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26        发布时间:[2019-04-22]

  

  封澜想了许多要在三十岁生日这天做的事,她后悔从前没有好好列张清单,到了紧要的关头,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似乎什么都很想做,可做什么都不够好。看电影,太费时;去旅行,来不及;上游乐场,人太多……她和丁小野之间有数不清的空白等着去填补,恨不得把一生都浓缩到眼前。

  后来他们回了封澜的住处,好像也没谁主动提出这个想法,但又不约而同地默许了。

  封澜的身上混杂了各种宿醉的味道,她一秒都不想让它们在身上停留。一回到家,她就钻进了洗手间,把客卫留给了丁小野。

  温暖的水流让封澜焕然一新,她擦着头发走出来时,发现丁小野靠在阳台的躺椅上啃苹果,甚是优哉。

  “就知道吃!”封澜抱怨道,“你上辈子是饿死的?”

  丁小野笑着回头说:“小气什么?有机会你秋天去察尔德尼,我种的苹果树也结果了,到时赔你一箩筐。”

  “你得陪我去!”封澜强调道。

  “好啊。“丁小野竟爽快地答应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不过我的苹果不如外面买的,有点酸。这很适合你。”

  “适不适合吃了才知道。”封澜问他,“你没去洗澡?”

  丁小野反问:“为什么要洗?”

  他这么一说,反显得封澜的要求如司马昭之心,太过赤裸。她拉紧了浴袍的前襟,理直气壮地说:“你昨晚洗过了吗?看看你脸上身上,又是灰尘又是血,头发有多久没剪过了?整洁是一种礼貌,懂吗?”

  “我们俩相互表示了‘礼貌’之后要干什么?”丁小野虚心请教。

  封澜总能找到理由,头一偏,说道:“既然今天是我生日,接下来当然是生日大餐。我说过我的厨艺很不错,你洗干净等着就好。”她说着,又苛刻地打量了他一轮,补充道,“难道你想让我以后回忆起三十岁生日这天,是和‘这副样子’的男人一起度过的?”

  丁小野似乎被说服了,想了想,朝客卫走去。封澜跟上去告诉他:“其实外面的浴室很少用,地漏有点问题,不太好排水。你可以到我房间去洗,我不介意。”

  丁小野说:“没关系,我正好帮你检查看看哪里出了问题……你可以去做饭了。”他走过封澜身边,多看了她一眼,好奇道,“你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失落?”

  “那么小心干什么,怕我骚扰你?我在你眼里是这种人?”封澜愤愤不平。

  丁小野笑着问:“难道你不是吗?”

  封澜给了他一脚。

  地漏的小故障很快被丁小野解决。浴室里水声刚响起没多久,封澜敲了敲门,大概是水声掩盖了敲门声,丁小野没有回应。封澜想了想,推门进去。

  “呃……我忘了给你毛巾!”她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自然,就好像刚走进一间普通的书房。

  丁小野背对着她,听见她的声音,停下了洗澡的动作,倒也不慌,只是说:“放着就行。”

  封澜并没有马上做出反应。

  “还要看多久?”丁小野的声音也听不出情绪。

  封澜不屑一顾,“谁看你?我在想毛巾该放在哪里。我也不是没有见过。”

  丁小野侧过来的脸上似乎带着笑。

  “给我。”

  “什么?”

  “毛巾!”

  他说着就要转身来拿,封澜反而不好意思了,把毛巾放在洗漱台上就走。

  她才不是丁小野想的那种人。但是“绝非这种人”的她过了一会儿又关切地询问了他关于水温的问题,还给他送了一回换洗衣服。

  丁小野换下来的脏衣服被封澜扔进了洗衣机,他走出来找上衣,她扔给他一件衬衫。他一边往身上套,一边浑不在意地问:“观察了那么多回,有什么结果吗?”

  他都那么直接,封澜再闪烁其词未免落了下风。她承认自己对于衣服下的丁小野有些好奇,毕竟上次那半途而废的激情里,丁小野始终衣衫未乱,反而是她失去了更多遮蔽,这让她一直耿耿于怀。

  她摸着下巴点评道:“还行吧。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衣服穿到一半的丁小野扭过头来问。

  “没什么,我去给你找块毛巾擦头发。”

  封澜才走出一步就被丁小野拉了回来。

  “你刚才的话还没说完。”他提醒道。

  看他总是摆出一副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想不到对此还挺介意的。封澜不落痕迹地掩饰好笑意,回头惊讶道:“非要我夸你身材很好?”

  “我问的是你的后半句话的意思。”丁小野其实也看出封澜有心戏弄,偏偏又想听到下文,只得听之任之。

  “别的女人是怎么评价的?”

  “答非所问。”

  丁小野松开她的手去系胸前的纽扣,显得意兴阑珊。

  “这就生气了?”封澜伸手在丁小野眼前晃了晃,他正低头扣最后一颗扣子,有一滴水珠顺着他前额半干的发梢滑落,打在封澜的手背。封澜笑着反手把水珠子擦在他肩膀上,他要笑不笑地抬眼看她,带着不满、好奇、容忍和一点点孩子气的耍赖。

  “说不说!”

  封澜心中的那个直觉更强烈了。说什么“骗过很多女人,上钩的也不少”?她越来越怀疑那些女人是否存在。

  “行了,你什么都好。只是身上的伤有些碍眼。”封澜见好就收。她想起了刚才在他身上看到的伤痕。尤其是腰眼处那一块触目惊心的青紫,曾斐下手太狠了。

  “你的‘只不过’就是指这个?”丁小野翻个白眼。

  “别大意,留下病根就麻烦了。”封澜有些心疼地在他伤得最重的地方按了一下,“要不我给你上点药?我妈给过我一瓶药酒……”

  丁小野对封澜突如其来的触碰有些在意,不自在地截住了她的手,“你别乱动我就没事!”

  封澜佯怒,“这么贞烈?”

  丁小野把她的手轻轻放回她身畔,认真道:“我现在身上痛死了,肚子也饿,全身心等你的生日大餐。”

  封澜只得朝厨房走去,一边在冰箱里翻找,一边留神看着丁小野。他把袖子往上挽。

  “为什么不问我家里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封澜说。

  丁小野顺着她的话道:“哦……为什么?”

  “是我以前买了打算送给周陶然的,结果没送出去。放心吧,衣服是新的。”封澜搅着鸡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丁小野聊着,“他总是说我挑衣服的眼光很好,我就替他包办了,到头来他反而嫌弃我送的衣服太贵。”

  “很贵吗?”

  “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挺贵的。”

  丁小野彻底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笑道:“那我岂不是赚到了?”

  封澜也笑了,这才是她喜欢的丁小野。她有感而发,“都说礼轻情意重,难道礼重了情义就轻?周陶然说他选择冯莹,是要做平凡的夫妻,过踏实的日子。我想要的也不过如此啊!我比他有钱,这是事实,因为这个,我的心意就比不上别人了?”

  “干吗不亲口告诉他?”丁小野漫不经心道。

  封澜吁了口气,“我想过,分开了也要把话说清楚。但是再见他时,又发现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何必费那个劲去说这些?过去就过去,不管真心还是假意,都和他没有关系。”

  封澜在厨房忙碌,等她把三菜一汤摆上桌,丁小野也替她修理好漏水的龙头,顺便让阳台的茶几不再摇晃。

  “开饭了!”封澜在餐厅叫他。

  丁小野擦擦手走过去,桌上摆着西红柿炒蛋、葱花煎蛋、水蒸蛋和蛋花汤。封澜赶在他质疑前不好意思地解释:“很久没在家自己做了,冰箱里除了一盒鸡蛋没别的存货,我不想出去采购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将就着吃吧。”

  “一个正常人一天需要这么多蛋类吗?”丁小野低头闻了闻味道,好像还不错。

  封澜给他盛汤,嘴上说道:“你受了伤,多吃点补一补……”

  这话听起来有点怪,她的手停顿了一下,果然丁小野表情微妙。他说:“封澜你挺会骂人的。”

  封澜脸一红,她本没有别的意思,怎么一对上丁小野,在低级趣味的路线上就回不了头了呢?

  他们相对而坐,丁小野正打算喝一口汤,封澜站起来说:“不对,应该有烛光!”

  “现在是中午!”丁小野提醒她。

  封澜仿佛没听见一样,跑来跑去拉上了家里所有的窗帘。帘子的遮光效果不错,室内顿时昏暗了下来,随即她又拿出了香薰蜡烛,逐一点上。丁小野任她折腾,等她终于坐了回来,才问道:“可以吃了吗?”

  无怪乎恋人间需要烛光调剂情调,灯下不看郎,烛光下也一样。丁小野的头发有些长了,洗了头,还没干透,被他胡乱地往后拢,下巴上冒出了新的胡碴,光线弱化了他脸上的伤。丁小野的好看是凛冽的、咄咄逼人的,很容易让人忽略其他,以至于封澜这才留心去细看他今天的打扮。她没见过他正装的模样,可这套她原本计划在四周年纪念日时送给周陶然的ARMANI现在套在他身上毫无违和感。

  封澜想说话,又没出声,只是笑了,恍然觉得全世界的衬衫都该留给他来穿,这辈子的饭都该陪着他一块吃。

  她又站了起来,“你等会儿!”

  “喂,封澜,我真的饿了!”丁小野抗议道。

  “你先吃,不用等我,我马上就好。”封澜奔回房间,飞快地打开衣柜挑选衣裳,换好了裙子,又去整理头发,还腾出时间花了个超快速的淡妆。

  她日后一定会反复回忆起这一刻,绝不能允许美好片段里的自己穿着浴袍,头发凌乱,还顶着黑眼圈。

  丁小野虚脱地靠在封澜的房间门口,看她如走马灯一般折腾,等她终于施施然走了出来,他心生感慨,女人真是一种他无法理解的动物。然而目睹这个女人从清水素面,转瞬全副武装,光彩照人,这给他带来的新鲜感不亚于一场魔术。

  “你平时就是这么‘变身’的?”丁小野走回餐桌,又回头瞄她一眼。

  换了身装束令封澜多了点底气,她端坐在他对面,扬起下巴问:“不好看吗?”

  丁小野本可讽刺她几句的,然而用他饿昏了的眼睛看过去,她确实不丑。

  “还行。”他敷衍道。

  “牛嚼牡丹。”封澜把特意为迁就丁小野的风格而买的那身衣裳扔进了垃圾桶。她想通了,那身衣服不适合她,她就是这样的人,丁小野若心里有她,便该接受她真实的模样,一如她从未在意他一无所有。

  丁小野人生中的前二十年是个对吃的颇为挑剔的人,不过他得承认,封澜的菜式单调,味道尚可。最起码从她的外表看不出她是拥有这样手艺的人。封澜有很多地方让他觉得好笑,但也有很多地方让他意外,糅合在一起,又觉得天经地义,封澜就是封澜。

  烛光还没燃尽,一顿饭已吃毕。封澜仍有遗憾,她被饿死鬼投胎的丁小野感染,竟忘了开瓶红酒,就这么陪着他风卷残云。

  她提前打了招呼,“我可以做饭,但不洗碗。”

  用意不言而喻。她从未觉得女人完全不做家务值得夸耀,同样男人也是。

  丁小野没说什么,卷起衣袖收拾碗筷。封澜不忘笑盈盈地监督,提醒他小心轻放,这套餐具是她英籍的嫂子送的,坏了就可惜了。

  丁小野嫌她聒噪,正好她接了通电话,人走向阳台。

  来电的是老张。他为昨晚喝多了没送封澜回家而道歉,不知从哪儿听说今天是封澜的生日,想约她出去。

  封澜推说女人对生日这一天没什么好感,不过是又老了一岁,没什么可庆祝的,顺带感谢了老张的好意。老张却说他人已经候在楼下,纵使封澜不肯和他出去,至少让他把礼物送到寿星手里——假如她懒得出门,他也可以亲自上门,只要她愿意。

  这么一来,封澜委实找不出推脱的理由。她总不能让老张上来,自己不下去又没有礼貌。她做贼心虚地朝厨房看了一眼,丁小野背对着她,似乎并不关心。

  封澜心想,也该是和老张说清楚的时候。她和丁小野日后会怎么样,完全不知道,然而他在的时候,不可能有别人。并非道德洁癖,而是满脑子全是这个人,别的事情,她有心无力。

  封澜让老张等一会儿,她这就下去。还来不及挂断电话,手机被人从耳畔抽走。她转身撞上丁小野,他两根湿漉漉的手指捏着手机,含笑道:“谁啊?”

  “一个朋友说给我带了生日礼物,我去去就来。”

  丁小野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念道:“张天然……什么朋友啊?想泡你的朋友?拿来当备胎的朋友?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一点都没闲着。”

  他的话说得难听,封澜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微怒道:“你甩了我,还不让我找别的男人?他喜欢我,我考虑,怎么了!”

  “没问题。我陪你下去参谋参谋?男人看男人,眼光才准。”丁小野“好心”道。

  封澜知他存心捣乱,想到他以前的所作所为,也来了气,“你站在这里就是个坏的标本。我只要不找你这样的,剩下的全是好男人。”

  “你找好男人干吗?”丁小野笑得开怀,“得了吧,别糟蹋好男人了。那些‘温良恭俭让’一点都不适合你,你喜欢‘刺激’点的。”

  他转着她的手机,在她耳边轻佻地吹口哨。封澜脸涨得通红,手掌叉着他的脸将他推远,“滚!我天生就该受你的气,被你弄得不上不下是吧!”

  “我什么时候把你弄得不上不下?”

  丁小野语气的着重点让封澜气结。她语带挑衅:“懒得理你,我下楼一趟。再胡说八道我当你吃醋了,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我在家洗碗,你去见备胎,这说得过去吗?小气又怎么了?”丁小野笑嘻嘻地伸手拦了她一把。

  “你说谁‘备胎’?”封澜真的生气了,“丁小野,我今天三十岁了,你大概也不会娶我,说不定我真会嫁给他。我说过我想过最平凡的家庭生活,找个好男人相濡以沫,白头到老……这些你做得到吗?”

  丁小野停顿了一下,说:“白头到老太遥远了,相濡以沫是没问题的。”

  他吻她时毫无预兆,封澜的口红又被弄糊了,才明白他的“相濡以沫”是什么意思。

  “我要是死了,八成是因为铅中毒。”丁小野抹着自己嘴角的红印笑道,脸上却毫无担忧,只有暧昧。蹭口红的游戏他还玩上瘾了!

  “还有一种可能是被我揍死的!”封澜提醒道。

  “‘相濡以沫’难道不是口水对着口水?”他诚心讨教,“我理解的成语有误?”

  被他成心这一闹,封澜也脑袋发昏,不知道该以何种面目去见老张了。

  “你就是自己不要,也见不得我好。”她骂道,“我总不能让人在楼下干等着!”

  她想要拿回自己的手机,丁小野举高过头顶,她够不着,好气又好笑,只得捋他的顺毛,“我给他打个电话应付一下好不好?”

  丁小野却收起了笑容,随手将手机抛向沙发,说:“你先应付好我。”

  封澜的腰重重地硌在沙发扶手上。那扶手是木质的,虽圆滑但坚硬。他整个人都覆了上来,封澜的腰疼得令她眼前一黑,回过神来破口大骂道:“王八蛋,我是人肉做的,懂吗?”

  丁小野说:“哪里是人肉?让我摸摸看……”

  他的掌心有茧,触感粗砺,不由分说,也不由抵抗,剥皮拆骨一般。

  “喂,我的裙子有拉链的!”封澜艰难地才能找到空隙发出一声抗议,丁小野在“找拉链”的过程中领着她翻到了沙发一侧,她身下总算换成了柔软的垫子,还没来得及庆幸,布帛裂开的轻微声响让她抓狂。

  “你想死吗?这是我最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

  丁小野从背后扳过她的脸寻找她的嘴唇,封澜的身体被扭至承受的极限,颤巍巍地央求道:“松手,你先松手!让我转过来……我又不是一根麻花!”

  “封澜,你能不能闭嘴?”

  封澜一点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废话,她调整着自己,迁就着,适应着他。丁小野满头是汗,他的动情和急切中夹杂着懊恼。

  上一次他们止步于开端,如今真正快要进入主题时,封澜才发现丁小野的生涩。她有些明白了症结所在,在他耳边低语道:“你到底会不会?”

  丁小野从她身上支起半边身体,面红似血。

  “你配合我一下行不行?”

  他的眼底欲望氤氲,偏有几分无助和难为情。

  封澜微眯着双眼,手指抚摸着他后脑勺的头发,轻启朱唇时说出的却是——“不行!”

  他总是欺负她,口头上占尽便宜,想不到也有今天。

  只可惜封澜的得意并未持续多久,男人的本能总会让他找到途径,只不过最后的突破一如他往常的强硬。

  封澜蹙眉道:“轻点!”

  丁小野还挺记仇,以牙还牙地喘息道:“不行。”

  封澜再说不了别的话,天花板上那盏她亲自挑回来的水晶吊灯仿佛海上星光般摇曳。她在他手下被揉皱了,捏化了,碾碎了……化成烧红的流沙,从他指缝滑落,触地时却像一滴水晕开,融入滚烫赤地,只剩最后一缕烟尘。

  “你先前不是说身上疼得厉害吗?”事后封澜质疑丁小野。

  “嗯!”他半边身子还压在她身上,“现在更疼了,哪都不想动。你去给我倒杯水。”

  他们把生日大餐提前是明智的,反正后来也没了晚饭。

  当然生日蛋糕也不在计划之列。入夜,封澜在冰箱里找到一盒速冻的比萨,用微波炉加热,对着它吹灭了生日蜡烛。

  “许什么愿这么虔诚?”丁小野觉得她郑重其事的样子相当有趣。

  封澜说:“我不能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她等她的应许之日。不是说,所有虔诚的人都配得到这天吗?草草填饱肚子,丁小野让封澜给他修一修遮住了眼睛的头发。封澜有时也会自己剪刘海,这个要求对她来说不算复杂。她还顺道替丁小野刮了胡子,当薄利的刀片在紧绷的皮肤上游走,任何男人看上去都会比较诚实。

  “丁小野,对我说句真话,要绝对的肺腑之言,一句就可以了。”封澜的手轻轻压着他的下巴,刀片在喉结附近停留。

  丁小野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近距离看着封澜的脸,她披散的头发垂落在他耳畔。指尖温热,刀锋冰凉,他的喉结微动。

  “其实,我……”

  “快说!”封澜几乎要按捺不住心中的急切。

  “其实我发现你喝醉的时候很丑,以后不要喝那么多,少丢人现眼。”

  他说完肆意地笑,肌肤震动,磨蹭着刀片。封澜懊恼,扔了刀片,不轻不重地扇了他的脸一下,“宁死不屈是吧?看来我要给你来点硬的!”

  丁小野反扑过去,“来硬的是我的特长。面对信仰坚定的勇士,你要以身相许,以柔克刚。”


 
《莫愁》期刊征稿啦
运河情 故乡情” 大运河文化主题散文、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特区文学》征稿启事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更多...

杨绛

阿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