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32        发布时间:[2021-02-22]

  

  给我们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应该就是刚才在可视门禁上问我们是谁的那位了。她扫了我一眼,又扫了廖阿姨一眼,最后落在我们的口罩上,然后一句话没说,递了两副鞋套过来。

  我和廖阿姨放下工具箱,蹲下身去穿鞋套。鞋柜旁有个凳子,但她并没有让我们坐下。无所谓,我已经不在乎了。见我们穿好鞋套,她看了一眼手机说,现在是一点五十,就算你们是从两点开始的吧。我心想,凭什么扣去十分钟?但看到廖阿姨都没吭声,我也就没说话。

  胖女人带着我们走进屋子,进门左侧就是厨房,她指着厨房里的水池说,你们在这里接水洗抹布,但不要开热水。往右边打,右边是冷水,莫搞错了哈。

  又遇到个抠门儿。可能那身肉都是靠抠门儿攒起来的。我在心里狠狠吐槽。

  厨房的台子上放着几样东西,她一样一样拿起来递给我:这张帕子是专门抹桌子的,不要用你们公司的,要用我们家的,我们家是细纱布,擦了不会有毛点点。这张么,是专门擦沙发的干帕子,蘸沙发油擦。这个么,是洗拖把的洗洁精,拖把在阳台上,拖一遍要用洗洁精洗一遍。但是卡卡角角(角落)拖把整不到的地方,你们要用帕子擦,这个是专门擦地的帕子。

  过场真多。

  她好像听到我腹诽似的,忽然看我一眼,质疑说,你那么年轻个妹儿,以前做过吗?我点点头。廖阿姨连忙说,她一直和我一起做的,她做得好,手脚麻利。

  胖女人一扭身,带我们进了客厅,边走边说:我们家原先每个月都要喊清洁公司来打扫的,这几个月有疫情嘛,就不敢喊了。半年没打扫了,脏惨了。

  我发现她走路时,屁股是旋转式扭动的,还是顺时针。

  一进客厅,顿时感到了凉爽,显然开了空调。这让我松了口气。疫情一过,夏天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赶来了,连续几天都是高温。不开空调,戴口罩做清洁怕是会中暑哦。

  客厅很大,比之前我去过的那几家都要大,摆满了看着很贵但很俗气的家具,雕花描金的,还泛着光亮。电视墙上是一大块紫红色的绒布,挂了一幅“花开富贵”的水墨画,好像一片枯叶漂在深潭上。除了一台巨大的电视机,电视柜上还摆着各种物件,有财神,有菩萨。最显眼的是块大石头,颜色混沌,不知是玛瑙还是水晶还是玉。一排玻璃门通向阳台,透过窗帘,隐约看到阳台上的花草,蔫答答的,了无生机。

  胖女人的头上顶着高高的发髻,黄褐色,喷了很多发胶,人凭空高了几厘米。我们把这种头称之为“姆姆头”(姆姆是四川人对中年妇女的称呼)。但这位胖姆姆身上,却穿着粉红色的家居服,上面布满了横七竖八的卡通小熊,太搞笑了。也不知他们家是做什么发财的,这么有钱。估计是做生意,要么就是个贪官。我以我有限的社会经验在肚子里胡乱猜测。

  胖姆姆继续给我们布置工作,她指着沙发和茶几说,这些都要搬开清扫,下面好多灰尘。还有那两棵发财树,看到没,叶子上都是灰,你们要一片一片地擦,擦仔细。

  我有些沉不住气了:一片一片地擦?

  姆姆说,是哦,不然整不干净。

  我看向廖阿姨,廖阿姨却不看我,依然淡定地点头:晓得了。

  完了,今天完了。我心里有些烦。没想到最后一击最重。

  八月,我终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而且是上海交大。那个高兴,真是无法形容,恨不能一跳八丈高。总算没有白辛苦,没有白熬夜,没有白掉头发呀。

  不过兴奋之余,还是有点儿忐忑。虽然老爸老妈早就说过,只要我考上,砸锅卖铁也要让我去读。但真的面对各种费用,我还是觉得挺内疚的。尤其是,当时选学校,爸妈希望我选成都这边的西南交大,可以减少一点儿开销。我却违背了他们,说了些高大上的理由,选了上海。其实我选上海,就是想走得远一点儿,远离这个城市。再说那是十里洋场,国际大都会,很诱惑我。我的闺蜜秋彤,为了和他在一起居然选了哈尔滨。那我就和他们来个南辕北辙吧。

  我知道我们家穷,虽然父母一直在辛辛苦苦工作,父亲还常年不在家。但他们的收入依然有限,我还有个读初三的妹妹。我去上海读大学,会刮掉家里一层皮的。我也想了以后兼个职,但那是以后,现在还是得刮爹妈的皮。

  那天晚上,当老妈把银行卡递给我,告诉我里面的数额时,我一下子觉得很难过,嗓子眼儿发堵。我很想说,我以后会好好报答你们的,但说不出口,从上中学后我就没跟爸妈说过抒情的话了。憋了半天我才说,怎么给那么多,不需要那么多的。妈妈说,到了大城市,你怎么也得添两件好点儿的衣服。我低头说,妈,我拖累你们了。妈妈说,嗐,你这个娃娃,咋个这样说呢,你是给我们争了光。好多人羡慕我和你爸。钱嘛,哪个都可以挣到的,你那个分数不是一般人能挣到的。给你妹儿也做了个好榜样。

  妈妈的语气里满是由衷的骄傲。我感动得不行,抱住她说,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读书,将来挣大钱报答你和老爸。

  妈妈并没有热泪盈眶,笑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远水解不了近渴。

  老妈居然幽默起来了。我也调侃说:那我马上去给你倒杯水。妈妈拦住我,狡黠地笑笑:我真的有个难题,不晓得你能不能帮我。

  我马上直起腰:什么事?你说。

  妈妈说,这段时间我老是胃上不舒服,去社区医院看,拍了片,医生说不是胃的问题,是胆结石,有好多小石头,要我做手术。

  我知道这事,听她说起过。我说那就去做呀,趁我在,还可以照顾你。妈妈说,不是这个问题。我不需要照顾。那是个小手术。我担心的是工作。如果我去手术,就要耽误几天……

  三年前老妈被一刀切下了岗,便在家政公司找了份工作,就是上门做清洁。她很在乎这份工作,尤其今年经历了疫情,就业越发困难。她说他们公司重新开业后,好多人来求职,还有大学生。她担心她休息几天会被顶掉。

  我说,生病就医是一个人的权利,你们公司如果因为生病开除你是不符合劳动法的。

  妈妈说,哪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哦。你不晓得,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公司生意好得很,因为前段时间停了嘛,现在客户都打电话催我们去,简直忙不赢。有时候我们连晚上都要做,一天做三家。我要是几天不去,那个空缺马上会被人顶掉。

  原来是这样。我有点儿明白母亲的意思了。

  妈妈小心翼翼地说,你可不可以,替我几天?我只需要三天,医生说那是个小手术,微创,当天就可以下床。这三天,让廖阿姨带着你做,不会有好难的。这样我就可以不跟公司请假,悄悄去医院。

  我在稍稍愣了一下之后,马上以从未有过的豪迈口气说,没问题,妈,你不要休息三天,你休息一星期。我来做一个星期好了,不就是打扫卫生嘛。

  老妈喜出望外,眼睛发亮。我知道不仅仅是因为她可以去做手术了,更是因为她觉得她女儿愿意帮她。我原本可以找理由推脱的,比如,想和同学出去旅游,或者,想去报个英语班,但是,我摸了一下良心,良心还在,没被狗吃掉。

  其实,在稍稍愣的那一下,我还想到一点,秋彤前几天约我开学前去峨眉山,说她要还愿,也趁机玩玩。我一直纠结要不要去。答应了妈妈,我就不用再纠结了。

  于是我从一周前开始,顶替我妈,跟着妈的老搭档廖阿姨开始了清洁工的工作。廖阿姨每天早上从公司那里接下单,就领着我去,我虽然是生手,但有廖阿姨罩着,加上自己的努力,也没太大问题。廖阿姨还夸我机灵呢。我们上午做一家下午做一家。今天是最后一天,这是第十二家了。

  几天前妈妈已经顺利地做了手术,摘了胆囊,里面有五六颗小石头。有一颗已经堵到胆管了,医生说很危险,幸好手术及时。之后妈妈就回家了。我让她继续休息,我再做三天。她开心地跟我说,我现在也是无胆英雄了,无胆英雄有个有胆女儿。

  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当然,也很累,那和天天复习的累法不同。浑身的筋骨都要散架了,每天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拿着手机,还没刷完朋友圈就睡着了。我咬着牙想,一定要坚持一个星期,让妈妈彻底康复,也让自己彻底踏实。昨天晚上,我看到秋彤在朋友圈发了照片,果然他也去了,还好我没去。她问我在干吗,我回复说,在帮老妈做家务。

  胖姆姆又带我们去卫生间。

  卫生间有三个。她推开门说,厕所要好好打扫,几个月没打扫了,脏得很,两个马桶和蹲坑都要用洁厕精擦洗,马桶盖也用洗洁精擦洗,还有浴缸和洗脸池,都要用洗洁精清洗。一定要搞得白白净净。对了,如果你们要用卫生间的话,就用外面那个,那是客用的。

  哪个稀罕!本小姐还嫌你脏呢。我心里恨恨地回了一句,然后面无表情地说,婆婆你放心,我不会上厕所的。

  胖姆姆简直要弹起来了:你咋个喊我婆婆呢?我有那么老么?

  我偷着乐,这是我的撒手锏,专对讨厌的女人,屡试不爽。

  胖姆姆继续布置工作:这三间是卧室,这间是书房。卧室嘛,我每天都打扫了的,不算太脏,但卡卡角角还是有灰。书房好久没打开了,灰大得很,好生打扫。玻璃窗也要好生擦,简直太脏了。先用你们的刷子擦,擦完以后再用我们家干抹布抹一遍,不要留指姆印。纱窗要取下来拿到淋浴间去冲洗。你们肯定晓得嘛。

  我越听头越大,但看看廖阿姨,依然很淡定,只是点头。

  前面做的几家,我们俩基本上用三个小时就能完工。但这一家的工作量,我感觉得四个小时。本来就大,四室两厅三卫,又遇到这么个挑剔苛刻的雇主,算我们倒霉。

  胖姆姆终于交代完了,扭着臀圈儿去客厅的沙发上瘫下。廖阿姨低声说,抓紧吧,我去擦窗户,你做室内。我点头,擦窗户是技术活,我还不行。何况他们家是高层,二十楼。

  我提了桶水,从最里面那间卧室开始。

  那间应该是主卧,一张超大的床,一排大立柜。床对面也有个大电视机。真够奢侈的。卧室没开空调,有些闷热,也有些气味,似乎长期没通风了。

  床的上方挂着一张很大的彩色照片,一对老年夫妻,穿着中式服装。难道是胖姆姆的父母?可是卧室为什么要挂父母的像呢?哦,这间房是给父母的。我自以为是地判断。但是从床上的被褥看,像是没有人睡,罩着床笠呢,一丝人气都没有。也许父母只是偶尔来?偶尔来还留这么大一间卧室,看来胖姆姆还是孝顺的。

  我一边做卫生一边胡思乱想,以打发难熬的时间。本来我是想一边做一边塞个耳机听书的,但廖阿姨说公司有规定,不允许。我只好作罢,靠各种胡乱猜测打发时间。

  很快做完了主卧,还有和主卧连在一起的卫生间。搞卫生嘛,认真些就好,也没多少技术含量。廖阿姨都夸我动作麻利。我把家具全部擦完,拖了地,也遵嘱用抹布擦了“卡卡角角”,然后关上门,去旁边一间,即所谓的书房。

  书房里几乎看不到书。本来我还想看看主人读什么书,判断他的职业。可是大柜子里只有一些文件夹,一些杂志,还有各种合影照片,各种小摆件。桌上连个电脑都没有,落了一层灰。

  第二间卧室比较小,也比较乱,床上的被子都没叠。当然,床上我们是不管的,我们只管家具和地面。我一下就判断出这是胖姆姆的卧室,因为一进门就看到了她的大头照。大头照在宣示主权。当然,和现实比,肯定存在着卖家秀和买家秀的距离。

  擦床头柜时,我发现还有个相框,是一家四口的合影,一本正经地坐在照相馆的布景前,大概是前几年的,胖姆姆还比较瘦。两个男孩子十来岁的样子。看那个花里胡哨的布景,像是在小县城照相馆拍的。难道她是从县城奋斗到成都的,然后在成都买了大房子?可是,感觉相隔没几年时间呀。

  我的好奇心又被挑逗了。再打量,发现椅子上丢着几件衣服,质地都不咋样,还花里胡哨的。我想起秋彤的妈妈赵阿姨,企业高管,穿衣服从来都是两个“不”:不便宜,不张扬。那才是低调的奢华。也许胖姆姆是苦出身,虽然发了财,也还是习惯低消费。

  我一边瞎琢磨,一边做完了胖姆姆的卧室。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三点多了。

  我洗了拖把,换了一桶水,推开最后一间卧室。

  哇靠,里面居然有个人!我吓一跳,迅速关上门退出去。是个婆婆,背对着门坐在床上,悄无声息地在穿衣服。我退出去时,听见她哑着嗓子说,你等一下再进来。那声调、语气,加上背影,真有点儿悬疑片的感觉。这个婆婆是谁?难道是胖姆姆的妈?可是她为什么不睡主卧?

  真的是好奇心爆棚。

  坐在客厅看电视的胖姆姆听到动静了,懒懒地朝我喊了一句,你先来做客厅嘛,她慢得很。

  我便提着水桶去了客厅。身上已是汗涔涔的,脑门上一颗汗珠流下来进了眼睛,我抹了一下,顺便将口罩往下拉了一点儿,露出鼻子透透气。

  胖姆姆乜我一眼说,工作期间不要取口罩哈,要一直戴着。然后她指了一下她坐着的沙发靠背,那上面是曲里拐弯的雕花:这些缝缝里的灰也要擦干净。

  真是不想理她,太烦了。但我还是嗯了一声。

  母亲曾和我说过,像她们这样每天派往不同人家的清洁工,虽然不像固定做那么在乎雇主,但总还是期待遇到一个好雇主,包容,随和。昨天下午我们做的那家,面积也比较大,做到最后,是那个女主人催我们走的:“差不多了,你们赶紧回家吧。”

  今天显然运气不佳。

  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忍下来的,她一定经常遇到这样的雇主。

  不管怎样,我必须坚持到底。

  ……

  裘山山,女,1958年生,祖籍浙江,现居成都。1976年入伍。1983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已出版长篇小说《我在天堂等你》《春草》,长篇散文《遥远的天堂》《家书》,以及中篇小说《琴声何来》等作品约四百万字。先后获得过鲁迅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解放军文艺奖、四川省文学奖、《小说选刊》年度大奖、《小说月报》百花奖、《人民文学》小说奖以及夏衍电影剧本奖等多种奖项,并有部分作品在海外翻译出版。

   


 
关于注册中国作家网内刊账号的说明
第九届冰心散文奖启动
永定区“水利杯”文学有奖征文启事
《华西都市报》“读城记”专栏征稿启事
《党建》杂志社面向全国主题征稿
第三届全国“大鹏生态文学奖”征文启动
关于征集网络文学“百年百部”优秀作品的通知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主题采风创作征文
全国文艺大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表彰活动启动
第六届全国征文征稿大赛启事
“百年华诞,放歌青海”庆祝建党100周年全国诗歌大奖赛
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征稿
第三届“星星点灯”全国电力诗歌征文大赛: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南宁晚报》副刊·读城征稿启事
更多...

杨绛

钱钟书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爆料称华为P50系列即将进入量产 或将于下月发布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