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7        发布时间:[2021-02-22]

  

  刘晶晶,男,出生:1952年,曾任:文工团编、导、演。原本溪市文联工作,本溪市作家协会秘书长,本溪市文联《溪水》文学杂志社小说编辑,著名作家舒群的秘书。

  在《鸭绿江》《北方文学》《东北文学史料》《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文史精华》等报刊杂志发表过小说、散文百万余字。著有长篇小说《战争与性荒》,中篇小说《最后一片净土》《借个绿草地》等。

  现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舞蹈家协会会员。

  

  (七)

  虽然我们分配的口粮比老乡多,但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真的吃不饱饭,每天定食定量,就得省吃俭用,每人扒拉一口饭给熊样,加上熊样的饭量越来越大,我的饭还没等吃呢,叫它熊嘴拱一拱就吃掉了,然后就去抢其他人的饭。它鼻子好使,能吃的东西都躲不过它的嗅觉,土豆栽子,干萝卜条子,草房顶上晾的干菜叶子,就连藏在房梁上的大酱块子(做大酱的原料),都叫它给偷吃了。原来我们屋子里有耗子洞,耗子偷粮食吃,还把偷来的粮食藏在鼠洞里,那也逃不过熊样蠕动的鼻子,它用熊爪子掏开鼠洞,把老鼠和刚生下来的小老鼠,连藏着的苞米、黄豆、榛子、橡子、板栗等,连锅端,都给吃掉了。

   

  春雨霏霏,大家出不了工,都待在家里,闲聊,打扑克,织毛衣,睡大觉,节省体力,省粮食。最可气的是熊样又犯了禁忌,也可能是它饿疯了,身体不像小时候那么圆了。它闻到我们对面邻居家有吃的气味,就偷偷的溜进了他家院门,站在东南角的索仑杆下往上看,鼻子还不停的闻着,转了几个圈,犹豫再三,终于下定决心,要爬上索仑杆看个究竟。它刚爬到中间,邻居家就发现了,急忙推开房门,拿着擀面杖,向我们的屋子里喊道,和尚!和尚!你快来看看你的宝贝儿子,它要作上天了,它竟敢偷吃祭品,这是大逆不道,是犯罪呀!我知道事态紧急,拖拉着鞋就跑了出来,外面小雨还在下着。我看见熊样,还在继续努力地往落叶杆子上爬,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跟它不厌其烦的说了好多次,可它和人一样,为了吃饱饭它什么都不怕了。我冲到索仑杆底下,用力地摇晃着,它抱住晃动的杆上不敢动弹,进退两难,怯生生的低头看着我,听着我发狠地叫喊着,知道事情不妙,我大声的命令它下来,并且抢过邻居手里的擀面杖,敲打着索仑杆。它害怕了,搂着杆子往下出溜,滑到地上就要跑,它是怕我打它。我一把揪住它,让它在杆子底下站好,它不情愿的抱着两只爪子,靠在索仑杆站着,我也是为了让邻居能下来台,不至于破坏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就狠狠的挥舞着擀面杖,嘴里大声地教训着不听话的熊样。它知道错了,吓得一点一点地往后躲着,斜着小眼睛看着我,两只熊爪都要把脸捂上了,我从地上捡起一根小树枝,抽了它几下,主要是让它记住教训,别给我在外面惹事啦!熊样眼圈湿润了,委屈得不敢看我,邻居也过来劝我,说,行了,和尚。骂两句就行了,你看这熊样也怪可怜的,你就别打了。我道歉的说,对不起了,如果它再到你家惹事,我就扒了它的熊皮。说完我领着熊样回家了。

   

  没过一会,熊样又回到了原先顽皮的状态,只不过是熊爪子不敢着地,还不时地用舌头舔一舔。我把它抱在怀里,仔细的查看了它的爪子,原来是几根落叶松的木刺扎进了爪子里,我拿出指甲刀慢慢地给它拔出来,又在它肚皮上拔出一根小毛刺。它轻松多了,想溜到地上去玩。我拿着指甲刀想起来,都是因为它熊爪子能爬树惹的祸,我把它熊爪子指甲剪下去,它没有爬上爬下的利爪,就惹不了祸了。我抓牢它的熊爪,就要用指甲刀剪它的长指甲。它非常聪明,知道我的意图,就拼命的反抗着,嗷嗷地叫,坚决不让我剪,并且奋力抽出爪子,狠狠的挠了我一下,我的手背被它抓出了血痕,并且渗出血来了,我松开它,急忙捂住被挠的手,它趁机快速顺着立柱爬上了房梁,并且歪头看着我,想弄明白,我还有什么办法治它。大家都看到了我和熊样的一举一动,乐得是前仰后合,既烦这个熊样能吃,又舍不得扔掉这个调皮捣蛋的玩偶。

   

  关键的时候,何财穿着滴水的蓑衣进屋了。见面就大声嚷嚷起来,我说和尚,你再忙也应该进山去看看你哥呀,哦,就正月时候有酒有肉的你去蹭吃蹭喝,春脖子青黄不接的时候你就不理我了?我心里想,其实他心里也知道,我天天带着熊样,这个小熊崽子离不开人,我哪有时间去山里看他。就说,你长得熊头罴脑的丑样,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我天天在家看着我儿子熊样呢。何财憨憨的笑着说,你少跟我废话,熊样儿哪?我扬了扬脸示意说,在你头上哪。何财瞅着房梁上的熊样兴奋地说,我操,熊样这小子真有能耐,把家安在房梁上了!我接过话头说,你别在那说风凉话了,我要把它长指甲给剪了,它一生气挠了我一把,怕我打它,它就跑房梁上躲起来了。何财一边摘下草帽一边说,这就是你当爹的不对了,你把它尖爪子给剪短了,它不能爬树,不能掏洞,本来就饿得要死,这不是要它命吗?来,熊样的,你下来,大爷给你块肉吃,说着把蓑衣解下来,挂在墙角锄头把上。熊样从骨子里就对何财有敌对的心理,但是它早就闻到了何财身上有一股肉味,它禁不住诱惑,哈喇子顺着嘴角从房梁上滴了下来。其实大家心里也馋,一个个的脸都是黄瓜色了,能不想肉吃吗?但是都觉得熊样怪可怜的,也就不跟它争了。何财在木柱子底下用手举起肉干,在引逗着熊样,熊样鼻子快速煽动闭合着,口水更加汹涌,心里模糊的仇恨,被眼前的美食所替代,它溜下木柱时跳到了何财的怀里,抢去肉干就往嘴里塞,很怕周围狼一样饥饿的目光跟它夺食,周围这种贪婪能吞噬一切,并将大自然毁灭在黑洞里,多么可怕啊!

   

  我抱起熊样拽着何财来到厨房,急头掰脸的说,何财大哥,咱俩是不是亲哥们儿?

  是呀!怎么了?

  怎么了?我从早晨到现在还没吃一口饭呢。刚盛一碗苞米面糊糊就让它把碗抢去了,苞米糊糊太热,烫得它直摇头咧嘴,甩着舌头哈气。你说这小子聪明不?它一下子把碗扒拉掉地下了,苞米面糊糊摊在地上就不热了,它呼噜呼噜都给舔净了,我怕它扎嘴,一边收拾碎碗一边骂它,它才不管那个呢,饿急眼了,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它跑到厨房灶台上,准备探下头去喝锅里的苞米面糊糊,锅沿热得烫爪子,它又急忙爬到我的怀里,意思让我帮它。唉,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怕这小子上来狠劲,再往锅里撒泡尿,大家的饭就吃不成了。我让伙食委员把我那份盛在盆里,我用树枝搅和搅和,等凉下来再喂它。它可倒好,吃完饭,撒了几泡尿就又饿了,去偷对门家索仑杆上的东西吃,叫我给打了一顿。我现在饿得是前心贴后心,两眼冒金星,出虚汗,腿打颤,眼看要完蛋。大哥给我一块肉干吧!何财嬉皮笑脸的说,你说了半天,不就是要让我给你点吃的呗。我看着何财在那笑嘻嘻的看着我,最可气的是我都要虚脱了,他还在开我的玩笑。我虚弱的说,大哥,我不骗你,我再养活这小熊崽子几天,不是我死就是它死。你别废话了,赶紧给我点吃的。何财看到我有气无力的神色,知道我不是装的,赶紧从怀里掏出来一块肉干塞给我。我怕熊样过来跟我抢,立刻转过身去,把肉干塞进嘴里,大口地嚼了起来。这下子惹恼了熊样,它爬到我的肩上,用爪子要掰开我的嘴。我哪能就范,这是人命关天呢,我把熊样扔给了何财,没好气的说,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得把这个熊崽子带走,我们点的同学受不了,全村的老百姓都受不了啊。何财紧紧搂住怀里挣扎的熊样,温和的说,今天下雨出不了工,我去看看江水,她哥江涛跟我谈了一会,队里的意思是让我下山,怕在山上做饭烧炕的火源引起火灾,说队里羊圈旁的那三间草房子给我。谈完了,他们家要留我吃午饭,我寻思找你还有事情商量,就跑过来了。我没好气的嘟囔着,给你介绍完江水,你就没有功夫搭理我了,一天到晚的往人家跑,溜须人家,能有什么狗屁事跟我商量?何财气笑了,说,你个没良心的,刚才饿得要死还求我给你吃的呢,现在翻脸就不认人。和尚,我跟你说实话,我还牢牢记着石大爷说的话呢,等熊样长大了就给它放回山林,现在是春脖子青黄不接的时候,大家都吃不饱饭,咱俩今天顺便就把它放回山里去吧!我听完他说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大声喊着,怎么?今天就放它回山里?这也太突然了,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啊!何财的声音也放大了,你喊什么喊?不是你说的吗,大家都受不了了?到了真要放它回山林的时候,你又反悔了,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不放我走了!我也是饿得昏头胀脑的,心想,不把熊样送回深山老林,我就要死在这穷山沟里了。狠了狠心说,放就放了吧!

   

  大家也没办法,本来熊样的家就在深山老林里,你让它到人群里来抢食吃,它也吃不饱,再舍不得也得让它走啊,活着是硬道理!大家在细细的雨中送了我们老远,大家七嘴八舌,把和熊样朝夕相处的细节一一道来,它的顽皮,在一幕一幕重现,说到高兴处,哈哈大笑。真到了离别时,又抹泪,又舍不得,每个人都过来抱一抱熊样,抚慰中把它黑不溜秋绒毛上细细的雨珠抹掉。在雾纱一样的春雨中,看着我戴着草帽背着熊样远去的背影,高扬着手,挥泪告别。

   

  走进大山,熊样高兴得又蹦又跳,撒欢地在前面跑,刨地里的蚯蚓吃,跳进溪水塘里吃蝌蚪,吃山野菜,忙得不亦乐乎。快到何财家的地窨子时,它有些犹豫不前,似乎这里充满了阴气。大娘听见我呼喊她的声音,推开房门,笑呵呵的快步向我跑来,嘴里喋喋不休的说,哎呀,我的儿子,又好长时间没来了,是不是饿坏了?来,快进屋吃饭吧,大财子说你中午指定能来,娘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快!快!快进屋上炕吧。我进屋坐定后,心想,熊样一听有好吃的指定比我跑的还快,怎么不见它的影子呢?我冲出门外喊着,儿子,快进来吧,看看奶奶给你做什么好吃的啦!我叫了好几次,也没看见熊样的身影,我走到院门口,扒在门框上向外看,熊样在外面的山坡上来回转悠着,就是不愿意走近这个地窨子,一定是杀母之仇牢牢地刻在了它的心里。慈母永逝,仅剩下的躯壳,熊皮油亮地铺张开,踏在足下,任凶手蹂躏!没办法,我饿得心慌,得填饱肚子,然后才是让熊样吃饱饭,再把它送回远远的深山老林里。我坐在热炕上,吃的各种山野菜蘸大酱,喝苞米面糊糊煮狍子肉干,还有橡子面窝窝头,呼噜噜造了一肚子。我知道熊样的鼻子特别好使,它在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我吃的是什么,但是这个犟种就是不进来吃饭,我也惦记它,就草草地吃完饭,装了满满一饭盆吃的,向它走去。它可能察觉这是离别饭,心情变得有些焦躁不安,两只前肢来回倒蹬着摁地,脑袋来回的摇晃着,忧郁流盼的眼神,似乎在向我讨要肯定的答案。我躲避着它惆怅郁闷的目光,拍了拍它的头,扒了扒了它的小耳朵,说,吃吧,吃饱饭了再说。熊样今天非常听话,感觉我的话语中,隐含着离别的忧伤,小眼珠紧紧地盯着我,头不晃了,它坐在湿漉漉的地上,隔着饭盆静坐着,非要听我下面说的话。我的眼睛有点湿润,这小家伙顽皮捣蛋,但是势必是我一手把它养大的,它天真可爱,朝夕相处的像自己的亲人一样,我怎么舍得丢下它不管呢?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人要活下去,动物要生存,各有各的领地,各有各的活法,打翻天平,就会倾斜,就会破坏生态,我真的到了无能为力的地步了。我强忍着泪水,抽噎着对熊样说,吃吧,吃吧!你还小,不懂这些,你回到你自己的家园,就能快乐地活着,远离人群吧,你长大就知道了。

   

  熊样吃饱了饭,小肚子鼓鼓的,我和何财领着它向深山老林里走去。翻过几座山,爬过了几道岗,在一片静寂的红松林里,托着熊样的屁股,把它送上了一棵粗大高耸的红松树。

  (八)

  熊样回归了山林。

  何财娘俩和乡亲们欢聚了,好多吃过他馈赠的山珍兽肉的村民们,都自发的进山帮他搬家,新家布置好了,乡亲们也不得不佩服这勤劳倔强的娘俩,愣是把闲置了四五年的土房子,收拾得焕然一新。

  图片

  我心里惦记着熊样,时刻想到它顽皮搞怪的模样,内心总觉得不落忍。它现在到底怎么样呢?在哪儿睡觉?能吃饱饭吗?它从小和人类在一起生活,对一切事物都没有防范心理,会不会遇到危险呢?我悬着的心,真是七上八下的,焦躁不安。我愤愤不平,替熊样爆发了一种对何财的不满心理。你有了归属感,让我一个未成年的小家伙,怎么在这原始森林里活下去?我有点六神无主了,想这个熊崽子想得我肝肠寸断,不亲眼看看它是死是活,我怎能安心哪?看到何财搬家后喜气洋洋的模样,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决定自己进山去找找熊样,哪怕远远地看它一眼也行啊!我扛着大斧子,腰上别着镰刀,肩上搭着一捆麻绳,挎包里带上水和干粮,就偷偷的向山里进发了。

   

  山路崎岖,到处春意盎然,背坡阴沟里的冰雪还没有消融,经过何财家的地窨子,仔细地查看了一遍,没有熊样来过的痕迹。过了储木场,就没有山路了,攀爬在陡峭的山崖上,想在高处瞭望得更远一些,我大声地呼喊着熊样,喊声在群山中回荡,茫茫林海在视觉扫描中无穷尽的延伸。翻过了几座山,找到了放归熊样的红松林,我用大斧头敲击着树干,用嘶哑的嗓音喊着熊样。但是一无所获,只有山鸡撕裂叫声的回应,我也害怕大动物,真要是再遇见狼熊虎豹,我的小命就葬送了。是不是人类逐次的递进,蚕食了大型动物的生存领地?我明显地感觉到了生息的渐落,惊恐警觉中的动物,濒临死亡前的心动过速,加上野生食物链的断裂,野外生存的动物,必定变成人类的养殖物种。我根本找不到熊样的一点信息,因为大声呼唤,我的嗓子干渴,声带因为嘶哑而疼痛,我喝了一些水,吃了一点点干粮,留了一些干粮给不知温饱的熊样。后来我渐渐的领悟了,熊样的耳朵小,听觉很差,距离稍远,它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熊的视力也一般,视觉范围比人小多了。我又在这方圆几里地找了几个来回,根本没有我熟悉熊样的爪印,树上也没有它熊爪子挠过的痕迹。大山里死气沉沉,静得有点让我毛骨悚然,如果将心比心的话,熊样天天生活在嘈杂的人群里,打打闹闹的生活习惯了,让它突然返回到寂静的山林,孤独的心多么可怕呀!即使我见到了它,如果它坚决跟我回家的话,我能养活起它吗?真是两难的选择呀!

   

  我仔细地在山里寻找了三天,连熊样的尸首和皮毛都没有找到,甚至连我熟悉它的粪便和它的尿味儿都没有看见和闻到。我疲惫地回到家,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关键是我思念它的情感在作祟,我绝对不相信这么顽皮活泼的它会失踪。我很累,但是就是睡不着觉,因为时刻惦念着它而失眠了。

  突然!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木板门有被熊爪子挠的声音,但这是短暂的。呼地!窗玻璃又被挠响。直觉告诉我这是熊样回来了,我急忙拽开灯绳,跳下炕,光着脚就跑出去了,在院里我第一眼看见熊样时,眼泪都流出来了,我把它快速抱起,紧紧地搂在怀里,它用舌尖舔吻我的脸,我躲避着它狂热的温存,也许是我的眼泪里有咸味,它发狂的追着我的脸在舔食。熊样心里明白,它舌头里有倒刺,会舔伤人类的皮肤,它只用舌尖亲热我的脸,怕伤害到我。我明显的感觉它瘦多了,皮肉松弛,背上好像还有黏稠的血迹,我顾不上它对我久别的亲热,赶紧把它抱进屋里,一屋子人都被它惊醒,甲级睡眠光腚的也都围了上来,女同学都披着衣服跑了过来,一看到光溜溜白花花的线条,赶紧又退了回去,大喊着:那么损呢,赶紧穿上衣服啊!我们也想熊样啊!

   

  熊样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险情,它肯定知道我这两天在到处找它,那它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呢?它又不会说人话,我没办法跟它交流。看到它身上流血的伤口,看着它虚弱的身体,现在关键的是给它吃东西,找医生给它止血上药。我们厨房的锅灶里什么也没有了,就看看姊妹弟兄们有没有私房货了?大家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找出来了,也就是几块糖和一点点黑饼干,熊样贪婪地嚼着,脸上露出甜美的模样,吃完了再用鼻子到处闻,大家都摊开手,真的没有了。看到熊样累得浑身哆嗦,因失血过多趴在了炕上,我在手足无措中想起了从省城下来的外科权威刘一刀,就抱起熊样冲进了夜色中。熊样在我怀中挣扎着,拼死不从,使劲挣脱后,又跑回了屋子里,并快速地爬上了房梁。我在底下叫它,它说什么也不下来,看样它是从心里害怕我再把它送回深山老林,我是连哄带劝连喊带骂,它就是搂着立柱坐在房梁上不下来。我实在没办法啦,打着手电筒去找刘大夫,刘大夫是个夜猫子,睡得很晚。他听我说找他去给熊看病,生气的说,我又不是兽医,人的病我都不看了,我哪有心思管那闲事。知识分子大专家犯起倔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我急得直哭,说,刘叔,刘大夫,我们家那个熊样是个孤儿,没有母亲,没有家,孤苦伶仃的,实在是太可怜了。我们都是一个村的,你也知道它的境况,它那么小,真的经不起折腾了,出血再多就会死的,你救救它吧,我求你了!刘大夫的老婆和孩子们也在一旁帮我劝他,刘大夫经不起家人的说情,不情愿地背着药箱子跟我来到了青年点。我登高把疲惫不堪的熊样抱了下来,众人抓住它的四肢,按住它的头。刘大夫仔细地查看了它背部的伤口,一边给它消毒一边说,这是粗大的利爪给它抓的,你看它的熊皮很厚,即使是小熊的熊皮,一般的动物也撕不开,看伤口的形状,很可能是它同类干的。我接过话题说,石大爷跟我讲过,熊瞎子的领地意识很强,我把熊样放回的地域,很可能是它熊爸的领地,没有母子的亲情,任何动物的入侵,熊瞎子都会决斗。刘大夫根本不管瑟瑟发抖的熊样,他一边处理伤口,一边给它上消炎药,一边说,这点儿伤算是它老爸手下留情,让它长点记性,以后别来侵犯我的地盘。你们几个抓牢一点,我给这个小家伙打点麻药,把它的伤口给缝合上,接着又说,我也听老乡说过,熊能舔到的四肢和肚皮,蚊虫叮咬,扎的荆棘刺,划破的伤口,舔一舔就好了,因为它的唾液里有消炎的成分,可是它的背部想咬都咬不到,只好半夜三更地来求助它世上唯一的亲人和尚了。我们大家都惊呆了!这个熊崽子不到万不得已它是不求人哪。不给人类添麻烦的动物,人类为什么老找动物的麻烦呢?

   

  几天以后,熊样恢复了正常,我怕它背上的伤口撕裂,就在家陪着它,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吃的喂它了,它的何去何从,是走是留?让我真的无法抉择。我趴在炕上,面对着趴在我旁边的熊样说,儿子啊,我跟你商量件事,你石爷爷家里有好吃的,我也和你一样饿得骨瘦如柴了,咱俩到他家去混顿饭吃,再让石爷爷给咱们出个主意,你是回到你的原始森林里,还是跟我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当然儿子都愿意跟父亲同生共死,可你我都还年轻,前途无量,前程似锦,但是也不能天天躺在炕上坐吃等死呀,你说是不是?走!咱俩上石爷爷家去吧。熊样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只要不送它回深山老林,还能吃上一顿饱饭,也就默许了。

   

  一路上熊样没有闹,只是两只前爪搭在我的肩上,让我背着走,刚进院,房门开了,看见石大娘端着一盆猪食出来,熊样就从我的背上溜下地,撒欢地向石大娘跑去,它轻轻地挠着石大娘的裤子,石大娘看到自己亲手养活大的熊崽,乐得合不拢嘴,就把猪食盆放到了地上,想抱熊样,岂不知熊样是奔她手里的猪食来的,也不管不顾,低头就吃,轰隆隆,一会就把一盆猪食都吃掉了。看样,这是这些天来它头一次吃饱饭。石大爷也从屋里出来了,我们三人无声地蹲在一旁看着熊样吃食,心疼得一个劲的叹息。石大爷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何财这小子卖兽皮的收入,就够他们家活一辈子了,真他妈作孽呀。

  进屋后,我把近几天怎么去老林子里找熊样,受伤的熊样半夜三更跑回来找我求救,都跟石大爷说了,也流露出我内心的纠结。石大爷听出了我来找他的缘由,就直截了当的对我说,何财为了自己站稳脚跟,却让熊样失去了家园,失去母亲的孤儿,在大森林里根本就不可能生存,从小没有母熊的呵护,没有母亲教它的生存技能,它能活下去吗?再说了,熊样的饭量越来越大,是我们人能养活得了的吗?我上回就跟你们说过,人类是破坏生态的罪魁祸首,打碎一个世界太容易了,要想恢复那是难上加难,几十年上百年也恢复不了啊!

   

  我望着熊样吃饱饭后平和的喘息,凝视着我和善的目光,似乎在询问我是否重新接纳它,绝不把它送回深山老林,我的心软了。我的早饭都给熊样了,到现在早饭我还没吃呢,心再软也得活下去呀,这两难的境地如何化解?我到了外屋地,拉开碗架柜,吃了一块剩饼子和咸菜,灌了一肚子凉水,就听屋里石大爷对石大娘说,老伴儿啊,赶紧贴一锅饼子。石大娘不知所云,莫名其妙的问,早晨刚吃完饭,离中午饭还早着呢。石大爷声音放大了一倍,说,让你贴大饼子你就贴,哪那么些废话!我还以为我刚才吃剩饼子,石大爷以为我没吃饱呢,我就赶忙解释说,石大爷,我吃饱了,你老别费心了。石大爷从屋里走出来,把我拉到了院子里,在我耳边小声地嘀咕着,可能是怕屋里的熊样听见似的,我边听边点头,说,行!石大爷我听你的!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春天真的来了,山上的毛桃树开花了,但是没有野杏树开花开得那么浪漫,最好看的还是要数崖上开满的紫杜鹃,一片一片,一簇一簇,开得狂野,开得张扬。

  

  我和石大爷牵着用铁链子拴着的熊样,沿着山下的河套,向冻顶山的沟门走去。我们没有过河,是怕享受春天气息的熊样起疑心,熊样左顾右盼,看着我们两个人的脸色,我们平静如水的心里告诉它,根本没有打算把它送回山林的意思,熊样也和我们俩静静地坐在了河岸边,它不知在等待着什么,但它心里一定知道,这些都是为它精心安排的。熊样不时的伸过鼻子来,闻我挎包里还发热的饼子味,高兴得打着响鼻,甩着头,张开嘴哈哈的喘气。这是它得意忘形的表现,我抚摸着它的头,让它驯服安静下来。我们是在等家具公司进山拉柞木的卡车,队长和会计也在沟里,石大爷听见卡车的轰鸣声,知道他们装完木头快出来了,就站起身来,领着我和熊样向河沿边用鹅卵石碾平的河滩地走去。石大爷跟江涛队长给我请了假,他们把我和熊样送上了装满原木的卡车,挥手告别了。

   

  卡车在乡间土路上跑得是尘土飞扬,我和熊样都是灰头土脸。车上了国防公路,在山沟曲曲弯弯的柏油马路上行驶,山高水长,鸟语花香,溪水潺潺,真的是世外桃源,熊样眨巴着小眼睛看风景,惬意的似乎陶醉在了温柔之乡。这里是八山一水一分田,司机师傅经常到我们村里来拉木材,知道上了柏油路就应该让我们休息一下,打扫一下身上的灰土,他把卡车停在溪水旁,接我和熊样下车,我下车后熊样不肯下来,它以为我们俩要把它放生在这一片森林里,大卡车跑得这么快,自己想追也追不上啊。我就耐心地做熊样的工作,就是下车洗洗脸,喝点水,把身上的尘土打扫一下,然后再坐车走。熊样似乎也听明白了,再者说,车在坎坷不平的路上颠来倒去,东倒西歪,左右摇晃,胆汁都快吐出来了,能让双脚踏上这坚实的土地,心里也有个着落呀。熊样乖乖的自己爬下了车,我不顾山水有点凉,洗得头净脸光,摘下书包,把衣服裤子抖了个干干净净,又帮熊样仔仔细细地擦净了身子,我穿上裤子衣服就要上车。还是熊样有心计,我拽着它脖子上的铁链子,它不走,使劲的摆头往回拽,我以为它要回到自己的山林去,就把手上的铁链子松了一松跟它回去了。这个熊崽子!我看到它奔小溪旁我的书包去了,我大声地笑了起来,笑后心里又有了酸酸的苦涩,是它饿怕了,提醒我带的苞米面饼子的书包落啦,还是它知道了这是我们俩的诀别,我的心不在焉,丢三落四,让它识破了我为它梳妆打扮的送行?我们俩默默地爬上了卡车,在和煦的春风中吃着饼子,紧紧的依偎在一起,跟着卡车的颠簸,述说着我依依不舍的心情。

   

  足足跑了五个多小时,卡车师傅真的很帮忙,把车直接开进了望城公园里的山坡上,这里是园林处的办公楼,紧挨着熊舍。我牵的像狗一样大的熊样下车之后,城市里的游客哪见过这么小的熊仔,并且是山里凶猛的野兽啊,都好奇地围拢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呜呜泱泱,挤挤擦擦,问东问西。我实在无助时,园林处里走出来两位工作人员,我说明了来由,他们两个人把我领进了办公室。园林处长是一位中年男子,看上去很精明,很能讲,他仔细的询问了熊样的收养过程,问我熊样都学会了什么表演技能,我和盘托出,他记录在案,并且叫来了熊的饲养员,简单的办理了一下交接手续,给我开了一张条子,到财务处领了五十元的现金,都没有讨价还价,熊样的命运就这样被交易了。

  养熊的饲养员是位女同志,她把我和熊样领进了用螺纹钢焊得结结实实的熊笼子后的小房子里,我看见两个熊笼子圈里各装着一个体型硕大的棕熊。这里根本就没有熊样的活动场地和生活空间,难道就这样和这位女饲养员一起生活吗?别管那些了,既然我无能为力养活熊样,那就像托孤一样,是好是坏,听天由命吧!我把手中拴着熊样的铁链子交给女饲养员,说了好些好话,恋恋不舍地眼含热泪的离别了我的爱子熊样。

   

  天天新闻广播,报纸报道,说望城公园来了一位新主人,是一只可爱的小狗熊叫熊样,身怀绝技,可爱动人。公园里游客如织,门票销售额暴增。过了几天我到望城公园来看它,发现右边那个熊笼子里的大棕熊不见了,熊样在里边兴奋地跑来跑去捡东西吃,游客给它投饼干、苹果、面包、糖块,熊样是连作揖,翻前滚翻,再转圈,忙得不亦乐乎,兴奋得摇头晃脑,嘴里哈哈的喘息着。看我来了,只是把爪子伸出笼子外向我招招手,又忙着吃东西,这两天还学会了用嘴直接在空中接东西吃,为了吃,把我都忘了。

  我到后屋找到了女饲养员,问她,原来笼子里的那只大棕熊呢?她伤心地说,可爱调皮会表演的熊样来了,那只天天睡觉,坐吃等死的老家伙就没用了,它被卖给了熊贩子,运到北边活熊取胆去了。我震惊的哑口无言!难道熊样的下场也是这样吗?

  我远远地站在铁笼外边,呆滞地看着笼内欢蹦乱跳的熊样,内心极其伤感,这是它最佳的生存方式吗?这是它温馨的家吗?

   

  人类在索取食物时的贪婪与自私,比任何动物都凶猛而残忍!熊样是我的邻居,和人类一样,是这块土地的主人。这里高山耸立,林海雪原,大雪飘飘,银装素裹。本应是动物的乐园,却成了它们的墓地,银色的猎场,空空荡荡,没有了生命的踪迹!

  若人的灵魂没有了韵致,而被愚昧和残暴所占有,世界将无宁日!

  2020年6月4日上午

  初稿写于大连寓所

  


 
第九届冰心散文奖启动
永定区“水利杯”文学有奖征文启事
《华西都市报》“读城记”专栏征稿启事
《党建》杂志社面向全国主题征稿
第三届全国“大鹏生态文学奖”征文启动
关于征集网络文学“百年百部”优秀作品的通知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主题采风创作征文
全国文艺大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表彰活动启动
第六届全国征文征稿大赛启事
“百年华诞,放歌青海”庆祝建党100周年全国诗歌大奖赛
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征稿
第三届“星星点灯”全国电力诗歌征文大赛: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南宁晚报》副刊·读城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集征稿大赛启事
更多...

杨绛

钱钟书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爆料称华为P50系列即将进入量产 或将于下月发布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