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41        发布时间:[2020-10-27]

  

  一朱卷

  ……

  第11章

  张少山来天津找师父胡天雷,其实也想出来散散心里的闷气。

  但说是散闷气,也想跟师父念叨一下村里最近发生的这些事。

  胡天雷虽然只是个说相声的,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大到忠奸善恶,小到家长里短,好像没有不明白的。一件再缠头裹脑的事,只要让他一说、一分析,就像剔一块猪肉,五花三层儿,一样一样,都能给你摆在这儿,也梳理得明明白白。当年在东金旺下放时,胡天雷曾对张少山说过一句话,相声演员的肚儿,是杂货铺儿,要什么就得有什么。后来胡天雷虽然回天津了,但这些年,张少山已经养成个习惯,每遇到什么想不明白或理不出头绪的事,就给胡天雷打个电话,或者干脆到天津来一趟,当面跟师父嘚啵嘚啵。只要听师父一说,再一分析,心里立刻就清楚了。老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张少山从十多岁就死了父亲,这些年在心里的感觉,胡天雷不光是师父,也真像一个父亲。

  其实胡天雷的心里明白,在东金旺这几年,正经教给张少山的没几块“活”,只是经常跟他聊天,行里行外,天南地北,想起什么就聊什么。但也就是这个聊,张少山说过,反倒让他比相声学到的东西还多。也就从这以后,张少山认定,胡天雷是自己一辈子的师父。胡天雷曾给张少山讲过行里的各种规矩,也跟他说过,相声演员真正的拜师仪式叫“摆知”,这“摆知”又是怎么回事。但让胡天雷没想到的是,他当时说的无心,张少山却听的有意,这以后就记在心里了。

  后来胡天雷回天津,又回到曲艺团,从此就专业说相声。业务一忙,事再多,当初下放时的事也就顾不上再想了。但几年以后,张少山突然又来找他。这时的张少山已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长得高高大大,一表人才。胡天雷一见张少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拉着他问村里的事。又听他说,他父亲已经过世,心里也挺难受。张少山这才说,他这次来找胡天雷,还是为拜师的事。他说,这回想正正式式地“摆知”。胡天雷一听才意识到,已经过去几年,张少山的心里还想着这事儿,看来他是真把这事儿当回事儿了。可当回事儿也不行。胡天雷对张少山说,拜师这事儿拿嘴说说可以,但真要“摆知”就没这么简单了,这可是一脚门外一脚门里的事。胡天雷说,你知道我在行里是什么辈分吗?真收了你,也就等于给一帮说相声的收了个小爷,至少也是师叔辈儿,这不是招骂吗?胡天雷又打量了一下张少山说,再者说,你这浓眉大眼的,真干这行,模样儿也不行。张少山不服气,说,您不是说过,干这行不要一怪,就要一帅吗?胡天雷说,帅是帅,可不是你这帅法儿,让你去演个八路军的机枪班长还行,一身正气,可脸上没哏。说着又叹口气,你就是真叩了我,将来也受罪。张少山一听,又拿出当初的犟劲儿,哼一声说,我就是真叩了您,也没打算吃这碗饭,就是想跟着您学点儿真能耐。胡天雷一听就笑了,拍拍他说,要这么说,你已经是我徒弟了。

  张少山这回带着一肚子闷气出来,在路上寻思,到了天津去哪儿找师父胡天雷。胡天雷这时已经七十多岁,当年的那个小曲艺团后来几经改制,已变成民办公助,胡天雷也早已从团里退下来。但退下来也闲不住。这时天津的茶馆儿相声很盛行,胡天雷的徒子徒孙又多,各个茶馆儿园子都拿他当招牌,抢着请他去。张少山知道师父的生活习惯,每天晚上演出完了已经半夜,回去的路上再吃个夜宵,到家就已是下半夜。第二天也就起得很晚。起来收拾一下,吃了午饭,就去一个老浴池泡澡。行里的几个老朋友每天都聚在那儿。泡完了澡,几个人一边嚼着青萝卜喝着茶,聊到下午,出来吃了晚饭,也就该去园子了。

  张少山到天津已是中午,先在街上找个小馆儿吃了碗拉面,就奔凯丽大厦来。

  张少山出来之前,先去镇文化站找了一趟老周,问他天津这家文化公司找自己的老丈人谈合作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周这时已知道,张二迷糊跟张少山谈崩了,爷儿俩还吵了一架,这时一见张少山来找自己,就有点儿紧张。张少山也看出老周的心思,就对他说,来问他,只是想弄清楚这里边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要埋怨他的意思。老周一听这才踏实了,对张少山说,其实镇文化站也是好意,这回搞文化普查,梅姑镇这一带的民俗文化确实积淀丰厚,有的甚至可以去申遗,但真正能发展产业的,目前看,也就是东金旺的“梅姑彩画”。最近参加了几次文化产品推介会,果然,天津的一家文化公司对“梅姑彩画”很感兴趣。老周说,现在看,这家公司包装“梅姑彩画”的可能性很大,但不管是哪种合作,应该有两个原则,一是平等,二是互利。现在互利不会有问题,只是这个平等,就担心后面会让这家公司牵着鼻子走,就成了给人家打工,如果真这样,这个合作的性质也就变味儿了。老周说,也就是考虑到这一层,所以才想了这么个主意,如果由东金旺村委会出面,去跟天津的这家公司谈,后面的很多事也许就好谈了。张少山没说自己要去天津,又问清这家文化公司的名称和联系人电话,就从文化站出来了。

  凯丽大厦是个写字楼,霓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十八层。张少山坐电梯来到楼上,刚才跟张少山通电话的是这个公司的业务部经理,叫徐岩,出来接待时,张少山才发现他是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张少山并没说自己是东金旺村的村委会主任,只说张天赐是自己的岳父,然后说明来意,这次来天津办事,想顺便了解一下,霓虹文化公司如果就“梅姑彩画”这个项目与张天赐合作,有什么具体想法。徐岩经理沉了一下,才说,他们公司确实对这个“梅姑彩画”感兴趣,而且已经调研过了,在梅姑河沿岸一带,会画这种“梅姑彩画”的好像只有张老先生一个人,也就是说,已经濒临失传,所以这次就想以全新的理念包装一下,然后向外推介,当然也带有抢救的意思。徐岩经理顿了一下,又说,只是题材问题,倒不是过于司空见惯,也不是太陈旧,这种来自民间的民俗文化,本身就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当然越老越好,但钟馗和尉迟恭,还有九路财神,本身都不是出自梅姑河边,这就使“梅姑彩画”的形式和内容脱节,成了两层皮。所以,徐岩经理说,他们公司经过反复考虑,又开了几次论证会,最后大家的一致意见,能不能请张老先生搞一个带有梅姑河地方文化色彩的财神形象,至少有这个地域文化的符号意味,这样就会更有价值。张少山一听就明白了,显然老周是多虑了,这个文化公司提的意见确实有道理,而且这以前,也是镇文化站包括自己从没想到的,如果真能设计出这样一个带有梅姑河沿岸地域特色的财神形象,不仅为“梅姑彩画”增添了新内容,也赋予了新生命。徐岩经理又说,现在,我们准备和张老先生的合作还只是第一步,如果顺利,后面还会跟进新的创意方案。

  张少山又向徐岩经理问了几个具体细节,就告辞出来了。

  这时,张少山的心情已经比早晨出来时好多了。回头再想,又觉得挺可乐。这本来是个挺好的事,人家文化公司考虑得很细,也已经做了认真论证,徐岩经理虽然没具体说,也听得出来,他们后面还会有一系列的想法。可还没到哪儿,就先让自己的迷糊老丈人把家里闹成了热窑,还差点儿跟自己把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接着再想,这事儿也不能埋怨老周,他也是急于想把梅姑镇的文化产业搞起来,只是有些揠苗助长了。

  张少山又给师父胡天雷打了个电话。大概胡天雷正有事,手机是一个叫谭春儿的徒弟接的。谭春儿说,师父又有晚场,在九天茶社,不过今天不会太晚。张少山知道九天茶社,这是胡天雷常去的园子。这时看看时间,已是下午五点多,见街边有个卖馄饨的小铺,进去要了碗馄饨,吃了两个烧饼,就奔九天茶社来。

  九天茶社在大胡同,这里守着三岔河口,人来人往的挺热闹。张少山来到茶社门口想了想,如果跟看门的说要去后台找胡天雷,肯定不用买票,但他脸皮薄,不想这么干。可规规矩矩地花几十块钱买张票进去,又实在舍不得。这一想,索性就去了海河边。

  天刚黑下来,张少山的手机响了,是胡天雷。胡天雷问他,这会儿在哪儿。

  张少山赶紧说,就在茶社门口。

  胡天雷说,我也在门口,你过来吧。

  张少山挂了电话赶紧过来,老远就看见师父正站在园子门口。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看着还腰不塌,背不驼,身板儿挺直。张少山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难怪行里的人都说,说相声养人。胡天雷一见张少山就埋怨说,怎么不进去,这是跑哪儿溜达去了?

  张少山笑笑,没说话。

  胡天雷知道他的脾气,只是哼了一声。

  这时谭春儿把车开过来。胡天雷说,上车吧,春儿开车,咱爷儿仨一块儿回去。

  在路上,谭春儿一边开着车才告诉张少山,师父知道他来了,今晚就特意跟后台管事的交代了,把场口儿尽量往前排,完了事儿好赶紧走。

  胡天雷笑笑说,少山难得来,一来肯定有事儿。

  张少山说,也没吗大事儿。

  张少山每次来,只要当天不回去,就住在师父家里。这个晚上,张少山一见师父,一肚子的话倒不知从哪儿说了。胡天雷一边沏着茶说,看得出来,你这回心浮气躁,不踏实。说着看看他,是不是最近又遇上吗事儿了?

  胡天雷这一问,张少山才把最近发生的事,一样一样都跟师父说了。最后叹口气,又摇头说,我现在是狗咬刺猬,真不知从哪儿下嘴了。

  胡天雷听完,喝了口茶说,你说的这一堆事儿,其实就是一个事儿。

  张少山抬起头,看着师父。

  胡天雷说,说来说去,就是你这个村主任,到底还打算干不打算干。

  张少山没听懂,眨着眼说,我没说不干。

  胡天雷又说,不干有不干的说法儿,可要干,也有干的说法儿。

  张少山嗯了一声,但心里还是没明白。

  胡天雷说,你如果还打算干,就得知道,你现在急的愁的,都是你这村主任本来就应该急的和愁的。老话儿怎么说,当一天和尚就得撞一天钟,你走在村里的街上,人家谁见了你都得叫一声村主任,凭吗叫你?你比别人多长了一个脑袋?就因为你这根萝卜栽在这个坑里了,你的屁股是坐在这个位子上了,明白吗?听人家这么叫,心里美是美,可还得记着自己是干吗的。光让人家叫村主任,自己却不干村主任的事儿,那叫占着茅坑不拉屎。

  胡天雷这一番话,像把张少山的脑袋捅个大窟窿,风一下子就进来了。

  胡天雷又说,我这话说得有点儿不中听,可实际就是这么回事儿!

  张少山也乐了,哼一声说,师父这话,是不老中听的。

  胡天雷也哼了一声,中听的就不给你留着了!接着又说,我给你看样东西。

  说完就起身进屋去了。一会儿回来,手里拿着一堆绳子。胡天雷说,当年我父亲有个老朋友,是变古彩戏法儿的,我叫他哈大爷。后来他去济南了,临走说,小子,大爷把这个留给你,当个念想儿。你哈大爷指着这东西挣了半辈子饭,没事儿自个儿看看,有琢磨头儿。

  说着,就把这堆绳子递给张少山。

  张少山接过看了看,显然,这是个变古彩戏法儿的道具,看着就是一堆丝线绳,有筷子粗细,系着一堆大大小小的死疙瘩。可再仔细看,又看不出这堆绳子怎么用。

  胡天雷说,你把这堆绳疙瘩解开。

  张少山一听,又看看这堆绳子,还别说把这些疙瘩都解开,就是解一个显然都费劲。胡天雷笑着把这堆绳子拿过去。张少山这时才发现,在这堆绳子里,有一根绳子头儿。胡天雷扽住这根绳子头儿,使劲一抖,这堆大大小小的绳疙瘩眨眼就都抖搂开了。张少山瞪起眼看着,敢情是一根完整的绳子。胡天雷笑笑问,看明白了?

  张少山不是傻人,当然已经明白师父的意思了。

  胡天雷说,只是再把它系起来,又得费我一晚上的工夫。

  张少山这时真从心里佩服师父。按说自己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又已当了这些年的村主任,村干部里流传一句话,只要干一届村主任,就能老十几岁。可直到现在,一到了师父面前,感觉自己还像个孩子,甭管说什么、想什么,一下都成了透明的,师父一眼就能看透。而且再难的事,到了师父这儿就像刚才的这堆绳疙瘩,让他一抖搂也就开了。这时,张少山的心里已经明白了,这些日子,就是因为在联席会上跟金永年戗的这个火分量太重,一下把自己砸蒙了,人一蒙就容易转向,一转向也就心浮气躁。也是因为急于求成,这一下就乱了方寸,结果被一件又一件的具体事给缠绕住了,如同刚才的这堆绳子疙瘩,总想一个一个地去解,这么干就是累死也解不开几个。所以,眼下的首要问题,得先找着这个绳子头儿。

  心里这么想着,也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胡天雷放下手里的茶盏说,走吧,这楼下刚开个大排档,味儿挺好。

  张少山也笑了,说,好啊,我陪您喝两盅。

  张少山跟着胡天雷出来时才发现,谭春儿开车送他们回来之后,并没走。这时胡天雷的几个徒弟已经演出完了,也都过来,几个人正坐在楼下的大排档里喝茶。张少山跟这几个人都熟,他虽没“摆知”,大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都拿他当个亲师哥。

  一边吃着夜宵,胡天雷又问张少山,眼下有什么具体想法。张少山就把自己已经想的说出来,如果按师父刚才的思路,要找的这根绳子头儿,也就是自己的优势。眼下东金旺的优势除了吹拉弹唱也没别的。胡天雷一听就笑了,说,当年梅姑河边有一句话,我现在还记得,说书唱戏搪不了账,锣鼓家伙烧不热炕。张少山立刻明白师父的意思了。胡天雷说,这个吹拉弹唱确实是你的优势,不过也得明白,这只是锦上添花的事,要想在锦上添花,你得先说有锦,没锦这花往哪儿添?

  张少山点头说,我明白,还得想办法,先说发展经济,这是根本。

  胡天雷说,当年有一种文艺宣传队,叫“乌兰牧骑”,队员都是一专多能。现在还没到这一步,等将来你把经济搞得上了轨道,可以也搞个这样的乌兰牧骑,就叫“金社”。

  谭春儿在旁边一听说,好啊,这个名字好!

  张少山也笑了,想想说,嗯,是挺好。

  第12章

  第二天早晨,张少山很早就从师父的家里出来了。知道师父的习惯,也就没惊动他。

  回来的路上,马镇长打来电话,问,你在哪儿?

  张少山想了一下,还是如实说,在天津,正在回去的路上。

  马镇长一听就在电话里笑了,去天津了?好啊,看来这回要使真劲了。

  张少山知道,马镇长这么早打电话,一般是有什么事,要让自己去镇里。

  果然,马镇长问,你中午之前能赶回来吗?

  张少山说,差不多。

  马镇长说,那就直接来镇里吧,我等你。

  马镇长是副镇长,分管经济,同时还兼着镇政府扶贫办主任,人很年轻,刚三十多岁,在工作上还保持着年轻人特有的热情和激情,对周围的人也很有感染力。张少山早就感觉到了,马镇长是个极聪明的人。其实聪明人跟聪明人也不一样,有大聪明,也有小聪明。小聪明是只在小处聪明,专为自己算计,斤斤计较,不吃亏,芝麻粒大的一点儿事也要寻思来寻思去,这种聪明就是再聪明也目光短浅。大聪明就不一样了,是有洞察力,遇事看得高、谋划得远,而且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马镇长就是这种有大聪明的人,除此之外,还有一股子年轻人的嘎劲儿。这嘎劲儿和他的聪明融到一起,也就总让人捉摸不透。

  马镇长是河北深州人,在大学学的是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考公务员才来到海州县。但还有一层,马镇长的老婆,娘家是西金旺村的。这一来,马镇长在梅姑镇本来是外乡人,却成了西金旺的女婿,也就跟这个地方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马镇长还是很注意这点,平时处理事,尤其在西金旺和东金旺两村的关系上,让人看着总是一碗水端得很平,况且金永年和张少山都不是省油的灯,也就尽量不让他们说出话来。可话虽这么说,毕竟是西金旺的女婿,平时明里暗里也就还是自觉不自觉地多为这边想一些。镇里的吴书记很欣赏马镇长的能力,觉得这个年轻人脑子灵,反应快,工作也有股冲劲儿。吴书记已经五十多岁,觉得跟这样的年轻人搭班子,自己在工作上也有了朝气。不过马镇长平时处理一些事,吴书记也看在眼里,偶尔就不动声色地提醒他,西金旺也好,东金旺也好,对咱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尤其这次召开村主任联席会之后,干脆就明确对马镇长说,不能只是鞭打慢牛啊,快牛该打也得打,只有让快牛更快,才能进一步提速,让它更好地发挥作用,把慢牛带起来。

  马镇长是如此聪明的人,吴书记的话立刻就懂了。

  张少山中午前赶到镇政府。马镇长的办公室还有几个人,都是各部门的负责人,好像正商量什么事。马镇长抬头见张少山来了,就让这几个人先走了,过来招呼让他坐,又倒了一杯水端过来说,天津再怎么说也有百十里,让你这么大呼哧小喘地赶回来,真够辛苦的。

  张少山听了看看马镇长,觉得这口气不对,他平时叫自己来镇里,从没这么说过话。

  马镇长又问,去天津具体办什么事。

  张少山不想说去找师父胡天雷了,这种事就是说了,一般人也不会理解,于是只说了天津一家文化公司对东金旺的“梅姑彩画”感兴趣,打算合作的事。马镇长一听立刻说,这事儿我听老周说了,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真谈成了不光有经济效益,对提升咱们镇的文化软实力也大有好处,尽量促成,有什么困难跟我说,镇里能解决的尽量帮你解决。

  张少山说,这次谈得挺好,暂时还没什么困难。

  马镇长这才把话转到正题。他昨天去县里开了一天的协调会,半夜才回来。最近,县里要举办一个大型的农贸交易会,不光是搞农副产品的商贸交易,也有招商的意思。县里很重视,由县扶贫办牵头儿,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组委会,由县主要领导亲自挂帅。这次开协调会,就是把全县各镇的镇长和相关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召集到一块儿,布置这次交易会的具体事项。马镇长对张少山说,按组委会要求,这次的交易会上,各镇不仅要宣传推介自己最有特色也最想打出去的农副产品,为了营造现场气氛,还要在自己的展位跟前安排文艺表演。马镇长说着看看张少山,咱梅姑镇,不说你也知道,眼下在全县的排位不算靠前,所以镇里商量了,当然别的村也都要参加,但主角儿,是你们东金旺和西金旺两个村。

  张少山一听就笑了,说,这是要把咱们镇的一头一尾都推出来?

  马镇长说,你这个人哪,干吗说话总这么难听?

  张少山哼一声,不就是这么回事嘛。

  马镇长说,随你怎么理解吧。

  张少山皱着眉想了想,我东金旺,实在没啥能在农交会上推介的。

  马镇长说,是这样,我看这回,你们两个村来一次大协作,怎么样?

  张少山立刻警惕地问,怎么协作?

  马镇长说,由西金旺出猪,你们东金旺出人。出猪的当然是宣传猪,你们出人,也就是出文艺节目。

  张少山这才明白了,马镇长这半天绕来绕去,其实真正的目的是在这儿,让东金旺出人,也就是出文艺节目,可出文艺节目说来说去,最后还是为了宣传西金旺的猪。可西金旺的猪跟东金旺又有什么关系?马镇长这么安排,明显又是偏心。这一想,心里就又窝了一口气。眼下自己的东金旺怎么发展经济还没想明白,哪有心思替他西金旺去吹猪?

  马镇长看出张少山的心思,脸上虽还在笑,却正色说,这是镇里研究后,决定的。

  张少山耷拉着脸,没吭声。

  马镇长又逼了一步,你这个村主任,不会不同意吧?

  张少山抬起头翻了一眼。显然,马镇长这样一逼问,也就把张少山的后路彻底断了。张少山哼一声说,我回去,商量一下吧。

  马镇长又笑了,回去商量可以,不过东金旺的主任书记是你一肩挑,你还跟谁商量?

  张少山不轻不重地说,就算是我一肩挑,所有的事,总不能我一言堂吧?

  马镇长不笑了,总之,这一次是镇里的任务,回去怎么商量,是你的事。

  张少山一听马镇长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明白,已经没法儿再推了。

  马镇长又说,好了,现在放下远的说近的,先研究具体的吧。

  这时,坐在角落里的金永年起身走过来。金永年这半天一直坐在墙角的一个沙发上,举着一张报纸在看,其实不为看报纸,就为挡住脸。张少山来的路上跑了一头汗,进来时也就没注意旁边。这时一见金永年,敢情一直在旁边听着,心里的气更大了。但是当着马镇长,又不好发作,就扭着脸,故意不看他。金永年偏又不识相,一过来就大模大样地说,这次是去县里亮相,况且来参加农交会的哪儿的人都有,咱拿出去的节目一定得精彩,不精彩可不行。张少山黑着脸,没吭声。最可气的是,这事儿明明是西金旺受益,金永年却连句客气话也没有,好像是应该责分的,又说,也得接受以往的教训,把这伙吹拉弹唱的人事先嘱咐好,别再出娄子,要是在县里的农交会上出点儿洋相,这人可就丢大了。

  张少山回头看他一眼说,放心,这回是小刀儿剌屁股。

  金永年没听懂,眨巴眨巴眼问,小刀剌屁股,啥意思?

  张少山说,让你开开眼儿。说完也没跟马镇长打招呼,就扭头出来了。

  马镇长在后面跟出来,说,我送送你吧。

  张少山头前走着,头也不回地说,不用了,让你这大镇长送,我承受不起。

  马镇长笑了,就算你学过说相声,嘴也别太损了。

  张少山没答话,径直朝镇政府的大门外面走去。镇政府是在一条老街上,路边的房子也大都已经很旧,但被参天的老树掩映着,很有味道。张少山来到街边,才在一棵槐树底下站住了。马镇长跟过来,掏出烟,递给张少山一支,自己也点上一支,使劲吸了一口,才说,你的心思我知道,别跟永年计较,你们两人也这些年了,他的脾气,你还不知道?

  张少山也觉出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儿过分,吐出一口烟,没吭声。

  马镇长又说,我也看出来了,你跟永年,你们这一对冤家,其实也是臭嘴不臭心。两村就隔着一条河,说起来也是邻居,远亲还不如近邻呢,何况当年还同出一源。

  张少山听着,脸上已经平复了。

  马镇长说,现在得承认,西金旺村确实走在前面了,以后谁还用不着谁啊。

  张少山说,其实这事儿,真说起来也没啥大不了的,我回去安排一下就行了。

  马镇长笑了,这不就结了?接着问,你打算怎么安排?

  张少山说,我想了,村里会吹拉弹唱的倒不少,可真要用,还得是金尾巴这伙人。

  马镇长摇摇头,这伙人靠得住吗?听说上回在西金旺,把一场白事搞得一塌糊涂。

  张少山一听就笑了,哼一声说,这事儿我后来听说了,要怪只能怪金永年自己。老话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你敬人家一尺,人家才敬你一丈,说到底,那回那事儿不能全怪金尾巴这伙人。又说,这两天二泉就回来了,他一回来,这事儿交给他,也就放心了。

  马镇长问,二泉是谁?

  张少山就把二泉的情况都对马镇长说了。

  马镇长听了问,他对文艺演出这些事也懂?

  张少山说,他当初在县一中上学时,不光是学习尖子,文艺也有特长,听说经常给学校策划演出,自己也会乐器,这事儿如果有他参与,肯定就不会再出啥差错了。

  马镇长笑着说,看来你们东金旺,在这方面还真是人才济济啊。

  张少山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二泉就如同“钟馗”,这次去县农交会,如果还让金尾巴这伙人去,有二泉在,他们也就不敢再胡闹了。不过这话在嘴里转了转,没说出来。沉了一下,又说,这次,是我叫他回来的,别总在外面了。

  马镇长立刻点头说,对,应该把他叫回来,现在的年轻人,别总想着往外跑,就是那些大学生也一样,一毕业都想留在大城市,可大城市真就那么好吗?吃饭要饭钱,租房要房钱,有的已经在城里耗了十几年还没一点儿起色,出行的车越坐越大,住的房子越租越小,已经这样了还咬牙坚持,又何苦呢?眼下农村正是施展拳脚的时候,要想创业,回来才是真正的打拼。说着话一转,又夸了张少山几句,俗话说,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现在发展经济,讲的是人才先行,你这思路对头,眼下人才最重要,只要有了人才,别的也就不用愁了。

  张少山不凉不酸地说,是啊,我这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儿,别人指不上,只能自己想辙呗。马镇长看看他,你这话不对,到你需要的时候,别人肯定也会向你伸出援手。

  张少山叹口气,但愿吧。

  马镇长说,有我在这儿,这事儿就不是但愿,而是肯定。说着又笑了,有句话,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这个道理谁都懂,对谁也都适用,这你不用担心。

  张少山笑了笑,行啊,就算没余香,这玫瑰我也送。

  马镇长说,你这个心态就对了。想了想,又说,这个二泉,你一定给我用起来。

  ……

  王松:天津师大数学系毕业,曾在农村插队,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天津市作协副主席。曾在国内各大文学期刊发表大量长、中、短篇小说。出版有长篇小说《烟火》《红》《流淌在刀尖的月光》《寻爱记》《爷的荣誉》等十数种,个人作品集《双驴记》《猪头琴》《哥尼斯堡七座桥》等,长篇报告文学《八月桂花香》等。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1年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毕节日报:我的扶贫脱贫故事」征稿启事
第三届复旦“江东诗歌奖”征文启事
爱奇艺文学第二季“妙笔”征文活动启事
第五届“诗词中国”大赛启动
奖金10万元第五届征文大赛月底截稿
第二届金沙书院两岸散文奖征文启事
举办辽宁省传记文学公益讲座(培训)的通知
第二届金沙书院两岸散文奖征文启事
《诗刊》社第37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铁塔杯”首届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黄猫垭上有故事”有奖征文活动
《安康赋》征集活动等你来参与
“行走乡村,文化润乡”文学征文启事
首届“老家固始”文学征文大赛
第二届“化泉春杯” 全国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第三届丰子恺散文奖征稿启事
《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版约稿
番茄小说明朝历史征文活动开启!
“峥嵘岁月·百年风云——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征文活动
更多...

余华

席慕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南航正式告别首都机场 广京双枢纽格局尚未形成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