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88        发布时间:[2021-07-25]

  

  我有一个朋友,每天晚上都要枕着自己的存折睡觉,有一天晚上她来我这儿,我说我只剩一万块了。后来她告诉我,那个晚上她没睡好,一直在想我以后怎么办啊。

  在公司楼下一间比利时餐馆,戴西喝了一杯酒,跟我说了这段话。

  你怎么办?我说,你只剩一万块了,你还睡得着?

  怎么睡不着?戴西说,睡少了会胖。

  就是小时候穷的。我说,你那个朋友。

  二十岁就嫁了有钱人,开宝马,穷什么?戴西说。

  要不是小时候穷,二十岁就嫁有钱人?我说,咱俩二十岁在干嘛?

  一天两片面包,一个鸡蛋。戴西说。

  我沉默了一下,说,那我好点,我两个鸡蛋。

  但我也没觉得穷过。我说,我是想说,我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穷,也许可能真的是要饿死了,但我也不知道,只有快要饿死过的人才知道什么叫饿。

  我饿啊,戴西说。

  跟饿死还是两回事。我说,饿死死得好慢的。

  你那个朋友肯定是快要饿死过,我补了一句。

  戴西想了一想,说,饿死是肯定没有过的,倒是小时候经常挨打。

  哎。我说,爱和钱,抓着一样是一样。

  所以枕在枕头下才睡得着,总怕失去。戴西说。

  我也有个从小挨打的朋友。我说,她十四岁离开家去流浪。五年以后,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女孩问每一个路过的人要一个拥抱,她说今天是她十九岁的生日,只想要一个拥抱做生日礼物。我认出了她,她没认出我。

  你是写小说的吗?戴西说。

  小说也写不出来啊。我说,这种事情。

  各人各命吧。戴西说,我另外一个朋友约我吃饭,有意无意地讲她上个月过生日,老公没送花没送礼物只送了一张支票,好没情趣。

  多少钱的?我问,那张支票。

  我也是这么问她的,多少钱?戴西说,她说空白的,随便她填。

  她有意的。我说,你那朋友就是有意要告诉你。

  哦,戴西说。

  你只有一万块以后怎么过啊?我说。

  从来没想过,戴西说。

  戴西离婚那阵,一堆三姑六婆叫我去跟戴西谈谈。快四十岁了还离婚,这是疯了吗?姑婆们说,也不为老公的将来考虑考虑!有的姑婆说,把老公拉下来了,老婆的那些财富,那些资源,不也都飞了?这不都是常识吗?

  我说常什么识,真要把老公拉下来,那就是死不离婚,告他重婚。

  你也疯了!姑婆们说,再也不理你了。

  这个事情,我从来没有跟戴西讨论过。

  到了夏天的一个晚上,戴西突然打电话给我,约我去海边走走。

  我说,我晚上不高兴出去,还海边。

  她说,老公出差回来带了个斑兰蛋糕,想着拿给你。

  我就出去了。

  在楼底下等到了戴西,蛋糕放在了座头,我们就一起往海边走。

  戴西走得非常慢非常慢,我都有点不耐烦了。我就说,我说话是不是很快?她说是。我说,我呼吸是不是也很快?她说是。我说,那我走路也是很快的。

  为什么要那么快?中医叫我一切慢下来,她竟然说。

  我说,我从来不看中医。

  到了香港就要看。戴西说,你又不是生在这儿的,你就要看中医,你也要煲汤。

  我说,我从来不煲汤。

  戴西叹了口气,我们就一起到了海边。

  海滩上仍旧停着那几艘木船,每次来,它们都在那儿,我就没有见它们出过海。在一个人都没有的海滩,我们站了一会儿。

  要不是这段婚姻,戴西突然说,我也可以在自己的事业上有所作为的。

  我仔细揣摩了一下她这句话的意思。

  我没有婚姻。我只好说,可是我在事业上面也没什么作为。

  我的意思是,婚姻和事业的关联也不是那么大。我补了一句。

  戴西笑笑说,你得有婚姻的经验才能说这一句。

  他不想结,我也不想结。我说,谁都不想结。

  望了望天,稀落的几颗星。

  他跟我说过一次,你看那颗星星,很亮是吗?我就看了看窗外,一天空的繁星,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颗,可是我说是啊。你知道吗?他说,也许那颗星星早已经没有了。因为那些星星离我们太遥远了,它们的光到达我们这里需要很多个光年,我们现在看到的它,其实是很久以前的它了,甚至是已经消失了的它。

  真的吗?我问。他笑了一笑,没有再说话。

  你想多了。戴西说,如果他说那是一颗已经不见了的星星,那就是一颗不见了的星星,如果他说地球内心炎热,那么地球的心就是很热,都是科学,没有别的意思。

  科学还是科幻?我说,跟爱情似的,离得太远了,等它到达的时候,我们现在看到的它,其实是很久以前的它,甚至是已经消失了的它。

  爱情?戴西很响地笑了一声。

  我暂时就想到这么多。

  然后我们沿着海滩继续往前走,走到了一个小高尔夫球场,球场旁边是一个烧烤场,都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球场的灯光雪白,衬得周围一片漆黑。

  戴西带我找到了一个隐藏的缺口,要不是她指给我看我都不知道那儿有个缺口。

  我就从这儿下去,下到更近的海滩,她说。

  不要了吧。我说,可能违法。

  我下去过很多回了,戴西说。

  说着她就从那个缺口下去了,我冲着她的背喊,我可不下去,我就在这儿等你。

  非常黑的一个海滩,隐约看到一条船的轮廓。她走了一半,又折回来。

  我说,怎么了?

  她说,也没什么意思。

  我现在想的是,如果我知道她那时候正在离婚,我一定陪她下去了,可她一个字都没说。

  收到他的微信,说订了一间旋转餐厅。我回复说收到。

  巨大圆形的透明餐厅,看起来是完全不动的,坐下十分钟,抬头,才突然发现窗外的景物变化。很慢地动,也是动。从来都是小餐馆,电影院,或者一起爬山,这一个缓慢旋转的餐厅,墨绿桌布和橄榄油长颈瓶,很不寻常。难道是要求婚?突然就动了念,马上又按了下去,所有的起心动念,已经能够随时按下去,熄灭。

  浑圆的一圈桌椅,坐在哪里都是正中间,眼看着天暗下来,脚下星星点点的灯光亮开,像坐在了半空。突然烦燥,突然想起他说过的那颗星星,十年前了,仍然记得清晰。可是那夜过后,我就再也没有凝望过星空。

  我后来听到的都是传言,戴西收集证据已花了一年,也就是说,离婚前一年她就已知老公出轨。别人做收集是为了分财产,她是为了什么?她还把那些证据做成了一个论文格式,难道是要发表吗?最后净身出户的倒是她,也不知这一年的收集到底专不专业。有人来跟我讲,她跟戴西讲过,你老公出差总带那个“90后”,也不换换人,你要当心。戴西还笑。那个人就是这么说的,她竟然还笑,心真大。

  我说你这句话要是来跟我说,我也是笑笑。为什么?我们跟“90后”就不是一个级别。

  可是如果“90后”怀孕了,那就超越了无数个级别,直接跳级。

  如果戴西就是不离婚,那就真的是把他老公拉了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女人会与你同归于尽的。

  突然就听到他的声音,喝的什么?

  我抬了头,说,苹果汁。

  总是苹果汁,这些年。目光一起凝结在那个装了果汁的玻璃杯上,皱了眉头,又牵起嘴角一丝笑意。因着这默契,便觉着这世界上也没有第二个这么适合的男人了,也只是一个念头。

  他没有再说什么,坐了下来。

  看到他还挂着上班卡,伸手过去替他取下来,浅蓝色的小卡片,背面已经磨得模糊。

  真的是第一次,却像是经常做的。电影里总要拍妻子给丈夫系领带,早晨清淡的日光,面对面的男女,丈夫的脸总掩在竖领里,妻子总要踮着一点儿脚,那种细致的小家庭的亲密。可是如果是每天和每天,会不会厌倦?

  又加班?

  他点头,疲惫的眼睛。

  刚才在想什么?他说,看起来心事重重。

  我说,戴西。

  哦,他说。

  算了,还是不说了。我说,一言难尽。

  他笑笑,接过了酒单,放到了桌边。

  我停顿了一下,说,前些天买了一盆薫衣草,疯长,一直想着换个新盆,突然一整片全倒了,死了。

  哦,他说。

  要么是这些天一直下雨,要么就是那个盆。我说,四面不透气,根都烂了,闷死了。

  哦,他说。

  我看着他的脸。

  再去买一盆新的吧,他终于说。

  算了,我说。

  等下去山顶?他说。

  也好久没去了。我说,要不算了。

  他笑笑。

  第一次一起爬山,是一个夏天的夜晚,一个忘记了名字的海湾公园,一个也不算太高的山顶,风太大了,头发都乱了。荒野地,半人高的野草。他说,我以前来过这里,独自一人,我想过,以后有了喜欢的人,要带她来这里,我觉着美的,她肯定也会觉得美。

  可我没觉得美。我裹紧了我的外套。荒凉的山,还有海湾,可是我说好吧,挺美的。

  我总是想到那颗星星,他从来就没有说过一个爱字,每个句子都叫我猜。他的方式就是叫我猜句子。

  “90后”看上他什么了?一个四十多的有妇之夫,人好?有权?有钱?有身体?在公司楼下那间比利时餐馆,我和戴西的一个共同朋友喝了一杯酒,跟我说了这段话。

  真会抓重点。我说,人好、有权、有钱、有身体。

  “90后”也快三十了吧,共同朋友说,如果没结过婚,一定有点问题,如果是离过婚……

  我说,我都快四十了,不结婚是不是也有点问题。

  共同朋友说,三十跟四十差别好大的,好不好。

  也不是所有女的都年轻的时候才好看吧?我说,我自己就是四十比二十好看。

  好看是好看。共同朋友说,但是二十岁能够掐出水来啊,四十岁还能掐吗?

  我差点没被一口苹果汁噎住。

  你们公司楼下这间馆子不错啊。共同朋友说,以后我每天下午就走过来找你喝一杯。

  那我就离被炒不远了,我说。

  老板几岁?共同朋友问。

  看着像四十多,我说。

  男的女的?共同朋友问。

  男的,我说。

  如果是女的你已经被炒了,共同朋友肯定地说。

  大老板男的,但是分管我的小老板是女的,我说,看着像三十多。

  哦,共同朋友说,那你真的离被炒不远了。

  “90后”看上他什么了?我问。

  不就是权和钱,共同朋友说,俗气一点,就这么回事。

  你太不懂女人了,我说,有时候也不为什么。

  我懂人,他竟然说。

  也许就是为了睡一下,我说。

  睡什么睡?共同朋友说,征服欲?

  你把欲望想象得太简单了吧,我说。

  你才把欲望想简单了。共同朋友说,你才不懂女人。

  然后,共同朋友招手要了第二杯啤酒。

  你怎么不怕胖?我问。

  我锻炼,共同朋友神气地说,男人的自律不是女人能够想象的。

  我就没觉得你男,我说。

  我也没觉得你女,共同朋友说,说完马上又补了一句,对不起。

  我也赶紧说,对不起。

  上班!共同朋友说,快回去上你的班,你要被炒了你就跟戴西一样了。

  戴西还有一万块,我说,我存款零。我俩一样吗?我又补了一句。

  你要没了工作,就跟戴西离了婚一样。共同朋友说,你俩就一样了。

  为了爱,我说,“90后”不为钱和权,就为了爱。

  共同朋友站了起来,说,这一句你去跟戴西讲好了。

  这个共同朋友,戴西的老公是很看不起他的,刚到香港的时候还一起吃过几次饭,后面戴西也就不出来了,要不是公司离得近,我与共同朋友,连喝杯酒的空余都没有了。

  戴西的前男友我记得,我记得每一个男人,不是我自己的,我的朋友们的男人,我都替她们记得。我记得他俩一直都没分手,两个人都结婚了,前男友结前男友的婚,戴西结戴西的婚,可是他俩都没有正式地告下别。分手也要一个仪式?我觉得要,所以我一直认为他们还没分手。

  戴西的单身派对,如果那算是一个单身派对的话,我俩一起去了一下九份。她也可以一个人去的,我现在想想,她可能真是没有那个勇气。

  有人问过我为什么要看三遍《千与千寻》?戴西突然说。

  为什么?我问。

  因为每一次看都不同。戴西说。

  都是往事,多往的事,我有点数不清了。我也记不大起来九份了,咖啡店,海岸线,望山的民宿,只记得台阶,走都走不完的台阶。

  你真的看了三遍?站在那些台阶上面,我说,我只看了一遍,我也不想再看第二遍。

  一个叫千寻的小孩掉到河里,那条河的河神救了她,小孩长大,去了神隐之地,河神又救了她一次,她后来又回救了河神一次,救过来救过去的,我都有点搞不清楚了。要说是友情,肯定有一点,要说是爱情,她说我们还会再见面吗?他说一定会的,那就也有一点了。

  后来又看了三遍,戴西说。

  为什么?我问,为什么还又加了三遍?

  有个人说的,戴西说,每一个人都有一条自己的河,每一条河都拥有一个能够记住他名字的人。

  哦。我说,原来是找自己名字,又不是友情又不是爱情的。我只能这么讲。

  夜深下来,灯笼更红了,转角一个很旧的茶店,许多游客停在那里拍照,沉默又重复的动作,一张又一张,好像许多无脸怪。我就说,这个地方太悲情城市了,一点也不千与千寻。

  戴西笑笑。

  回去的路上我还吐了,司机问我们要了双倍的洗车钱。戴西说都怪这路太崎岖,我把崎岖那两个字一路记到回香港。

  戴西跟前男友还是见了一面,就在我吐得昏天黑地的那个晚上。其实我后来好一点了,我就到大堂里去喝一杯苹果汁什么的,我也可以在房间里喝的,但是我坐到了楼下,我想我可能还是有点担心。

  我在脑海里构思了一下他俩见面的场景。

  她会问他,你爱过我吗?

  他会问她,那么你爱过我吗?

  她没有问,他就没有问。只是一个拥抱,柔软又亲切的拥抱。

  这时戴西回来了,还挺早的。

  你俩正式地告了个别吧?我说。

  戴西笑了一笑,然后她给自己要了一杯不加水的烧酒。

  我有一个朋友,戴西说,我那个朋友跟多年不见的前男友见面,那个男的来了一句,你爸妈身体还好吗?

  我说,啊?

  原来这才是爱,他妈的真爱,戴西说。

  我说,也不要说脏话嘛。

  不是我说的,戴西说,是我那个朋友说的,她就是这么说的。

  我说,哦。

  然后我的朋友哭起来,戴西说。

  我问,那你怎么办?要安慰一下她吧。

  戴西笑笑,说,在她哭的时候,我望去玻璃窗外,烧起来的红云,明天一定会很热。

  听到戴西这么说,我也望去玻璃窗外,夜太深了,什么都看不见,明天热不热的我也不知道。

  我就记得这么多了。

  回到香港以后,我俩一起去了一次吉卜力工作室的手稿展,要不是去那一次,我都不知道人和景是分开来画的,就像拍一场真的电影。

  展场的一个角落,很多人将自己的画贴到墙上。我看着戴西很快地画了一只煤炭鬼,眼睛非常大的一只煤炭鬼,我看着她踮了脚尖,把那只煤炭鬼贴到最高处。

  展览结束的前一天,我又陪着别人去了一趟博物馆,突然就想起来了戴西的那张画。那面墙上已经贴了好几层画,密密麻麻,戴西的画仍然贴在最上面,只是旁边多了一张陌生人的画,眼睛更大的另一只煤炭鬼,很细致的绒毛,那只别人的煤炭鬼靠着她的煤炭鬼,细细的环绕的手臂,像是一个拥抱。

  我突然意识到,我俩那次去九份,不就是一个非常正式的告别?

  出了旋转餐厅,电梯下到地库,才发现他换了个车。

  不动声色地上了车,也没什么好问的,这些年来好像也只问过那么一次,为什么我亲眼看到的那颗星星你却讲它已经没有了?

  开出去好一会儿了,他自己说,换了个车。

  我说,哦。

  车里的气味仍很重,下了一点窗,凉风都灌进来,只好又关上了。

  你真的不记得这台车了?他突然问。

  嗯?

  有一次看什么电影,前面放了这个车的广告片。他说,你就说了一句,将来我们也买这种车,开到山顶看星星。

  有点印象,我说。一个女的,把大包小包都塞进了那台广告车,又往车座底下塞进了她的包包,面对镜头,高兴地说,有了这个车,我又能买菜又能送孩子上学。

  他略皱了眉,说,记错了吧。

  一个女的,雪白小脸,小礼服,手中一杯咖啡,广告车于曲折的山路中横冲直撞一直冲到山顶悬崖,她的咖啡都没有洒出来一滴。天窗开了,那窗的缝隙中星星们都挤在了一起。开车的男的回头一笑,说,亲爱的,你要的,星空之下的咖啡之夜。女的绽开笑颜,嘴唇好红。

  这个对了吧?我问

  他笑了一下。

  想起来了。我说,我好像是说过那么一句,将来还有星星,不过真的是好久以前了。

  你肯定是说过,他肯定地说。

  车停住了,往车窗外面看了一眼,模糊的夜色,什么都看不真切。

  天窗开了,那窗的缝隙中也见不到一颗星星,灰蒙蒙又有点潮湿的天空,正要按惯例问那么一句,为什么那颗星星其实已经没有了?

  却听到他说,我们结婚吧。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一个母亲】征稿启事
“庆‘樱花·宜和杯’——讲述乌海故事”有奖征文大赛
《梅州日报》最新征稿启事
“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2021年第二届全国生态文明原创诗赋征文
2021年全国大学生“文学新作新评”征稿启事
首届“海门·卞之琳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收获》杂志社最新征稿启事
2021年第十一届“诗探索˙中国红高粱诗歌奖”
主题有奖征文征稿启事
「春城晚报」副刊征稿启事
第十二届“我的读书故事”全国征文
《黄山》杂志征稿启事
2021年中国十大幽默故事征稿评选启动
“以客为带——承中华之文·扬民族之魂” 征文启事
“大美赊店·宛东潮杯”为主题的全国小说、散文大赛征文
更多...

刘绍棠

苏叔阳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涵:出口的支撑因素是什么?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