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49        发布时间:[2020-10-12]

  

  《新文明时期·东方部分》第二百七十五页:新文明历88年,丰裕社会居民徐粒、穆雪成立女性组织“团契”,并以朔月、既朔月、蛾眉新月、峨眉月、夕月、上弦月等二十三月相为月历之纪。

  娥眉

  司徒绿拉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面目姣好、表情严肃的女孩,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小。女孩身着部里统一发放的便式工作服,拿着密封的文件袋。“有你一份文件,请出示证件。”

  司徒绿拿出证件,交给对方核验后,接过文件袋。女孩微微颔首,“有力量的颗粒,是我们的团契。”说完,转身离开。

  司徒绿愣了愣,心跳陡然加速。望着女孩的身影从楼道消失,她反锁好门,回到客厅。文件袋里是一张折了两折、打开后很是详细的地图,另有五张她平常用来撰写勘察报告的空白纸张,白底黑横线。

  司徒绿没花多少时间即破解谜团。她将地图在桌上铺开,五张白纸三竖两横,刚好覆盖。透过白纸,经黑横线分割,地图上原有的标志,隐约透出粗细不同、分布不匀的点与线段。找来小夹子,将白纸在地图上夹好,举起朝向灯光。顿时,那些点与线段清晰起来,她一边看一边译出——名称:使者;方位:西线以北;目的:收割;限度:三十;流程:跟进。

  司徒绿放下地图,取下夹子,归并好白纸。训练结束以来,第一次接到专项命令,她允许自己兴奋一小会儿。兴奋完毕,回到命令上。内容简单,但指派的任务难度不小:她必须前往西线,再向北深入,实施刺杀——对象是谁,多大年龄,什么身份,甚至人数,都不清楚;她必须立即行动,到达西线前后,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司徒绿看向现成的地图,看向用马赛克遮住,只在上面写有“西线”二字的那一片区域。再往北,就是所有人都不愿意提及的沙漠地带。所谓“西线”,不是边境线,也不是路线,是一座城市,更准确说,一片区域。西线的传说不少,每个丰裕社会的人都会在成长过程中听闻,作为恐吓作为规劝,让他勤谨努力,以免踏足其间。

  司徒绿没去过西线,这次总算能探看个究竟。从她所在的东七区到西线,有一趟三天一班,夜间发车,第四日下午到达的火车,但她不可能搞到治安部的证明文件,也就买不到票,就算在黑市上买一份,但应对不了沿途的盘查。团契显然考虑到这一点,给出三十天期限。唯一可行的,就是以一截截的短途,拼凑出这段完整的行程。地图上不同颜色的标识,正意味着不同的出行方式、交通司徒绿装好地图,略作复盘。自己刚开始休假,团契即下达命令,可见对成员状态掌握之精准。女孩衣着是伪装,但这从侧面证明,团契在部里的力量强大。由是,她决定不做太多遮掩,更不伪造身份,带上便携测量仪以备不时之需即可。三十天耗时计划,基本的衣物、化妆、洗漱物品等还是得备上,但用量减到必须。如此,一个大的随身携带旅行包即可。最后,她塞进去一盒奢侈品,最爱的巧克力。司徒绿煮好咖啡,坐下来,就着两块面包,算是解决晚餐。随后收拾东西,思忖再三,她决定不携带武器。天色已然不早,她将五张纸烧成灰烬,倾入马桶冲洗净尽后,洗漱睡觉。

  司徒绿尚有疑虑的是,行动的名称“使者”,究竟有没有特别的意味。如果有,那是什么?

  夕

  叠加的画面没来由地出现,黑白的,所有事物都在地上拖着浓黑影子,父亲忧愁面具般的脸,母亲响如鸣哨的声音,在叠加的最底层,又是画面的陪衬、声效,中间是她的哭泣。为什么?为什么我是女孩就得这样?问,一遍遍。水波漾起,接下来是稳定的画面,樱桃园的训练,始终只有一个人,一个声音,一个角度。她教会你各种武器的使用,她教会你各种隐秘的联络方式,她教会你如何在人群中辨认自己人,她教会你赋予自己能量,她教会你去找到独一无二的一眼就知道属于你的答案。女人是被他们塑造的,现在,必须自己定义。

  搜捕的队伍衔尾而至,手电筒明晃晃,剜得双眼生疼。手电筒背后是什么?看不清楚,高大的黑,宽厚的暗,刺耳的声音响起就再没停歇:就是要等着你定义完成,才过来。大手伸过来,越过手电筒白硬的光,一只两只三只……无法再把精力放在计数上,每一只手钳住身体的一部分,潮湿、黏稠,末端兼有锯齿、指甲、铁钉的锐利,她伸手乱抓,推挡不开,但是凌空的右手忽然被人塞入发烫的物体,一阵挥舞,斩断几只手,身上被人攫拿时的窒息顿时松快不少,再看过去,握着的居然是一长条冰。转身逃跑,能听见脚踏在地板上,咯吱咯吱响,几乎就是踩在铁皮上。眼见得跑进一条狭长的暗道,前方有柔和、温暖的光从缝里漏进来。奔上前,对开的两扇木门,没等伸手,吱呀呀打开,更多的手伸进来,朝她挥舞。

  司徒绿猛地坐起来,又梦魇似的倒下去,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醒过来。她躺在床上,仿佛在水温不定的河上漂流,不敢伸出手去,生怕触手所及,全是梦的碎片。她默想一遍训练时,教给她的噩梦清除办法,放空思绪,又澄澈心神,念诵一遍“远离颠倒梦想”,这次真的坐起来,打开灯。墙上的钟指向七点,拉开窗帘,天早放亮。

  淋浴完毕,煮碗面吃下,收拾好厨房,做完离开一段时间必须的防护后,司徒绿换上出行的衣服,背上背包,从电梯下楼,走出小区。已是上班高峰,街上的人步履匆忙,没有谁特别不耐烦,也没有谁对他人产生兴趣,大家的脸都在沉郁中带着些麻木。司徒绿跟在几个人身后,上了环线车,她得先到西面的长途站,再从那儿出示证件,购买离开东七区的票。

  车上人不少,司徒绿费些力气,才在车厢中部找到一个相对宽裕的地方。旁边一个小女孩挨妈妈坐着,上半身完全倚在妈妈怀里,妈妈目光落在她头上,仿佛在数她的头发。妈妈和女儿没说话,就互相依偎着,仿佛静止了时空。司徒绿看着,想起妈妈。要是……她喊停自己,不想延伸得太开,更不想多愁善感。她双手捏成拳又放开,转动脑袋,看看挤在左右的人。“你们知道吗?我在执行第一次命令,由我主导的专项的命令,只有这些命令才是必要的,才是必须的。”

  当然,什么都没说出口,她只是默默地带一点微笑地看着身边的人。如果顺利,她将按照要求,取走一个人的性命,回到东七区,继续她在部里的日常工作,耐心等待下一个命令;如果遇到变故,她将会被人阻止,随之而来的多半是不算短暂的逃亡生涯,时刻留意身边的风吹草动。不,不能这样想,必须完成命令。用手,用锋利的刀刃,用……不,司徒绿再次停止思绪蔓延,不能提前设想如何结束一个人的性命,哪怕是一个自己完全一无所知的人。

  复杂思绪下,动作难免慢些,下车、购票,都落在后面。上得长途车,已没全空的座位。司徒绿张望一圈,选了个离后车门不远的位置。座位上靠里的乘客别过头,望着外面,身形瘦小。司徒绿走过去,背包放在行李架上,坐下。那个乘客回过头,很是紧张地看她一眼,十五六岁模样,稚气仍未脱净。司徒绿安慰性地笑一下,女孩反倒更加拘谨,她张张嘴,没说出什么,索性再次看向窗外。司徒绿也顺势看出去,这一带人烟稀薄,只有沿街几家售卖早点的店铺开了门,一家微型超市半开着门,门上贴着一张长条纸,上下写着“因酉”两个大字。类似情况司徒绿在别的地方见过,原本店里销售烟酒,专营管制更加严格后,只好撇下。

  “要口香糖吗?”是旁边的女孩,她拿着口香糖罐的手伸到司徒绿面前。

  “谢谢。”司徒绿摊开左手,女孩抖出两粒白色口香糖,缩手将糖罐放回随身带着的牛仔小包里。女孩细嫩水灵的手指触动了司徒绿,她把口香糖放进嘴里,凝神细看。女孩比第一眼耐看很多,仍在努力冲破羞涩对自己的束缚,但这种羞涩与突破的尝试结合,让司徒绿对她生出恰到好处的信任。

  “这边,还有那边,我以前常来。”女孩指着窗外,是一片别墅区。“这边”“那边”是两个建筑风格差异很大的区域,现在都已荒芜。

  “常来?”司徒绿忍不住问道。她特别小的时候,这里还有些人住,没多久也全部迁走,留下一大片空荡荡的房屋。随着配套的生活设施被取消,偶尔会有迫不得已的人短暂栖身外,几乎没有谁会在这儿停留。

  “是呀。我哥哥常骑着自行车,带我过来,我俩到处跑,在各个房子里跑。找到合适的地方,就停下来,我画画他拉小提琴。太阳快没了,才往家里赶。”回忆美妙,女孩嘴角禁不住漾出笑容,等那甜蜜往下沉了沉,她才注意到司徒绿眼神里的疑惑,随即恍然道:“噢——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爸爸妈妈只是普通的教师,他们把自己的爱好传给了我俩。小提琴是我妈妈家一代代传下来的,换不起弦,每次拉的时候都特别小心。画画是在哥哥给我做的沙板上……”

  “沙板?”

  “是呀。他用一块黑漆木板,围上指头宽的木条,找来最细最细的金色沙子,每一次画画,我都把沙子倒在画板上,画完再把沙面抚平,最后装回盛沙子的袋子里。哥哥说,这个画板我可以用一辈子。”

  “那好可惜啊!每次的画都留不住……”

  女孩笑起来,“不可惜!每一次画完,哥哥都会和我一起看,告诉我他喜欢哪里,哪里还能处理得更好,我们给每一张满意的画都编了号,所以这样的画都保存在我俩心里。哥哥说,等我满十五岁,送我最好的画布、颜料,让我画些别人也看得见的。”

  女孩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沉默半晌,司徒绿伸出手,在她的右手上用力一握。女孩看向窗外,好一会儿才又回过头来。

  “谢谢你。没事,就是想哥哥了。爸爸去世后,他说要去挣钱,走了三年多,也没怎么跟家里联系。妈妈身体不好,最近想他想得厉害,我出来找找,要是生日前还找不到,就回去等着他。”

  司徒绿松了口气,“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还有三个月十一天!”

  “你去哪儿找他?”

  “西线。”女孩压低声音,“他走后,让人带过两次钱、报了平安,别的没说。带钱的人也说不清他究竟在做什么。两次对照看,是越来越往西边去的。第二个带钱的人说过‘他好像要去西线’,又说,‘纯粹是猜的’。”

  “那你怎么能确定是在西线?”

  “我不确定。我沿途找过去,找到西线为止。哥哥以前说起过西线,说一辈子应该去看看。要是有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

  “你妈妈知道你要去哪儿吗?”

  “我和妈妈说要去找哥哥,但没说去哪儿找。妈妈特别想他,但我知道,她是希望哥哥早点回来,这样我俩能互相照顾。妈妈她,她……老是胡思乱想,总觉得身体糟糕透顶,怕是挺不过去。其实……”女孩哽咽起来。

  司徒绿再次伸出手,握住女孩的左手,那手冰凉,微微颤抖。“你叫什么名字?”

  “小允。”

  “小允,你会找到你哥哥,你们一起回到妈妈身边。”司徒绿柔声说。

  小允没有说话,她望着窗外,身体不时轻微地惊颤一下。司徒绿也没再说话,她对小允充满同情,心头又总有些微的不安挥之不去。尽管西线令人闻之色变,但从未被宣布为禁区,有人去也算正常,况且这趟车确实往西。只是,偏偏就这么巧?她接到指令上路,同车的就有同去的,而且就坐在她旁边,还这么毫无保留地向自己讲述家庭情况。这预示着什么?

  不安让司徒绿沉默。她并未就此怀疑小允,毕竟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孩,说话的方式、情感流露的自然,都让人相信所言不虚。接下来的路上,司徒绿没再问小允的家事,小允情绪宣泄后,也疲累了,大多数时间都昏沉地睡着。

  午饭是在路上的服务区解决的。晚上,则在计划的时间到达东一区。四百公里,走了一天。

  车子停在东一区的1号停车站。小允背着硕大的帆布包,还有个用素净的蓝布缝制的拎包,里面支棱出一个木框,一面是黑色的。司徒绿知道那就是小允说起过的沙板,她很惊讶,小允居然带着它出门。

  “姐姐,再见。”小允说,她又开心起来。“谢谢你。”

  司徒绿点点头,她本想问问小允,要去哪儿,和谁在一起,她开始担心起她来。

  ……

  李宏伟四川江油人,现居北京。著有诗集《有关可能生活的十种想象》、长篇小说《平行蚀》《国王与抒情诗》《灰衣简史》、中篇小说集《假时间聚会》《暗经验》、对话集《深夜里交换秘密的人》等。


 
《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版约稿
番茄小说明朝历史征文活动开启!
“峥嵘岁月·百年风云——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征文活动
看阿里巴巴的大手笔
“不忘初心·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活动。
主题:90后生存报告
疫·情·生态〡《诗刊》社征收抗疫文学诗歌作品
《中学语文》2021年征稿启事
第二届”周浦杯”全国征文启事
第五届“灵溪杯”校园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2020·茯苓文化”主题征文启事
第四届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第三届山西高校文学征文大赛启事
《鸭绿江·华夏诗歌》征稿启事
首届“诗词中国”传统诗词创作大赛启动
全国征文比赛征稿启事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离截稿仅剩一周!
首届中国·扶风臊子面大赛征文比赛
2020“海子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征文大赛
更多...

张兆和

沈从文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新能源汽车之都”花落谁家?安徽合肥强势跻身争夺者行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