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6        发布时间:[2020-11-21]

  

  不知道影子許了范閑什么,讓他接受了那次“意外”事件的補償,第二天就高高興興地出了沙州城。當天,下了一場寒冷的冬雨,凄冷凄迷,仿佛是變魔術一般,潛行江南的范提司一行人,就這般消失在了沙州城外并不高大的丘陵冬林中。

  當夜,有幾位穿著全身雨褸的官員,在夜色之中入了沙湖,在江南水師碼頭登上了那艘京都大船,戒備做的森嚴,就連水師負責接待工作的將領們,都沒有看清那些人的真實面目。

  此時在大船上負責一切事務的蘇文茂,看著冒雨登船的同僚,詫異問道:“你們都過來了,大人怎么辦?啟年小組總得留幾個人吧?”

  一官員苦臉說道:“大人說演戲總得演真切些,將啟年小組的人都留在船上,咱們又遮著臉回來,水師的人才會相信大人是在船上,這消息放出去,總能騙幾個人。”

  蘇文茂瞠目結舌:“大人這是玩起勁兒了,如今都已經在沙州現了蹤跡,還藏個……”他生生將那個臟字兒咽了下去,咳了兩聲后說道:“也成,明天就起船,趕緊入江南路。”

  “三月初三。”那位啟年小組的官員嚴肅說道:“三月初三船到蘇州,大人就給了這個日期。”

  蘇文茂急了:“什么船能走這么慢?”他站起身來一揮手,惱火說道:“不管江上怎么走,總之這沙湖我是呆不下去了,明天必須離港。”

  那名官員皺眉問道:“大人,怎么了?”

  蘇文茂面現愁容,說道:“入了江南水師的大營……提司大人和三皇子卻始終不肯下船。你說水師里的大小將領們,誰心里不是在犯嘀咕?這兩天,不知道有多少守備、統領,天天找著由頭往船上跑,誰都曉得他們是想找機會巴結一下兩位貴人。可大人不在船上,我哪里敢讓他們上來?”

  他越說越是惱火,想來是這兩天在船上擋人擋的快上火了:“……如今這些層級的官員,我還能擋的住。可聽說水師地提督大人明天午后就要趕過來,人可是從一品的超級大員,就算提司大人在這里,也得乖乖地行禮,便是三皇子也不好拿派。這可怎么擋?”

  與他對話的那名官員也是一驚,水師提督的身份可不比那些蝦米官,等那位大人一來,這謊自然就穿了,就算提督大人拿范提司和三皇子沒輒。頂多上個密奏,向皇上表示一下自己被戲弄的怒氣,可自己這些人就得當出氣筒!

  “走,明天一早趕緊走!”

  留守船上地啟年小組馬上達成了非常堅固的共識,開始讓艙下的水師校官們準備啟航的事宜,同時通知船上留著地那名虎衛以及三位六處劍手。

  “大人說了。杭州那個會他另派了人去看,您就不用去了。”那名官員望著蘇文茂說道,接著好奇問道:“這兩天……估摸著水師里的應該送了不少禮。”

  蘇文茂朝后面努努嘴:“都在后面放著,掌兵的真有錢,果然不愧是為水匪們保駕護航的能人。”

  那官員忽然靈機一動。說道:“先前不是在愁怎么把時間拖到三月初三?屬下有一計,不若……”

  他附在蘇文茂耳邊如此這般地說了一番。

  “好主意!提司大人可不介意這種小事。咱們不許收朝官銀子,但代他老人家收銀子可沒錯。”蘇文茂高興之余,想到件事情,叮囑道:“對了,將后廂房的那箱銀子看好。提司大人下了死命令,如今再也不準任何人挨到那箱子。”

  那名官員應了聲,心里卻嘀咕著,雖說那箱子里裝著幾萬兩巨銀,但提司大人家里這么有錢,值得當傳家寶一般盯著?

  第二日一清早,沙湖上地霧氣剛剛散去,那艘八成新的京都大船,便在江南水師將領們“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緩緩駛離了碼頭,穿水道,出沙湖,慢悠悠、快活無比地進入了大江的水域。

  看著大船消失在湖口,三艘護責護衛的水師船舶也跟著出去,岸上地江南水師將官們齊齊松了一口氣,終于將那兩個挨不得、碰不得的瘟神爺送走了,一想到這些天送的禮似乎打了水漂,又感覺有些肉痛。風

  語/至于皇子與提司乘坐的大船,在水師防區之內遇上賊患一事——當然需要有替罪羊,眾將投向沈守備的眼神都有些可憐,但此時也無人領頭做這件事情,一切還要等提督大人下午歸營再說。

  其實……蘇文茂猜錯了,江南水師的將領們也一直等到第二天才等到提督大人。

  那位江南首屈一指地軍方實權人物,江南水師提督施大人,根本不著急來,只著急不要來的太快。

  這位施提督官居從一品,而且乃是京都老秦家的門生故舊,自然不會怎么懼怕范閑,但這位老兵油子也清楚,若自己真的趕到水寨與范閑見面,沖著三皇子和那個流言,自己總歸也要放低身段說說些話——對一個嘴上毛沒長齊,一個鳥上根本沒長毛的小孩子拍馬屁,自己這張老臉怎么擱!

  所以老施一面派人傳訊,說自己正在某處公辦,正在快馬加鞭來請三皇子安,一面卻是摟著自己最疼地粉頭,坐在馬車上晃悠悠地往水師這邊走,只恨路途太短亞……

  最后,施提督終于打成功了時間差,他到的時候,那艘船已如黃鶴去也。

  話說另一邊,蘇文茂意氣風發地坐著大船沿江而下,貫徹了范提司地指示,接納了手下那名官員的建議,一路上見州停州,見港泊港,也不理會碼頭破爛。或江邊只是個住著幾千人的小縣城,反正是走走停停,一天一泊,好不折騰。

  這艘船走的怪異,卻是將整個江南路的官場都擾地亂的起來!

  如今誰都知道。監察院的范提司和三皇子有可能是在那艘京都來船中,既然如此,但凡這艘船停泊所在,當地的官員都要前去請安才是。又要備上好酒席,手頭也不了少了禮物,當此關頭,誰敢大意?

  上游的州縣送了翡翠,下游地州縣怎么也不能比下去了。至少也得來一袋貓眼兒不是?咱州里窮?山參能刨幾根吧?咱縣里沒錢?出名的松針柏木金黃臘肉也得提幾條,萬一船上那兩

  位大人物吃慣了山珍海味,就喜歡咱們有鄉土氣息的事物呢?

  什么?城里沒什么出產?趕緊派工……去為大人拉船!

  一月多的時間,沿江地眾官員雖是一直沒有見著高高在上的天潢貴胄,但是巴結討好的力氣卻是使勁兒的在下。

  大船一路南下,遇州縣而停。就算地方再小也不錯過,江南官員們在為有這難得的送禮機會而高興地同時,心中也不免腹誹,范提司和三皇子……的胃口也太好了!連那些沒什么出產的窮縣都不放過!

  “不懂了吧?蚊子再小也是肉。”蘇州城內某府內一位師爺瞇眼說道:“看來這位范大人,還真是繼承了尚書大人的風格,帳算的極細啊。”

  另一位師爺搖頭嘆息道:“官聲!官聲!如今這些年輕地貴人們。竟是連臉面功夫也不屑做了!”接著忽然鄙夷說道:“再說那位小范大人可不是老范大人的……”

  “住嘴!這等事也敢議論!不等監察院剮你,本官也要生絞了你!”

  坐在正中間的那位肅容大官大聲怒斥,待平伏心情后,他舉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不要背后言人是非。只要肯收銀子就好,這江南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銀子。”

  官員閉眼沉吟少許,略帶憂慮說道:“就怕只是那位提司大人放的煙霧,誰知道呢?再說,有誰知道他究竟還在不在那艘船上?聽南下的那位先生說,范大人的車隊還在往澹州走,一路上可也沒少收銀子。”

  中原官道上,那隊人數最多地隊伍,正在“假范閑”的帶領下,載著一應下人護衛和慶余堂的掌柜們往澹州走。

  大江之上,蘇文茂駕著大船,不亦樂乎地進行著鍍金之旅,卻不知道日后會被范閑罵的狗血淋頭。

  幾個消息一混雜,結果弄得江南官員們都糊涂了,不知道那位范提司究竟在哪里,有些聰明人就算猜到范閑可能另有行程,卻也無法捉住絲毫有用的信息,監察院二處地人們正在江南掩護范閑一行人的真正行蹤。

  二月初地天氣,春未至,冬未去,寒意霸道地占據了大江兩岸的田野道路,拒絕任何一絲春意的到來。不過江南一帶靠海近,總比別的地方要稍微溫暖些,所以這些天已經沒有雪了,但是官道上被翻出來的泥痕被數月的冬風吹的干硬無比,讓行走在上面的車隊上下顛動,車中的人們有些苦不堪言。

  范閑吃不得這苦,掀開窗簾喊停了車隊,跳出車外騎馬而行,這才稍微舒服了些。他伸了個懶腰,呼息著撲面而來的微寒之風,看著官道兩側的水溝,眼睛不由瞇了起來。只見負責灌溉的溝渠里,早就沒了水,干涸一片,如果說是冬天水枯的關系,倒也罷了,問題是溝里還長著一人多高的荒草,煙煙蔓蔓地順著溝渠往前方生著,看著荒蕪不堪,竟是不知盡頭。

  他有些納悶,心想除非是干了好幾年,才會搞出這副模樣來。雙腳一踩,整個人站了起來,居高而望,他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發現官道四周的溝渠,竟大多都是這副模樣,溝里的長草早就被凍死了,卻依然硬扎扎地立著,頑固的厲害,向天直刺……這樣的溝渠,怎么能灌溉?那春種的時候怎么辦?

  范閑從北齊回國時,一路所見慶國的水利灌溉系統還算完備,這江南之地,富甲天下,怎么反而沒有錢去整修溝渠?難道那些地都不用種?

  從京都跟他一路出來的監察院四處官員,瞧出了提司大人臉上的不豫,拍馬上前解釋道:“也就是這塊兒荒廢些,蘇杭那邊斷不是這副模樣。”

  范閑皺眉說道:“江南當然不缺糧,這塊兒主要是地薄,勞力又被內庫索了太多。”他無奈苦笑兩聲,沒有繼續說話。

  眾人沉默沿著荒草叢生的溝渠前行,從沙州出來有些天了,一路慢慢搖著,卻也快近了杭州,一行人都有些疲憊,范閑也沒太多心思去玩一路督查、微服私訪的戲碼。

  “后面的車跟上來!”

  那名四處官員姓伍名麥,自從蘇文茂留在了船上后,這一行人的后勤安排與整隊工作都交給了他。

  他看出提司的心情不好,不好多嘴,只得命令后面的人跟緊一些,這幾輛不起眼的馬車里高手倒是極多,問題卻在于六處劍手和虎衛們都不是過日子的主兒,單人玩暗殺都是老手,要他們鉆進溝里的長草不食不飲趕到杭州都沒問題,但要他們搞零團費旅游,便顯得有些沒精神。

  尤其是在沙州城外七十多里的地方,本來人數不多的一行人,卻在一處山腳下買了四五個插草標的小丫頭,愈發顯得有些拖沓,像極了出游的富家隊伍。

  說到那次買人,也是令范閑很吃驚的一次遭遇,如今慶國號稱盛世,他根本沒有想到,在江南之地,居然還有這種因為快餓死,而要賣掉自己子女的事情,雖說那些可憐的人都是從江北流徒而至,但范閑依然有些郁悶。

  他們一行人是暗中潛往杭州,并不好帶這些人,而且范閑本身也是個性情冷漠的人,最后還是三皇子不忍的發了話,思思才滿心歡愉地拿了十幾兩銀子,買了五個小丫頭,丫頭們的父母們千恩萬謝,眼淚直流地離開后,范閑算是默認了這個事實。

  這一行人太顯眼,一翩翩貴公子、一窮酸書生、一鼻孔朝天傲氣小孩、一得體大方的高門丫環,十幾名強大的護衛,有心人總能猜到范閑的身份,如今多了幾個小丫頭,也算是個小偽裝,范閑這般勸說自己。

  又過數日,官道平整如鏡,道路兩邊冬樹尤挺,繁華之景突如其來地來到這一行人的面前,看著熱鬧的道路,行人們光鮮的衣著,遠處隱約可見的青青城墻,眾人這才意識到,原來杭州就這樣輕輕松松地到了。


 
第五届“诗词中国”大赛启动
奖金10万元第五届征文大赛月底截稿
第二届金沙书院两岸散文奖征文启事
举办辽宁省传记文学公益讲座(培训)的通知
第二届金沙书院两岸散文奖征文启事
《诗刊》社第37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铁塔杯”首届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黄猫垭上有故事”有奖征文活动
《安康赋》征集活动等你来参与
“行走乡村,文化润乡”文学征文启事
首届“老家固始”文学征文大赛
第二届“化泉春杯” 全国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第三届丰子恺散文奖征稿启事
《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版约稿
番茄小说明朝历史征文活动开启!
“峥嵘岁月·百年风云——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征文活动
看阿里巴巴的大手笔
“不忘初心·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活动。
主题:90后生存报告
疫·情·生态〡《诗刊》社征收抗疫文学诗歌作品
更多...

余华

席慕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南航正式告别首都机场 广京双枢纽格局尚未形成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