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23        发布时间:[2021-08-29]

  

  安谅,本名闵师林,男,1962年生,上海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经济学博士。著有《阳台上的微笑》《你还有多少童年的朋友》《安谅微型小说精选》,“明人日记”系列《你是我的原型》五辑及精选本等小说集十部,《逐梦之旅——安谅散文》《寻找生命的感动》《寻找幸福的感觉》等散文集十部,《谁能在天空久留》《青春轨迹》《生命有多少借口》等诗歌集五部,另有长篇纪实文学、音乐剧、话剧等作品,作品被广为转载。曾获萌芽报告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小说选刊》双年奖、最受读者欢迎奖,中国天水李杜国际诗歌节特别奖等数十种奖项。

  责编稿签

  安谅笔下的S城是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地域符号,繁华的大都市,冰冷的现代机器,生活其中的人们被不断异化,也在不停地寻找救赎。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子的主人公刘成,从乡村来到大城市的奋斗者,在夹缝中艰难生存的打工人,城市、成功,刘小村改名刘成时的梦想和向往,野心和决心,在高高在上庞然大物的S城消磨殆尽。最是江南倒春寒,叙述者的笔调是冷峻、批判、训诫的,同时也是温情、怜悯、关怀的,弄巧成拙的爱与本能,难以言说的痛与悔恨,终化作春泥,相融延续于血脉。S城的故事在继续,希望与救赎的故事也在继续。

  ——胡丹

  《最是江南倒春寒》赏读

  安谅

  刘成其实很早就到了法院,他在门口踌躇了很久,心乱如麻,眼神也有些飘忽,法院门口有两排树,在大门口的两侧,巍然耸立着。他看了半晌,脑子里才清晰地闪现两个字:松树。这个树种在他们老家淮北农村也是常见的,今天竟然老半天才想起它的名称来,显然他心事重重。

  刘成心里一惊,小腿肚又抽筋了。最近小腿肚抽筋时常发生,抽搐了一阵,疼痛难忍,但渐渐地缓和些了。他缓步走进法院时,因为手持一张法院的通知,门卫很快就放行了。他踱着步子,往楼内走去,他心里是痛苦的,也是矛盾的。他不知道面对法官和律师还能说些什么,该说的都说过了,他咬定这是一个明白无误的事情,就是一起交通事故。这样一起交通事故,责任很明显,死的是一条无辜的生命,这个生命不是其他人,而是他的亲生父亲,他的爹。他怎么能轻易地让肇事者逃脱呢?这是万万不行的,无论如何他要坚持到底。他即便是一个不孝之子,也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孩子,但是在捍卫父亲最后的权利和自己的权益上,他是不会让步的。

  那天爸爸来看刘成,是坐着动车到了S城。在路边的公用电话亭,爸爸拨打了他的手机。刘成当时正忙得不可开交,火气也很大,因为厂子里有职工在闹事。工资迟迟没发,老板也没了踪影,他这位车间的小头目挤在当中,就像三夹板,有苦说不出。停工也不是,不停工也不是。停了工,一旦老板出现了,他这个刚刚当了三个月的车间小头目,说不定就会被撤了,你怎么有权让车间停工呢?不停工,这些工人闹得很凶,想想人家也都好几个月没拿工资了,这么没命地干,夜以继日的,多少有点不忍。这些空调设备批量生产,等着发货,说是要赶送到南方,这一刻也不能耽搁,他急啊,内心如焚。

  正是这个时候,爸爸从淮北农村赶来了。刘成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家里也没有人,让他去哪里呢?为什么来之前也不和我说一声呢?对着工人没法发火,对着他的老爸他冲着话筒大声喊叫了一声,怎么也不说一下,我忙得不得了!你就在那里待着,不要动,待会儿我去找你!

  老爸已经有七十多岁了,也没有什么文化,识一点字,但毕竟一辈子待在农村,刘成怕他到了S城找不到北,连迷失了都有可能。他把电话挂了,把手机狠狠地砸在了桌面上,随即说了一声,真他妈的添乱。他骂出这一声,随即看看那些围在他边上的工人们,赶紧闭了嘴。他是不敢骂那些工人的,但他那声痛骂仿佛给他解了些气。那些工人盯着他,仿佛第一次感觉,他们的顶头上司也是有脾气的。

  场面就安静了一些。静了一会儿,那个带头的就又嚷道,今天一定要给个结果,要不然我们今天晚上不加班,明天也罢工!刘成心里火起,压抑着说,你们赶快复工吧,我去找老板,我一定尽全力,好不好,好不好?他的声音带着恳求,甚至都有点哽咽了。他飞快地从工人们的包围中走出来,又打了老板的电话,老板的手机还是关机。他也打了老板秘书的电话,也是关机。就跟前两天一样。他心里烦透了。心想,这个老板肯定犯事了,是不是逃掉了,或者被抓了都说不清。

  刘成出了厂门,到马路上拦车。好几辆车挂着空车的牌子,看见他招手竟然也不理他,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模样,和自己的穿着打扮吗?模样算不上英俊,但还算端正。那一身衣裳不能恭维了,因为穿着单位的工装,这个式样傻了吧唧的,颜色也灰不溜秋的,洗了之后就皱巴巴的了。也许人家以为,他是一个没钱的打工者吧。S城的人是不是也太势利眼了。没钱不行,有钱也未必都行,都是乡下人。不过,他现在还只是第一阶段,他没钱也没地位,更没有名分,自己的户口还在学校里挂着呢。工作两年多了,学校早就催促他了,再不给个明确的单位,他们就把集体户口给迁到原址了。还好,学校那位行政处老师和他打过交道。那时学校迁新楼,一批办公桌刚刚从工厂送来,跟车的也没有几个搬运工。那行政处老师正好看他走过,就叫了一声,同学来帮个忙,行吗?平时刘成早就走开了,搭理这种事干吗?他也很忙的,他在这里找工作,找了几个月,什么结果都没有,心里正憋得慌呢。但看着老师盯着他,不断招手,他过意不去,也就慢吞吞地走了过去。搬完之后,那老师拍着他的肩膀说:挺不错的,同学,我认识你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出了一身汗,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结识了这样一位行政处老师,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价值。

  后来,也幸亏他找了这位行政处的老师,那老师也很领情,帮着刘成把户口拖延了统一迁移的时间。

  现在,他终于叫到一辆车,那是没有挂着出租顶灯的黑车,可这个黑车说是黑,在白天里还敢明目张胆地拉客,而且价格也并不厉害,你说他黑,他多少有点白吧?刘成心里恨恨地想,他觉得这S城真的很怪异,很多事让他只能倒着看,很不舒坦。这时,一股冷风吹了过来,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他赶忙骂骂咧咧地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说了一句,到火车站。连这鬼天气都变化多端,会欺负人,明明是二月天了,天气渐渐暖和,风和日丽了,在他们老家这个时候早就可以看到地上草木的嫩芽了,还有河塘里的鸭子欢乐地浮游了,这个S城阳光更加灿烂了,那些街上的女孩,衣服都开始穿得轻薄了。可说变就变,突然就寒冷骤至,比刚过去的冬天都觉得寒冷。他本来毛衣都没有脱,又添加了一件,可还是感到冷,在S城冬天不太开暖风,这黑车也真黑,里面也冷飕飕的,也没有开暖风,他嘟囔着,这么冷的天,怎么都不开空调!

  那黑车司机是个满脸疙瘩的壮汉子,一转头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说,你要开空调?好啊,加空调费。说完吧嗒就把空调打开了,连刘成说回复的时间都没给,刘成想,好吧,就开着吧,反正要接老爸的,总不能让老爸受凉吧。想到老爸,他心里一酸,此刻他站在路口,一定很冷吧。

  看到老爸时,老爸真的是站在路口,脸上都被风吹得铁青了,浑身瑟缩着,不住地在跺脚。当他看到自己的儿子时,两眼放光,浑身精神了很多,又看儿子是用小车来接的,顿时更来劲了。儿子把他拽进车里,他还问这问那的,连声向司机道谢,谢谢司机,谢谢司机。还问儿子,这个车是你的吧?儿子你真有出息!

  刘成瞥到那满脸疙瘩的壮汉在反光镜里不屑的神情,连忙对老爸说,这是租的车,别多说了,你怎么来了,也不和我说一下?想到工厂那头都着了火似的等着他处理,他一迭声地斥责,把老爸说得支支吾吾的,也接不上口。那神情似乎有委屈,也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似的。

  刘成租的房子差不多靠着外环线的一个近郊了,车子抵达时花了六十多块人民币,刘成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他差不多小半天的工资了。但他现在也顾不上了,老爸这么赶过来,他也不能怠慢。把老爸让进了自己的小屋。

  这屋子很凌乱,外面是一个小客间,兼小厨房,房东说这就是一个厨房间,里面是一个八九平方米的小屋,刘成和他的媳妇就住在这儿。除了两张桌位、一个书桌,还有一个四尺来宽的床。

  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个简易的布衣橱,外罩的是条纹款的水洗尼龙布。里面堆放着他和他媳妇的衣服。看到这儿,他心里又是一酸,太委屈自己的媳妇了,跟着他蜗居在这个小屋。好歹人家也是武汉大学的毕业生,自己混得这么糟,还连累人家,有时候他真是心灰意冷。老爹看了这屋子却挺高兴,说,儿子你有家了,太好了。他乐颠颠地这里看那里摸的,很新奇和兴奋的神情。儿子是他一手拉扯大的,他的母亲在儿子念小学的时候就过世了,父亲把他拉扯大不容易,竟然还让他上了S城的大学。他是他们村的骄傲。老爹也感到骄傲,现在儿子都留在S城了,这不是让他更骄傲吗?村子里能有几个娃娃考上大学,留在S城的?大伙儿都羡慕刘老爹,刘老爹也未免有些得意,他做了一辈子的庄稼汉,至今也没有种出多少好的田地来。儿子是他种出最好的庄稼、最好的果实。都找到这个S城的大都市了,他能不得意、不骄傲吗?

  这可是他们村子里好多人都羡慕的。倘若九泉下有知,他老伴也会笑出声。

  当晚,刘成带着媳妇回来,就在隔壁一个小饭店里点了两个菜,匆匆忙忙吃了,也不知道老爸吃饱没吃饱,他又急匆匆地返回工厂了,让媳妇照应着老爸。

  媳妇人不坏,长得也不算太俊,可是她也很忙,晚上要去做家教,多少能赚点小钱,贴补家用,也关照了几句,就匆匆地走了。把刘老爹一个人晾在了家里。刘老爹倒也没什么不快。他们点了这几个菜,他把剩下的都吃了,把碗筷都洗得干干净净的,还把他们家里好好收拾了一下,然后站在屋子里巡视半天,他在想,自己睡在哪里呢?

  待在S城的这个月里,刘老爹既高兴,也非常烦闷。高兴的是见到儿子、儿媳妇,和他们在一起,再怎么他也是开心的。但他也烦闷、孤独,甚至于心里头也生出火来,这S城的冬天啊,真是太冷太冷了。屋子里没有空调,他受不了,儿子让他睡在那个厨房间的小空地上,架了一个折叠床,但他老睡不着,总觉得那冷风从关得严严实实的门窗缝隙里照样钻了进来,冻得他浑身冰凉,睡不安稳。小屋门是关严了,屋子里还听得到儿子和儿媳妇的嘀咕声,甚或还听到他们在床上的折腾声,他难受,一晚睡不好。

  白天里,儿子和儿媳妇又忙得几乎看不到影。刘老爹实在觉得太无聊,儿子是给了他一点小钱的,让他自己打发三餐,他吃不下,吃不惯。他看到那个挂着一个大头像的快餐店,好多人都在那里排队,他到了门口,闻闻倒是有股喷香的味道,很诱人。看着那些大人孩子,捧着那些金黄的食物,吃得都很忘我。他不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知道自己也一定吃不惯这些东西,然后就离开了。他最后吃的就是面条,面上加了浇头。吃了这个浑身发热,他还特意问人家要了辣椒,起先人家不明白,反复说了之后,人家明白了,说:这里没有辣椒,你要辣椒的话,可以用这个。他闻了闻,然后倒了一点在碗里,虽然还是有点寡淡,不像他喜欢的尖椒一样好吃,可多少有点冲劲,他就倒了一大撸,惹得面店的店员对他直翻白眼。他一边吃,一边打喷嚏,还一边直冒汗,这一餐吃得挺香。

  可再好吃也比不上自己家里,自己家里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特别是那些杂粮小馒头,吃着很有嚼劲,还有那些烙馍,可以加很多肉片什么的一起吃。偶尔还能吃一碗羊杂汤,都吃得非常带劲。可到了这个S城,他吃不惯,一点都吃不惯。他觉得非常烦闷,闷得难受。有一回,他走到一个学校门口,有个老外婆在卖那些白色的小花朵,他很好奇,就凑近了去看。他听到那老外婆边扎针穿线,边哼着小调,栀子花白兰花,五分钱买两个。他似懂非懂,问老太,这花都是S城的花吗?

  老太说:对啊,S城的人都喜欢这个花朵,你闻闻,特别香。

  他凑过去闻了闻,好香好香,问:你这个,一天能卖多少钱?

  老太和他说:你从外地来的吧?我卖这个花是为了好玩,不是为了赚钱。

  如果要赚的话,这五块一朵,一天也能赚好几十块呢。

  一天能赚好几十块?他听了有点发闷,他忽然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家,那些田地里的野花,如果把那些花卉拿过来卖,是不是可以赚点钱呢?这样他就能为儿子出点力。

  他已经听到儿子和媳妇的嘀咕了,钱少,房子是租的,买个房子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要很多很多钱。他听了难受,他觉得自己似乎过来是白吃白住的,活到这把年纪了,还不能为儿子做点什么,他真的感到窝囊,感到坐不住了。从来都是他呵护儿子、关怀儿子、支持儿子,现在他老了,不中用了,他成了儿子的负担,他该怎么办呢?

  ……

  (未完待续,本文刊载于《小说选刊》2021年第9期)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2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微型小说选刊》专栏征稿启事
《江阴日报》“共创文明城市共建美丽江阴”主题征文启事
“我和厦门红十字·厦门红十字走过110年”征文活动
“唤梦杯"宣传片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诗天下》杂志创刊号全国征稿启事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更多...

陈建功

高行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茂华:经济活动企稳回暖,仍需关注结构性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