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83        发布时间:[2019-04-18]

  

  王德林仔细看分析文件内容后,对孙鸣山等人说:近期,远东国际旅中特派小分队前来侦查梨树镇周围飞机场,吉东特委要求我们密切配合,做好准备,迎接他们的到来。原来高亮和田畅等人参加“黑鹰”突击队第一次受挫之后,来到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参加了由苏军教官指导的培训班,学习的主要科目是看地图、指南针使用和简易的目测法。他们不知道苏军方意图是什么,但是只懂得为了战斗的需要。

  专训逐渐具体化,几乎天天看中方梨树镇一带的地形图,了解地形地貌、煤矿、车站、飞机场等军事设施,要求做到烂熟在心,熟练掌握技能。

  田畅问:“连长,苏联人让我们整天在这里学习,是不是要派遣我们回国?”

  高亮微笑地说:“根据我的判断很可能。尤其我们都来自梨树镇,尽管那里的情况我们熟悉,但是在国内很难学到这些技能,一旦回国肯定能用上,我们还是按照部队首长的要求,好好学习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来到苏联很长时间,非常想念咱们的战友,尤其王德林大哥,还有孙鸣山、王海等同志,也不知道他们现在什么情况。”田畅说完,眼睛湿润地看着高亮。

  “别急,我们会很快回国的。现在的任务就是学习,懂吗?”高亮劝说着。

  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高亮和田畅人完成了全部训练课程。这天上午,苏军教官哈克洛夫走出教室,大喊:“紧急集合。”高亮等人一字排开,先后一次报数:1、2、3、4、5。

  高亮上前一步:“报告,五名队员全部到齐。”

  哈克洛夫满意地点点头,嗓音高亢地说:“好,听令!”

  五名队员,头扬起,挺起胸,英姿飒爽目视哈克洛夫“咔”整齐地立正,听候命令。哈克洛夫说:“中国同志们,我受远东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受最高统帅的指示,向你们宣布命令:成立侦察队分队,前往你们的祖国,侦查梨树镇飞机场飞机数量、油漆库、弹药库和兵营的方位等任务,也包括国境线反坦克战壕等情况,绘制地图,做好标记。同时任命高亮同志为侦察分队队长、田畅为侦察分队副队长。大家对完成此项任务有没有信心?”

  “有!保证完成任务!”高亮等人齐声回答。

  这次行动高亮和田畅配备了手枪,其他三名队员配备了长枪,子弹20发,手榴弹3枚,而且携带了一个多月的口粮(小米、牛奶、压缩食品)和满洲国的伪币,苏制的火柴等物品。

  这是一个初秋的季节,山川田野葱绿渐渐露出泛黄的迹象,高亮等人穿行于山林,秋风习习格外的凉爽。他们连续三天的急行军,来到了中苏边境半截河南部高山上的接壤处。

  高亮手持望远镜仔细的观察半截河方向敌情,忽然,听到远处的天空传来轰鸣声,看到从半截河上空穿过三架日本战机向平阳镇方向西飞去。

  高亮手一挥,其他队员跟随其后,越过了边境线,进入了中国境内。他们了大约半个小时的功夫,眼前出现了弯弯曲曲的反坦克壕沟。反坦克壕沟大约六米宽,两米深,壕沟内存积了大量的雨水,他们只好涉水穿越壕沟。

  此刻,远处敌人突然响起了信号枪,划过天空。他们弯着腰深一脚浅一脚沿着壕沟向前跑,来到了一个卧牛石旁边隐藏了下来,密切注视着敌人的动静。只见六名日本国境守备队队员骑着高头大马,“哒哒哒哒”地走了过来,巡视着战壕。

  高亮等人静静地观察,握紧手中的枪和手榴弹,随时准备迎敌。六名日本国境守备队队员环视周围后,见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便挥鞭骑马离开。

  田畅低声对高亮说:“看来,敌人警惕性很高啊!”

  在晨光里,高亮向北看去,对田畅说:“是啊,日军对苏军防范是很严密的,你看那里有一个兵营。”

  队员们顺着高亮指的方向,清晰可见日本兵在那里跑步练操。队员们对照地图的节点标记后,迅速撤出了成片的卧牛石山沟,钻进了山林里。

  高亮带领着队员来到了西大翁密营,这里对于他们再熟悉不过了,一草一木在他们脑海里都留下深刻的烙印。他们短暂地在这里休整,等候地下交通员接头。

  过了一日,张哈从哈达河匆忙赶来,与高亮见了面,老同志见面格外的亲,寒暄了几句之后,张哈将手绘的夹信子周边三个日军飞机场草图递交给了高亮,高亮接过后,兴奋地说:“谢谢张哈同志,没有想到你的工作走在了我们的前头!”

  “这没什么,我们已经知道你们需要这些东西,所以,提前做了,这是分内的事情,不要客气。”张哈说完,露出憨憨的笑容。

  送走了张哈之后,第二天,高亮带领队伍向梨树镇进发。

  一路上,他们没走大路,走的是山林小路穿越群山峻岭,沿途躲过许多哨卡和伪山林队的巡查,走了三天三夜来到了梨树镇西山。

  高亮趁着夜深人静潜入了王海家附近,观察了一下四周,手脚敏捷地翻身跳过院子栅栏,见屋子里煤油灯闪闪发亮,清晰地看到王海和妻子的身影。

  他轻轻敲了三下,又接着敲五下。王海听到敲门声,知道自己的人来了。身披上外衣,下地穿上了鞋,向外屋走去,打开门栓,高亮推门进来。

  王海转身关上了们,与高亮紧紧拥抱在一起,王海激动地说:“早就听说你要来,让我们等得很着急,德林同志在数着日子在等你。快进屋,德林他们等你呢!”

  高亮进屋时候,王德林、孙鸣山、韩福英等人已经从地下通道里钻了出来。高亮一一与他们握手,当与韩福英握手的时候,王德林介绍说:“这位是韩福英同志,我们梨树镇党支部的组织委员。”

  高亮开心地说:“认识你很高兴,我的名字叫高亮,以前和德林政委在一起打过游击。”

  王德林更正地说:“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就别叫我政委了,就叫大哥吧!呵呵……”

  高亮仔细看了看王德林说:“大哥,多年不见,还是那么精神抖擞,没有变样。”

  “什么没变样啊!老了。你这次回来,不应该就你一个人来吧?”王德林问道。

  “只想和你们多说两句,忘记告诉你们了。我这是先来这里打探,房子后面还有四个兄弟,其中,田畅也来了!”

  “是吗?快让他们进来!”王德林急切地说。

  高亮转身走出去,站在院子里,手挥动了一下,田畅等人生龙活虎地跳进了院子里,跟随高亮涌进了屋子里。王海的家屋子空间狭小,突然来了5个人,显得拥挤。王海拽着妻子说:“走,我们出去看看,让他们战友聊着。”屋内,8个人围坐在炕上。高亮简明扼要地叙述了这次来的任务,重点侦察梨树镇飞机场的情况。王德林听得仔细,不断地点点头,时而,问了几句。王德林听完高亮的讲述,说:“你来之前,我和鸣山去过飞机场。小鬼子梨树镇飞机场在沟筒子附近,也就在平岗那里,我们可以从沟的南头进去。现在正是村民的秋收季节,对面的山坡苞米、大豆还没有完全撂倒,还有十余个打草垛摆放在那里,而且都很大很高,如果潜入飞机场前,钻进草垛里隐蔽起来,还是很有把握的。”

  经过王德林这么一说,大家也觉得是个很好的隐蔽地方,均表示同意王德林的建议。

  当天晚上,高亮根据王德林的建议,跟随王德林、孙鸣山连夜前往筒子沟。这里四周是茂密的深林,还有成片的山地。这片山地的确与王德林所描述的那样处在飞机场的南边高岗上,与飞机场遥相辉映。

  夜里,远望飞机场的灯火明亮。走近时,一串串灯火忽明忽暗围绕着四周更似鬼火。机场依次摆放着数架飞机,细心的高亮数了数飞机,共有36架,足足一个飞行大队的飞机架数。四处的岗楼均是优质的红松支起来的,每个岗楼的膏药旗下,有一名日军宪兵把守,探照灯转动着,不断地扫视飞机场周围的环境。初步勘察后,王德林、高亮等人钻进了那成排的草垛之中,隐蔽了起来。

  天,渐渐地放亮,秋高气爽,一阵阵秋风吹得苞米秸秆干枯的叶子“哗哗”作响,饱满的大豆夹已经变成了灰褐色也在摇摆不停。

  几名村民手拿着镰刀沿着山路缓慢地向这边走来,准备上山收割苞米和大豆。他们有男有女一垄垄地弯腰收割,将割倒下来的庄稼堆放在地上。他们很勤劳,也很能劳作,干活不歇气儿。到了中午,才停下手中的镰刀,三三俩俩来到草垛前,背着炙热的“秋老虎”(阳光),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坐在那里歇息。

  休息了片刻,村民们从各自的口袋里拿出了苞米面饼子、咸菜,有说有笑地吃起了午餐。有的吃完了之后,索性依靠在草垛旁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时,有的侦查分队人员长时间藏在里面,下意识挪动了身子,引起了村民注意,以为草垛里躲藏野猪,惊恐地站起来,呼喊着手持镰刀冲向草垛。为了避免误伤,王德林、高亮等人拨开身上的杂草,从草垛里钻出来。突然冒出来这么多手持武器的人来,这让村民们大惊失色。一名老者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藏在这里?”

  高亮轻声地说:“老乡,不要怕,我们是抗日队伍,是专门打鬼子的,只是短暂隐蔽在这里,打扰你们了!”

  老者紧张的脸松弛了下来,对高亮说:“我们是给地主扛活的,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们。都是中国人,我们不会向鬼子通风报信的。”

  夜色将晚,村民们忙活完伙计,迎着夕阳,收工回家。侦察分队的人员吃完随身带的食物,埋伏在飞机场铁丝网跟前的草丛中,按照地图的方位又进行了标记,之后,王德林、孙鸣山守候在缺口处,田畅用手中的铁钳轻轻地剪断底部铁丝,打开了一个缺口,高亮等人侦查员陆续钻过挂满各种罐头盒子的铁丝网。每个人在飞机场内的荒草中匍匐前进,躲过一次又一次岗楼射来的探照光束,用目测搞清楚了飞机跑道的长度和宽度。

  三名侦察员陆续靠近了几架飞机,进行触摸,让他们惊诧的是停在这里的36架飞机,竟然有二十多架飞机是木头做的假飞机,只有十几架是真飞机。通过这一观察,足以判断,边境地区的日本鬼子兵力紧张,内部空虚,侵华战争的扩大,已经陷入了首尾不能相顾、进退难返的境地。

  这天夜里,高亮带领的侦察员又一次来到飞机场,先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摸清了飞机场的汽油库、弹药库以及兵营的位置。然而,第二天清晨,王德林猛然听到山下的公路传来巨大的马达声,起身从草垛中钻了出来,向远方看去,一辆日本汽车停在了山脚下,从车上跳下众多伪军和日本宪兵,转身去喊高亮等人:“不好了,鬼子发现了我们,快速转移!”

  只见安俊泽在前面引路,冈田一郎带领一小队人马和众多伪军充满着杀气,沿着山路向这边爬行。那么鬼子怎么会发现他们呢?原来上山的几名村民回去后,私下议论在山上偶遇抗联队伍的事情,被地主不经意听到了。

  这名地主名叫钱二狗,是这里出了名的大地主。身体肥胖,满脸长着横丝肉,一副恶神相。许多村民在山里刨荒开垦的土地全被他霸占了,这还不说,与梨树镇的大汉奸安俊泽私下也有交情,两人经常聚在一起寻欢作乐,无恶不作。

  他听到这一消息,让他心花怒放,为什么呢?安俊泽曾和他说过,只要发现抗联、通苏者,情报准确,就可以获得日本人的奖赏。钱二狗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发财机会,立即备上一匹马,骑上去,来到了梨树镇。

  他当天没有找到安俊泽,经打听安俊泽去了柳毛黑铅矿,没有过多地问,便来到梨树镇的九道街找窑姐去了。

  由于在窑子里喝了许多酒,一觉醒来,太阳照在了屁股上。他猜测安俊泽应该回来了,推开怀里的窑姐,走出窑子铺,手牵着马来到了安俊泽的店铺。

  等到了中午,安俊泽才回来。安俊泽问:“你啥时候来的呀?”

  钱二狗咧着嘴,坐在椅子上,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手指轻轻地点着桌面,一只右腿放在左腿膝盖上,不断地抖动那只肥壮的腿,得意地说:“安老板,等候你多时了!我发财的机会到了!”

  安俊泽拍打着裤管上尘土后,解下身上背的盒子炮的枪匣子,挂在墙上,坐在另一把椅子上,问道:“是吗?说说看,是啥生意。”

  钱二狗贴在安俊泽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完后嗓门放开:“怎么样?是个好买卖吧!”

  安俊泽赞许道:“不错,是个好买卖。”低声又对钱二狗说:“皇军一定大大的有赏!我立即报告皇军,你先回去吧。”

  钱二狗回应了一句:“我说安老板,一句大大的有赏,就打发我了?你得先给我钱啊!”

  “你他妈的就知道钱,都啥时候了,我得马上向日本人汇报,耽误了战机,什么都没有了……”

  “哎、哎哎……”钱二狗要说什么,此刻安俊泽已经走出了门外,向日本特高课加藤代子汇报去了。

  加藤代子确认无误,拨响了冈田一郎的电话,纠集了众多伪军和日本宪兵,紧急出动,奔向了飞机场。

  王德林见到这么多敌人奔涌而来,已经知道“来者不善”,对高亮说:“快向东面的山里撤退,翻过东面的山,有一片开阔地,再往东南跑就是我们曾经宿营的桦木林子,到了那里就不愁退回苏联境内了。”高亮等人吸引了大批敌人。而此时王德林和孙鸣山向西奔跑隐蔽了起来。

  高亮来到了东面的山峰悬崖处,看到了伪军和日本宪兵紧随其后。他们依靠在巨石旁,居高临下猛烈地向来犯之敌射击,冲在前面的伪军被击毙滚落在山坡上。

  冈田一郎挥舞着军刀,命令其他日本宪兵断后驱赶着伪军往前冲。几次冲锋,都被击退。此刻高亮无心恋战,向敌人投掷了几枚手榴弹之后,迅速撤离。

  他们脚下生风,钻入密林中,转眼就没了踪影。当冈田一郎带领的伪军和日本宪兵冲到山顶之时,面对茫茫的林海,无可奈何,命令这些日本宪兵和伪军向林中盲目的射击,瞬间林中的树叶被雨点般子弹扫落.

  高亮等人有效地摆脱了敌人的纠缠,很快来到了桦木林。在中共地下国际交通线魏绍武、李福堂的帮助下,越过了国境线,返回了苏联。

  


 
《莫愁》期刊征稿啦
运河情 故乡情” 大运河文化主题散文、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特区文学》征稿启事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更多...

杨绛

阿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