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63        发布时间:[2021-09-14]

  

  李青松,生态文学作家。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长期从事生态文学研究与创作。出版专著十余部,主要代表作品有《开国林垦部长》《相信自然》《塞罕坝时间》《穿山甲》《贡貂》《万物笔记》《粒粒饱满》《一种精神》《茶油时代》《大地伦理》《薇甘菊:外来物种入侵中国》等。曾获新中国六十年全国优秀中短篇报告文学奖、徐迟报告文学奖、北京文学奖、呀诺达生态文学奖。

  北京的山(节选)

  文/李青松

  我对北京的天气有一个判断标准——站在办公室窗前眺望西山——如果能清晰看到青青的山影,天气一准是明朗灿烂。否则,必是忧郁的阴天,或者糟糕的雾霾天,或者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说不清楚的天气。

  办公室在十层楼上,单位在东城区和平里东街十八号,距西山少说也有三十公里吧,或者更远也说不准。

  对于自然来说,理寓于气,气囿于形。何谓理乎?在我看来,理就是自然法则,是谁也抗拒不了的天道。而理的根本是生态,理不是单独存在的,生态涵养着理。何谓形呢?——“山峙水流之行也。山之所以峙,水之所以流,气使然也,而其中有理存焉。气成形,理亦赋焉也。”

  山,乃群峰并起之形。山是个象形字了,前看,后看,横看,竖看,怎么看都是山。北京三面环山,西面,北面,东北面,群山连绵,如屏如壁。掰着指头数数,至少我能叫出名字的有香山、蟒山、妙峰山、百花山、玉泉山、云峰山、万寿山、八达岭、凤凰岭等。北京的山不蛮霸,不紊乱,走势清晰,归脉明确。一脉曰太行山,一脉曰燕山。两脉相交拥抱处构成一个山湾——北京城就是含在湾里的珠子。不过,这个珠子的个头有点大。

  北京之南,无山。南面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大平原。北京之东,衔津冀与渤海相接,太平洋上掀起的滔天巨浪,可以直接影响北京的天气。我言之的山及山的轮廓,晴朗之日出现在视野中的——通常称其为北京西山。

  西山,乃北京西部群山之总称。

  从北京作为金元的都城开始,历经多个朝代,西山便不可避免地与中国的命运紧紧相连。一些重大历史事件里,总是隐隐约约有西山的影子。越是靠近它,越是能感觉到它的气息非同寻常;越是了解它,越是能感悟到它的精神和灵魂的存在。

  山生万物,也生云雨。北京有二百多条河流,有一百多条源于西山。河在山中,纵横交错,闪巧转身,坚定向前。八方之水,汇聚峡谷底部,两边各起峰峦。干从中出,枝从旁来,过峡穿帐。

  如果说山是崇高厚重之所在,那么水就是体现静动虚实之物了。水善而不争,却能容天纳地。但无论怎样,水是有根的,水之根,非它——山也。

  然而,永定河的根更远一些。

  北京最大的河,当然是永定河了,之前叫治水、浴水、湿水、桑乾河。河水看似平静,但有脾气有性格。它以洪灾的形式发作,洪灾泛滥导致冲积扇肆意扩展,无规则无逻辑。这条野性的河,生生把北京的西山切割出了峡谷,切割出了河道,经海河,头也不回地流入大海。康熙三十七年(1898年),清政府大规模疏浚河道,加固河堤。康熙将其名字改为——永定河。永定河的源头不在北京境内,是在山西管涔山。2019年7月间,我曾到过管涔山,探访过源头,那里满山满岭都是油松和落叶松。森林里,有野鸡、褐马鸡、黑琴鸡乱窜,也有狍子、野猪、猞猁、金钱豹出没其间。山顶终年积雪,崖壁冰层夏季不融。岩洞里,寒气刺骨,洞口有冷飕飕的风割面。

  其实,管涔山与北京西山同属一脉。

  灵山是北京的山的最高峰——海拔2303米。山顶云雾缭绕,山腰奇石成堆,山脚草木葳蕤。灵山算不上北京的名山。北京之名山当推香山、玉泉山和万寿山。从空中俯瞰,此三山恰好在三点一线上。三山皆不奇崛,也不险要,但却有故事有传奇。

  说起北京的山,头一个必是香山。此山,如龙之来也,渐次隆起,合气连形。数个支脉聚合陡然升高,聚成一峰;继而,分支劈岭,峰峦叠翠。香山主峰“鬼见愁”南北两面均有侧岭向东延伸,如同两臂环抱着主峰。主峰峰顶有一块巨大的乳峰石,形状像香炉,晨昏之际,云雾缭绕。远望如同香炉里升腾的袅袅烟雾,故名香山。登上“鬼见愁”眺望,大有“万山突而止,两崖南北抱”的感觉。

  香山的香,原本为花香之意。“香山,杏花香,香山也。”古时,香山的山杏漫山遍野,每年四月杏花盛开时节,清香四溢。有文字记载:“杏树可有十万株,此香山第一胜处也。”明代诗云:“寺入香山古道斜,琳宫一半绿云遮。回廊小院流春水,万壑千崖种杏花。”就今天来看,香山上树种似乎仍以山杏居多。可是,因之杜牧“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红叶的盛名却压过了杏花。

  杜牧到过香山吗?未必。一说,杜牧写的是秦岭终南山,一说,杜牧写的是长沙岳麓山,似乎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写的是香山,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也正是受这句诗的影响,上大学期间,我与同学登过一次香山去观赏红叶。印象中,我们沿着一条羊肠小道攀爬而上,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书包里揣着面包和香肠,未到山顶就都进到了肚里。分量没减轻,只不过面包和香肠所在空间发生了变化。此时正是香山最美的季节,可谓“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据说,呈现红色的树叶主要是黄栌,气温越低,叶片越红。我感觉赏红叶需远观,不可近看。若是近前细看,那种美感和意境也就没有了。香山因红叶闻名遐迩,历代文人赞美红叶的诗词歌赋又为香山注入了文化内涵。其实,香山主峰“鬼见愁”海拔不过575米。这对于见惯了高山峻岭的人来说,几乎算不得什么。

  香山的高度不是问题。比山高的是山上的木,比木高的是山上的人。

  1949年3月23日,毛泽东离开西柏坡。3月25日在西苑机场阅兵后,于夜幕中悄悄来到香山。在香山东麓向阳的山坡上,有一排古朴的红窗白墙的清代风格建筑及一处幽静的院落——这就是双清别墅。

  双清别墅有三间平房,是毛泽东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中间的是会议室,墙面上悬挂着巨幅作战地图。图上有用红铅笔标出的箭头和圈出的地名位置。会议室东侧是毛泽东的办公室,办公桌上置放着老式电话、砚台、笔筒、铅笔、毛笔、稿纸、报纸、书籍等。西侧是卧室,一张木板床占据了卧室大部分。床边的衣架上,挂着打着补丁的灰色中山装和衬裤,一双粗布拖鞋整齐地摆放在床底。细看就会发现,那双粗布拖鞋前端,每只都磨出了小洞洞。

  房前有一座六角亭,就在亭边曾拍摄过一幅知名的历史照片:毛泽东正在专注地读当天的《人民日报》号外,报纸上“南京解放”四个大字赫然醒目。这是当时的摄影家徐肖冰咔嚓一声,拍下了那具有历史意义的瞬间。

  毛泽东在双清别墅里运筹帷幄,签署了一道道电令,指挥百万大军横渡长江南下,向全国进军。至1949年9月之前的那段时间,双清别墅的灯光常常彻夜不熄。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毛泽东写出了《别了,司徒雷登》《论人民民主专政》等名篇。在这里,毛泽东还与张澜、李济深、沈钧儒、黄炎培、陈叔通、何香凝、柳亚子等民主人士,共商建国大计。建国方略中,当然也包括造林绿化问题。

  双清别墅庭院里有一株古树,常有喜鹊光顾,偶尔喳喳叫上几声。处理电文或者写作累了时,毛泽东就走到庭院里,在古树下转上几圈,或三圈或五圈,然后,尽情地深呼吸几下。延安时期,毛泽东就多次强调要大力植树造林。1942年12月,他在陕甘宁边区高级干部会议上所作《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的报告中提道:“发动群众种柳树、沙柳、柠条,其枝叶可供骆驼及羊子吃,亦是解决牧草一法。同时可供燃料,群众是欢迎的。政府的任务是调剂树种,劝令种植。”1944年,他对陕甘宁边区政府提出要求:“每户种活一百株树。”1944年5月,在延安大学开学典礼上,他讲话说:“要帮助老百姓订一个计划,十年内把历史遗留给我们的秃山都植上树。”此时在香山,毛泽东抬头看了看那株古树聚气巢云的树冠,抚摸着斑斑驳驳的树干,若有所思。那是一株古银杏,树龄已有八百余年了。

  1949年8月23日,毛泽东离开香山,搬入中南海菊香书屋。也许,毛泽东得到了香山那株古银杏的启示,开国不久,他发出号召——“植树造林,绿化祖国”。虽然,毛泽东住双清别墅仅有五个月,但那些载入史册的日日夜夜,使得香山成为见证历史的名山。

  翻过一山,又是一山——玉泉山。

  玉泉山因玉泉而名,位于北京西山东麓,诸多泉水汇聚此地,并腾迸而出,潴为瓮山泊(昆明湖)。名字是怎么来的呢?——“土纹隐起,作苍龙鳞,沙痕石隙,随地皆泉,水清而碧,澄洁似玉,故名玉泉。”此水系地质断裂带深层涌出的矿泉水,水量丰沛,四季喷涌,岁岁不歇。玉泉泉眼至瓮山泊落差一米有余。

  乾隆来玉泉山调研,在玉泉池畔观察良久,见之鉴形万象,莫可拟极,断定此水必是奇水。旁边清内务府的人看出了乾隆的心思,便派人验证水质,并用银斗称重,玉泉水每银斗重一两。春夏秋冬,早晨中午傍晚子夜,各个不同的时辰称重,均无明显差别。

  清代,评定水好的标准就一个字——轻。轻则清,清则甘,甘则美,美则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我没有见过银斗是什么样子,但觉得这个量器挺有趣的。中国之大,会不会还有比玉泉水更轻的水呢?我能想到这一点,乾隆能想不到吗?当然他能想到,他早就想到了——他派人遍访华夏名泉,均取水样用银斗称重。——济南珍珠泉水重一两二钱;镇江金山中泠泉水重一两三钱;无锡惠山寺石泉水一两四钱;苏州虎丘寺石泉水一两四钱;杭州龙井泉水一两四钱……看看,一比较就清楚了,玉泉水最轻。水轻,意味着不含重金属;意味着水质干净,没有杂质;意味着没有毒物,饮之、食之、用之,安全、可靠、放心。

  玉泉水被乾隆定为清宫御用。每天天刚蒙蒙亮,就有一支毛驴车队载着皮囊、载着木桶,从紫禁城出发,去玉泉山运水。紫禁城里,分布着七十二口水井,口口水旺。可乾隆从不饮用,他只喝玉泉水。即便乘船沿运河下江南出巡,也不忘随船带上足够几个月饮用的玉泉水。

  水好,灌溉滋养的作物一定是美物。

  享有盛名的“京西稻”就是用玉泉水浇灌的。据说,此稻是乾隆下江南时带回的“紫金箍”稻种,在玉泉山脚下的北坞、六郎庄及海淀区上庄镇的翠湖湿地一带试种,面积一万亩,所产稻米专供皇宫里御用,故“京西稻”又被称为“贡米”。“京西稻”粒粒饱满,蒸出的米饭,米粒丰腴,白中泛青,晶莹剔透,黏而不糯,香气独特。有道是,一家煮饭半街香呀!

  至今,在京西玉泉山脚下的北坞公园里还存有几片稻田,年年种稻岁岁丰产。这里种的“京西稻”不在于能收获多少,而在于供人们参观旅游,追忆“京西稻”的荣耀与辉煌。可是,今天浇灌“京西稻”的所用之水,还是玉泉水吗?

  三山,已翻过两山,最后一山——万寿山,其倒影已映在水中了。

  万寿山,就是能远远看到的——颐和园里的那座山。山体魁大,凹似瓮形,早年间被称为瓮山。瓮山前脸儿的湖泊——瓮山泊,被郭守敬进一步开凿,成了昆明湖。之前瓮山泊又称“西湖”。明人游记述之:“见西湖明如半月,又如积雪未消,柳堤一带,不知里数,袅袅濯濯。”瓮山泊东岸有长堤十里,是清淤疏浚挖出的河泥修筑而成。它北起青龙桥,南至麦庄桥,因在京城西面,被称为西堤。西堤中间位置建有一座龙王庙,即今天昆明湖南湖岛上的龙王堂。瓮山泊所蓄之水,既有玉泉山的水,也有白浮泉的水。有水口与高梁河相通,水流入玉渊潭、什刹海、中南海,再流经金水河,咕咕向东便与通惠河连在一起了。

  ……

  (试读结束,全文载《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21年第9期)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节水护水、从我做起”主题征文活动
围绕“逐梦集美新 城”主题征文活动
“绿溪谷杯”首届诗歌大赛金喜鹊奖征文启事
“展税务行业风采 开深化改革新局”主题征文
纪念《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五周年有奖征文
“纪念慕生忠将军诞辰111周年”诗歌主题有奖征文
「惊池故事」公众号征稿启事
《平潭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发掘和鼓励历史写作者,第一届“文景历史写作奖”启动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一个母亲】征稿启事
“庆‘樱花·宜和杯’——讲述乌海故事”有奖征文大赛
更多...

刘白羽

秦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鲁政委:能耗双控由来已久,为何2021年尤其缺电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