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46        发布时间:[2021-09-12]

  

  石钟山,男,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大院子女》《石光荣和他的儿女们》《五湖四海》等三十余部,中短篇小说三百余部篇,影视作品四十余部一千四百余集。作品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四次,飞天奖三次,百花文艺奖三次。

  编者说

  藏南的边境线上,大雪封山,莫拉哨所的方排长为了尽早通路,组织战士们铲雪开路,不料却遭遇雪崩。5319哨所海拔高,距离界碑二三十米,地缘重要。中印洞朗对峙事件爆发,哨所内外气氛紧张,军犬狼牙one和狼牙two以英雄的姿态捍卫着祖国的领土。作家以感人的文字讲述着两个发生在边关哨所的故事……

  莫拉哨所•狼牙(节选)

  石钟山

  莫拉哨所

  莫拉哨所在藏南的边境线上,海拔4678米,一排石头垒起的房子,半个篮球场大小的院子,最高处山石缝隙中竖着一根旗杆,旗杆上是一面猎猎飘扬的国旗。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往山外,极目远处,路便若隐若现,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山路连着一条公路,通往几十公里外的团部,团部在山的褶皱里,在一个叫北莫拉的镇子旁。说是山下,其实海拔也将近四千米。因烟火气重了些,在战士们心里,那就是人间的天堂。

  米小冬命运的改变一切都因那场突然而至的大雪。那是六月初的雪,来得猝不及防,下得昏天黑地。米小冬听排长方江南说:莫拉哨所五六月份下雪并不稀奇,有时七八月份飘雪花也稀松平常。但在那一年,在六月初,下了那么大的雪还是第一次碰到。那场雪一连下了一天两夜,哨所的房舍几乎被大雪覆盖了,那条通往山下的羊肠小道,也早已不见了踪影。到处都是皑皑的白雪,扯地连天,没有尽头的样子。

  米小冬的命运就是因为这场雪发生了改变。米小冬已经是第二年的老兵了,高中毕业,他和所有同学一样,也参加了高考,虽然考上的学校并不理想,但好歹也算是省内的二本类大学。他参加高考时有些心不在焉,他想考的并不是这个二本,其实是一所在他心里已经扎下根的著名军校。眼见着自己的考试分数离心仪的军校差距较远,他下定了决心,放弃这个二本大学,先参军,后考军校。

  参军的过程,得到了父母亲朋的一致拥护,先成为一名军人,再成为一名军官,不仅是米小冬的理想,也是全家人的念想。于是米小冬便顺利参军,他从家乡带来最多的东西就是高考复习资料,足足有半箱子。在参军后这一年多时间里,他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投入到这次考军校的准备中了。

  排长方江南是刚从军校毕业的军校生,对米小冬考军校的行为赞赏有加,方排长对米小冬的支持,不仅停留在口头上,还落实在行动中。每次巡逻回来的业余时间,他都会把米小冬安排到自己的排部兼宿舍中,不仅给他提供复习的环境,还经常上阵充当米小冬的老师。

  排长方江南就经常冲排里的士兵说:在不远的将来,我们排就会再出一名军校生。方排长就是在莫拉哨所考上军校的,也是在当满一年兵后参加的全军统考。四年军校毕业后,他便又回到了莫拉哨所当上了排长。

  那场六月初的大雪不仅改变了米小冬考军校的命运,还改变了方江南排长的婚期。方排长的婚期定在7月1号,这是一个伟大而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为了落实婚期,早在半个月前,方排长的未婚妻林渝北就来到了莫拉哨所。

  林渝北从名字上看,便知晓她是重庆人,她读的是地方大学,和方江南读军校时在一个城市,两所学校相距不远,且又是共建单位。两所学校经常在一起举办活动,方江南代表学员去林渝北的学校搞军训,当时方江南是林渝北他们这班的军事教官,两人就是在那时相识相恋的。后来虽然各自毕业,一个来到了莫拉哨所,另一个毕业回到了重庆,但他们的爱情并没因此中断。两人相约了婚期,这次林渝北来到哨所接方江南就是回重庆完婚的。林渝北来到莫拉哨所,也是他们婚期的一部分。

  林渝北来哨所那天,排长方江南带着几个战士下山去接,米小冬也去了。从团部开来的补给车只能开到山脚下,林渝北就是搭乘团部给养车来到山脚下的。米小冬记得林渝北那天穿了一件红风衣,她站在补给车上,不仅风衣在飘舞,头发也像扬起的一面旗帜。

  那天,她随着战士们和排长一起上山,走几步就要喘上一阵子,方排长下山前特意给她带来了一只氧气袋,此时的氧气袋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米小冬等人肩扛手提着给养,走得并不算太吃力,一年多莫拉哨所的生活,他和战友们早就适应了。他却想起一年多前自己刚到哨所时,样子比此时眼前的林渝北还要狼狈,就连背包和手提箱都是战友们帮他扛到山上的。现在想起来还让人脸红。

  林渝北虽然一边吸氧一边走,仍显得吃力无比,米小冬走过去,腾出一只手,把林渝北的挎包抓在自己的手里说:姐,让我来吧。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么称呼林渝北。按部队规矩,林渝北是方排长未婚妻,早在这之前,方排长就对他们宣布,这次未婚妻来队,是来完婚的,甚至还计划好,米小冬去团部参加高考的日子,他们将一同下山,然后搭车去日喀则,再由日喀则乘坐飞机到重庆,在7月1日那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完婚。明明知道按部队的规矩,他应该喊林渝北一声“嫂子”。未来的嫂子也是嫂子。他却脱口而出喊了一声:姐。

  林渝北的目光投向了他,那张虽有些苍白却不失生动的脸上,此时掠过一抹红晕,她露出洁白的牙齿冲他笑了笑。方排长就介绍道:这是米小冬,未来的军校生。说完又补充句:是不远的将来,他一定能考上军校。这回轮到米小冬脸红了,不知为什么,他在林渝北赞许的目光里,脸还红了红。

  林渝北来到莫拉哨所,这是件历史性的大事件。因为在此之前,还没有一个女性来过莫拉哨所。林渝北的到来,给莫拉哨所带来了一丝阴柔,某种叫“微妙”的东西在莫拉哨所悄悄弥漫着。

  方江南排长当天晚上搬到了三班,把自己的宿舍兼排部留给了未婚妻林渝北。方排长住在米小冬的下铺。熄灯哨也是方排长吹的,方排长躺回到铺位上之后,不知为什么,许多人都寂静无声。若放在往常,常班长在此时一定会和战士们开几句玩笑,聊几句家常。战士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搭讪,虽然都是老旧话题,但每次聊都像第一次聊一样,兴致很高的样子。也许半小时,也许十几分钟,战士们的睡意袭来,不知是谁先打起细细的鼾声,这鼾声传染似的,少顷便响成一片,梦便从这里开始了。

  这一晚,方排长似乎没有睡着,过了许久,也没人扯出细碎的鼾声。先是常班长翻了个身,接着就是战士们不停地翻身,常班长终于说话了,他先清下喉咙说:排长,你不应该搬到班里住,应该去陪着嫂子。

  方排长也辗转了下身子,轻声细语道:我们7月1号才结婚。

  常班长在暗处笑了一下,嘴唇咧开的声音所有人都听到了:排长,你装正经,我就不信,你和嫂子谈了这么久的恋爱,就没那个?常班长和方排长是同年兵,在排里两人兵龄是最老的,只有常班长敢和方排长开些玩笑。早在林渝北来队前,方排长与林渝北的爱情故事已经在排里传开了。关于林渝北与方排长是不是那个了,也成为他们聊天的内容之一,当然,这话题都是背着方排长说的,不料却在这天晚上被常班长当着方排长的面挑明了。众人的情绪似乎被点燃了,暗夜里涌起一层又一层的躁动。

  方排长的床铺轻轻响动了一下,云淡风轻地飘出几个字:别胡说,快睡觉。方排长这句话,让瞬间躁动起的情绪又沉浸下来。

  常班长啧了下嘴,也说了句:睡觉。

  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有细鼾扯出,少顷便响成一片。

  荒凉的莫拉哨所,突然来了林渝北,似乎一下子变得鲜亮起来。

  五月中旬后的莫拉哨所,早晚还是冻手冻脚的,可是到了中午,穿一件衬衫还是显得有些热。林渝北便成了莫拉哨所上的温度计,早晚的时候,林渝北就穿风衣,不仅是那件红色的,还有件米色的。中午到下午这段时间,她会换上裙子、T恤衫。林渝北不论穿什么都很好看,大城市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显得很洋气、时髦。

  一天,林渝北先是在中午时分,在哨所的那块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平地晾衣竿上,搭出了洗过的床单被罩,战士们知道这是排长的,洗过的床单被罩散发着清香,还有一股太阳的味道。战士们望着洗过的床单被罩像面旗帜似的在高原的风中飘舞,就想起了林渝北,一头蓬松漂亮的长发,配着好看的身材,躲闪着在哨所的空地上走来走去的样子。

  这期间,方江南带着全排的士兵去边境线巡逻,莫拉哨所的边境线有一百多公里,往返一次需要三天时间,吃住当然也是在外面。为了林渝北的安全,方排长这次特意把米小冬留在了哨所,以前每次全排巡逻时,都会留上一两名战士留守在哨所,方排长这次留下米小冬的理由是:米小冬即将参加军校考试,留出时间好好复习。对于排长留谁不留谁,这是工作,都不会有什么异议,但战士们的目光中都流露出羡慕的眼神,从四面八方投在米小冬脸上。米小冬似乎做错了什么事,脸上也火辣辣地热了起来。

  方排长走时,拍拍米小冬的肩膀说:你安心留守复习,有疑难杂题不会,可以问小林,她可是高考状元。

  米小冬听了,头就鸡啄米似的点个不停,内心愉悦还掺杂着莫名的紧张和兴奋。

  全排人马在米小冬和林渝北目光的送别之下,踏上了巡逻之路。全排人走了,莫拉哨所空了,只剩下米小冬和林渝北了。

  林渝北正穿着来时那件红风衣楚楚地立在他的面前,莞尔一笑道:听你们排长说,你马上就要参加军校考试了,有不会的题你只管问我。说完又好看地笑一笑,向哨所宿舍走去。

  米小冬在心里已应承了百遍千遍了,嘴上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他现在的任务是回到宿舍,争分夺秒去复习考试。当他在宿舍里再抬一次头时,看到门前空地上的晾衣竿上,已经有几条床单被罩被洗过了,透亮地晾晒在空地上。米小冬看到了阳光透过床单被罩暖暖地洒在地面上,林渝北正站在这些床单被罩前,挽着衣袖,像一名阅兵的女将军。

  米小冬兼起了炊事员的工作,全排人巡逻,炊事员每次都会随行,留守的士兵只能自己做饭了。米面都是早就从山下的团部送来的,还有些罐头、脱水蔬菜、压缩饼干什么的,堆放在炊事班的库房里。对操作这一切,米小冬早就不陌生了,他来到排里,就开始帮厨,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正当米小冬忙着做饭时,林渝北悄悄地走进了厨房,站在灶前,看着他忙碌着。米小冬就暖暖地叫了一声:姐,你累了,歇着去,一会儿饭好了我给你送到排部去。

  林渝北却没动,歪着头,欣赏地看着他。他脸又一次红了,抓抓头说:姐,做饭没什么好看的,你洗那么多被褥,就好生歇歇。

  林渝北就啧下舌道:你们边防军人真了不起,做什么像什么。她的话是由衷的,脸上露出欣赏的笑。

  米小冬就说:你是说我们排长,我们和方排长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米小冬这么说时,并没停下手里的忙碌,把米淘洗干净,放到高压锅里,高原缺氧,没有高压锅饭就不会煮熟。他又挑了两棵脱水蔬菜放到水盆里,他要让这些脱水菜充分浸上水,恢复菜本来应该有的模样。他又打开一听罐头,在他的心里,林渝北是哨所的客人,理应招待好她。

  林渝北蹲到了灶前,往灶下加煤,因为缺氧,煤总是燃烧不好,林渝北就鼓起腮去吹火,吹了一气,似乎自己缺氧得厉害,便扶着墙坐到了地上。被米小冬发现了,又叫了声:姐。忙过来把她搀到炊事班门外,责备她:姐,你在这儿待着,什么也别干,饭一会儿就好。此时的米小冬像一名家长似的责备嗔怪着她。到了门外,缺氧的感觉似乎缓解了一些,她苍白地冲他笑一笑,孩子似的依顺下来。她就坐在门口的石头上,张着嘴,等把气喘匀。

  吃完午饭不久,米小冬透过宿舍的窗子看见林渝北正冲他招手,他站起身,又听见她说:把你复习的书本拿出来。他走出去,她指着身边的石头说:咱俩去那里,一边晒太阳,我一边给你讲课。

  吃饭时,两人商量好了,下午她要给他补课。

  莫拉哨所此时的阳光正好,每个角落都被阳光洒满了。她穿了条黑色裙子、白T恤,身上不知化妆品还是香水的味道,正淡淡地弥散着。

  她开始给他讲题,确切地说,是归拢考试中经常会出现的常识性错误。果然,林渝北不愧是名校毕业的大学生,不仅头头是道,还深入浅出。以前复习都是孤军奋战,有了她的指点迷津,米小冬脑子似乎在一瞬间就通络了,灵醒了起来。

  他感叹道:姐,你不愧是高考状元,讲得这么好。

  她又一笑道:别听你们方排长胡说,我只是区里的状元而已,别当真。

  在他心里,不管是什么级别的状元,都是他遥不可及的。

  吃完晚饭后,太阳就沉入到西山,天空中有钩弯月挂在了天际,不多时,星星就铺满了天空。

  他例行公事地在哨所周边巡视了一圈,枪就背在他的肩上,沉甸甸的。他看见她就在白天坐过的石头上坐着,托着腮,望向天空。此时的天空,有月有星正繁华着。他立在她一旁,又叫了声:姐,天凉,快回去歇着吧。

  她没动,目光似乎被天上的某颗星星粘住了,不回头地问:你说你们排长他们巡逻到哪儿了?

  冈巴山。他不假思索地答,这条巡逻线路他走过无数次了。每次的第一天晚上都在冈巴山的山脚下宿营,然后第二天还有个半天的巡逻路程。对全排辖区的一百多公里路程,他闭着眼睛都能说出来:要翻越三座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山,还有四条河流,三处悬崖绝壁……他一一地给她介绍了。

  他一口气说完,她似乎并不吃惊地说:你们方排长早就在信中和我说过了。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你们走一次巡逻线,可你们排长不同意。

  他没说话,望着她的背影,心想,别说排长不同意,他们全排的人不会有一个人同意。虽说三天才走一百多公里的路,往返也就二百多公里,可那却是条什么路哇,压根儿就没有路,只不过他们走得多了,脚下硬生生地踩出了一条路而已。

  他记得,第一次参加全排巡逻时,还没翻越完冈巴山,他就晕倒了,是排长和三班长架着他往山上走。后来,几个战士用背包带捆在他身上,轮流拖着他往前走。冈巴山是他们巡逻途经的三座山中,海拔最低的一座,还有那两处峭壁悬崖,脚下根本没有路,是他们扒着石壁,一点点蹭过去的。方排长介绍过,他当新兵时,老兵给他讲过,这里曾掉下过两名巡逻的战士。过悬崖时,排长教他的方法是,不要往脚下看,眼睛要盯紧下一个攀爬的石头。第一次巡逻的经历让他终生难忘,那次巡逻回来,他似乎脱了层皮,又似乎换了一个灵魂。一直到经历了几次,路走熟了,他才适应了这条巡逻路线。

  他把第一次巡逻的经历和她讲了,她久久没有说话,目光仍盯着遥远的天际,半晌才说:你说,你们在这儿守着边防点,一次次这么巡逻值吗?

  她说完这话,下意识地回望了一眼身后,突然眼圈有些发热。他刚到哨所时也这么问过自己,后来,陆续有家人、同学也这么在信中问过他,他当时一律回答:边防因为有了我们的守护,我的身后才有了安宁的万家灯火。这是他们边防战士很平常的一句口号。他当时也是这么回答的,听起来,很诗意也很官样,可当他成了一名老兵之后,他对这句话却有了别样的领悟。这句话一点也不诗意也不官样,就是一句实实在在的话。他也问过自己,假如,边境线上没有像他们这样的一群军人,那国家又该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她的声音突然潮湿起来:我没来到哨所前,我也没有感觉。现在我才真正了解,你们边防军人,个个都是好样的。

  他听了她的话,心头震了一下,身子悄悄挺起来。

  那一夜,每隔两小时他就要起来巡逻一次,这是以往对留守人员的规定,也是纪律。这次因为有了林渝北的到来,他觉得肩上的责任更加重大。每次巡逻,子弹都上膛,枪横在胸前,随时做好战斗状态。

  下半夜,莫拉哨所竟刮起了大风,风呜咽着,飞沙走石的样子,整个边防点都在风中摇晃着。

  他持枪奔出宿舍,穿着大衣,他的执勤目标就是排部,因为那里有林渝北在。他立在排部门前,有几次,差点被大风吹走。他用背包带把自己和石头系在一起,迎风而立。

  不知何时,她竟走出门来,和他站到了一起,她穿的是排长的军大衣。

  他大声地朝她喊:姐,你回去,这里有我!

  她也冲他喊:我也要站在这儿,让我体会一次做边防军人的感觉。

  她最后也学着他的样子,拿起背包带把自己系在石头上,和他肩并肩地立在一起。他不再冲她喊叫什么,泪水涌出来,被风吹干,又涌出来,又吹干……

  六月初,那场罕见的大雪一落,莫拉哨所就成了孤岛,与外界彻底隔绝了。他们能做的,就是沿着那条通往山下的蜿蜒小路,打开一条雪路,他们知道,山下团部的官兵也将全力以赴,开通雪路和多个边防哨所重新建立起来联系。

  雪路一点点向前延伸,米小冬从来没有觉得雪竟是如此沉重,悬在头顶,立在身旁,他们几乎被雪包围了。

  林渝北也加入了他们清雪的队伍中,她穿着战士们的军大衣,俨然就是哨所的一分子了。

  方江南排长几天几夜下来熬红了眼睛。以前,他们也经历过被大雪围困十几天断粮的困境,但他们也熬过来了。这一次,米小冬的心境和以往不同,如果道路不能及时打通,他将错过考军校的时间,也许他的一生将就此改变。方排长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动员着战士们说:为了我们哨所多出一个军校生,战友们加油哇!不仅排长急,全哨所的人都急,为了早日打通通往山下的路,战友们冲着雪一次次发起了冲锋,铁锹、铁镐并用。

  常班长几次晕倒在雪地里,醒过来又发疯地冲在最前,他气喘着冲米小冬说:小冬,我现在要是变成一只老鹰就好了,叼着你飞到团部,保证你误不了军校考试。他的话让战士们紧绷的神经轻松下来。米小冬何尝又不想让自己变成一只鸟呢?

  就在雪路即将开通到山下时,意外发生了,那是一次雪崩,雪崩前一点征兆都没有,米小冬正沉浸在雪路即将打通的兴奋之时,他似乎已经隐隐地听到了山下团部推雪车隆隆的马达声。就在这时,他的耳旁响起一声大叫:快,躲开!这是排长的喊叫,紧接着他的腰眼就被踢了一脚,他顺着雪路身不由己地滚了出去,滚动过程中,还带倒了几个战友,也一同随他滚落下去。

  等米小冬抬起头来时,半个山坡的雪已经滑落下来,一座山似的堆在他们的面前。这时他的耳畔划过一声凄厉的叫:方江南,你在哪里呀?林渝北疯了似的向那座雪山奔过去,同时奔过去的还有全体哨所的战友……

  通往山下的那条雪路终于打通了,此时全军统考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

  失望的米小冬立在方排长遗体前,已经是另外一种心境了,错过全军统考和方排长的牺牲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如果不是方排长大喊一声,一脚把他踹开,躺在雪崩中的就不会是排长了,而是他和他的这些战友了。

  方江南排长遗体告别仪式很隆重,团首长都参加了。方排长的墓地就选在莫拉哨所山后,墓前立了块碑,碑上写着“烈士方江南”几个大字。

  团长在方江南墓前说:方江南同志是为守护莫拉哨所牺牲的,如今他的身下就是我们边防军人寸土不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

  全场肃穆,一排枪声是给方江南排长送别的鸣响。

  林渝北在队伍里摇晃了一下晕倒了。

  几天后,林渝北穿着来时那件红色风衣形只影单地离开了哨所,她离开那天,哨所全体官兵都来到山下为她送行。在山脚下,她坐进了团部派来接她的车,她登上车的一瞬间,又停下了,回过头,向莫拉哨所方向望了一眼,战士们看见她眼里蓄满的泪水。她的目光慢慢收回了,冲排成一列的哨所士兵弯下了腰,抬起腰时说了句:谢谢你们。这次,她不再回头,登上了汽车,关上车门。

  战士们透过车窗看见,林渝北已经擦干了眼泪,米小冬突然觉得,林渝北和刚上山时已经不一样了,似乎变了一个人。

  再说以后的故事,就是几年后了。

  先是米小冬又在莫拉哨所服役了两年,然后复员了。

  又过了两年,突然,莫拉哨所来了两位客人,有老兵眼尖,认出了是米小冬和林渝北。他们来到莫拉哨所的第一件事,便是到了山后的方江南墓地前。他们在方排长墓地上摆了鲜花。米小冬还在随身的包里摸出一瓶酒,一半洒在墓地前,另一半放在墓地上。做完这一切,他举起手,向墓地敬了个礼,然后说:排长,我和林渝北来看你了。

  从那以后,米小冬和林渝北都要到莫拉哨所来看一看,在方江南墓地前说上几句话。他们来了,又走了……

  从此,在莫拉哨所流传开一段曲折又美丽的爱情故事。

  ……

  (试读结束,全文原载《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21年第9期)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节水护水、从我做起”主题征文活动
围绕“逐梦集美新 城”主题征文活动
“绿溪谷杯”首届诗歌大赛金喜鹊奖征文启事
“展税务行业风采 开深化改革新局”主题征文
纪念《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五周年有奖征文
“纪念慕生忠将军诞辰111周年”诗歌主题有奖征文
「惊池故事」公众号征稿启事
《平潭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发掘和鼓励历史写作者,第一届“文景历史写作奖”启动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一个母亲】征稿启事
“庆‘樱花·宜和杯’——讲述乌海故事”有奖征文大赛
更多...

刘白羽

秦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鲁政委:能耗双控由来已久,为何2021年尤其缺电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