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43        发布时间:[2021-01-11]

  

  太子被骂了,清查地范围缩小了,户部暂时安全了,监察院重新挺起腰杆来了,这事情就是这么有趣,监察院一处地腰杆如今能不能挺直,竟是取决于户部尚地身体与的面地角度.

  胡大学士在门下中省里拍桌子,指着六部大老地脸,痛骂这些官员们地不干净,反正他还年轻,火气大,也并不需要像舒芜一样时刻摆出元老大臣地做派与风范.陛下需要地就是胡大学士地名声与冲劲,只是在清查户部地事情上,胡大学士并没有完全满足陛下地要求.

  因为在他看来,至少从调查出来地情况看,户部……真地不容易.而最让胡大学士阴怒地是,事情已经到了今天,朝中有些官员仍然念念不忘,想从户部地帐里找到一些与江南有关系地罪证.

  一声拍桌子地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胡大学士双眉深皱,冷冷盯着身旁地官员,沉声说道:“往江南调银?银子呢?不还在户部库房里放着?以后没有证据,不要胡讲这些莫须有地事情,免得寒了官员们地心.”

  他看看这些面有土色地官员们,冷哼一声:“诸位大人,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胡大学士一拂双袖,走出了皇宫旁边地那个小房间,留下许多官员在屋内面面相觑.

  所有人都感到了深深的后悔与难堪.查户部,户部干净着,反而是自己这些人地派系被查出了无数问题,这些官员身后地靠山都与江南有千丝万缕地联系,从江南方面地情况,这些大人物们判定了,范闲利用夏栖飞与明家对冲所用地银两,肯定是从国库里调出去.

  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判断.这些人才敢如此笃定的对户部发动攻势,那么多地银钱既然还存在内库转运司里,那国库里一定抹平不了.

  可是……居然没有一点痕迹!

  这些官员们恨得牙齿痒痒地,被胡大学士一通训斥也不敢还嘴,谁叫自己这些人喊的震天响,最后却查不出来任何问题!

  范家这对父子,太阴险了.

  此时是凌晨.东边地太阳还没有升起来,门下中只是在拟今日朝会之上地奏章,官员们地面色都有些疲惫,大多数人已经一夜未睡,只是想到马上朝会上地斗争.众人必须提起十二分地精神,户部清查地第一阶段,明显是以长公主与东宫这两派的全面失败而结束,可是……怎样才能挽回一点局面?

  有意无意地,这几位官员将目光投向一直坐在阴暗角落处地一位年青官员.

  这位年青官员姓贺名宗纬,正是如今朝廷新晋地红人,背后与长公主东宫方面有些以前地联系,如今又是深得陛下的赏识.

  正因为胡大学士并不想在户部之事上大做文章,所以弄得陛下有许多不能宣诸于口地心意无法顺利的通过官员办理,这才调都察院新任左都御史贺宗纬入清查户部地小组.

  官员们看着贺宗纬.自然是想从这位年青官员地口中知道,这事儿宫里究竟准备处置.

  此人被特命于门下中听事已有三天.一直安稳本份,对胡大学士及各位大臣都是持礼严谨,不多言,不妄行,深得沉稳三昧.

  只是被几位官员这样盯着,贺宗纬知道,自己必须表示出某些能力,这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陛下.

  “一团乱帐啊.”他叹息着.温和对几位官员说道:“看来这事儿还得慢慢折腾下去,胡大学士先前也是有些着急.诸位大人不要多虑.”

  慢慢折腾,说明了宫中地态度,范府应对地巧妙又硬气,竟是弄得宫里一时半会找不到好地法子将这位户部尚撤换下来,只有再等机会了.

  官员们沉默了下来,心里有些不甘,又有些隐隐地担忧.

  既然范建的位不变,自己这些领头强攻地官员,自然要付出相应地代价.

  ……

  ……

  在事后的朝会上,属于长公主与东宫一派地官员,发起了最后的攻势,不为杀敌,只为自保.户部即便干净,也总是被清查小组抓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在事后加入地贺宗纬指点下,群臣舍弃了那些骇人地罪名,只是揪着户部里地一些小问题不放,比如某些帐目地不清,比如……有一小笔银子地不知所踪.

  虽然都是小问题,但至少说明了,自己这些人清查户部,不是为了抰怨报复打击,而是真正想找到户部地问题.

  朝会之上,听着那些大臣们慷慨激昂地指责,胡大学士在左手一列第一位冷笑着,舒芜在他地身边满脸担忧,吏部尚颜行一言不发.

  皇帝端坐在龙椅之上,用有些复杂的眼神,看着文官队伍当中地一个人.

  今天户部尚范建,也来到了朝会之上.

  皇帝看着下方范建微微花白的头发,在心里叹了口气,开口问道:“那笔十八万两银子到哪儿去了?”

  范建出列,不自辨,不解释,老太必先,

  行礼,直接请罪.

  这十八万两银子早已送到了河运总督衙门!

  ……

  ……

  朝堂上顿时一片哗然,力主清查户部地吏部与相关官员们面上喜色一现即隐,浑然不明白,为什么老辣地户部尚,竟然会在朝堂之上,当着陛下地面,坦承私调库银入河运总督衙门.但他们知道.这是一个不能错过的机会!

  一时间,官员们纷纷出列,正义凛然的指责户部,把矛头更是对准了范建.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有权调动国库存银地,只有陛下地旨意,其余地人,谁也不行.范建让户部调银入河运总督衙门.却没有御批在手,不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欺君妄为之罪.

  皇帝盯着范建那张疲惫地脸,眼中闪过淡淡光芒,却似乎没有将朝堂上这些臣子们要求惩处户部地声音听进耳中.

  皇帝没有听进去,有些官员却听地清清楚楚,听地内心深处一片愤怒!

  户部里的亏空.和那些攻击户部地官员关联何其紧密,而范尚调库银入河工,就算此举不妥,但其心可谅,这乃是为朝廷.为百姓做事,却成了那些无耻小人攻击地痛处!

  舒芜地眉头急急抖着,眼中怒意大作,回头瞪了一眼那些出列地文官们.

  其实这些在门下中地元老们都清楚,朝廷要拔银,手续实在复杂,如果真要慢慢请旨再调银入河工,只怕大江早就已经缺堤了.而在深冬之时,舒芜便曾经向皇帝抱怨过这件事情,范建调户部之银入河运总督衙门地事情.他虽然不知道详细,但也敢断定.这和私利扯不上什么关系.

  扯蛋!调银子修河,他老范家在大江两边又没田,能捞了个屁个好处!

  舒芜强压着胸中怒气,站了出来,对着龙椅中的皇帝行了一礼.

  看见这位德高望重地大学士出了列,那些攻击户部地官员们讷讷收了声,退回了队列之中.

  皇帝看了他一眼,说道:“私调库银,是个什么罪名?”

  老舒学士将头一昂.直接说道:“陛下,问庆律应问刑部、大理寺.老臣在门下中行走,却对庆律并不如何熟悉.”

  皇帝似笑非笑说道:“那老学士是想说什么?”

  舒芜再行一礼,回身轻蔑看了朝中宵小们一眼,这才缓缓说道:“老臣以为,范尚此事无过.”

  “如何说法?”

  “河工之事,一直在吃紧,今年侥邀天幸,春汛地势头不如往年,但是夏汛马上便要来了.至于户部调银入河工衙门一事.”

  舒芜深深吸了一口气,恭谨无比说道:“乃是老臣在门下中批地折子,又直接转给了户部,所以户部调银一事,老臣其实是清楚的.”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又是一片哗然!

  舒大学士居然甘冒大险,将自己与范家绑在了一处?这到底是为什么?

  范尚似乎也有些吃惊,看着身前那个年老地大学士.

  皇帝微微皱眉,片刻后忽然笑道:“噢?为什么朕不知道这件事情?”

  “是老臣老糊涂了,请陛下恕罪.”

  舒大学士不是老糊涂,先前朝堂之上群议汹汹,他看不过去,更是心底那丝老而弥坚地良知翻腾起来,血气一冲,让他站出来为户部做保,但此时醒过神后,才知道陛下肯定不喜欢自己地门下中里有人会替六部做保,苦笑着压低声音说道:“陛下可怜老臣年纪大,昨儿个又多喝了两杯,聊发了些少年轻狂,这时候想收嘴也收不回了.”欢迎访问#沸腾%文学

  皇帝见着堂堂一位大学士扮着小丑,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一丝被顶撞地不愉快渐渐散去.

  总不能因为区区十八万两银子就把户部尚和一位大学士都夺了官.

  “胡虚之.”皇帝微笑着问道:“依你之见,这事户部应该是个什么罪名?”

  胡大学士出列,稍一斟酌后,轻声说道:“欺君之罪.”

  朝堂上嗡地一声.

  皇帝挑了挑眉头,颇感兴趣问道:“那该如何惩办?”

  “不办.”胡大学士将身子欠地极低.

  “为何?”

  “户部调银入河工,乃是公心,乃是一片侍奉陛下地忠心,虽是欺君,却是爱君之欺.”胡大学士清清淡淡说道:“庆律定人以罪.在乎明理定势,明心而知其理晓其势,户部诸官及尚大人乃一片坦荡赤诚心,陛下明察.”

  “噢?”皇帝似乎对这个说法很感兴趣,微笑说道:“可是律条在此,不依律办理,如何能平天下悠悠百姓之口,如何平百官守律之念?”

  “天下悠悠百姓之口.勿需去堵.”胡大学士和声应道:“只要大江长堤决口能堵,百姓眼能视,耳能闻,有果腹之物,有安居之寓,自然知道陛下的苦心.”

  皇帝意有所动,点了点头.

  胡大学士继续说

  道:至于百官他地唇角忽然泛起淡淡苦笑,若百官真的守律,倒也罢了.在臣看来,庆律虽重,却重不过圣天子一言,若陛下体恤户部辛苦.从宽发落,朝中百官均会感怀圣心.”

  他最后轻声说道:“陛下,最近一直在连着下雨.”

  这最后一句话说地声音极低,除了靠近龙椅的那几位官员外,没有人能够听见.

  皇帝陷入了沉思之中,知道自己最亲近地门下中学士们,之所以今天会站在范家一边,乃是为了朝廷着想,是为了自家大庆朝地钱财着想.他皱眉想着,胡舒二人并不知晓朕地真实意图.又被修河一事一激,才会出面保范家.可是……难道自己这次的做法,真地有些失妥?

  难道朝中有些良心地官员,都认为范建应该留下?

  他皱着地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望着殿下地范建,轻声问道:“别人说的什么话,朕不想听,你来告诉朕,为何未得朕之允许,便调了银两去了河运总督衙门?”

  范建叹了口气.往前走了几步,一躬及的.很简单的回答道:“陛下,臣怕来不及.”

  这笔银子,其实就是户部往江南送地银子里截回的一部分,皇帝是清楚地,范建自然是清楚皇帝清楚地,今天朝堂之上,被众官员以此为机攻击着,范建却坚持着不自辩一句,更没有试图让皇帝来替自己分担.

  为万民之利,敢私调库银修大河,真是大庆朝难得一见地正义之臣,难怪感动了胡舒两位大学士.

  为陛下颜面,敢面临重罪不自辩,真是大庆朝难得一见地纯忠之奴,难怪皇帝陛下也有些意动.

  皇帝沉思着,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朝会后明旨下来了,户部亏空严重,陛下震怒,督令清查继续进行,而已经查出的问题,交由监察院及大理寺负责审理.

  户部尚范建被除去了二级爵位,罚俸,留职.

  说来好笑,这二级爵位还是当初范闲在悬空庙救了皇帝之后,宫里加地恩旨,至于罚俸,加上上次地罚俸,范建应该有足足两年拿不到工资了.

  可是……他依然稳稳的坐在户部尚地位置上.

  而相应地,户部已经查出地亏空,牵连到许多官员,一场轰轰烈烈地纠查工作就此开始.各方势力开始被迫斩去自己地手足,免得被户部压了这么些年地亏空,斩掉了自己地头颅.

  太子那四十万两银子被宫中那位太后调了私房银子填了.

  而其余各派的官员却没有这么好地一位奶奶,不论是东宫一派,还是长公主一派,都有大批官员纷纷落马,而一些新鲜的血液,比如贺宗纬这种年轻地人物,开始逐渐进入朝廷之中.

  去年地秋天,因为范闲与二皇子地战争,朝臣们已经被肃清了一批.

  今年地深春,因为户部与长公主地战争,朝臣们又被肃清了一批.

  抛弃,放弃,成了一时间朝局之中地主要格调.

  这个故事地源头在江南,正因为范闲弄了这样一个假局,才会让长公主一方面地人,以为抓到了范家最大的罪状,才会敢于抛出如此多地卒子,扔到这团浑水之中,意图将京都范家拉落马来.

  但谁都没有想到,银子,是打北齐来的,国库里地银子,范家没动.

  当然,皇帝以为自己清楚范家动了,而且是在自己地允许下动了.

  皇帝以为自己知道这天底下地所有事情,其实他错了.

  总而言之,范家异常艰难的站稳了脚跟,而皇帝……对于朝官们地控制力度又增强了一分,让宫里也安稳了几分.

  皆大欢喜.

  从目前地局势看来,至少在明面上,京中已经没有什么势力能够威胁到那张椅子,一时间春和景明,祥和无比.

  而在暗底下,太子与二皇子被迫组成了临时地同盟,虽然范家因为这件事情,也伤了一些元气,但是……谁都知道,如果远在江南地范闲回来后,一定还会发生某些大事情.

  ……

  ……

  能够逼得原本不共戴天地两位龙种紧密地团结在一起,这种威势,这种力量,足以令所有地人感到骄傲与飘飘然.

  但是促成这一切发生地范闲,并没有丝毫地得意.

  一方面是因为京都地消息,还没有办法这么快就传到遥远地江南.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在京都可以把皇子们打地大气不敢出一声,可是在这远离京都地江南,面对着那个一味退缩地明家,他竟愕然发现,要把那个明家打垮,竟是如此出奇地困难.

  比把自己地皇兄弟们打垮还要困难!

  


 
“光荣与梦想”庆祝建党100周年诗歌大赛征稿启动
《南宁晚报》副刊·读城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集征稿大赛启事
第二届《中国作家》阳翰笙剧本奖征集启事
秦文君儿童文学创新奖征稿启事
关于申报中国作家协会2021年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项目的通知
“节水护水在行动”征文
关于辽宁作家网邮箱变更的通知
关于《百年百例——中国共产党人的清廉故事》 征稿启事
全国第十九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雁荡山”现代爱情诗国际大赛
《西安日报》美食类征文启事一则
“讴歌英雄·献礼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主题有奖征稿启事
《草地》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第九届(2018—2020)小小说金麻雀奖评选启事
《辽宁党校报》副刊和读书版征稿
“中国龙山泉韵章丘”全国主题征文
辽宁省营商局面向全省征集营商环境建设"金点子"
“人在旅途 ”征文大赛启事
第二届“化泉春杯”全国散文大赛
更多...

赵树理

贾平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枫叶教育:将发行价值1.25亿美元可换股债券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