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44        发布时间:[2019-05-14]

  

  

  我们是死亡之海乘风破浪的舟

  我们是茫茫戈壁上那片山河景秀

  你看那碧绿的卤水泛起奔腾的波浪

  无边无际的盐田孕育罗钾的希望

  哦啊……啊咦耶……哦啊……啊咦耶

  无限的青春也要奉献在这个地方

  哦啊……啊咦耶……哦啊……啊咦耶

  满腔的热血才能铸就祖国的辉煌

  ——《罗钾人之歌》

  提起新疆罗布泊,我常向朋友们“炫耀”:“太震撼了,用四个字概括,那便是‘绝望之美’!”

  那么,绝在哪?美在哪?

  听传说,赏照片,看视频都没用。正如我前边所说,我在罗布泊走了“很少”一部分,就看到33种不同面貌的“戈壁脸孔”,不亲临其境,怎么感同身受?

  在若羌县的东南部,起舞的群山跷起脚尖儿,将一面怀里搂着火烧云、皎月、烈日倒影的大湖,高高地举上海拔4708米!

  她离天太近,有人形容她为“天湖”。

  她的形状像条横卧着的大鲸鱼,有人叫她“鲸鱼湖”。

  这,便是“阴阳湖”。

  阴阳湖水深2米到10米,总面积260平方公里。

  在阴阳湖东段的1/7处,老天设一道长达75公里的自然砂砾堤,将湖水一刀两断,分隔成东西两部分。离奇的是,宽约200米的砂砾堤高出湖面2至4米,中间有道缺口,两侧湖水可以互通。

  更加离奇的是,东半湖清波荡漾,虾跳鱼欢,鸭舞鸥飞;西半湖面庞枯呆,死水沉寂,生命殆尽……

  化学家说,东半湖是淡水湖,西半湖是咸水湖。

  地质学家分析了湖水的形成过程。

  生物学家的话更长,从8万年前说起……

  我直接将其“切入”到罗布泊。

  阴阳湖是罗布泊的缩影,也是活标本。如果说,东半湖是罗布泊的“前世”,西半湖则是罗布泊的“今生”。

  前世好也好坏也罢,已经缩进盖棺定论的墓志铭。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永远面临同一个主题:怎样过好今生?

  1999年,当晚辈阴阳湖“喜忧参半”,罗布泊已经是有着数千年资历的“死亡之海”。即便阴阳湖西半湖的“死海”在烈日下蒸发,也能释放滋养生物的水分。而罗布泊茫无际涯的大戈壁,别着“地球旱极”的胸牌,雄霸一方,驱逐任何生命。

  李守江和几个伙伴却硬要向罗布泊叫板,向“不能生存”叫板,在没有路、没有水、没有生命的戈壁滩安营扎寨建工厂……

  1999年,利益诱惑已攀升到时代的主潮,职称职衔升升升,腰包收入多多多,享乐生活美美美。

  乡村人向往都市,宁在都市受苦,也不在乡村享乐。都市的每个夜晚都异常妩媚,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面对既得好处,说别的没用,多数人看重“动真格的”,“现得利”,“一把一利落”……

  李守江和搭档们却逆潮而行,一头扎进罗布泊茫茫无人区,开始了一步一坎的艰辛创业。

  谈理想,是不是画饼充饥?

  隔山打鸟,谁看得见?

  从零做起,空手打天下,没有理论坐标,没有前贤经验,更没有实例参数。有的,只是突然闪现的白花花的枯骨,毫无生气的大戈壁,和一堆堆劈面而来的难题。他们的人生,像阴阳湖一样莫测,不知道死的一半会活,还是活的一半会死?

  守得云开见月明

  倾情一片热土,总会捕获丰收。守得一方天空,定会云开见月明。难的是,在漫长的守候中还要“激活旧部”,老枝发芽,一天一轮新太阳……

  1999年10月1日,起舞的峰峦层林尽染,万山红遍,游人如织;田野一片金黄,稻谷飘香;城市灯红酒绿,商场和娱乐场所人声鼎沸;首都北京欢声如潮,天安门前的长安大街正进行雄壮威武的国庆“大阅兵”……

  在中国大西北新疆,李守江和他的伙伴们,带上GPS定位系统,装上铁锹、镐、简易活动板房、测量仪、棉衣、馕和水,驱车进入新疆罗布泊,在风沙弥漫、空旷荒凉的大戈壁滩测量、插红旗。

  从哈密到罗布泊腹地即将要启动的“罗北”实验基地,迢迢400多公里,清一色的大戈壁滩。

  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壮举,是为中国钾肥打翻身仗寻找先机。

  所谓先机,就是在大多数人不看好的时候,你看好,并坚持到底。

  困难重重,他们要在这绝望的大戈壁中点燃希望。

  为了在无人区打开一条通道,李守江他们要将这400多公里量一遍,在大戈壁滩安上“记号”。遇坡躲,逢坑绕,用汽车轮子在这沉寂了千年万年的大荒漠,闯出一条路来。

  大荒原像写错门牌号的假地址,怎么找怎么不对。面相像被统一整容,认不出谁是谁。满怀期待再走一程,还是认不出要找的地方。仿佛地形地貌是刚从复印机里拿出来的一样。

  车轮在大戈壁上书写龙飞凤舞的狂草,风沙赶紧勾抹,后人很难辨认。

  人所共知,开工厂必须恪守一条原则,“安全一票否决权”。这气候凶险、地形怪异的茫茫大戈壁,却处处潜藏着出乎预料的隐患。整个大戈壁,像个一肚子坏水的阴谋家,身上揣藏着无数种暗器,在这里守株待兔。

  出哈密几十公里便满目荒凉。乱坟堆一样的沙包个个“半边光”,像剃头刀刮了一半的脑瓜。以沙包中线为界齐刷刷一分为二,一半光秃秃,一根草不长。另一半乱枝丛生,像从未剪过洗过的乱头发。

  这里的地貌地形“各怀心腹”。眼前的每个“大脑壳沙包”都有秘密。

  早在100多年前,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就试图破解“红柳沙包每千年才能升高10米”的秘密,美国人亨廷顿博士也对沙包秘密感兴趣:“我敢说那些50至60英尺高的红柳包也有500年至1000年的历史。”

  创作了《与彭加木同行》一书的著名生态环境研究专家夏训诚公布了解密成果:沙包上有清晰的年龄层。10米左右的沙包,上部沉积的纹层计有132层,这是研究当地环境变化的“活档案”。

  我列举这些并非要研究沙包,而是说罗布泊地区处处有秘密。沙包们的另一个秘密便是神秘莫测:它们之间的空地,有光滑的“硬壳子”,重车轰隆隆走过,像手指“弹脑壳”。也有比肚皮还软的“沙漏穴”,一旦误入,陷车没商量。

  软陷阱,硬砾刀;细沙坑,粗石堆;矮凹地,高雅丹;哪个都不是善茬。它们能单独迎敌,也能联手作战,还能穿插互动。这个不行那个上,“总有一款适合你”。

  即便李守江和搭档们“绕过”这些拦路虎,却绕不过那些“临时地标”。今天还是空旷的平地,明天就很可能隆起一座“沙山”,甚至一群“沙山”。风手一挥,旋即改写地貌,抹掉他们新立的“路标”……

  谁见过千年积灰像波浪那样翻滚流淌?罗布泊有。

  谁见过若千百艘军舰破浪前进的雅丹,在辽阔的“海面”上磅礴列队?罗布泊有。

  谁见过坚硬的盐壳子地挺身翘首,能割坏所有轮胎和皮鞋?罗布泊有。

  谁见过由白花花的盐碱硬块子构建的“乱石堆”?罗布泊有。

  我列举上述“难题”,只是沧海一粟。因为,神奇诡异的罗布泊,就是一个难题“大观园”。

  大卡车进入罗布泊,像一片叶子盲目在浩瀚无边的大海上漂浮,渺小而无奈。

  仿佛要阻止汽车“私闯民宅”,大戈壁设下各种各样的圈套打伏击。

  迷路、风暴、翻车、断油、机件坏损,似是而非的地貌、一望无际的高峦沟谷,都会导致有去无还。

  李守江拿出地图,依经纬度调整方向,在障碍无处不在的地方,尽量躲避着凶险。探路的车陷了,挖、推、垫木板、牵引;爬斜坡车身歪得吓人,司机一只手把方向盘,将身体歪向高的一边当配重还不行,再站上人“当配重”;锋利的硬盐壳割坏车胎,两个备胎相继废弃……

  内地的金秋十月姹紫嫣红,风光正美。新疆罗布泊,已经跌进寒冷。早晚和夜间堪比寒冬。正如顺口溜所形容:“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

  我没有说颜色,因为,这里一年四季毫无变化,就一个颜色;因为,在寸草不生、色彩单调而陈旧的罗布泊,唯一识别季节变化的是温度。

  李守江和同伴日夜不歇地“探路”,渴了咕咚咚喝几口矿泉水,饿了就咸菜条啃几口馕饼子,晚上把棉大衣铺地上,倒头便睡。

  和李守江同样豪情万丈的还有瘦瘦的高工尹新斌,身高一米五六的小个子高工谭昌晶。

  面对平阔辽远的罗布泊,尹新斌兴奋得张开臂膀,仿佛要把一望无垠的荒原抱在怀里:“这么开阔的大戈壁,肯定有东西!”

  谭昌晶的细胳膊小拳头向空中一举:“好啊!这是干大事的地方!”

  这两位都是李守江挖来的顶尖人才,故事成串,容我后头再叙。

  然而,罗布泊丝毫不为他们的热情和豪情所动,反而更加威风,打出一组又一组狂风组合拳,要击退这伙“不知深浅”的勇士。

  雨来了有伞,雹子来了顶锅,矛来了举盾,有什么了不起?

  夜间太冷,李守江让司机朱鸿涛取来了地质队用的板房。

  幸福就这样简单,当夜幕一口口吞食了大戈壁,实在看不见了,大家钻进组合板房,点上蜡烛,在沙地上铺上报纸,摆上榨菜、火腿肠、馕饼子聚餐,嘴里嚼不出硌牙的沙粒,就非常知足。

  席间想起什么,连忙打开自己勾画的地图,像将军那样指点江山,争论清楚明天的要点工作,就非常知足。

  晚上睡觉不用戴风帽,不必蒙严脸,不迷眼睛,不被“飕飕”的冷风吹醒,就非常知足。

  这天深夜,疲乏的身体沉沉地坠入梦乡,突然被野狼般凶猛号叫的风声惊醒。沙浪劈头盖脸地扑过来,打得板房摇摇摆摆。忽而,暴风大把大把抓起碎石块,“当当当”砸在板房上……

  李守江和同伴们刚一起身,迅疾而来的强风临门一脚,“哐”地将板房踹个窟窿,沙浪挟裹的小石块弹雨一样扫射进来,人们顿觉头脸剧痛,却不知已皮破肉伤、起大包……

  刹那间板房筋断骨裂即将散架,不知谁喊了声“不好”,重槌敲破鼓,风手瞬间撕坏板房,碎板破布条似的一跃飞天……

  夜如焦墨,风吼沙涛猛。看不见一颗星,盼不来一刻静。李守江和伙伴们揪紧大衣领,抖抖瑟瑟蜷缩在汽车后头避风。

  东方渐白,圆弧形的大戈壁和天空一分为二,地平线上曙光闪闪,刮了大半夜的风累了倦了,李守江和伙伴们脸都没洗(节水),草草对付点早餐,又开始新一天的测路、做记号。

  前行不到30公里,缓过气来的风暴又发起新一轮进攻。这次不像夜间那样尖刀兵探路,小股先头部队打前锋,而是突然重兵压境,大有“围歼”之势。李守江他们眼见风暴巨魔旋飞而来,像一队芭蕾旋转圈儿者走火入魔停不下来,上拄天下拄地,黑烟滚滚,一瞬间天若黑夜……

  沙砾石子暴雨一样横扫过来,李守江和战友们赶紧钻进汽车,摇上玻璃。

  “低下头,把脸蒙上!”

  李守江大喊一声,几个人蜷缩在车里,任凭沙砾疯狂进攻,“噼啪噼啪”爆豆似的扑打汽车。

  五六分钟后,风脚一跳一跳扬长而去,只留下令人惊骇的破坏现场:汽车风挡玻璃碎成密集的网格状小块,只要用指尖轻轻点一下,就会轰然碎落。沙砾的“牙齿”太厉害了,迎风一面的车漆全部啃光,露出底漆和铁皮!

  项目启动前,在新疆乃至全国本行业赫赫有名的青年专家李守江被挖过来,任项目筹备经理、罗钾公司董事会秘书。

  前者负责新项目开发,事无巨细。后者更重要,主打外事工作,难题包罗万象。头一道拦住去路的高墙顶天立地:罗布泊是军事禁区,不得入内……

  成堆的问题劈面而来:项目评估几十个部门,专家论证几十个轮次,上级审批几十个单位,设计团队几十个行业,协调单位几十个领域,项目实验几十个细目,工厂需要几十个专业方向的人才……

  眼下除了茫茫大戈壁,一无所有。

  乌云正浓,何时云开日朗,等得到月明呢?

  千头万绪,李守江从哪里入手?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都市杂志•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专刊」征稿启事
「大益文学」征稿启事:我们终将会用文字去到最远处!
首奖3万元〡你写给世界的文字,我为你免费出版”第三季小说出版资助活动开启!
2019年贵州尚坤杯”全国征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起点女生网第一届金笔点凤征文大赛
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18)评奖启动!
第四届袁可嘉诗歌奖”征稿启事
中医药70年·老照片的故事”专栏征稿启事
四季老舍•夏五月的青岛主题征文邀您参与啦!
全国首届闻捷诗歌奖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外国文学年度研究”栏目征稿启事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更多...

叶辛

格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东软集团2018年营收71.71亿元,医疗业务毛利率近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