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金仁顺 来源:  本站浏览:1214        发布时间:[2010-12-06]

小城故事

文 / 金仁顺

    空心长老出外云游多日,再回小城时,发现原本平静的小城被一个女子搅和得乌烟瘴气。
    “她叫姜贞子。”一位寺僧对空心长老介绍事情的来龙去脉。“据说她是从汉城府来的。”
    姜贞子的脚刚落到小城,她的美貌便在坊间不胫而走。那些以写异闻传记为生的书生们,仿佛从连绵数月的宿醉中突然醒了过来,预备出一大堆“洛浦仙人,巫山神女”之类的形容,在钟街烟肆说来论去。其实,不要说这些与功名无缘的无聊汉们没见过姜贞子,就是在她居住的花阁里,见过她的人也屈指可数。
    “一个月前,姜贞子在本城最大的花阁“天音”挂花牌。她不像一般的歌伎舞伎那样披红挂绿,坐着两人抬的轿子,低眉垂眼,羞答答地绕街走上一遭,最后从花阁的正门走进去,让人把刻了名字的花牌挑到飞檐上便算了事。她挂花牌的那一天,比府使大人升堂、御使大人出行还要排场得多。我们站在藏经阁的楼顶,等了足有两个多时辰,才看见有四个男人抬着一顶软轿走进了人丛中间。虽然我们离得高远,也还看得出那顶轿子是有些特别的,比一般的轿子大,轿顶像一把撑开的伞。它进入到人群中间,如同一条被搅进漩涡里的船,荡漾了好一阵子,才挤到‘天音’的门前。”
    “这时,一个钩子从楼下垂下来,钩住了轿顶,向上一拉,竟然把整个轿冠轿衣都拉上去了。我们这才发现,轿衣下面是一面大圆鼓,一个女子站在上面,穿着宝蓝色的衣裙,衣裙上面绣饰着白色的图案,她背着一个长鼓,在圆鼓上跳了一支长鼓舞。我们是听不见声音的,只能看见她转动的身形,好似轻烟流云一般。舞跳完后,姜贞子跳到一个男人的身上,这个男人把她交给另一个男人,由那个男人把她送进了花阁里面。”
    寺僧这时注意到空心长老的脸色,他的滔滔不绝一下子冻结了。
    “完了?”空心长老问了一声。
    “没完。”寺僧用低沉的声音接着说道,“姜贞子的花牌挑出飞檐后,从花牌下面垂下四条宽幅的红绸,第二天,我们才知道红绸上面写着一首时调。”
    “写些什么?”空心长老说。
    寺僧清了清嗓子,说:“
   
    天音楼上月色空,
    白银霜雪映房中。
    金钗十二红绡帐,
    第一佳人一点红。”

    说完,寺僧的脸上微微变了颜色。
    “不知羞耻当下十八层地狱。”空心长老恨恨地说。
    “可是,竟然有人出价五百两银子,标下了姜贞子一个月的花牌。”
    “五百两?”
    “是的。这些银子够我们为大堂里的佛祖塑一个金身的。”
    “荒唐。”空心长老哼了一声。

    端午节的前一天,空心长老带领寺中众僧打扫了寺院,作了早课,然后大开寺门,等待香客。每年的这一天,是全城百姓进香拜佛的日子,寺僧们在奔忙之中甩脱了僧鞋是常有的事。但今年的香火竟然冷清得很,只有零星几位妇孺登门。寺僧们闲得几乎要打起盹来。
    后来才知道“独钓”赌场在谷场上临时摆了场子,以“谁是摘星手”为名,为明日姜贞子在谷场上表演后,谁能拔下头筹设赌。往年入寺烧香的人们,把兜里预备好买香火的散碎银子尽数投到了赌局之中。
    寺僧小跑着到后面把事情报告给空心长老。空心长老双目清明,微微一笑说,“妖魔降世惑人,奈何法网恢恢。”

    第二天空心长老带领两名寺僧来到谷场,发现“独钓”赌场在谷场中央处设了四个盘口,欲标姜贞子花牌的四个人都是本城富贾。他们的脸上毫无羞耻之色,彼此之间也似乎并无敌意,得空还聚集在一起商讨端午节开市后,木材人参茶叶等等的价格。
    姜贞子的马车又是在谷场人山人海之后,才姗姗而至。这一次她露面的方式,是站在八个剽悍的男子聚拢到一处的手掌上面。
    空心长老一阵眼晕,细细地打量了半天,才发现这八个陌生男人所穿的灰色僧衣是新缝制的,他们的头皮上泛着青光,显然也是刚刚刮过的。这八个假僧人手上站着的姜贞子,头发全部拢到脑后,露出一张圆月般的皎洁脸孔,因为不施脂粉,美得有些不近人情。她的身上披了一件红黄相间的绣金袈裟。空心长老在她的年纪,摸一下这样的袈裟都会激动得夜不能眠,而她披着这神圣的物件,在男人的手心里跳了一段伎房的内室舞蹈。
    空心长老像死人一样僵硬了。穿袈裟的女人晃瞎了他的眼睛,他身边男人的哄笑喊叫声震聋了他的耳朵。他连自己是怎么样被两个随从的寺僧扶回知觉寺的都不知道了。
    “她是千年妖、万年魔。”空心长老醒转过来后说道。
    寺僧们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灾难的降临。

    第二天一大早,空心长老到官衙前打坐,手里捻着念珠,口中念念有词。
    有人问空心长老:“您若有事,为何不击升堂鼓?”
    “有佛祖在,鼓不击自鸣。”空心长老慨然作答。
    “您想状告何人?”又有人问。
    “我为拯救而来。”空心长老双手合什,“我佛慈悲。”
    空心长老坐到第三天时,府使大人升堂问案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两列官兵被派出去,一个时辰以后,他们带着姜贞子和一大群看热闹的人回来了。
    府使大人对姜贞子说,“知觉寺空心长老告你在公众之所跳伎房的内室舞蹈,污蔑了佛法,亵渎了神灵。你怎么说?”
    姜贞子朝空心长老转过脸来,一时间,春山横斜,流水生香。她莺声燕语地作答:“一百年前,京师名伎黄真伊与知足大师以一支《僧舞》定情,成全了千古佳话。贞子是心向往之,效古而已。”
    “你当众诲淫,伤风败俗。”空心长老怒目相对。
    “风尘女人抛头露面,以歌舞娱人,本来就不是什么稀奇事。”
    “与赌坊勾结,谋骗钱财又怎么说?”
    “我沦落花阁,自身难保,哪来闲心管身外事?”
    “和尚不是清心寡欲吗?”未等空心长老接话,外面看热闹的妇人快言快语:“怎么看见母鸡褪毛也要小题大做?”
    “和尚的鸡也褪毛,难怪要触景伤情。”有男人高声应答。
    笑声从门口成串滚进公堂,府使大人用响木敲了好几下,才把嘈杂声压下去。
    “佛门不幸,袈裟蒙羞。众说纷纭,如此不敬,大人全都亲耳听见了。”空心长老神色不变,两眼望定了府使大人说道,“清净之地,清修之所,自当维护清誉,如果今日堂上没有公断,老僧必将云游诸寺,到汉城府司谏院去讨一个公道。”
    府使大人来回打量着空心长老和姜贞子,沉吟了片刻,说道,“姜贞子,你的舞蹈虽然有典可依,但也确有冒犯佛门之处,罚你到山里的庵堂带发修行三个月,洗心革面。”
    空心长老手指着府使大人,仿佛脚下有无根之风吹得他站立不稳,“这个贱人罪该万死,大人怎么能让她再入空门,贻祸净地?”
    “姜贞子因为冒犯了空门而入空门思过,还有什么方式能比这更具教化之用?”府使大人懒得再说话,响木一拍,把空心长老的话封住,提高声音喊道,“退堂。”

    两个月后,空心长老风尘仆仆地回到小城。连日的游走诉说,弄得他形容憔悴。他进城时,正赶上黄昏时分,天边有艳丽的晚霞,让他想起自己挂在知觉寺内的绣金袈裟,那是他一生之中拥有的最美的一件衣服。
    “天音”的老歌伎金花拦住了空心长老的去路。
    “您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金花问道。
    空心长老视她如草芥,脚步不停。
    “我说,你们寺院里面有没有镇妖的东西?”金花跟着他走,不恼不急地说道,“自从姜贞子那个小贱人来了以后,花阁里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呢。”
    空心长老扭头看了她一眼。
    “夜里我经常被奇怪的东西叫醒,好像是狐狸之类的东西发出的声音似的。而且,”金花把头凑近到空心长老的身前,低声说,“听一些和姜贞子相好的客人们议论,说是那个小贱人浑身冰冷,像蛇一样没有温度呢。”
    “她不是已经被打发到庵堂里去了吗?”空心长老问道。
    “哈,那都是做样子的,您前脚走,她后脚就回来了。”金花说。“小贱人每日迎来送往,快活得很呢。”
    空心长老黑了脸。
    “还有一件事情很让人害怕。夜里子时,她的房里从不留男人。扫地的老太婆有一天去偷看,结果瞎了眼睛,连嘴巴也一起哑了。”金花又把头凑近到空心长老的耳边,她的声音在发抖,“您倒说说看,她的身子里面当真藏着有修行的东西吗?”

    金花与空心长老的接触成为小城当日的街谈巷议。有很多人为了猜测空心长老在金花房里的活动而彻夜不眠。第二天一大早,人们涌向“天音”的外面查看究竟时,金花善解人意地在窗口挑起一根竹竿,一条缝了又缝,补过再补,现在沾染了秽物的灰布内裤挑在竿头上,飘荡在风中。
    这一天在“天音”,金花的花牌叫到了十年之中最好的花价。尽管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但男人们仍旧想和金花单独呆上一会儿,探听一下她和空心长老之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金花在男人的簇拥下重新焕发出青春的光彩,她力图让每个出高价进她房间的男人都感到满足。关于空心长老的描绘不断地被翻出新花样。金花刚刚对前一位客人讲过空心长老是一只老童子鸡,需要她手把手地启蒙;下一位客人听到的却是,空心长老表面上一本正经,其实对男女之情颇有不同凡俗的心得,连她这样见多识广的女人都险些招架不住呢。金花在一天之内接待了几十个男人,喝了几十碗凉水,到了晚上,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最后一个客人离去以后,她将薄荷叶子捣碎拌上蜂蜜,把嘴塞得满满登登的。

    前一天夜里,空心长老头发散乱、衣衫不整地从金花的房间里走出门来,天还没有黑透。他在“天音”的花园里转悠了半天,才找到出去的路。在花园门口,挑着两个细长的红灯笼,灯笼下面,姜贞子和几个男人围坐在一张茶桌前。她的手里拿着一把扇子,目光从男人的肩头越过去,笑容可掬地望着空心长老。
    空心长老觉得风从自己空洞的裤子里面刮了起来,让他站立不稳。他跌跌撞撞地回到寺里,开门的寺僧没认出他来,说了一句“今天寺里不施粥”,砰地把他关在了门外。
    第二天一大早,洒扫庭院的寺僧在门口发现了空心长老。
    已经圆寂的空心长老盘膝而坐,目光仰望着天空。在他身后的一块大石头上,他用咬破的手指写了一句话:
    “开门者是闭门人。”


2000年<文学世界>6期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农村新报我说乡村四十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