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马秋芬 来源:  本站浏览:1627        发布时间:[2011-01-04]

张望鼓楼

马秋芬



  
  鼓楼里边没有鼓,高挑着灰瓦,站在井城当央。
  井城四外有城墙。城墙围成个豆腐方子,像口大井。四面城门一齐张望着当央的鼓楼,因此这墙皮斑驳的鼓楼,老归老,旧归旧,却如辈份最高的族长,永远显赫地令四围众小怀着凄恻和温馨,簇拥和仰望。
  井城遍街没有几幢楼房,几条街道。一色是石板铺路,青砖磊屋。平顶小房勾肩搭背,拥成云状,匍匐在城墙根儿底下,因此把个鼓楼显得高耸伟岸。有一回,文化局长李能在接待旅游观光的宾客时说:他念中学的老闺女在作文里管这龙钟老态的鼓楼叫“井城的埃菲尔铁塔”。当下众者竟皆咂舌称妙。
  出了井城二里,就上了国道线。国道两旁是一马平川的旱田。这地养懒人,撒子就打粮。高棵的是马牙子苞米,矮棵的是大豆,还有零星的散糜和苏子。一眼望去,夏天泼墨,满野老绿;秋天刷金,遍地亮黄。大凡井城的老户,从井城的勾肩搭背的青砖矮房里出来,一上国道线,浸着绿,泡着黄,饱饮着呛人的棵子香,再看见家家的园子里,架上的豆角黄瓜嘟嘟噜噜,就爱咂着嘴眼馋乡下人水灵灵的日子。可眼馋归眼馋,没见哪个乐意迁出老城,到乡下落户的。
   金木土那年下乡,赶在遣散人口的大喷儿上,属于不走不行。他儿子金放马才七岁零仨月,任啥不懂,淘得像猴子似的。安置办的人,撂他跟前一条棉毯,一双胶鞋,两块肥皂,外加户口迁移证,便把他父子的行李卷儿抬进卡车。他一下子明白自己的一个不幸的历史时刻终于到了,嗓眼儿生疼地哽咽了一阵。他极想朝那人响亮地啐一口,骂他祖辈一句叫他永世难忘的荤话,竟不知为何到头来却说出个:“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组织指向哪里,咱打到哪里。”浑身泛贱的金放马早快活得鹞子一样翻进车里,大着舌头笑他车下的爹笨蛋。金木土磨蹭地爬上车,鼻涕垂个老长。于是车就开了。就绕过鼓楼,就一溜烟地驶出城门,上了国道。他坐着行李包,透过车尾腾起的黄尘。朝后张望。张望老城。张望鼓楼。鼓楼蹦蹦跳跳,越跳越小。他把金放马揽进怀里,指着丁点小的鼓楼说:“记住了,咱是城里老户,不是地球修理工!不是屯老二!不是土老鳖!不是老倒子!不是……”他声腔发颤,凄惶而愤恨,“咱早晚得回来!早晚!”
   金木土是历史预见家。他果然就预见性地又返回井城。当然这中间少不了活动心眼,上访磨牙,耍横打赖,破费了唾沫星子和车马费。这样他不多不少,在夏天泼墨,秋天刷金,园子架上嘟嘟噜噜结着黄瓜豆角的乡下过了九年。
  天妈!那是九年吗?他简直觉得差不多跟地里年年旺长的马牙子苞米熬了九十年!
   回城那天,他特意刮了脸,干部服虽破点,纽扣却整得齐全。大马车拉着他们父子狗蛋大个行李卷儿。他这会已经四十出头了,脸上生出无限的褶皱,加上天生人丑,这一张老脸,早如腌过的厚皮茄子,已是一副姥娘不亲、舅舅不爱的模样。他儿子刚好十六,身子抽条暴长,像根打枣杆子,眉眼却出息得利落,青头粉面,不像他爹,冷眼乍看,很是一个整齐人物。
   这父子二人背个狗蛋行李卷,重返井城,却没了遮风蔽雨的站脚之地。金木土拎上一挂猪杂碎儿,二斤槽子糕,腆脸去投奔本家四姐。
   四姐正抱着孙子晒日阳儿,听得面前这姥娘不亲、舅舅不爱的邋邋遢遢的丑爷们儿,一阵尖声热唤,半晌才辨出是谁。鼻子一酸,掉下泪来,“是木土二兄弟?你咋老成这样?”
   金木土忙直直身儿,拍拍土,凄惶着笑笑道:“在大车上颠了一天,啥人也作践完了。四姐,看你还挺硬实的!……”
   四姐就又端量这打枣杆子似的小侄,扯手相看,希罕不够。金木土见儿子愣着发傻,忙腾出手扳那小子肩膀,“问你四姑好,给你四姑行礼,你四姑打小就格外亲你!”
   金放马冷丁冲老太太弯出个大鞠躬,粉脸上臊出红晕,却不问四姑好。老太太揩揩泪,笑说:“我这苦命的侄儿,一小就没见过妈样,没尝过妈奶。瘦得像个戗毛鸡,你爸一个巴掌托着,还嫌宽绰。哪想到乡下水土这么养人,一个干干核儿,竟滋润出个嫩皮果子,这不该着我娘家人丁兴旺吗?!”
   四姐说着便招呼他父子二人进屋歇着,自己把怀里小崽托给邻人,颠颠地去打酒割肉。这心慈面善的女人,属嫁人年久,却终与婆家人相远,与娘家人相近的一类;且在这一个家里说话算数。因此金木土里外走走,虽嫌这一间半小屋窄巴点,但他知道,即便是在这屋里打地铺、蹲灶台,也总算他一步迈进井城,不至于晾在露天地儿上了。
   晚上,四姐夫和外甥石坎,外甥媳妇小珍都回来了。一家人围着饭桌,喝酒吃菜,热热闹闹,算是为他父子接风洗尘。
   四姐说:“二兄弟,我跟你姐夫合计了,这屁股大个小屋你也看见了,老一辈小一辈地挤在一堆儿,够憋屈人了。你爷俩搭个地铺睡,怕要遭罪。我早预备了些方子、砖瓦,打算傍山墙垒个偏厦儿当煤棚子使。不如你现在就帮你姐夫和石坎垒上,先住进去,好歹也算有个自己的窝儿……”
   金木土正喝得滋润过瘾,听得四姐的安排,大喜过望。眼下城里过日子,钱有多紧,房场有多缺,可四姐却舍出料钱和房场,为自己盖房子,这可真是祖上的造化,摊上好亲戚啦,他冲四姐、四姐夫抱拳打拱,很想不失体面地来几句较劲的感恩话,不想喷了半天酒气,舌头在嘴里拌蒜,没说出个个数来。小珍和石坎早见他这样可乐,鼻子眼睛上都来了戏。金木土懂得,在人家的太平日子里,冷丁冒出两个浑身掉土的男光棍有多腻味,可我金木土也不能老没房子,也不能老浑身掉土,兴许也不能老打光棍呢。他就使劲吸溜一下吊在半空的口涎,红着眼说:“四姐,你二弟懂得这份情有多厚!你二弟虽说没大能耐。可政府对文化口儿的人,是有知识分子政策的。放心吧,俺爷俩误不了那棚子明年搁煤使……”
  小珍听了,忙正色地将他从头看到脚,恭敬地给他添满酒,道:“二舅还是知识分子呐?!”
   金木土顺下眼,红着脸说:“啥知识不知识的,在文化口儿混,就那么回事吧。”
   石坎探过头问:“二舅什么文凭?”
   金木土说:“文凭谈不上,可还算个文艺界人士。”
   “我爸放羊时还吊嗓呢。冲着山叫,声儿尖尖的,乡下人听了,就混说、混笑,他没少生气。”金放马向小珍嫂子描说。
  “乡下人一脑袋高粱花子,懂啥?”金木土不屑地说。
   小珍放声笑起来:“二舅人可真行,这般年纪了还冲山吊嗓儿?敢情你会唱流行歌曲?”
   金木土摇摇头:“那年头还不时兴流行歌,时兴地方戏二人转。我们那个戏班儿,正经走了几年火穴儿。从沈阳城到山海关,走乡串县,锣鼓家伙一响,底下的人就黑压压的一片。几场下来,票子一过,兜里可够结实的。兜里有货,走路腰板子就挺个溜直呢……”
   小珍情不自禁地端量着他那张厚皮茄子似的黑脸,疑惑地问:“二舅那时也上场?”
   金木土自得地说:“靠在戏垛儿上,哪有白吃饭的?别看我模样丑点,可身上的活儿好使,从台口一出来,鼻子眼睛就活泛出故事来,总能招惹得底下笑倒几个。这叫‘活儿保人’。”说到这时,他身上脸上便拿捏出些戏台上的神采,忽而东张西望,忽而挤眉弄眼,悲悲喜喜,哭哭笑笑,皆电闪一样,交替地闪烁在一张黑脸上。
  桌上的老少都哄笑起来。金木土收住戏相,笑说:“其实我那咱在戏班里不光能卖嗓儿,锣鼓家伙、二胡、唢呐,全能摆弄出动静来,说不上六场通透,也还够个手儿;演大戏时临时缺个旗锣伞报、院子门道,这一类扫边儿的零碎儿,咱不用过戏,说上就上;毯子功、腰腿功也有点,开场白、定场诗、下场诗,都能背出几套;拉幕、看叶子(戏装)、撂地儿、把门儿、办伙食,样样活路能拿起能撂下。够手儿的女角儿也不敢小看我,巴巴结结地跟在身后。那些女角也大红大紫过,名声跟现在的刘晓庆、毛阿敏差不了许多呢……”
   小珍和石坎对了一下眼光,喷笑出来。石坎说:“那二舅定是有好看的女角儿相好了?!”
   金木土脸上现出羞样和骄傲,眼里闪出炯炯光彩:“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了,当时我哪里敢想,水葱似的一个红角儿,能跟咱相好吗?可是她刚卸了装,身上还喷香的,就来找你玩。你说大月亮地儿,不冷不热的天,小风不紧不慢地吹着,这样的时辰,一辈子能赶上几个?两人亲亲热热就好成一个人啦!哎呀 她那个白呀,那个光滑呀,让人永世都忘不了,大白鹅似的,整个一个大白鹅!……”
  小珍掩嘴哧哧地笑,又朝石坎挤眉弄眼一番。石坎就又逗引他道:“那个好看的女角是谁?怎就把二舅给撇了呢?你那时就该趁热乎娶了她才对!”
   金木土窘了窘,现出惆怅,带血丝儿的眼珠儿瞄了瞄金放马,说:“相好和娶老婆不是一码事,你们年轻还不懂。文艺界人士不比老百姓,个个风流好乐,男女同事之间也不封建,扯手靠膀儿地说笑,大大方方像外国人一样……”
   四姐听不下去,啧着嘴接过话头:“二兄弟,四姐说话不怕你不爱听,往后岁数大些了,得张罗安家过日子了。好好的爷们儿没媳妇,好好的儿子没个妈,缝补浆洗都没个人伺候,还不叫人笑话?!”
   往常日金木土最受不了这种话。他年轻的时候。在黑压压的人群之上受人瞩目,瘾头大啦;他走路、吃饭、上厕所,都巴望别人注意自己,研究自己,钦羡地朝自己傻看,或被自己耍出的花活儿逗笑。要是正走着路,被那好事之人认出并拦住,惊奇地打问:“你莫不是那天在戏台上拉弦的琴师吗?”或被人暗中指画着:“快瞧,那人不是在台上折过一个把式吗?鼻梁上贴块膏药,穿个黄缎子坎肩儿,扮成傻女婿的那个?!”于是他当然装作并没听见什么的样子,浑身却要越发地抖出些与众不同的神气来。在这春日般的目光抚摸之下,他的心和日子,都如充了气的彩球,陶醉在一朵艳丽的虚空里,这样活着即使遭罪受穷,即使捞不着受用女人,他也觉得人前人后风光抖神儿;就算口袋里枯瘪些,,别人见他那卖傲的派头,还以为里边放了存折呢。可是他现在可不仅仅是口袋枯瘪些的问题,他在垄沟里爬了九年,爬得多累、多苦,往日那些争强好胜的虚荣之心,已被狰狞的日子腌咸,高高地吊在半空里,任凭风吹和鸟啄。再说,他现在还得靠四姐在井城站脚呢。因此,老太太这善心善意的教诲,很令他暖心暖肺,受益不浅。当下点头称是,敛住酒话。
   ……

 
500元/篇〡「知音读酷」约稿函
《散文选刊》投稿须知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