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11        发布时间:[2021-08-31]


  一

  喀喇昆仑之巅,常年不化的皑皑积雪,覆盖在壮美的山脊之上,恰似冰雪美人一般安卧于此。层峦叠嶂的雪山之间,遍布着各种各样的堰塞湖,晶莹翠绿,如同一颗颗珍珠随机散落着,和美丽的雪山、连绵的冰峰一起,构成了喀喇昆仑山特有的靓丽风景。这些湖泊是亿万年来冰川活动的遗迹。亿万年形成的冰川,因全球气候变暖而逐渐消失,依依不舍,给人间留下这样一滴滴晶莹的眼泪。

  在喀喇昆仑高原的腹地,有一座海拔将近5200米的边防哨卡——天文点哨卡,地处喀喇昆仑山脉之奇普恰普山的西侧,北靠小5500高地,南临奇普恰普河谷。

  20世纪五十年代初,国家天文气象勘察工作者经过艰难跋涉到达该地区,在一座无名山头上装置了测定天文气象的标志,气象工作者称该点位为天文点。解放军某部边防连官兵带着三顶帐篷一口锅,历经千难万险来到这里,建立了边防哨卡,从此这个哨卡就有了天文点哨卡的名字。

  天文点哨卡海拔太高,属于生命禁区,这里每年冰雪期长达十个月,一年当中三百多天都在刮风,空气中的含氧量还不到平原地区的一半,最形象的比喻就是“氧气难吸饱,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四季穿棉袄”。这里离太阳很近,离我们很远,守卫哨卡的战士被称为离天最近的哨兵。

  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深秋的一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不期而至,一夜之间气温骤降。连长李志成清晨醒来,推门一看,一阵凛冽刺骨的狂风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他不由得一愣,赶紧关上大门。门刚关上,一阵急迫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报告。”

  “进来。”听到是战士樊凌云的声音,李志成利索地回答。

  樊凌云急匆匆跑了进来,带着一身的寒气。“报告连长,咱们连的水快不够喝了。今年这天气真反常,不光冷得早,而且降温太快。刚到国庆,白天的温度就已经是零下二十几度了,夜里能到零下三十度。我们观察了一下,咱们平时取水的那个小湖,水太浅,已经冻透了、冻死了,凿都凿不开,这可咋办呀。”

  “我也是刚接到团部的通知,让我们做好应对极端异常天气的准备。喀喇昆仑山的天气本来就是瞬息万变,谁也说不准在哪里、什么时候就会下大雪。连队用水,不能短缺,看来也只能去更远的地方,找一个再大一点儿的湖取水了。现在正刮大风,出行肯定不安全,能不能就近扫点儿雪化成水,临时先救救急呢?”李志成问道。

  “咱这喀喇昆仑山,本来就是三里不同天。您就说咱这哨卡吧,正好在这风口上。昨天这场雪,要是下得大一点儿也行啊,偏偏就是这么薄薄的一层,风又特别猛,一阵风来还都给吹走差不多了。现在还真扫不了多少雪,光剩下土渣子了,根本就没法儿用啊。”樊凌云嘟囔着。

  “婆婆妈妈的,光抱怨有什么用?”李志成推开大门,高喊了一声,“王强,王强,你过来一下。王强,王强。”

  “哎,哎,到,到。”随着一连串由远而近的回答,汽车兵王强一溜烟跑了过来。

  “瞎忙活什么呢,怎么半天才过来,八成又在那儿跟新兵蛋子耍嘴皮子呢吧?”李志成今天心情的确不太好。

  “没耍!没耍!给新兵讲安全知识呢。连长找我有任务?”王强笑着回答,一口流利的“川普”。

  “连队马上就要断水了,最近的小湖又冻死了。这周边也就你跑得最熟了,咋弄吧,你来说说看。”

  王强掩饰不住,得意地回答:“报告连长,还真是没谁比我更熟悉这里的地形了。您就放心吧,我知道一个地方,有一处挺大的湖,距离咱们哨卡也就三十多公里,按平时开车,也就一脚油的距离。这个湖啊,水挺深的,肯定没冻透。就近取水,小事一桩,您放心,在咱这海拔五千二百多米的地方,巡逻、执勤、勘查、边控,哪一个任务不比就近取水要艰巨得多啊。”

  “小事一桩?你小子也别太大意哟!下午还有重要的执勤任务,取水必须快去快回。”

  “二排长,请你过来一下。”李志成冲着院子一声高喊。

  “到。”二排长汪国峰应声而至,“请汪国峰排长亲自带队,带上十个战士,王强开车,就近取水,快去快回,中午之前必须返回,下午还有重要执勤任务。”李志成非常简洁地下了命令。

  “保证完成任务。”汪国峰干脆利索回答之后,立即组织大家快速收拾工具,铁锹、铁锤、钢钎、水桶,一应工具,很快配齐了。

  天文点连队配备的车,仅此一辆,运送补给、执行巡逻任务,全靠这辆东风卡车。王强平日里把车当成宝贝,一有空就把车擦洗得锃明瓦亮。他利索地给爱车加满了汽油,检查车况、备齐工具,轻车熟路地做好了出发前的各种准备。万事俱备,等王强坐进车里发动汽车时,却发现这车今儿个哼哼叫唤得挺响,就是半天发动不起来。

  汪国峰着急地问:“王强,什么情况啊,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啦?”

  “排长,您别急,我下去看看。”王强下车拿出摇杆,使劲儿用手摇发动,连续试了三四次,还是都不行。樊凌云和其他战士都聚拢了过来,片儿汤话可就来了。

  战士克力木调侃道:“怎么啦强哥,你刚才不是还吹呢吗,什么这车就是你的女朋友,你对她全身了如指掌,你们已经人车一体了,今儿怎么半天也发动不了呀,你昨天晚上咋惹着你的‘女朋友’啦?”

  王强不耐烦地打断他:“去去去,一边去,别瞎捣乱,没看见啊,这车发生‘高反’了。”

  战士钱江潮也跟着起哄:“哎哟嘿,强哥就知道糊弄我们吧?只听说过人有高原反应,哪儿听说过汽车也有高原反应的,你们说是不是?”

  王强一边手摇发动机,一边不屑一顾地回答:“就你这新兵蛋子,懂个球!咱这高原空气稀薄,空气中氧气的比重,只有陆地的四成,高原严重缺氧,人离不开氧气,汽车燃烧无论是汽油还是柴油,离开氧气都不行。氧气含量少,机械功率自然也就下降了。不光汽车有‘高反’,很多机械设备到了这里,都会有‘高反’,懂了吗?”

  大家“噢哦——”了一声,也就不再起哄了。大家心里也觉得,王强说得的确是有道理,谁让人家王强是个有经验的老兵呢。

  王强专心致志地使劲儿摇了好几次,累出一身大汗,发动机终于懒洋洋地轰鸣了起来。王强这才露出了一点儿微笑,士兵们也都赶紧上了车。刚才王强图干活儿方便,只穿了一身薄棉袄,本打算先打着车,再回宿舍去拿军大衣呢,一看战友们都已经上车等着了,排长汪国峰也已经钻进驾驶室里,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赶紧进了驾驶室,直接开车上路了。

  车子在高原的公路上行使,沿途四周,大大小小的堰塞湖,明显都冻得结结实实的。放眼四望,公路两旁的原始地貌和巍峨群山,风景非常壮丽。大家看着美景也不由得情绪高涨,一起高唱道:“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六月雪花飘,四季穿棉袄;困难真不少,我们吓不倒。”

  汪国峰问王强:“这帮新兵蛋子又乱改词儿,都是你教的吧。”

  王强笑道:“排长,您看我这改得多大气呀。后两句要按照民谣说的‘十去九不回,白骨铺成道’,还不把那些新兵蛋子们都吓跑了。”

  汪国峰说:“都说这喀喇昆仑山的边防哨卡是世界屋脊的屋脊,是‘生命禁区’。没来之前不理解,住了一段时间才真正领教他的厉害了。当初看你‘高反’那个厉害哟,还想着你呆不了几天呢!哎,对了,你小子怎么没穿军大衣就出来了?”汪国峰说着说着,突然间注意到王强只穿了一件薄棉袄。

  王强说:“放心吧排长,我叫王强嘛,‘顽强’着呢!不就是取个水么,不用到中午就能赶回来,驾驶室也不太冷,等会儿打水,我就偷个懒呗,在驾驶室里,不穿军大衣,不要紧,不要紧。”

  王强敲了敲后面的车厢:“同志们,再来首更有力量的。”

  大家齐声唱道:“十里高,四成氧,寒风怒号砂石癫狂。雪域美,高原壮,喀喇昆仑钢铁脊梁。爬冰卧雪砺尖兵,铮铮铁骨傲风霜。凛凛寒光照铁衣,披星戴月守边防。昆仑之巅青春绽放,热血男儿生命辉煌……”

  二

  歌声中,车子在壮丽的喀喇昆仑之巅快速行进着。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王强所说的那个很大的湖泊跟前。雪域高原上,十里不同天,这一段路面积雪挺厚,王强小心翼翼地开着车,把车在公路上靠近湖边的地方,慢慢地停稳了。

  大家都拿着工具跳下车,赶忙去湖边探路凿冰取水。湖水已经结了厚厚一层冰。汪国峰走到湖边,看了看湖面,用大锤子敲了敲冰面,感觉冰太硬、水太浅,又往前走了十几步,再敲敲,反复试探,在找到既安全、不太远,又不是特别厚的冰面后,他召唤大家就在此处开始凿冰取水。

  大家选准位置,围拢在一起,分成几组熟练地开始行动,有的负责抡铁锤,有的负责握钢钎,在冰面上叮咣五四地开凿起来。

  王强嘴上说在驾驶室待着偷个懒儿,可大家都在忙着,他也闲不住。下车走到湖边,仔细踏勘着湖畔冰冻的地面。冰雪覆盖很厚,看不清雪下面地基情况。他用脚使劲儿踩跺雪地,反反复复试了又试,终于找准一处地方,放了块石头做个标志。

  汪国峰回头看见王强,喊:“外面那么冷,你又没穿军大衣,下车干吗呢?”

  王强好像没听见似的,继续低着头仔细地看了看地面,然后回到车边,钻进驾驶室里,再次发动车,把车从公路上开到湖边搁着石头标志的地方,停下车对汪国峰说:“排长,我想把车开得尽可能再近些,这样让大家更省些力气。我反复看过了,也只能把车停到这儿了。我担心以前湖水淹没的地面太软,容易陷车。依我的经验,这已经是距离冰湖最近的安全停车地了。”

  汪国峰使劲儿跺了跺冰面,没再说什么,跑过去和大家汇合,一起抡锤凿冰。王强也拿起一把大锤,一溜儿小跑跟了过去。

  毕竟这里的海拔太高,即便适应了高原气候,可一旦干起力气活儿,大家都还会有明显的高原反应。大家抡起大锤,砸不了几锤,就开始显得非常吃力,干着干着,抡锤的准星就有了问题。克力木和钱江潮是一组,王强在一旁注意到正在抡锤的克力木脸色发紫,气喘吁吁,动作明显出现变形。他感觉不太对头,突然发现克力木的大锤眼瞅着就偏了方向,眼看着就要砸向扶着钢钎的钱江潮的手了,急忙大喊一声“小心”,手中大锤随手一丢,冲过去一把从底下托起克力木的锤把子。

  由于冰上太滑,大锤下砸力度很大,王强和克力木同时失去了平衡,身体不由得一起摔倒在地,甩脱的铁锤狠狠地砸到了冰面上,哧溜一声滑出去老远。钱江潮握着钢钎愣在那里,其他人也都停了下来,汪国峰听见声音赶忙也走了过来,“什么情况,咋回事儿?”

  克力木还没反应过来,躺在冰上抱怨起来:“强哥,你干吗抢我的锤把子呢?把我这屁股摔得好疼哟!”

  王强爬起来,拽起克力木:“克力木,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摔着了。可你这一摔啊,屁股顶多疼上几天。你这铁锤要真是砸到钱江潮的手上,他的手可就算是废了。”

  钱江潮说:“强哥,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就算砸到手上了,就能那么严重?”

  汪国峰看着大家说:“王强做得对。你们这些新兵蛋子,真不知道个轻重。前几年,兄弟连队有位战士就是这种情况,手被砸伤了,当时因为冻木了,没有啥知觉,就没当回事儿。回去之后才发现,手指被砸断了,又严重冻伤了,连队医疗条件毕竟有限,等送到山下治疗,错过了时机,最后落下了终身残疾,年纪轻轻的,多可惜啊!大家干活儿一定要加点儿小心。咱们边防战士,是要有敢于牺牲的精神,不怕受伤,这都是对的。但是绝不能做无谓的牺牲,你们都还年轻,我必须对你们负责,这一辈子还长着呢,一定要注意安全!都听到没有?”

  “听到了——”大家齐声回答。钱江潮和克力木听这么一说都吓得擦了擦额头的汗,紧紧握住王强的手,使劲握了握,表示感谢。

  王强笑了笑:“记住了啊。我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回去要请我喝酒、吃烤包子啊!”

  大家继续凿冰,没过多久,就听见有人高呼:“冰面凿开了,可以取水啦。”

  在海拔五千二百多米的高原,即使是空手徒步,也相当于在平原地区负重二十公斤,感觉很累。积雪的冰面,即使路看着十分平坦,走起来还是特别容易打滑,行走时还必须时刻多加小心,所以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喘气,更别说是冰湖取水这样高强度的重体力活儿了。

  刚才凿冰取水,几人合力用铁锤和钢钎,凿出一个大冰洞,凿了几百锤。钢钎冰冷至极,常人难以想象。人要是不戴手套,碰一下钢钎,就能把手牢牢地粘住;如果硬取下来,能生生撕下来一层皮,十指连心,疼痛难忍。冰洞凿好之后,取出冰块,再用桶探入冰湖。打出水来,然后费力地提着水桶走出冰湖,运到停在湖边的卡车边。要爬上卡车,还必须提升到两米多高,才能把桶里的水倒进储水罐。如此循环反复,要把容量五吨的水箱装满,至少需要几百桶水。这一系列动作,要是放在平原地带,对这帮小伙子,那根本就不算个事儿。可在被称为生命禁区的高原,那份辛苦,要是没有钢铁般的意志,还真的干不下来啊。

  天,一直下着鹅毛大雪,寒风凛冽,钻心刺骨。在海拔五千二百多米的喀喇昆仑山,在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严寒中,大家高原反应越来越强烈了。提着一桶几十斤重的水,从湖边艰难地走到车跟前,虽然只有五十多米,路上也要歇好几回。不一会儿,大家就一个个嘴唇发紫,气喘吁吁了。

  这种情况,越往后会越严重。在取水的路上,好几个战士眼看着就变得犹如醉汉一般,摇摇晃晃,步履维艰。水从桶里溅出来,落到大衣上,立马就结了冰。大衣也就很快变得像盔甲一般坚硬,大家行动起来越来越不方便,取水也就显得越来越累了,整体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王强穿着单薄,站在外面越来越冷。躲进驾驶室吧,又真不好意思。大家的辛苦,他是看在眼里,也急在心里。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在冰湖边一次次用力跺着地面。

  “行了,行了,王强,你又没穿大衣,别冻感冒了。你是老兵,高原上冻感冒有多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赶紧回驾驶室去。”汪国峰赶紧喝止他。

  “战友们取水实在是太辛苦了,我想把车开得再近一些,让大家少走几步。”王强一边解释,一遍继续踏勘已经冻得非常坚硬的湖畔。思索片刻,他决定冒险把车开得再近一些。这时候能近一点儿算一点儿,大家如果能少走十几米路,就能少很多辛苦。

  王强钻进驾驶室,发动车子,又往后倒了大概十几米。他小心地把车停稳后,从车里跳下来,仔细地看了看地面,对大家说:“大家接着取水吧。”

  汪国峰走过来,喘着气:“能行吗?不会把车陷进去吧?”

  王强说:“试试吧!我觉得问题不大,大家‘高反’太厉害了,能近一点儿就近一点儿吧!”

  汪国峰看了看已经疲惫不堪、体力到了极限的战友们,只好点了点头。

  车开近些之后,运距又缩短了,大家装水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装好了五吨水。储水罐装满,大家简单收拾收拾,就准备出发归队了。

  汪国峰冲着大家喊:“大家收拾收拾赶紧上车,工具别落下,准备回去吃午饭喽。”

  汪国峰拍了拍身上的雪,坐进了驾驶室,看看手表,刚过十二点。他重重地拍了拍王强:“你小子不赖!车靠近了十几米,效率增加不少,等回哨所,我向连长汇报,给你记上一功。”

  王强笑了笑,没吱声,发动车,挂挡起步,可是车子纹丝没动。继续使劲儿踩油门,发动机粗重地轰鸣着,可车子还是原地不动。反复加油,折腾了半天,车子还是没挪窝。

  王强脸上没了笑容,一边下车一边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坏了!”下车一看,原来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湖边地质毕竟过于松软,尽管已经冻了很厚一层,也承受住了十吨的车身自重,可是加上五吨水的重量,再加上十几个壮小伙子的体重之后,地面就承受不住了。不知在什么时候,卡车悄然沦陷了,几个车轮已经悄悄陷到地里面了。

  “嗨,要是刚才先不上人,把车先开出来就好了。”王强心里后悔着,嘴里没敢说出来。这世上从来不卖后悔药,“既来之则安之吧。”

  “弟兄们,请大家先下车,减轻一些重量,我再试试看!”王强再次上车,招呼战友们先下车,再做一次尝试。可无论怎么加油门,车轮艰难地转动着,溅起了大量的冰雪和泥浆,但是车轮却始终没有办法从深陷的湖畔地里开出来。

  大家都围在车子周围,有的从后面推,有的从侧面推。王强使劲儿地挂挡踩油门,车轮艰难地转动着,卷起的冰雪泥浆,把大家一下子都变成了泥人、雪人,可是自重加上载重已经超过十五吨的东风卡车,依然像个倔驴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要减轻车的重量,看来只能放掉好不容易才灌进去的水。可这些水是战友们冒着极度严寒,战胜高原反应,辛劳了好半天的收获,王强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掉呢?还是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大家从四面八方找各种材料,往车轮下面垫上大小石块,来增大车轮的摩擦力。

  王强继续加大油门,卡车“嗡嗡”作响,费力地怒吼着,喘着粗气。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再次溅起大量冰雪泥浆。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终究还是无济于事。车子不仅在原地没能前进一步,在泥浆里反复高速旋转的车轮,反而越陷越深了。

  驾驶室里,王强虽然没有穿军大衣,也是连累带急,满头大汗。他从后视镜中看见大家有的摇头,有的干脆躺在雪地里,显然大家也都泄气了。

  排长汪国峰看了看大家,无可奈何地说:“先放一半水吧!”

  钱江潮踌躇地爬上车,打开储水罐,水闸一打开,好不容易装进去的水就一泻而出。看着流出来的水,大家都默然无声。水放掉了一半之后,王强再次挂挡踩油门,但车轮依旧是空转,没有起色。

  偏偏这个时候,雪越下越大了,风也刮得越来越猛了。

  汪国峰无奈地下了一个痛苦的命令:“把水全放了吧。大家的命要紧,再折腾下去天就黑了。”大家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黑暗已经悄悄降临了。

  水,一点儿也没剩,全部地、彻底地放了出来。在车子的尾部,很快就冻出了一大片光亮的冰面。累坏了的战友们,痴痴地看着自己那么辛苦的付出,就这么付诸东流了,一个个默默无语,有的战士眼睛已经有些湿润了。

  王强透过后视镜看见水全部放空了,他嘴里念念有词,憋足了劲,挂上挡,突然猛踩油门,希望一鼓作气让车冲出地面。

  可是已经太晚了,发动机牛吼着,车轮高速空转着,车身却一步也不肯前进,反而越陷越深。王强一边使劲儿地大声喊着,一边有点儿绝望地使劲儿地摁着喇叭。喊声和喇叭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响彻了寂静的昆仑之巅。

  过了一会儿,一切都安静了下来。王强有些绝望地把头趴在了方向盘上,泪流满面了。这时,汪国峰过来敲了敲王强的车门:“别费劲了。车轮已经三分之二以上都陷到地下了,今天车肯定出不来了。”

  王强跳下车,他看了看车,又看见战友们有坐在那里的,有站着的,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

  王强自责地说:“都怪我!都怪我!!”

  汪国峰点燃了一支烟递给王强:“你也别太自责了,你也是一片好心。”

  王强接过烟,使劲儿地吸了一口,呛得咳嗽起来,半天说不出话来。

  大家一个个像冰冻的泥人一样坐在雪地里,又累又冷,有的挤在一起抱团取暖。有的战士饿得实在受不了,就地取了一把雪充饥。

  汪国峰问王强:“车上有吃的吗?”

  “出来时,都以为是个简单任务,啥吃的也没有。”王强回答。

  战士陈兵突然站起来,步履踉跄:“我去四周找找看看有没有吃的。”

  王强走过去,一把拽住陈兵:“不用去找了,这周边我走过不知道多少回了,别说吃的了,地上连根草也找不着啊。”

  陈兵还要走:“那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等死呀!总要试试啊。”

  王强使劲儿拽住他:“你脸色发紫,走路晃荡,‘高反’已经很严重了,这样太危险。”

  陈兵嘟囔着:“就你知道的多,还不是因为你,才把大家弄成这样的。”

  听陈兵这么一说,王强拽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动了一下。

  汪国峰大声斥责道:“谁也不许胡说八道。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在咱们喀喇昆仑山,能救你的人,永远只是你的战友,没有别人!”

  陈兵显然“高反”还在起作用,他继续愤愤地嘟囔:“还说什么‘困难真不少,我们吓不倒’呢,是吓不倒,但是会饿倒了,我看这回真要是‘十去九不回,白骨铺成道’了。”

  这时,钱江潮突然大喊:“不好了,李阳晕过去了。”

  王强喊:“赶紧抱着他说话,‘高反’了,天这么冷,可千万不能睡着了。”

  钱江潮立刻把战友抱在怀里,不停地跟他说着话。

  汪国峰说:“必须想办法取暖或者弄点儿吃的,不然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王强突然心生一念,拽着钱江潮和克力木就往车子边上走去。三个人来到车子后面,王强爬到车子底下,让钱江潮和克力木帮忙去取备用轮胎,他们折腾半天才把备胎取了出来。

  备用轮胎有几十公斤重,在雪地里滚着冻透了的轮胎,就像滚着一大坨冰块。

  钱江潮奇怪地问:“强哥,你拿这备胎干吗?”

  王强没有急着解释,打量着四周地形,说:“克力木,你去车子里拿些汽油过来;江潮,咱俩把备胎推到那个小山坡下面避风的地方。”

  雪还在下着,风也越来越大。王强和钱江潮费力地滚动着轮胎,克力木拿着汽油走过来,一起走向小山坡。

  钱江潮这才明白:“你这是要烧备用轮胎取暖呀,那你干吗不把轮胎直接滚到那边去呢?”

  王强苦笑了一声:“这里山坡下可以避风,离汽车远一些,燃烧起来也比较安全。”

  克力木找到避风处,拿起火柴就想点燃轮胎,可是轮胎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王强耐心地告诉他:“别看轮胎是以橡胶为主材做的,点着它可不那么容易。橡胶可燃,却不易燃,燃点至少要350℃以上,尤其在海拔五千二百多米的昆仑山,严重缺氧,更不容易烧着,必须要浇上点儿汽油。”

  钱江潮把汽油洒在轮胎上,擦燃火柴就准备点火,被王强一把拽了回来:“你不要命了呀!这轮胎里装满了气,这样一点燃,还不把咱都给炸死啦。”

  钱江潮吓得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强哥,你还真是个百事通呀!”

  “隔行如隔山,对汽车兵来说,这都是常识。我当兵前学过修车,来部队又系统地学过。”王强一边说着,一边用改锥捅气门芯,慢慢放掉轮胎里面的气。王强小心翼翼地擦燃火柴,几个飞溅的火星,一下子点燃了浇在轮胎表面的汽油,轮胎表面立即就蹿出了红色的火苗,在风中抖动。

  王强朝汪国峰喊道:“排长,请战友们都过来取暖吧!”

  大家围拢过来,围住燃烧的轮胎,在风中护住摇曳的火苗。轮胎表面的汽油,慢慢悠悠地燃烧了好一会儿,才真正引燃了轮胎。燃烧的轮胎很快就向四周散发出异常刺鼻的恶臭味,有的战士感到一阵恶心。但是,这团火还是一下子就把战友们紧紧地聚拢到了一起。大家的脸上逐渐红润了,也渐渐露出了笑容。

  其实想到烧备用轮胎取暖这个办法,王强心里很不是滋味。在路况极其复杂的高原上行驶,路面上布满了各种尖锐的石头,对汽车轮胎伤害很大。司机必须随时应对各种险情,备用轮胎是不可或缺又经常需要使用的。司机主动提出烧掉备用轮胎来取暖,在平时那是不可想象的。可是眼下救命要紧啊,也只能如此了。

  不到一个小时,硕大的轮胎就燃烧殆尽,只剩下了内部的钢丝散落在地面上。最后一丝火光,悄然熄灭了,黑暗和寒冷,再次毫不犹豫地包抄过来。四周再次陷入黑色的寂静,遥远的地方依稀传来几声狼嚎,各种危险潜伏在暗夜里,令人心惊胆战。

  “没有火取暖,夜晚这么漫长,咱可该咋熬过去啊?”“连长对咱们现在的情况,肯定还一无所知,他们肯定也都急坏了。”大家聚在一起,抱团取暖,悄悄议论着。

  汪国峰把王强叫到一边:“咱们从取水行动,变成了救车行动。战友们已经忙了整整一天了,白天都弄不成的事,晚上肯定更弄不成。今晚这辆车肯定是救不出来了。下一步怎么办,听听你的意见。”

  “咱们整个连队只有这一辆车,平时既要承担边防巡逻任务,又要负责补给运输。今天出了意外,别说连部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咱们这里发生的事,就算知道了也没啥辙,大雪封山了,他们也没办法组织快速救援。我觉得当务之急吧,是赶紧带战友们步行回到连部。”王强建议道。

  “这里距离连部所在地有三十多公里。这个距离,平时开车也就个把小时。如果是白天,没有暴风雪,大家急行军,半天也就能回去。可现在正是狂风暴雪,夜里周边还有野狼,加上大家忍饥受冻已经一整天了,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走回到连部,很真不好说。路上哪怕千难万险,现在也只有立即步行回连部了,这是唯一的一条生路。”汪国峰分析道。

  感觉惹了祸的王强,耷拉着脑袋建议道:“排长,您分析得非常对。天黑了,其实大家都留在这里也没啥用。冰天雪地的,冻一夜太危险啦,也没啥意义,您还是带着战友们先回连部吧。请您给我留两个战友,明儿天一亮,我们继续想办法,我拼死也一定要把车救出来!”

  汪国峰此时也别无选择。他站起身:“同志们,收拾好东西,轻装上阵,带上钢钎防身用,大家一个跟着一个,不要掉队,和我一起步行返回连队。钱江潮、克力木,你们两个留下来,配合王强继续救车。”

  ……

  (节选自《民族文学》汉文版2021年8期)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2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微型小说选刊》专栏征稿启事
《江阴日报》“共创文明城市共建美丽江阴”主题征文启事
“我和厦门红十字·厦门红十字走过110年”征文活动
“唤梦杯"宣传片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诗天下》杂志创刊号全国征稿启事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更多...

陈建功

高行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茂华:经济活动企稳回暖,仍需关注结构性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