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24        发布时间:[2021-08-25]

  

  ……

  好多年后,曹开田会把曹贤旺买房的事当成段子讲给人听,小闺女送了十三个鸡蛋,他爸就乖乖掏了两万块钱。

  说起房子,曹开田还有一句口头禅:兄弟当年也差点在北京置办房产。大学刚毕业他就去了北京。他是打算在那里扎根的。周围买房子的人不在少数。但凡他提起北京的房价如何如何,曹贤旺总是沉默。都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单位的子女一个比一个努力,不是出国,就是进大学,只有他家曹开田,说是也在北京工作,开口闭口,都是房子,好像他在北京站不稳脚跟,所有的症结就是因为没有房子。他总是和曹开田说,能与不能,也得闯。现在,只要你胆大就行。他鼓励着曹开田。有些话还用细讲?明眼人不都看得清清白白?话是这么说,其实还是手头没钱。平日和王翠枝抠抠搜搜节俭出来的几个钱,都放在了朋友的养猪场。曹贤旺讲了半天大道理,无外乎是他都还在奋斗,曹开田一个年轻人竟然想着坐享其成,只知道买个小房子过安生日子。要过好些年,曹贤旺才会后悔。

  问题是,谁的后脑勺上会长眼睛?从前后悔的事多了。曹贤旺都到轧钢厂当了工人,一个月工资实打实到手二十五块,结果赶上越南挑衅。正是热血青年,说去就去了。当了五年兵,运气也好也不好。服役五年算是长的。他稳坐不动,就是想熬上几年,提个干。那时候,风气好不好,他不清楚,只是一想到要给人送礼,他就脸红。现在他懂了,当年但凡活套点,拿出津贴送点礼,事不就成了。事要真能成,转业下来就是干部,一个月能领五十二块钱。一九八几年时候,大学生毕业也就这个工资。他总想着人心都是肉长的,平日训练也积极,考核成绩也不错,迟早会被连长看在眼里。天算到底不如人算,没熬到领导看见他的努力,倒赶上百万大裁军。最后,又回到了轧钢厂。书记说,都是给国家立过功的人,发挥专长吧。去哪里呢?保卫科。比起一线工人,保卫科收入低不少。时日一长,曹贤旺也乐得自在,毕竟工人挣得多,天天吞吃粉尘,也是拿命搏换。不曾想,轧钢厂效益一路下滑,地被老板卖了,他们一帮工人还不知情。都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再思谋别的,他也没了心劲。就到物业找了个活干。眼见别人都在挣钱,到底不死心,又去承包果园,和人在郊区搞大棚种植,也就蒙混了个肚不饥。前两年,有朋友搞养殖,问愿不愿意入股,不用他天天提潲水桶,和猪成天厮混,到时候等着收钱就行。起初也是小打小闹,一年到尾,也分不了几个钱。去年狠下心,把多少年攒下来的钱都投了进去,规模是上来了,结果撞上非洲猪瘟。照曹开田的话说是,有那几个钱,随便在哪里买套房子,怕都赚了。当年的二十万投资到北京,虽然只够个小户型首付,但顶不住首都房价涨得快啊。当年北京三环房价,一平方米也就是一万多块。现在呢?曹贤旺还是老思维,认为做实业才是投资,买房置地,不成了投机倒把吗?真的等到儿子想通了准备结婚,曹贤旺才转过弯来。也许是在家念叨得多,曹开田听得多了,说起他爹的时候,连表情语气都神似:“国家政策是好,可惜咱的命不行,老也赶不上趟。前两年,退役军人六十岁就能拿个低保。有人问我,你够吗?我才五十八岁,不够。不够那就等两年。结果等我满六十岁,说从这一年起又不给了。咱是一辈子都在赶,不能说咱没费劲,但凡老天开眼,只怕什么精都成了。没赶上,只能说是命不好,要不你怎么看。我现在也还好。因为当过五年兵,好赖一个月给你三十五块,一年也有四百二。养老保险一个月一百多块,一年一千块。当年在轧钢厂干过,多少也有补贴。三份下来,一年也有三千块出头,正好够脱贫啦。也是说笑。你要和其他人比,他们连这个都还没有。”曹开田讲完,还不忘再补上一刀,“听听这就是我爹。得亏当过兵,生死都见过的人,心理素质就是不一般好。要搁现在人身上,只怕早抑郁了。”

  这些经历,鸡零狗碎,感觉上不了台面,只是经过曹开田一番拼接错置,曹贤旺却也不像李平平日看到的那副样子。那些曲曲折折的故事里,似乎藏着一个男人不甘心的疲惫梦想,只要他愿意裁剪,总能扭结成对他脾气的画幅。

  新房起初买在二十六层,顶楼。刚交钱那会儿,曹开田像是为了表达真心,还带李平来看过一回。房子大小,李平没发表看法,只提了句,说格局有些奇怪,客厅又窄又长,像什么,像什么?她诱导着曹开田。曹开田笑了笑,你是说像墓地,还是像口棺材?李平听了哈哈直笑。曹贤旺连呸三下,嘴里好似沾染了什么不洁之物。曹开田说,爸你还是党员,就不能唯物主义一点?小两口嘻嘻哈哈,好像这房子跟他俩完全没有关系。见两人兴致不在这上头,曹贤旺说,怎么,那我把这处房子退了?李平仍是没说话。曹开田说,你要是看不上,就再等等看。李平扭头看了男人一眼,像是在琢磨他话里的意思。

  她心里头高兴,只是没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

  先前在中医药大学住了五年集体宿舍,毕业后又在学校家属院二楼上和人合租,她做梦都想有间自己的房子。别人托关系找门路,是想着事业上能更进一步,她呢,和人搭揽,总是想着能给她介绍个合适的男人。相亲相到最后,不光她疲惫,她爹李建安更是气得走进走出,脑袋昂着,像只炸翅儿的公鸡,说,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你到底怎么想的?李平心里也急,只是表露得不明显。早先人问她,她能说个一二三,房子、车子、个子,都有个杠杠。几年下来,连最小的表妹都有了孩子,亲戚们聚会,也不像先前打听她搞没搞下对象,只是谈些孩子喂养的问题。好多时候,她想参与,却也找不到共同话题。偶尔聊到结婚事上,亲朋们还得挑选用词,生怕话过头,刺激到她。逢人再问她,她只是囫囵说句随缘。这样模棱两可、毫无原则的话,让人怎么应答?别人不再多事问她,她自己也提不起劲了,身边有的是一地鸡毛的婚姻。有什么意思呢?意思也不大。熬过多少失眠的夜晚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连她自己也懒怠。有一天从单位出来,看见门口不远处有人卖房子,说是交一万抵两万,她先进去刷了信用卡。订金付了,才给她妈周秀兰打电话。周秀兰说,一个姑娘家,买什么房?真到结婚那一天,给你贴辆车就行。李平不听。有什么办法?周秀兰卖了厂里分的经济适用房,总算凑齐首付。那回曹开田说起他爹曹贤旺买房差不多算是被骗,李平听了却特别能理解。她甚至不怎么联想到,曹贤旺能有这样的觉悟,曹开田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回过神来,见曹贤旺看着她,像是在等她一句话,李平又说,不行问问我同学,他在房管局上班,看他认不认识这个开发商。

  从黢黑的电梯间出来,到了四楼平台,曹贤旺指着眼前一片水泥地,说,这地方将来要建空中花园的。曹贤旺像销售员一样介绍,说平台到时会做成花园,建个凉亭,种点爬山虎紫藤,夏天一地凉荫,满架紫花。李平跟着想象了一回,嘴里也哼,你的爱写在西元前。曹开田却说,要土没土,要水没水,种多大紫藤?满架凉荫,从森林里移植吗?曹贤旺被问得目瞪口呆,没再探讨植树造林问题,只是尽量重复销售员的话。临到后来,曹贤旺才说到重点:“等有了孙子,交给我和你妈,你们该逛逛,该玩玩。”

  曹贤旺话说得有些急,嘴角都抖动了几下,仿佛只要想到可以和孙子在这空中花园信步游逛,就满足得不行。又说,这地方好,周围人上不来,就这小区的人,不至于太乱。李平看了看光秃秃的平台,想象不出来这个空中花园到底是什么样子,也就没有接茬。时不时能听见楼上刺耳的电钻声。平台上坐着不少人,和着一两岁小孩子的尖叫,显得这片工地也是生气无限。

  曹贤旺还要去物业值班,先回了。等到父亲离开,曹开田又恢复了原形,说,等到咱孩子长大,大红本差不多也能下来,到时候就可以就近上小学。听男人的意思,在这买房的年轻人都是因为开发商承诺有大红本,将来上附近的育红小学方便。李平嘴角露出一点笑意。别看曹开田平日轻浮,这回总算说了句正经话。她甚至幻想了一阵自己孩子在这平台上跑来跑去的样子。她说了句,你婚都没求,还孩子?曹开田说,我们年纪都不小了,得抓紧。这话李平不爱听,说得倒像是她拉了后腿。虽然不爱听,两个人还是在孩子们的尖叫声中绕着平台走了几圈。

  等到夜色一点点把周遭的一切吞没,李平才跟着曹开田到五龙口海鲜市场吃烧烤。

  先前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知哪天起,曹开田态度变了。

  好蜜月要出国,是去日本,或是巴厘岛,李平没想好。曹开田却说,去新疆就不赖。好像他早就谋划好了,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谁蜜月去新疆?跑去风吹日晒吃沙子吗?男人仿佛看懂了她的心思,又说,中国地大物博,有些地方可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想象成哪样了?她甚至学会了他的说话方式,回道,你不是天天赤身祼体在阳台跟前背疯狂英语吗?怎么,就不想走出国门验证一下你到底英语几级水平?曹开田只是一笑,完全听不出来她话里的讽刺,说,新疆怎么啦?你不是爱国吗?为什么不把钱消费在祖国?

  李平两眼一黑。

  头一回见面,李平就意识到有问题,现在总算是明白出在哪里了。头一回见面聊了些什么呢?是说了很多话,也不外乎生活和工作。曹开田问,平时都干啥?我是说除了每天在医院里查房、安慰病人,还有什么娱乐?那天在星巴克坐了半天,他还坚持送她去车站。在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曹开田这么问了一句。她怎么回答的呢?她说不怎么出去。声音压得很低,好像让他知道她平时的生活如此无聊,实在吓人。曹开田却不死心,问,一年单位也会组织一两次旅游吧?李平压了压被风卷起来的裙子,说,除了查房,还要管理几十号护士。不定什么时候还要加班。好不容易歇下啦,能睡个安生觉,都得谢天谢地。曹开田拍了她的肩一下,说,你是说你从来就不出去?一年到头就在太原待着?李平说,你这么一总结,感觉太绝望了。我倒是想,问题是一个人,走到哪里,都会提醒你,你是孤独终老的一个人。她自嘲了几句,想着赶快结束话题。又问,你呢?得知男人从前在北京,周五坐一夜绿皮火车到繁峙县沙河镇,两天大朝台,走得腿肚子酸,周一照常高高兴兴上班。要么租上帕杰罗去库布奇,沙漠里睡袋一裹,蒙头就是一夜。就是现在回到了太原,只要得空,要么海南环岛骑行,要么到锡兰感受光明富饶的乐土。他所有的乐趣似乎就是甩开现在的生活。

  ……

  (未完,全文见《大家》2021年第4期)

  【陈克海,1982年生,湖北宣恩人。现供职于山西文学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有小说被《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大字版》《长江文艺·好小说》《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转载。出版有小说集《清白生活迎面扑来》《道德动物》《简直像春天》《垫脚箱》。曾获赵树理文学奖、莽原文学奖、首届土家族文学奖。】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2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微型小说选刊》专栏征稿启事
《江阴日报》“共创文明城市共建美丽江阴”主题征文启事
“我和厦门红十字·厦门红十字走过110年”征文活动
“唤梦杯"宣传片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诗天下》杂志创刊号全国征稿启事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更多...

陈建功

高行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茂华:经济活动企稳回暖,仍需关注结构性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