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9        发布时间:[2019-07-10]

  

  雨是从天亮之前下起来的,一开始,雨水们只是零敲碎打,而后,伴随着不时的雷声,渐渐就狂暴了起来,我摸着黑起身关窗,顺便眺望了一眼陷落在雨水与黑暗里的邯郸城,在闪电的照耀下,邯郸城几乎变作了魔幻电影里主人公必须攻克的最后堡垒。再看近处,我所栖身的这家红梅旅馆,店招被风吹落,掉在了一辆自行车的后座上;旅馆所在的破败长街上,好几个婴儿都被雷声雨声所惊醒,扯开嗓子哇哇大哭了起来。在雨中,所有的人,就这么熬到了黎明时分。

  黎明到来,尽管晦暗的天光看上去和黄昏并未有什么不同,但是,好几家早点铺子还是早早生起了火,远远看去,那些隐约的火焰就像一块块烫红的烙铁,被举起,被按下,被牢牢钉在了密不透风的雨幕上。显然,这么大的雨,我所在的剧组今天已经无法出门开工,于是,每日清晨里司空见惯的喧嚷并没有发生,所有人都沉浸在昏暝的天色里,不发一声,也因此,一整座红梅旅馆都沉默得近乎骇人,唯有闪电不请自到,一遍遍在旅馆内外生硬地展开和降落,不过,因为已是黎明,闪电们发出的光芒被天光分散,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场的自取其辱。

  这时候,我的房门却被急促地敲响了,我犹豫了片刻,还是起身去打开了房门,扑面而来的,竟然是一尊伤痕累累的观世音菩萨瓷像。不用问,只要看见这尊瓷像,我就知道是谁来找我了——对面四○三房间的男人,弄不好,他也在狂暴的雨声中苦熬了一夜。这个可怜的男人,人人都叫他老秦,来自山东,几年前,他带着儿子来这邯郸城里出差,就住在红梅旅馆的四○三房间,有一天,儿子吵着要吃满街小店里堆着卖的涉县黑枣,他便将儿子留在房间,自己出了旅馆去买,哪里知道,这一去,父子二人就再未相见:等他买完黑枣,回到四○三房间,房门大开,儿子却早已不知了去向。

  “天都塌了——”多少次,后半夜,等剧组结束拍摄,我收工回到旅馆,老秦正拎着一瓶酒,守在我的房间门口等我。这个时候,十有八九他早已酩酊大醉了,但却不放过我,翻来覆去跟我讲他的儿子是怎么丢的,讲几句,他便再追问一句,流着泪:“你说,我是不是天都塌了?”

  是的,我知道,他不光天都塌了,命也快没了:儿子丢了之后,他自然前去报了案,得到的结果是,这是一系列诱拐案中的一桩,同一天,就在红梅旅馆附近的街区,好几个孩子都丢了,自然是人贩子所为,但却一点线索都没有。他岂肯就此罢休呢?当夜里,他便一掷千金,雇了几十个人帮他四处寻找儿子,一连找了好几天,邯郸周边的几座城市也都找遍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他颓然回到邯郸,找警察扯皮,找红梅旅馆的老板扯皮,哪里知道,红梅旅馆的老板自知摊上了麻烦事,几天之内就转让了旅馆远走高飞了。

  这时候,妻子也赶到了邯郸,于是,他便和妻子商量,他离开邯郸,跑遍全国去找儿子,妻子则留在邯郸,就住在这红梅旅馆的四○三房间里等儿子回来,哪怕心如死灰,也得等。“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自己找回来呢,是吧?”老秦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再说了,我儿子那么聪明,他自己找回来,是完全有可能的,对吧?”闻听此言,除了点头称是,我又能对他作何安慰呢?只好听他说话,任由他在自己的想象里渐入佳境,再将喝醉了的他搀回四○三。有的时候,当他半夜里被自己的肝疼醒,我也会径直推开四○三的门,去给他倒一杯毫无用处的白开水——两年来,因为已经被确诊了肝癌,体力渐渐不支,只好换作了他隔三岔五前来邯郸,就住在这红梅旅馆里,等着儿子回来,而他的妻子,则在邯郸城以外的河川江山里四处奔走。

  在红梅旅馆一带,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老秦,每隔一两个月,只要手中攒够了一点房钱,他就怀抱着一尊观世音菩萨的瓷像来开房了——红梅旅馆几经易主之后,无论老秦花了多么大的气力去死搅蛮缠,对不起,后面接手的老板根本不加理会,该付多少房费,他就得付多少。每一回,喝多了之后,不管对面来人是谁,他当然都要迎面上前,劈头痛诉历任老板的狼心狗肺,再近乎逼迫地要人家承认他的天已经塌了,长此以往,除了住在四○三房对面无处可逃的我,谁不是一见他的面就赶紧躲得远远的呢?所以,到了最后,尤其剧组开工,我也去了拍摄现场之时,唯一还能够听他号哭与痛诉的,就只有那尊观世音菩萨像了。我问过他为何不管走到哪里都抱着那尊菩萨像,他倒是也回答得干脆:前年春天,在四川内江,找儿子的路上,他遇见过一个和他一样丢了儿子的人,那个人就是不管走到哪里都抱着一尊观世音菩萨像。

  “你猜他后来怎么样了?”后半夜的旅馆走廊里,灰暗的灯光下,老秦的眼睛里遍布着血丝与狂热,甚至得意地笑了起来,神秘地告诉我简短的几个字,“找到了!”

  经常是这样——短暂的得意之后,他会在一瞬之间被巨大的伤感击中,鼻子酸了,眼眶红了,低下头去,好半天沉默不语,最后,他才仰起头,擦掉眼眶里蓄满的泪水,像是在郑重地提醒我,更多却是自说自话:“观世音菩萨,到底还是大慈大悲啊!”

  可是,尽管如此,对于观世音菩萨,他却多有不敬:亲起来,他的确亲得要命,像是在给他的儿子洗澡一般,一天里,他要给菩萨像冲洗好多遍,洗净了,就坐在四○三房的窗户底下,手持一块湿毛巾,安静地、温柔地、一遍遍地擦拭着它,要是有阳光照射进来,其时情境,他便堪似一个回到了唐朝的画工,正埋首于敦煌的洞窟之内,世界全都不在,唯有他和菩萨在;但是,只要喝多了酒,当酩酊与暴怒袭来,他满身的愤恨,也只有观世音菩萨像来消受了——有一回,我收工回来,竟然看见他正泪流满面地指着窗台上的菩萨像大喊:你是什么东西?别人都是跟女人开房,我他妈凭什么要跟你开房?稍后,气喘吁吁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儿,他仍然不解恨,冲到窗子前,抱起菩萨像,不由分说地砸在地上,刹那间,菩萨像便四分五裂了。

  所以,在他的怀抱里,观世音菩萨的瓷像其实已经换过好几尊了:手重一点,瓷像几乎粉碎之后,重新拼凑就绝无可能了。彼时,面对一地的瓷片,每回都一样,他照例会通宵不睡,陷入漫长的悔恨,随后,他又将在悔恨里如梦初醒,哪怕天还黑着,他都要赶紧出门,奔向不远处的一座寺庙,蹲在寺庙前的那条宗教商品一条街上守到天亮,直到其中的一家店铺开门,他这才又小心翼翼地将一尊新的菩萨像抱了回来;当然,就算他喝得再多,下意识里,他也知道自己早已一贫如洗,于是,在绝大部分被酩酊与暴怒驱使的时刻,他还是轻柔的,菩萨像虽说碎裂了,但还有挽救的可能,每逢此时,他便会来敲我的房门,向我求救,希望我能帮助他,一起将那可怜的观世音菩萨像重新修补好。

  不用说,今天还是老剧本,我只需要将过去的剧情再来一遍就好。这样,我便侧过身体,给老秦让出通道,好让他和平日里一样,心疼地、愁眉苦脸地将菩萨像放到我的床上,然后,再和他一起,做功课一般,在菩萨像前匍匐两三个小时。哪里知道,老秦竟然没有进门,却告诉我,他要走了,如果没有特别的意外,此后,他将不会再踏入这邯郸城一步了。

  我当然不信。老秦也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并没有等我问他所为何故,他便先对我说,他的口袋里,连再多一天的房钱也掏不起了,所以,他必须走了,考虑到自己的肝病已经日近膏肓,他估计,这一去,这一世,他已经无法再挣到来这红梅旅馆住一阵子的房钱了。这时候,天空里突然响起一阵炸裂般的雷声,闪电破窗而入,照亮了昏暗的室内,也照亮了鬼魂一般枯槁的他,我的心底里一酸,径直告诉他,如果他还想再住一阵子,我可以帮他再出一阵子房钱,可是,他却毫不犹豫地摇头,再对我说:他要体面,在临死之前,他更要体面。

  “和你兄弟相识一场,是上天待我不薄,”如此伤感的时刻,老秦的眼眶里竟然没有蓄满泪水,他说,“想了一夜,我什么都想清楚了,我当然可以撒泼耍横,在这里赖上一段时间,但是何必呢?我这一家人,其实都要体面,我敢说,我儿子长大了也是个体面人。万一有一天,他回来了,这就说明——”停了停,他接着说,“这就说明,他既然有本事找到这里,就更有本事找回到山东老家里去,你说对吧?”

  我何曾想到,此时竟然是告别之时呢?有好多次,我想打断老秦,告诉他,他在这里等儿子,我在剧组里望收成,无非是应了那句老话,正所谓,相逢何必曾相识,既然如此,几天的房钱又何至于分出你我?可是,老秦的心意显然已经死死地定下了,我张了好几次嘴巴,最终还是未能说出一句话来,只是怔怔地看着他转过身去,又转回身来,冲我笑了一下,走近我,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直到他在走廊里渐渐走远,消失了踪影,我的神志也还深陷在因他而起的忧虑与空茫之中,浑然不知所以。稍后,我突然意识到,老秦是真的走了,赶紧打开窗户,迎着骤雨向长街上眺望:四下里,雨幕里,再也没有见到老秦,隐隐约约的,我似乎看见一辆小客车正在迷蒙之处缓慢往前行驶。“罢了罢了,”我心里想,“回去了,也算好吧。”

  就这么,老秦告别了邯郸,告别了红梅旅馆,而我,还将继续在这一言难尽的剧组里苦挨时日,有时候,哪怕是深夜,当我收工回来,下意识地将门虚掩,等待着老秦在片刻之后就不请自来,等了半天,敲门声迟迟不响,我才想起来,老秦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因此,当我站立在自己的房门口,凝视着四○三的房门,想起他不知在何处流落,又或是生是死,多多少少,我也难免黯然神伤了起来。还有一些时候,在这邯郸城里,火车站前,郊区的青纱帐里,看一看手机,我也会想着,也许老秦什么时候会给我来个电话?然而终于没有。

  四○三的房客却没有断:先是来了几个骗子,一个个的,双目炯炯在城里游荡了好几天,生意终究不好做,只好意兴阑珊地退房走人了;而后住进一对中年夫妻,这对夫妻是来看望在附近一所专科学校念书的儿子的,因此,他们的儿子几乎每天都会来,只要他来,四○三房间里便要飘出浓重的羊肉味儿——这对夫妻甚至带来了一只高耸的涮锅;再往后,住进了一个小伙子,终日里将房门紧闭,一天里,他似乎只在吃饭的时候才出去一会儿,其他时间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我遇见他时,也曾跟他点头打招呼,他却不加理会,冷峻着脸,总是抢先一步就将房门关上了,所以,尽管时日不短,又朝夕相对,我也还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所从何来。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对那小伙子,我总是觉得他颇为怪异:四○三的门锁似乎出了问题,旅馆老板叫人来修过,好了几天,又坏了,于是,房门只好经常虚掩着,过路时,我难免朝房间里看一眼,每一回都只会看见他好似当初的老秦一般,坐在窗前的凳子上,将双脚跷起,高高地放在窗台上,纹丝不动,一语不发,就像是被石化了。有时候,当他听见门外的动静,回过头来,我能清晰地看见他的脸上淌着泪,但那眼神却是逼视的,我想对他说句什么,十有八九说不出来,也只好仓促走开,而后,我会听见他奔赴门口,将房门重重关上,如果门锁作梗,关了半天也没关上,我一回头,不可理喻地,多半就会看见他正在用脑袋撞击门框,当我停下步子,他便也停止了撞击,继续逼视着我。

  “罢了罢了,”一边走下楼梯,我的脑子里便一边想起了老秦,“老秦啊老秦,我终究还是没有说错,不管四○三住的是谁,都不过是应了那句老话——相逢何必曾相识。”

  再说了,尽管四○三里的小伙子看上去就像是个沉默的囚徒,可是,想想自己,我的日子又比他好过了多少呢?虽说时近秋末,正是往年里天高云淡的季节,不知何故,今年此时,大雨却是一场接连一场,剧组只好调整了原定的计划,开始集中拍摄室内戏,因为室内戏的戏份并不太多,女主角暂时离开了剧组,一直为了她才跟组改剧本的我,竟然出乎意料地轻松了下来,不再出工,而是终日蜷缩在旅馆里,等待着女主角的归来。不由自主地,我的晨昏便颠倒了起来,总是会昏睡一整个白天,到了晚上,却清醒异常,所以,许多个清醒的长夜里,我难免觉得自己是可笑的:我就像是一个猎人,正在通宵达旦地等候着根本不存在的猎物。

  这一晚,后半夜,大概是三点钟的样子,倾盆似的骤雨再度横空出世,击打着旅馆的屋顶,听上去,就像是满山的乱石崩塌飞裂,一堆一堆,一座一座,轰鸣着奔向了山下的溪涧。可是,就在这堪称轰鸣的声响之中,隐隐约约,我却听到了一阵尖厉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一开始,我倒是不以为意,只是贴近了房门去听那哭声从何而起,听着听着,猛然间,一股夹杂着慌乱的兴奋朝我袭来:莫非是在我此前的昏睡之时,久别的老秦又住回了四○三?没有丝毫和片刻的迟疑,我几乎是战栗着拉开了房门,而四○三的房门又是虚掩着,我一脚将门踹开,冲进去,哪里知道,眼前并没有老秦,却只有那个终日里闭门不出的小伙子。此刻,四○三的门窗并未关上,骤雨刺入室内,雨珠飞溅得到处都是,而那小伙子却不管不顾,怀抱着一尊破碎的观世音菩萨瓷像,正在不要命地哭泣。

  我认得那尊观世音菩萨像,它正是当初和老秦如影随形的那一尊,这么说,难道老秦真的回来了?果然是他将这尊观世音菩萨像塞进了那小伙子的怀抱?既然如此,他何不去敲我的房门,找我说上三言两语呢?种种疑问使我顾不得那小伙子的哭泣,赶紧环顾四周,却遍寻不见老秦的影子,这才想起一定要找那小伙子问个清楚,恰在此时,那小伙子却突然止住了哭泣,劈头就对我说:“我是同性恋。”

  我愣怔着去看他,他便又对我重复了一句:“我是同性恋。”

  显然,当此之时,比找到老秦更加迫切的问题出现在了我面前,我想了想,径直告诉小伙子,同性恋没有什么大不了,我的朋友里就有同性恋;平心而言,我不曾对他撒谎,之所以实话实说,为的还是想让他尽快告诉我老秦的下落,可是,那小伙子竟一发不可收拾,平静但却不容分说地告诉我,他的这条命,刚刚被观世音菩萨救了回来——他家世代信佛,而且,尤信观世音,他的母亲,哪怕只是个农民,每隔几年,只要攒下一点钱,都会去观世音菩萨的道场普陀山朝拜。他的母亲只生了他一个儿子,可是,很不幸,他不喜欢女人,他只喜欢男人,而且,他有一个恋人,就在这邯郸城里。这一回他来邯郸,为的就是见到恋人,没想到的是,他的恋人一年前就已经结婚了,好多次,他出了红梅旅馆,走到了对方的家门口,甚至已经模模糊糊看见了对方的影子,终了,他还是不敢真正地走上前去。

  于是,他就想死。一周之前,他便买了一瓶足可致命的农药,终于还是舍不得母亲,就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虽然被他的话吓破了胆子,可是,她还是坚决地相信,她的儿子不会死。暴怒之下,他告诉母亲,他死定了,除非观世音菩萨在他的房间里示现,阻止他死,他才可能死不了,否则,他就一定会去死。哪里知道,母亲说,既然如此,在他做下最傻的那一桩事情之前,观世音菩萨一定会示现,去拦下他的死。

  他当然不信,继续失魂落魄地等待着自己下定决心喝下农药的时刻,他又怎么可能不失魂落魄呢:如果他死了,母亲怎么过?如果他不死,他又怎么过?一直到今晚,就在半小时之前,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还是去死,可是,他哪里能够料到,正当他洗漱干净,将农药瓶举到嘴巴边上的时候,一道闪电照亮房间,借着光亮,他竟然看见,不在他处,就在他每日里栖身的床铺底下,一尊观世音菩萨的瓷像正安安静静地站立着。他被吓傻了,赶紧奔过去,趴在床底下,又抱出了它,千真万确,那真的就是一尊观世音菩萨。却原来,就在他等死的日子里,观世音菩萨早已示现,只是险关未到,菩萨这才一直未曾显露它真正的庄严。

  ——却原来,老秦并未回到这红梅旅馆;却原来,那个大雨狂暴的早晨,老秦先是在四○三房间留下了这尊伤痕累累的观世音菩萨像,而后,他才坐上了雨幕里的小客车。可是,我实在想不清楚,这尊菩萨像分明就是老秦的命,究竟是何缘故,他才会将他的命舍弃在了这四○三房间里呢?

  这时候,身前的那小伙子递给我一张纸,告诉我,这张纸,就压在观世音菩萨像之下,他抱着菩萨像从床铺底下爬出来的时候,看见了它,所以,在我进门之前,他已经读完了那个不相识的人在这张纸上写下的话,正是读完了这些话,他才不想死了,他决定继续活下去,明天一早,他就要回家去侍奉母亲,一想到明天就可以继续侍奉母亲,他便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愣怔着,我接过了那小伙子递过来的纸,劈头便看见一行字迹清秀的标题:留待有缘人。果然,在这纸上写字的人,除了老秦,还能有谁呢?实际上,老秦是在写一封信,信并不长,在标题下的正文里,老秦简略介绍了自己和自己的命,又从四川内江说起,一直写到眼前这尊菩萨像,如此,关于菩萨像的来龙去脉,他就算说得清清楚楚了。而后是几句寄语,在寄语里,老秦说:“有缘人啊,我把菩萨留给你了,你可要小心待它,不要像我一样,想砸便砸,想骂便骂,这辈子对菩萨犯下的罪过,我只有下辈子再还了。”

  老秦又说:“有缘人啊,把我的菩萨抱回家吧,你知道,普天之下,就数观世音菩萨最是大慈大悲,有它在身边,你必能度过一切苦厄,只是我有一桩不情之请——以后,假如你对它磕头,能不能帮我也多磕三个,好让它继续保佑,哪怕我死了,我的儿子也能回家?”

  “又及,我还要郑重地拜托你,”老秦最后说,“有缘人啊,你还得再多帮我磕三个头,请菩萨保佑我的妻子,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除了儿子,还有她。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后悔,我早该知道,哪怕儿子丢了,我的命也没有全丢,我的妻子,也是我的命,除了菩萨,我还应该抱住她,对,她也是我的观音菩萨,只可惜,说这些,太晚了,来不及了。”

  恍惚之间,我读完了老秦写给有缘人的信,必须承认,一边读,我的鼻子一边发酸,泪水在眼眶里滚动了好几次,因为生怕打湿了手中的那张纸,这才强自忍住,终未落下。哽咽了刹那,我再去看那刚刚哭过的有缘人,只见他已经将窗户关死,再将观世音菩萨像端端正正地放在窗台上,然后,他跪了下去,给菩萨磕头——我知道,老秦的话,已经被他吞咽进了身体:哪怕他从前的恋人已经结婚了,他的命也没有全丢,他的母亲,也是他的命。

  那年轻的有缘人磕完了三个头,停了停,突然想起老秦最后的拜托,又再磕了三个头,请菩萨保佑老秦的妻子。磕完了,大概更多的前尘往事浮上了心头,也大概是更多需要被观世音菩萨保佑的人破空而来,全都站在了他的身边,于是,他便干脆不再停止,一个个地将头磕了下去。这时候,当我重新凝视微光里的菩萨像,突然看见,底座的位置还是有一条清晰的裂缝:显然,我被重新派上用场的时刻到了。如此,我便转过身去,暂时离开四○三,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拿来胶水,再和那有缘人一起,就像当初和老秦一起,绣花一般,沉默地、小心翼翼地将那底座上的裂缝修补好。

  可是,要命的是,当我踏出四○三的房门,我却又分明看见了老秦,他似乎刚刚给我讲完四川内江那个曾经和他同病相怜的人:“你猜他后来怎么样了?”又一次,在灰暗的灯光下,老秦的眼睛里遍布着血丝与狂热,甚至得意地笑了起来,紧接着,他神秘地告诉了我简短的几个字:“找到了!”

  到了此时,强忍住的泪水这才终于夺眶而出,我没有进门,而是在门口径直站住,面对面去看虚空里的老秦。此时的老秦,在短暂的得意之后,却如梦初醒,看向了四○三房间里那长跪不起的有缘人,观世音示现,他在瞬间里得到点化,突然间就冷静了。冷静了,他便不再说话,只是垂手肃立,酒瓶也砰然落地,此中情境,就像他也变作了一尊菩萨:知悉人间的一切因缘和悲苦,但是,不说话;然而他终究还是个凡人,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忍耐不住,鼻子酸了,眼眶红了,低下头去,好半天沉默不语,最后,他才仰起头,擦掉眼眶里蓄满的泪水,像是在郑重地提醒我,更多却是自说自话:“观世音菩萨,到底还是大慈大悲啊!”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面向全国主题征文大奖赛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