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98        发布时间:[2021-08-29]

  

  “风度”是一个村庄

  “隘子”意为道路狭隘,易守难攻。始兴县的隘子镇虽面积不大,但却赫赫有名——这里不仅有“满堂客家大围”,有“龙斗峰”,还是张九龄的故乡。这位唐朝开元年间的名相,是始兴县人,因具有远见卓识,被誉为“岭南第一人”。张九龄自幼聪明敏健,善写文章,任宰相后屡建功勋。在岭南人看来,他最大的功绩,是建议唐玄宗开凿大庾岭,修通了梅关古道,让从中原到岭南的交通得到很大改善。

  从隘子镇出发后,汽车一直行驶在山路上,一圈绕着一圈,每一圈都看着十分相似。突然,路旁出现了一个牌匾,上面写着“省级红色村,风度欢迎您”。风度村既是贫困村,又是“红色村”。在广东,有六十个“红色村”党建示范工程,旨在弘扬优良革命传统,传承红色基因,挖掘保护红色资源,将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与保护利用红色资源紧密结合,从党的光辉历史中汲取奋进力量,让红色精神成为党组织和党员引领脱贫攻坚、推进基层治理的动力源泉。

  风度村的原名叫彩岭村,位于隘子镇的南面,总面积有三万四千多亩,人口近两千人。村民主要靠种植水稻、玉米、番薯、芋头、香菇、花生和灵芝等为生。然而,由于可耕地很少,且离县城太远,交通不便,村民们即便再精打细算,日子也总是入不敷出。很多人家的大米都不够吃,便用芋头和番薯煮粥代饭。2017年被列为“红色村”后,风度村走出了一条红色党建与脱贫攻坚融合促进之路。

  崔智成是风度村的“第一书记”。他看上去像个英姿飒爽的运动员,浑身透着干练劲——身着短袖T恤衫、迷彩裤和长筒雨靴;在那头乌黑的短发下,是浓眉、深目和高鼻,宽厚的肩膀像横梁。站在上午的阳光下,他的脸部反射出异常的金黄色,甚至连双手和胳膊也闪着金光。他走路的频率非常快,全身的骨节异常灵活。无论走到村子的任何一个角落,他都能说出与之相关的故事。原来,自2016年开始,他便来到了村里。当第一轮扶贫工作结束后,他原本可申请返回原单位,但他总感觉村里的事还没干完,故而申请了第二轮扶贫。

  和城市相比,村庄是一个相对乏味的地方。出现在这里的事物,看起来都格外相似——一栋民居像另一栋,一条巷道像另一条,一片农田像另一片。然而,崔智成驻扎在村里的这四年,不仅村庄发生了改变,连他自己也发生了改变。2020年夏天,当东莞科技局的领导来村里考察时,拍着他的肩膀道:“你的变化太大了!”他身上的青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融通。他真正地成熟了——这是扶贫工作带来的成长。他感慨道:“扶贫工作具有复杂性、丰富性和不确定性,能让人在锻炼中成长起来。”

  最初来到村里时,他努力克服语言障碍,用客家话挨家挨户做调查。摊开本子拿起笔,他一条条地记录着,生怕漏掉了什么。他没想到,这种调查得到的结果是令人惊骇的——村民们在梯田上耕作,每年仅收成一次,可耕地少之又少;村里的巷道没有铺柏油,孩子们跑过时灰尘腾空而起;人们住在泥土屋中,墙面腐败,屋顶的黑瓦残破,墙角泛着青绿霉斑;有的人家,除了木桌、木椅和木床外,几乎别无他物;有的男人好手好脚,似乎什么零件都不缺,但脑子却是一团糨糊;有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坐在门前木凳上,脸庞像皴裂的戈壁,皱纹爬满额头和嘴角,青筋暴突在手背上。后来他才发现,原来村里七十岁的老人家都在干活——虽然满头白发,腰背佝偻,但依旧忙碌地锄草、施肥和摘菜。

  要想改变这里,便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融入其中——不仅是身体的融入,更需要心灵的融入。正午时分,看到有人在搬木桌,他便赶过去帮忙——脱了外套就开始抬,胳膊上的腱子肉一愣一愣地凸起来;傍晚时分,他到贫困户家访问,正赶上大妈在做晚饭,他便在灶火前帮忙烧火;深夜时分,他来到另一户人家,这家的房子已衰朽不堪,墙皮脱落,墙基也不稳当,他三番五次上门,劝屋主人趁国家有危房改造补贴,赶紧建新房。“当真有补贴吗?”“当然,有四万呢!”“四万啊?”对方的脸上浮出一个迟疑的微笑。

  在工作队和村委会的努力下,风度村已修建了桥梁、道路和水坝,还购买了全民健身体育器材;又挖掘了历史遗迹,并对遗迹进行抢救性修复;还对革命烈属、伤残人员、孤寡老人进行慰问,解决革命后代教育及老人医疗等问题。然而,村里的生活并不像人们想的那么容易。在原单位,崔智成不过是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而在村里,大事小事都要他来负责和解决。有一天,有个村民气势汹汹地来找他,面露愠色地质问:“听说你给别人家发了九千块,为啥我家没有?”他拿出奖补的有关政策,指着上面的条例反驳:“那家人有三个上学的孩子,每人每年有三千元生活补助,你家有人在上学吗?”崔智成提高了声调:“在村里生活,不仅要和人搞好关系,还要和狗搞好关系。走村道时要格外小心,除了注意石板上的青苔,还要注意时不时窜出来的大狗。”村里的狗一般没有主人跟着,也不拴链子。而现在,当他走在村里时,不仅村民会热情地打招呼,连狗儿们也都默默地摇着尾巴。

  张发奎与风度村

  在崔智成的车上,我发现了一本书:《张发奎口述自传:国民党陆军总司令回忆录》——他最近正在研读。“不了解张发奎,便不了解风度村!”原来,张发奎于1896年出生在这个小村。八岁时,他和一位小伙伴去游泳,但那个伙伴不幸溺水淹死,他因怕回家挨打,便去了广州。他在那里当学徒学染织,十六岁时从军当兵,曾任孙中山大元帅府的警卫营长。之后,他成为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国民革命军北伐时期的名将。1980年,他病逝于香港,终年八十四岁。

  跟在崔智成身后走进风度村,感觉小村虽然极朴素,但却格外整洁。清晨的阳光洒在连绵的群山上,让树林显得容光焕发,也让天空变得湛蓝新鲜。山脚下的党群服务中心,是一栋白墙灰瓦的两层小楼;楼房对面挺立着“卫生展示栏”,张贴着各种动态信息;路边的指示牌上,红底白字写着“消防取水点”;路灯上缀着红色的中国结和五角星;篮球场是泛白的水泥地面,顶部撑着大棚;在“城乡社会养老综合服务中心”里,几个耄耋老人正低声聊天。这个小村充满古意——木杆上编织着辫子一般的大蒜,晾晒的衬衫裤子都抻得平平展展,石板路上看不到任何垃圾碎屑。“现在的村里很干净,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四年前,路上到处都是烟头——老辈人总是习惯性地到处丢烟头。后来,村里请了贫困户当清洁员,还配发了环卫车。

  我们来到了一条水流发黄的小河旁。河边有座小桥,桥的对面便是“向华泉”。原来,这里既是村里人泡温泉的地方,也是大家聚会聊天的地方。在崔智成的协调努力下,村里在温泉旁修建了彩岭广场——草坪、红砖地、各种运动器械、红旗雕塑和射击训练雕塑。“你看,这个公园是四方形的!其实,设计图是我自己画的!”崔智成坦言——因为资金有限,请人设计的费用太高,他便自己操刀干了起来。公园建好后,村民们都举起了大拇指,赞不绝口。

  我想起刚刚经过的那条小河——一百多年前,那个八岁男孩就在那里游泳。他因害怕父亲责骂而离家出走。那时的他,也许并没有注意到父亲作为成年人的痛苦——那痛苦就藏在眼睑下。在广州当学徒工时,他经常一文不名,但却依旧不敢回家。后来,他的命运能发生大的反转,和他本人的机巧聪慧是分不开的。当他花重金修建“贵庐”时,也许是想落叶归根的。然而最终,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他在香港落了脚,成为真正的游子。“家”这个字,应是张发奎一生的隐痛。

  革命历史陈列馆

  我惊诧地发现,作为始兴县第一个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风度革命历史陈列馆”看起来很像海丰县红宫红场的缩小版。陈列馆虽然朴素内敛,但和小村的格调正好相配。在陈列馆的墙上,挂着很多张描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农民运动的图文;在电子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这个村的历史沿革。在那些战火纷飞的年代,东江纵队与珠江纵队曾在这里会师;而张氏宗祠不只是祠堂,更是张光第、吴新民等人组织秘密农协小组的地方。一尊雕塑重现了上世纪最激越的一幕——1944年冬天,在祠堂里召开过一次秘密会议。围着那张木桌的几个男人,或坐或站。雕塑是按人体比例雕刻的,显得栩栩如生。

  漫步馆中,我看到墙上有一幅图片是《风度学校校歌》——风度学校被誉为“革命摇篮”,在学校大门两侧写着的“培育后代精英,铭记革命源流”,正道出了这所学校的意义。在另一张图片中,拿着“旋风”旗帜的是风度篮球队队长吴新民。“篮球把文明的种子带到了山沟!”如今,风度村成立的篮球队便命名为“风度球队”。总是带队打比赛且总能获奖的崔智成笑了起来:“我喜欢打篮球,所以便组建了球队,但我不是故意去做的。后来我发现,原来这里早就有球队时,感觉这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崔智成慨叹:“一切东西,只有做过才知道不容易。”在他看来,“第一书记”其实是个多重身份,既要忙扶贫,又要忙产业,还要防洪和防火。筹建“风度革命历史陈列馆”时,他为了节约经费,能自己干的事全都亲力亲为。为了刷墙,他自己戴上白手套,拎着桶子,用滚子一点点涂抹。墙刷白了后,还要打扫卫生。他便将两根长杆绑在一起,七八米长,又在顶部绑上抹布,一点点擦拭。

  陈列馆建成后,他不仅撰写了解说词,还因为没有讲解员,便自己“顶硬上”。第一天讲解时,他起了个大早,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又换上了蓝色短袖衫、白色休闲裤和运动鞋,一派精干模样。虽然他努力地放松心情,但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僵硬而紧张。面对游客,他如何开口?当第一个词语从舌尖吐出后,其余的词也便跟着说了出来。虽然说得磕磕绊绊,但毕竟还是撑了下来。等讲了几次后,他发现自己的舌头像被捋直了,词语一个接一个地被弹了出来。他为那流利而感到纳闷——原来自己还有这样的天赋!

  他接待了很多游客。最难忘的是有一次接待革命先烈的后代。他嘿嘿一笑:“经验都是在工作中总结出来的。”在那个雕塑中,有革命先辈吴新民,但那时,谁都没想到要给雕塑做个姓名牌。当吴新民的女儿询问“哪个是我爸爸”时,崔智成便指了指一位戴眼镜的男子。女儿抱着雕塑就哭了起来,大喊“爸爸”。后来才发现——雕塑里有两个戴眼镜的男子。吴新民的女儿很支持他的工作,捐了很多父亲的旧物。崔智成和队员开着货车去邻村取时,村干部上前阻止:“你们搬什么!”他说:“我们做了个展馆,要搬些旧物。”村干部说:“不要搬太多啊,我们也想做个展馆。”

  在革命历史陈列馆里,还有一个专门卖灵芝的大柜子——那是崔智成和队员一起使劲抬进来的。游客来参观陈列馆,是不用买门票的,但他叮嘱讲解员在最后加上一句:“大家可以买一点我们村产的灵芝,也算是消费扶贫。”在他看来——“搞产业扶贫,就是要把产品销售出去;况且,有些人是真心想买,因为我们的产品是原生态的。”他坦言:“微信扫码是我最开心的时候。”这些钱,最后都到了村集体的账上。自2019年9月开馆以来,有两万人来此参观。

  风度学校的“风度”

  现在的风度小学,一二年级加起来共九个人。而此前,这个学校的规模很大,学生也很多。张发奎一生戎马,但却极重视文化教育。风度学校,便是由他出资修建的。作为第一任校长,张光第为这个学校定下了办学理念——“用陶行知的教育理念来办学”。就在这所小小的学校里,居然涌现出了五十多名共产党员。风度村离县城的距离非常遥远,这里是个天然的宝地,基本上没发生过战争。1936年,当风度学校建成后,便成为抗战时期始兴县委的指挥中心,也是东江纵队、珠江纵队和风度大队会合的地方。

  全赓靖有着一头乌黑的短发,孩子气的刘海,椭圆的脸庞上除了浓眉、大眼和薄唇,还架着一副深度的近视眼镜。她总是穿着一袭旗袍,看起来是个聪慧而文弱的女子,然而,她的一生却充满了传奇色彩。作为风度学校的第二任校长,可能是她人生中最为华彩的篇章。全赓靖是满族人,她考入北平国立艺术学院,结识了许多进步青年,阅读到许多进步书籍,思想倾向进步。日本侵略中国后,北平各界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而全赓靖也毅然地加入到抗日行列。然而,她的婚姻生活却非常不幸——丈夫婚后两年便去世。因为张发奎是她丈夫的好友,所以在1939年时,张发奎邀约全赓靖到风度学校任教,后来她成为校长。

  当全赓靖来到这个山区学校时,被眼前的景象所深深震撼——这个岭南小村和北方的村庄完全不同。这个村庄不仅远离城市,且被大山拽到一个坑窝中,夏季燠热而漫长,冬天短暂得像不存在;这里的阳光总是放荡而刺眼,地面像一口烧红的平锅;这里的台风总是神出鬼没,暴躁时能掀起巨大浪花,过后又带来喘不上气的低气压。她努力地调整着,让自己尽快适应南方的天气、饮食和生活。

  全赓靖为风度学校带来了一股全新的气息——北方的气息!政治的气息!抗日的气息!她引导全校师生关心国家命运的走向。在学校的周会上,她会将这周抗日的进展通报给大家。她的声调因高亢而变得又尖又细——“东三省已被日本人吃掉了!”“广州和延边也开始被吃了!”“每天、每小时都有成千上万的难民涌入城中。”全赓靖的手看起来非常纤细,有着精致的线条和结构,但挥舞起来时,却显得格外有力。人们在这双手的感召下,体会到了一种尖锐的渴望——抗日!抗日!抗日!

  当风度学校成立自卫队后,全赓靖请张发奎发一些武器,用以保卫学校。张采纳了她的建议,发了一个营的装备。后来,风度抗日自卫大队打游击时,用的就是这些装备。1939年冬天,当日军向粤北进军时,全赓靖创作了《风度学校校歌》,并请人谱上了曲。这首歌后来更名为《风度大队队歌》。

  风度,风度

  诞生在抗战其中

  建立在粤北山城

  义勇决诚是我们的校训

  教、学、做是一贯的作风

  我们要实现广大人民的希望

  更不要忘记打日本的决心

  为故乡文化开一条新道路

  为民族解放建立一支生力军

  风度,风度,随着时代前进

  风度,风度,随着时代前进

  当全赓靖校长挥手打着节拍时,那镜片后的黑眼睛里闪着火热的光芒。事实上,她在那段时间里,并非安静平和,反而惊心动魄!1944年,当北江特委李福海在曲江被捕后,全赓靖四处奔走,最后将李福海保释出狱;1945年,当北江特委林华康来始兴后,被国民党拘留审查,全赓靖又以校长名义将他保释。终于,在1945年5月,全赓靖举起拳头,在宣誓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年6月下旬,她带着儿女和进步师生加入了风度抗日游击队。因高度近视,她无法随军打仗,党组织便安排她做民运工作。白天,她走家串户,向农民宣传抗日;晚上,她举办民众夜校,教农民识字唱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1945年8月1日,国民党“围剿”始兴县外营村时,全赓靖不幸被捕。敌人用电刑逼她投降,但她却宁死不屈、坚贞顽强。当她在江西寻乌被杀害时,年仅三十六岁。消息传到风度村后,闻者无不悲伤流泪。那是岭南一个极为古怪的夜晚——一轮夺目的白月亮挂在半空,让苍穹涂满了清冷的苍黄色,让人们在高温中感觉格外寒冷。然而,这是最后、最后的寒冷。所有的村民都知道,曙光就在眼前。

  不一样的米粉和灵芝

  风度米粉厂看起来像一幅幅摄影作品的联展——那个上下两层楼的厂房甚为宽敞,白墙红顶,线条流畅,色泽艳丽;那些工人们将米片塞入机器后,一根根米粉便被切好了。这个魔幻的过程,就像孕妇产下胎儿般神秘;那些挂着围裙戴着帽子的大妈,用翻飞的手指将米粉一根根摆放整齐。那些细细的粉丝在阳光下闪着光,充满了食物特有的高贵感;那个年轻的妈妈用布兜将孩子背在身后,双手忙碌地干着活,脸庞上浮现出一种恬静的满足感;那些晾晒在户外的米粉,摊在又窄又长的竹床上,一束挨着一束,像一个个巨大的蚕宝宝。它们就那样安静地躺着,比任何媒介都更直接地表达出生命的真实。

  进入灵芝产业基地后,我发现那个昏暗的空间很像蔬菜大棚——顶部蒙着黑色棚布,脚下是黑乎乎的泥地。一根根椴木用塑料袋包好,一个挨一个地放在地上。椴木要先放在高压锅中蒸一遍,杀菌后再把灵芝的菌种打进去。灵芝看起来厚实而有光泽,像一把把小伞,枝干呈浓黑色,顶部则是灰黑中泛着酱红的颜色。我在地上看到了一些白色石灰,原来是为了防虫的。

  这个基地共十五亩,是2018年投入了七十万元修建的。灵芝是个宝——“种一年,收五年”,而且不是收一次,从七月到十二月都能有收成。灵芝的药用价值早已得到公认——可以泡水喝,也可以在炖猪肉、牛肉和鸡肉汤时加入。灵芝具有养心安神、养肺益气、理气化瘀、治肝健脾的功能,对治疗疲乏有神奇功效。崔智成感慨道:“搞农业的风险很大。种的时候怕种不出来,种出来又怕销售不了。”他记得在2018年1月的某个周末凌晨三点,他的手机响了。话筒里传来刺耳的声音——“崔书记啊,不好了,八级台风把灵芝基地的棚都卷到天上去了!”那一刻,他浑身颤抖,欲哭无泪:“为什么这样!”那时,刚刚种下去的灵芝还没长出来,就已经夭折了,没办法,只得种第二次。

  在2016年时,风度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有三十三户九十三人,到2020年,这些人已全部脱贫,人均年收入达一万六千元。崔智成坦言:“对风度村来说,如何脱贫已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致富。”工作队累计投入两百二十五万资金实施扶贫项目——建立了米粉厂、灵芝基地,且入股电站,又购买商铺出租等,均获得了预期效益。到2020年,风度村的集体年收入超过三十万元。

  不要让快乐被偷走

  崔智成是个典型的东莞仔——父母曾是东莞石龙中心小学的教师,而他则是在东莞读完小学、中学后,又考入东莞理工学院法律系。他觉得自己读大学的经历就像上了另一所高中,因为“没有人文环境的改变”。大学毕业后,他到东莞科技局工作时才二十一岁。他坦言:“其实,我很胆小。”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经历实在简单,就是三点一线——“要么在单位上班,要么去打球,要么在家里。”他的工作主要是搞配套——某企业若拿到了国家项目,地方政府要给予相应的配套资金。虽然也加班加点,但性质还是比较单一。在来扶贫之前,他的生活像一条小溪,可一眼望到底。

  当他决定走出舒适圈,到村里扶贫时,几乎所有的朋友都一致反对!然而,他还是想试一试:“试了,可能失败,但也可能成功。如果不试,根本不可能成功。”现在,五年倏忽而逝,他已从一个单纯的年轻人变成沉稳的中年人。“扶贫在我的人生里就像是一场军训,也像是读了个研究生。”他胳膊一挥:“肯定是收获更多!”然而,这收获里却凝结着无数的汗水和泪水。从三十二岁到三十七岁——他将人生中最华彩的时光奉献给了风度村。现在,他已将韶关视为自己的“第二故乡”。“虽然以前也出门旅游过,但却从没在东莞之外的城市生活过。”

  每当听到有人说扶贫多么辛苦时,他都摇摇头。“不能让自己陷入悲苦情绪中,要正确地面对困难。我要快乐扶贫!”他在风度村已驻扎了四年。这是个不算大的村子,巷道交叉,屋宇灰旧,看起来乡里乡气。然而,这里的角角落落,都留下了他的个人印记。工作之余,他唯一的爱好便是打篮球。他不喜欢抽烟喝酒,也不喜欢吹牛聊天。他说自己最幸福的一刻,便是带着球队去县城打球,听别人高声说:“隘子的人来啦!隘子的人来啦。”2017年,他在村里组建了风度村男子篮球队。2018年,他率隘子镇男子篮球队在全县篮球比赛中获得镇历史上第一座奖杯。2019年,他又带领队员收获了隘子镇第一座冠军奖杯。篮球于他,不仅仅是一项体育运动,更是一种精神寄托。很多扶贫干部到了村子后,因为业余生活匮乏,总感觉郁郁寡欢,但崔智成却不一样——他庆幸自己拥有篮球。在他看来:“打球既能强身健体,又能团结年轻人,还能改变整个村里的风气。”

  2017年底,父母从东莞来村里看望他。两位老人先到镇里的酒店登记了房间后,才来到村子里。眼前的儿子似乎成熟了许多——身体变壮了,脸庞变宽了,面孔上也有了笃定的表情。然而,等看到儿子住的那间小屋后,母亲的脸色陡然凝滞起来。在那个逼仄的空间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台电风扇外,别无他物。母亲什么都没说,好像被阳光刺痛了眼睛,猛然背过身子,低下头抽泣了起来。父亲无言地拍打着她的肩头,试图让她平静下来。站在父母身旁的他,紧紧地咬住下嘴唇,直咬得那里出现斑驳和猩红的印子。

  虽然他说了要“快乐扶贫”,但谈及自己的女儿时,他的脸色黯淡了下来。他刚来扶贫的那一年,女儿满七岁,上小学一年级。而现在,女儿马上要上初中了。在整个小学阶段,他从没有接送过孩子,也没有辅导过一次作业。他坦言:“只有努力地干好工作,才能不辜负家人的期望、领导的嘱托、东莞的瞩目。”

  结语:大时代里的普通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岭南,人们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历史,并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自己的身影。那些遍布中国大地的红色种子,最终,燃起了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大火。当我来到风度村后,看到的不仅仅是百年历史的风云变迁,更有人民对幸福生活的不懈追求——他们的故事各不相同,但他们试图通过劳动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愿望,却是一致的。历史是一本大书,既要记住大人物,也应记住小人物,因为他们就是构成“人民”这个群体的一分子——他们就是具体而实在的人民,就是眼神里闪烁着博爱之光的人民。

  【丁燕,20世纪70年代生于新疆哈密,1993年至2010年生活在新疆乌鲁木齐,后定居广东东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出版有《工厂女孩》《工厂男孩》《西北偏西,岭南以南》《岭南万户皆春色》《低天空:珠三角女工的痛与爱》《阳光洒满上学路》《双重生活》《沙孜湖》《和生命约会40周》等多部作品。作品曾获第六届、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提名奖、文津图书奖、徐迟报告文学奖、百花文学奖、《亚洲周刊》2016年年度“十大华文非虚构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2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微型小说选刊》专栏征稿启事
《江阴日报》“共创文明城市共建美丽江阴”主题征文启事
“我和厦门红十字·厦门红十字走过110年”征文活动
“唤梦杯"宣传片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诗天下》杂志创刊号全国征稿启事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更多...

陈建功

高行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茂华:经济活动企稳回暖,仍需关注结构性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