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杨少衡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03        发布时间:[2021-07-22]

  

  1

  “来吧,欢迎。”贾万章打趣,“金老鼠过街,人人鼓掌。”

  方锐订正:“金钱鼠。”

  贾万章笑:“总之每一根金毛闪闪发光。”

  他心里其实很诧异。据他所知,方锐这只金老鼠从来一毛不拔,特别珍惜时间,每天只在方氏豪华鼠洞孜孜不倦制造金钱,很少拨冗与人来往。贾万章与方锐若干年前曾有过一两次走动,而后再无交往,此刻忽然接到方锐电话,提出登门拜访,请贾万章给个时间,贾觉得非常意外。方锐有点“著名”,加之住同一个小区,不好请人家去办公室,贾万章约他晚七点到家里一见。

  当晚方锐如约到达,独自一人,未见其妻护送。方锐个子瘦小,眼神炯炯,一如既往地不苟言笑,惜语如金。落座后他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张印制精美的请柬递给贾万章。贾打开一看,放心了。没什么大事,礼节性邀请,客气而已:两周后方锐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书法作品展,恭请贾万章副市长莅临开幕式指导。

  “很高兴。”贾万章问,“我猜已经人挤人了?”

  确有不少人答应出场,其中有若干省直部门重量级官员。省政协一位副主席将出席并致辞。北京方面亦有行内外众多名人到来。

  “好事啊。”贾万章说,“热烈祝贺。”

  “那么恭候了。”

  贾万章开玩笑,称知道中国美术馆办展不得了,肯定是顶尖水准。可惜他的欣赏水平不够,估计认不全方锐写的那些字,参加这种重要文化活动似乎不太合适。实话说,私下里他更关心金老鼠怎么用爪子创造人民币,一点一竖分别值多少。

  “不按笔划计价。”方锐更正,“是按面积,平方尺。”

  “好比房地产公司卖楼面?”

  “比楼面值钱。”方锐很务实,直截了当。他把右手伸出来,往前边墙上一指,“像这个,二十万。”

  贾万章吃惊:“含金量这么高?”

  “只多不少。”

  贾家客厅沙发对面墙上有一面长条字画框,框里嵌一幅书法作品,右起竖排,大大小小数十字。落款处有图章,作者就是方锐。

  贾万章看着那个字画框发笑:“估计还会升值?连翻跟斗?”

  “当然。”

  “期待办展成功,让它升两百万。”贾万章即宣布。

  贾万章喜欢开玩笑,自称是“贾笑不假”。事实上他对方锐这个展览并没有那般期待,相比需要贾万章操心的各种麻烦事,这个展览几乎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方锐是省书画院专职书画师,为省文旅厅管辖。贾万章是省城的副市长,主管城建,文化不归他,省直单位更是他管不着的。贾万章本人从未表现出对书法艺术的热爱,从不往那里边凑,无论是谁办展,含金量如何。因此方锐这种好事,于公于私贾万章都不可能出场,尤其不可能远赴京城去凑热闹。方锐其实很清楚,以往他在省内外办展从没想起过贾万章,为什么这回亲自上门相邀?估计是荣登中国美术馆,顶尖顶到天花板了,值得发一张请柬让贾万章知晓,亦表客气与尊重。彼此住在同一小区,加上有过一点往事,不好一封快递了事,因此很稀罕地专程上门。

  事情就是这样吗?没那么简单。

  两天后,邹秀兰于中午时分忽然按了贾家门铃。贾万章中午时基本都呆在市政府办公楼他的办公室,午饭午休都不在家,但是夫人吴珺在。邹秀兰与吴珺曾经是同事,当年都在省城一所中学工作,吴是语文老师,邹是图书馆管理员,彼此相识。后来邹早早办了退职,专职在家上班,掌管其夫方锐的数十块印章,献身于打造金老鼠。尽管住在同一小区,她跟吴珺并不来往,偶尔在附近碰面,只限于点头招呼,从未交流。这天忽然打上门来,吴珺非常吃惊。

  邹秀兰问:“贾市长能去北京出席开幕式吗?”

  吴珺称贾万章提起过,不凑巧近期事多,恐怕去不了。

  方锐送请柬本来就是客气而已,邹秀兰更无必要就此上门核实,她一定另有来意,只是拿那个当借口,吴珺心里有数。无论如何,作为旧日同事,此刻女主人,吴珺自当热情待客,虽然感觉奇怪,也不便直接打听。吴珺给客人让座,即起身到厨房沏茶。正倒水间,忽听外边厅里“扑通”一声,似有什么掉落。吴珺一惊,顾不得放下手中茶壶,赶紧跑出去察看。

  竟是贵客肇事。邹秀兰趁女主人进厨房之机,反客为主,未经主人同意,擅自搬一张圆椅放到墙边,站到椅子上做手脚,摘墙上那个长框。墙上有一个钉子,字画框用细铁丝挂在钉子上,挂的时候铁丝缠了两圈,以求挂稳,却给邹秀兰摘框带来难度,她得一手托字画框,一手反缠铁丝松开,然后才能得手。毕竟女流之辈,干这种技术活不太擅长,加之可能心急,重心没掌握准,她把细铁丝松开了,把长框从铁钉上取下了,却让它头重脚轻,一头垂落砸到地上,一头翘起拱向天花板。还好她的手始终紧紧抓着字画框中部偏左位置,没让那么长一个框整个儿砸到地上。吴珺赶出来时她还呆站在圆椅上,动弹不得,场面紧张。

  吴珺叫了声:“邹老师!你做什么?”

  “没事。”她回答,“字都好。”

  字当然砸不坏,因为是写在纸上。但是框砸坏了一角,幸好该框表面用的是透明塑料板,不是玻璃,否则此刻就是一地破碎了。

  “帮我一下,吴老师。”邹秀兰请求。

  那时顾不得其他,先救人。万一邹秀兰立脚不稳从圆椅上摔下来,弄个骨折什么的就不好了。吴珺赶紧放下手中茶壶,跑过去扶住字画框,让邹秀兰放手,从圆椅上下来。然后两人一起把那长框放到地上。

  这时候自当问个明白。吴珺指着地上的字画框问:“邹老师,这怎么啦?”

  邹秀兰说:“换一换。”

  “什么?”

  她也不多说,转身取过沙发上她的小包,往里边掏。她居然自备工具上门,那包里装着把钳子。当着吴珺的面,她蹲在地上,拿钳子夹字画框背面盖板的小铁钉。这些小钉把后盖板固定在框上,拔除小钉才能取下后盖板,拿出框里的那张纸。

  吴珺决定干涉,毕竟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不要拔,邹老师。”吴珺说,“你先给我说清楚。”

  邹秀兰略显尴尬,她停下来,手里还握着那把钳子。

  “是这样。”她指着地上的字画框说,“早期的,当年也就那样。”

  她什么意思?这框里的书法作品是方锐早些年写的,所谓“早期的”。近年方锐的书法风格与早期有较大变化。眼下市面上方锐的作品多为近年的,早期的东西已经很少见。因此方锐想把早年送给贾万章的这幅作品索回,以一幅新作交换。

  “不需要。”吴珺说,“这张就好,贾万章喜欢。”

  “但是今天我得把它带走。新的改天再送。”邹秀兰坚持。

  “为什么?”

  “不好意思。”

  她不加解释,扭头蹲下身子,继续拿钳子夹后盖板的小铁钉。吴珺恼火不已,却又不便当场发作。这时还能怎么办?叫警察吗?

  吴珺站在厅里,看邹秀兰拔钉子,好一会儿。

  “算了。”吴珺说,“别拔,连那个框一起搬走吧。”

  邹秀兰住手,看一眼吴珺,点点头,似乎颇善解人意:“也是,留个空框也没用。”

  “它已经被你砸坏了。”

  “抱歉。”

  吴珺走过去打开房门:“走。”

  邹秀兰把她带来的钳子放回小包,搬起地上的长框,从大门走了出去。那字画框是木质的,份量略重,搬动也不至于太困难。框比较长,进电梯时估计得略倾斜,但是肯定放得进去,因为当年方锐夫妇就是连纸带框搬进电梯,送到贾家的。

  吴珺“砰”地把门关上。

  当晚贾万章有会,直到晚九点才回到家里。他一进门就感觉不对,抬头看看,才注意到那面厅墙变得空空荡荡。

  吴珺把情况告诉他,他感觉意外,而后笑笑:“这老鼠。”

  2

  如此看来,两天前方锐送来的那张请柬只是一个道具,金老鼠拿它虚晃一枪,其真实来意与北京办展一点关系都没有。方锐应当是来做现场侦察,有如小偷预先踩点。他必须确定当年那个框还挂在贾家的厅墙上,然后才能派遣其妻来拔那些小钉,席卷框里的纸。那张纸以及上边的字原本都属方锐所有,问题是他已经郑重其事将其赠送给贾万章,理论上它已经属于受赠者,原主人无权支配。他自己也清楚已经送出的东西再去讨回有违人情,这种事不像乡下人悔婚追讨彩礼,得用“换一张”为名才好说。如果方锐真想以新换旧有如家电下乡,邹秀兰上门时除了自备钳子,至少还得带上一张纸几个字,连张白纸都没有,表明其所谓“改天再送”可以视同哄骗小孩。贾万章贵为副市长,其妻也不是傻白甜,吴珺完全可以不听邹秀兰那一套,拉下脸当场逐客,一赶了之,哪怕著名书法家之妻强盗般挥舞手中钳子硬抢,未必就能得手。但是既然都上门强取了,留着那张纸还有什么意思?即便它转眼翻跟斗就值二百万又怎么啦?

  这个字画框在贾家客厅已经挂了七八年,当初其作者方锐远未著名,贾万章自己也只是市政府秘书长。有一天邹秀兰带着丈夫方锐上门拜访,求贾万章相助,事由似简单:省书画院拟调方锐去当专职书画师,方锐供职的郊区文化馆却把他的关系扣住不放,已经耽搁许久,事情眼看要黄了。两夫妇找过一些人帮着去说,无果,求到贾万章这里。方锐夫妇以往从未与贾万章打过交道,邹秀兰与吴珺只是一般同事,并无更多交情,突然找上门相当冒昧。贾万章却不计较,只觉得这一对有些意思,交谈中全是女的在说,男的正襟危坐,不苟言笑,不问不答,几乎无话,似乎遇到麻烦的未来著名书法家是他老婆,不是他。

  贾万章问:“为什么单位要扣着你?”

  邹秀兰回答:“主要是区长。”

  事涉领导,有些棘手了。贾万章没有贸然承诺相助,只说先了解一下情况。而后一打听,才知道这个方锐字写得不错,做人却不咋地,几乎把身边所有人都得罪了,特别是领导们。此人个性鲜明,最大毛病是贪财,一毛不拔,拿字卖钱,没钱别来。区长听说这小子的字有些名堂,交代区文化局长拿几个给他看看,方锐本该受宠若惊,却全然不当回事,馆长局长区长一概不管,要字可以,钱来。领导全给他气坏了。方锐属鼠,馆长骂他区区鼠辈这么牛。他干脆将自己的画室命名为“子鼠斋”,自称就是一只金钱鼠,长着两只金眼,认钱不认人。这人在书法界有点名气,作品得过大奖,省书画院遴选专职书画师,名额极少,却有他,如能调去,于他日后专业发展非常有利,可却过不了下边这一关。

  贾万章说:“这人看来才大毛病大,当领导肯定不够格,不让他当书画师也说不过去。那种事我们谁可以干?莫非我去充数?”

  他出面替方锐争取。事情的症结确实在那位区长,职级与当时的贾万章相当,作为一方诸侯比贾还要强势。但是贾万章不做则已,想做就会千方百计,所谓“贾笑不假”。他直接找该区长打哈哈,要人家打个哈欠,“猫放老鼠”,然后不动声色又请出市长过问。区长不好一直顶着,金老鼠终于溜出了猫爪。

  事后方锐夫妇把那条长框扛进了贾万章家门,在一个晚间,约十一点,夜深人静之际,事前没打招呼,直接就把东西送过来。他们两家住在同一个小区,贾家在小区东侧公寓楼,方家在南区,那是别墅区域,有连排别墅,也有独幢。方家是独幢别墅,上下三层,住有其夫妻与一刚上中学的女儿,还有一个保姆。就所居区域而言,官员不如金老鼠。官员的工资不足以消费那种别墅,哪怕弄了些横财,也只能拿箱子装了塞在床铺下,不能拿去住别墅,因为太惹眼。金老鼠不一样,左爪子按着纸,右爪子在纸上画符,那就是钱,“要字可以,钱来”。挣够了买别墅,哪怕一买五幢十幢,自住“子鼠斋”一幢,其他的养老鼠蟑螂,欢喜就好,别人管不着。

  但是显然方锐也有顾忌,或不愿意让人知晓其字亦有免费例外,担心引发攀比,收入锐减,所以才挑夜深人静之际相送。方锐夫妇的突然到来让贾万章非常意外,一是因为那个时间段,二是因为那个长框。时间段好理解,鼠辈通常喜欢避人耳目。长框不好理解,那框不重要,重要的是里边轻飘飘有一张纸,纸上写着若干汉字,落款却是方锐,货真价实金爪印。根据贾万章所闻,方锐一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听说主动写字送人的。如此看来凡事皆有例外。

  “几个字给秘书长拿去挂挂。”方锐说。

  贾万章注意到他有些含糊,没讲“送”,只讲“拿去挂挂”。这是书画界通行的含蓄说法,免得受赠者心里有压力吗?或者方锐写的这些字就如国宝熊猫,它们坐着飞机去了外国动物园,在那里住下来,成当地网红供游人观赏,却不是送给人家,所有权始终不变,时候到了还得归还中国?贾万章心知不是那回事。这就好比某位老板拿着一提包钞票走进办公室:“听说领导最近手头有点紧,这一点儿拿去先用。”这是怎么回事?你懂的,尽管往床铺底下塞吧,别管嘴巴上怎么说。

  邹秀兰替丈夫做了表示:“方锐这次机会差点就黄了,多亏贾秘书长。”

  贾万章打趣:“主要还是金老鼠会写字,所以才有机会。”

  方锐纠正:“是金钱鼠。”

  贾万章笑:“不一样吗?”

  邹秀兰说,贾万章还真是不一样,帮了这么大忙,自始至终没有开口,不像有些领导,动不动“写几个字来”,像是天生就该。贾万章这种领导难得,所以方锐今晚专程上门表示感谢。邹秀兰发言时,坐在一旁的方锐表情木然,并无不同意见。两夫妻表现应属真诚,贾万章确实没向方锐开口要字,无论是事前还是事后,原因主要是不感兴趣,贾万章从不收藏字画,从未向任何书画艺术家开过口,无论其含金量如何,他不要求“写几个字来”也属自然。不料方锐竟主动写字相送。通常书画家送一张纸足够了,无须再弄什么木头,方锐不一样,不知是不是怕贾万章不识货,拿了字往床铺底下塞?人家不送则已,一送连框都来,不是派老婆夜半扛上电梯,是亲自携妻深更出动。由此无须多言,诚心可见。显然省书画院专职书画师于方锐极其重要,足以让他破例行事。

  贾万章指着字画框表示:“谢谢给了这么多字让我学习。”

  其实也不算特别多,正文也就五十个字。这幅字写的是“上善若水”。方锐告诉贾万章,文字出处为《道德经》,老子所著。

  “哦,是那位老同志。”贾万章开玩笑,“看来他最喜欢水。”

  贾万章知道“上善若水”,当然也知道老子同志,只是原本不了解“上善若水”四字仅为开头,后边还有若干重要阐释。贾万章请方锐把整段文字读一遍供他学习,免得日后搞错。其实方锐写的是一纸楷书,纸上每一个字都长相周正,想搞错也不容易。贾万章是借此打趣,让方锐说说话,略做交流。方锐自称不是随便翻一本旧书抄几句老话供贾万章拜读,他是听到贾一些情况,觉得这段话于贾合适,挺搭,所以才那么写。至于他听到贾万章些啥,怎么搭,方锐惜口水如金,并不多言。

  他们还谈到“金钱鼠”。根据方锐介绍,“金钱鼠”是一种吉祥摆件,据说能招财。方宅的“子鼠斋”就摆着一只金钱鼠,不过只是镀金的。

  贾万章大笑:“眼看你要换一只纯金的了。”

  这以后,一晃六七年没再来往。不知道方宅里的老鼠是不是已经纯金,或许还硕大如牛?贾万章没太操心那个,唯方锐的这张字让他颇有感受。没事的时候,贾万章喜欢在自家厅里对着墙上长框揣摩,不是研究里边那些字怎么好,金鼠爪如何留痕,是白纸黑字的意思。“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这都说些啥呢?贾万章出自工科,大学毕业后从工地施工员干起,一直到当副市长管城建,相关业务非常熟悉,满脑子都是数字,有活电脑之称,但是“上善若水”属另一行当,所谓隔行如隔山,这些字跟贾万章隔着一座山,凭什么说很合适,挺搭?能怎么搭?

  现在字画框忽然没有了,有如国宝熊猫物归原主。不同的是熊猫回家早有协议,金老鼠搬爪印则未曾协商,近乎强取。所谓“才大毛病大”,方锐书法虽著名,失之过于贪财,一毛不拔。或许当年破例把“上善若水”无偿扛进贾万章家,转过身他就后悔了?金老鼠身上的每根毛都是金子,怎么可以轻舍他人?方锐成了专职书画师后行情大涨,近几年连翻跟斗,早就不可同日而语,“上善若水”眼看着翻到两百万了,怎么可以流落在外?当初不就是“拿去挂挂”吗?已经挂了这么多年,看也看够了,为什么不能拿回来?有违人情算个啥?金老鼠不在乎。

  吴珺却难以接受,她说:“哪里听说过这种事!”

  贾万章说:“天下事无奇不有。林子大了什么老鼠都有。”

  看着空荡荡那面墙,他有些惆怅。那上边曾经挂着一个长框,“上善若水”,以字面解释应当是最高的“善”好比水。但是显然有时候水也未必那么“善”,例如洪水、巨浪。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贾万章告诉妻子,有一个英文成语,翻译成中国话叫“老鼠逃离沉船”。据说老鼠有超强直觉,会预知哪条船将在航行中沉没并提前逃离。不同的是有的老鼠只顾光溜溜“扑通扑通”往水里跳,有些老鼠则会抓住最后机会,从船上抢点东西,弄根金条什么的,咬紧了才跳下水去。

  吴珺说:“这不好笑。”

  贾万章笑了笑。

  3

  一个月后,贾万章“进去了”。

  原来他就是那条将沉之船。

  大约两个月前,本省发生一起大案,一位省级要员突然从主席台上消失,随之以“接受调查”为由出现于各大媒体。这位要员是省委常委兼省城的市委书记,其涉案在省内,特别是在省城造成巨大震动。此人在担任市委书记前,曾当过多年市长,当时贾万章是他手下的秘书长,颇受器重。贾万章帮助方锐调动那回,就是请出他才得以办成。这位要员成为市委书记,特别是进入省委领导班子后,贾万章跟着日渐重要,直至提升为副市长,掌握城建大权。现在也跟着一起翻船。

  贾万章是在一次会议后被从主席台带走的,此前他刚在会上做完“重要讲话”。该会议为整治省城内河推进大会,所推进事项为当年省、市两级一大为民办实事项目,工程浩大,涉及众多,第一期几大项已经基本完成,第二期项目正在全力推进。该项目总指挥由市委书记亲自兼任,贾万章是副总指挥,实际负责人。总指挥出事了,副总指挥得去讲话。那天贾万章的讲话稿是工程指挥部草拟的,经市政府办公室审定,贾基本照本宣科,只在宣读过程中插入几段“贾笑”以调动会场气氛。其中有一段他提到“老子同志”,说内河里跑的是些啥?那不就是水吗?水也可以叫“上善”。老子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有利于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人啊老鼠啊都得其利,所以“上善”,等等。贾万章这些话听着有趣,却不着边际,下边众人还没听明白,后头办案人员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据说贾万章见到办案人员时还有“贾笑”,他对人家说:“同志们辛苦了,感谢。”好比领导慰问春节加班人员。他还请求人家给他两分钟时间,他不上卫生间,就在后台办件事:会后有一个新闻通稿需要审定,容他赶紧做完,不要耽误发稿。得到许可后,他从公文包里翻出那份稿子,坐在桌边最后浏览一下,签了字。

  “接下来轮我了。”他开玩笑,“上善落水。”

  显然他有思想准备。事实上,自那位要员出事之后,外界便传闻不绝,贾万章作为曾经被重用的官员,早就隐约起落于传闻中心,关于他已经跟着出事的消息此起彼落,已经有一段时间。以往贾万章总在会议里或电视新闻镜头中再冒出来,直到“上善落水”,果真翻船这一天。

  如此看来,老鼠逃离沉船或许只是因为听觉比较灵敏。方锐夫妇应当是听到了关于贾万章出事的若干声响,才匆匆上门索回字画。贾万章这条将沉之船于凶猛风浪中颠簸之际,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那几个字,这就是最好机会。吴珺之所以没有强行阻止,把未经许可擅自行动的不速之客赶出门,也是因为丈夫正风雨飘摇,难免底气不济。那一天邹秀兰的夺取行动还有一个尾声:她并没有扛着得手的长框返回“子鼠斋”,因为太显眼,穿行小区过于招摇,也嫌累赘,特别是该框已旧且砸缺一角,再没什么价值了。邹秀兰于下电梯后,在贾万章那座公寓楼楼下门厅即行处理。门厅是公共场所,人来人往,却没有谁多管闲事,不像贾家还得顾及女主人干预。邹秀兰有备而来,随身携有一支钳子,她在墙边摆好长框,拿出钳子拔钉,几分钟搞定。而后那个空荡荡并已缺损的木框被丢弃于楼外垃圾回收站旁,唯里边的“上善若水”被席卷而去。或因该框过长,垃圾车不好装,亦没谁有兴趣捡回家废物利用,该框在垃圾站摆了数日。那几天贾万章夫妇出门,总能在那里与曾经高悬于自家厅堂的长框赫然相对,只是它已空空如也,被弃于日晒雨淋,不免引人触景生情。直到某一天它忽然不见了,不知所往,一如其后贾万章消失于主席台上。

  有消息称,贾万章所负责的内河整治工程首期项目中,有一项配套工程被某公司竞标得手,该公司其实只是白手套,另有暗中操纵者隐身其后,通过上下转手捞取重大利益。事情被有关部门悄悄注意上了,结果发现海面下的冰山更惊人,白手套及其操纵者在省城建筑市场已经活跃多年,似与省、市某些上层官员有特殊关联。而后相关企业老板被调查,案情迅速扩大,牵连一个又一个,直到贾万章的顶头上司落马,然后轮到贾万章。据说贾本应先于领导翻船,只是因为一些情况还在排查,而贾所负责的省城内河整治工程也还有些需要,上级决定暂时不动。于是贾万章在传闻纷纷中起落飘荡了多一些时日,这才尘埃落定。据传他的案子含金量相当高,仅前些年白手套的一笔贿赂就达百万。

  贾万章出事后不久,一个深夜间,有人按响了贾家的门铃。

  吴珺已经入睡,被铃声惊醒。贾万章去住免费旅馆了,贾家独生子远在国外留学,只有吴珺独自在家提心吊胆。听到门铃后吴珺匆匆起床,出去打开厅里大灯。这个时点不适合访客,吴珺担心夜半铃响可能与贾万章的案子相关。待开门一看,不由她“啊”了一声:不是办案人员突击到访,却是上一次的不速之客,邹秀兰。

  “邹老师做什么?”吴珺问。

  “有个事。”

  邹秀兰抬脚想进屋,吴珺把她拦在门口。

  “都几点了。”吴珺说。

  “很快就走。”邹秀兰表示。

  “邹老师,你知道现在不方便。”

  “我知道。没关系。”

  吴珺犹豫片刻,把邹秀兰让进厅里。贾万章出事前夕这里已经门庭冷落,出事后更是没人会来,邹秀兰算是独一无二,居然就挑了这么个时候来按门铃。吴珺特意提醒她有所不便,其实还需要提醒吗?她不可能不知道贾万章已经出事。不管有没有关系,有什么必要在非常时候来趟浑水?难道还有天大的未竟事宜?莫非“上善若水”?邹秀兰强取之际曾表示“改天”送一张新的,这当然只是托词。此刻她两手空空,没带小包,也没有自备钳子,可见“以新换旧”不实。一毛不拔的方锐曾经异乎寻常地自拔过一根毛,他已经及时把那根毛回收了,不可能再拔一根。特别是此刻贾万章涉案出事,那就更不需要了。

  尽管夜半三更,毕竟客人上门,给一杯茶还是应该的。吴珺请客人在沙发上坐,自己走进厨房沏茶,一如上次。倒水时吴珺心神不宁,自问这一次还会再“扑通”一响,那般惊喜吗?不料恰在这时外边竟然真的响了一声:“砰!”吴珺一惊,抓着水壶跑出厨房,只见厅里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刚才那个声响,该是邹秀兰离去时把门带上弄出来的。

  这个人也真是的!

  一个月之后,贾万章回到家中。

  他的事情竟柳暗花明。人们传说的白手套及后边的操纵者确实存在,他们与省、市若干官员的利益输送确切无误,贾万章按照原市委书记要求,曾为相关企业争取项目提供帮助,问题确实存在,唯有受贿情节得以排除。前些年白手套确曾一次性送一笔巨款给了贾万章,由其老板亲自送到家中,贾当场退还。据说这笔钱有一百五十万之多,被退回后以“入股”方式留在相关记录里。贾万章否认入股,这么些年也从未拿过任何股金分红。尽管存有若干疑问,办案单位最后采信了其说法。

  但是贾万章仍然需要为工作的错失负责,最终给他免掉副市长,降级为调研员。如他自己“贾笑”,原先开一艘巡逻艇,现在换一条机帆船。无论是什么船,没沉就好,毕竟自己的问题自己必须承担。

  贾万章刚获解脱,回到家中时,其妻悄悄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匣子,递给丈夫过目。打开一看他大吃一惊:上善若水,竟是已经被邹秀兰上门回收走的方锐旧作。由于数年面对,贾万章对那张纸上的每一个痕迹,每一个字的笔划早已烂熟于心,稍一浏览,他就断定这张纸为原装,非仿品,非新作,百分百就是当初挂在自家厅堂字画框里的那幅字。

  这怎么回事?

  吴珺讲了邹秀兰深夜到访情况。当时吴听到“砰”一声后赶出厨房察看,发觉客人已经不辞而别。然后吴注意到茶几上有一个长条型匣子,更其吃惊。她记得邹秀兰进门时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怎么忽然间人没了,屋里多了个东西?细细一想,可能是邹有意把东西先放在外头,担心吴珺害怕惹麻烦,当场拒绝收受。等吴珺去沏茶时,邹才悄悄开门出去拿东西进屋,自己再金蝉脱壳。有如当初强行回收一样,这次是不由分说硬塞还你,造成既成事实,你看着办吧。值贾万章接受调查之际,未与丈夫商量,吴珺能去张扬此事,或者自行携匣登方锐家退还吗?那不会反是给丈夫找麻烦吧?

  “只好不吭不声。”吴珺说明。

  贾万章了解邹秀兰上门的时段,确认无误,那个时段贾万章刚出事不久。一般认为老鼠有可能预知沉船,却不太可能预知将沉之船还会浮出水面。这就是说,人家清楚贾万章已经完蛋了,却还执意在那个时候完璧归赵。显然方锐终究还是认一个理,送出去的东西已经不属于自己。无论值二十万还是二百万,无论多不甘多心疼,该割舍还得割舍。即便贾万章翻船溺水,该道理依然成立。

  “可当初为什么非要扛走?”吴珺不解。

  莫非“上善若水”里边还藏着什么秘密?例如金老鼠在那个字画框里掏了藏金洞,暗藏几根金条?这么猜想需要足够想象力,却很荒诞,不合理,不靠谱。

  贾万章问:“她没提到老公?”

  邹秀兰进门前,曾与吴珺对话几句,进门直到不辞而别时间很短,完全无语,整个过程没有一个字提到方锐。方锐夫妇各有特点,有一点非常相似:方锐是财迷,邹秀兰比丈夫还要迷,一对儿完美搭档天造地设。方锐“要字可以,钱来。”邹秀兰则是那个收钱者,她控制了丈夫的印章。通常没有盖章的书法作品不能算成品,盖章是必须的。著名书法家方锐有时会遇到一些尴尬场合,例如某重要领导要求“写几个字给我看看”。他可以遵命写上几字,然后把事情推给老婆:“印章都在她那里。”于是便置身事外,轮邹秀兰出场。这位著名夫人始终坚持原则,钱到章到,绝不通融,愿者上钩。不知情的人以为邹秀兰是铁公鸡,知情的人却清楚后边方锐才是金老鼠。可以断定“上善若水”当年的问世,以及眼下逃离沉船和完璧归赵,尽管邹秀兰戏份似乎更多,却肯定不是她私自作为。

  “他们是为什么呢?”吴珺问贾万章。

  贾万章没有吭声,此问题无解。

  “咱们拿这字怎么办?”吴珺再问。

  几天后,“上善若水”重新悬挂于贾宅正厅那面墙上,只是换了面新框。

  贾万章指着那些字对妻子笑了笑,有所疑问:“稻草一根?会不会呢?”

  4

  两年多后,著名书法家方锐因癌症医治无效,不幸英年早逝。葬礼非常隆重,相关报道充满誉美之辞。私下里也有刻薄者嘲讽,称人不能见钱眼开,一个人在世上能赚多少钱是注定的,赚够了就得走人,哪怕金老鼠也难例外。

  那时贾万章刚被重新启用,先是在市政府班子里充任助理,半年多后被重新任命为副市长。贾是城建行家,经验丰富,难得的是他虽有错误并受过处理,本人廉洁却没有问题,掌握城建那么多年,在早前那种环境下能够把握住,基本刀枪不入,也属有定力。贾万章重回岗位后风格如旧,马力很足,只是在涉及金钱事项时更其小心,曾经自己哈哈,称曾经落过水,格外长记性,所谓“贾笑不假”。

  贾万章夫妇专程前去参加方锐的葬礼。整个过程中贾万章表情凝重,最后与遗属邹秀兰握手时,竟当众哽咽。除了两行眼泪,一句话都没有。

  杨少衡,祖籍河南林州,1953年生于福建漳州。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出版有长篇小说《海峡之痛》《党校同学》《地下党》《风口浪尖》《铿然有声》《新世界》,中篇小说集《秘书长》《林老板的枪》《县长故事》《你没事吧》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一个母亲】征稿启事
“庆‘樱花·宜和杯’——讲述乌海故事”有奖征文大赛
《梅州日报》最新征稿启事
“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2021年第二届全国生态文明原创诗赋征文
2021年全国大学生“文学新作新评”征稿启事
首届“海门·卞之琳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收获》杂志社最新征稿启事
2021年第十一届“诗探索˙中国红高粱诗歌奖”
主题有奖征文征稿启事
「春城晚报」副刊征稿启事
第十二届“我的读书故事”全国征文
《黄山》杂志征稿启事
2021年中国十大幽默故事征稿评选启动
“以客为带——承中华之文·扬民族之魂” 征文启事
“大美赊店·宛东潮杯”为主题的全国小说、散文大赛征文
更多...

刘绍棠

苏叔阳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涵:出口的支撑因素是什么?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