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28        发布时间:[2021-09-23]

  

  编者说

  两位老人客居在城市的儿女家中,他们的生活方式与周遭格格不入,最难改变的是老人的南方口音。家庭矛盾、子女教育问题层出不穷,现代都市中的农村老人,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环境中,小心翼翼寻求着下一代人的认同……普通话的意义是什么?方言的价值又在哪里?

  南方口音(选读)

  肖江虹

  一

  晚饭韩晓蕙亲自下的厨。下午没课,从培训中心折到超市去买菜。在生鲜区转了一圈,情况很沮丧,新鲜一点的,品相好些的,早被捷足先登者挑完了。转到海产区,称了一斤半花甲,半斤基围虾,一小块生鱼片。晚饭内容在路上就构思好了。花甲得做成麻辣的,那就得再买一块重庆火锅底料,这东西配花甲,几乎不需要什么技术,味道还好得不行;基围虾白灼,均匀铺在盘子里,扔点姜葱,淋上少许料酒,上屉蒸五分钟,人间美味,制作核心是千万不能过水;生鱼片是为自己准备的,公公婆婆、老公孩子都不喜欢芥末的味道。特别是婆婆,第一次看见自己吃生鱼片,眼睛差点就从眼眶里挤了出来。

  小区门口停好车,韩晓蕙几乎一路小跑。不得不跑,跑慢一步,家就有沦陷的可能。

  推开门,屋子里出奇安静。女儿闹闹在沙发边玩积木,听见门响,抬头漫不经心喊了一声“妈”,低头继续玩积木。公公在书房写毛笔字,老头就好这一口,不临帖,不写碑,跟着感觉走,写了几十年,用老公的话说:伏案数十载,终于成了乡级书法家。

  提着菜转进厨房,婆婆在择菜,老太太眼睛不太好,脸都凑到菜叶上去了。和儿媳妇不同,老太太从来不去超市买菜,只选小区旁边的东山巷,清晨和黄昏,郊区的农户会挑着新鲜的蔬菜过来,一群老头老太太早早埋伏在那里,菜箩刚着地,立时围得水泄不通。老头老太太们大都有乡村生活经历,儿女成了器,进了城,脚赶脚跟来的。拼足残力,帮着看看孩子,做做饭菜,这不叫发挥余热,叫上辈子欠他们的。

  一餐饭做完,厨房只有三句话。

  韩晓蕙:“妈,麻烦你把勺子递给我。”

  婆婆:“大调羹还是小调羹?”

  韩晓蕙:“大的。”

  婆婆的普通话有点类似夹生饭,“国家”叫做“国(gui)家”,“老虎”唤作“老虎(fu)”,边鼻音永远不分,前后鼻韵更是捋不抻抖,怎么教都不行,估计上刑也不行。最可怕的不是这个,最可怕的是那些属于洪荒远古的方言。公婆刚来那阵子,闹闹喜欢在地上爬,韩晓蕙怕地上有细菌,就大声呵斥:“闹闹,不许在地上爬。”厨房伸出一颗花白的脑袋:“怕啥子嘛?娃娃家就是要在地上梭嘛!他家老者就是在地上梭大的嘛!”韩晓蕙直愣愣定在那里,半天才说:“妈,你能不能说普通话?”老太太很肯定地回复:“我说呢就是普通话。”什么“梭”啊“拐”啊这样的方言,只属于入门级,韩晓蕙凭借自己研究生学历,结合上下文能大约估摸出意思,难度稍微加大,就只有仰天长叹了。去年夏天,韩晓蕙给老太太买了一件衬衫,带点淡淡的粉色,老太太死活不要,阐述理由的时候代入了一个猛词:皱皮腊干。原话是这样的:“花朗朗的,啷个穿嘛?你看我皱皮腊干的,不晓得的还以为是腊肉上披了一块花布头。”韩晓蕙当时就傻了,晚上老公在床上解释清楚这句方言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相当于做了一场讲座。

  如果说婆婆的普通话是夹生饭,那公公的就是散白酒。特点是味猛,打头。能坚持听他说十分钟还活着的,那是命硬。作为专业的普通话过级培训机构高级讲师、普通话一级甲等、国家级普通话过级测评员的韩晓蕙,什么稀奇古怪的普通话没听过。公公这样的,平生罕见,不标准也就罢了,还会在方言和普通话之间挣扎着来回切换。最神奇的是,如果说方言,老头能絮絮叨叨说上一小时不带喘气的;换成普通话,十分钟就面红筋胀,双眼圆睁,嘴角还挂着白色的沫子,样子随时都可能陷入昏厥。有一次韩晓蕙下班回来,老头正指着小黑板教闹闹认字。

  “跟倒我念,‘脚’(jio),脚杆的脚。”

  韩晓蕙眼前一黑。

  那晚在饭桌上,韩晓蕙郑重表态,两个老人不能在家教闹闹认字。两老倒是没说话,老公刨着饭说“这有什么啊!”韩晓蕙一脸杀气看着老公说:“不行就是不行。”

  晚饭刚上桌,老公秦顺阳回来了。站在门口喊了一声闹闹,还笑嘻嘻问了一句:“今天我们家闹闹乖不乖啊!有没有调皮捣蛋啊?”

  说的是普通话,音色醇厚,字正腔圆。

  解下围裙,韩晓蕙看了看饭桌上的公婆,又看了看正在换鞋的老公,心里有些感慨。不管从生物学还是遗传学角度,你都无法把面前这三个人联系在一起。

  秦顺阳高考后才离开老家修文,本科研究生都在上海念的,北京读的博士,毕业后本有机会留在大城市,掂量一番还是回到了贵州,进了一所高校,讲音韵学,也带研究生,不过专业有些冷门,最近两年都没人报考。落得清闲的好处是可以在家做做学问,带带孩子,兴致来了操持一桌,把要好的同事朋友请来小酌几杯。

  一餐晚饭,只有碗筷敲击的声音。

  晚饭到睡觉这段档期,是典型的混沌期,面上平静如水,实则暗流涌动。

  韩晓蕙在书房备课,明天讲授的内容是学习绕口令。

  写完教案,韩晓蕙还是有些拿不准,她怕表述上有问题。小心翼翼是有原因的,和自己刚入职那会儿相比,现在的培训中心可谓高手如云,师资越来越年轻化,特别是刚出学校的那群孩子,理论未必贯通,一开口要人老命,闭上眼以为在听央视新闻。

  秦顺阳斜躺在沙发上看书,闹闹爬过来吵着要爸爸讲故事。轻轻捏了捏女儿脸蛋,秦顺阳笑嘻嘻说:“好,爸爸就给闹闹讲一个《老汉伦克朗》,这个故事啊!出自《格林童话》——”

  使劲摇摇头,闹闹吵着说:“我不要听这个,我要听《宋定伯捉鬼》。”

  秦顺阳一愣,眼睛瞟向一旁的老太太。

  “妈,你给她讲过吧?”秦顺阳问。

  点点头,老太太说:“你们俩都不在家,哄她睡觉时讲的。”

  看着满头白发的母亲,秦顺阳有些恍惚。

  那时候自己跟闹闹差不多大,乡下屋子里有老鼠,一家子,到了晚上就出来见世面,父母带队,五个孩子跟在身后,从屋角的墙洞鱼贯而出,吱吱唧唧,边走边解说,像是买了门票,合理又合法。

  秦顺阳蜷缩在床头,双手抱膝,一脸惊惧。

  母亲总是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出现,推开门,双脚使劲一跺,老鼠一家落荒而逃。走到床边摸摸儿子的脸,母亲笑嘻嘻说:“怕啥子嘛!几只耗子。”

  “妈,为哪样大耗子要让小耗子先进洞呢?”

  “你憨啊?自家娃娃喽嘛!肯定要让它先进洞噻。”

  “妈,整包耗子药把他们毒死算喽!”

  “毒哪样毒哦!乡下喽嘛,没得几只耗子算哪样乡下嘛!”

  “我怕得很。”

  “幺儿不怕,妈给你摆个龙门阵。”

  “摆哪样嘛?”

  “摆一个《宋定伯捉鬼》。”

  母亲讲故事的特点是人和鬼分得很清楚,人说话气定神闲,鬼说话尖利轻飘,正义邪恶一目了然:从前呢时候,有个地方叫南阳,那地头有个人叫宋定伯,宋定伯气饱力胀的时候,有一天夜里,黑咕隆咚呢,他一个人走路,拐咯,运气崴,遇见了一个鬼,那个鬼,你不晓得,瘦壳啷当呢!宋定伯就问鬼:你哪个?鬼说:我是鬼。那个鬼反问他:你又是哪个?这个宋定伯啊!比鬼还鬼,就说:老子也是鬼。

  ……

  每次讲完,母亲都会哈哈大笑,边笑边说:“从来没见到过这样憨的鬼。”

  秦顺阳很少听母亲把故事讲完,故事刚过半自己就睡着了。

  此刻母亲就坐在对面,脸庞被岁月雕刻得深深浅浅,眼神没有了年轻时候的自信和专注,看看丈夫,瞟瞟孙女,睖睖儿子,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停靠的地方。

  “爸,你快讲啊!”女儿催促。

  “哦”了一声,秦顺阳把女儿搂进怀里。

  从前有个地方叫南阳,那里有个人叫宋定伯,他年轻的时候,夜里走路遇见了鬼,他问道:谁?鬼说:我是鬼。鬼问道:你又是谁?宋定伯欺骗他说:我也是鬼。鬼问道: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宋定伯回答说:要到宛市。鬼说:我也要到宛市。他们一同走了几里路。鬼说:步行太劳累,可以轮流相互背负。宋定伯说:很好。鬼就先背宋定伯走了几里路。鬼说:你太重了,恐怕不是鬼吧?宋定伯说:我刚死,是新鬼,所以身体比较重。轮到宋定伯背鬼,这个鬼几乎没有重量。他们像这样轮着背了好几次——

  “你讲的不对,”闹闹摇着秦顺阳的胳膊说,“宋定伯是气饱力胀的,鬼是瘦壳啷当的,你为什么不讲呢?”

  秦顺阳愣了愣,刚想解释,韩晓蕙在书房喊他。

  指了指笔记本电脑,韩晓蕙说你来看看我这样表述有没有问题。

  秦顺阳刚俯下身,客厅传来了电视的声音。声音来自本地电视台,方言类节目,叫做《开心帮》,说话的是一个叫大方的演员,云南人。

  “我们昆阳人很朴实热情,吃饭前洗手都要谦让一番,客人说:你先洗嘛。主人当然不干,回答道:咋个能主人先死(洗),你先死(洗)你先死(洗),你死(洗)了我再死(洗),一哈就死(洗)完了——”

  沉默一阵,客厅传来两声浑浊的大笑。

  ……

  (选读完,全文刊载于2021-5《收获》)

  【肖江虹,男,生于1976年,贵州修文人。有作品在《人民文学》、《当代》、《钟山》、《中国作家》、《天涯》、《山花》等刊物发表,部分作品被《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等选载和入选各类选本。曾获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等奖项。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五届高研班学员。】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大桥赋·“G3铜陵长江公铁大桥开工”主题征文活动。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更多...

徐志摩

贺知章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天勇谈怎样计算调水经济帐:没必要和不合算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