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91        发布时间:[2019-05-14]

  

  来人是谁呢?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哈,身上背着麻袋卷,急切地对王德林说:“小鬼子在追杀我!”

  王德林迅速从腰间抽出盒子枪,对他说:“在哪里?”

  “已经在我后边,向这里追来。”

  张老坦情急之下喊道:“跟我来。”

  张老坦领着王德林和张哈迅速藏匿在草垛下的菜窖里,安排好之后,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家里,腊梅赶忙将桌子上的饭菜收拾了起来。

  问,张哈怎么会被日本人追杀呢?

  原来张哈受吉东特委的委托前往哈尔滨执行任务,吉东特委首长对他交待:“你到哈尔滨后,就去道外某旅店住下,化名张云清,如果有人喊你的名字,你就答应。”张哈承接了这项任务。

  张哈化妆成商人的行头,从牡丹江站乘火车,躲过层层敌人的盘查,来到了哈尔滨,来到了指定的一家旅馆住下。这家旅馆俄式建筑,装饰的富丽堂皇,偶尔能遇到俄国人和日本特务出行。张哈走出房间,在旅馆的前厅的椅子上漫不经心地坐下,环视四周的情况。吧台后面站着一名年轻俄罗斯女孩,金发碧眼,楚楚动人,安静地注视着大门来来往往的人。

  这时,一个人从外边迈着缓慢的步伐走了进来,朝着俄罗斯女孩所在的柜台走去,客气地问:“店里有名叫张云清客人入住吗?”

  俄罗斯女孩说一句半生不熟的汉语,大声地说:“什么名字?”来人高调喊道:“张云清!”

  此刻的张哈坐在椅子上,听到喊声,机警环视四周,因声道:“来了,我就是!”

  张哈迎了上去,那个人接着说:“你是张先生,幸会,最近皮草生意不好做啊,能否到我店里看看现货,价格合理就卖!”

  “好啊,买卖不成情义在,不管咋说,你是我生意伙伴,不会狠杀价的,哈哈……”

  “好,跟我去店吧!”

  他们边说边走出旅馆,来到僻静的地方,这个人将一封信交给了张哈。回来的时候,张哈又装扮成跑山货的人,头顶毡帽,身着肥大的棉袄棉裤,脚穿毡棉鞋,身背着已经打成卷的破旧麻袋,麻袋有打好的补丁,补丁里存放那封信。乘坐火车坐席上,随手将麻袋卷放在了座位下,尽管旅途很疲劳,但是,那卷麻袋始终没有离开他视线。

  火车行至梨树镇,张哈按照预先的计划下车与王海会面,将那封信交给他。

  他下了火车,随着人流走向出口。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的出口日本宪兵和特务出奇的多,对每名乘车人全身搜查,而且搜查的特仔细。

  张哈很镇静,从容地向前走去,一名日本宪兵命令他站住:“你的过来。”

  张哈回答道:“太君,我是大大的良民。”

  日本宪兵先是从头到脚仔细的搜身,没有搜出什么东西,又指向放在地上的麻袋卷:“这是什么东西?”

  “太君,你看看这个破东西好了。”

  这名日本宪兵用刺刀挑开绑在麻袋卷上的麻绳,麻袋卷瞬间打开,用刺刀扎了几下,又用手摸。这时的张哈内心紧张了起来,一旦被小鬼子发现,会给革命事业带来重大损失。张哈嚷道:“完了完了,我的麻袋啊,都被你戳破了呀,这咋装东西啊!”

  日本宪兵见他在那里嚷着,目光对准了他,手缩了回去站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你的开路!开路的有!”

  此时,一个女人在秘密地注视着张哈的言行,这个女人是谁呢?她就是日本特高课头目加藤代子。

  加藤代子已经接到上司的命令,最近有中共抗日地下党组织交通员张哈途径梨树镇传递情报,要求认真彻查,截获情报。

  显然这一情报来源很神秘,说明中共地下党有叛徒,出卖了张哈。而此时的张哈浑然不知。

  加藤代子手握张哈的照片,在一旁观察,总觉得有些像,却拿不准。她赶忙走上前,大声喊道:“你的,站住!”

  加藤代子走到了他的跟前,喊道:“你的叫什么名字?”

  张哈从兜子里掏出伪造的《通行证》,说道:“我叫张云清。”

  加藤代子打开《通行证》,上面的确写着“张云清”三个字。将《通行证》合上之后,又把张哈的照片,拿了出来,看了一眼张哈,进行比对。

  透过这个细节,张哈预感到自己暴露了,因为,他看到了加藤代子手中自己的照片。

  只见张哈忽然冲着出口人群大喊:“哎……你等我。”

  张哈突然这么一喊,加藤代子和随从的特务及日本宪兵视线转向出口。就在这刹那间,张哈拿起麻袋向反方向跑去,当加藤代子等人缓过神来,他已经钻进了停靠在火车的底部,日本宪兵和特务随即向他射击,张哈身边车轮被子弹打得冒出了火星。

  加藤代子立即指挥这些特务和宪兵前去追捕。此时,火车站内的一辆驶向密山的货车正在缓缓的启动,并逐渐加快了速度。张哈飞身抓住了货车车厢连接处的把手,攀爬了上去。

  追来的特务和宪兵慌乱地向他打了几枪,子弹在他身边划过。加藤代子指挥日本宪兵和特务赶忙登上尾车,同时,命令车站货车调度通知沿线车站严加封锁堵截。并要求这列货车停靠鸡西街车站,不准前行。

  这列货车过了恒山站,下一站就是鸡西站,货车呼啸地爬行在一个慢坡上,速度降了下来,张哈知道小鬼子不会放过自己,很机智跳下了火车,滚落在灌木丛中。

  尾车里的特务和日本宪兵发现了张哈跳下了火车,也趁势跳下,跟踪抓捕。

  就这样,敌人穷追不舍,并命令鸡西街的日本宪兵堵截,直至追踪到张家屯、哈达河街,奔向张老坦菜营地方向。

  张哈和王德林藏匿在菜窖,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王德林深感不安,觉得地下党组织,将又一次面临考验和破坏。对张哈说:“从你描述的情况看,敌人码得那么准,而且有目的性,的确值得怀疑了。”

  “是啊,我就在想,究竟在哪里暴露了身份,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情况很重要,待躲过这次追捕后,要快速报告给吉东特委。”

  两人低声交流的时候,地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十几名日本宪兵和特务已经进了张老坦的家。

  张老坦和腊梅正在佯装生火做饭,一名特务问张老坦:“快说,发现有人来过?”

  张老坦平静地回答:“这深山老林的,哪来什么人?我们两口子刚刚起来,什么也不知道。”

  听了张老坦平静地回答,这名特务感觉半信半疑,大声说:“给我搜!”

  特务们和十几名日本宪兵房前屋后搜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名特务手拿着枪,又命令几名特务对院子中又进行搜索,几名日本宪兵来到了王德林、张哈藏匿的地方草垛前,狠狠地用刺刀扎了几下,见没有什么情况,匆忙地离开。

  见敌人走远,张老坦拨开菜窖上面的干草,露出了菜窖出口的木板,打开后,对他们说:“小鬼子走了,上来吧!”

  王德林和张哈走出了菜窖,拍打身上的灰尘。张老坦说:“好险啊,这小鬼子够凶的了!里外搜了一遍。”

  回到屋里,王德林对张哈说:“你不要回哈达河了,先在这里避一避风头,估计敌人已经对你的住处已经监控了。”

  “那这封信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我会交给可靠的同志送达王海。”

  “嗯,那我就放心了。”

  王德林想到了孙鸣山,尽管孙鸣山也是日本人通缉的要犯,但是孙鸣山从未接触地下党交通人员,而且熟悉梨树镇的情况。而此时的孙鸣山正从游击队那里往回赶,情况紧急,王德林心急如焚。如果不果断及时告知吉东特委张哈所遇到的情况,会导致革命重大损失。

  傍晚,孙鸣山终于回来,王德林向他说明了情况,要求他连夜将这封信送给王海,并叮嘱道:“一定把张哈同志所遇到的情况转告给王海,及时与吉东特务取得联系,反映情况。”

  孙鸣山根据王德林的指示,向梨树镇方向出发。他选择了穿行山路疾行,走了一夜,来到了老达沟。

  清晨,山脚下,人声嘈杂,远远看去,许多日军和伪军在搜山,于是他返回了山顶,发现了枯死的古松,攀爬了上去,看到枯死的古松上半截是空筒,爬了进去,来个“黑瞎子蹲仓”。树筒的裂缝成了望孔。看到几十名日军和伪军一字排开,拉网式搜查,穿行于树林中。两名日伪军从这棵古松身边走过,索性坐在那里抽起了烟,气喘吁吁地说:“真他妈的累人,这日本人真能折腾,这么大张旗鼓地搜山,要抓的人早跑了。”

  “兄弟,别瞎捣鼓了,要是真遇上抗联的人,我们的小命难保,还是别碰见为好!”

  这时,三名日本鬼子端着枪跟了过来,催促道:“你们的,快快地开路!”这两名伪军只好站起向前走去。

  藏在树筒里孙鸣山,听得仔细,隐忍地一动不动。直到下午3点多,敌人搜遍这座山。时而,听到了稀稀拉拉的枪声,日伪军和日军盲目地乱打了几枪,开始收兵。

  太阳压山了,敌人泱泱离去。

  孙鸣山脱险之后,继续前行,来到了梨树镇王海的家里。

  孙鸣山突然的到来,给了王海一个惊喜。

  “鸣山,你们这一走就是大半年,很久没有联系了,很想念你们。

  德林、高亮、韩福英等同志还好吧!”

  “王海大哥,他们现在都很不错,高亮又拉起了队伍,打了好几次胜仗。韩福英同志领导的被服厂干得热火朝天,供应给养。”

  孙鸣山又低声说:“大哥,我这次来有重要的事情……”

  王海听后,表情严肃的说:“看来问题真很严重,你不说,我还蒙在鼓里。”

  “现在我与李作霖联系不上,情况万分火急怎么办?”

  王海沉思片刻,对孙鸣山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先用电台与吉东特委联系,通报情况,至于那封信如何送出去,待特委回电后再说。”

  “你这里还有电台啊?太好了!”

  “上次你们走后,吉东特委派李作霖同志送来了电台,学会了使用方法,很管用。”

  “那就快发吧!”

  王海从暗道中取出了电台,紧张忙碌之后,发出了电波……

  很快发完,并得到了吉东特委回电,电文告知,现有的地下党的同志停止行动,尽快转移,并改变联络方式,具体情况待定。至于那封信,暂时由王海保存,不必报送。

  “这是咋回事啊?费劲巴拉地送这封信,咋又停止了呢?”孙鸣山嚷道。

  “鸣山,不要说了,这是组织纪律,不管情况如何,执行命令。”

  “好吧,那我回去了,向德林大哥汇报这个情况。”

  “嗯,情况复杂,让张哈通知傅文忱等同志做好隐蔽工作,不得轻举妄动,避免发生意外。”

  “是啊,我马上与他们取得联系。”

  孙鸣山问:“大哥,那区委组织怎么办?也要转移?”

  “看目前情况,也要加强防备,没有极特殊情况,尽量减少外出活动,等待特委接受新指示。”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面向全国主题征文大奖赛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