更多的感受是挣得一个好心情或上帝告诉人应该这样互相帮助而获得的满足感。澳门政府对中国人这“义工”支撑的“街坊会”相当钦佩, 并给于一种官方式的承认。在澳门, 无论到什么单位或什么地方办事, 只要办事人持盖有“街坊会”印章的介绍信, 就一路绿灯。完全像我们这儿持组织部盖公章的介绍信一样有权威性。
    走在澳门的街上, 当你看到一些忙忙碌碌的人时,特别是他们忙得非常起劲儿, 非常热情, 那一定是“义工”, 是“雷锋式的发烧友”。
    五、全世界最窄的街道
    我去过许多国家和地区, 从未见过像澳门这么窄小的街道, 窄小得让你有时觉得澳门只是一座浓缩了的城市小模型。有的街道窄得像胡同像小巷, 可就是这么窄的巷路上, 路两旁还要停一排车或两排车, 中间几乎只剩下一车之宽的路面, 路面上量体裁衣式地仔细划着仅仅一车宽的白线或黄线, 然而飞驰的汽车却能演杂技般地在线中间自由而准确地行驶。从有关部门了解到, 在澳门这个拥有40 万人口的小城中, 有近10 万辆汽车(包括摩托车) , 几乎每4 至5 个人就有一辆车。汽车的密度为每公里500 辆, 可见交通拥挤的程度。令我惊讶的是, 我也从未见过像澳门这么顺畅的交通秩序, 如此羊肠小道竟然从不塞车。所有的公共汽车、货车、小轿车和摩托车全都流水线一样排列, 流水线一样在路上飞速流动。有时我望着停满一排排汽车的路, 简直就像停车场中间的缝隙。一辆挨一辆的汽车会在这缝隙中跑得这样快, 这样有秩序, 真令你佩服。
    澳门的交通警察挺潇洒, 白色的警装连手枪皮套也是白色的。由于有电脑控制的红绿灯管理, 很少见到他们的影子。可只要有什么地方出了事故, 他们却又像从天上掉下来似的迅速出现在事故现场。澳门交警虽然带枪, 态度却相当和蔼, 绝无大陆交警那样威严。有两件事让我对澳门交警产生亲切感, 有一次我们乘坐的小车超速行驶, 被流动巡察交警发现, 他骑着摩托车费力地赶上来, 面孔呈现急切的表情。我以为这下可糟了, 一顿训斥是免不了的。可意想不到的是, 他一下摩托车和我们讲话, 态度竟立即变得温和起来。他说先生你们已超速行驶11 公里, 按规定要交罚款。他又问一句:“先生, 你们知道在哪儿交罚款吗?”, 见我们摇头, 他说:“那我带你们去好吗?”然后,他就骑着摩托车在前面给我们带路。我们不但不惭愧, 反而挺得意, 因为这在大陆看上去, 完全是警察前面给贵宾车开道。另一件事更使我感动难忘。一天晚上, 我采访回来的路上, 由于不熟悉澳门乘车线路, 又很想步行逛逛夜景, 再加上自己有两条健壮的腿, 于是我就随心所欲地乱走一通。走到公路隧洞时, 便毫不犹疑地走了进去。正走着, 我发现后面跟上来一个骑摩托车的交警。我想: 坏了! 肯定是违犯了交通规则了。因为进隧道之前, 我依稀见到行人禁止的标志。问题是这个交警并不赶上来制止我, 而是慢吞吞地老跟在我后面, 似乎摩托车犯病跑不动了。我见状便放心大胆自由自在地一直穿过长长的隧道。谁知, 等我刚走出隧道口, 那个慢吞吞的警察却突然加快速度赶上来拦住我, 告知我违犯交通规则, 行人是不允许穿行隧道的。我奇怪地问, 为什么在隧道里走了那么长一段时问你不制止我。交警说在隧道里走很危险, 又窄又暗的洞里往往会被过往的车辆撞着, 我怕当时喊你, 你一慌,更易发生事故。所以在后面陪你走。我听后心头一热,你说罚款还是罚什么我全认了。他看了我的护照后,说大陆来的先生就免了, 你们不大熟悉我们这里的规定。说完他礼貌地一摆手, 跨上摩托开走了。我怔怔地站在那里, 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违犯交通规则了。
    六、葡京大赌场
    在澳门, 你无论繁忙还是轻松, 无论喜欢还是厌恶; 无论腰缠万贯还是囊中羞涩, 你都躲不开葡京大赌场。因为你即使是极其痛恨赌博这一恶行, 你也不能不去观光一下这个充满传说充满传奇充满人间悲喜剧的大赌场。另外, 从建筑角度和审美要求来看, 葡京宏美的造型也是一大景观。仅仅几年前, 葡京大赌场还是澳门最高建筑。站在葡京最高一层, 一切风光尽收眼底, 一切瑞气也在此云集。但自从大陆的中国银行澳门分行在葡京旁盖起现代化办公大楼, 楼顶比葡京高了一层, 葡京便失去了最高的骄傲。据说因此也遮住了葡京大赌场的运气, 营业额大大下降。为了运气不被压住, 葡京在自己的楼顶上又加了无数金属球组合的艺术雕塑, 算是增加了与“中银”楼平衡的高度。当然这只是据说, 笔者没有考究。关于葡京大赌场的据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据说一个第一次进赌场的游客只是随便打一下老虎机玩玩, 就哗地一下打了个满贯, 赢了50 万也许是60 万港币; 据说一个百万富翁在这儿狂赌, 一宿之间输成个一文不名的乞丐; 据说大陆来的一个个体户, 稀里糊涂就输了20 万, 却轻松地一笑, 说是过把瘾而已; 据说⋯⋯还没走进葡京, 你就会被许多据说弄得一会儿惊喜, 一会儿惊讶, 一会儿惊恐。但从外表远远看去, 葡京的建筑实在是漂亮,像个硕大的菠萝, 又像个浑圆的巨塔而且让你感到既古老又现代。总之, 在拥挤的楼群中, 它有着独具一格的奇特。同去的广东作家吕雷要我注意葡京的大门, 我认真一看, 竟是张大了的鳄鱼嘴巴。大家一起笑道:“这个设计太精彩太准确了, 赌场吃人呀! ”
    走进葡京大赌场就像走进迷宫, 楼道绕来拐去, 各类小赌场相互串通。有些挂“贵宾厅”的单独房间, 有保安人员站岗, 决不让游人进去。我想从门缝中窥视点什么光景, 见保安人员用眼角睃我。导游的澳门朋友说“贵宾厅”里都是百十万的大赌徒, 当然要加强安全措施。我赶紧将脸转回来, 并远远走开, 生怕警惕性颇高的保安人员怀疑我图谋不轨。一些打扮得娇美的姑娘迎面走过来, 竟明目张胆地朝我嫣然一笑。我又激动又惊愕, 导游朋友说这是妓女, 我立即沮丧得不敢激动了。普通赌场的大厅里人头攒动, 拥挤不堪, 空气有些污浊。仔细看去, 大多是香港、大陆和东南亚游客, 间或有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导游朋友说, 澳门政府有极严格的法律: 公务员一律不准进赌场赌搏, 违者开除公职。只是每年春节初一, 澳门总督到赌场象征性地赌一下, 然后让公务员开禁三天, 可以赌到大年初三零时。由于整整一年禁赌, 很多公务员已没兴趣来了。再加上一些学校和单位永远禁赌, 绝大多数澳门居民不如外地人那样熟悉赌场。导游朋友说过去这儿最瞧不起大陆人, 因为大陆穷, 他们不但没钱赌, 吓得都不敢走近赌场大门。现在大陆游客大大风光了, 挥金如土的大款们成群结队地涌来, 比资本家老外还厉害。据说, 曾有几个更厉害的大陆干部,拿支票来赌……又是据说, 但愿是据说。
    在澳门采访过的所有人, 从最底层的平民百姓到最高层的官员及全国政协副主席马万琪先生, 他们都厌恶赌搏。连葡京大赌场里边的门旁也高挂着一首告诫人们不要狂赌的诗, 第一句就明明白白写道:“搏彩无必胜”。可是, 人们还是飞蛾投火般地涌来。葡京大赌场的鳄鱼大嘴巴始终是贪婪地张着, 反复咀嚼着进进出出的赌徒们。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