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03        发布时间:[2021-08-26]

  

  “香,香!”翟小竹怀里抱着一只硕大的公鸡,结结巴巴地说。

  “香个屁!鸡屎都弄身上了!”母亲一把夺过大公鸡,把鸡扔出去。鸡展开翅膀,它几乎要飞起来,但终于没有飞起来。它沉重地落到地上,咯咯怪叫了两声。它摔痛了。

  翟小竹的下巴上粘着一根鸡毛,“香!”他掀动着鼻翼说。

  “你闻到什么了?鸡屎吗?鸡屎是香的吗?”母亲有些厌恶地看着他说。

  “香!”他肯定地又嘀咕了一声,把头扭向右侧,眺望远方。

  那条弯弯细细的小路,一直向远处延伸。直到它蜿蜒而上,爬过一个高坡才突然消失了。它又仿佛是高坡后面甩过来的一根肮脏的布条,轻飘飘地甩过来,落到翟小竹家门口。

  一个女人在路的尽头出现了。她先是红红的一点,就像肮脏布条上一个血点子。布条上怎么会有血呢?也许是一只跳蚤被掐死了。红点慢慢放大,越来越大。它的声音咯咯咯的,仿佛大公鸡惊恐的叫声。

  “原来是闻到了这个女人的骚气!”翟小竹的母亲把门很响地关上。她想对着地上吐一口唾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嘴里干得就像要冒火,一点唾液都没有。

  她厌恶这个女人。

  可是这个年轻女人身上的芳香,在她还没在路的尽头出现时,就被翟小竹闻到了。

  他的鼻子真灵啊!

  “狗的鼻子才这么灵!”翟小竹的爷爷活着的时候这么说过。

  “那我是狗变的吗?那我为什么不属狗呢?我为什么属蛇呢?我讨厌蛇,我不要属蛇,蛇太腥了!”翟小竹说。

  爷爷笑了,说:“属什么可由不得你,你生下来是哪一年,就属哪一年的生肖!”

  “那我生下来那一年为什么不是狗年呢?”

  “这要怪你妈妈!”爷爷收敛了笑,表情古怪地说。“爷爷,你要死了吗?”那时候翟小竹突然这么说。

  一个巴掌闪电一样甩到了他的脸上。不是爷爷打的,而是母亲那肥胖的手掌,把翟小竹的脸都扇歪了。“胡说八道的狗东西!”母亲说。

  “可是,”翟小竹捂着脸,委屈地说:“可是我闻到了死的味道。”

  “死还有味道?你还闻到了死?你是人还是鬼呀?狗鼻子也闻不到死呀,只能闻到屎!”在翟小竹看来,母亲从来就没有和颜悦色的时候,她说话总像是在跟人吵架。

  “我为什么没有爸爸?”翟小竹从来不敢这么问母亲,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提起父亲,母亲的脸就会变成青灰的颜色。他只能问爷爷。

  “他去了城里,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地方,也很远!”爷爷说。

  “我们为什么不去城里呢?”

  “因为太远了!”爷爷说,“就像月亮那么远,哦不,月亮我们还能看到它,但是我们看不到城里。”

  翟小竹觉得自己闻到了月亮的味道,它是清凉的,就像薄荷叶一样。城里是什么味道呢?他嗅了嗅,闻到了鸡屎的臭气。

  家门外细细长长的这条路,一直通向高坡,它蛇一样游到高坡顶上,然后就像是突然掉了下去。它比蛇还要长,世界上所有的蛇连起来,也没有这条路长。这条路翻过高坡,就向更远的地方游去。直到看不见它。沿着它走啊走啊,可以一直走下去,走到自己看不见自己,它还在向前向前。

  翟小竹不知道父亲长什么样。是的,每次他掀动鼻翼想闻到父亲的味道,都只是闻到了鸡屎的臭,或是鸡身上那股酸酸的味道。

  爷爷果然第三天就去世了。可父亲还是没有出现。他那座城市真的太远了,比月亮还要远。也许,他是早已经死了,翟小竹从来都没有过父亲吗?

  母亲一边哭,一边狠狠踹了翟小竹一脚。这一脚,把他踢得差点摔倒。“嘴巴有毒的东西!为什么不咒你爹死?”

  死的味道,有点暖融融的,翟小竹觉得。它跟世界上所有的味道都不一样。雨的味道是热烘烘的,带着土腥气。蛇尽管都躲在看不见的地方,但是翟小竹知道,周围的草丛里,肯定躲着几条蛇,他闻得到它们的腥味,那种凉凉的腥味,只有蛇的身上才有。年是寒冷的,火药的味道翟小竹并不喜欢。在他的记忆里,年不是爆竹炸响的声音,而是嘤嘤的低哭。母亲在深夜悄悄地哭,就像远处的猫叫。她说话大声,总是像吵架一样。但她在年的深夜啼哭,却轻得如邻村的猫叫,传进翟小竹的耳朵里,已经是似有若无了。母亲为什么要哭,他当然知道。在他刚会摇摇晃晃走路的时候,父亲就不见了。他被那布条一样的小路牵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就当是死了——这是谁说的来着?大过年的,家家都在吃团圆饭,空中是火药的味道,只有母亲的哭声,被棉被捂住,远得就像邻村的猫叫。

  我能闻到月亮的味道——翟小竹在窗口看到了月亮,它就像剪下来的一弯指甲,轻轻地浮在天上。来一阵风,就会把它吹得无影无踪吗?月亮怎么也有点腥呢?就像蛇的气味。

  月亮上真的什么都没有吗?连水也没有吗?那它为什么要有一点冷冰冰的腥味呢?翟小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他确定是闻到了这种冷腥味,这一定是从月亮上散发出来的,它就是月亮的味道。

  父亲是什么味道呢?跟爷爷一样也有一股浓浓的烟味吗?爷爷活着的时候也是爱抽烟的,他的嘴上整天叼着烟,好像烟是他的一根小尾巴。哦不,尾巴都是长在屁股上,怎么会长在嘴上呢?爷爷给翟小竹讲过一个故事,说蛇遇到大象,嘲笑它说:“大象大象,你怎么尾巴长在脑袋上呀?我真是要笑死了!”大象抬起头大笑了几声,然后将尾巴抽打在自己身上,甩出了啪啪的声响。大象说:“你这条蛇,你才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你脑袋长在尾巴上哈哈哈!”这个故事爷爷说给翟小竹听的时候,他一边说一边笑,但是卷烟并没有从他嘴上掉下来,它只是抖动着,就像小尾巴一样抖动着。

  爷爷的烟味是臭的!

  后来的某一天,翟小竹突然闻到了父亲的味道。虽然父亲的影子都看不到,但是,他确定自己的鼻子,是闻到了来自遥远的父亲的味道。是的,有淡淡的烟草味,和爷爷身上的烟臭味不一样。

  他沿着布条一样细长的路走,他越走越快,他跑了起来。他的双脚离开了地面,他听到风声呼呼。几只鸟从他身边掠过,他闻到了一点血腥味。没错,有一只鸟儿受了伤,它的一只脚被屋顶上的猫咬断了,它正在滴血。

  路飘了起来。

  这条路仿佛是抓在什么人手里的一根布条,它在空中舞动,它把路上的翟小竹一甩就甩到了很远的地方。

  他闻到了黑色摩托车的味道。这个味道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他觉得很臭,但不是鸡屎臭,也不是茅坑的臭,更不像鸟儿在天空中放出的难闻的屁。

  后来他觉得汽油也是难闻的。他闻到了地球内部的味道。那些流动的石油,那滚动的岩浆,那些烟一样盘旋的天然气,他闻到了它们。它们是地心的海,是地壳深处的河流,是黑暗空间里黑暗的云。

  翟小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了父亲的城里,这座庞大的城市,这个像月亮一样远的地方,自己瞬间就置身其中。他是来寻找父亲的吗?可是父亲在哪里?来到这座城,父亲的味道反而被空中蒸腾着的各种气味掩埋了。

  翟小竹被气味的洪流裹挟,他浮了起来,像港湾里的一只空瓶子,或者一只丢弃的鞋,和许多垃圾飘在一起。风吹过来,它们起伏着,相互挤压碰撞着。到处都是气味,它们蒸腾着、飞旋着,乱麻一样纠缠在一起。但是翟小竹的鼻子,却能将纷乱的气味一缕缕分拣出来,就像他孩提时经常在阳光下耐心地数母亲的头发。阳光照在她的头上,使她的头发看上去像是金子一样。他发现了一根白发,拔下来之后却发现它其实是黑色的。都是因为阳光,从侧面照射过来,让他误将一根黑发看作是白色。他的视力远不如他的鼻子。只有鼻子才从来不会犯错。

  城市里翻腾着几万种味道,它们都被翟小竹闻到了。就像他看到街道上蚂蚁一样爬行的人,那么多人,匆匆地往这边走,匆匆地往那边走,匆匆地拐弯,匆匆地在拐弯的地方消失。飘来荡去的味道,翟小竹把它们分得清清楚楚,金属的味道,水泥的味道,沥青的味道,橡胶的味道,牙齿的味道,海的味道附着在一个人额头的鳞片上,红光的味道和宝蓝色的味道,那颗每天在同一时间出现的星,有时候它会散发出清凉的味道。每个商场的气味都不一样,每个柜台的味道都是独特的,虽然它们看上去常常一样。真花和假花是不需要通过眼睛去分辨的,否则鼻子又有什么用?有的人有着好看的鼻子,鼻梁挺直,它却发出轮胎的气味。有一种与咸鱼类似的臭味,是从许多人的肚脐眼里散发出来的。他对这种臭味并不反感,因为爷爷活着的时候,就爱吃变臭了的咸鱼。还有臭豆腐、腐乳、臭苋菜梗,这些,都是爷爷钟爱的食物。爷爷的烟也是臭的,他长长的眉毛却始终没有染上臭气。每次他的眉毛抖动一下,翟小竹都闻到了一股竹子的清香。难道他是一根竹子变的?翟小竹曾经这样想。爷爷身上的每一个关节,都像竹子。他死的时候,吐出最后一口气,浓烈的臭咸鱼味道里,夹杂着一缕竹叶的清香。

  每页纸的味道都是不一样的。

  那个夏天,翟小竹在马路边捡到了一本书。他闻出了书里的一百多种味道。翻到第47页的时候,一股眼泪的气味仿佛一只苍蝇,从纸上一跃而起。这是一滴有着腊梅花香的女人的眼泪。是的,他闻到了腊梅花和眼泪的气味,它们交织在一起,就像一朵寒冬的雪花。它为什么滴落在书页上?这一页上又写了些什么?泪是因为被纸上的内容打动才滴落下来的吗?还是那个女子手捧这本书的时候,只是随手打开它,翻到这一页?她的眼泪与书并无关系,只是她遇到了伤心的事,伤心到只能捧着书默默落泪?泪迹像一只虫子,趴在纸上。它是一只透明的虫子,被它身体压住的那个字,依然清晰可见。翟小竹不认得这个“艮”字,他先是用笔在这个字的左侧加了一个“木”,然后又擦掉,换成了“金”字旁。“根”和“银”这两个字他都认识,他父亲的名字里有个“根”字,而他的母亲名叫银娥。现在,这一滴泪,是落在了“银”字上。

  此后,他每天都要读这本书。他喜欢读它,否则他也不会把它压在枕头底下。

  它的每一页,都散发出不同的气味。

  他读读停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念上面的字呢,还是闻它的味道。他闻到了指纹的涟漪,泛起了水雾。这是一个小巧的指印,在书页的右下角。即使是在明亮的天光下也看不清它的印迹,然而翟小竹闻出了它的气味,混杂着微汗与腊梅花的香。它浪波般一圈圈漾开去,占满了整个书页。

  这本书不知道被他翻了多少遍。仿佛一个个日子被翻过去,仿佛一页页日历被撕掉。他熟悉了这本书每一页的味道,陈腐的、怪诞的,还有芳香和温暖的,以及酸的、刺鼻的气味,让这本书就像这个城市一样拥挤和喧闹。循着各种不同的气味,他走进了不同的想象,如梦境一般,既真实又恍惚。就像这个城市的许多小弄堂,它们蜿蜒在不同的地方,通向各自隐秘的角落。每条弄堂的气味也都带着自己鲜明的特点。有的就像是通往某颗星星的,黯淡的光,总是在路的尽头闪烁不定,并且荒凉。有的则蒸腾着糕点热乎乎的香气。它们像大树的根须,在黑暗的地下向不同的方向延伸,把黑暗抓紧。翟小竹认得越来越多的字,他慢慢能够把这本书上几乎所有的字都念出来,并且读懂了它们的意思。文字活动起来,行走,奔跑,舞蹈。它们在陈旧的书页上争夺阅读者的目光和意识。是的,是争夺,竭力地争夺,跟味道抢地盘。它们要把翟小竹带向更远的远方,让他摆脱气味的纠缠和羁绊,将他带向无常的人生,带向陌生的心灵,带到故事至悲至哀的核心里去。

  在反复阅读这本书的时候,他的嗅觉不再那样活跃。与他所闻到的气味相比,文字的力量,显得格外强大。他被文字的流水冲刷,被叙述的河流带走,带离当时,带离他始终茫然面对的城市,把他带到不被气味困扰的地方。

  翟小竹天才的嗅觉让他自己都感到吃惊。更为惊喜的当然是马丁。

  “我一定要让你成为最优秀的品酒师!”马丁说。

  翟小竹第一次见到马丁的时候,他就像马丁一样,惊讶地看着对方。是的,世界上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吗?据说没有。但是,世界上怎么会有两张如此相像的面孔呢?马丁看着翟小竹,也一定像翟小竹看着他一样,仿佛是在面对镜子。他们谁都觉得,他们是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你是个天才!你的鼻子太灵了!”马丁对翟小竹说,“你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品酒师!我要让你做到!我一定能做到!”

  马丁打开一只扁扁的大箱子,里面整齐地排列了54只小瓶子。他神秘地打开一个,放到翟小竹鼻子边问:“这是什么味道?”翟小竹嗅了嗅,皱起眉头说:“臭袜子!”

  马丁猛拍了一下翟小竹的肩膀,他拍得太重了,把翟小竹的身子拍得晃了一下。“天才啊!天才啊!”马丁嚷嚷道。

  小瓶子一个个打开,一个个送到翟小竹的鼻子面前。这是烂木头的味道,这是锅巴的味道,这是山楂,这是抹布,这是蜂蜜,这是橘子,这是丁香,这是薄荷,这是茉莉花,这是青草,这是树皮,这是豆芽,这是泥巴,这是母鸡,这是咸鱼,这是铁,这是烟草,这是——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做出判断。

  “天才!天才!”马丁的鼻子因为兴奋,红得似乎在发光。红光照耀着他的脸,也把翟小竹的面孔映红了。

  世界上怎么可能只有54种味道呢?还有鸡屎的味道,还有蛇的味道,还有书的味道,还有汗的味道,还有牙齿的味道,还有头发的味道,还有骨头的味道,还有白的味道黑的味道,还有跳蚤的味道,还有蚯蚓的味道,还有痛的味道,还有害怕的味道,还有孤独的味道,还有星星的味道月亮的味道,还有玻璃的味道,还有神秘的味道,还有死亡的味道,还有——还有那让翟小竹魂牵梦绕的腊梅花的香味。

  马丁将翟小竹紧紧地抱住,他几乎要哭了起来:“天才,你不仅有一个天才的鼻子,你还是一位天才的诗人、一位哲学家!”

  血液一样的红葡萄酒,在翟小竹口腔内如烟弥漫。他听到了风的声音,听到了河流的声音,听到了海的潮汐。他天才的鼻子,不光能准确分辨出不同的气味,他不光轻而易举地记住了各种气味,也对气味有着非凡的想象力。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有着无比丰富混乱的气味,每一样细微的气味都能被他的鼻子捕捉到。这是一座被气味填充了的城市,这是一个翻腾着气味的世界。葡萄酒异彩纷呈的味道,与这座城这个世界是对应的吗?这座城这个世界是由千奇百怪的气味组成的吗?那么,装进葡萄酒瓶子里的,就是这个世界的血液吗?是这个世界鲜红的河流吗?

  他很快就像马丁一样,不仅能将每一口酒记住,就像记住一个词汇,就像记住一个人的脸。就像那午夜销魂的腊梅花香,就像他想象之海面上浮起的岛屿般的妖艳微笑和呻吟,那么的刻骨铭心!

  他还轻松地学会了把每一口酒从嘴里吐出来,子弹般有力地射出来,准确无误地射向水缸。只到口腔为止——这是马丁的格言,也是他的口头禅。

  翟小竹的鼻子通往世界。通往旧世界,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腊、摩尔多瓦、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通往新世界,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加拿大、智利、阿根廷、南非;也通往新疆,通往贺兰山;通往波尔多、左岸、右岸、梅多克、格拉夫、波美侯、圣埃米利永、勃艮第、夏布利、夜丘、伯恩丘、夏隆内丘、马贡、里奥哈、上里奥哈、下里奥哈,里奥哈阿拉维萨——那个“艮”字在他的生命里第二次出现。上一次是在一本书里,那本散发着陈腐的复杂气味的旧书,里面的泪迹,如一只透明的昆虫,匍匐在这个字上。它是“根”字的一半,也是“银”的一半。它是他父亲的一半,也是他母亲的一半。可是他的父亲呢?他的母亲呢?他们早就消失于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偏旁可以与这个字组合?很、狠、恨、恳、痕、眼、跟、良、退、限、垠、艰、拫、泿、簋、貇、茛、哏、珢、龈、硍,还有吗?一定还有,就像世界上的酒,那红色的血液,无处不在,无所不有。

  他像葡萄根一样游动,扎入黑暗的土壤。风雨的气味,泥土的气味,岁月的气味,悲伤和快乐的气味,心的气味,爱的气味,心儿破碎的气味,殉情的气味。就像闭上眼睛就能想起那本破旧的书,里面每一个字词都精灵一样跳动,每一行字每一个段落,每一场字里行间的风暴,都会在他的呼吸中复活,每一种酒,每一种香味,酸与涩,都会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清晰地浮现。他记住了一切,那本拾来的书里的一切,酒瓶子里的一切。无数不同的字词,汇集到了这本气味混乱的书里。每一种酒,从世界不同的角落,从凄美的葡萄园,从倾斜的山坡,从干燥的垄上,从臃肿的橡木桶,从阴森的地窖,如候鸟之飞,如江河之流,如风之行,如云之飘,被翟小竹的鼻子抓到,就如兔子被鹰抓到,如鼠被猫抓到,如羚羊被豹抓到,如青蛉被蜥蜴的飞舌抓到。

  “要是我能将你的鼻子割下来——”马丁的手里,那把镶着果蝇符号的伺酒师刀闪亮着,它在翟小竹面前晃动。马丁眼里的光也像刀子一样凛冽。翟小竹仿佛第一次发现马丁与自己的不同。是的,眼睛,眼睛里的光是不一样的。马丁的眼睛里,会冒出红光,不是葡萄酒的反光,而是血液的颜色、血液的光。他闻到了他目光的味道,带着一缕淡淡的腊梅花香。这是让翟小竹惆怅的香味——更令他春心暗动。

  马丁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换一下鼻子!”

  翟小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他把自己的鼻子捂住了。好像他担心马丁真的会手起刀落,把他的鼻子割下来,然后魔术师一般安到他那张狰狞的脸上。

  马丁大笑起来,他的嘴张得像鳄鱼一样大。翟小竹闻到了来自他口腔的气味,那是一种隔夜的酸腐,却又夹杂着腊梅的暗香。这要命的气味随着他的大笑,鼓风机一样热腾腾地吹出来。

  “看着我,你是不是像在照镜子?”马丁因为大笑,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异样。

  “我,我像我父亲!”翟小竹怯懦地说。

  “可是他不见了!”翟小竹补充道。

  “我也没有父亲!”马丁抱住翟小竹说。

  翟小竹只是敷衍地轻轻回抱了一下。他又闻到了那要命的香气。是的,腊梅花的幽香,在马丁的拥抱中清晰地浮起来。这缕香,仿佛一根精致的缎带,一直飘进翟小竹的心里。它将他的心缠绕起来。把他的心像裹粽子一样紧紧地绕住。他觉得自己的心紧缩着,有点痛。

  “波尔多,去波尔多的日子近了!”马丁松开翟小竹,满脸兴奋地说。

  马丁的手机响了。翟小竹不光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更闻到了香气。仿佛气味是可以通过电话来传送的。电话那头的女声有着一股腊梅花的清香,它像一根游丝,从马丁的手机里钻出来,通过翟小竹的鼻腔,钻进去,钻进去,一直钻到他身体最隐秘的部位。这根游丝,把他提起来,吊到空中。他失去了重量,就像一朵云,就像一只气球。

  翟小竹为这个香气所困扰。在这座喧嚣之城里,他鬼魂一样游走,被人声和气味之浪推着走,浮起来,沉下去,又浮起来。飘来荡去,身不由己。腊梅花的香,在萧条的冬季似乎常常能够闻到。它们有时候浓烈得就像酒。但是,翟小竹记忆中的那股幽香,其实跟真正的腊梅花还是不一样。就像透明的“酒鼻子”瓶子里装着的,难道真是跳蚤的体液吗?难道真是外婆的臭袜吗?不一样,太不一样了。虽然气味相似,但那玻璃小瓶子里的,只是化学调制的气味,它是服装店里僵硬的模特,是老家土墙上褪色的明星海报,是塑料的花。而扎在他心里的那缕香,那缕腊梅的香,比腊梅还要腊梅的香,是那本偷来的书中的一滴泪,是泪中之香,是香的泪,是流着泪的香,是会流泪的香。一滴香泪。

  偶然,这股异乎寻常的香,会突然在纷乱的香味之城里出现,就像它突然在马丁的电话里游丝一般逸出。翟小竹的心,就会苦涩而怅惘地收缩,并且不甘地猛跳。心在黑暗的胸腔里挣扎,振动着,敲着他这面人皮鼓。他的身体颤动着,他的手指像树叶在风中絮语一样颤动,他的头发像浪波一样起伏。他眼里的景物,这喧嚣之城的一切,都颤动起来。每个人都在无端地跳动,每辆车都在震动,每一座建筑都像皮肤瘙痒般地不安分起来。

  这是他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既远又近,既亲切又冷漠。他要变它的陌生为熟悉,变熟悉为更熟悉;要它由远及近,近了更近;要它的冷漠和亲切成为一体,水乳交融。

  马丁把翟小竹带到幻影发廊,要理发师为翟小竹剪一个和他一样的发型。

  两张脸同时出现在了发廊的镜子里。谁是马丁?谁是翟小竹?两个都是翟小竹吗?哦不,不不,只能两个都是马丁。

  发廊里的人都向镜子围拢过来。

  “双胞胎吗?你们是双胞胎吗?”

  “滚!”马丁说,“都给我滚,滚开!”

  翟小竹看到了明亮镜面右上角的一点血迹。是一只跳蚤被掐死了吗?

  “那就这样,我先去公司!”马丁转身的时候,翟小竹在镜子里看着他的背影。这是谁?这是他吗?我吗?翟小竹想起了自己失踪的父亲。在他记忆中,父亲的背影就是这样的,肩膀平平的,双臂夹得特别紧。如果镜子里的背影再苍老一些,从脖子到腰部略为弯曲,那么,他看上去就应该更像他的爷爷。

  他坐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他正在剪子的咔嚓声中消失。吹风机呼呼的声音里,马丁浮现出来。这没什么区别,是的,镜子前的人,镜子里的人,都是马丁。马丁超越了玻璃的阻隔,无视水银涂层的存在,他自由地出入于所有的空间,比走过一扇门还要随心所欲。

  他竟然在洗头的时候,闻到了那股要命的腊梅花香。

  他闭起眼躺着,把头交给了那个姑娘。她的手在他的头发里像鱼一样来回穿梭。它制造泡沫。她柔软的胸部和泡沫一起把他掩埋了。他被掩埋在了腊梅花的香气里。这香气不再遥远,不再陌生,不再似有若无。它清晰而狂热,它像泡沫一样奔腾,如压着他额头的酥胸一样柔软。所有的味道都退去了,如潮之退。这座喧嚣之城,这个被无数气味充满的世界,只剩下了一种气味。这气味是他的记忆,是他的想象,是他捡来的书中的一页,是那一页上的一滴泪,透明的泪迹。

  他在泡沫之下哭了起来。那本书里有一段,就是属于哭泣的。那是哭的页码,哭的章节。也许所有曾经拿起那本书的人,目光扫过那一页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哭泣。凡是读过那本书的人,都在那一页久久停留,就像时光总是要在午夜停留。但是所有的哭泣都随风而逝了,唯独有一滴眼泪,在书页上留下了透明的斑点,像一只小小的昆虫——哦不,只是昆虫的一片薄翅,如果没有边缘,也许它就根本等同于无。

  “马丁,马丁——”他听到了低声的呼唤,声音含糊而又细微,如梦中的呓语。

  泡沫里鱼儿般滑溜的手,游向了他的面颊。灵巧的十指,抚摸起他的脸、他的鼻子、他的下巴和他的唇。手指游进他的嘴里,让他的舌头像被电击了一样,震颤传递到了全身,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她还挤捏了他的耳朵、耳垂,两个耳垂,还有耳郭。它还游进了他一只耳朵的孔洞里,仿佛它要钻进去,一直往里钻,钻进他的脑袋,钻到他身体的任何地方。

  她的唇贴在他的额头上,两个人都埋进了云一样蓬松的泡沫里。她在他额头上说话,她把嘴贴在他耳朵上说话。她的发音像委屈的孩子一样,仿佛喃喃自语。“马丁,马丁,”她这么说着。

  他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马丁,马丁——”她把“马丁”这两个字吐进他的嘴里。她用她柔软的舌头把声音送进他嘴里。可是到了他嘴里,却突然变得像石子一样坚硬冰冷。

  他一跃而起。

  他的头和她的头碰撞了,发出了很响的撞击声。

  “怎么啦?你把我撞得眼冒金星!马丁,你怎么啦?”

  马丁给翟小竹穿上他的西服,系上他的领带。甚至锃亮的皮鞋,也是他脚上脱下来的,给翟小竹穿上。鞋子小了一点。翟小竹走了两步,脚有点痛。

  翟小竹的鼻子里,全都是马丁的味道。鳄鱼嘴里的酸腐,西服领口的油腻,鞋子里鸡屎的气味,领带上浮夸的香水,还有,肩上的头皮屑也是有味道的,它让翟小竹联想到蜗牛爬过墙面所留下的银色痕迹的气味。

  然而,马丁身上,众多杂乱气味中,那一丝顽强的腊梅花香,却像绳子一样系住了翟小竹的神经。为此,他愿意被马丁的衣裤和鞋子将自己的身体捆住。他从没想到要抵抗马丁的颐指气使。马丁用他的气味,哦不,是他杂味中的一缕幽香,将翟小竹牢牢地捆绑了起来。

  一年一度的世界品酒师大赛又将在法国波尔多举行。翟小竹将作为马丁的替身参加比赛。“你是马丁,你叫马丁,你记住了吗?”直到坐上飞往巴黎的航班,马丁还不断地提醒翟小竹。

  翟小竹心不在焉。他闻到了白云的味道。深蓝的天空,它的味道与地面上的空气也不一样,它是平滑的,它流进他鼻孔里之后,是微微收缩的,不像地面上的那些味道,进入鼻腔后总是在不断地膨胀。

  然而机舱里尘灰一样飞舞着其他气味,它们像阳光照射下的一群昆虫,能够让翟小竹的鼻子“看到”。它们是让鼻腔膨胀的东西。膨胀与收缩,让他禁不住打起了喷嚏,一连打了六个喷嚏。坐在翟小竹前排的一个女人,厌恶地将手捂住了鼻子。翟小竹看到了她的手,纤巧白皙的手指,指甲涂着蓝色。他却闻到了她指甲缝里耳屎的味道。

  谁是马丁?翟小竹闻到了马丁这个名字的味道。54个“酒鼻子”里可没有。那是什么味道呢?它仿佛来自遥远的年代、土地的深处。只有蛇一样嘶嘶游动的葡萄的根,才能抵达那潮湿的黑暗。马丁,马丁,他听到各种语言在叫唤着这个名字,这个属于别人的名字。

  他到底是谁?是翟小竹呢,还是马丁?

  如果在波尔多,有人叫唤翟小竹的名字,他一定不会答应。那不是他,那是一个乡下孩子的名字。那个名字是与鸡屎和猪圈的气味联系在一起的。那是布条一样细长道路上一滴跳蚤的血迹。那是母亲夜半猫儿叫春一样的哭泣。这里是透明的法兰西,它是陌生的。然而,它难道比井水一样冰凉的家乡以及他遥远的母亲更陌生吗?

  比赛就要开始了,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在穹顶的大厅里响起。马丁对马丁说,去年演奏的是《马赛曲》,他希望今年响起的是贝多芬的《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作品第55号》。是的,他故意把《英雄交响曲》说得那么复杂。他仿佛在自言自语,却是要让他的替身听到。

  “马丁先生,你长高了!”秃顶的肖恩先生握住翟小竹的手,朗声说道。他的脑袋,比所有的酒杯都亮。大厅的灯光,照射在众多的葡萄酒杯上,也照射在肖恩先生的光头上。翟小竹感到有些晕眩,他看到马丁正在跟一位干瘪的法国老太太说话,他手势夸张,显然无法掩饰内心的兴奋。

  翟小竹的手被肖恩拉着,这个老外的手油腻腻的,散发出火腿的气味。翟小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像羞涩的少女一样,想把手从肖恩那里抽出来。

  “啊肖恩先生!”马丁走了过来,他抓住了肖恩的另一只手。两个长相几乎一样的人,一左一右拉着肖恩。这使得肖恩就像是身子被一面镜子居中插入——半个肖恩加翟小竹,与另外半个肖恩加马丁,互为镜像。

  “我是他的哥哥!”马丁用英语对肖恩说,“一母所生。”

  肖恩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说的是法语。翟小竹知道马丁懂法语,可是,马丁却装着什么都不懂,遗憾地摊了摊手。

  终于把手从肖恩那里抽了出来,翟小竹闻到了自己掌心里汗水的味道。这个味道里,还夹杂着来自肖恩的火腿味。

  马丁的手和肖恩还紧紧地拉着。翟小竹突然有点紧张,他担心起来,生怕马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谁是马丁?在此刻,在法兰西的波尔多,马丁不是马丁,翟小竹才是马丁。《哥德堡变奏曲》深邃幽雅的旋律与和声,让马丁兴奋得忘乎所以。他几乎要把身边的翟小竹忽略了。

  翟小竹感到了孩子一样的委屈。他是马丁啊,今天他才是马丁,而他却似乎被忽略了。需要提醒马丁吗?谁是马丁?你不是马丁,我才是马丁啊!

  他什么都没说,悄悄去了洗手间。

  他仿佛闻到了地球另一端的味道。那要命的腊梅花香,怎么会在如此遥远的地方出现?是幻觉吗?是他敏感的鼻子脱离了现实,嗅到了其实并不存在的味道吗?鼻子也会进入梦境吗?

  翟小竹把手伸到感应龙头下面,水像巴赫的音乐一样从容地流了出来。水是无色无味的吗?谁说的?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无色无味的,所有的物质都有其独特的气味,水和空气,其实是味道最为复杂的。即使是非物质的东西,也是有味道的,比如梦想,比如记忆,比如恍惚,比如爱。

  他仿佛瞬间回到了他的喧嚣之城,身处幻影洗头房。是的,水龙头仿佛连通着地球的另一端,这水来自遥远的东方,它会制造泡沫,它制造流水中灵巧的小鱼,是的,如鱼之手,在他的发浪里在他的身体上游动,鱼尾撩着他的脸颊,撩到了他的耳朵,甚至游弋至他胸前以及身体更为隐秘的部位。蒸腾着腊梅花的香。

  “马丁,原来你在这里!”真正的马丁从后面搂住了翟小竹,“你生气了吗,马丁?”

  是的,我是马丁,我才是马丁。

  翟小竹看着镜子里自己身后的人,他是马丁吗?那么我是谁?我是马丁呀,怎么不是呢!那么,他的身后,只是自己一个虚幻的重影吧!

  荣耀归于马丁,是的,波尔多的鲜花与掌声、金质的奖章,这些都只属于马丁。

  究竟谁是谁虚幻的重影?这个问题在不同的人那里,答案也是不同的。

  “喝吧,真喝,不要吐出来!”马丁给翟小竹的郁金香酒杯里倒了半杯碧尚拉龙1975,“今天不只是到口腔为止,喝下去吧!”

  翟小竹似乎这才知道,酒这种液体,是可以用来喝的。不只是属于口腔,而可以属于咽喉和食道,属于胃和肠,属于血管,属于身体。

  红色的河流奔腾,红色的风在呼啸。翟小竹醉了,他先是抱紧了马丁,然后冲进卫生间,就像抱紧马丁那样抱紧了马桶。他对着马桶哇哇呕吐,仿佛对着地球的一个洞口在大声朗诵。难道正如马丁所说,他不仅具有天才的嗅觉,他同时还是一位诗人吗?

  他像是死了一次。真的是重生吗?原来重生是如此的痛苦!重生是换了一个人呢?还是原来那个人换了一个地方?一切看起来都像昨天一样,一切都没有变。可是,翟小竹却觉得天地已经变了,不再是昨天的样子。这座喧嚣之城,仿佛经过了一个生不如死生死不明的夜晚,变得安静了。所有的人、动植物和建筑,似乎都凝固起来。梦与记忆也像冬天的油脂一样不再流动,黏稠的液体已经固化。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在自己的身上又发生了什么?这些问题能在镜子里找到答案吗?

  镜子冰冷地明亮着,仿佛日子里的光,是由它发出的。仿佛世界就是被镜子照亮的。

  “你不是马丁!”董菁菁拧了一下翟小竹的鼻子说。她拧得很重,仿佛是一把将他的鼻子拧掉了。他低眼看她的手,似乎看到她的手上拿着他的鼻子,就像拿着一个从地上捡起来的肮脏的纸团。

  他竟然闻不到一丝腊梅花香。难道她的双手不再是洗头膏泡沫里的两尾小鱼?难道她柔软的胸部,原来只是虚伪的填充物?他把她从怀里推开,“你不是董菁菁!”他说。

  “你先说,你到底是不是马丁?”

  不重要,这已经不重要了!翟小竹突然明白,他此刻应该被腊梅花香包围,他的身体此刻应该是埋在这种幽香里。这座城市,一定依然蒸腾缠绕着无数气味,被正常的气味和奇怪的气味充满。什么都没有变,而是他的鼻子变了!

  就像一双眼睛突然失明,他的鼻子已经形同虚设。它不光闻不到腊梅花的香,任何气味都闻不到了。好像他的鼻子真的已经没了,被她拧了下来,像一个沾着鼻涕的纸团,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如果她现在把手边的煤气罐打开,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察觉。

  据说听力消失的人,他的内心,会一下子比世界还要安静。他的视力会增长一倍、数倍,甚至无穷倍。他能看到往日目力不及之处,远的更远的,细微的更细微的,乃至遥远的过去以及微茫的将来。

  那么丧失了记忆的人呢?他会有重生般的欣喜和痛苦吗?

  翟小竹的鼻子不再像一个鬼魂,一场冒犯了死亡的大醉使他的嗅觉彻底丧失了。就像一个古老的山洞,因了一次地震,被巨石堵死,或者说抹平了。臭豆腐的热气,不再属于这座城市,来自下水道的腐臭,已经和各种香水一样平等,甚至和腊梅花的冷香也别无二致了。所有的气味都被一场横扫的西风带走,带到了太平洋和印度洋,在大浪里被惊天的泡沫焚烧,被海水卷入史前的黑暗。

  他应该像失聪者一样陷入无边的宁静吗?他应该像获得重生一样洁净而清新吗?

  他像是一下子变成了一具空洞的躯壳。从幻影洗头房的玻璃门里出来,一脚踏入陌生的世界,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哪里是左哪里是右?哪里又是前方?

  “我想请你把我的鼻子割下来!”在整容医院,马丁认真地说。

  医生说:“你是要整鼻子吗?”

  马丁说:“我想换一个鼻子。”

  医生说:“我们只能给你整形。把你的鼻梁垫高,让你的鼻翼更丰满,让它看上去跟鹿晗一样帅气性感。”

  “我要换一个鼻子。你先把它割下来!”

  “我们干不了这个!”医生警惕地站起来,做出随时躲避马丁攻击的准备,“再说,要换你也先得把鼻子拿来。”

  “我会拿给你的!”马丁咬着牙说,“我要那个鼻子,有了那个鼻子,我就能闻出每一种葡萄的味道,能闻出风的味道、雨的味道、土的味道、岩石的味道、矿物的味道、微生物的味道、根的味道。我要闻到年的味道、月份的味道、采摘葡萄的手的味道、橡木桐上虫子爬过的味道、酿酒师身上的烟草味、他身上姑娘的味道,还有他梦的味道。”

  医生惊恐地站起来,手上拿着笔,就像持着一柄短剑。“来人!来人!”他大声喊道。

  马丁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猛地一推。医生一屁股坐回了他的椅子。他白大褂上的一颗纽扣被拉了下来,子弹一样射到天花板上。

  “我说过多少遍了,打开软木塞的时候不要发出声音!难道当众放屁是一名侍酒师应有的风度和教养吗?”马丁冷笑着对医生说。

  门口出现了两个年轻的护士,她们就像白色的蒸汽一样要涌进医生办公室里来。马丁推开了她们。他拨开蒸汽,大步地走了。他的皮鞋在整形医院的走廊里,发出很响的嗒嗒嗒的声音。

  “这里是整形医院,不是精神病院!”医生冲着马丁的背影说。他说得一点都不大声,只能让两名护士和他自己听见。

  “要报警吗?”一名护士问。

  医生惊魂未定地说:“记住他,记住这个人!不要再让他踏进来半步!”

  “嗯哪,”另一名护士说,“再看见他来,就马上打电话报警!”

  小时候母亲每次给翟小竹剪指甲都会喃喃道:“长得太快了太快了!三天不剪就成野人了!有力长发无力长甲,指甲长得这么快,你的力气跑哪里去了?力气要跑到头发上去呀,不要跑到指甲上来呀!”翟小竹早就习惯了母亲的这种喃喃自语,他不想力气应该往哪儿去,也不想自己算不算有力气,他只是闻到了自己肚脐眼的气味。他有用手指头抠肚脐的习惯,他觉得自己的食指不仅掏出了肚脐眼里的污垢,它还能伸进去,一直伸进肚子里去,触到自己的肠子,触到自己的肝和心。

  “那不痛啊?你这个怪人!”董菁菁说。

  她捂住肚子,不让翟小竹看到她的肚脐眼。他却用力拉开她的手,把鼻子贴到了她的肚皮上。他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听到了风声,听到了母亲从前的喃喃声。可是他闻不到,没有咸鱼一样的臭气,也没有少女肌肤的暖香,什么气味都没有。

  “别闻了,肚脐眼有什么好闻的?我来帮你剪指甲吧,你的指甲真长,划痛我了!”

  翟小竹像孩子一样,乖乖地把手交给董菁菁。咔嗒,咔嗒,指甲剪发出脆脆的声响。

  “就像一弯月亮!”她说。

  他瞥了一眼她手心里剪下来的指甲,觉得真像,就像一弯月亮。新月还是残月呢?

  她轻轻地说:“我听说,人的指甲长出来多长,月亮就离开地球多远。”

  翟小竹说:“那剪掉了指甲,月亮会回来这么多吗?”

  董菁菁抬起她的大眼睛,看着翟小竹说:“你是真傻还是装的?宇宙还在膨胀,所有的星星都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也离它们一天比一天远。月亮也在离我们而去,它走远了怎么会走回来呢?除非到了宇宙开始收缩的那一天!”

  这样的话,竟然是从这样一个女孩的嘴里说出来,翟小竹忽然觉得自己是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姑娘。这个洗头房的女孩,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孩。虽然自己的鼻子已经闻不到任何气味,但是,他知道,她的全身,一定散发出腊梅花的香。她就是一朵腊梅花。

  想到她只是马丁的女朋友,翟小竹心里好难受。我是马丁吗?他问自己。就像董菁菁无数次这么问他。“你是马丁吗?你真的是马丁吗?你不是马丁!”每当她这么问他,他都觉得害怕。好在她只是问问,只是这么说,她似乎并没有真的想知道答案。只有一次,她生气地推开了他。更多的时候,她似乎一点都不怀疑他,她觉得他就是马丁。也许,她知道他不是马丁,但她不在乎,他到底是不是马丁对她来说其实并不重要。

  “要是我一辈子都不剪指甲,那就能知道月亮从我生下来到死它到底走了有多远。”翟小竹说。

  董菁菁笑了,指着窗外说:“你要是一辈子都不剪,你的指甲会有多长呀!长得像一座长江大桥,从这里通到那里!”

  “但是不对呀!”翟小竹说,“我的指甲长这么快,你的指甲长得慢,那月亮到底走多远呢?”

  董菁菁说:“你的月亮和我的月亮不一样!”

  “有两个月亮吗?”

  “你真是个傻瓜。一个大傻瓜!”

  董菁菁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小的塑料纸包,说:“我给你吃一样东西。”

  “是什么?”见她样子很神秘,翟小竹有点吃惊。

  “我会害你吗?不会是毒药,放心吧!”董菁菁嘻嘻地笑着说,“但是你要闭上眼!”

  翟小竹看着她手上的塑料纸包,以为是个安全套。他的脸一下子热了,血液流动的声音似乎自己都能听到。

  “闭上眼!不许睁开啊!”她命令道,“对对,把嘴张开,头仰起来一点,对对,就这样!”

  塑料纸包里的粉末倒进翟小竹的嘴里,他差一点从椅子上跳起来。粉末进到他的嘴里,就像盐撒进了油锅里。它们在他的嘴里炸开了,发出刺啦啦的响。

  他想把它们吐掉,嘴却被她紧紧地捂住了。

  他感到恐惧,挣扎着要拿掉她的手。可她力气不小,而且显然是有备而来。她捂着他的嘴,紧紧地捂着,直到他嘴里粉末的沸腾平息下来。

  “这是跳跳糖,好玩吧?傻瓜!”她笑得那样开心。她拉开抽屉,又取出一包,撕开倒进自己嘴里。她把嘴凑近翟小竹,把张开的嘴送到他面前。

  他看清楚了,一些细小的精灵在她的舌头上跳动,就像一群跳蚤。它们又似乎闪亮着,像星星或者萤火虫,在她口腔的夜空中闪烁跳荡。它们发出刺啦啦的声音,仿佛还冒出白烟。

  原来这是糖啊!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糖?它们还没有在她嘴里完全平息下来,他就抱紧了她,亲吻她。他不知道甜是他自己嘴里的呢,还是来自她的口腔。他不知道跳动的是那神奇的粉末呢,还是他们的舌头。

  要是永远这样抱着多好啊!要是这样抱着一万年多好啊!就这样抱着,让指甲只管去长。指甲一毫米一毫米长着,月亮一毫米一毫米离我们远去。宇宙越来越大,大到无穷大。然后终于有一天,宇宙不想再大了,它就开始变小。所有的星星就开始靠近。月亮也变得离地球越来越近。那么长长的指甲,会自己缩短吗?不管星星是远是近,不管指甲是长是短,他们这样抱着就好。只要这样抱着,就不管宇宙是膨胀还是收缩。

  要是自己真是马丁该多好啊!要是世界上没有马丁多好啊!哦不,要是没有马丁,也就没有了董菁菁!想到这一切都是拜马丁所赐,而这一切又都本不该属于自己,他只是偷了马丁的东西,他只是冒马丁之名偷得这暂时的欢愉,翟小竹的心,突然从自己的胸腔里飞了出去,像一颗流星,在黑暗的夜空中坠落,坠落。它最后会落在地球上吗?落在荒凉的沙漠,还是寂寥的大海?

  马丁不再把自己的西装给翟小竹穿,他买了一套新的,连领带都是新的。他让翟小竹穿上,亲自给他系上领带。他像一位父亲,耐心而慈祥地为翟小竹系了三次领带,这才满意地打了一个响指,同时嘴里说了一个OK。

  打领带的时候,他们靠得那样近。有一次,马丁的鼻子,几乎碰到了翟小竹的下巴。马丁的嘴半张着,热气呼出来吹在翟小竹的脸颊上和颈项里,让他感到痒痒的。但是,他闻不到他的气味。那往日有着雪茄味和陈腐牙齿味道的浊气,对此刻的翟小竹来说,就像月亮一样遥远——哦不,之前,即使是月亮的味道,翟小竹也能闻到。他甚至觉得自己有时候是闻得到金星的味道的——无论它出现在黄昏还是清晨,只要他抬头看见它,孤零零亮晶晶地挂在天空,他就仿佛闻到了这颗星星清凉的味道,就像一颗薄荷糖。

  最后马丁把那枚ESW徽章很郑重地别在翟小竹胸前。后者低头看了一眼徽章:皇冠下面的葡萄酒杯里装了半杯酒。翟小竹突然一阵反胃——那场大醉的痛苦只要他一想起来,就会犯晕。

  “在我看来,烟台比波尔多更加重要!”马丁像父亲一样严肃地叮咛道,“你记住了,你一定要赢——哦不,是我一定要赢!”

  翟小竹茫然地走进比赛大厅。他只看到炫目的灯光,只听到走调的音乐——虽然一切似乎都是富贵而华丽的。闻不到这个世界的气味,对他来说,就像是悬浮在空中一样,身体失去了重量,上下左右东西南北都混乱模糊了,并且自己的味觉好像也出了问题。难道说,味蕾是受着鼻子控制的吗?真是笑话!难道说一口酒含在嘴里,是需要由鼻子来辨别吗?酒不是进口腔而是吸进了鼻孔里了吗?

  弦乐根本没有了它固有的优雅,水晶吊灯的光线也丝毫都不柔和。大厅里衣着讲究的男男女女,在翟小竹眼里,一点都不光鲜,反而像虫子一样丑陋——他们比沙滩上那些臃肿奇怪的裸体更加丑陋。

  翟小竹的答案引起了一阵阵哄笑。是的,他几乎每一种评判都是错的,荒唐得令人吃惊。他的内心已经不再慌乱,镇定得就像是在看一出闹剧。所有的细节,都只是一部戏,跟自己没有关系。他也只是一个看客,和那些笑得五官挪位变形的人们一样,在看一个笑话。看这个穿着崭新西服的马丁,如何滑稽地演出,他在华丽的灯光下,在室内乐的吹拂下,在衣着光鲜华贵的男女之间,怎样笨拙愚蠢,怎样被嘲笑到像一个小丑。他甚至感受到了内心的快意。捣乱,破坏,报复,仿佛这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在为他喝彩。所有的人,还有那灯光,还有那弦乐,都是他的演员,都是他的助手,都是他邪恶的力量。大家一起嗨起来、笑起来、嘘起来,让那个马丁出丑,“去死吧马丁!”“操蛋的马丁!”这些话从人们的嘴里吐出来,在琴弓下流泻出来。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进了车里,马丁一把抓住翟小竹的领带,咬牙切齿地说。

  领带拉得是那样的紧。翟小竹觉得,他的脖子里是套着一根绳索,它正被马丁越拉越紧。他感到呼吸局促,感到胸闷。但是马丁的手还在使劲,领带还在继续勒紧。他不仅说不了话,连呼吸都困难了,他快要窒息了。

  翟小竹忽然觉得自己像风筝一样要飞起来了。那是多么的轻盈呀!风是那样的强劲,可以将地上所有的东西吹起来。风是透明清凉的,呼呼地吹走了马丁呼出来的浊气,同时也把遥远的腊梅花香带了过来。幽雅的香,推开了山石一样沉重的门,悄然钻进翟小竹的鼻孔,一直抵达他的脑门,抵达他的肺腑,抵达他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根毛细血管。

  他似乎还闻到了死亡的气味。死是什么气味?54个酒鼻子里没有,真的没有。但是在这座喧嚣之城,它像其他气味一样,同样到处弥漫着。这气味对翟小竹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它是一种锈迹的气味——哦不,那可是血的味道。死亡远比血液的味道要复杂得多,锈迹中还伴有蚯蚓一样的腥味,还有子宫的味道,还有玻璃瓶破碎的声音——是的,许多味道其实是伴随着声音的,或者说常常借助声音来呈现。

  翟小竹飘起来了。他的皮鞋被大风吹到了马丁的脸上。鞋跟在马丁的额头上砸出了很大的声响。他听到了马丁的叫声。这叫声跟刚才大厅里的哄笑声一样滑稽可笑。马丁松开了领带。翟小竹闻到了血腥味,没错,就是血的味道。马丁的鼻子淌血了,难道它也被翟小竹的皮鞋踹中了吗?

  “你这头猪!”马丁把鼻子里流出来的血抹得到处都是。血在他白得耀眼的衬衣领子上是那样的刺眼,比一枚ESW徽章可要醒目多了。

  翟小竹忍不住大笑起来。倒不是因为把马丁踢成这样而高兴,他是为自己又能闻到生活的气味而欣喜若狂。鼻子又回来了,又成了他的鼻子,不再只是他脸上形同虚设的一件东西。这座城市又回来了,这个世界又回来了。它是喧哗之城,它是被各种气味充斥的世界。它又回到了他的生命中。各种各样的气味,甜蜜芳香醉人的味道,腥的臭的辣的腐朽的味道,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味道,都回来了。它们仿佛突然推门而入的失踪亲人,给他以惊喜,让他激动得眼泪都要奔涌而出了!

  ……

  (未完,完整版刊于《青年作家》2021年第08期)

  【荆歌,号累翁,小说家,画家。苏州人,1990年代开始小说创作,曾受邀任香港浸会大学国际作家工作坊访问作家。作品集《八月之旅》入选“中国小说50强丛书”。近年出版有《诗巷不忧伤》《他们的塔》《音乐课》《记忆开出花来》等多部少儿长篇小说。曾在杭州、苏州、宁波、成都等地举办个人书画展。作品多次获紫金山文学奖。】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2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微型小说选刊》专栏征稿启事
《江阴日报》“共创文明城市共建美丽江阴”主题征文启事
“我和厦门红十字·厦门红十字走过110年”征文活动
“唤梦杯"宣传片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诗天下》杂志创刊号全国征稿启事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更多...

陈建功

高行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茂华:经济活动企稳回暖,仍需关注结构性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