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48        发布时间:[2020-10-26]

  

  瑶瑶背着双肩包,抱着一岁大的孩子,扑面而来。瑶瑶是我小舅的独生女儿,上次见她的时候她才上小学。她的眼睛大而明亮,随我小舅。在我的印象里,小舅最显要的特征就是那双大眼睛,睫毛也长,水汪汪的。他在我们老家开过维修部,修三轮车电动车,汽车偶尔也修。我上下打量瑶瑶的时候,想到的却是小舅蹲在地上仰望我的样子。他一脸油泥,疑惑并专注地仰望。那双眼睛真像是一泓清泉。

  她几乎没长个儿,还是我多年前见到的那么高。见她风尘仆仆的样子,我有点心疼,很想把她怀里的孩子接过来抱着。我问她怎么来的。她说坐火车。那孩子一直在看我,也许是看我有些怪吧,害怕我。我留了络腮胡子,这让我多少有些与众不同。我冲那孩子皱眉头、挤眼睛,他哇的一声大哭。瑶瑶慌忙哄他,嘟哝着说,别怕别怕,这是舅舅。

  瑶瑶的一声舅舅,让我想起三十多年前,在大堤上的土地庙里,我第一次喊了我小舅一声舅舅,也是唯一一次,后来再也没喊过。记得是盛夏,我们从草丛里走了出来,他骗我去了河堤上的土地庙里。那年我十岁,他十二岁。一进庙门,他就在我身后飞起一脚,然后骑在我身上,朝我挥拳头。他叫喊着说,叫你喊我阿弟,叫你喊我阿弟。那时我才知道,他把我叫到一个荒庙里的真实缘由。他是为了教训我,好好教训我,让我当着土地爷的面,喊他一声舅舅。我怯怯地喊。他拧着我的耳朵,逼我发誓,绝不告诉别人。我的确没告诉过别人,也不可能告诉别人。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没人知道这回事,或许连我小舅都忘了吧。

  小舅九岁那年和他妈妈从广西宾阳来到我们这。我姥姥去世后我姥爷常去广西宾阳做生意。那年初冬,我姥爷在宾阳爱上了当地的一个女人,一个鳏居多年,另一个丧夫不久。据说他们一见钟情,后来他们就在宾阳结了婚,再后来小舅就随他们来到了山东。小舅在广西还有哥哥、姐姐,他是最小的一个。他妈妈叫他阿弟,我们也跟着叫,我们叫他阿弟是在嘲笑他是个拖油瓶。我也叫他阿弟,他就一直憋着火。他在我们那群孩子中格格不入,但他知道我们叫他阿弟都是没安好心。他只上了一年学就辍学了,或许是他受不了别人喊他阿弟时的样子。自从那次土地庙事件之后,我再也没惹过他。

  我问瑶瑶,有你爸爸的消息了吗?瑶瑶冷冷说了一句他死了。我慌忙问她,怎么死的?什么时候?瑶瑶恶狠狠地说早死了。说完脑袋扎进孩子的脖颈里对孩子说,你说是不是呀,团团?她接着和我说要是死了才好呢。我问她,小舅要是真死了,你难道不难过吗?她说我不知道,不过他和死了没什么两样。我说瑶瑶你说的是气话。

  瑶瑶三岁就死了妈,是我小舅一个人拉扯大的。在我印象里,他们父女俩亲密无间。在我姥爷的葬礼上,小舅一路背着五岁的瑶瑶,上山又下山,她就是死活不下来,就让她爸爸背着。小舅披麻戴孝的时候,瑶瑶在他身后,像是骑着一匹白马。

  她穿的是牛仔短裤,露着两截白晃晃的腿,粗壮紧实,看得出她也特别勤劳能干。一双黑色的高跟短靴,走起路来橐橐橐响。她跟在我后面,我却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我慌忙打开家门,请她进去。

  房间很小,两房一厅,离婚后我就住在这里。瑶瑶听说我离婚了,眼睛一亮,像是松了一口气。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偷跑出来的,正在闹离婚。当然也不算是偷跑,她和他们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就跑出来了。她说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儿,想想这个世界上能找且能找到的人只有我了。她对吵架的事含糊其词,想来受了不少委屈,感觉随时会大哭一场。她还偷偷告诉我,她都没结婚,谈不上离婚。她能来找我,我还是很开心。她的出现更是个提醒,让我别忘了那些尘封的往事。有些往事看似被淡忘了,其实一直都在,在我们人生前头埋伏着。

  沙发很小,她抱着团团坐在另一头。她说你和我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我一直觉得你在大别墅里享清福呢。我说对我挺失望的是吧。她说那倒没有,就是没想象中那么好。我说地方小点,不过也能住得下你们。我指了指,让她们住另外一个房间。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来了,说快打开电视,湖南卫视,要大结局了。我忙把电视打开。她在一心一意看电视的时候,我下楼去买了点吃的。路上我想起了和小舅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来了。

  那天风很大,也许我记错了,但我总有一种北风呜咽的感觉。我家离我姥爷家有二十里路,我们都住在卫河边上。那天我们赶着驴车去我姥爷家,一辆小驴车在大堤之上白杨树之间,慢悠悠地穿行。我睡了一路,一觉醒来,我们就下了大堤,直奔我姥爷家小院落。姥爷从一间土屋里走出来,和他一起走出来的还有一个女人,娇小苍老、头发灰白、满脸皱纹、一口金牙,这是我多年后能想到的。她比我姥爷年纪小,但看上去却更老一些。她非常慈祥,软语轻声,不过我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现在想来,她似乎不太像那种决绝的女人,说走就走,一走就是大半个中国,再也不回头。她在广西还有几个儿女,竟终生未再相见。她来之后的第五个年头得了脑瘤,不久就去世了。

  小舅是从土屋里跑出来的,更像是飞出来的,像一只刚学会飞的雏燕,他绕着我们转。他妈妈在身后追赶他,一声声喊他,喊他阿弟。一路上我一直埋头回忆她追他的样子。那天院子里来了很多人,站着的、坐着的、倚着树的、东倒西歪的,似乎都在观看他们你追我赶,像看一场久违的皮影戏。后来我小舅停了下来,像是飞累了落在我面前。他发现了我,一个比他还矮小的人。除他之外,我似乎是那个院子里唯一的孩子。他对我充满了好奇,耐心地打量我,用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我记得我们并没有说话。可他看了我很久,我们分开后,他好像一直在找我,找了我一整天。我想他也许是一直想和我说句话,后来的若干年他也总是这样,想和我说点什么,除了那次他骑在我身上让我喊他舅舅。

  我和那孩子戏耍了一晚上,竟出乎意料地轻松。临睡前,我给团团洗澡的时直想掉眼泪。他的眼神很像我小舅,像一泓清泉。我拉着他的小手,他也紧紧攥着我,我们在水汽氤氲中,像是融为了一体。我给团团洗澡期间,瑶瑶一直在阳台上打电话,我也顾不上她。她像是在和什么人吵架,手在空中不停地挥舞,有时会用力地拍一下阳台上的铁栏杆。过了很久,她才平静下来,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烟。那时我正逗团团玩,在玩一个非常无聊的游戏,可他每次都笑得前仰后合。我也跟着他笑。我有好久没这么笑过了。

  瑶瑶哄团团睡觉似乎很有办法,我想这可能是天生的。她抱着团团的时候,让我忘了她还是个刚成年的女孩。瑶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摇身一变,像换了个人似的。她和刚才抱着团团走进去的那个瑶瑶不一样了。她问我,有酒吗?我说有。我从冰箱里给她拿啤酒。我也想喝点。我们坐在沙发上一起喝啤酒。

  后来她说起了她妈,我那个小舅妈。或许是瑶瑶不知道该和我说点什么。她问,你见过我妈吗?我说好像只见过一次,小舅结婚那天。我想起那天的她来了,卷发、圆脸,有些胖,或者说很胖。她似乎一直在笑,对谁都很客气,坐在一群人中间,有些手足无措。她倒是很会说话,颇通世故,嘴甜。瑶瑶问,那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我说知道,是我妈告诉我的。她是喝防锈粉死的,小舅的维修部有不少那种东西,很像白砂糖。瑶瑶说,我在没来之前,也想过和她一模一样死去,也找来了防锈粉,用水把它化开,真像一杯白糖水呀,在喝的时候却突然想笑。大哥,你知道我为什么想笑吗?她很快喝完了一瓶啤酒,咬牙切齿,像是正在喝她说的那杯白糖水。她喊我大哥,颇为刺耳。我还在想婚礼上的小舅妈,被一群人簇拥着,满脸堆笑。那场景现在想来竟阴森可怖,似乎注定了后来的一切。瑶瑶很像她,尤其是那副紧张不安的样子。我看向瑶瑶,更像是掠过她,看她身后的阳台,阳台之上的夜空。我耳朵又在嗡嗡响,像是有一辆推土机正向我们这边轰隆隆地开过来。最近我总能听到一些古怪的声音,就在不远处。瑶瑶突然笑起来,大笑,动作夸张,可声音很小。她说想死的时候才想起她,真是该死,我端着那杯毒药正要喝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她,她好像站在那里冲我笑呢。我随她的目光而去,也像是在找一个人。

  她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我。她让我突然觉得陌生。她说大哥,你是写小说的,你写写我妈吧。她凑近我,越来越近。她接着说我妈不是因为我爸才走上绝路的,她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你知道吗?一个从没见过的网友。她点起一支烟,抽了几口后才问我,我能在房间里抽烟吗?我没说话。她把那支刚点着的香烟塞进了啤酒瓶里说,小时候我对你有印象,你和一个女的来过我家,那个女的是我大嫂吧?我想起了她说的那个女的。我说不是。她歪着头问我那是谁?我说一个朋友。她说你撒谎,一个朋友,你们俩靠那么近,我都看到了,她的手伸进了你的裤兜里。我说我以为我们会结婚。她说我从没看见过那么漂亮的手,她的指甲在闪光,亮晶晶的,像是水晶,我现在还能想起来。我要是有钱,我就开家美甲店,让这世界上的女人都有一双漂亮的手。她伸开手指,她也做了美甲,晶莹明亮。她自嘲地说了一句,手又短又粗,没办法,就是个出力气的苦命人。

  我说时间过得好快,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女孩,一直坐在地上看电视。她说我是假装看电视,其实我老在偷偷看你们呢。我问一屋子的人你就只看我们俩?她说是呀,你们和他们不一样,一看就是从外面回来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那个女的,她真美。我说记得那次是姥爷五周年的忌辰。她说好像是,那天我想跟你们走,再也不回去了。她凝神想了一会儿,接着说,你们上了河堤,我悄悄在后面跟着。你们停下来了,我躲在一个拗口里。她穿卡其色风衣,系一条落叶黄的围巾,倚靠在一棵白杨树抽烟。你背对着她,像是在看远方,也许是在看北方那条河吧。她却一直在看你,我被她迷住了。我说我忘了,不记得我们上过那个大堤。她说是她拽着你走的。我在想她说的那个人。

  瑶瑶没再继续纠缠那个女人。也许她是觉得我无话可说吧。她接着说起了她妈的葬礼。她说在我妈葬礼上,出现过一个陌生男人,我想那个人就是她的网友吧。我说你怎么知道的,那时你才三岁。她说是我爸说的,他说那个人就是他,戴着墨镜,在人群里鬼鬼祟祟。瑶瑶还说到他两个舅舅大闹葬礼的事,他们两个横在棺材前面,就是不让下葬。瑶瑶说他们说是要人,其实是想要钱。她说我爸一手抱着我,一手翻开我妈的手机,他当着众人的面,念她的短信,那些肉麻的情话,像念诗一样大声地朗诵。她说到这里就笑了,阴沉地笑。她说你不觉得很荒唐吗?那个戴墨镜的家伙在听我爸念那些情话,我妈写给他的情话。我问后来怎样。她说其中一个舅舅,拍着棺材板说,别念了,别念了。我问这都是你爸告诉你的吗?她说其他人也和我说过。她接着又说人活着就像个笑话。她起身离开,去洗澡了。我在沙发上能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她也许在哭,后来我听到她在唱歌,唱一首我从没听过的歌。我回房间,紧闭房门,像是仍旧不放心,又把门反锁了。我躺在床上,感觉这个世界一直在旋转。冥冥中听到小舅在喊我,我恍然一惊。我知道小舅想和我说什么了。他其实就是想交个朋友,而我是那个最有可能成为他朋友的人。

  第二天我带他们去看海。瑶瑶背着双肩包,像是要离开的样子。她像来时一样,背着包抱着孩子,走在我后面。我们走出小区时碰见了小区的保安,我和保安一起参加过一个文学沙龙活动。他也是个文学爱好者,有时我看见他面色潮红地对着小区空荡荡的广场大声读诗。我们远远地打招呼,使眼色。后来他摇晃着一本赭色的书,也许他也不确定要不要送我。我走近一看是他出的新书,一本诗集,诗集的名字叫《小区上空》。他拿书的手一直在抖。瑶瑶从身后一把抢了过去,问他,你写的?她也似乎有些不相信。我问,送我的?他点了点头。

  我们叫了辆车。诗人保安一直送我们上了车,车开了他还站在远处挥手。瑶瑶坐后排,她一路上都在翻那本书。下车时,她说他让我想起一个人来。我诧异地望着她。她说我爷爷。我问,你在广西的爷爷吗?她哼了一声,有点故弄玄虚。我才明白,她说的是我姥爷。我问她为什么。她没说话,把书递给我后向马路对面的广场走去。

  广场正中有个火红色的雕塑,叫《五月的风》,以螺旋上升的风。我们绕着这雕塑转了一圈。我想起过去的一张照片来,是我姥爷抱着我,那时还没有这么壮观的雕塑,不过也是在这里,面朝这片海。我们都在笑,我忘了竟有过这么快乐的时刻。这照片是我姥爷去世后我妈送给我的。我和瑶瑶说起这张照片,又和她说起更远的过去。我姥爷当兵时也在这里照过相,身穿绿军装,神气飞扬,身后就是这片海。我小时候见过那张照片,不过后来遗失了,那时他可能刚满十八岁。瑶瑶站在雕塑前发呆,似乎也在追忆那些遥远的过往。

  我们离开那个火红的雕塑时,她突然和我说起一桩往事来。她说多年前的一天,她在屋里看电视,突然听到院子里一声巨响。冲出来发现有个人掉进了他们家的粪池里。起初她以为是只羊,等她走近才发现是她爷爷,也就是我姥爷。奇怪的是他在粪池里并没有挣扎,仰面向上,漂浮着。刚下过雨,粪池满满的。这是瑶瑶说的,那时她刚满五岁,不过她说她记得非常清楚,她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在粪池里漂浮的样子。她说她现在一想起爷爷就是那副样子。我知道那个粪池,在我姥爷家院子的东南角,足有丈余,看上去像是很深的样子。我听我妈说过这件事,她也因此对我小舅心生怨恨,她甚至说小舅是故意的,他想让姥爷死。她在描述当时那个场景时,说我小舅就站在粪池边一动不动地看着。

  穿过广场,我们才能看见那片海。瑶瑶走得很快,我抱着团团,走在她身后。她向那片海跑去。她在沙滩上跑步的样子很怪。后来她摔倒了,不过很快起来了,深一脚浅一脚,继续向前跑。她似乎忘了身后还有我们。我喊,瑶瑶,慢点。她在喊,大海,我来了。团团也变得很不安分,一直想挣脱我。我追赶着她,就像是在追赶那一幕幕的往事。我还在想,她说的那个臭气熏天的粪池。记得粪池边好像有一株梧桐树,我爬上去过,站在树上向下看。粪池竟像一面镜子,我能看见我小小的影子。

  海边人很多,风也很大。我似乎听到有人一直在哭,是女人的哭声,也可能是我的耳朵出了毛病。瑶瑶下了水。她把鞋子远远朝我扔过来,像是扔过来一个手榴弹。她光着脚踩在水里。她战战兢兢,也许是水有点凉。就在我想她可能会退回岸上的时候,她扑倒在水里。她向大海深处游去,越来越远,只能看到她的头像一个逗号在海浪里沉浮,后来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开始抱着孩子大喊。我想她很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她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她和她妈妈一样决绝。团团此时开始大哭。一些人围了上来,他们也许以为我是个疯子。这让我迅速冷静下来,开始想象一个人如何把团团抚养长大。

  我像瑶瑶一样,将脑袋扎进团团的脖颈儿里,逗他,安抚他。他终于不哭了,身边那些人也渐渐散了。我在大海里又看见了她,正远远冲我挥手。我也冲她挥手,那一刻,我兴奋极了。她从海里走出来,浑身湿淋淋的,我很想冲上去抱住她。团团也在尖叫,在我怀里一耸一耸的,像只毛毛虫。她满脸堆笑,头发贴在头皮上,让她的脸显得又圆又大。她向我们走过来,让我想起多年前的小舅妈。她说的第一句是,你的胡子像是黑色的浪花。我冲她竖起大拇指。她眼角一挑说,《小区上空》里有这么一句话。我和她一起笑。她接着说,他写的没错,胡子真的很像浪花呢。我们坐在沙滩上晒了会儿太阳。团团在玩沙,像是一切都尘埃落定了。眼前的海也安静了许多,似乎变得越来越远。我问你爸爸有没有和你说起过我?她懒洋洋地眯着眼说,没说过。我问,真的没说过?她说让我再想想。她突然想起什么来了,眼波流转地说,我十岁那年离家出走过一次,想去看海,当然我是想找你们,我知道你们就在海边。我问,后来呢?她说后来我爸爸在火车站抓住了我,他知道我要去哪里,就是那次,他和我说起了你。我问,他怎么说的?她说我爸爸说咱们和你不是一路人。我问,还有吗?她说没了。对了,他打了我,那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打我,一个响亮的耳光,当着好多人的面,现在想起来,脸上还火辣辣地疼呢。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说我觉得他恨你,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告诉她,他也打过我。想到土地庙的那一幕,我笑了。我对瑶瑶说,我也恨他。她接着问,为什么?我问瑶瑶,那你恨他吗?她说不恨。可很快又说了一句我恨他。我们都没再说话。过了很久,她突然问我,你说我爸会在哪里呢?

  手机响了。瑶瑶站起来,向远处走去。她背对着我,不想让我听到。或许是她婆家来的电话,让她回家。她可能正对着电话哭。风从她那边吹过来,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哽咽声。

  她一个人在沙滩上来回走,像是被什么问题难住了,无法抉择。后来她走回来了,也许已经拿定了主意。她的衣服还没干,粘在她身上可以清晰看到深色内衣的边缘。她坐在我身边,不住地向远方张望。我问她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她说没有。

  我们在沙堆上坐着,她突然让我说说她爸爸小时候的事。我想和她说说荒庙里我们打架的事。我趴在土地爷脚下,拳头落在我身上。可我不想说这个。我想起他的绝技来了。他真是个谜。他能做的事,我很多都做不来。比如他可以踩着大轴承,在街上狂奔。我问那是什么,他说风火轮。我才知道他在学哪吒。只要是圆的东西,他都能踩上去,如履平地。记得有一次他竟踩着两个大轴承的外圈,手拿一支红缨枪,在院子里喊杀。我对着瑶瑶比画,我和他说起了那一幕。她说我见过,他真的能踩着两个圆滚子,而且走得很快。她突然一脸忧伤地告诉我,我爸爸给我做过一双旱冰鞋,样子很难看。她接着说,从没滑过一次,太丑了,嫌丢人。我想爸爸应该特别失望。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电话的手一直在抖。她说知道了。挂了电话,她示意我们走。她可能是去找一个人,要不就是那个人来找她,她和那个人早就约好了在哪里见面。她背着双肩包走得很快,我抱着团团紧紧跟着她。

  我们在那个火红色的雕塑前停下了。我仰着头,端详这《五月的风》,想风的形状。这时,有两个男人向我们径直走过来。其中一个二十岁左右,另一个四五十岁,像是他的父亲。瑶瑶认识他们。不过他们并没说话。那个年轻人一直恶狠狠地盯着瑶瑶,像他父亲模样的人却不住地瞄我。我远远看着他们。他们在争吵,说着家乡话。瑶瑶回头看我,眼里有乞求。那个年轻人看了我一眼,朝我飞奔而来,抢我手里的孩子。团团被他抢走了,孩子吓得直哭。他恶狠狠说了一句,我是他爸爸。他们走了,临走前给她扔了一沓钱,也许是分手费什么的。我才弄清楚那两个人,一个是团团爸爸,一个是团团爷爷。

  瑶瑶说,大哥,我请你吃饭,吃好吃的。她挽着我,离开了那个广场。我一路都在想团团在那个男人怀里挣扎的样子。当我们走到马路边时,一辆空的士缓缓驶过来。瑶瑶猛地松开了我,疾走几步,一拉车门,钻进了车子里。她都没和我说声再见。她走了,一个人走了。我给她打电话,电话关机了。我又回到了那个广场上,回到了那个雕塑旁。《五月的风》像螺旋一样上升。她和她爸一样,落荒而逃。

  那天晚上,我一直待在瑶瑶曾住过的房间里。我躺在那张她睡过的行军床上,一边喝啤酒一边想那些过往。这是三十六楼,躺在床上似乎能看见浮云在窗边游散。喝着喝着,我突然被一种羞愧的情绪攫住。我从来都不是局外人。小舅、瑶瑶,还有我小舅妈,都和我息息相关。将那些过去的往事厘清,我感到无能为力。后来我一直在想瑶瑶在出租车里透过玻窗看我的样子。那无辜的眼神,让人难过。

  夜里十二点多,我独自出门。走出小区的门口的时候,我看见写诗的保安在岗亭里读书。他没看见我走出去。我回头看他,又看了看小区上空,竟莫名感动。我叫了辆滴滴,想去海边转转,看看海边白色的细浪,消失又显现。

  下车后,我走向《五月的风》。在夜晚的风中,《五月的风》像个大怪物。我仍能想到它火红的模样,在阳光下熠熠夺目,可现在却发着幽蓝的光。我小心翼翼地走近它,突然听到有女人在嘤嘤地哭。这没什么好稀奇的。海边天天有人在哭。冥冥中,我感觉哭的不是别人,是瑶瑶。我绕过去,发现有人坐在雕塑前,就是她。地上有啤酒,她一个人在喝。我喊了声,瑶瑶。那一刻,我一直在想,也许我真的是出来找瑶瑶的。

  我说我猜就是你。她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没回答,呵斥了她一句,快跟我回家。她说不。语气坚决,她和她妈一样,从来都是个决绝的人。我坐在她旁边,挨着她,一起眺望远处的海。她突然问我,你为什么离婚?我说让我怎么和你说呢?她说长话短说。我说说不清楚。

  她说我后悔,后悔死了。我不明所以。她恶狠狠地说我应该把那沓钱扔到他们脸上,让那些钱飞得到处都是,我再看着他们在我脚下一张张捡起来。她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说大哥,我想团团了,我不能没有他。她哭了一阵,问了我一句,我爸、我奶奶怎么就能说走就走呢?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问她,白天你坐出租车去哪里了?她说我去找一个人,可我快到的时候,又不想去了,让师傅掉了个头,又回来了。

  我们很久没说话。我也跟着她喝了起来。地上有不少空酒瓶。这时她突然站起来,开始模仿他双脚踩风火轮的样子。她摇摇晃晃,真像是脚踩两个轮子。她回头冲我大喊,我想我爸了。我说我们去找他,我陪你去。她问去哪里找。我说去广西,我知道他在广西。她说你胡说。我说,你看我像胡说吗?她问,是真的吗?我说不骗你。我想小舅也许真的在广西。她说走,我们去广西。我跟着她起身。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又大踏步往前走了,走得很快,像她爸,踩着风火轮。

  小昌,本名刘俊昌,大学教师,管理学硕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钟山》《十月》《花城》《中国作家》《上海文学》《江南》等期刊发表大量文学作品,部分作品入选国内多种重要选本。著有长篇小说《白的海》,小说集《小河夭夭》入选中国作协21世纪文学之星2015卷。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1年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毕节日报:我的扶贫脱贫故事」征稿启事
第三届复旦“江东诗歌奖”征文启事
爱奇艺文学第二季“妙笔”征文活动启事
第五届“诗词中国”大赛启动
奖金10万元第五届征文大赛月底截稿
第二届金沙书院两岸散文奖征文启事
举办辽宁省传记文学公益讲座(培训)的通知
第二届金沙书院两岸散文奖征文启事
《诗刊》社第37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铁塔杯”首届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黄猫垭上有故事”有奖征文活动
《安康赋》征集活动等你来参与
“行走乡村,文化润乡”文学征文启事
首届“老家固始”文学征文大赛
第二届“化泉春杯” 全国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第三届丰子恺散文奖征稿启事
《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版约稿
番茄小说明朝历史征文活动开启!
“峥嵘岁月·百年风云——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征文活动
更多...

余华

席慕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南航正式告别首都机场 广京双枢纽格局尚未形成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