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29        发布时间:[2021-08-22]

  

  /李迷行走路线一/

  李迷是从h省w城走出来的。

  w城已经封城数日。

  李迷是怎么从w城走到s省凤山县的,只有李迷自己知道。

  现在,李迷行走在凤山县。

  李迷从凤山县城走过去的时候,脚步涩滞而小心,她似乎担心,一旦步子跨大一点,一旦脚上稍微用点力,就会把街道踩醒了、踩疼了。街道似乎在深沉的睡眠之中。街道上空无一人。街道是一条白线。李迷的目光从东朝西穿过去,没有任何障眼物,她从街道的嘴巴里好像能窥视到街道的五脏六腑——她一旦用目光把街道挑破,肌肤上好像起了鸡皮疙瘩——她打了个颤——不仅仅是发冷。县城街道上的空寂、冷清、孤单、无助和她走过的好多个大城市、小城市的街道,没有二致。只是,县城街道无意间释放出的温情,使她淡定释然,心胸舒畅。走过了大十字,走到了西大街,只见一家卖菜的门市前有三五个人。李迷看不清也无心去看。这家卖菜的门市部仿佛县城街道上活生生的一只眼睛,这只眼睛眨动着生活的气息,它以踌躇的姿态断然戳破了整个街道的沉闷,它用有限的活跃和一个个门面紧闭的商店对峙。

  走到县城西关,李迷发现,一家药店的门开着。从玻璃窗户中看进去,两个戴口罩的女店员站在门口,似乎急切地向外张望。李迷只犹豫了片刻,没有进去——她的一只脚趾头磨破了,本来想买一片创可贴,可是,她一看见橱柜上的那些药品,闪上来的念头即刻消失了:我没有病。我很健康。我不必和药品打交道,更不必和医院、医生打交道。我一定要活着,好好地活着。刘倩用绝望的眼神看着她。刘倩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气息微弱地说,好好活着。刘倩是她三个店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个,29岁了,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你记住了刘倩的眼神,刘倩的话。李迷下意识地提了提裤子。她讨厌自己的那个——不,是自己的身体。迟不来,早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她没有记错,又提前了三天——她似乎能嗅见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儿。女人如果身上不来那个,就好了。不可能,那是生命的源泉,也许,人的命,从一开初,就是由它浇灌的。每一次来,你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你习惯了黏糊糊,习惯了那味儿,习惯了花一样红的颜色,只是这一次,来得不是时候。你正在行走中。

  从西关出去,向北一拐,李迷踏上了通往村庄的水泥路面,在这三公里半的水泥路尽头,就是生她养她的故乡松陵村。一股东北风斜斜歪歪地扑过来,李迷的眼睫毛眨动了几下,似乎表示她在抵御着故乡的冷风,行道树的枝条在战栗,战栗的幅度不大,仿佛寻欢作乐的身体。当她感觉到,压在她身上的身体在战栗,她从惊恐不安中解脱出来,睁大眼睛一看,在她身上手忙脚乱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年轻人,比她还小,最多二十岁吧,也许,只有十八九岁。李迷没有喊叫,没有反抗,他也在战栗——她的感觉不只是那个人的年龄,最强烈的感触如同三伏天的太阳光,敲打着她——一把冰凉的匕首在她的脖颈上。她闭了双眼,不再战栗。压住她的那具身体也不再战栗。她来到省城里的第二个晚上,行走在城墙根下一条窄窄的巷子里,灯光褴褛、昏暗,她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明晃晃的,心里一紧张,还没有回过头,嘴巴被一只手捂住了,匕首贴在她的脖颈上。她没有报警。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前后左右张望了一下,从巷子里向外走,走出了她惊怵的巷子,走出了褴褛的灯光。

  李迷在行走。

  仿佛一股冷风把李迷的记忆吹醒了:今天是农历二月二日。“二月二,龙抬头”。在关中西府农村,二月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节日。她还在被窝里睡着,母亲就将炒熟的白豆、棋豆(一种豆粒大小的面食)端进了房间。母亲说,迷迷,迷迷快起来,今天龙抬头,不准睡懒觉——和许多孩子一样,她也有温馨的童年。她从梦中醒过来,抓了几粒豆子,放进嘴里。二月二,是大地苏醒的日子。二月二,是李迷清醒的日子——明天——二月三日,是她的生日,所以,她记住了今天的这个日子。她是没心没肺的女人,日子是怎么从她的生命里溜走的,她记不住。二月二,她记住了。因为,从明天起,她就告别了四十岁,踏进了四十一岁的门槛。

  从马家庄的村头路过的时候,李迷站住了。她看了几眼村街。村街是一条白线,白线静静地缝在田野上,缝在村庄里。安安静静,空空荡荡。二月二能淹没在静寂之中,只有剪刀似的冷风实实在在的,一抓一大把。

  紧偎住松陵村的一脉山扑入了李迷的眼帘,山的轮廓清晰可辨,山头光秃秃的,瘦骨嶙峋,憔悴枯萎。越逼越近的山头,越逼越近的松陵村,李迷似乎不敢直视了,她的脚步迟缓了。父母亲还健在吗?见了父母亲,她怎么开口呢?从23岁离开凤山县,离开松陵村,十七年了。十七年,她再也没有回来过,没有见父母亲一面。我没有你这个女子,你走,走得远远的。这是父亲撂下最狠的一句话。当她走过了青春,度过了浪漫而荒唐的年华之后,当她在人生的战场上经过了好多次打击折磨之后,她才明白,人世上,没有不疼爱子女的父母,只有不孝敬的儿女。父亲之所以把那句话掏出来,搁置在她的眼前,是因为,父亲的言语再柔软,道理再坚硬,她丝毫也不为之而动——她坚决要和来顺离婚。父母坚决不同意她和来顺离婚。母亲流着眼泪说,迷迷,听妈的话,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来顺有啥不好?来顺老实,能吃苦,凭一身力气也能挣来钱;他没有一点坏毛病,你还嫌啥?父亲叹息了一声:娃呀,人皮难背。人到世上来是受罪的,人不好活,活人过日子是难场事,像来顺这么老实能干的娃,越来越少了。你和他离婚,不后悔,才是怪事。父母的这些话太古老,她一句也听不进去。父母的想法距离她想要的生活太远了。老实等于无能。她想要的丈夫不是来顺这样的男人。来顺不懂生活,和来顺在一起,等于糟蹋时光、糟蹋她的青春。用父母亲的眼光看,来顺无可挑剔。十九岁那年,她就和来顺糊里糊涂结了婚(领结婚证的时候,来顺找熟人,将她的年龄改为二十岁了)。婚后,来顺确实对她百依百顺,把上班挣来的钱全部交给了她。来顺宁愿从二十里以外的县水泥厂饿着肚子,骑着自行车回到家,也不愿买一碗扯面吃。来顺说,他多花一块钱,交给她的钱就少一块。他想叫来顺和他怼几句、吵几句,甚至骂她几句,来顺不,即使她寻衅闹事,来顺也忍了。来顺说,他能娶迷迷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是迷迷打他、骂他,他也不会还手还口的。来顺用她的漂亮抵消了她的所有毛病。正因为是这样一个来顺,她才和他离了婚。

  李迷在行走。

  晌午的太阳被冷风削弱了力量,稀薄的太阳光披在李迷身上,没有劲道。李迷快到村口了。她站在远处看着。村口摆放着一个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不是因为戴着口罩,不是因为距离远,李迷看不清桌子后面的那个人。即使李迷到了跟前,也未必认识。她毕竟离开松陵村十七年了,十七年可以长大一个小伙子。桌子跟前站着两个戴口罩的年轻人。李迷感觉到,这两个年轻人比他年龄小,她更不认识了。

  有一对夫妇带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娃娃从李迷跟前走过去了。这对夫妇和男娃娃走到桌子跟前,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人在这对夫妇和男娃娃额头测了体温。这一对夫妇和男娃娃进村时,被两个年轻人拦住了。这一对夫妇要闯进去。桌子后面的那个人把顺着放在木头架子上的一个木椽横过来,挡住了这一对夫妇。随后,他拨了电话,从村子里出来两个小伙子。这一对夫妇一看那架势,领着娃娃退回去了。李迷撵上去问那男人:咋啦?不叫进村?那男人说,就是,不叫我们进去。女人委屈地说,我们没有带毒,我们健健康康。我们进村想去看看病重的老姑,不叫进。土霸王,没办法。男人说,一个村一个皇上。没道理可讲,回去吧。

  李迷看了几眼渐走渐远的这一对夫妇和娃娃,迟疑不决。就是人家叫她进村,她见了父母亲,怎么说呢?当她混不下去的时候,当她遇到灾难的时候,才想起了父母?不,父母亲不会抱怨她的。她对父母亲的情感世界了如指掌,已经回来了,还能不见父母亲?

  李迷在行走。

  她挺了挺胸,仿佛自己鼓励自己,她向村口设岗的地方走去了。

  叔,我是迷迷,你还认识我吗?

  坐在桌子后面的男人站起来了,他打量了几眼李迷,摇了摇头。

  我回去看看我爸我妈。你是谁家娃?

  我爸是李宏肖。

  李宏肖?李宏肖只有一个女儿,听说死在外地了。

  谁说她死了?

  李宏肖说的。

  我就是迷迷。

  你就是李宏肖的真女儿,也不能进村,上面有文件,我们要对松陵村人负责。病毒很厉害,你知道吗?你走吧。

  我进去看我爸我妈几眼就走。我爸真的是李宏肖。

  什么宏小(肖)宏大的,走开。一个年轻人走过来,喝喊着,叫李迷走远点。

  尽管,李迷是在大城市混过的,算见过世面的,她一看,面前这个年轻人很冷酷无情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关口她过不了。她给上了年纪的那个人说,你知道不知道,我爸的手机号,我给他打个电话。

  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人说,不知道,你走吧。

  走开!那个年轻人说,谁知道你是干啥的?

  李迷无望地走了。

  /李迷行走路线二/

  李迷在行走。

  李迷行走在松陵村通往杨柳村的县际公路上。

  李迷是去找王仪的父亲王祥瑞的。王仪给李迷说过,她家在凤山县凤鸣镇的杨柳村三组。

  李迷和王仪相识在七年前。

  因为是同一个省同一个市同一个县里的乡党,王仪第一次来李迷的理发店做头发,那熟稔的凤山乡音一旦接通,两个人似乎一见如故,好像前世就是亲人。那天,给王仪理发的是店里那个叫胖红的姑娘。刚进来的时候,李迷以为王仪是来找胖红泡小妞的——胖红进店时就给李迷坦白了,她曾经在一家宾馆坐过台。李迷不愿意接收胖红。可是,胖红的手艺好,客人也都喜欢胖红,胖红每天给店里带来的收入,使李迷不肯丢掉她。李迷知道,收容卖淫女是违法的事。她给胖红说得清清楚楚,一旦进了店,不能干那事,出了店,她就管不着了。李迷也知道,胖红偶尔在她住的地方和男人鬼混,这些男人大多是胖红做头发时勾搭上的。李迷劝过胖红,希望她靠手艺吃饭,不要干那事,胖红最终听了李迷的话,像戒瘾一样,十分痛苦地戒掉了坏毛病。李迷和王仪做了朋友以后,王仪坦诚地告诉李迷,第一次到她的店里做头发,不是冲着“李迷美发”这几个字来的,而是听他的工友说,李迷美发店有一个胖红姑娘很解人馋。于是,王仪就来找胖红。刚进店时,王仪操一口比较标准的普通话,李迷并不知道王仪是哪里人。当王仪结账时,转换了口音,一口乡音,李迷一听,才兴奋了。两个人坐在收银台交谈了一会儿,李迷从王仪口中得知,王仪在W城的郊区跟着凤山一个乡党火补汽车轮胎。王仪来到W城六七年了,一直没有回凤山县。两个人越说越近,杨柳村和松陵村同属凤鸣镇,两个村子相距八公里。

  也许,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吧——其实,也不算沦落,只是都有一段不幸的婚姻,王仪告诉李迷,他确实结过婚;结婚后,他才知道,他的媳妇有一个相好,是初中时的同学。王仪和媳妇结婚后,这女孩儿和她的同学藕断丝连,一旦有机会就幽会。当他的媳妇和同学被王仪堵在床上之后,两个人离了婚。王仪说的这事,李迷好像在电视剧中看到过这样的情节。看过就看过,生活如戏,戏如生活。李迷没有再多想。王仪每次来店里做头发,不再找胖红了,而是李姐李姐地喊李迷(王仪比李迷小两岁)。半年之后,两个人相好了,上床了。王仪每个礼拜都到李迷住的地方来和李迷幽会。可以说,两个人相互取暖。在W城,李迷除了王仪,没有接纳任何一个男人。李迷和王仪相处得非常和谐。李迷无意间问王仪,这么些年了,为什么不回凤山县看看。李迷从王仪口中听到了另一个版本——关于王仪的婚事。王仪说,他喜欢的是他们村一个王姓女孩儿,而父母亲非要叫他娶远房娘姨的女儿为妻。王仪坚决不同意,父母说,同姓不能结婚,而王仪给父母说,那个王姓女孩儿已经为他流过两次产。为了这桩婚姻,王仪一气之下离开了杨柳村,并且给父母留下了一句绝情的话:不再回来,断绝父子、母子关系。哪个版本是真实的?王仪一笑,说,我听说你离过一次婚,我也就编了一个离过婚的故事,那只是故事,不要计较,好吗?王仪的故事落在李迷心上,只是烙了一个印,并没有生根发芽。这个心中的烙印就像留在黑板上的白字,李迷一时半会儿没有擦去。她冷淡了王仪两个月。可是,王仪一如既往地照例来纠缠她,她还是接纳了他。再说,既然是相互取暖,王仪身上缺了温度,她也就不暖和。即使王仪口中的两个版本都是故事,不是生活,又何妨?她不能只看见镜子里的东西,她的目光应当盯住盘子里的东西不放。镜子里的东西再美好,也不过是水中月,只有搁在盘子里的东西是实实在在的。她的青春已经像牙齿那么短了,她应当活在当下。在她没有遇到心仪男人之前,王仪就是最好的。李迷心中的火又燃起来了,两个人身体上都有了热度。

  两个人相处三年之后,李迷说要嫁给王仪,她还没有打算今生今世要独身。王仪说他要娶李迷为妻。办理结婚证要户口本、身份证。李迷的户口,结婚时迁在了王顺家的王马村。李迷试探性地给王顺写了一封信,希望王顺能给她去派出所另立一个户口,把她的户口本寄到w城。如果王顺不愿意,她就回S省凤山县办理。她这样做,等于把一个石子儿抛在水池中,探试深浅,她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她想,王顺至今在怨恨着她。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等到元旦前她回去,王顺按照她写的地址,给她把户口本寄来了。她以为有了户口本,她就可以和王仪结婚了。可是,王仪却说,他给父母写了八封信,连一封也没回。打电话,父亲换了手机号。哥哥嫂嫂的手机也都打不通。婚事又拖了一年,李迷觉得,关于王仪的婚事,可能还有第三个版本——王仪在家里有一个等待他的媳妇和孩子。李迷不再和王仪谈论结婚之事了,可是,王仪诅咒发誓,说春节前一定回到凤山县,把户口本拿到W城,领取结婚证。

  王仪本来打算腊月三十坐飞机回S省,可是,封城了,谁也出不去了。

  李迷在行走。

  已经西斜的太阳仿佛从水中捞出来的一个湿漉漉的玻璃状圆球,迷迷糊糊的,混混沌沌的。李迷口有些渴,肚子也饿了。舌头在口中捯动了几下,口腔里没有分泌物,她勉强地咽了两口。摘下了口罩,面朝东,让冷风从口腔中向下灌。她重新戴上口罩。好在,杨柳村的村口就在不远处,能看见一张桌子、三个人和一面红旗了。她知道进不了村。她并不是来进村的。她到杨柳村来,是要把王仪的遗愿一字不留地交给王仪的父亲。

  王仪是正月初二进了医院的,在医院里治疗十四天,正月十六日,王仪被送进了焚尸炉。正月十三,王仪给李迷打了最后一个电话,王仪在电话中说,如果他死了,叫他的哥哥来把骨灰盒抱回去,埋在杨柳村。王仪告诉了她存款的账号和密码,叫她转告他的父亲。李迷答应了王仪。她给王仪说,也给自己说,我一定要活着,好好地活着。

  李迷在行走。

  李迷觉得,大腿内侧黏糊糊的。最后一个卫生巾用完了。流吧,随意流吧。哪个女人不是从那黏糊糊中走出来的?哪一个女人不是从那腥味中走出来的?李迷走了一段,记起来了,包里还有一小包餐巾纸。她打开包,找了找,找到了,只有几张了。她取了两张,叠在一起,衬在了那里。

  走到村口,李迷被拦住了。

  李迷说,她是来找杨柳村一个叫王禄生的人。

  一个戴红袖套的中年男人说,杨柳村没有姓王的,也没有叫王禄生的人。

  李迷说,你再想想,叔,再想想,我有重要事找他。

  中年男人说,看这女子?咋不相信人?听口音,你是咱凤山人,咋是这样?杨柳村只有姓杨的和姓柳的两个姓的人。

  李迷说,有没有叫王仪的人?

  中年男人说,没有,绝对没有。

  李迷换了一种方式说,你们村里有没有出走十年没有回村的人?

  三个人都不吭声了。

  片刻,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老汉说,一组的旦旦娃好像出去八九年或十来年没回来过。

  戴红袖套的中年人说,旦旦娃的媳妇给人说,旦旦娃回来过两回,给家里留了钱。旦旦他爹硬说他儿子没有回来过,谁知道是咋回事?

  李迷说,旦旦娃是谁?

  戴红袖套的中年人说,旦旦娃是杨三旦,说了你也不知道。你走吧。

  戴红袖套的中年人朝李迷挥了挥手:快走,他的语气中透出的是嫌恶,眉眼里的嫌恶在向面部漫溢,那嫌恶被口罩罩住了。

  李迷看了一眼被浮云遮住的太阳,走了。

  ……

  (未完,完整版刊于《青年作家》2021年第07期)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2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微型小说选刊》专栏征稿启事
《江阴日报》“共创文明城市共建美丽江阴”主题征文启事
“我和厦门红十字·厦门红十字走过110年”征文活动
“唤梦杯"宣传片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诗天下》杂志创刊号全国征稿启事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更多...

陈建功

高行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茂华:经济活动企稳回暖,仍需关注结构性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