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67        发布时间:[2021-09-15]

  

  导读

  看似江湖情仇,实则民国传奇。海飞的故事仍然好看,难得的是史料、人物和情怀的糅合愈发妥帖。

  何来胜

  文|海飞

  1

  何来胜奄奄一息地被强盗钱大贵派人用一条快散架的破船送回来时,也是落雨时分。何来胜衣衫褴褛,像一个疲惫的稻草人一样,仰面躺在破船的甲板上。一双死鱼眼睛望着灰暗的天空,突然觉得世界安静得像死去一样。

  他的耳朵里灌满的只有无穷的水声。

  那天蕙风堂大药房的账房海胖天正在码头唾沫横飞地给众人说书,他宽厚的背对着那条宽阔的江,一些零星船只就在他的背后缓慢地穿梭,这其中就包括那条运载着何来胜的破船。雨水稀薄,能略微打湿人的头发和衣衫,海胖天穿着灰色的长衫,表情丰富地说着遥远的江湖往事:那关老爷出阵,赤面长须,手持青龙偃月刀,大声喝道,来将何人?只见那人身骑黄骠骏马,手持黄金双锏,正是十三太保秦琼,又名秦叔宝。两人斗在一起,叮叮当当,稀里哗啦,真是好一场恶斗……

  围在他身边的贩夫走卒们微微张开了嘴,他们屏住呼吸,神情严肃地听着海胖天洪亮的声音被雨渐次淋湿,没有人察觉关公战秦琼有何不妥。这时候,那条破船艰难地挤开水面上浓重的雾气,在海胖天意气风发的声音中靠了岸。海胖天侧过身来,一眼就看见何来胜被人从船上抬下,于是说书声戛然而止。他推开人群嚷,说我有要紧的事了。众人不答应,追着问,然后呢,然后秦叔宝怎么样了?

  海胖天把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眯起来,他臃肿的身子,灵活地穿过听书的人群,走到何来胜身边,拍拍他的脸,问,还活着吗?何来胜微弱地点了点头。于是海胖天对那两个从船上抬他下来的人说,辛苦二位,走,把他抬到蕙风堂。

  听书的人群继续追问,说海胖天,然后呢,然后关云长怎么样了?

  海胖天大步流星地走着,头也不回地说,然后?然后关云长猛地睁开他的丹凤眼,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春秋白日黄粱梦。

  何来胜在那块门板上一躺就是九天,几乎躺成了另一块板。

  第十天,他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蕙风堂大药房,气若游丝地路过海半仙酒坊时被春十三叫住,摊开手问他要上个月欠下的酒钱。何来胜摸遍全身上下一文钱也没摸出来,春十三拽下了他系在腰上的乘风镖局的腰牌。那块腰牌是他爹何乘风当年风头无两时,长亭镇地主豪绅们一齐凑钱,用黄金给镖局打的一块纯金腰牌,正面写“乘风破浪”,反面写“劳苦功高”。可惜这也是何乘风给儿子留下的除了房子外唯一值钱的东西。

  何来胜原先是个读书人。乘风镖局还兴盛的时候,他爹何乘风就学那些洋派的大户人家,把儿子送到洋学堂去念书,想把儿子培养得文武双全,有那种威震长亭镇的意思。后来乘风镖局没落,生意一落千丈,何乘风勒紧裤腰带也供不起庞大的学费,急得他在镖局天井里不停转圈,像被斩去了头去还没死透的公鸡。何来胜就安慰何乘风,他故作深沉地说,尊敬的父亲,我有的是鸿鹄之志,我有一百个鸿鹄之志。何来胜果断地从洋学堂卷起铺盖回到了镇上,嚷着替父亲走十万里的镖。其实当时不仅托镖的人少,劫镖的人也少,走镖的路上遇见的大多都是没什么本事的地痞流氓。少镖头何来胜显得很勇敢,从来没躲躲藏藏不敢上的时候,无奈手脚功夫实在是差,往往其他保镖与人打得热闹的时候,还要匀出一个人专门保护他。久而久之镖局其他兄弟们交给他一个任务,能不动手坚决不动手,不要呜呀呜呀乱叫着冲上前去,然后被人一脚踹飞。只求他像一张狗皮膏药一样,贴牢镖车就行。

  何乘风为此苦恼了很久,每天都站在天井里对着天空发呆。他并不希望何来胜继承他的衣钵,提着脑袋今天不知道明天还活不活。后来何来胜在何乘风的一只旧皮箱里翻找出一把盒子炮,这是不久前何乘风走镖时从劫镖的人手里缴下的,据说来自德国毛瑟兵工厂。何乘风对这把盒子炮表现出来了空前的热情,他举着这块黑铁一天到晚瞄来瞄去。在射杀了三只狗、五只鸡以后,何来胜把这支巨大的手枪插在了自己的腰间。

  他拍了拍那支枪,对何乘风说,尊敬的父亲,好马配好鞍。

  何乘风说,你主要是想说什么?

  于是何来胜接着说,好枪配好儿。

  谁知何来胜转头就用这把枪闯了祸,蕙风堂堂主安五常家有出息的儿子安必良自告奋勇教他用枪,结果他错误地将子弹打向了安必良。好在子弹只是擦伤了安必良的胳膊,安五常和安必良都大度地原谅了何来胜,只有女掌柜杜小鹅皱着眉说,杀人偿命,伤人赔钱。为了赔偿,少镖头何来胜就去蕙风堂做了三个月的跑堂伙计。何来胜想既然不用走镖也乐得清闲,每天拼命地闻着药房里的中药气息,或者是跟账房海胖天吹牛皮,或是在蕙风堂忙完后去哎呀楼,他也不叫姑娘,捧本书沏壶茶一直坐到何乘风叫他回家。

  没有人知道,何来胜摇头晃脑看书的场所,为什么一定要选在妓院。

  哎呀楼的老板黄兰香很看不起何来胜,心想何乘风威风一辈子,生个儿子却是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软蛋,整天捧本书看。现在变了天,既不能考秀才又不能中状元,难道看书能当饭吃?他趁何来胜不注意,偷偷瞄了眼他的书。书的封皮已经掉了,边角折起,书脊上有三个快磨毛的字:金瓶梅。书里图文并茂,只是黄兰香一双老花眼没看清那些图长什么样。黄兰香就想,难道这是一本拳书?金瓶梅是一种拳法?何来胜是对着这本武林秘籍想要学拳脚?黄兰香后来看清了那些插图的内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大叫一声乖乖,最后认为何家父子这是想要从哎呀楼偷学经营之道,以期东山再起。

  黄兰香于是冷笑一声说,何来胜,看来你居心叵测啊。

  何来胜就合上书,认真地说,你想歪了,我真的是一点念头都没有。

  不过何来胜的人缘好,身上没半点读书人的臭脾气。有一回安必良回到家,边吃饭边端了本英文书,满页蝌蚪一样的字,海胖天凑过去问安必良看的什么,安必良不耐烦地告诉他说,跟你说你也不明白。恰好那时何来胜还在蕙风堂做伙计,于是笑着对讪讪而回的海胖天说,他在看《伦敦蒙难记》,讲孙中山在英国被中国人抓了又逃出来的事。安必良大吃一惊,问他,这位曾经被我起死回生救活了的兄台,你也懂“阴沟律虚”?何来胜谦虚地说,一点点。

  总而言之,何来胜文绉绉的“之乎者也”说得,和黄兰香之流喝酒吃肉也说得,蹲在路边与脚夫镖师日天日地的胡话也说得。就算是吃个屁,他也比别人的经验多至少三十倍以上。

  他胸有成竹地说,屁就是硫化氢。

  2

  何来胜的快乐生活终止在二十岁。在他二十一岁还剩下最后一个月零七天的时候,他爹何乘风走了最后一趟镖。何来胜记得,那个雾茫茫的清晨,他刚刚醒来,只看到门外是一团《西游记》里才会出现的浓雾。于是他叹了口气,他觉得这雾里充满了未知和妖气,总是让他心神不定。在这样的心神不定中,他看到了镖局门口的一车倭瓜。

  那是镇上开丝厂的邹老虎让他送的一车倭瓜。何乘风搞不懂开丝厂的不送丝,送一车倭瓜干什么?那次蕙风堂的账房海胖天也嚷着说要跟着去走镖,他说我得出去透透气,长亭镇太小了,装不下我的眼观八方的眼神。海胖天像一个旅行家一样准备行头,甚至带上了一把漂亮的夜壶,说是景德镇产的,文明人士没有夜壶,根本尿不出来。

  几天之后,海胖天背着何乘风回来了,因为旅途劳顿的缘故,海胖天瘦了一圈,镖师们也全都灰头土脸挂了彩。但是海胖天的腰间,十分滑稽地挂着那把夜壶。那时候何来胜正在镖局门口认真学习那本《金瓶梅》,他一抬头看到天空中阴云密布,就在心里说,天一定就要变了。这时候他转眼看到镖师们七零八落地向镖局这边走来。何来胜就冷笑一声,说这是怎么了?一个个像被抽掉了魂似的。海胖天大叫一声说镖被劫了,但骨气还在。何来胜不信,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劫倭瓜?劫倭瓜不如买倭瓜便宜啊。

  我也不信。可是镖真的被劫了,在嵊县,被一伙强盗抢走了。何乘风把自己的脸侧着,贴在海胖天宽阔的肩膀上,奄奄一息地说。我丢了脸了,无颜见江东儿子。虽然骨气还在,可是没人买我的骨气啊。

  何来胜说,我会把镖找回来的。我爹一辈子没失过镖,不能因为一车倭瓜把名声毁了。你千万不要忘了,我是有一百个鸿鹄之志的人。于是他选择了一个凉风吹指的清晨,瞒着病恹恹的何乘风,一个人去了嵊县,很像一个侠客出门远行。到了嵊县,他向一个叫李歪脖的当地人打听强盗在哪儿,大家都说你找强盗吗?我们这里民风淳朴得如同一股清流,强盗只有一伙,就是钱大贵。

  钱大贵所在的地方在嵊县的一座本来没有名字的山上,钱大贵带着一批人自己占山为王,所以这山就取名叫大贵山。走到寨子门口,何来胜首先看到一个壮实得像深山大熊的男人正在炒菜,那口十几个人饭量的大锅在他手上轻得像一片羽毛,翻炒之间火星四溅,何来胜闻到一股朴素的肉香,他觉得自己的肚子响了起来。于是他把目光从大锅上努力地挪开,问,钱大贵何在?

  那人没理他。直到菜起了锅,他才抬眼看了何来胜一眼,说,我就是。

  何来胜说,我找你来要一车倭瓜。

  钱大贵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问,你是那姓何的老头的什么人?

  我是他儿子,我叫何来胜。

  钱大贵吃了口菜,把脚翘在桌上,晃晃悠悠地剔着牙问,你想怎么要?

  何来胜掏出盒子炮,反问,怎么样你才能还?

  文斗和武斗,你选一个吧。

  什么叫文斗,什么叫武斗?

  文斗就是你跟我一个人打。

  武斗呢?

  钱大贵嘿嘿一笑,顿时何来胜周围一片拉枪栓的声音,二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一齐对准了他。

  何来胜识相地收起枪,说那像我这样的读书人,当然选文斗。

  那好。钱大贵擦擦嘴站了起来,咱们一对一地打。赢了,倭瓜你拿走,输了,我钱大贵不爱杀人,你给我磕三个头,磕完放你走。

  何来胜想了想,豪迈地说,英雄所见略同。我选文斗。

  钱大贵说,那来吧。

  钱大贵身子魁梧却灵活得像一只螳螂,一开始只是浅浅试了几手,知道对方的斤两之后,大喝一声“小心了!”双拳如锤,势若奔雷般当胸捣出。何来胜只觉劲风扑面,噔噔噔连退三步,第二拳、第三拳再无闪避余地,慌忙架手格挡,顿时痛入骨髓,不由得大叫一声,我尊敬的父亲,我好像要输了!钱大贵哈哈笑了两声,抢步跟上后再出两拳,拳拳到脸,何来胜一时间头晕目眩,原地转了两圈一下坐倒在地,鼻子嘴角都挂出长长一条血线。

  何来胜的心里发出了一声哀鸣,心里说爹你丢脸了,我也丢脸了。乘风镖局果然是可以关门了。

  平心而论,何乘风的家传武功只能算二流,而何来胜学来学去,顶多排到十八流。不过何来胜轴,具体到比武上,就是不要命。可是再不要命,也还是十八流的武功。从他拉开的架势,钱大贵就看出他连对手都算不上。菜还没凉,何来胜就已经满脸是血,整个头肿了起来。钱大贵望着他这副鸟样,皱着眉说,你输了,你认个输,这事就过去了。何来胜摇头,我还没输,你看,我还没死,所以我还没输,然后又撞了上去。钱大贵觉得他简直像一条疯狗,疯狗当然不会认输。最后钱大贵扭脱臼了他一条胳膊,一招“顺水推舟”在他背上一拍,将他直直推出十多步,说你回去再练练吧,不然白白被我打死。

  何来胜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和土,咬咬牙走了。其实他十分害怕真的被打死了,那么复仇的机会也没有了。他垂着一条软塌塌的胳膊,心想作为武林中人,怎么好意思让对手把胳膊接上。钱大贵也没主动帮他接,冷冷地看着何来胜晃着他那条脱了臼的胳膊越走越远。最后走进一堆像火一样燃烧的夕阳里,不见了。

  半路上,何来胜下了决心,要好好学武功。

  3

  就在嵊县强盗钱大贵抢走何乘风的倭瓜那天,春十三像一只白鹤一样飞临到了长亭镇。

  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春十三提着一口旧皮箱,一脚踏上了长亭镇湿润的泥土地,踏碎了长亭镇湿漉漉的阳光。她一路从东北来到浙江,停停走走,在船行驶到长亭镇时,一只池鹭潮湿的脚掌落在她肩上,为此她的肩略微有了震颤。那时候春光明媚。春十三想要么就在这里住下吧。

  很快人们知道,这个叫春十三的单身女人老家在松江省珠河县。她有着东北女人的白皙皮肤和高挑丰满的身材,头发精致地烫成大卷,穿着长亭镇的女人不会穿的衩开到大腿的旗袍。她的身段好看,一举一动都像在跳舞。她那时候对着天空中一朵云说,我本来就是个跳舞的。

  没过几天,外乡女人春十三搬到了乘风镖局隔壁的隔壁,那户人家准备举家搬迁到苏州的观前街定居,春十三便带上那只池鹭,在这腾空的院子里住了下来。又过了没多久,乘风镖局的人忽然闻到一阵酒香从墙那边飘过来,推推搡搡地过去一看,春十三已经将隔壁的隔壁变成了一间酒坊,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堆了小山一般的紫红高粱,院中央有一口大铁锅,墙边摆了一排蒸酒的甑锅,甑锅上摇摇晃晃地停了一只被酒气熏得把持不住的漂亮池鹭。

  正在忙活的春十三对他们大方地笑笑,说以后多照拂。她穿着一件宽大的真丝睡袍,柔软的布料贴在柔软的身体上,勾勒出的似是而非的线条让一帮走镖的目瞪口呆。他们都觉得眼睛像是要着火了。

  咚的一声,那只池鹭一头栽倒在地上。走镖的吓了一跳。春十三走过去,捡起池鹭笑着说,它被酒给熏晕了。

  第二天,在三千响的鞭炮声中,春十三的海半仙酒坊开业了。镇上的男人来了三分之二,就连歪头陈也来了。歪头陈是长亭镇的一个疯老头,脑袋后面还留着细长而肮脏的辫子,乱糟糟地缠在脖颈间。谁也说不清他是什么时候被哪阵风吹到长亭镇的,他每天躺在江边一座废弃的路廊里,路廊里面碎石板缝隙里长满了荒草,他就把荒草踏出一张床的位置,扔一些干草,就算是他辽阔的床。看上去,他本身就像是一棵野性十足的荒草。镇上有好心人平时也就给他施舍两碗饭,送点旧衣服挡风御寒。他们私下传说,歪头陈原先是革命党,看见其他革命党人被杀头,大约杀到第一百颗头的时候,他活生生就给吓疯了。而且从此以后,他的头就被吓歪了。

  长亭镇民团团总马当先带着十几个团丁过来立下马威,他们矮胖的身材翻滚着卷起一片尘土向这边奔跑过来,撞进了春十三酒坊的院子。马团总一双三角形的眼睛在春十三身上上下乱瞟,说春老板,咱们长亭镇是有规矩的,新店开业,收取联团费三个银元,团局捐三个银元,祠堂捐四个银元,田亩捐五个银元,一共十五个银元。说完摊开手掌说,春老板,付钱吧。春十三笑靥如花,说,马团总,我酒坊刚开业,哪里来的十五个银元。马团总又说,这样吧,还有一个办法,去拿酒来,我一碗你三碗,喝得过我,就给你减半。

  春十三说,这么个比法,我怎么喝得过您?

  马团总说,那春老板敢来长亭镇开酒馆,不身怀绝技,那就是吃了豹子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春十三身上,除了歪头陈。他偷偷地躲在角落里,仿佛这个世界跟他没有关系,仿佛他就生活在梦境中。他一碗接一碗地喝酒,很快就双颊通红,脸上露出痴笑,并且不由自主地一共打了三个欢快的酒嗝。

  春十三露出为难的神情。哎呀楼的掌柜黄兰香艰难地挤开人群,讨好地上前与马团总套近乎,说长亭镇没人喝得过马团总,要不让她跟您比猜拳也行啊。黄兰香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团总当胸一掌差点推到春十三身上。马团总说,这里是酒坊,不是你的哎呀楼。黄兰香的脸就一阵青一阵红,很没面子,压低了声音说,我可是会地趟刀的。

  马团总大笑起来,说你的地趟刀就是个花拳绣腿,你刀法能快得过子弹吗?你要是再在这儿牛皮烘烘的,我让人把你的哎呀楼拆了。

  黄兰香不再说话,他悄无声息地退回到了人群中。大家都看到马团总伸出手去,托起了春十三的下巴。这时候,一直站在房梁上的池鹭尖叫一声,俯冲而下,一口啄上了马当先的耳朵。马当先猝不及防,哎哟一声捂着耳朵不停叫唤。春十三连忙将那只取名“春光”的池鹭叫回来,春光就春光无限地栖在了春十三微微颤动的肩头。马团总丢了脸,就在他大喝一声,让手下们把酒坛和酒坊全部砸烂的时候。春十三突然拎起了一坛酒,拍开坛盖,往两只酒碗里倒下了两碗酒。醇烈的酒香立刻气势汹汹地在半空中盛放出一朵殷红的花。

  春十三说,都给我住手!

  马团总笑了,搓了搓手,然后端起酒碗,春老板,请吧。

  正在这时,忽然听见有个人雄壮地说,我来替她喝。我口渴得不得了。

  何来胜拨开人群走了出来,左胳膊奇怪地晃荡在身侧。黄兰香一伸手,压住了何来胜的肩头,轻声说,少镖头你别闹,你又不会喝酒的,你要喝的话还不如我来喝。说着就要去拿酒碗。何来胜右手一使劲,把黄兰香推出去三步。黄兰香瞪大了眼,说,乖乖,你长本事了。我就说你偷偷地看武林秘籍练拳,你还不承认。现在看来,果然没说错。你要再这么没大没小,小心我用地趟刀收拾你。

  何来胜没有理会喋喋不休的黄兰香,他帮春十三出头完全是一时冲动。他刚刚在钱大贵那里跌了跟头,满腹怨气正无处发泄。他不管马当先同不同意,也不理旁边站着的叽叽歪歪的黄兰香,垂着脱臼的左手,右手抢过酒碗就往嘴里灌。

  何来胜在喝第二碗时,身子就开始打晃,到了第三碗时腿一软手一抖,碗笔直往地上掉去。春十三眼疾手快,弯腰一捞稳稳将碗接住,然后将何来胜扶到椅子上坐下。接过酒碗的春十三在那天一战成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长亭镇源远流长的传说,她把脸喝成了一片春红,眼波流转,春风荡漾,望向围观着的人群。然后她慢慢转过身,看着马团总喝下了又一碗酒。那时候的马团总紫着一张猪头脸,泪流满面,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情爱往事一样,被架出去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着菊啊兰啊芳啊萍啊心肝宝贝,我是如此深情地想你们啊。

  春十三也喝得差不多了,她搬出一把太师椅,稳稳地盘腿坐在了上面,一手叉着腰,一手举着酒碗,用一双星星眼看着众人,说,从此海半仙酒坊,还望各位乡亲们照应。今天春十三献丑失礼,你们莫怪。然后一只春天的燕子,孤独地飞过了酒坊的上空。何来胜就是在一片灰云慢慢飘过酒坊上空时,被镖局的伙计们抬回去的。抬回去的时候,他那脱了臼的手臂低垂着,像自鸣钟的钟摆。

  人群渐渐散开去,只有经久不散的酒气还在酒坊荡漾着。春十三的眼皮子终于耷了下来,她觉得很累。空旷的酒坊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像幽灵一样闪出了歪头陈,他依然举着那只碗,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诡异地笑着说,看上去是少年英豪,其实不过是一把人间尿壶……

  那天晚上,春十三敲响了乘风镖局的门,端来一碗刺鼻的药汤给何来胜解酒。何来胜醉酒神志不清,春十三当着何乘风的面,扳开何来胜的嘴巴灌药汤。何来胜晕过去三天,像死了一样,春十三就连送了三天的解酒汤。到了第三天,春十三给何来胜灌完药汤,说该醒了。然后何来胜果然睁开了眼,打了一个悠长的酒嗝说,好酒。春十三说,给你灌了三碗解酒汤,一共一个银元。何来胜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说你这奸商,认钱不认人。春十三说,是拿不出钱吗,可以先欠着。她又当着何乘风的面,让何来胜写了一张欠条。那天何乘风像一条奄奄一息的癞皮狗一样躺在一块床板上养伤,望着醒过来的儿子和远去的春十三的背影,突然对何来胜说,我儿谨记,这个女人不简单。

  何来胜愣了一下,说尊敬的父亲,这跟咱们镖师走镖有什么关系?

  何乘风意味深长地说,人活一世,不就是一场最难走的镖吗?

  ……

  (全文请见《当代》2021年5期)

  【作者简介:海飞,1971年生。曾获人民文学奖、“四小名旦”青年文学奖、《上海文学》全国短篇小说一等奖,2004年度浙江青年文学之星。已出版作品集和长篇小说多种。】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节水护水、从我做起”主题征文活动
围绕“逐梦集美新 城”主题征文活动
“绿溪谷杯”首届诗歌大赛金喜鹊奖征文启事
“展税务行业风采 开深化改革新局”主题征文
纪念《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五周年有奖征文
“纪念慕生忠将军诞辰111周年”诗歌主题有奖征文
「惊池故事」公众号征稿启事
《平潭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发掘和鼓励历史写作者,第一届“文景历史写作奖”启动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一个母亲】征稿启事
“庆‘樱花·宜和杯’——讲述乌海故事”有奖征文大赛
更多...

刘白羽

秦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鲁政委:能耗双控由来已久,为何2021年尤其缺电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