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汗漫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44        发布时间:[2022-11-29]

  

  1

  每每读到范仲淹“庆历四年春”这一句,就回想起我的青春。

  二十岁大学毕业,我在中原西南角的邓州小城,生活五年。小城有一条“三贤路”,纪念与此地存在关联的范仲淹、韩愈、寇准三位前贤。他们曾居庙堂之高,又因奏文与谏言而罹祸,贬放江湖,路过邓州(韩愈)或者任职于邓州(寇准、范仲淹)。三贤路上,红、黄、绿三种颜色的灯,像他们的手,为一个后生指出怎样的前途?儒家的,道家的,佛家的?绿灯肯定,红灯否定,肯定与否定之间,是黄灯闪烁其词、犹疑不定。

  庆历六年,亦即1046年,范仲淹因庆历新政失败贬放邓州,建花洲书院,兴学启蒙,赈灾济贫。旧日同僚滕子京,于庆历四年(1044)春谪守巴陵郡,重修岳阳楼,邀范仲淹写文章以志纪念。凭一卷寄来的山水画《洞庭秋晚图》,范仲淹朝思暮想,终于有《岳阳楼记》问世,共计三百六十八字,如鼓振雷动。从此,“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成为历代仁人志士的座右铭,也成为邓州在报纸、电视、广告中推介自我的警句。

  前一年,范仲淹尚在汴京,读到三十九岁的欧阳修贬放滁州后的新作《醉翁亭记》,击掌赞叹:“后生可畏!”反复吟诵其中两个关键句:“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天下忧乐观”,与《醉翁亭记》中“乐其乐”的感喟,贯通一致。岳阳楼,醉翁亭,各选择一个正大士子,与其彼此映照、共臻不朽。

  我没有范仲淹、欧阳修那样耀眼的才华,也没有一个好知州的情怀和醉意。在邓州,一间单身职工宿舍内,双人床靠墙一侧堆放着聂鲁达、里尔克、奥登、布罗茨基们的诗集。书桌右侧,是一叠《星星诗刊》《诗歌报》。脚边有废纸篓,像郁闷的胸口,吞下废弃的诗稿和幻想。既出入于各种脸色构成的现实,又沉湎于分行的诗歌写作——这两者间,似乎存在一种“古老的敌意”,我站在哪一边?迷茫。自我冲突,像没有红绿灯、事故频发的十字路口。头发蓄长,衣服邋遢,惹上司叹息:“诗人气质啊……”那大约是一种危险、不及物、与周遭格格不入的气质?

  范仲淹的灵魂,大约在邓州街头与我屡屡相遇,但不会满意一个后生的情状。他摒弃小我情绪,无论得意与失意,不管少年与中年,始终以辽阔地平线作为大我的边境线。邓州三年间,他率民众引水修渠,抗旱除涝。五谷丰登时节,与宾客歌舞庆祝。“客醉起舞逐我歌,弗舞弗歌如老何。”他此时写下四十余首农事诗、田园诗,对米酒的赞美,占据一大半比例。那些米酒,通过诗句将美名流传后世:“邓酝”“千日醇”。

  一条湍河,湍急地流过小城。河水清澈,曲醇厚,这是酿制邓酝和千日醇的秘诀,范仲淹在诗文中给我留下如此信息。我在邓州若干酒坊与酒楼晃荡,没看到这两种牌子的美酒。湍河略显得失意,在小城西边徘徊出一个大弯后,向南注入汉水,与自西而来、流经岳阳楼的长江融汇为一,抵达下游的入海口。许多年后,我客居于入海口处的上海,大局已定,像一条溪流,终将消失于苍茫汪洋般的晚年。

  写作《岳阳楼记》那一年,范仲淹五十七岁。此后,别邓州,赴杭州任职,日益远离汴京这一政治中心。1052年,六十三岁,死于北归赴任途中,葬于洛阳东南的万安山——那里是他母亲提前入睡等待儿子的地方。

  “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2

  2020年12月,我去汨罗江,参加“屈原国际诗歌节”。

  正是屈原,在汨罗江边,为汉语贡献“流亡”一词。于是有了庾信、杜甫、韩愈、柳宗元、范仲淹、欧阳修、苏轼等等一代又一代的著名流亡者。

  这是一次由五月推迟到岁末的诗会。汨罗江上不见龙舟,街头巷尾自然也没有艾叶与粽子。诗人相聚,眉目间,忧郁多于欢快。我们居住、开会的宾馆,每天清晨处于大雾围困中。一派茫然。

  屈子祠内,微雨中,乌桕树叶落一地,像破碎的金子。不同国籍的诗人,列队站在一尊冷峻的塑像前。烛火高大,迎风含泪。编钟声里,十多位当地老人组成的合唱队,用楚语吟诵楚辞,我听不懂。抬眼看电子屏幕,屈原的句子波浪般滚滚而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在这一瞬间,我想起范仲淹,遂确认其“天下忧乐观”、欧阳修的“乐其乐”,乃至一切中国士子精神的源头,在屈原,在汨罗江。

  768年,杜甫携带妻儿乘小舟,顺长江而下,出夔门,过江陵。兵荒马乱,穷愁潦倒,寻找返回中原的契机而不得,反复离岸上岸。登岳阳楼,眺望苍茫北方,泪流满面。下楼,复乘舟,来到汨罗江、屈子祠,也从这一尊塑像、满庭乌桕树,获得一丝慰藉。770年,死于岳阳境内的平江。遗作《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六韵奉呈湖南亲友》,抒发家国忧思之情,短句蕴长恨:“故国悲寒望,群云惨岁阴”“书信中原阔,干戈北斗深”“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十七岁的儿子杜宗武,拿着这首诗,向县衙求助。

  屈原诗歌节结束后,我去平江小田村,祭杜甫,同样是惨岁阴云天气。

  杜宗武在父母去世后,一直将两具遗骸暂存于小田村,以待将来抚棺还乡。然而战火持续数十年,资费匮乏,“便下襄阳向洛阳”之遗愿未能实现。杜宗武离世时,人间仍纷乱不息,其子杜嗣业只得建设墓地,让祖父、祖母、父亲在异乡入土为安。墓丘巨大,呈一体两耳状,杜甫居中,杜甫妻、杜宗武居于两侧。三人并肩长眠,像仍然依偎在长江上一叶小舟里。墓地后,兀立十几棵松柏,苍苍郁郁。

  别杜甫墓,登岳阳楼。楼外有告示:“凡能完整背诵《岳阳楼记》者,可免门票登楼。”我的记忆力已不复少年时,尝试背诵,向范仲淹致敬。然而至“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这一句,走神了,想起杜甫。背不下去了。在邓州,范仲淹运笔至此,大约也想起杜甫。尤其是《登岳阳楼》中的“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像一克镭,在范仲淹心身中点燃,引爆出对于这座名楼及周边壮景的磅礴想象力。

  一代代中国文章,其忧思与欢乐贯通无碍,使后世的书写者、阅读者,得以缓解孤穷、抚慰一生。

  3

  伟大的《岳阳楼记》,非一颗即兴发射的导弹,在雷达完全无反应的情况下破空而至、击中人心。在其问世之前,已有众多名句声动四方,显现出范仲淹流芳千古的征兆。

  “阳合不择地,海角亦逢春。忆得上林色,相看如故人。”1021年,三十二岁的范仲淹,在东海边缘的盐城西溪,任盐仓监,为国积蓄财力。海啸时时侵袭百姓家园,范仲淹督导建成长达一百八十公里的海堤,被百姓名之为“范公堤”。一道堤,像一个长句,为《岳阳楼记》而埋下伏笔。前任盐仓监晏殊,在西溪写下“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等名句,回汴京就任高位后,重用范仲淹,为一个寡淡时代,提供盐分和力量。“肩扛起真实,在盐库中守着波涛的回忆。”法国诗人勒内•夏尔这行诗,似可作为晏殊、范仲淹的肖像。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1040年,范仲淹领兵赴西北,抵御西夏势力威胁。戍边三年间,整顿军队,建设边城,迫使西夏俯首称臣。“一杯浊酒家万里”,“将军白发征夫泪”。某年,在延安宝塔山下,我仰望岩壁上八个擘窠大字“泰山北斗一韩一范”。“韩”即韩琦,“范”即范仲淹。两颗恒星,高悬于中国西北和史册。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范仲淹用一篇《灵乌赋》,回答好友梅尧臣“不要做啄木鸟、乌鸦,免惹祸端和围攻”的善意劝勉。胡适认为,这八字,堪比美国人所言的“不自由,毋宁死”,且提早七百多年。范仲淹数度被贬出政治中心,皆由于“居庙堂之高而忧其君”,革除时弊,惹怒政敌。他宁愿做乌鸦鸣声惨淡,为时代预警,也拒绝做喜鹊或夜莺一类人物,去对宋仁宗唱赞美诗、奏小夜曲。即便屡屡吃闭门羹,仍屡屡闯入深宫,叩击金扉,高喊:“皇上啊,有危急之事相告啊!”沉浸于美人怀抱的宋仁宗,从鸳鸯戏水的意境中一惊而起,对门外这个不识时务者的嘶哑喊叫,很头疼。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与友人欢宴共醉,范仲淹却低声吟诵这首《江上渔者》,煞风景,场面一时冷寂下来。税赋沉重、渔民悲苦之情状,在范仲淹内心汹涌,故对汴梁城奢靡风尚深恶痛绝,力推“庆历新政”,终以失败、遭贬而告终。

  ……

  “诗言志,歌咏言。”“诗者,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以道志。”中国早期思想者,在先秦前后,就已经确立诗与“志”亦即“士子之心”的关系。范仲淹的诗和文章,就是其浩荡心志,就是他的汴梁、泰州、兴化、苏州、润州、越州、耀州、庆州、邠州、邓州、杭州、青州,一路路寒暑风雪,就是一次次的兴观群怨、起承转合。圣卢西亚诗人沃尔科特说:“要改变你的语言,必须改变你的命运。”伟大的语言,生成于不平凡的命运。平庸、平淡、平铺直叙如我,写作生涯寂寞无成,完全不必耿耿于怀。一个在天花板下过小日子、打小算盘的人,与那些在天空下疼痛远行的人,怎会有相同的感染力、生命力?

  “君不忧不显,惟‘不欺’二字,可终生行之。”范仲淹如是说,像是在对我耳提面命、细细安抚。他一生践行“不欺”二字,故真气弥漫。而他这一座右铭,源自唐代贾岛的《不欺》:

  上不欺星辰,下不欺鬼神。

  知心两如此,然后何所陈。

  食鱼味在鲜,食蓼味在辛。

  掘井须到流,结交须到头。

  此语诚不谬,敌君三万秋。

  4

  我时常自上海去苏州游荡。出高铁站,广场上迎面耸立一个石头质地的人,俯瞰无数过客。走近才知道,他是范仲淹——雕像下,一行表达“天下忧乐观”的名句,如同认证一个人的条形码、指纹、面孔。

  吴王阖闾、伍子胥、孙武、张旭、唐伯虎、文徵明、沈寿、顾颉刚、贝聿铭……自古至今,无数俊彦英才,次第闪现于吴地春风,留下众多传奇、悲歌、辞章、美名。在这些杰出者构成的漫长序列里,选择范仲淹作为城市象征,显现出苏州的智慧和深情。

  一个姓名为“朱说”的人,在二十二岁才偶然得知:自己祖籍苏州,父早逝,母亲只得远远改嫁于山东朱家,以谋生育子。如雷轰顶,羞愤交加,他急急归往苏州认祖归宗,却被同族冷漠以待,疑其为索求家产而来。承诺不取一分一毫后,得以进入族谱,更名为“范仲淹”。自此,他把母亲从山东带出,一路敬奉,不管仕途上风雨交加还是彩虹高张。

  这一早期经历,造就范仲淹性情:敏感,自尊,发愤,悲悯于一切孤立无援的人们。

  在绍兴亦即从前的越州,流传着“孤儿寡母船”的故事。范仲淹任越州知州时,一个名叫孙居中的异乡人去世,其家人陷入困顿。范仲淹拿出俸禄相赠,雇船送孙居中妻与子还乡,并写一首诗给船夫:“途中若有人盘查、刁难,拿出来给他们看。”那一首诗是:“十口相依走河川,来时暖热去凄然。关津不必问姓名,此时孤儿寡母船。”在这孤儿寡母身上,范仲淹一定看见了从前的自己和母亲。越州船,盐城范公堤,这一系列情节联合起来,足证范仲淹数年后在邓州作《岳阳楼记》、形成“天下忧乐观”,绝非一时灵感袭来,实乃久蓄而勃发。

  范仲淹四十七岁时衣锦还乡,任苏州知州。一年间,在祖辈生活过的土地上,他修水利、建义庄,赢得敬重。为母亲与家人购买一所宅第存身,又拟开办学堂,母亲赞同:“寒门出俊才,就有望了……”遂有苏州郡学建立,成为如今苏州中学之前身,英才辈出。

  在寒山寺附近的一条深巷里,范仲淹觅一院落栖身。侧耳,可听寺钟隐隐如心跳,范仲淹时时吟诵:“夜半钟声到客船啊……”帆樯、沧海与深渊,浮现眼前心头。

  5

  2018年,故宫博物院举行宋代书画珍品展。迈进重重宫门,我初次目睹范仲淹手札《远行帖》,展开于一个玻璃柜中。行书,十一列,九十字,庄严清劲,可推想书写者的面容、手势与心境:

  仲淹再拜,运使学士四兄:两次捧教,不早修答,牵仍故也。吴亲郎中经过,有失款待,乞多谢。吾兄远行,瞻恋增极。万万善爱,以慰贫交。苏酝五瓶,道中下药。金山盐豉五器。别无好物,希不责。不宣。仲淹再拜。景山学士四哥。座前。八月五日。

  展柜中亮着一盏小射灯,像一轮北宋的日月,照亮前朝远行人。

  此帖中的“学士四兄”“吴亲郎中”“景山学士四哥”,是比范仲淹大四岁的张昷之,字景山。他是范仲淹的同乡、姻亲,更是政治同道。

  庆历新政失败,韩琦、富弼、杜衍、苏舜钦、张昷之等人,因属于范党阵营而被罗织罪名,一一遭罢官或贬谪。其中,苏舜钦被逐出汴京后,隐身于苏州沧浪亭,“以舒所怀”。一个政治上的失败者,把此地作为精神桃花源,“安于冲旷,不与世驱”,并作《沧浪亭记》以志。欧阳修读罢,激赏:“丈夫身在岂长弃,新诗美酒聊穷年。虽然不许俗客到,莫惜佳句人间传。”如今,沧浪亭成为著名旅游景点,来访者如云涌动。

  张昷之贬往虢州,时在庆历四年(1044)八月,秋风初起。临行前,获得范仲淹这一手札。两个人都没有预感到,它会成为名帖,流传后世。手札大意如下:“景山四哥,两次接到来信,未及时回复。您路过我这里,也未能款待。四哥远行,我极其留恋,切望珍重。送上五瓶苏酝、五罐金山盐豉,也没啥别的好东西,请不要责备。”苏酝与盐豉,滋味甚美,陪伴菜肴与饭食,均能激励味蕾、振作口腔。借故乡佳酿美食,向一个被连累的同僚表达歉意和挂念,缓解口舌肠胃因政治纷争带来的乏味、隐痛,范仲淹有深情眷眷在焉。

  年轻时,范仲淹爱上一女子,赠送胭脂和诗句:“江南有美人,别后长相忆。何以慰相思,赠汝好颜色。”他懂得风情和美感。若向佳人赠送苏酝与盐豉,就不太合适。那江南美人收到胭脂和诗,心动了,迢迢而至,伴随范仲淹走完枯荣交加的余途。

  “别后长相忆”,不论小别或永别,唯有“长相忆”,能使美好颜色得以存续,这大约也是读书、写作乃至一切艺术创造之意义所在吧。

  给景山四哥送罢苏酝与盐豉,两年后,范仲淹就离开汴京,奔赴邓州。

  6

  关于范仲淹领导的庆历新政,宋仁宗始于信任、支持,终结于疑虑、否定。其根源,在于宋仁宗对范仲淹一派政治力量,深感不安。

  宋仁宗曾询问范仲淹和欧阳修:“自古小人爱结朋党,难道君子也要结朋党吗?”范仲淹答:“臣在边境,见勇士结党以进取,懦夫结党以避战。朝廷里也是一样,一心为善的君子结为朋党,对社稷江山有何不利?”坦然承认范党的存在。宋仁宗大怒。比范仲淹小十七岁的欧阳修,作《朋党论》为其辩解:“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然臣谓小人无朋,惟君子则有之。故为人君者,但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真朋。”宋仁宗读罢,愈加警觉。再加上敌对阵营一次次构陷,欧阳修、苏舜卿、张昷之等等范党成员,终被一网打尽。

  范仲淹前后共计三次遭贬,故获得“三光”美誉。

  第一次,众同僚备酒送行:“范君此行,极为光耀啊!”第二次,送行者寥寥,在汴京郊外揖手而叹:“范君此行,愈觉光耀!”第三次,只有一人举杯相赞:“范君此行,尤为光耀!”自屈原始,古士子大抵上都是在远行或者说流亡中迸发光芒,从人格,到修辞。范仲淹也是这样,其卓越辞章,一概生发于远离话语中心的地方。比如,在杭州,他留下佳句多多:“最爱湖山清绝处,晚来云破雨初停”“落叶信流水,归云识旧峰”“长风方破浪,一气自横秋”……

  边缘即中心——夜色的边缘,就是清晨光辉的中心。

  为范仲淹书写墓碑的人,却是宋仁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通过《岳阳楼记》,皇帝终于听懂一个士子的心声,遂追赐范仲淹以兵部尚书之名。哀荣,实乃荣哀,一种虚荣的悲哀,当事人对此大约浑然不觉,致力于转化为花木稼穑中的清苦气息。宋仁宗在位的四十余年,被后世称为“黄金时代”,是因为这一时期的北宋,以诗词歌赋、书法、音乐、经济总量、木器工艺、美食、人口规模等等,名扬世界,且守住一道底线:不杀文人。

  但北宋终将成为南宋,难以为宋。那一完全看不懂《岳阳楼记》的宋徽宗,将司马光、苏轼、苏辙、黄庭坚、秦观等309位异议者,列为“元祐奸党”,并用其发明的瘦金体书风,到处刻立《元祐党人碑》,以羞辱震慑一切异端,随招致异族马蹄刀戈而来。皇帝、妃子、官僚、工匠、画家等,成为押往北方的囚徒,或逃往江南苟延残喘——到中国历史的正文、小标题、脚注里去,或成为那字迹周围无褒无贬的余白。

  7

  某年五月,我去洛阳看罢牡丹,拜谒范仲淹墓地“范园”。

  在中原,多见诗人墓地。洛阳,另有一诗人墓地“白园”,白居易长眠其中。孟州,有韩愈陵园。荥阳,有刘禹锡墓。郏县,有三苏坟,葬有苏洵、苏轼、苏辙……黄河两岸无数诗人的墓地,像镇纸、压舱石、星辰,为这动荡离乱中的大地,提供定力、信心和梦想。

  范园内,两列石马,是范仲淹骑过、检阅过的边塞马队?野草里,露出石头马脚,被染出微弱的暗绿。马背光滑,是被一代代游园少年爬上爬下用小臀部摩擦而成的结果。少年们长大成人,去骑真正的马或者驴、摩托、汽车。建功立业就想想范仲淹,志得意满;碌碌无为也想想范仲淹,失眠或醉酒。欧阳修用两年时间为范仲淹撰写的碑文,立于墓前。两千余字,赞其“外和内刚,乐善泛爱”,“于富贵、贫贱、毁誉、欢戚,不一动其心,慨然有志于天下”。字迹端正如志士,力透石碑。

  欧阳修墓地也位于中原的新郑,距范园很近,两个伟大的亡灵相互访问比较方便。生前,在汴京,范与欧密集互访,闭门喝酒发牢骚,写同题诗,嘲笑曹操、孙权、刘备,“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屈指细寻思,争如共,刘伶一醉。”两个入世求索的士子,难得显出几分道家的消极,多了几分可亲。酒醒了,一场风起,庭院里落满梨花或雪花,不许仆人清扫。推门而出,理正衣襟,继续走庄重修远的儒家一途。

  我见过一块欧阳修小石像,英挺昂藏之气象,与其门牙突出、个子矮小的本来面目,反差极大,不知刻石者是谁。这一表达真实否?真实。石刻像,就是刻石者心象。用一颗真诚的心,在这石头上映现出的线条,真实不伪。石刻像旁有四句赞语:“论道议事,追韩继陆,归田集古,学问淹博。”其中,“韩”即韩愈,“陆”即陆机。陆机《文赋》,关于写作的技艺,有“操斧伐柯,虽取则不远,若夫随手之变,良难以辞逮”之感叹。陆机就是韩愈的斧子,韩愈就是范仲淹的斧子,范仲淹就是欧阳修的斧子——榜样在前,可以为后人所操持、伐木,但如何习得其中的“随手之变”,则难乎其难矣。

  他们的文章笔法,都是我的斧子。揣摩其“随手之变”,实乃领悟他们如何辨世立人。

  不久前,我回了一次邓州,像回到青春遗址。晚霞与灯火间,走着新时代的陌生人,没有谁认出我、喊出我的名字。范仲淹站在花洲书院外一块青铜中,看着我,喊不出我的名字。游客纷纷来,不见读书少年郎,他表情显得惆怅。花洲书院,曾与岳麓书院、嵩阳书院齐名。范仲淹之子范纯仁、门生张载,在此求学悟道。后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说,完全是《岳阳楼记》的回声与伴唱。书院内,春风堂上,置一松木古琴,范仲淹常在此弹奏《履霜曲》。故,范仲淹被呼为“范履霜”。在时代的茫茫霜降里,一个、若干个孤行己见者,留下履痕与传奇。真好。大多数人喜欢走在鸟语花香里,冬至后,守火炉喝酒、猜谜、调情。也好。这世俗烟火景象的好,正是履霜远行者们上下求索的人间大道。

  走进湍河边一餐馆,吃牛肉拉面,喝米酒。窗外河水湍急,犹如一个人湍急的青春期。月色下,在从前就职的单位附近站立片刻,想起一些人和事。入旅馆,醉醺醺沉沉大睡。我没有打扰任何人的平静。我已经没有打破平静的能力。“我没有什么可拿出去的,/但可将就着过日子。/我吃得很小心,我活得很慢,/我喜欢平淡。”布莱希特这些诗句,是衰老者之歌?我喜欢。但仍需要“保持清新和结实”,不辜负一系列遗址、文章和墓园。

  每一个人的天下与忧乐,各自不同,这尘世才多元、丰富、迷人。我的天下与忧乐,是狭小的,也是幽深的,由所爱、所怨、所景仰的若干面孔组成,越百载而历千秋——

  “微斯人,吾谁与归?”

  


 
《人民日报海外版》征稿启事
中国情感生活大号夜听诚征优秀作品
《青春》文学期刊2023年征稿
全球华语青年戏剧导演英才计划
《台州日报》面向社会各界公开征集Logo
首征原创歌词、歌曲
中国作协《诗刊》征稿
第三届“猴王杯”华语诗歌大奖赛
国家工业遗产易门铜矿文学摄影作品征稿暨实物征集活动
“稳健种田”主题征文大赛
《洪渡河》征稿启事
“诗咏田横岛”全国诗词创作设计大赛征稿启事
“花开盛世”2023中国牡丹之都(菏泽)牡丹文学作品大赛
「小说家族」主题征文:“危机爆发”
《故事会》杂志第四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启动
第二届泰山 · 大学生影评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御光者杯短篇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第二届“乌马河·中国大学生书评大赛”正式启动
2022,我这一年
第八届“大白鲸”优秀作品全球征稿启事
更多...

碧野

郭小川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管涛:推动明年经济更好更快发展需要注意的三个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