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0        发布时间:[2021-09-19]

  

  曹军庆,男,生于1962年,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过长篇小说和多部中短篇小说集,已发表文学作品共计三百余万字。

  梦境果园(选读)

  曹军庆

  在我们县城马坊街的一座老宅子里,住着冯博云老太太。五年前,博云老太太的老伴去世了,她独自一人住着老宅子。博云老太太的儿子古广兴是县里远近闻名的大孝子、大慈善家,他劝母亲搬离马坊街,老太太死活不肯,她的理由是“我得和你爹住一起”。

  “可是我爹不在了。”

  “你爹是不在了,他住过的屋还在,我要守着它。”

  隆重的丧礼刚刚结束,母子俩为此事讨论了一个晚上,讨论的结果是老太太继续住在这儿,陪她一同留下的还有个年老的保姆。随着博云健康状况不断恶化,保姆增加到三个。一个保姆做饭洗衣做卫生,一个保姆贴身伺候,还有个保姆专门外出采买。三个保姆照顾老人的衣食住行,定期轮班。古广兴也还放心,他隔不多久也要回来探视母亲。

  在马坊街又住了五年,老太太渐渐糊涂了,谁也不认得,什么也不记得,医生诊断为老年痴呆症。得了这病,古广兴特别自责,他坚信,母亲之所以会老年痴呆跟她独居老宅不无关系。

  “我陪妈妈的时间太少了。”现在他经常回来,从北京从深圳从武汉——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回来的,尽管博云老太太已经不认得他了,他还是陪着她,一坐一整天。就那样枯坐着,或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自说自话。

  “我要陪着你,”他说,“欠缺你的都补偿你。”

  老太太话少,长时间不开口,几乎不说话。古广兴便启发她,有意挑起她从前感兴趣的话头,比如父亲,关于古从德的诸多往事。

  “古从德是个木匠,做木匠活比女人绣花还仔细。”

  博云听到古从德的名字眼睛亮了一下,但很快又熄灭了。

  古广兴便又鼓励她做梦,博云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突然间就能入睡,这是她病了之后的习惯,她脑袋一偏一耷拉就睡着了。当然她醒得也很快,也许只是打了个盹,一激灵就又醒了。“你做梦吧,”古广兴说,“你睡着了随便做个梦。”他俯在老太太耳边说,声音又轻柔又悲伤,就像在为她催眠。做个梦,对患了老年痴呆症的妈妈来说肯定有难度,不容易,但是可以改善生活质量。

  “妈妈,你为什么不能梦见自己长出翅膀?”

  “妈妈,你为什么不能梦见你是个少女?”

  让博云老太太睡着时进入梦乡,醒来后还能讲述她的梦境,古广兴对此怀着憧憬,但效果不好,毫无进展。博云只是呆呆地坐着,要么突然来一句,“你是谁啊?”继而又故作神秘地说,“你快走啊,小心我儿子回来了。”

  正说着,小便失禁,或是大便失禁了。古广兴这时只能耐心地帮她换衣服,她兜着尿不湿,保姆搭把手,他动手换。一边换尿不湿,一边叮嘱保姆,“给我妈换勤点,手轻点,不能碰疼了她。”

  博云这时打了他,她扯他头发,怒冲冲地说,“你干吗弄我衣服?”

  古广兴由着母亲打,换好衣服,博云又睡着了。古广兴看着手机,母亲这一觉睡了两个小时,算是最长的一觉了。这是早上,快到晌午,老宅里的光线亮堂了一些。

  终于有一天,在古广兴陪了母亲很久之后,博云老太太真做了一个梦。梦是突然降临到她身上的,也是没来由降临的,刚好出现在一次她睁着眼睛的浅睡眠里。她醒来,精神好多了,神志似乎也跟着好了,她对古广兴说,“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啊?快说说。”

  “我梦到一片果园,果树上结满苹果。还有花园,一年四季都有花。还有池塘,这边是果园,那边是花园。古从德在水里划船,我坐船到花园,又坐船到果园。”

  说完这个梦,她很快又睡过去,眼睛也闭上了。

  这大概是博云老太太讲过的最长的一段话,完整说出了她的梦境。说清楚了,他说,“妈你说得很清楚。”博云脸上布满光辉,那光辉随着梦境讲述完毕一并消失了,也一并沉睡了。

  随后,她重又堕入混沌的现实之中,或许比从前更混沌。没有记忆,根本混淆了各种名字或名称。没有名称的物体跟没有名字的人一样,掉入到黑暗里面,在黑暗里浮沉,像一些木头漂浮在水上。她开始辨认古广兴的鼻子,为之好奇,觉得这东西既无聊又有趣,她不明白这个陌生男人的脑袋上何以会倒插着这么一截不明之物。她企图把它从他脸上拔出来,却又力不从心,只好从木质的磨得发亮的安乐椅上站起身,茫然走向外屋。保姆跟上来,在她身边跟着,怕她磕碰摔倒或者转眼就走失了。

  安乐椅是古从德亲手做成的,椅背上有精美的花纹雕饰。

  古广兴看着博云老太太的背影,心想母亲的梦境真好啊,真有诗意。我得给她,给她这个地方,那是她该得的。我发誓,我要把她梦中的果园送给她。

  有个地方叫鹿回头,是个村子,在另一个省份,离我们老家有一千多里地。有人向古广兴报告说,这里的景象跟博云老太太的梦境一模一样。他找了好几个月才找到这里,“真是幸运啊,终于让我找着了。”

  “还真有这样的地方啊!”

  是啊,真有。古广兴给了他不薄的酬金。

  有个苹果园,果园归村子里的朱家所有。有池塘,是吴家的。还有个不大不小五彩缤纷的花圃园,属徐家所有。三处地方紧挨着,池塘为半月形,碧波清澈,刚好在果园和花园中间,像颗宝石镶嵌在那里,将它们隔开,又让它们相连。古广兴买下三处地方,不叫买,是租,把它们长租下来。这笔买卖花了大价钱,吴家的池塘在养鱼,却一直亏损,几年间数次被人投毒,死鱼漂浮在水面,全村人记忆犹新。吴家明知道投毒人是谁,因为嫉恨他家生意兴隆,要穷一样穷,为什么你们能好?吴家却不敢招惹人家,不敢报警、复仇,怕招来更狠毒的报复。徐家的花圃园是长线投资,回报慢,年年投入,头上压着债务大窟窿。这两家早就想转手,真到了古广兴来找他们,发现是个有钱的金主,便故意往上抬价。声称池塘和花园都能挣钱,是他们的摇钱树,他们拿出各种票据摇晃,以证明他们的说辞。

  “你们在骗我。”古广兴胸有成竹地说,望都不望那些票据一眼。

  倒是朱家的苹果园确实挣钱,树上的苹果又脆又甜,很是好销。朱家真不想脱手,也不抬价。古广兴早了解底细,因此不慌不忙,他深知金钱的力量,在谈判和行骗两方面,他才是地地道道的高手。最终,他以四倍的价格拿下了朱家果园,以两倍的价格拿下了吴家池塘和徐家花园。他有钱,相信出到这个价位没有什么拿不下。为了母亲,为了母亲从此生活在她的梦境当中,他愿意花这个钱。花这个钱值得,他无须复制建造母亲的梦境,只是把现成的地方圈起来就行了。他请人做围墙,新修了几条曲径通幽的小路。母亲的果园现在成了一个整体,有花圃有果园也有池塘。

  古广兴叫它梦境果园,但是围墙上依然挂着油漆斑驳的旧招牌,上面还是写着:鹿回头苹果园。那是它的旧名,他喜欢旧名旧招牌,梦境的入口通常都是如此不起眼,别有洞天在里面。他雇用了花工、果农,雇用渔夫和纺纱女。当然,有些花工和果农也是保安。半月形池塘里停泊着小舢板,船夫身穿皂衣,头戴斗笠,立于船头。

  鹿回头突然间生机勃勃,冯博云老太太在这年夏天来到了梦境果园。她被请来了,被送来了。长途跋涉了一千多里路,她有些疲惫和不适,老太太是老年痴呆症患者,并不理解身体的疲惫和不适症状,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蹲在地上呕吐,不停地打嗝。

  古广兴搀扶着母亲,焦虑而又深情款款地告诉她,“妈呀,这就是你梦到过的地方,你去年跟我说你梦到的地方就是这个地方。你看看,你仔细看看,跟你梦到的样子一点不差。”

  博云老太太并不记得做过什么梦,她模糊的像浓雾一样的意识里没有一丝梦的痕迹。梦是个什么东西啊,她想不起来。而且她也不知道这个正跟她说话的男人是谁,她端详着他的面孔说,“你是警察吗?你要抓谁?”

  说完这句话,她扭过头去。她跟身边的人说,“喝水。”

  古广兴在母亲说出警察的时候,全身紧张地哆嗦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想要奔跑,并且右手做出了在腰间掏什么的动作。那个动作很容易让人以为是在拔枪,尽管他身上没有枪。他想不通为什么老太太会在这个时候提到警察,他们拿水给她喝,一半水被她喝进嘴里,另一半顺着嘴角流进了她的脖子。古广兴吩咐说,“安排老太太休息,按时让她服药。”

  博云老太太长年累月喝着医生开的处方药,此外,偶尔服用古广兴拿给她的镇静剂。古广兴认为,镇静剂能帮助母亲睡眠。

  鹿回头村多雨,尤其是夏天。博云老太太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下了一场暴雨。谁也不能出门,他们就住在一栋整修过的三层小楼里。小楼坐落在果林深处,外墙刷成绿颜色。噼噼啪啪的雨声从不间断,房间里的光线从早到晚好像都是黄昏,没有清晨,也没有上午和下午。所有的时间都是黄昏,博云老太太为此有些兴奋,她张着嘴呵呵呵地叫唤,含混不清地自言自语。她还推着自己坐的轮椅,歪歪倒倒地走来走去。母亲这时候就像个婴儿,古广兴微笑着,欣喜地看着她胡闹。她跟每一个碰到的熟悉或不熟悉的人都打招呼,在她含混不清的语音里,大体上能分辨出,她一会儿把这里当作仓库,一会儿当作医院,一会儿又当成了牢房。与此相对应,古广兴的身份也在不停转换,他由仓库保管员变成医生,再由医生变成囚犯。他于是扮演自己的角色,跟母亲保持互动,就像年轻的父亲在年幼的女儿面前扮演一只小狗。在地上爬,汪汪叫,只要她开心就好。博云老太太玩累了,又睡了一觉,当她醒来时,古广兴就坐在她身旁。他让其他人都走开,只留下他们母子俩。雨声还在噼噼啪啪响,这一整天都像是黄昏。

  博云老太太的眼睛像婴儿那样睁开了,她牵着古广兴的手说,“你是谁啊?是我爹?”

  古广兴心都要碎了,他只想和母亲说话,推心置腹地和她说话,把什么都告诉她,或者帮她把什么都记起来。“妈你还记得古从德吗?古从德呀,我们马坊街最漂亮的男子。你男人啊,我爹。”

  古从德是多好的木匠啊,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木匠了。他的木匠活绝了,他做的凳子、桌子、柜子,还有他做的床他做的棺材,都是最顶级的东西啊。木料只要过了古从德的手,就能变着花样地好。他还正派,古从德三个字是我们古家的金字招牌。他做生意童叟无欺,说出的话一个唾沫一个钉,就连赌钱也从不赖账。博云老太太似听非听,她手上拿着塑料奶嘴玩,玩着玩着放在嘴里吮一吮,意识里有时会出现一点小火花,好像能随便想到点什么,一闪即逝。古广兴想要抓住她的火花,把她的火花点燃。但是古从德从来没有发迹过,一直到老,一直到病死,他都是个家境破落的人:“在我小时候,他要我跟他一样诚实,不允许我撒谎。只要我撒谎,他就会无情地打我。我还记得第一次撒谎,是我诬陷隔壁的哑巴。我讨厌哑巴,每次从他门前过,他都会恶意地恐吓我,有几次他还把不知从哪里捉到的虫子塞进我鼻孔里。我想让父亲收拾他,告发了多次都不顶用,父亲说那不过是小孩子闹着玩。我于是捏造了他一桩罪名,那年我们家养了一群鸡,我亲手掐死一只天天生蛋的母鸡,然后诬告说是哑巴杀了我们家的鸡,我说是我亲眼看见的。父亲调查了半天,确认鸡是我所杀,他还顺便找到了那只鸡的尸体。古从德不由分说,将我暴打了一顿。你给我记住,你是古从德的儿子,哪怕站着说真话死,也不能躺着说假话活。”

  ……

  (未完,全文见《十月》2021年第5期)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节水护水、从我做起”主题征文活动
围绕“逐梦集美新 城”主题征文活动
“绿溪谷杯”首届诗歌大赛金喜鹊奖征文启事
“展税务行业风采 开深化改革新局”主题征文
纪念《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五周年有奖征文
“纪念慕生忠将军诞辰111周年”诗歌主题有奖征文
「惊池故事」公众号征稿启事
《平潭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发掘和鼓励历史写作者,第一届“文景历史写作奖”启动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一个母亲】征稿启事
“庆‘樱花·宜和杯’——讲述乌海故事”有奖征文大赛
更多...

刘白羽

秦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鲁政委:能耗双控由来已久,为何2021年尤其缺电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