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6        发布时间:[2021-02-21]

  

  作者简介

  刘晶晶,男,出生:1952年,曾任:文工团编、导、演。原本溪市文联工作,本溪市作家协会秘书长,本溪市文联《溪水》文学杂志社小说编辑,著名作家舒群的秘书。

  在《鸭绿江》《北方文学》《东北文学史料》《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文史精华》等报刊杂志发表过小说、散文百万余字。著有长篇小说《战争与性荒》,中篇小说《最后一片净土》《借个绿草地》等。

  现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舞蹈家协会会员。

  

  (五)

  

  队里劳力少,几个身体好的女劳力也跟着上山倒套子,我不上山干活也说不过去,就跟着上了几天山。临近年根儿了,也累得不行了,想着明天早上回家,就早已预谋好了,趁中午打尖取暖,硬拉着队长江涛,还有他妹妹江水,跑到何财家的地窨子里去了。何财老娘看着江水红扑扑的小脸蛋,喜欢得脸上堆满了笑纹,趁着拿炕笤帚给江水扫身上积雪的时候,细心地打量着她匀称的身材,暗自在心里嘀咕,这大腚盘子,准能生小子,能生孩子的媳妇旺夫。大娘趁着别人没注意,把我拉到地窨子外边,一边给我扫雪,一边说,这个江水姑娘有婆家吗?我说,没有啊!然后非常认真地说,大娘啊,我可是记着你托付给我的事呢,江水是我们生产队的钢姑娘队长,贼能干,长得漂亮,人还善良,还是县中的还乡青年,你看这姑娘怎么样?大娘高兴得直拍大腿,说,太好了!大侄子,你说出的话,真是俺们山东的房子“石檐”哪(石板搭的房檐“实言”,讲信用的人)。说完就急三火四地进屋张罗起来。又拿榛子、松籽、山核桃、野鹿干,又是泡山里红蜂蜜水,又是给江水用獾子皮焐手取暖,又是拿出自己用野鸡毛做的鸡毛掸子,讲述自己在家乡做鸡毛掸子是一绝,左邻右舍攒下的鸡毛都让她去做,自己做多了,就卖一些贴补家用。大娘的笑眼,就没离开江水的身上,上下左右打量着姑娘,嘴里发出啧啧的赞叹声,给兄妹俩都看毛了。大娘嘴里还不住地叨叨,你看这姑娘长得多俊哪,小脸有红似白的,大眼睛,高鼻梁,一条大黑辫子,太像我们山东妞了!我说江队长啊,这江姓可是俺们山东的大姓,怎么这山高林密的绿水青山下,也有姓江的,和我本家是一个姓啊!江队长也没往多处想,因为大娘也姓江,像是找到了远方亲戚,当然亲近了。何财倒完套子,帮助车把式喂马,晚回来一步,离老远就喊开了,娘,我回来啦。他根本不知道我和江队长兄妹俩在地窨子里,就大声豪气的,风风火火的,夹雪带寒地冲进地窨子,因为外面雪白,光线刺眼,进到屋里光线暗,看不清,模糊中看见是我,也没客气,粗声粗气的骂道,你小子,是不是青年点停伙了,跑我这儿蹭饭来了?我看见他在逆光中摘下狗皮帽子和大手闷子,怕他再骂出不雅的话,就连忙接茬说,何财,注意点!这炕沿上还坐着一个大姑娘呢。何财寻思我逗他玩,刚要骂出脏话,我……我字刚刚出口,就听见江水大声地咳嗽了一声。何财一缩脖,卧槽!脏话出口咽不回去了,变成了小声嘟囔,大家可都听见了。我知道何财爱面子,一定脸红到脖子根了。何财连忙说,江队长来了,老娘和我还正想找你呢,和尚这小子真有眼力见,他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啥他都知道。我连忙取笑地说,我知道你想娶媳妇儿!话一出口,大家都尴尬起来,因为事情来得太突然,是在说笑话?还是谈正经事?人生大事得有仪式感,哪能随便开个玩笑就私定终身呢?屋里静了下来,大家都不说话了。

  

  我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利整的家,大娘是怎么把地窨子收拾得如此干净的?平整的泥地,像灰抹子抹过一样,连犄角旮旯都夯实的有棱有角,炕沿是用山槐木做的,大娘把山槐木的树皮扒掉,露出白白的树干内皮,显得屋内更加干净利索。原木墙上挂着桦树皮做的小桶,里面野花盛开,灶台旁搭着隔板,上面整齐摆放着炊具和锅碗瓢盆,大劈柴柈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夹板中间,水缸里面盛满了水。炕的东山墙上,托板上整整齐齐地叠着被褥。家里没有桌椅板凳炕柜,吃饭用的小炕桌,是用大木板子临时凑合的。这干净温馨的家,把大姑娘江水羡慕得直摇头惊叹。何财也不时地偷看江水几眼,再转过脸来,斜瞪着眼睛埋怨我,意思是他们来我家,你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准备准备,收拾收拾,打扮打扮哪。我假装没看见,反正你老娘托我的事,我办了。你要对我好一点,我就说合说合,你要再这样蹬鼻子上脸,我还不管了呢。何财偷偷地使劲掐了我一把,我大呼小叫的蹦了起来,大娘啊,何财怕我蹭你家的饭,我走了啊!大娘在灶台那边正忙活呢,何财也一惊一乍的,和他老娘一起跑过来,把我死死的摁在炕上,我乐出了声,我心里知道,这娘俩是都看好了这门亲事,打灯笼都找不到的喜事,人家姑娘都上门来了,能让我这个大媒人就这样偷偷地跑了吗?我小声对何财说,你还瞪我不?何财连忙讨好的说,和尚啊,你是我祖宗啊,你别闹了,行不行啊?江涛看出来门路了,怎么的?你们俩姓何的想欺负我们两个姓江的吗?对了,大娘也姓江,是我们一伙的,我们仨是江水奔腾浪滔尽,可比你们那小河流水大多了,江水也扑哧一声乐了,她也明白了我的用意。在农村,二十岁的大姑娘也不小了,能找到这样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威武壮汉,那可是不容易啊,还有这么温柔体贴贤惠能干的老娘,这可是三生有幸啊。江水大大方方的下地去到灶台上帮老娘一起干活去了,闲唠嗑中大娘知道了,江水他们满族人爱吃粘食,白肉血肠,高粱米水饭,炸鸡蛋酱蘸大葱黄瓜。这江水姑娘还会踩高跷,就是满族老话说的“踏追”。大娘一边手脚不闲地忙活着,一边又跟江队长说话,我说江队长啊,这马上就要过大年了,在我们山东老家,一年也吃不上一顿肉,到了你们东北这嘎嗒,你们不嫌弃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娘俩,你领着大伙给我家盖房子,让我们家大财子看山,伐木头,挣工分,有粮食吃,还有钱挣,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这都多亏乡亲们的照顾啊。我和大财子在老家,都快要饿死了,是这冻顶山的老林子救了我们娘俩。大财子不懂得这山里的规矩,也是吃不上肉馋的,他凭着一身的蛮劲,仗着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胆,打了不少野物,图害了好多山里的生灵,我们娘俩有罪呀。为了报答乡亲们对我们的厚爱,我和大财子商量了,把大财子用生命换来的,用一把大斧子砍出来的,用智慧和汗水挖陷阱下套子打来的那些野兽,什么黑瞎子、大野猪、獾子、狍子、梅花鹿等等,都送给对我们有恩的乡亲们,我们不要大家的任何回报,因为我们这是感恩。江队长,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正好今天上山干活的人多,还有马爬犁,你们就一起拉下山,给乡亲们分了吧,就说我们娘俩,提前给大家拜年了!

  

  何财老娘放下手里的活,拽着江水的小手,把大家领到了屋外地窨子的东头,指着一个雪堆对我们仨说,何财这小子有股子犟劲,愣是在冻土上刨出来一个大坑,下面全是岩石,刨不动了,就把坑底铺上干净的积雪,把这些野物都放在了坑里面,再拽来大原木把坑口盖严,堆上积雪,这是老鼠钻不进去,野狼掏不开的冰窖啊!儿子,把它打开,让江队长他们看看。我们二江俩何四个人一起把雪堆的积雪刨开,扒开两根粗大的圆木,露出冰窖里满满的兽肉。我们三个人都惊呆了,我的天哪!何财这小子是天上的大力神吗?他一个人,既要完成队里的伐木任务,又要照顾老娘,还得披星戴月的钻老林子,动脑筋想办法猎杀狡猾易惊吓的动物。这些战利品真是他拿命换来的,这绝不是好玩上瘾,是他早就有这颗感恩的心,默默地去用行动来报答乡亲们的滴水之恩,这样的有心人,能不叫人心动吗?能不获得姑娘的芳心吗?江水转过身来,紧紧地抱住了何财的老娘,把头深深地埋在了老娘的肩膀上。她心里一定像滔滔江水一样波涛汹涌,这样孝敬老娘的大孝子,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的英雄气概,心中有一颗感恩戴德善良的心,这样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的英雄形象,上哪找去?这是可遇不可求啊!

  

  我们几个赶紧回屋里吃中午饭,红烧獾子肉,野鸡炖蘑菇,酱焖狍子肉,酸菜粉条炖野猪白肉血肠。大娘的鲁菜,和江水的满族风情,合并成精致的冻顶山菜系了。满族人有规定,新媳妇不能同公公婆婆丈夫同桌吃饭,长辈吃饭时,媳妇在旁边伺候,否则就视为不敬不孝。江水也不上炕和大家吃饭,我和大娘何财根本不懂这里的规矩,再说了,八字还没一撇呢,还没过门哪来那么些规矩?就强拉硬拽把江水按在了炕桌旁。大家喝了几碗山葡萄酿的酒,气氛比刚进屋时活跃多了,没有了羞涩,没有了腼腆,没有了拘束,真的像无话不说的一家人了。大娘更是高兴得里外张罗,心里合计着,小和尚是自己的干儿子,江涛江水兄妹俩和我一个姓,像自己的大侄子大侄女,真要是江水进门那一天,我就是婆婆加姑姑的双重身份了。大娘喜上眉梢,嘴都合不拢了,自己不上炕桌,站在地上紧忙活,一个劲地给江水夹肉,还不时的斜瞪着自己的儿子何财,意思是说,你这个傻儿子,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呢?就不能给你未来的媳妇儿夹菜吗?会哄媳妇的男人,家庭才能幸福,才能红火。你要再自己闷头喝酒吃菜,看我不收拾你这个兔崽子的!我坐在何财大哥的旁边,早就看出大娘的意思了。我就起哄说,我说何财,你可真不够意思啊,人家江水大姑娘可是头一回进你家门,你就这样招待人家?带搭不理的装纯情,你那熊心豹子胆哪去了?仔细看人家一眼,说几句贴己嗑,给人家夹一口菜,能让我和江涛说你怕老婆吗?此话一出,把江涛给乐喷了,大娘也乐得哈哈大笑起来,只有何财和江水,把头深深的埋在了臂弯里。事情说透了,窗户纸捅漏了,红线也牵住了两个人的手,我这个红郎也能赚到两瓶酒。何财让我玩笑开了一个大红脸,不好意思脸红脖子粗的,在众人的瞩目下,用老娘没用过的新筷子,给江水夹了好几块肉。江水不好意思的,大呼小叫地说,吃不了,太多了,你个子高,身体棒,需要增加营养,你就多吃一点吧,说着,又给何财碗里夹了好多肉。我憋不住笑,他俩你来我往的眉目传情,忸怩害羞中透着爱恋,弄得我这个大媒人都突突突地心跳。哦!原来相亲这么容易啊!我从来没当过媒人,只不过是觉得何财和江水相当般配,没想到一拍即合,大功告成啦!

  

  下午的活没多少,太阳刚刚有落山的意思,气温下降了,因为回家的路远,也就收工了。大家高兴地赶着马爬犁,来到了何财家的地窨子,所有人都被何财家冰窖里的猎物数量惊呆了,这些都无偿捐献给大家吗?这是冻顶山下小山村,从来没有过的大喜事呀!这些野味货值能盖一趟大瓦房。小队长江涛和会计一起商量后,大声宣布说,这些猎物是何财用生命代价换来的,人家感恩,无偿捐献是人家的心意,我们接受人家的恩典,也不能全部照盘接收啊。野兔野鸡獾子这样的小猎物就不拿了,其它熊、野猪、梅花鹿、狍子,把好肉砍下来一些,留给何财家。知识青年都回家过年了,他们的份,留在何财家,等他们回来再来拿。剩下的拉下山去,过磅清点,这是何财的所劳所得,小队按工分记在他的账上。拉回去的猎物,按家庭分配,按肉质量的好坏搭配,绝不能失去公允,让乡亲们欢欢乐乐高高兴兴地过一个大年。大家嗷嗷地欢呼着蹦了起来!精明的小队会计,按下狂热的群情,跟着说起队长没好意思说的话,你看看人家山东人何财多仗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们谁敢说拿出自己家全部的东西,无偿捐给别人呢?咱们可都是诚实的有良知的东北人,谁敢欺负老实憨厚的山东人何财,看人家有了一点外财,就跑进山里去要这个偷那个,讹诈人家,我们就把这样的人撵出村去,大家都给我记住啦!

 

  大家高兴地搬运着,装满了三个马爬犁。我私下里把何财给我的两只前熊掌和一个熊胆装进了挎包里,和欢笑的村民们,一起往山下走去。我和江水走在后面,她不时回过头去,向站在山坡上披着一身夕阳余晖的大娘和何财,挥手告别。江水脸上露出的表情,害臊,幸福,甜蜜,快乐,羞涩……

  (六)

  我们点里的同学,听我说队里过年给大家分了好多野兽肉,还有一个熊仔等着我们大家回去养呢。就约好了,提前回到了队里。我心里惦记着熊样,没有心思在家过春节,早就想回我们瑞雪村了,就带上我爸爸给石大爷带去的烟酒点心等礼品,下车就往石大爷家里跑,进门就看见熊样在炕上打滚翻跟斗玩儿呢,给我喜欢得不行不行的。我浑身透着冷气,抢步上前,要去抱熊样。跟猫一样大小的熊样认生,吱哇乱叫地往炕角跑,快速地爬上了被垛,坐在上面用黑豆豆的眼睛看着我,还不时裂开野性的嘴,露出刚刚长出的小尖牙吓唬我。把我乐得甩开大衣就蹦上了炕,准备抓住它,好好玩一会。熊样本能地尖叫着求援,石大爷坐在炕上,向熊样拍了两下手,熊样快速地从被垛上溜了下来,钻进了石大爷的怀里,在敞开怀的棉袄衣襟缝里偷窥我的行动,小黑眼珠眨吧眨吧,还不时歪着头看看我是否有敌意。太可爱了,太好玩儿了!我急不可耐的跟石大爷说,石大爷,我跟熊样刚分开半个月,看你把它惯的,连它的救命恩人都给忘了,石大爷,求求你了,你能让它对我好一点吗?我给它糖吃,我把我爸孝敬你的红烧肉罐头也拿给它吃,你就让我抱抱它吧!求你了,石大爷。石大爷看着我抓心挠肝的样子,也被我逗乐了,笑着说,看见我和你大娘也不问一声过年好,你对畜牲比人都好,是不是?这熊样的说了,你要不给大爷大娘跪地上磕个头,它说出龙叫来也不出来见你。我知道石大爷是在跟我开玩笑,人家挑得在理,满族人重礼节,三天一小礼,五天一大礼,过年给长辈磕头是必须的,哪能见面就一心想着抱熊崽子,把两位老人忘到一边去呢?我也不管什么礼节了,连忙跪在地上给石大爷和石大娘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还高声喊道,大爷大娘过年好!过年好啊!站起来就要抢石大爷怀里的熊崽子,石大爷把棉袄紧紧的捂住,说,别着急,这熊样的是野生的,它有野性,你别吓着它,它也像小孩一样,你得慢慢哄它,知道你是好人了,不能对它造成任何伤害,它才能和你慢慢的好起来。说完把熊样从怀里掏出来,让它坐在自己的怀里,抓住它的爪子指点着我说,这个哥哥可喜欢你啦,要不是这个哥哥把你送到我家来,你再过几个时辰恐怕就要死啦,你快谢谢他的救命之恩,再给他来一个熊抱。石大爷抓住熊样的两只小爪子给我作揖,熊样也似乎听明白了点,也不呲牙咧嘴叫唤了,没有了戒备心理。我就坐在了它的对面,逗它玩儿,跟它说话,让它渐渐地熟悉我,过了不一会,它就跟我热乎起来了,在我身上爬上爬下,我假装在嘴里嚼着东西,它就扒开我嘴看,我知道它馋,给它糖块吃怕它齁着,就喂它特意给它买的奶豆饼干。石大爷看我跟熊样熟络了,就假装生气的说,你看这个熊样的,有奶就是娘,谁给它东西吃,它就跟谁好。侄儿小子,我知道你们这帮年轻人喜欢小动物,你今天就把它抱回去吧,千万别把它撑着,它太小了,还不知道节食,野生动物免疫力都很强,但是熊怕热不怕冷,你千万别把它热着了,晚上别把它搂在热被窝里睡觉,热病不好治。熊是吃杂食的动物,嫩草、树叶、昆虫、老鼠、腐肉,几乎什么都吃,好养活。这个熊样的,别看耳朵长得小,听力特别好,就是视力不好,所以老百姓都管它叫熊瞎子。你看见没?它鼻孔大,嗅觉特别灵敏。它天生就会跑,会爬,会游泳,会挖洞,你别觉得它笨,它很聪明,你教它什么它都能学会。你记住,小动物都有爱玩的天性,在山里人烟稀少,可是到了咱们村里,鸡鸭鹅狗牛马猪羊什么都有,咱们满族人养狗不吃狗肉,它小,不知道好赖,你别让狗把它咬了,你可得时刻小心的保护它啊!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注意,就是不能让它爬各家各户院内东南角立的那个索仑杆,那杆上面有斗,是满族人祭天用的,斗内放着粮食和肉类,是喂乌鸦的,乌鸦曾经救过老罕王努尔哈赤的命,索仑杆下不能拴牲口,就更不能让那熊崽子爬上去吃东西了!大爷像送自己的亲人去远方一样,喋喋不休的什么都嘱咐到了。看来这熊样的跟石大爷处出了感情,石大爷一时半会还舍不得让它离开自己,天天朝夕相处,还是这么好玩的一个宠物,谁能舍得呀?

  

  我把熊样抱回青年点里,乡亲们奔走相告都知道了,大人小孩都跑来了。大家嗷嗷叫着围拢过来,叽叽喳喳地喊着跳着乐着,熊样吓得缩头缩脚,直往我怀里拱,我连喊了数声,大家才静了下来。我告诉大家,这个小熊仔怕生人,大家只要站有站样,坐有坐样,别大声吵闹,它一会儿就和大家熟了。大家慢慢地静了下来,唠闲嗑的,坐在炕沿上抽烟的,姑娘们坐在炕上抓嘎啦哈的(满族人用羊后腿中间关节骨玩的一种游戏),小孩在人缝中钻来钻去打闹的。过了一会,熊样似乎习惯了这种氛围,就偷偷的把头伸出了我的棉袄,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众人。

 

  我慢慢地坐在炕沿上,把它轻轻地放在炕上,小声地告诉大家,你们该说话说话,该玩儿玩儿,大家千万别挑逗它,就像没它一样,一会儿它就疯起来了。小熊紧张地注视着陌生的四周,熟悉的人不见了,周围的环境不一样,主要是气味变化太大了,它歪着头,眨着眼,看着穿红戴绿的大姑娘,瞧着穿羊皮袄的老爷们,看着冻得小脸通红,淌着鼻涕的孩子们,胆怯的不敢迈步。我在它身后推了推它的屁股,它使劲地往后坐,好像有我的依靠,它才有安全感。其实乡亲们心里喜欢的都乐开花了,怕的是把这小家伙惊吓着,都屏住气,仔细地看着这小家伙的一举一动,嘴里憋住的笑声,震得全身颤抖。他们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小的熊崽子。熊样听到姑娘们抓嘎拉哈的声音,看着在空中飞舞的口袋,觉得很好玩,就慢慢的凑了过去,姑娘把装着黄豆粒缝成四四方方的口袋扔在空中,利用口袋在空中停顿的刹那间,凭感觉把炕上的嘎拉哈,用手翻来倒去,抓起扔下,变换着各种点数,决定输赢。熊样哪懂得这种人间的玩法,它看着炕上的嘎啦哈来回跑,觉得好玩,就跟姑娘们抢开了,姑娘四个人玩得好好的,叫它搅了个一塌糊涂,它还以为人们在抢吃的,也把抢来的羊骨头用小牙咬了咬,抱着抢来的战利品,满炕打滚,把大家乐得前仰后合,大家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几个膀汉看不见,往高了一蹦,轰隆一声,把我们睡觉的大炕给蹦塌了!乡亲们看惹了祸,这炕也没法睡了,就都偷偷地溜走了。

  炕修好了,土炕用黄泥抹得溜平,用劈柴柈子烧炕,炕面冒着湿气,湿泥龟裂,缝里冒着炕洞烟,人睡在炕上像熏烧鸡,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串烟子味。熊样跟我们青年点的人也都混熟了,大家刚过完年从家回来,谁箱子里都藏些好吃的,反正也是猫冬,就天天陪着熊样玩儿,教它站起来作揖,双爪合十,装出求爷爷告奶奶的熊样,只有这样才能吃到好东西。我又教它前滚翻,它把熊脑袋往炕上一窝,两只前爪一缩,两条后腿一蹬,就翻过去了,不过是仰面朝天,还得挣扎着爬起来,然后笨拙地来抢我手中的食物。我嘴里高喊着,这不算,你做得不标准,我怕它吃多了撑着,就耍赖皮了。熊样不依不饶,意思是在说,我都翻完跟头了,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说话不算数呢?我就挓挓开双手,让它看清楚,我手里根本就没有好吃的东西,它知道上当受骗就不理我了。

 

  有时我们这些年轻人闹得有些过头了,四个人把棉被撑开,一人拽住一个角,把熊样放在中间,然后一起使劲,就把熊样抛在了空中,熊样吓得在空中四腿乱蹬,嗷嗷叫着求饶,我们玩的正兴起,不管那个,接连的抛起落下,让它在空中翻跟头,时高时低,有时头朝下,有时背朝下,有时四爪朝下,后空翻,前空翻,侧空翻,什么360度回龙,720度前坡,变换着花样抛它。熊样吓得尿都出来了,我一看傻眼了,我的棉被呀,熊样再害怕吓得在我被上面拉泡屎我就完了!赶紧叫停,熊样已经被折腾得天旋地转,眼珠不停地斜楞着,后来把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我可吓得不轻,这熊仔也不像猫那样,轻便灵活,知道调整身体在空中的姿态,对不起了熊样,你别吓唬我,以后再不跟你玩这高难动作了,我一边给它拂胸捶背,一边用湿毛巾给它擦嘴擦身子,好一顿安慰,熊样才恢复了本色。

  日子一天天地过,熊样的本领大有起色,能撒开四腿跑了,还学会了站起身来转圈讨食物。但是再冷的天,它也不钻我被窝,只是在被窝外面,趴在我的心脏部位睡觉,它跟我特别亲,依恋我那个劲,就像家养的宠物狗,狗熊狗熊吗?脸长得像狗,鼻子向前突突着,它的嗅觉比狗强七八倍哪。它的奔跑速度,爬山游泳不比猎犬逊色,它挖个藏身洞能把自己装进去,狗能行吗?

  

  富正月,穷二月,青黄不接三四月。我们虽然把从家带来的食品吃了了,也不至于像民谣中说的那么凄惨。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山里的野菜下来了,我们就有救了。熊样也长得有土狗那么大了。我们出工下地干活,在山地林子边采野菜,也都把熊样带着。它不让人用绳子拴着它,用绳子往它身上一比量它就呲牙,无奈,我只好作罢,野性的东西,由它性子来吧。熊样不挑食,真是像石大爷说它是一个杂食动物。我领它到野外去,它高兴的不得了啊,摇头尾巴晃,看什么都新鲜,啃青草,抓蝴蝶,爬树干,吃蚂蚁。小动物都顽皮,有时玩性大发时就跑得不见影了,只要我大喊一声,熊样,回来吧!它撒开四爪,晃着脑袋就向我跑来,那个高兴劲,那个亲近劲,把着我的腿让我抱,让我给它挠痒痒,捉爬进它毛里地蚂蚁。

  

  四个月大的熊样,已经有十几斤重了。看什么都新鲜,愿意和小动物们玩,但是它怕狗,狗一叫它就爬到我的肩头上,没狗时它就从我肩头溜下来玩。它也有吃亏的时候,鸡鸭遇见它都惊叫着远远地躲开,大白鹅行动慢,拐着腿,摇晃着身子,尖利的鹅叫声传得很远。熊样比大白鹅要大一点,觉得大白鹅好玩,就颠儿颠儿地往鹅群里跑去。一只长脖子,头上顶着一个黄瘤子的大公鹅,可能是怕自己成群的妻妾受到威胁,就挺身而出,拍动着翅膀,把长长的脖子压得很低,狰狞的瞪着眼睛,嘴里嚎叫着,冲着熊样发起攻击,鸭子嘴就够硬的了,鹅的嘴比鸭子嘴还硬,大公鹅的嘴就更硬了。兴高采烈的熊样,看到苗头不对,哇哇叫着,转身就往我身边跑,大公鹅用力扇着翅膀,加上快速跑动的脚蹼,像在水面上飞,一下子就咬住了熊样的屁股,大鹅咬人是用嘴来回的拧,比王八咬人还疼,熊样嗷嗷地叫,叫声凄惨无比!我一看不好,快速冲过去,一把抓住大公鹅的脖子,用两腿夹住它拼命煽动的翅膀,后面的一群鹅,看见自己的领头鹅受到威胁,有几只鹅也煽动起翅膀,抻着脖子向我追来,我也怕我的屁股叫大鹅拧啊,就俩手用力掰开大公鹅的嘴,拎着大公鹅的脖子就把它甩出去了,然后抱着哭叫不停的熊样,快速地逃跑了。跑到安全地方,坐在石头上休息,把抱在怀里的熊样转过来,看看它被咬的熊屁股伤得重不重,扒开棕色的熊毛,熊屁股上露出一个大紫豆,旁边都淤青了,我心疼的给它揉屁股,手重一点,它就大呼小叫地喊。我就说,熊样儿,说你什么好呢?今天大鹅咬到了你的屁股,要不是你跑得快,如果是正面对着它,你的小鸡鸡就没有啦!熊样听不明白,只是按着我揉它屁股的节奏哼哼着。我接着说,你是在人群里生活,处处都能遇到危险,不像你们祖先在林子里,悠哉悠哉地,过着神仙的生活,吃一堑长一智吧,别把你小命搭上就行啦!

  (未完待续)

   


 
关于注册中国作家网内刊账号的说明
第九届冰心散文奖启动
永定区“水利杯”文学有奖征文启事
《华西都市报》“读城记”专栏征稿启事
《党建》杂志社面向全国主题征稿
第三届全国“大鹏生态文学奖”征文启动
关于征集网络文学“百年百部”优秀作品的通知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主题采风创作征文
全国文艺大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表彰活动启动
第六届全国征文征稿大赛启事
“百年华诞,放歌青海”庆祝建党100周年全国诗歌大奖赛
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征稿
第三届“星星点灯”全国电力诗歌征文大赛: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阅读安徽》系列丛书征稿启事
首届“黄鹤杯” 全国优秀戏剧剧本征文启事
第七届“中国梦•青海故事”有奖征文启动
“古今碧玉关”第一届文学作品大奖赛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南宁晚报》副刊·读城征稿启事
更多...

杨绛

钱钟书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爆料称华为P50系列即将进入量产 或将于下月发布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