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19        发布时间:[2021-09-22]

  

  编者说

  倪依是行政局的一名职员,第一次去千佛寺遗址是在秋天,春天再跟丈夫去时,结果发现了两个谜:一个是碰到丈夫朋友的妈妈,得知当初丈夫英雄救美其实是一个计策;另一个谜是丈夫拍摄了石阶上蚂蚁的照片发朋友圈,被刑警关注,进而发现失踪的上司鲍局在山上自杀,他身边的蓝花盘,倪依认出是自己放野菜饼的……一般,真相大白以后人们更容易生活了,但对于倪依,却需要更深的思索来应对。

  鬼指根(选读)

  尹学芸

  1

  沿石径而下,先是遇见了一棵榆树,而后又遇见了一株五角枫。叶子都落在了地上,韵致还是与其他杂木不同。在乱石嶙峋的山坡上,有一点贵族似的威仪。同样作为一棵树,榆树就差了水准,虽说它也长得高大且健壮,细碎的枝条像喜鹊衔来的,蓬蓬地乱,在蓝天白云下,像鸟儿为所欲为。老皮长了许多瘤子,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心里不太平。

  可这一面山坡,也就这两棵像些样子的树。其他都是灌木,在石头缝里歪斜着身子,一副不屈不挠样。荆条、玻璃树、酸枣棵子、野葡萄藤,忽而遮住路径,忽而从天而降般落在身上,抻扯着不让人走。倪依小心地避让,手腕还是被划出了血道子。牛仔裤有些混不吝,姜黄色的绒衣则沾满了鬼指根,成千上万。鬼指根又名灰灰菜,春天可以凉拌或做馅吃,像许多野菜一样,能上餐桌。但深秋它们就脱了形,从叶子中间挑起一根细细的茎,顶着球状的针型尖刺,挑衅样的随时连发枪弹,准确无误地击中你,把你变成一只刺猬。所以走出那条横向草径,倪依哭的心情都有。她想,怎么那么倒霉,看着好有诗意的一条路,也杀机四伏。

  横向草径与那条石板路呈“丁”字。石板路开阔了些。拨开落叶,能看见那些清白色的石头磨出了水墨画的效果,呈慢坡状。但也会有矮矮的几级台阶,镶嵌在花岗岩的山体上,上面躺着陈年的松针和松塔。倪依回望了一眼,石板路曲曲弯弯向上,不知通向哪里。她迟疑了下,还是朝山下走。晚风拂过,一片清凉。晚秋的太阳摇摇欲坠,很有些英雄气短。干燥的松针在脚下发出飒飒声。她好奇地听,几棵古松便撞到了眼里。它们都倚在路旁,身边护卫着巨石,像穿了铠甲。是皴黑的青石,被久远年代的琼浆注入了肌理,生出古怪的苔藓。古松的枝杈使劲朝石径上伸,倒像是要为行人遮蔽风雨。倪依有些好奇,这里荒凉,但不荒蛮。这样一条规整的石板路明显不是现代工匠所为,倪依叹了口气,现代工匠可是没这手艺。

  终于看见了瓦灰色的屋脊,身后长着一棵巨大的桑树。因为父亲常年咳血,桑叶清咳养肺,老家的院子里就种有不止一棵。所以无论剥了皮还是落光了叶子,倪依都认得。这棵树是柄大伞,一看就是爷爷辈的产物,倚着的石头墙都被撞裂了,硕大的树身有小半部分嵌进了墙缝里,看着特别心疼。转而又想,是先有墙后有树也未可知,那样不容易的就是墙而不是树了。石板路从这里分了岔,倪依拣有打扫痕迹的地方,从左侧绕了过去。眼前豁然开朗,原来是一处建筑的地基,被荒草掩映。一个年老的妇人抱着一捆柴从石头后面冒了出来,从另一侧往房子方向走。原来那里竟住了人。一瞬间倪依有些呆,想这人一定是孤身住在深山里,与清风明月为邻,与林木花鸟为伴,这就是神仙啊!走近了,发现样貌也寻常。倪依叹了口气,想这荒山野岭,该有多孤单。见到一个人,也许会高兴三天。但倪依一点也不想打招呼。她从一座无名山上下来,走得头和脚都是木的,心却从未有过地寂寥。身上的鬼指根被风吹得飘摇,但就是不肯往下落,就像身上中了千尾羽箭,很是有些心悸。寻了花岗岩石阶坐下,小心地把手肘支在膝盖上,下巴托在掌心里。还是想那些羽箭,若是刺穿身体,该是千疮百孔。于是通透的感觉油然而生,身体一阵寒凉,似有风穿膛而过,带着刺啦的响声,这让心有了轻盈的感觉。这里朝向东,正好与刚才走过的那条草径呈夹角。草径下面就是几米深的沟壑,里面都是滚山石。那些巨大的石块圆咕隆咚,被远古的地壳运动磨去了棱角,有一块居然有半个房屋大,让人叹为观止。那两棵像些模样的树被暮色包裹,逐渐模糊了影像,它们同周围的山石杂木混淆在一起,倪依只能从方位上看出个大概。

  距离也有难处啊!倪依对着薄暮轻轻说。

  “这里凉,去屋里歇着吧。”

  老人无声地落在了倪依的身后,倪依其实听见了她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动静像一条大尾巴松鼠。倪依不愿意回头,是不想自己的清净被打扰,她不想见一个不识时务的人。被羽箭刺穿的身体正在淌血,寒凉过后一阵战栗,倪依在想流尽最后一滴血是什么感觉。老人却在她身后蹲下了,动手摘她身上的草刺。“我看见你从那边过来的,路不好走。瞧你这一身鬼指根——我没事也不往那里去,草把路都吃了。”声调平和安详。

  “草把路都吃了。”倪依喜欢这句话,不由重复了下,“您也知道这叫鬼指根?”

  “春天的灰灰菜么,可以做馅饼。”

  “您也喜欢吃?”

  老人摇头说,不喜欢。山上有很多野菜都比灰灰菜好吃。羊麻叶,大蓟小蓟,苦碟,蕨菜,都能吃。“灰灰菜稍微老些就发柴,要不能结鬼指根?鬼指根最讨厌了。”老人说话的腔调有点不拿自己当外人。

  “还有什么好吃的?”倪依逐渐有了还阳的感觉,似乎是从一个阴冷的世界穿越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人说:“这里是千佛寺遗址,你若是春天来,南边的坎下都是野香椿,山里气候凉,时令要晚几天,但比城里卖的香椿味道浓。再晚些,那边都是野桑树,桑葚个头不大,但酸酸甜甜的特别爽口,都是玫瑰红或葡萄紫的颜色……”

  倪依回味一下,突然一激灵,转头。还是那张普通妇人的脸孔,眼有点小,眉毛稀疏,细碎的皱纹横七竖八。但生了一只悬胆鼻,这样好看的鼻子可不多见,而且不会因为年老而塌陷。“您刚才说……这里是千佛寺?”倪依傻傻地张大了嘴巴,就像再也合不拢。冷气入直肠,她简直要哆嗦。看老人点头,她迅速把头转了回来,在两排牙齿之间塞进去一根手指。那根手指慢慢弓了起来,她用力啃。可怎么也啃不痛。痛神经呢?难道隐遁了?她特别渴望痛一下,让意识能有附着。她没想到这里就是千佛寺,鲍普不止一次说过的千佛寺。眼前一片空茫,乱石,杂树,大面积的柴草在秋风中招摇。风景肯定在山上,鲍普曾经见识过的风景,在山上……倪依痛苦地摇了下头,问野桑树在哪里。老人站起来往东南方向指,说那几棵是杏树,杏树前边是柿子树,柿子树前边就是野桑树,只是没有柿子树高……柿子树这东西霸蛮,无论长在哪里都趾高气扬……秋天就它结果子,叶子落尽了,果子扔挂在枝头上,像灯笼那般炫耀……你看见了?

  “这些树有的是和尚栽的,有的是山民栽的。再早这里住着三五户人家,后来嫌孤单,都搬山下去了。那些果树没人打理,都长疯了。也许是孤单疯的,谁知道呢。树也会发疯,也嫌孤单……我见过的。再早柿子长成磨盘样,是磨盘柿。后来就越来越小,焦黄精瘦,模样就像核桃……”

  倪依象征样地欠了下身子,她眼前水雾朦朦,其实啥也没听见。她的思维还在打转转。这里原来是千佛寺。鲍普曾经说过的千佛寺,地处深山,还没开发开放。满山的怪石,到处都是线刻佛像,那可真像一个王国啊!他摄影时偶然走到这里,就被迷住了。他搞摄影不专业,却是很迷的发烧友。从鱼眼镜头到超广角,从中等焦距到长焦距,办公室的套间里像个陈列馆。后来八项规定出台,他把套间挖了一个门直通走廊,一间变两间,上面挂了个“资料室”的牌子,其实里边的格局和内置都没有变。“这样真的好么?”她曾委婉提醒。他却不以为然。“哪天我带你去千佛寺看看,在那里扎个帐篷住一夜,也许能遇见神仙。”他开这样的玩笑。他的帐篷也是专用的,据说能抗八级台风,里面放一张充气床,抵得上半间瓦房。这个玩笑让倪依心有惴惴,可也心生涟漪。如果说她有愿望的话,那么愿望还没变成现实,鲍普就失踪了。那一晚他值班,晚饭以后他一直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抽屉张开着,外套披在椅背上,手机在桌上放着,显示有十几个未接来电。一杯沏好的滇红丝毫没动,但茶是冷的。他习惯把杯子沏满,水浮到了杯沿上。那是只白瓷杯,某次会议的纪念品,上面还有主办方的名号。那些长短镜头安静地趴在隔壁房间的木头格子里,可镜头里却是空的。

  他的办公室装有摄像头,但却是关闭状态。那一晚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老人一根一根摘掉鬼指根,刚才蹲在左边,这回转到了右边。倪依能感觉到左半个身子骤然轻松了,她不由晃了一下膀子,她有肩周炎,骨头缝里发出了欢快的叫声。倪依问她家住哪里,为啥一个人住在荒山野岭。老人说,她是退休的小学教员,家在埙城。这房子应该是庙产,几年前她跟朋友逛山景走到这里,看到这儿有座房子保存完好,就七手八脚收拾了。住了几年,从来也没人管没人问。查了史料才知道,这里是千佛寺遗址,山上有许多石刻佛像,憨山大师修行的山洞也保存完好,甚至有流浪汉在那里过夜。

  “有水有电?”问完这句倪依就笑了。她不知道憨山大师是谁,她关心的都是世俗问题。

  老人说,山谷里有条溪流,山上如果不开山放炮,水还澄澈,做饭饮用都没问题。当然也从外面带矿泉水,但矿泉水泡出的茶远没有山泉水泡的茶好喝。也有人想从山下的村庄拉项电过来,被老人拒绝了:“烛光和油灯才配这里的清风明月。”

  “您肯定是教语文的。”倪依心里有了澄澈。

  “人老了,就剩念想了。”

  老人拍了下倪依的肩,说鬼指根都摘完了。“天不早了,你该下山了。”太阳果然躲到了山阴处,薄暮像纱一样在眼前缭绕。倪依不想动,她感觉到了周身的舒泰和轻松。那些羽箭被拔下,也似自愈了伤口。这个素不相识的老人,像上天派来的老神仙,也像个老母亲,掸了掸她背上的浮尘,把她拉了起来。倪依感觉到了那手是一种干燥的温暖,从小臂和肩胛往腹腔传导,让心感到了熨帖。丝丝凉气被逼出了肠道,倪依不动声色地出了次虚恭。

  摸了摸口袋,除了汽车钥匙,就是巴掌大的一块手机。狠了狠心,倪依从脖子上摘下了一个挂件,犹豫了下,还是戴到了老人的脖子上:“送给您,做个纪念。”

  棕色的绳子上挂着深棕色的一尊菩萨。老人慌忙挡了下,却没有倪依手快。她用手捻了捻,反复摩挲,对着天光照看,凑到鼻子底下闻,迟疑说:“一片万钱。姑娘,太珍贵了,我不要。”说着,就要往下摘。

  倪依赶紧拦下了她的手:“不值钱的,您别见外。”

  老人说:“你甭瞒哄我。这种奇楠沉香的老料很稀有,放到水里就下沉。你没试过?”

  倪依愣住了:“阿姨……”

  “叫我张居士。”老人还是把挂件摘了下来,套到了倪依的脖子上,双手捋着给她摆正。老人打量着说:“就应该是你戴的物件儿……天快黑了,快些走吧。注意脚下,山路不好走。”话没说完,兀自往回走,边走边在草丛里捡起了两根木棍,想是要去烧火了。

  ……

  (选读完,全文刊载于2021-5《收获》)

  【尹学芸,天津市蓟州人。天津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散文集《慢慢消失的乡村词语》,长篇小说《菜根谣》《岁月风尘》,中篇小说集《我的叔叔李海》《士别十年》《天堂向左》《分驴计》及《青霉素》等。作品被翻译成英、俄、日、韩等多种文字。多部作品入选年度排行榜和各类年选。曾荣获首届梁斌文学奖,孙犁散文奖,林语堂文学奖,北京文学优秀作品奖,当代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和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大桥赋·“G3铜陵长江公铁大桥开工”主题征文活动。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更多...

徐志摩

贺知章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天勇谈怎样计算调水经济帐:没必要和不合算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