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东紫 来源:  本站浏览:57        发布时间:[2019-07-10]

  

  中篇小说

  四月是位弱智少女,弱智本身注定少女四月的人生道路不会平坦。当她长大到该谈婚论嫁时,自小收养她的养父母张罗着托人给四月介绍对象:独眼、小章、小张……四月走马灯一样一个个见面,均无果而终。当养父母迫于无奈重新联系到四月曾经依恋的小章时,四月却拒绝了,为什么呢?

  四月在屋子里闷躺了数天,走出房门的第一眼就看见藤萝花开了。不是一朵两朵,也不是一串两串,而是满满的一长廊。长廊顶上的横柱已看不见,立柱也被花团遮蔽了大半。原本枯瘦干巴的长廊陡然间变成接亲的花轿。四月慵懒麻痹的声带随着她的惊喜绷紧,发出颇为清晰悠长的动静——嗷(好)——

  四月的头微颤着,伸不直的右手拢在小腹上,侧着身,用灵便的左腿引导着右腿,急急地朝紫藤踉跄,鞋划地的声响让路右侧凹地里的野猪圈、牛圈、羊圈、狗笼、兔笼、猫笼里打盹的牲畜们抖起耳朵,翻眼瞅四月。只有左侧高坡栅栏里的两只鸵鸟表现出了警惕,母的正蹲在窝里,哆嗦着生蛋。在窝外守卫的老公挺起没毛的长脖子,迈着干瘦的长腿朝小路跑来,到边上低头发现是四月,它半垂着浓密的长睫毛,伸了脖子和四月打招呼。四月已走得浑身热腾腾,仰头看看它,用只有她自己才懂的话问候它,开它的玩笑——你老婆呢,咋不和你一块儿?你这不穿裤子乱跑的家伙。

  中午山里寂静得连鸟都不叫,被四月线泉一样的口水泡发了的话,像肥胖的水母在静谧的水里没有阻力地游窜。远处,动物园入口,摆摊卖瓶装水和零食的七婶,正背依在老松树干上。七叔在上面绑了棉垫子,依着很舒服。七婶听见四月的动静,从树干一侧扭头窥看,脸上浮出了微微的笑。七婶知道只要四月肯从床上爬起来,就意味着她心里的疙瘩解开了。

  七叔一家,是大鸡山上唯一的住户。十四五年前,大鸡乡搞旅游开发,从山下招人上山养动物。那时,四月五六岁,但仍旧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七叔七婶看她没有上学读书的可能,就带着她上山当饲养员。大鸡山上既没有神仙出没的传说,也没有可以宣扬利用的红色事迹,只有一棵古柏,早已没了树皮,身子扭了几道弯,像罗圈了腿,锅了腰,仍倔强地幻想挺拔的老人。乡里虽组织人查了县志,估算出了柏树的年龄,编了几个小故事,但始终没能引发人们朝拜的热情。

  山上一直静悄悄的。

  七叔和七婶每天忙着喂牲畜,打扫圈窝。四月或许是因了想要行走的本能,或许是源自对事物的好奇,常四处乱爬,用匍匐前进的姿势。怕她掉进牲畜圈里,他们干活的时候就把她锁在屋子里。三年后,他们意外地发现四月在地上进行的匍匐前进,能够站立着进行了。她左侧的胳膊腿几乎接近正常。这让七叔和七婶兴奋了好几天。四月,这个原以为要终生驼在背上的累赘,竟然让他们看到了牵着的希望。

  最近两年大鸡山的旅游有了起色。据说起因是有人在古柏上拴红布条许愿求子,竟然灵验了。方圆百里,被不会生孩子的梦魇纠缠着的人,开始来给古柏拴布条、烧香、磕头。见过世面的七婶,不失时机地下山去镇上买了烧纸、香、红布条,高价卖给许愿的人。一次的进货还没卖完,就出现了对手。有两个中年妇女的摊位直接摆在了古柏树下。在山上住了十多年的七婶,自然拿出母狮护地盘的架势和两个女人撕扯在一起。叫骂得口干舌燥之后,被揭了老底的七婶,擦擦嘴角的白沫,用满是烟渍的细密不齐的牙,从舌头上刮下黏稠的唾沫,吐到两个女人的脚下,退回到动物园前面的路口,在三轮车斗上搭了两块木板,卖小零食和瓶装水。

  七婶窥看着四月,看四月走得热火朝天,兴致勃勃,不明原因的她,下意识地把脚边的水桶挪开。水桶里用山泉水冰着的瓶装纯净水,晃动起来,把铁桶撞出噔噔的响声。七婶赶紧伸手笼住它们。被盛开的紫藤花诱惑着的四月,踉跄到紫藤架前,仰着头站了片刻,开始冒险地登台阶。七婶舒了口气,摔摔手上的水,扭回头,往远处的古柏扫了两眼。虽已是四月底,距离五一假期没几天了,依然没见热闹。古柏那里,一丝烟都没有。七婶料定一时半刻的不会有人来,遂把目光收回,用脚勾住三轮车的斜梁,闭目养神。

  走累了的四月仰头看着花轿一样的紫藤架,像童话里进入仙境的女孩一样,脸上是呆呆的、痴痴的,又甜甜美美的神情。晶莹的口水从她西瓜红的唇角流出来,在她粉白的下巴颏上汇成珠,悬挂眨眼的工夫,滴落到胸襟上。等了好久,没听见四月爬台阶的七婶,好奇地睁开眼,从老松树干后侧脸瞅看。阳光下,微风里,四月的脸泛着紫藤花尖的粉,嫩嫩的毛茸茸的粉。七婶瞅着,不由得在心里自语——虽不中用,倒也有副好皮囊,真是嫩得一掐就出水。

  逐渐的,四月脸上的粉红加深,有了西瓜瓤的颜色。脸上的表情有了魔怔的好奇和欢喜。像小狗在梦里望着随时可能掉落的肉骨头。七婶欠起身,顺着四月的目光看去。原来是两个不要脸的在浪。男的依着藤萝架的柱子坐着,女的穿着粉紫色的裙子倒坐在男的腿上。男的环抱着女的腰。女的扭着脖子仰着脸,歪头噙着男人的嘴,两个人闭着眼,一个劲儿地咂巴。

  哪里不能浪,非跑到别人眼皮子底下来浪。七婶想骂,想想或许他们浪得口干舌燥了,能买她的水,说不定连面包和火腿肠一起买。七婶心理平和下来,饶有趣味地看。男人的手往上捂到女人的胸脯上揉搓,女人发出骚了吧唧的嗯嗯声,活像好不容易才抢到奶头的小猪仔。咂巴咂巴也就算了,还真要浪得出花了。七婶用牙刮着舌头上的唾沫,琢磨着要不要呸到他们脸上去。想到可能存在的生意,她点了一支烟,用舌头搅着唾沫,犹豫着。

  四月痴痴地看着藤萝花下的两个人,亲吻爱抚,贪婪甜蜜,像饥饿的人吮舔巨大的糖。她喜欢。替他们喜欢。这么好看。这么好吃。瞬间,四月明白了一个巨大的问题:男人和女人,并不都像独眼老邢和她。还可以这样,还能这样。好看。好吃。好甜。四月原本就被盛开的藤萝惊喜了的心,仿如炸了礼花,绚烂得让她头晕。

  女人喘息着问男人,你爱我吗?男人喘息着说,傻瓜,傻瓜。

  这话好听。真好听。好听得要把四月化掉了。四月明白了鸵鸟老公和鸵鸟老婆头挨头脸挨脸时,就在这么说。百鸟笼里的仙鹤老公和老婆,把脖子缠一块儿,相互啄毛时,肯定也是这么说。孔雀老公和老婆脸对脸嘚瑟时也是这么说。四月的眼泪流了下来。四月线泉一样的口水旺盛得不再在下巴颏上结珠,直接流下去。四月想学着说。

  喔噢喔喔噢……

  被四月惊了的情侣,骤然分开,又快速地牵了手,从藤萝架的背面直接下山坡而去。女人藤萝花色的丝巾被藤萝旁边的树枝刮住,飘落。女人喊,我的丝巾!男人说,再买,快走。

  四月想留住他们,想对他们说,没事,你们继续。四月看他们跑得急,下山危险,着急地喊,提醒他们慢一点。喔喔噢噢啊啊……女人和男人在她热情的喊叫里,几乎滚下山去。

  七婶呸地吐出唾沫,把烟头踩灭,哈哈笑起来,说,都敢浪翻天,还怕人?四月不理七婶。她费力地爬上台阶,捡起女人的丝巾,坐到他们刚刚坐过的地方。四月用头蹭着立柱,揉捏着丝巾,又伸手摘了一朵藤萝花放到丝巾上,看着一样好看的它们。七婶虽失了生意,但见四月捡了丝巾,觉得大赚,快步走过来说,喜掉我大牙了,浪成那个样儿,还以为是有胆的,没想到屁滚尿流地跑了。给我看看。四月翻眼看看七婶,坚决地说,不!

  四月的不,发出音来变成胖嘟嘟的勿。

  勿个屁!我又不要你的。

  四月紧攥着。七婶哧地笑了,拽着丝巾一用力,把四月的上半身拽得磕到她腿上。她粗糙的手指搓搓丝巾说,真丝的,好东西。

  七婶把丝巾扔到四月腿上,回到她的摊位,用先前的姿势,倚在老松树干上,太阳正好斜照在她勾三轮车的腿上,晒着她需要热敷的膝盖。四月攥着丝巾,等七婶走远,把丝巾展开,蒙在身上、头上。四月成了紫藤花一样的四月。四月的耳朵里萦绕着那好听得让她融化的话。四月学着女人的样子伸出舌头舔着丝巾说,你爱我吗?四月咬住丝巾,学着男人说,傻瓜,傻瓜。

  傻瓜。傻瓜。平日里,四月最熟悉的话,最厌恶的话,竟然如此好听。听了还想再听。四月,有些闹不懂为什么,但她知道了不一样的人说一样的话,话就会不一样。有的是笑话人。有的是软化人。有的像屎,臭人。有的像花,香人。

  去年夏天四月听过一回好听的话。一个年轻女人,领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来看动物。尽管那天的鸵鸟很兴奋,时不时地展开翅膀,呼扇着跑来跑去。可孩子并不怎么注意,而是一遍又一遍地喊妈妈。女人牵着孩子的小手,一遍又一遍回应——宝贝。孩子直着嗓子喊妈妈,女人就直着嗓子喊宝贝。孩子拐着弯地喊妈——妈——呀——女人就拐着弯地喊宝——贝——呀——四月坐在房前的石凳上,眼睛追着她们。朝她们笑。女人牵着孩子,把动物一一看过——这是鸵鸟,这是山羊,这是野猪,这是小狗,这是大黄牛……转到石屋前,在四月跟前站住,说,这是阿姨。审视了两眼又更正说,这是大姐姐。四月咯咯笑起来,她想和她们聊聊天,想告诉她们她是阿姨,她十九岁了。她呜呜啦啦地一说,女人立马抱起了孩子。她指着石屋南面松树上的木牌,提醒她们顺着坡下去,再下两个坡,就到百鸟园了,那里有鸟,好看。女人明白了她的意思,朝她笑笑说,不去了,该回去了。又跟小孩子说和姐姐再见。小孩子趴在妈妈的肩头,朝四月摆着手说再见。四月学着她的样子,摆着左手。等母女俩走远了,四月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笑,学着俩人的对话——妈妈——宝贝——妈妈呀——宝贝呀——

  从这天开始,四月叫七婶——妈妈。直着嗓叫。拐着弯叫。尽管她叫得不标准。七婶还是听懂了,她笑着说,长本事了,洋货了,跟谁学的?

  以往,四月喊娘,似囊又似狼。七婶大多数时候随口应着,脾气好的时候偶尔会矫正她,不好的时候就皱了眉怼她,养你一二十年赚个这。七叔若在跟前,就会垂着眼皮说,孩子又不是故意的。

  坐了许久的四月把丝巾围到脖子上,小心翼翼地下了台阶,急急地朝石屋踉跄。七婶听见动静,扭转头瞅。

  自从去年冬天,独眼老邢那事后,四月在床上整躺了一个月,不和七婶说话,也不和七叔说话。天天瞪眼瞅着他们,却不作任何交流,就干瞪着眼瞅。跟条琢磨事的狗一样,让人心里发毛,头皮发紧。一直和四月同床暖脚的七婶,让她睡到另一间屋里。夜里冷得睡不着,七婶把一直在百鸟园值班室里睡的七叔叫上来。把七叔的被子抱来给四月压身上。

  黑暗里,七婶把被子给四月盖上,摸索着上上下下地掖严实。四月从小特别怕冷。四月一动不动。一瞬间,七婶怀疑四月已经冻死了,她趴下身,听听她喘不喘气时,四月攥住了她的手。一直攥着。直到七婶耐不住冷,拽脱,回屋去。

  七婶回到屋里,挨着七叔躺下,用被角擦着眼泪,咒骂独眼老邢不得好死。七叔闷闷地说,还不是怪自己,送去让人糟蹋。七婶腾地坐起身,骂七叔昧良心说话断舌根子。耐不住冷,又气哼哼地倒下,使劲拽了大半的被子,哭着骂,冻死你这没良心的,不长眼的,我待你们爷儿俩咋样你心里没数吗?你说话不怕大风刮了舌头去吗?七婶在七叔的叹气声里还没骂够,天就亮了。眯困了一觉,起来做饭时还窝着一肚子火,恨不得把饭勺子敲在七叔头上。无奈七叔早都没事人一样,一大早就去百鸟园打扫卫生了。

  正憋屈着,独眼老邢带着他兄弟来要钱。要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托人传话,托人要,好几次。七婶就跟传话的人说,想要,让他自己来。他还真的来了,还真的敢来。不等独眼老邢开口,七婶就挥舞着饭勺子冲了上去,骂独眼老邢是不要脸的老流氓,糟蹋了她黄花的大闺女,害得闺女一个月起不了床!老邢老实巴交地说不出利索话,他弟弟扯住七婶说,我哥怎么成老流氓了?亲都定了,礼钱你都收了,人是你送到我们家的,为了啥?不就是为了糟蹋吗?谁不是他爹糟蹋出来的?

  七婶理屈,但不词穷,她用牙刮了唾沫呸到老邢他弟的脸上说,谁让你们上来就干了?不是说先熟络熟络么!我送去你们家,是让你们和她先熟络熟络的!六千块,就能把黄花大闺女糟蹋了,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吗?钱,你一分拿不走,我要给我闺女买补品,你们把她糟蹋得不吃不喝,神志不清!我不但不给你钱,我还要去公安局告你强奸!

  老邢他弟知道要钱没门儿,领人也不可能,想想他哥好不容易攒的六千块,睡个傻瓜还只睡了一星期,且是绑了胳膊腿的,太不合算,就想揍七婶一顿解解恨。七婶被踹倒在地时,挣扎着从石板底下摸出给牲畜剁草的豁牙砍刀,喊着要剁了独眼老邢的老根给闺女报仇。独眼老邢和他弟弟见七婶来狠的,不敢恋战,仓皇而去。等七叔听见动静,从百鸟笼里跑回来,大战已结束。七婶坐在地上干号了几嗓子,爬起来扑打了身上的土,啐了两口唾沫,心平气和地继续做饭。她知道独眼老邢家这回是死心了。

  等七婶做好饭,出了灶屋,看见四月穿着她给她缝的红底碎花棉袄站在窗前,照着小镜子抹擦脸油。早晨的阳光透过松树林斜照在四月的身上,阳光油乎乎的,棉袄厚墩墩的,人瘦巴巴的,快成纸人了。七婶在心里叹息一声,回到灶前,给四月煮鸡蛋,一下煮了四个,她要四月多吃,吃得白白的胖胖的。

  吃了四个鸡蛋的四月,从琢磨事的狗变回来了,只是眼神钝了许多,且常常变回去。等她变回去时,七婶就知道她心里装了事。有一次,她竟然呆乎乎地走到了山口公交车站那里。好险。万一被人拐卖了,上哪里找去。

  七婶看四月进了屋,松了口气,放眼扫了扫目力所及之处,确定没有游人来,重新闭目养神。

  七叔背了一筐草回来,放下筐就进屋看四月。四月这次闷躺怪他,所以每次他外出割草或下山赶集,都专门带点稀罕东西回来哄四月。四月头几天对他带回来的东西不看不理,对他也不看不理。前天七叔赶集时给她买回来一个扎头的粉色头花,四月虽然当时不理睬,晚上给她端饭放床头上时,七叔发现她把头花套在手腕上了。昨天,七叔打扫了一天牲畜圈,没能出去,但他从来找他要珍珠鸡鸡蛋的侄女那里获得了灵感,编了一句可以安慰四月的话。

  这次的起因源于鸵鸟。半个月前,母鸵鸟开始产蛋。产了五个就开始抱窝。七叔和七婶急了。从去年动物园里弄了百鸟园和鸵鸟之后,他们的工作量增加了一倍,工资却没长。七叔和七婶心里不平衡,嘴上却不敢提意见。他们早就听说有人在背后捣鬼,想顶替他们。好在承包人没想到鸟蛋这个问题,七叔和七婶自然就偷偷地藏起来,要么吃,要么拿到城里去卖。所有鸟的蛋,鸵鸟的最受欢迎。因为它无与伦比的个头不容人们怀疑真假。

  鸵鸟个头再大,再是外国种,也和中国鸡一个德行,一抱窝就不产蛋了。七叔和七婶就一人赶一人抢,和鸵鸟斗智斗勇,抢了鸵鸟未出生的孩子。鸵鸟两口子疯了,在栅栏里咕咕噜噜地叫,焦躁地展开翅膀呼扇着跑。四月天天站栅栏前,呜呜啦啦地朝鸵鸟两口子喊。七婶说,鸵鸟发疯,还传染人呢。

  七叔和七婶不知道四月是在安慰鸵鸟。她虽然从小在山上,不读书不识字,也没有电视机收音机,没有伙伴没有邻居,对世界上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但只要有入了她眼的事,她就能举一反三地琢磨清楚。前些日子,老母鸡抱窝。七婶嘱咐她看着,别让黄鼠狼来捣乱。她天天坐在鸡窝前,保驾护航。当小鸡一个个啄破壳,伸出头来,晃动脖子,唧唧地叫,趔趔趄趄地围着老母鸡转时,四月兴奋得满脸通红,喔喔啊啊大大地夸赞了一番母鸡和小鸡。接下来几天,她最喜欢的事就是喂小鸡,在地上铺一张塑料纸,把泡过的小米高高地撒下,小米落下的声音就会引得小鸡晃悠着绒球一样的身子,歪歪扭扭地跑来。有摔倒的,也跟四月摔倒时一样坚强,爬起来接着跑。等老母鸡领着小鸡四处游逛的时候,四月就成了它们的保镖。四月累了的时候,就坐在屋前的石凳上看着母鸡和小鸡笑。

  一天空闲的时候,七叔和七婶陪着四月一起看小鸡,猜测着哪只公哪只母。坐在石凳上的四月突然笑得欢天喜地,走到七婶面前,拽起她,让七婶走,她跟着。七婶七叔被她闹糊涂了。七婶说,发什么疯,我干半天活,累得光想坐坐。四月不依,不让她坐,她执拗地让七婶在前面走,她在后面跟。她已经琢磨出来——她曾经是七婶从腚里拉出来的一个蛋,七婶把蛋放在肚皮底下抱窝,把她抱了出来。后来,七婶明白了四月让她当老母鸡,自己当小鸡。七婶惋惜地说,哎,你要是好胳膊好腿的,我和你爹早就跟你玩老鹰捉小鸡了。

  四月陪着鸵鸟疯了两天后,把鸵鸟蛋偷进了被窝,她跟鸵鸟两口子说好了,让它们放心,她帮它们抱窝。四月没缘由地不起床,虽然让七婶和七叔纳闷,不过他们也没太在意。等七叔想下山去卖鸵鸟蛋时,四处找不到。还是七婶聪明,掀了四月的被子。七叔从四月的被窝里抢鸵鸟蛋,四月用她灵便的左手护,用左腿踹。好在有七婶帮忙按着她。

  七叔堂弟家的侄女昨天背了小半袋玉米面来跟七叔换珍珠鸡的蛋,说正好家里的母鸡抱窝,拿回去放到窝里就一起抱了。七叔等侄女走后,就跟四月撒谎说,鸵鸟蛋送到城里专门抱窝的鸵鸟那里去了,这山里早晚太冷,孵不出小鸵鸟来。

  今天,七叔在山下买了两个油桃。

  ……

  作者简介

  东紫,本名戚慧贞,女。主写小说,偶写散文、诗歌。2004年始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十月》《山花》等报刊发表作品,作品多次被《新华文摘》《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作家文摘》《作品与争鸣》及多家年度选本选载。出版长篇小说《好日子就要来了》《隐形的父亲》,中短篇小说集《天涯近》《被复习的爱情》《白猫》《在楼群中歌唱》《红领巾》等。

  作品曾多次入选中国小说学会排行榜、中国原创小说年度排行榜。曾获茅台杯《人民文学》奖、鄂尔多斯杯中国作家奖、山东文学奖(2006年-2010年)、山东省泰山文艺奖、《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提名奖等。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面向全国主题征文大奖赛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